•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松鼠之家 :失智症大地
松鼠之家 :失智症大地
  • ISBN13:9789573281849
  • 出版社:遠流
  • 作者:白明奇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3cm*17cm*1.7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8/01/27
  • 中國圖書分類:神經系統疾病;精神醫學
  • 促銷優惠:特殊書展B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 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    這本書的書名來自一部電影Se souvenir des belles choses(英譯Beautiful Memories, 2001,台灣譯為〈記得我愛你〉)。

    ※    如William Gibson 所說,未來其實已經到來,只是分配得很不平均。在失智業已盛行的時代,我們必須面對失智症的正確診斷及其帶來的問題。台灣要什麼樣的長照,要什麼樣的照護,取決於民間聲音。

    ※    白明奇醫師是失智症的權威。綜合多年的臨床經驗加上淵博的專業知識,寫出一篇篇令他印象深刻的失智症故事。

    ※ 此書讓你充分了解失智症,包含記憶與失憶、早期失智、阿茲海默症、血管性失智、路易體失智症、額顳葉退化症、生活中的失智症、與長照相關和電影中的失智症。

  • 白明奇醫師

    失智症權威,2017年全國好人好事代表

    ◎    成大醫學院神經學及老年學教授

    ◎    台灣臨床失智症學會理事長

    ◎    熱蘭遮失智症協會理事長

    ◎    台南市失智共照中心主任

    ◎    成大醫院失智症中心主任

    ◎    台灣神經學學會認知與行為神經學組召集人 

      作者在2009年出版忘川 (忘川流域–失智症船歌,健康),接著2015年出版氣球 (彩虹氣球–失智症天空,合記),最後是2018年即將面世的此書大地,陸海空都齊全了。

    然而這是有故事性的。

      這十年之間發生太多事情。個人的、台南的、台灣的、全球的。------作者全寫在這本書中,除了分享和呼籲,也在行文中對未來長照和老年照護提出看法和建言。

  • 推薦

    行政院院長序

    用愛和包容,克服遺忘

                                                                                賴清德

    依據國際失智症協會(ADI)推估,2017年全球將新增1千萬名失智症案例,平均每3秒就有一人罹患失智症。台灣跟世界一樣,失智症問題愈來愈嚴重,根據衛福部推估,2017年底台灣失智症人口已超過27萬人,平均每100人中,就有超過1人罹患失智症,其中屬中、重度失能者,又占44%。以前,很多失智症患者的家屬都以為年紀大了就會忘東忘西,因而忽略了就醫的重要性,但事實上他是已經生病了,應該要接受治療及照護。

    失智症病友症狀不單純只有記憶力減退,還會影響到其他包括語言能力、空間感、計算力、判斷力、抽象思考能力、注意力等各方面功能的退化,同時還可能出現一些足以影響其人際關係與工作能力的症狀,有許多家屬為了照顧失智親人而提早退休、離開職場或影響工作績效,對國家經濟發展及生產力也造成負面影響,因此,這是政府在推動長期照顧政策中,不得不嚴肅面對的課題。

    過去政府對失智症的關注較為不足,失智症病友及其家屬也缺乏足夠可以尋求協助的資源,如今政府已在「長照2.0」政策中,將50歲以上的失智症患者納為服務對象,設有日間照顧、喘息、團體家屋等相關支持措施,並將於全台設立20個失智共同照護中心。去(2017)年底,衛福部更提出「失智症防治照護政策綱領暨行動方案2.0」,加強對失智症的預防和治療,提升失智症確診率及服務覆蓋率,以喚醒國人對失智症更多的瞭解和關注。

    台灣臨床失智症學會白明奇理事長,是我以前的好同事,也是台灣研究失智症的權威,他在台南行醫時,即創立全台灣第一個地區性失智症協會-「熱蘭遮失智症協會」,長年耕耘失智症長者和病患照護領域,對於其理想、企圖心,及嚴肅面對失智症的社會問題,我非常感佩。

    明奇兄不僅於實務上對失智症的治療和預防貢獻良多,更將臨床經驗撰寫成書,分享給社會大眾,這次他所出版《松鼠之家-失智症大地》,載錄了他多年來的臨床案例,用最貼近生活的淺白故事來告訴大家,失智症者的困難和需要被外界理解、接納之處,以及如何用健康的心態,來面對這個可能出現在你我周遭的疾病,同時也點出了「重視病人、重視專業」這樣的人文素養,才是失智照護最重要的工作。明奇兄這本新書,不僅是認識失智症的入門窗,更提醒了我們,要用愛和包容,克服遺忘。

