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個漢子誤終身(下)
撩個漢子誤終身(下)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9216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限量贈品
『星夜閃耀』柔光L夾(贈品)
剩餘:56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歡脫滿分作者 君無歡 X 人氣大手繪師 花呼
    問世間情為何物,你讓人睡了還想再睡!
    但要我一輩子只睡你一人?!這不是讓我土匪顏面盡失嗎!
    俺的山寨男寵要有一籮筐!!
    心癢難耐、笑中帶淚
    ★不只主線劇情鮮活,配角故事超揪心!
    ★2017劍俠奇緣藝術大賞優選繪師花呼 特繪

    ★女追男有何難?女嫖男才叫剽悍!
    ★山寨男寵能不能發展成美男十二宮,本集自有分曉!
    閔王殿下的態度真真讓我費解,翻臉如翻書,一時暴虐一時溫柔。
    還擅自答應皇上的賜婚!他是吃錯藥了嗎?或者在打什麼鬼算盤?
    莫非……他知道了能夠調動大兵權的玄武印在我手中,所以想利用我?!
    即使心裡有些空落落的,我也要逃避這樁荒誕的婚姻!
    我決定再次展現身為女匪的豪邁──到男坊嫖漢子!
    不想他阻攔不成竟去當頭牌!果然變態的思維並非我能理解……
    玄武印的祕密終究藏不住,我被脅迫嫁給叛變的懷王;
    三月桃花十里紅妝,閔王持劍殺戮,只為強搶新娘。
    ──而他此舉竟是放下了心中多年對楚家的舊仇!
    恩怨仇恨且放一旁,既然他如此誠心地想讓我睡,我也就勉勉強強賞個臉唄。
    可是,要我一輩子只睡他一人?這要求太不要臉!我還要考慮考慮!

    人物簡介:

    楚知璃
    年齡:19
    身分:大司馬楚樞之女,前鎮國將軍、允西黑虎寨寨主霍天行義女。
    特點:識小黃書萬卷,學問廣博,武功高強,吃喝嫖賭樣樣皆能,裝得了大爺幹得了群架,是位才華橫溢一等一的大美人。
    性格:聰明無恥的小二貨,為人豪爽不扭捏,大剌剌的且臉皮厚,沒心沒肺的腦子偶爾抽動,願望是睡盡天下美男,時不時腦補成災。

    葉凌止
    年齡:24
    身分:紀國皇上第九子,被封為閔王。
    特點:傲嬌,妖嬈邪魅。
    性格:喜怒不形於色,傲嬌偏執,表面冰冷無情,內心藏有一把火,殺伐果決、陰險腹黑,忽冷忽熱,總是被女主引爆防線。

    楚輕寒
    身分:楚知璃的大哥。
    特點:當朝宰相,是個妹控,對妹妹過度保護溺愛,被親爹罵是個喜歡妹妹的變態,老是干涉妹妹與男主約會。
    性格:眉目清朗如畫,舉止優雅,氣質溫雅寧和,好似不染半點世俗塵埃,實則笑裡藏刀,武功高強,殺人不眨眼。

    葉尚卿
    年齡:27
    身分:紀國皇上第五子,被封為懷王。
    特點:人人稱頌的賢王,風度翩翩、秀美俊麗。
    性格:起初是儒墨君子,寬宏克己,善良優雅,崩潰後變態自私,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狠虐歹毒。

