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幻大師09:暗潮洶湧
神幻大師09:暗潮洶湧
  • 定  價:NT$280元
  • 特  價:NT$199
  • 優惠價:79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隨著方逸在古玩界的人氣與知名度日增,對他心懷敵意的人也漸多,想要對付他的人更是在暗中伺機等待報復的機會,方逸的處境可說是暗潮洶湧,他能躲過危機嗎?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點擊率超過上億人觀賞!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

    內文簡介:
    特異功能神降奇蹟 淘寶世界變幻莫測
    古玩天地大顯神通 玩轉乾坤名師揚威

    人以食為天 物以稀為貴
    亂世靠黃金 盛世出古董
    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
    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
    尋遍天下寶物,原來最珍稀的古董竟在自己身上?
    闖蕩江湖無數,方知世上最貴的東西有錢也買不到?!一場車禍從此改變他的人生,他身上的神秘法器究竟是什麼?

    古玩世界沒有保證班,即使交了學費也不保證學會!
    一門沒有教科書的行當,你唯一能信的,只有……
    凡事皆在一念之間,打眼帶你進入古玩的世界!

    為了要撿到獨門大漏,滿軍帶著方逸來到賭場,沒想到意外遇到情敵周虎,由於方逸之前使小手段讓周虎出糗,在眾人面前丟盡顏面,周虎對方逸一直懷恨在心,沒想又在賭場巧遇,周虎發下戰帖,雙方決定賭骰子大小一決勝負。究竟最後贏家會是誰?而在雙方為了賭資相持不下時,新百的藍蓮居然也現身賭場,這是怎麼回事?