    僅管現今醫學無法使失智症痊癒,但全世界的醫界仍然不放棄希望。除了要儘早發現和治療外,對於失智症病友及家屬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社會要建立起互助網絡,對家屬、照顧者伸出援手。我會要求政府部門努力建立照顧失智症患者的友善環境,整合政府、民間的照顧資源,發展「友善社區」,不讓有失智症患者的家庭,獨自面對恐慌與無助。

     

    仁醫愛的分享

                                                        國立成功大學校長 蘇慧貞

    認識白醫師已近20年,他是一位具有仁心仁術的好醫師,獨樹一幟的阿茲海默症特別門診更是遠近馳名,是位受尊崇的神經科醫師和教授,也因此榮獲106年全國好人好事代表的肯定。身兼數職的他同時也協助我推展海外校友會務,透過醫療專業的服務,擴大對於各地校友的鏈結,貢獻良多。如此不可思議的行程中,他依然出席各個與失智症相關的重要會議,而今,令人歎為觀止地,他的新書《松鼠之家─失智症大地》即將問世。

    實現理想需要勇氣和熱忱。閱讀白醫師的新作品,很自然會被他流暢的文字力量所吸引,他深厚的文學藝術底蘊,也由文章中可窺知一二。經由50多篇有關失智症的故事,他除了帶領大眾認識此症;也透過認知與行為神經學,了解人腦與行為之間的關係,讓大家及早發現病徵並有助於早期失智症診斷。

    在《松鼠之家》一書中: 我們看到有位司機葉運將迷路了。他開著車,突然感到街道上的景物變得完全陌生,一時間,不知道回家的路。經過白醫師腦部電腦斷層掃描證實,葉運將右邊的中大腦動脈分支塞住了,影響了認路的關係部位。還有知名喜劇泰斗羅賓威廉斯也因罹患路易體失智症,造成幻聽、視幻覺而離開了人世。凡此種種,都讓我們產生身歷其境的認知。

    白醫師也在本書中提醒:失智症已經是一個不可抵擋的高齡盛行狀態,今天全世界每三秒就有一個失智症病人被診斷出來,隨時都有人面臨失智症的衝擊與影響。對於這樣一個重要且盛行率高的疾病,衛生福利部、教育部、地方政府等都有義務持續宣導與教育民眾,也應該對於失智症的治療和長照有更妥適積極的準備。

    失智若能早期發現是可以延緩惡化、甚至有機會有效預防。白醫師多才多藝,看到的新書即將付梓,我衷心感佩與祝福,也相信他的新作品能讓更多人受惠,成功大學與有榮焉!

     

    2018.01.08於成大校長室

     

                                    以一支神奇的鋼筆寫書                

                                           成大醫學院特聘教授、前任東海大學校長       湯銘哲

     

        在華航飛往新加坡途中,紅酒帶來的微醺,看著記事簿上排著八項待完成的事項,審稿、出考題、準備演講PPT…,此時最適合寫寫感性的東西,想起白醫師的第三本書稿,昨晚讀到半夜一點,胸有成竹,可以下筆寫序。

        我和白醫師都是北醫大的校友,北極星詩社的社員。他是小我八屆的學弟,我畢業後一年,白醫師才進入北醫,我與他失之交臂。後來在成大認識。2005年,我和陳克華醫師一起出版了「桂冠與蛇杖-北醫詩人選」,白醫師也是作者之一,我們開始有了交集。我們的交集很人文,很有學院派的味道。在這個相濡以沫的過程,我從欣賞他對文學藝術的熱忱,到他對醫學學術的興趣,乃至社會服務的誠意,尤其是熱蘭遮城失智協會的成立,讓「利他」的實踐發揚光大,著實都讓我佩服。

    我們都是理想主義者,但他更勇於實現理想。我們都喜歡舞文弄墨,但是白醫師比較執著上進。在網路發達的當代,電子資訊氾濫,我們在螢幕及鍵盤上的時間很多,用筆的時間越來越少。偶爾收到白醫師用鋼筆書寫的信箋,每次都覺得心頭為之一振。雖說文章乃千古事業,早年出書自有讀者粉絲,但這年頭網路乃當紅炸子雞,臉書廢文橫流,紙本書已不再洛陽紙貴。出書要有讀者,而讀書者越來越少。寫書是需要智者,智者不易培養,倒是失智者越來越多。研究失智的白醫師深知「忘川」之痛,抓緊「彩虹氣球」之線,成為進入「松鼠之家」的智者。