  • 君無歡

    全職作者,筆耕不息,活躍於知名文學網站。
    讀者心中性別不詳,可男可女可攻可受,實為一枚清新脫俗的小仙女,因與凡人相戀不能相親相近,故而心中不滿,以吃吃吃為樂,長期深夜放毒,半夜三更分享美食宵夜,獲得無數吐槽。
    文風多變,喜好歡脫不走尋常路,又不乏在文中摻雜各色嚴肅爭鬥,相愛相親倍相傷,卻連傷都甜膩的逗趣。
  • 第一章 花樣作死小能手
    第二章 又遇鬼面人
    第三章 假冒身分險象生
    第四章 楚賀兩家的多事之秋
    第五章 鬼面人的真實面目
    第六章 暴風雨來臨前夕
    第七章 密室血雨腥風
    第八章 措手不及的誤會
    第九章 立場不同不相為謀
    第十章 公子舞劍我生娃
    後記
  • 「大司馬的事情,本王會想辦法解決,給本王三日時間,一定會讓大司馬平安無事,本王絕不會讓自己的女人落入別人手中,要威脅,妳楚知璃也只能被我一個人威脅!」
    凌止深深看了我一眼,聲音冰冷而平靜:「下一次,妳還敢如此,本王就讓妳給我們的孩子陪葬……整個楚家,本王都不會放過……」
    「你有想過放過嗎?你從來沒有!」我知道得很清楚,凌止這是恨上加恨。
    血海深仇,他怎麼會輕鬆泯恨?只不過殺他母親的人並不是我,是我爹,那麼殘忍的手段,如果是我,我也不可能會忘記。
    「為了妳,本王當然有!」凌止微怒。
    我大喊道:「當然有?你可以對我放下,你能對我爹放下嗎?你能不仇恨、不計較、不在乎嗎?」
    「楚知璃,妳給本王聽好了,妳欠本王一個孩子,就得十倍奉還,在此之前,我絕不會放妳走。」凌止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用力捏住了我的下巴。
    我哼唧了一聲,「還完就可以了嗎?」
    「蠢!」凌止冷笑道,「還完之後還要還什麼,是本王說的算,妳怕是得還上一輩子才能清了妳跟妳爹欠本王的。」說罷,凌止就封住了我的唇,帶著撕咬的折磨,故意要讓我疼。
    我用力轉頭,唇被他的牙齒咬開了一道口子,他捏住我的臉頰用力固定,又狠狠欺上,口中蔓延著血腥味,攪動融合。
    我放棄了掙扎,像一個玩偶一動不動,任由他啃咬。
    「妳以為,妳裝死魚本王就不會對妳這張小嘴有興趣了嗎?就算妳真的成了一具屍體,對本王來說也並無不妥。」凌止被我破罐子破摔的樣子氣得嘴角抽動了兩下。
    「如果……我變成死人呢?」我也不知道腦子哪裡不對,衝口而出。
    凌止用力扯開了我的衣襟,「妳生是我的女人,死也逃不開!」他的唇順著我的脖頸遊走。
    我一巴掌搧上了凌止的臉頰,「你只不過是我一個男寵,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跟你睡幾次是給你臉,你別不要臉!」
    凌止大怒,「楚知璃,妳有種睡我一輩子!」
    「我沒種……」囂張的氣燄一鬆,我繼續全身癱在床上挺屍。
    睡一輩子真的好嗎?可以嗎?能嗎?那也要度過這一劫難才行啊!
    就在這時候,門突然被猛地一腳踹開,楚輕寒衝上前一把抓住了凌止的手臂,「你別太過分了!」
    「男女授受不親你別太過了!」凌止瞥了我衣服一眼,反手將大哥給推開,快速扯上了我的衣襟。
    「我妹妹身體不適,請你離開,不然別怪我強行趕人。」楚輕寒面部緊繃,有怒火狂噴之勢。
    林絮也在這關鍵時刻趕了過來,見屋內場景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回神道:「族中的人和賀老爺子已經在宗祠等候小姐了,小姐是不是應該馬上過去?」
    凌止快速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很快恢復了平靜,「記住本王跟妳說的話,本王絕不允許妳跟任何男人。」他頓了頓,瞥了楚輕寒一眼,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賀家家主的接任儀式很簡單,就是大家都到場,賀溫發個誓,唸誦賀家家訓即可。
    完事後,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帶著賀溫來到了家主居所。