    【神幻小檔案】
    紅山文化――中國北方的新石器時代文化,距今約五、六千年,主要分布在內蒙古和遼寧、河北、吉林三省的交接地帶。1935年日本考古學家在內蒙古赤峰市的紅山發現史前遺跡,二十年後,學者在遺址發現各式文物,其中以雕琢生動的玉器最為出色,1954年將此遺址正式命名為「紅山文化」。
  •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 第一章 天大殺器
    第二章 最後一搏
    第三章 一號別墅
    第四章 抵押品
    第五章 奇怪的戒指
    第六章 金遁公司
    第七章 賭場是非
    第八章 暗潮洶湧
    第九章 金毛松鼠
    第十章 羅盤失竊
  • 回到房間,方逸拿出鋸成一段段的黃花梨木和幾塊籽料,從賭場得來的橫財沒有了,方逸只能指望用這些東西來補上店鋪的差價。
    整整一個白天的時間,方逸雕琢出七八個黃花梨和玉石把玩件,晚上到老師那裡轉悠了一圈又回到院子裡,想再繼續做出幾個物件的時候,卻是突然感覺一陣心神不寧。
    「怎麼回事?要出什麼事嗎?」
    方逸放下了手中的那塊黃花梨木,以他對手上力道的控制,剛才居然用大了力氣,讓這個原本想雕琢成貔貅的手把件出現了瑕疵。
    「不對,肯定要出事……」
    方逸深深地吸了口氣,卻感覺心頭的那種不安越發地強烈起來,掐手算了一下,眉頭不由緊緊皺到一起,他居然算不出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不是我自己的事,但是絕對和我有關……」
    方逸嘴裡喃喃自語道,伸手到口袋裡拿出手機看了下,發現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因為沒電而關機了。
    「這個習慣還真是不怎麼好啊。」方逸忙找到充電器,一邊給手機充電,一邊撥通柏初夏的電話。
    「方逸,昨天幹嘛去了?怎麼沒給我打電話啊?」
    柏初夏和方逸從那次北京之行後,幾乎每天都要通上一兩次電話,昨天沒接到方逸的電話,柏初夏還真有點不習慣。
    「對不起,昨天我和滿哥去賭場了,不方便打電話。」方逸老實地道。
    在這樣的事情上,方逸是不會說謊的,因為一旦說了謊話,日後或許就要再用無數的謊話去掩飾。
    「去賭場?」
    聽方逸如此理直氣壯的語氣,柏初夏反倒是一陣錯愕,不過,她的反應和一般女孩也不太一樣,問道:「你帶了多少錢去賭啊?輸了還是贏了?」
    「帶了三萬,結果贏了六十七萬。」方逸回道。
    「贏了六十七萬?賭這麼大?你在哪裡賭?去澳門了嗎?」柏初夏聞言又是一愣。
    「不是澳門,就在金陵。」方逸笑道:「柏警官,要不要我把具體地址給你,讓你立個大功啊?」
    「去,你少害我了,還立功呢,捅馬蜂窩還差不多!」
    在政治家庭裡長大的柏初夏,比普通人更加瞭解這些陰暗面的東西,能在金陵開這種輸贏百萬的賭場,背後的實力肯定不是一般的深厚。
    「我就隨口一說……」
    和柏初夏聊了半天之後,方逸忽然想起了自己打電話的目的,趕緊問道:「對了,初夏,你那邊沒什麼特別的事吧?」
    「沒有啊,我的工作已經分配下來了,在城西分局管理檔案,每天都很閒的……」柏初夏回道。
    她的工作是很清閒不假,不過職位卻是非常的重要,因為她所接觸的檔案大多都是極機密等級的,要不是柏初夏出身正紅,根本就不可能被派到檔案室去。
    「初夏,和誰打電話呢?」
    方逸忽然聽到一個女人的詢問聲,緊接著就聽到柏初夏壓低了聲音說道:「方逸,我在家裡,我媽來了,先掛啦,明天打給你。」
    「那趕緊掛了吧。」
    不知道為何,聽到是柏初夏母親的聲音,方逸比柏初夏還要感到緊張,連忙掛斷了手機。
    「自己也會怕丈母娘?」
    掛斷電話後,方逸不由啞然失笑起來,搖搖頭,又給三炮撥了過去。
    「三炮,你在幹嘛呢?」電話接通後,方逸問道。
    「在和倩倩收拾屋子呢,等明兒電器都裝好後,這裡就能開火煮飯了。」
    三炮的聲音有些興奮,這幾天他除了忙生意上的事,其餘的精力全放在房子上了,幾乎每天晚上都和苗倩倩去逛夜市,買些便宜的生活用品。
    「好,搬遷的日子我來定,到時候我和胖子去給你燎鍋底。」方逸聞言道。
    他所說的燎鍋底,是喬遷新居時的一種風俗習慣,一般日子都會定在農曆三、六、九,這個吉日自然需要方逸這個還俗的道士來選了。
    「把滿哥也喊上。」三炮興奮地說。
    「滿哥去外地了……」
    方逸話剛出口,猛然一震,自己心神不寧的原因,莫非是出在滿哥身上?
    「三炮,回頭再和你說,你和胖子這兩天注意點,別出什麼事兒!」
    想到可能是滿軍出了事,方逸在電話裡簡單的交代後就掛斷了手機,緊接著撥打滿軍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的電話無法接通……」
    電話中傳來語音的聲音,方逸的眉頭不由緊皺起來,想了一下後,給胖子撥了過去。
    「死胖子,怎麼不接電話啊?」
    胖子的電話一直沒人接聽,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無奈之下,方逸只能再次打給三炮。
    「三炮,胖子呢,怎麼找不到他人啊?」
    「胖子?我也沒見到他啊。」
    三炮感覺今天方逸有點兒奇怪,平日裡他們哥幾個好幾天不見一面也是常有的事,方逸今天卻像是要把所有人都找出來似的。
    「孟雙雙呢?」方逸問道:「胖子有沒有和她在一起?是不是送她回學校了?」
    「沒吧,下午收攤後,倩倩還給雙雙打了個電話,問她要不要一起去逛街呢。」
    苗倩倩來到古玩市場工作後,很快就和胖子的女朋友熟悉起來,平時沒事都是四個人同進同出,關係處得非常不錯,這段時間三炮和苗倩倩佈置房子,孟雙雙也出了不少的主意。
    三炮想了一下,忽然說道:「對了,早上滿哥過來了一趟,胖子應該是和滿哥出去了,好像是滿哥家裡還剩點文玩的貨,胖子跟他去拿了。也是啊,這一去怎麼就去了一天?」
    為了買那套店鋪,胖子和三炮都是拼了老命,市場每天擺攤最早的人肯定是他們兩個,今天一大早,好久沒露面的滿軍到店裡去了一趟,拿走大概兩萬多塊的營收,順帶著把胖子也帶走了。
    由於今天不是週末,市場的生意一般,三炮一個人就能應付得過來,收了攤又忙著和苗倩倩去逛夜市買東西,所以也沒在意胖子回沒回來,聽方逸問起胖子這才想起來。
    「無量那個天尊,該不會是這哥倆一起出事了吧?」
    方逸的眉心猛地跳了一下,他對危險的事物有種超乎常人的敏銳感覺,在知道胖子和滿軍一起出去的事後,心裡頓時明白自己心中的不安,應該就是應在兩人身上了。
    「方逸,是不是出什麼事啦?」三炮也察覺有些不對,緊張地說道:「我馬上回來,咱們一起去找胖子和滿哥。」
    「沒事,三炮,你忙你的,」方逸故作輕鬆地說道:「我打電話給滿嫂問問,說不定這倆傢伙跑哪兒去喝花酒了呢。」
    「好,方逸,有什麼事你馬上通知我。」三炮擔心地道。
    「這倆人能幹嘛去呢?」
    掛掉電話後,方逸並沒有給滿軍太太打過去,而是將手機放在一邊,從床頭的木箱裡拿出了三枚銅錢。
    普通的算命,方逸差不多能做到「掐指一算即知吉凶」,因為人的左手本就是一本萬年曆,真正有道行的人,掐指算四柱干支根本就不需要工具。
    但胖子和滿軍都是方逸的朋友,俗話說卦不算己,關心則亂,只要和自己有牽扯的事就會很難算,所以方逸這才拿出三枚銅錢,準備占卜一下胖子和滿軍的方位以及吉凶如何。
    「咦?這事兒竟然和自己有關係!」
    看著桌上的卦象,方逸不由吃了一驚,因為從卦象上來看,滿軍和胖子遇到的事居然是因自己而起,他們兩個只是受到了牽扯而已。
    「難道是周虎?」
    方逸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右手在桌面一拂,三枚銅錢頓時被他收入到掌心之中。
    「在東南方,人吃點苦頭,不過應該沒事!」
    方逸站起身來,將充了一半電的手機放進口袋裡,下樓徑直往東南方向走去。