    「松鼠之家」這本書比前兩本都好看,因為鋪陳失智者大地,有故事也有劇情,不僅止於說理。白醫師給失智者的建議「三動兩高」常在我心。我第一次聽到三動兩高,是在2015年秋天,我請他到東海大學來上通識課程,那堂精彩演講留下的印象。三動指的是要運動、休閒活動與動腦筋,兩高是要高度學習,食物高度抗氧化。三動兩高不僅適用於失智患者,對中年人以及漸趨高齡化社會的台灣,這不啻是帖毫不苦口的良藥。我們不分老少都樂於實踐之,自助而助人。

        多年來的觀察,我發現白醫師似乎閒不下來,他辦音樂會,他的頭銜與時俱增,去年開始還兼任成大校友中心副座,品酒功夫大增。最近他當選全國好人好事代表,「八德獎」固然實至名歸,但我覺得很好奇。查了一下主辦單位是國民黨身心障礙者保護基金會,不禁芫爾。也許有人會擔心他會不會外務太多而江郎才盡,我的回答:他有一隻墨汁有如泉湧的鋼筆,只要沒事多寫書,多寫書就沒事。黃崑巖教授曾說,稱讚一個人多才多藝,無所不能,英文如此說: You can run a circus。準此,白醫師,憑您那一隻鋼筆,下次可以玩一個馬戲團。

     

                                      2018.01.08定稿

     

    「記得」與「遺忘」

                                                               台北醫學大學副校長   黃朝慶

     

    每年的最後一天,我一定會去買一份以整頁版面描寫當年離世但留給台灣長遠影響的人物報紙,兀自一人,閲讀每個人扼要的文字素描,然後靜靜地凝視每一個臉孔,希望深度體會每一個靈魂以不同的生命力,在台灣的土地上如何走過且刻劃下的重要痕跡。

     報紙以片段的記錄及影像,嘗試從特定的視角,依其在特定的時空情境下所做出特別的事跡,來重現或素描此過世者,讓逝者可以藉此活生生地印刻在讀者的腦海裏,在「遺忘」中可被「記得」!

     記憶似流水,若沒有加上特定時空背景下人、事、地、物的交織構圖,只似一團不斷流逝的失焦淺記憶,不僅單調乏味,而且易受歲月擦拭磨滅;但若有特定時空背景下的事件產生深層標記的層層記憶,加上日後各種角度的提取和描繪,才能形成一個所謂「特定記憶」的人生。

     雖然現在手機有全景攝影功能,人卻很難有全景記憶,除了非常少數如神經心理大師盧力亞(Alessandro Romanvich Luria)所記載的那個有攝影式過目不忘的記憶天才外,絶大部分的人都是選擇性存檔,之後再以特定角度或關鍵元素來提取及重建,此拼圖就構成所謂的記憶,由此可知記憶本身的片面性。

     再從Daniel Schaffer所揭示記憶的「得」(尋找記憶,Searching for Memory) 以及記憶的「失」(記憶七罪,The Seven Sins of Memory:健忘、失神、空白、錯認、暗示、偏頗、糾纏),更可了解記憶的進化適應性及單薄脆弱性。

     如果,

    To Be Or Not To Be is A Question,

    那麼,

    「記得」與「遺忘」更是一個邊界不清的大交戰。

     201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的新作(Buried Giant,被埋葬的記憶),透過在不列顛人與撒克遜人不斷交戰的後亞瑟王朝時代,一對年邁逐漸失憶的夫婦在一個春寒料峭的清晨,決定出發去尋找他們多年未見但似依稀記得的兒子。在充滿驚奇及危機四伏的旅途中,當目的愈來愈近,他們卻逐漸領悟或許「遺忘才能讓人相愛」,若苦苦追尋回憶,有多少怨恨要再度被撩起,藉此「移動的方式探索記憶與遺忘、歷史與現在以及虛幻和現實的關聯」。緊扣著石黑一雄持續關懷的主題:記憶與遺忘的政治,在當今騷動不斷的時代,什麼該遺忘?什麼可再回頭面對而刻骨銘心?如何處理不愉快的回憶在記憶與遺忘之間的拉扯?