    但我並沒有讓他入住家主的房間,而是讓林絮帶著他到了隔壁的房間,正好是跟家主的房間打通的,所以在屋外的人眼中,我確實是把家主的住所全部讓出。
    回到房裡後,我帶著楚輕寒進入了家主密室,楚輕寒在密室裡一待就是一整夜。
    這一夜,我也待在了賀府沒有離開,對外宣稱要陪著賀溫到家主密室交代安排。
    第二天一早,皇上賜婚我跟尚卿的聖旨就到達了賀家。
    如我所料,尚卿果真在賀家有眼線,不然不可能這麼快就知道我已經將家主之位退讓,還知道我晚上留宿在了賀家。
    看來我的擔心是對的,凌止來找我,如果我說了實話,讓外面的小耳朵聽到,那便跟告訴尚卿沒什麼兩樣。
    我叫來了林絮,問道:「昨夜,主院裡有誰離開過?」
    林絮道:「好像內院暗衛換守的時候,有一個人沒有及時交接,晚了大約半個時辰,剛好我出去的時候發現。」
    我一直以為是尚卿安插的細作所為,看來似乎是叛徒。
    尚卿肯定也沒料到我真的會如此痛快,叛徒自認為對我了解至深,也沒能想到事情會如此,所以來不及提前準備就匆匆忙忙去報信了,可能途中又有什麼事情耽擱了,所以才會遲了那麼久回來。正是我的突然行事,才能讓叛徒露出尾巴。
    林絮小聲道:「小姐,您是不是懷疑……」
    我立刻打住了林絮的話語:「噓,不要聲張,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就好。」
    賀家培養出來的暗衛耳朵可都靈敏得很,所以即便隱匿在稍微遠一點的位置,也能聽到主人的呼喚。聽牆根的時候,自然也不需要離得非常近,不然像是凌止那種高手,必然會容易察覺。
    我附耳上前,低聲道:「妳偷偷去放話,說是新家主太笨了,一直留在密室裡沒有出來,然後讓我隨身的暗衛去盯住屋子,不得讓任何人靠近。」
    「奴婢明白。」林絮行禮後就退下了。
    我昨日已經叮囑過賀溫,這幾天都不能踏出房門半步,不管是吃喝拉撒,都在房間裡。
    賀溫答應得很痛快,也很是配合我的一舉一動。
    原本聖旨說的是三日後成婚,可第二天尚卿就等不急了。
    凌止讓我給他三日的時間,眼看著時限將至,我心裡鬱悶。
    紅色嫁衣送到的時候,我一點也沒有欣喜之色,我最後的指望就放在大哥身上了。
    尚卿也肯定得到了楚家軍到達京都附近的消息,所以才會如此急切。
    我以側妃之禮入了東宮,大紅轎一路顛簸,行皇族樂禮聲聲,煩得我慌亂不安。
    轎子剛一落地,還不等尚卿接轎,我就直接衝了出去,一旁的嬤嬤攔都沒能攔住。
    「太子殿下,在行大婚之禮前,我要見一個人,你知道的,不然……」
    我話沒說完,就被尚卿一把揪住了後腦的頭髮,用力拉扯。
    「嗷……疼……」我不吃重力,腦子不得已向後仰去,「你……」
    「昨日本宮才對妳的表現很是滿意,今日就鬧騰上了?」尚卿雙眸透著陰森光芒。
    我態度強硬,「你答應我的,如果我不能確定我爹的平安,我是不會跟你行禮的!」
    「不會嗎?」尚卿冷笑出聲,「人都已經到了,會不會是本宮說的算,不是妳楚知璃,聽說凌止的心情很不好,被妳從賀家氣走了,本宮很開心,特別想跟妳快點完成這些繁瑣的禮數,妳開心嗎?」
    「我呸!」我一口唾沫吐到了尚卿的臉上。
    他自始至終都在耍我,我爹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我心裡好慌亂,沒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氣。
    啪的一個響亮耳光搧到了我的臉上,沒等我回神,我就被尚卿揪了過去,反手又是一個耳光。
    「本宮願意娶妳這個破鞋,是妳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妳竟敢跟本宮談條件?給臉不要臉!」尚卿一手緊緊抓住我的衣襟,另一隻手抬起就要落在我臉上,突然一道黑影一閃而來,扣住了尚卿的手腕,將尚卿推了出去。
    我被搧得傻傻的,轉頭間,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我凝神抬頭看去,見凌止正低頭看我,他心疼地撫上了我的臉頰,「疼嗎?」
    一句關懷就讓我不爭氣的眼淚滾落了下來,「疼……」我還委屈。
    「九弟,你瘋了?今日是本宮娶側妃的日子,你這是作何?」尚卿被凌止的突然出現驚了一下。