    十月的金陵,夜晚天氣已經很冷了,路上的行人並不是很多,也沒有人注意到獨行的方逸,但如果有人仔細觀察他的話,就會發現他看似在慢悠悠的走著,實際上速度卻是極快,一條四五百米的街道,他幾個呼吸就能走到盡頭。
    在金陵市東南郊處,有一個占地約十多畝的空地,在空地的前側建有一排平房,空地中間,則是設有一些障礙物,白天的時候,會有一些排隊穿著迷彩服的人在這裡訓練。
    住在這附近的人,都以為這是警方或是軍方的訓練場所,其實不然,這地方只不過是金陵一家保全公司的訓練基地。
    由於民營企業諸如銀行等單位需要大量的保全人員,警政系統在前年批准了可以由警方和民間公司共同組成保全公司的公文,於是地方上出現了一大批保全人員。
    金遁公司正是在這種環境下應運而生的一家保全公司,他們雖然去年才成立,但不知道有什麼背景,發展的勢頭非常迅猛,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已經拿下五大行中三家銀行的保全業務,每個月僅是從這三家銀行就能獲得高達近百萬的利潤。
    「小胖子,剛才不是還挺能說的嗎?繼續給我掰呀!」
    在金遁公司放置訓練器材的庫房裡,此刻是燈火通明,方逸遍尋無果的胖子和滿軍正在這個庫房裡。
    只不過他們的狀況不是很好,兩人都被綁在一張椅子上,滿軍垂著頭,已經昏迷過去,胖子則滿臉是血,頭卻不肯低下去,正惡狠狠地瞪著面前的人。
    「有本事把胖爺放開,咱們一對一的來一場!」
    胖子嘴上血肉模糊,含糊不清的罵道:「你們這些慫包,只敢仗著人多,要是敢把胖爺放開,我一個個全把你們給收拾了……」
    「媽的,還敢嘴硬,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聽到胖子挑釁的話,站在他身前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立即揚起手中的木板,「啪」地一聲打在胖子的嘴上,胖子的咒罵聲頓時止住了。
    胖子被打得往後重重的一揚,但眼睛卻是死死地盯著打自己的年輕人,等到腦袋停止擺動之後,慘笑著張開嘴,做出「操你媽」的嘴型。
    「我就不信今兒打不死你?」
    看到胖子辱罵的嘴型,年輕人不由暴怒起來,又是一木板扇在胖子的嘴上,胖子嘴唇的皮肉快被打成了肉漿,森白的牙齒從嘴縫裡露了出來。
    「有種,你們就打死老子!」胖子高昂著頭,眼角滲出鮮血,但還是一字一頓的說道:「搞不死你胖爺,我回頭一定搞死你們!」
    「我今兒就……」
    年輕人看到胖子的眼神,後背突然莫名其妙的感覺一陣陰寒,當下又揚起手中的木板,想藉此掩飾心裡的那絲寒意。
    「好了,不用打了!」
    就在此時,年輕人身邊一個三十幾歲的中年人伸手攔住了他,看向胖子說道:「小胖子,這本來不關你的事,你只要說出方逸在什麼地方就行了。」
    「你求我啊,你求我,我不就告訴你了嗎?」
    胖子本來眼睛就小,現在更是被打的腫得快要看不見了,他使勁瞪著自己那雙快要睜不開的眼睛,結結巴巴的說道:「你把耳朵湊過來,我……告訴你……」
    「你說什麼?大點聲!」
    那個中年人將耳朵貼在了胖子的嘴邊。
    「我說,我操你媽的!」
    胖子猛地一聲大吼,一口咬住那個年輕人的耳朵,並且死命地搖晃著腦袋,只聽那個年輕人口中發出一聲慘叫,他的右耳下耳垂連著半個耳朵被胖子用牙齒給撕扯了下來。
    「哈哈哈,怎麼樣,聽清楚了吧?」
    嘴裡咬著血肉模糊的半隻耳朵,胖子一臉猙獰地笑道:「胖爺我先收點兒利息,等逸哥到了,再連本帶利一起收回來。」
    「媽的,我……」
    年輕人一手捂著耳朵,另一隻手卻是掏出一把左輪手槍,直接頂在胖子的太陽穴上,握槍的手青筋畢露,顯然情緒也是處於極為緊張的狀態中。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