     不只個人,記憶的脆弱及不堪到處可見,機構、學校、國家的記憶亦然,不少基金會及國家領導人,就是深懷著「被遺忘的恐懼」,而遲遲掌權不放或強出頭,反而造成社會的動盪甚至災難。一個機構或國家,也常透過掛上肖像或抹去圖像,題字立碑或砍下銅像,利誘或監禁等各種手段,嘗試去竄改或消滅整體的歷史記憶。

     但是,人的心智不僅是記憶與遺忘,其運作也包涵了多樣過程,有觀察、思考、想像、串聯、創意、選擇等。對環境的反應與選擇, 如負面的憤怒、憂鬱、偏執、驕傲、嫉妒、記恨、貪婪、漠然;以及正面的喜悅、幸福、感恩、寛容、給予、關心,也同等重要地影響生命的方向及意義。

     因此,記憶並不是心智或生命的唯一,它僅是一部分……甚至是相當脆弱而易被操弄的部分。人的存在於取決腦海的各種串聯活動。所以,記得不等於智慧, 忘記也不等失智!

     

    其實,對心智而言,有「心」才能構成「智」。

     所以,

    記憶就等於真實嗎?

    喪失記憶就等於失智嗎?

    智能就等於記憶嗎?

    想像力單靠記憶嗎?

    創意需要記憶力嗎?

    智慧就只等於記憶的化身嗎?

    記憶是存在的唯一嗎?

     一個態度,也是一種人生,勝過各式各樣的記得。

     個人如此

    學校如此

    社會國家更是如此

     

    若把「學理」改為「記憶」,那麼,歌德的名句「一切記憶皆黯然,唯生命之樹永保長青」,更可對應記憶之於生命。

     從2009的「忘川流域」到2015的「彩虹氣球」,再行至到2018的「松鼠之家」,白教授從他多年行醫,經由觸碰病患的手及其家庭的一本本厚實的記錄簿中,以一位神經心智資深醫師的眼光,加上一個人文關懷學者的角度,低頭仔細地挑選出一個個不同損憶的病人,以腦科學精彩實例的解析出發,帶入對每一個人生命意義及家庭動力衝擊的描述。然後,再抬起頭來反思老人及長照的重要議題,對台灣的醫療、社會、以及政府各層面的考驗及提出的種種對策和作法。本書娓娓寫來,深具腦醫學的深度,人文的廣度,以及社會政策的高度。在2018 台灣進入老化元年之際,實在值得一讀。

     

                                                                 2018年1月

                                                                在寒流中寫於吳興街

    (此文撰者黃朝慶同時也是成功大學醫學院小兒   科特聘教授&台灣小兒神經醫學會理事長)

     

  • 自序

                                        白明奇
     

    松鼠之家源自一部法國影片 Se souvenir des belles choses(2001)

    該片描寫發生在法國鄉下松鼠療養院的故事

    各式各樣的失憶住民 編織感人的愛情詩篇

    此刻,在台南也上演著…..

     

     

        早在36年前,我已經立志成為精神科醫師,並為了這個目標準備了六年,就連我的醫學士畢業照都是在內心喊著台灣最優秀的精神科醫師的情境下,讓吳興街旁的攝影師按下快門。

        事與願違,畢業後我並未進入精神科,然而,我對高次大腦機能一直有著極高的興趣,1995年底,獲得武田獎學金之助東渡扶桑,在仙台東北大學受恩師山鳥重教授的指導入門。

        本書之前半部,即在說明什麼是高次大腦機能障礙。2007~2010年間,拜中國時報醫藥記者張翠芬之助,有機會將饒富醫學與生活性的個案故事刊登於中時專欄,張記者是我台中市忠孝國小的同窗,距今已經是快50年前的事了。

        1993年,我在成大醫院開設了全國第一個「行為神經學特別門診」,就診病人中最常見的就是失智症,在那個年代,痴呆症仍被稱呼著、而且被視為年老必然的現象。

        國內失智專家都知道,我對失智症早期症狀與次診斷是十分重視的。這不僅和失智者藥物與非藥物治療或介入十分有關,更和長照服務、合理資源分配息息相關。之後的本書章節,對常見之不同失智症做了詳細介紹,並仔細描述臨床症狀,希望民眾也能區分,並給臨床醫師一點助力。