    「作何?當然是接屬於我、不屬於你的女人回家,不然還能作何?」凌止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
    尚卿雙眸怒意翻滾,「她要嫁給本宮,已經是本宮的女人了。」
    「側妃之禮還沒成,她楚知璃就不是你的女人,也永遠不會是。」凌止一臉從容。
    「把閔王給本宮拿下!」尚卿大喊一聲,禁衛軍從各個方向狂奔圍堵了上來。我:「……」怎麼辦?我抬頭看向凌止的時候,凌止已經拔劍出鞘護著我,很快就跟禁衛軍打鬥了起來。
    我悟了!凌止是獨自一人衝過來的!
    怪不得他能順利進入皇宮,若是有青衣侍衛,他肯定得殺出一條血路才能到我身邊,估計人還沒到,青衣侍衛就被眾多的禁衛軍殺得差不多了。
    禁衛軍人數眾多,凌止只是一人,還得顧及我的安危,束手束腳,很快手臂上、後背都滿是傷痕。
    突然,有禁衛軍拿劍刺向我,凌止揮劍阻擋的時候,一名禁衛軍一劍捅了過來,戳穿了凌止的左肩,這還是多虧凌止反應及時,不然就是心臟了。
    「凌止!葉凌止!我不走,不要再打了,你放開我吧。」我伸手捂住他肩膀上的傷口,瞬間,手上便染滿了鮮血,全是凌止的血,再這麼繼續下去,凌止肯定會死在亂劍中的。
    「楚輕寒說很快會到,我一定會撐到他殺過來的。」凌止緊緊攬住我的肩膀,迅速轉身,用後背給我擋下了一劍。
    「我去跟尚卿行禮,還有很多禮節可以拖延時間的,你為什麼要這時候出來送死!」我哽咽得不成聲。
    凌止定定道:「我不會讓妳跟別人行禮,我們已經是夫妻了,妳此生此世只能嫁我一人,別無他選。」
    我兩行熱淚留下,抬頭的時候,凌止在朝著我笑,「他說,很快……他接到楚家軍了……」
    打鬥聲中,我聽見身後傳來尚卿的冷笑:「看來九弟的傷勢恢復良好,腿也不瘸了。」他頓了頓,下令道,「把閔王的腿給本宮廢了!一條都不留!」
    「你走,我喜歡太子殿下,我要嫁給太子殿下,你走啊!」我用力推凌止,掙扎著從凌止的身邊離開。
    混戰中,凌止一個不留神沒有抓穩我,失手間他轉頭尋找,「楚知璃!」
    我奔到尚卿面前,一把抓住尚卿的袖子,「叫他們停下來,我願意跟你行禮,你說什麼我都聽,我暫時不見我爹了……」
    「現在是本宮說的算,不是妳楚知璃說的算,妳搞清楚了!」尚卿面臉狠戾,目露凶光,向禁衛軍大喊,「誰若是能廢了閔王手腳,加封大統領!」
    這一聲讓禁衛軍們士氣高昂,砍殺得更加瘋狂,他們一窩蜂圍住了凌止。
    「我跟你去行禮,你讓他們住手,我求求你了,太子殿下……」我撲通跪在了尚卿面前,用力叩首,抬頭的時候,腦門已經被地上的石磚蹭破,可我一點也感覺不到疼。
    「不用求他!」凌止看到後,喊得撕心裂肺,「妳要對本王深信不疑,妳忘記了嗎?本王一定沒事的!」
    「行禮?晚了,現在本宮不想要妳了,倒是很想看你們做一對被亂劍捅死的鴛鴦,也挺有意思的。」尚卿笑得譏諷,像是有陣陣陰風從我頭頂降落而下,「妳知道嗎?本宮從來沒打算讓你見到楚樞,從來沒有!」
    「你這個王八蛋!」我站了起來,滿心怒火。
    「本宮還可以告訴妳,楚樞現在就在東宮,原本是打算我們行禮時候斬下他的頭顱,慶祝慶祝的,看來沒得慶祝了。」尚卿微微搖頭,提到此處有些失望,看向被亂劍包圍的凌止,眼中又露出興奮的神情。
    我趁機一個掃腿踹了過去,尚卿後腿一步,剛好有禁衛軍上前護駕。
    「葉尚卿你這個混蛋!」我空手肉掌接住了禁衛揮來的劍,像是完全失去了疼痛的知覺,手緊緊地攥著,反力奪下。
    禁衛被我赤紅的雙眸震住了片刻,我當機一腳踹過去,將劍奪下後朝著尚卿就刺了過去,跟尚卿打了起來。
    我招招殺機,尚卿一個掃腿踢到了我的頭上,我側著後退了好幾步,突然想起腹中骨肉,為了不會屁股著地,我彎身雙手撐在了地上。
    地上的小石子陷入被傷的手掌皮肉,一股巨痛傳來,疼得我想死的心都有。
    這時候我才發現,我的左手手掌已經血肉模糊,按著的那塊地就是一灘血水印子。
    這時候,凌止殺到了我身後,我也站起身來,跟凌止背靠背貼得緊,發了瘋一樣快速揮動手中的劍,不知道多少禁衛在我們面前倒下。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君無歡新書《撩個漢子誤終身》(下)(完)中!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