        這本書的書名來由寫在最後一章的一部電影Se souvenir des belles choses(英譯Beautiful Memories, 2001,台灣譯為記得我愛你),這部電影是當年我的學生黃慶峰醫師所推薦,至今我仍不斷地反芻。

        隱喻說來,這本書的形成早在10年前已經孕育。2007年台灣臨床失智症學會(Taiwan Dementia Society)的成立大會上,健康世界總編輯丁淑敏邀我為該雜誌寫專欄那一刻,就開始了這場海、空、陸之旅。2009年的12月是系列出書的開始,先是忘川,接著天空,最後大地,海、空、陸都齊全了。

        還記得2015年5月8日,我利用台灣神經學學會在台北召開年會期間與寶瓶出版社朱亞君小姐碰面,只記得朱小姐對我2009年出版的《忘川流域:失智症船歌》與手上捧著的稿件做出評論,大意是說,倘若忘川一書延後在當時發行必能大賣!可惜,之後就沒下文了。後來,我只能與老友合記書局接洽,終於在年底出版《彩虹氣球:失智症天空》。

        2015年,在我接任台灣臨床失智症學會理事長之後,決定定期召開記者會,讓記者們知道台灣有一個這樣的學會。說來真巧,就在2016年第一次記者會上,認識了TVBS「健康2.0」的盛竹玲小姐,她邀我寫專欄,我立刻答應。就這樣一篇一篇的小品文逐漸累積,加上FB及遠見專欄不定期的短文,我知道有一天可以結集成書的。

        偶然之間,又認識了遠流出版社的陳莉苓小姐。莉苓小姐的令弟祥君是成大醫學系高材生,算起來也是我的學生,老天好像就是促成這件出版美事的幕後導演。

        《松鼠之家:失智症大地》承蒙行政院賴清德院長、成大蘇慧貞校長、北醫大黃朝慶副校長及成大湯銘哲教授贈專文推薦,更有許多好友、長官、同道列名推薦,讓我感到十分榮幸。

        夜深人靜,閉目沉思,這十年之間發生太多事情,經過持續奔走與種種努力,失智照護逐漸受到重視,這不僅是個人周遭的診療過程、更是台南的、台灣的、甚至全球的趨勢。

        一如William Gibson所說,未來其實已經到來,只是分配的很不平均。在失智業已盛行的時代,我們必須面對失智症的正確診斷及其帶來的種種問題。台灣要什麼樣的長照服務,要什麼樣的失智照護,取決於民間聲音。

                                         

                                                   (2018.01.15凌晨)

  • 推薦序  賴清德  行政院長

    推薦序  蘇慧貞  成大校長

    推薦序  黃朝慶  台北醫學大學副校長

    推薦序  湯銘哲  成大醫學院特聘教授、前任東海大學校長

    作者序  白明奇

     

    第一篇  被遺忘的亞特蘭提司
    [1-1] 消失的七小時
    [1-2] 一再簽名的書法家
    [1-3] 雜貨店老板亡弟的手
    [1-4] 貼滿男人照片的牆
    [1-5] 看不懂報紙的擦鞋匠

    [1-6] 這是我的家

    [1-7] 瑪莉不說話

    [1-8] 重複書寫的炒股高手

    [1-9] 計程車司機迷路了

    [1-10] 孔明來了

    [1-11] 甚麼是真正的記憶力變壞?兼懷念友人

     

    第二篇 早期失智

    [2-1] 阿茲海默症的前20年

    [2-2] 失智防治 始於明察秋毫

    [2-3] 找女兒

    [2-4] 走失,通往養護機構之路

     

    第三篇 阿茲海默症

    [3-1] 正面迎擊、挑戰失智

    [3-2] 阿公褲袋裡的藍色藥丸

    [3-3] 鎮長與女詩人

    [3-4] 女人、失智與其他

    [3-5] 妳結婚了嗎?

    [3-6] 我們在這個家住多久了?

    [3-7] 為了別人,治療自己

    [3-8] 午時水

    [3-9] 遺忘
    [3-10]看得見、摸不到:班森症候群
     

    第四篇  血管性失智
    [4-1] 藍董的媳婦
    [4-2] 大腦中的小血管疾病
    [4-3] 戰略性中風
     

    第五篇  路易體失智症
    [5-1] 羅賓威廉斯的大腦出了什麼事?

    [5-2] 幻覺與錯覺

    [5-3] 爬蟲類的腦故障了

    [5-4] 妄想:失智知人性

     

    第六篇 額顳葉退化症

    [6-1] 即將飛往馬略卡島的神學院教授

    [6-2] 每站都想衝下電車的新發伯

    [6-3] 博士的大腦

    [6-4] 奪走記憶 還給藝術

    [6-5] 聆聽失智病人的感覺

    [6-6] 危險駕駛老柳

     

    第七篇 生活中的失智症
    [7-1] 最後的一餐

    [7-2] 這大概是最後一次台南行了

    [7-3] 耶誕老人來了

    [7-4] 杭州司機的爸爸

    [7-5] 提升人民素養是失智照護的第一步

    [7-6] 李教授的老老病人:談失智症照顧者的壓力

    [7-7] 身心健康,長壽才有意義

     

    第八篇  長照相關

    [8-1] 對台灣長照服務與保險的幾點提醒

    [8-2] 醫師要能正確診斷失智症

    [8-3] 失智與熱症:談正確診斷失智症的重要性

    [8-4] 新聞報導失智症個案是社會落後的象徵

    [8-5] 預防失智是一輩子的事

    [8-6] 高齡、失智與駕駛

     [8-7] 預防長者跌倒,居家環境很重要

     [8-8] 失智,沒有標準照護,只有特殊照護

    第九篇  電影中的失智症

    [9-1] 人生的探戈

    [9-2] 記得我愛你

    [9-3] 我想念我自己

     

  •  一再簽名的書法家
        賴老師是一位在南台灣很有名氣的書法家,曾經辦過十幾次個展,也出了不少作品集,府城藝文界對他十分尊敬。

    1994年夏天,賴老師與友人同往市中心參觀書法展,在會場報到處的簽名簿上,賴老師一再地簽名,陪同的老友發覺情況不對勁,立刻騎機車載他回家。事後算了一下,賴老師總共簽了五次名。

    返家後,賴老師雖然還認得出家人,但是對幾分鐘前所講過的話、或者剛發生過的事情,卻一點也記不起來。這位書法家立刻被送到一家腦科醫院接受腦波及腦部斷層掃描檢查,結果正常;唯一異常檢驗值是高血糖,這是他的宿疾了。經過三天的治療與觀察,情況依然如故,賴老師又轉院成大,當時我在門診下的診斷為「失憶性中風」。

    賴老師住院後,一共進行了三次腦部磁振造影檢查,結果都正常,又安排了單光子放射斷層掃描,了解大腦皮質的血流狀況,結果還是正常,這實在難以解釋賴老師的臨床表現;只能說,極小的腦病變,便足以造成嚴重失憶。

     

    人生少了十幾年的空白

     

    神經心理學檢查中,賴老師的智能只出現輕微影響,最明顯的問題還是失憶,例如要賴老師重覆朗誦三個名詞,經過五分鐘的間隔,即使給予提示,他也完全沒有辦法回憶那三個名詞,這就反應出日常生活上的記憶力障礙。

    賴老師自從在書法展發病之後,腦中就不曾存進完整的記憶,這種從發病開始,病人無法記得周遭發生、或個人體驗的事情,學理上稱為順向性失憶;重覆的經驗或可讓他有彷彿做夢、似乎有過的錯覺,但是腦中絕沒有回到當時、重新體驗事件發生經過的能力,重新體驗就是情節性記憶的真諦,也是人類腦中海馬迴及前額葉的重要功能。

    賴老師不僅有順向性失憶,更出現長達十幾年的逆向性失憶。例如,他說當時的總統為蔣經國先生(任期為1978至1987年)、行政院長為孫運璿先生(任期為1978至1984年)、省主席則為陳大慶先生(任期為1969至1972年),宣稱實際上已經72歲的自己是60歲;還對著一位早已大學畢業且當了國中老師的女孩闡述人生哲學,之後問她現在是高中幾年級?

    逆向性失憶症的病人好像回到從前一樣,這讓我想起另一位病人,她很幸運地從單純性疱疹腦炎中恢復過來,但卻也不幸地留下「失憶」的後遺症。表面上看來,這位中年婦女很正常,但是她經常穿著亮麗、打扮年若雙十,老是講「煮半道」等一些連她女兒聽都沒聽過的話,更將紅色百元鈔票視為十元。她女兒後來向舅舅詢問,才知道原來「煮半道」是病人早年擔任工廠女作業員時經常說的俏皮話,這種腦炎主要侵犯海馬迴。

    賴老師的失憶症是突然發生的,再也沒有好過。當我再度得知他的消息,已經是幾個月後、賴老師因為其他疾病離開人間了。

     

    失憶性中風

    與海馬迴異常有關,通常是短暫性的失憶,患者發病時會突然記不得剛才說過的話或做過的事情,有時還會重複同樣的問題或動作,雖然絕大多數患者可在數小時後恢復正常,但斷片的記憶仍無法找回,會在人生記憶上留下一段空白。

    與失智不同的是,失憶性中風會對當下的事件毫無記憶,但能可記得生活上的細節;但失智則是會忘了剛發生的事,隨著時間演進,連以前的事情也記不住了。

    研究顯示,失憶性中風的高風險族群包括平時情緒容易激動、靜脈血流不佳、長期受到偏頭痛所苦的人等,但致病機轉目前尚未明朗,臨床上檢查以磁振造影為主,主要觀察腦血管是否發生缺血或阻塞,許多中風後的患者都可能出現短暫性失憶。


                            看不懂報紙的擦鞋匠
     

    位於嘉義市林森路上的美君理容院,整修很多次,換過好幾個老板,髮姐也一批一批的來去,店門口幫客人擦鞋的老董卻一直沒有變。老董擦鞋很認真,功夫了得,客人讚不絕口,平常沒事就拿著客人看過留下的報紙隨便翻翻,消遣消遣。

    這天起床,老董覺得有點頭昏,視力也怪怪的,不舒服的感覺說不上來,老董還是照常上班。理容院通常十一點才開門,到了中午,還沒等到客人上門,老董拿起了報紙翻看,突然之間,老董發現兩手之間張開的報紙上,每個方塊字他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一個字也沒能認出來,連斗大的標題字都看不懂,老董很害怕,他不敢告訴別人,隨便編了個理由,收拾攤子後急忙離開。

    老董很快地來到小孩感冒常去的診所,跟醫師說了,但是,檢查結果只有血壓稍高,醫師包了藥,要他回家休息。

    回到家,老董打開電視,螢幕上閃過的字也是一樣看不懂,抓了隻筆,想不到字也寫不出來。

    覺得怪怪但不敢跟家人講、怕被看輕的老董,還感到後腦部位經常會痛,講起話來也有些困難,還好,騎著機車辦事情仍然沒有問題,他私下又看了幾個醫師,但都看不出所以然。

    我看到老董,已經是好幾天以後的事了,他帶來了一張極為模糊的腦部電腦斷層掃描片子,這在鄉下很流行,醫院買了廉價的機器,照樣收一樣的錢,隱約看到位於左側頂葉的出血。

    我看完片子,推斷老董有閱讀與書寫困難的症狀,於是抽出一張白紙要他寫寫看,老董發現我了解他的困難,當場放聲大哭。

     

    □左腦頂葉附近掌管文字讀寫功能

    眾所周知,人類的左腦與語言功能特別有關係,簡單來說,語言就是一種人與人之間溝通的途徑,閱讀與書寫當然也是語言的一部分,人類經過教育與反覆練習的過程,大腦的某些區域逐漸演變成為專一於文字讀寫歷程的腦區,這區域大約位於左腦的頂葉或枕葉附近,也就是老董腦出血的位置。

    每年,因為腦傷而失去寫字與閱讀能力的人很多,但是病人年紀都大了,不常讀寫;或者這群長者本來就是文盲,失寫或失讀未必會成為症狀。隨著教育普及,未來這類病人會越來越多,說不定還會有電腦文盲症的出現。如果醫師檢查高次腦機能的意願與能力能夠提升,輔以具有專業素養的臨床神經心理師與語言治療師,對病人的幫忙應該不小。

    這件事發生於十六年前,記得當年老董還特地搭公車、火車一路前來成大看門診。半年後,老董看報紙仍然不行,如果堅持要看、並且想個一陣子,還會頭暈,同時,名字也老是喊錯,書寫進步十分有限,有時連自己的名字都會寫錯。

    幾次後,大概嫌路途遙遠,就沒來了。

    腦出血

    發生位置可在大腦深層、淺層、腦幹或是小腦等處,當腦出血時,患者大多會突然間出現局部腦部功能障礙,例如老董在左腦頂葉附近出現出血,因而影響了文字書寫閱讀的功能;此外,也常併發頭昏、頭痛、噁心、嘔吐、意識障礙、高血壓、頸部僵硬等症狀。

    根據臨床統計,高達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腦出血是因為腦中風所致,原因是當血管阻塞引起中風時,在阻塞部位的細胞為了血液滋養,而吸引其他地方的血液聚積到阻塞處,但因血量過多,血管壁吸收不及,造成血管破裂出血,就形成了腦出血。從電腦斷層影像中,可以清楚看到出血部位的血腫影像。

    腦出血的治療與其發生部位、出血量及腦部損傷程度等有正相關,視情況採用內科藥物治療或外科手術治療。若有家族史或如三高等慢性病患者,平時應注意血壓控制,亦可服用阿斯匹靈等抗凝血藥物,預防血栓發生,降低腦出血的風險。


     羅賓威廉斯的大腦出了什麼事?
    二Ο一四年夏天,美國知名演員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被發現心跳停止,沒有他殺的證據。由於情況特殊,必須請來法醫。

    羅賓曾經主演了許多膾炙人口的佳片,如《春風化雨》(1989)、《睡人》(1990)、《心靈捕手》(1997)、《博物館驚魂夜3》(2014)等,讓人不禁心生懷念。據說,羅賓在最後幾個月行為怪異,把好幾個手錶藏在襪子裡,並經常擔心這幾個錶會被偷走。

     

    □路易體失智症奪走了羅賓的光彩

    法醫報告出爐,羅賓的大腦中有許多路易氏體(Lewy bodies),雖然也看到阿茲海默症與額顳葉失智症的病理變化,主持這項任務的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病理教授所下的主診斷為路易氏體失智(Lewy body dementia)。

    廣義的路易氏體疾病包括巴金森氏症、路易氏體失智症及多發系統萎縮症等,前兩者有著共通的臨床症狀,除了動作遲緩、面無表情、肢體僵硬、步態不穩之外,也常有幻覺、妄想、起伏不定的認知狀態,記憶力及執行功能等高次大腦機能也逐漸敗壞。

     

    □盡是小孩的幻覺

    特別的是,路易氏體失智症病人在睡眠(快速動眼期)中常出現手足舞動的情形,好像將夢境演出來一樣;到了白天,反而出現嗜睡,也會無緣無故地跌倒。病人對牢不可破的妄想,深信不疑,更常出現視幻覺,除了親朋好友,也可能看見動物,尤其最常看到小孩子,有人認為這是縮小的成人,一如格利佛(Gulliver)造訪了小人國(Lilliputians)看到的景象一樣,因而給了Lilliputian幻覺的稱法。然而病人對於幻覺一點也不害怕,筆者曾聽到有病人買來十幾碗湯麵要招待一群小孩,還有病人說她很享受幻覺的內容。

     

    □不被理解的行為加深憂鬱

    部分的病人也常有憂鬱,然而憂鬱與許多退化性腦疾病的關係不易清楚切割,憂鬱可能是退化性腦疾病的前兆(即疾病的一部分),可能是同時存在的共病,也可能是病人因為得了退化性腦疾病而引發憂鬱。

    路易氏體失智症常常沒有被醫師及時、正確診斷出來,周圍的人也不解病人種種怪異的行為原來是大腦病變的後果,可以想像病人是何等的痛苦。大腦認知功能退化又加上精神行為異常與憂鬱症狀的困擾,外界推斷是羅賓走上絕路的原因之一。

    此處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流行一種奇怪的腦炎,倖存者整日昏睡,就像睡人一樣,這種腦炎因而被稱為嗜睡性腦炎(encephalitis lethargica)。電影「睡人」就是描寫一段1969年發生在慢性病房中的真實故事,片中羅賓.威廉斯主演讓一群久睡的病人神奇地醒來的行為神經科醫師奧立佛薩克斯(Oliver Sacks),薩克斯醫師用的神藥正是如今治療巴金森氏症的首選左旋朵巴(L-dopa)。

    法醫報告中還提到,羅賓威廉斯的體內殘留左旋朵巴,沒有酒精、也沒有禁藥。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