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禪師你可以不生氣:佛陀的最佳情緒處方
一行禪師你可以不生氣:佛陀的最佳情緒處方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向生氣問好:呼氣,對它微笑;只要能如此照顧它,它就不再能控制我們,你必需覺知情緒只是情緒,它來了,停留一會兒便走了。
    如果你不想生氣,就不要吃進憤怒……如此,我們就從生氣中解脫了……


    通常我們處理負面的情緒都是採取抗拒或是逃避的方式,對於生氣、恐懼、乃至於失戀或是病痛,莫不是如此。但是抗拒只會帶來更大的創傷和痛苦,而逃避也無法真正解決問題,終究還是必須面對。

    不管你的宗教信仰為何,一行禪師在本書提供了讓每個人好好照顧憤怒的方法,透過「轉化」的藝術,把內心負面的能量轉化成正面的能量。然而「轉化」必須透過禪修的實証和體會,才有能力在面對境界時泰然處之。

    一行禪師在這本書中教導我們如何熄滅怒火,以許多實際的例子,告訴我們如何學習諦聽、深觀,並透過正念轉化我們的習氣,當怒火熄滅,煩惱就息止。其中他舉法國政府致力於照顧有暴力傾向的年輕人為例,深刻談到政府官員應深觀內在情緒的根源,非常值得當前台灣社會的政治人物自省。

  • 一行禪師
    1926年生於越南中部,十六歲時在慈孝寺當沙彌,為臨濟宗第四十二代傳人。後赴美研究並教學。
    1960年代越戰期間返國從事和平運動,對於越南的年輕僧眾起了重大啟發,戰爭結束代表參加巴黎和談。越南赤化後,一直留在西方弘法,直至2005、2007年才分別返回越南。
    1967年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提名他角逐諾貝爾和平獎。
    1982年他在法國南部建立了「梅村」(Village Des Pruniers)禪修道場,並赴世界各地弘法。
    1995年曾到台灣弘法並主持禪七法會。
    2011年再次受邀來台進行寶島諦聽之旅,包括在花博戶外會場的「百人花博自在行禪」。
    2017年推出首部紀錄片「正念的奇蹟」(Walk with me)。

    為當今國際社會中最具宗教影響力的僧人之一,以禪師、詩人、人道主義者聞名於世。著作超過一百本,都是教導人們在生活中實踐佛法,已在台灣出版的有:《你可以不生氣》《你可以不怕死》《正念的奇蹟》《觀照的奇蹟》《見佛殺佛》《你可以,愛》《祈禱的力量》《一心走路》《接觸大地》《回到家,我看見真心》《愛對了》《一行禪師講金剛經》《一行禪師談生命真正的快樂》《一行禪師談正念工作的奇蹟》《初戀三摩地》(原名《與生命相約》)《一行禪師講阿彌陀經》(原名《建設淨土》)等。

    相關著作:《一行禪師 心如一畝田:唯識50頌》《正念的奇蹟 (電影封面紀念版)》《一行禪師講《阿彌陀經》》《初戀三摩地》《一行禪師談正念工作的奇蹟:在工作裡找到成功+快樂的模式》《一行禪師談生命真正的快樂:金錢與權力能帶給你什麼?》《一行禪師講金剛經》《正念的奇蹟》


    譯者:游欣慈

    政大中文系畢,師大華語文教學教學研究所畢。
    曾任美國勞倫斯大學東亞語文學系講師。
    現在愛爾蘭攻讀認知科學。

  • 〔推薦序〕
    用慈悲消解仇恨 陳琴富
      二○○一年的九一一的確是讓人悲痛的一天,因為它是人類心中怒火爆發的顯現。面對有史以來最恐怖的攻擊行動,美國總統布希誓言要帶領全世界對抗恐怖主義,「打贏廿一世紀第一場戰爭」。遭到如此巨大的創傷,不論從民主主義的角度、從人道主義的立場,恐怖暴行都應該受到嚴厲譴責,發動暴行的兇手應該繩之以法,對於那些無辜犧牲生命的受害者,世人更是寄予無限的同情和哀痛。   然而在美國進兵阿富汗採取報復手段的同時,許多政治家、宗教家都不認為報復是一個好方法。雖然從有人類歷史以來,大家都在征戰不休的鬥爭中知道「冤冤相報何時了」的道理,但就是沒有辦法記取歷史的教訓,放下自己心中的怒火。   暫時撇開傷痛的情緒,試想:為什麼恐怖份子會採取如此激烈的行徑?美國的以阿政策是否對於阿拉伯世界不太公平?過去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為了對抗以色列,也曾採取過激烈的恐怖暴行,但是經過多年來的協商化解,巴勒斯坦已經有生存的空間,也一改恐怖組織的形象。這裡說明了,仇恨不會是單方面引發的,而且仇恨是可以化解的。   瞋恨心是阻礙人類文明的一大因素,也是埋藏在人類心中的根本三毒之一,恐怖主義的興起源於此,對恐怖主義採取報復的想法也是源於此,它是戰爭的禍首。許多人都知道要用慈悲心去消解傷痛,用大愛和寬容化解仇恨,但是做不到。   一九六六年,一行禪師在美國呼籲停止越戰,當他發言時有一名和平運動的青年對他喊道:「你最好是回到你的祖國去,並且去打敗外來的美國入侵者。你不應該在此,你在這兒一點用也沒有。」一行禪師回應他說:「先生,在我看來,很多戰爭的根源都來自於這個國家,那是我來這裡的原因。其中一個根源來自於你們看待世界的方式,認為武力可以解決問題。這是一個錯誤,武力會使得雙方都有很大的犧牲。我不要越南人死亡,我也不要美國大兵死亡。」   「諦聽」是一行禪師化解怒火的第一個法門,如果不能聆聽別人的心聲,怎麼可能了解別人心中的痛苦?又如何能化解他心中的仇恨?「深觀」是一行禪師化解怒火的第二個法門,如果不能深觀,如何能了知自己生氣的因,又如何能覺照到自己心中正在生起的那股無名火?「正念」是一行禪師熄滅怒火的第三個法門,念念分明地觀照呼吸,了知怒火對生理和心理產生的作用,念念分明地覺知它、與它合一,怒火便會很自然地熄滅。   通常我們處理負面的情緒都是採取抗拒或是逃避的方式,對於生氣、恐懼,乃至於失戀或是病痛,莫不是如此。但是抗拒只會帶來更大的創傷和痛苦,而逃避也無法真正解決問題,終究還是必須面對。一行禪師採取的是一種「轉化」的藝術,把內心負面的能量轉化成正面的能量。然而「轉化」必須透過禪修的實證和體會,才有能力在面對境界時泰然處之。   一行禪師因為在越戰時倡議和平運動,戰爭結束後被放逐,無法回到越南祖國,他在法國建立了一個「梅村」道場,每周都會接到幾百封來自各國越南難民營的信,這些船上難民有一半死於海上,很多少女被海盜強暴,閱讀這些信件很痛苦。有一天,他接到一封信,敘述一名十二歲的少女在一艘小船上被泰國海盜強暴,羞憤莫名而跳海自盡。   一行禪師說,第一次聽到這類的事一定是對海盜的行為感到非常憤怒。站在少女這一邊很容易,拿把槍把海盜幹掉就是了,但是站在海盜這邊並不容易。經過深觀將會發覺,如果我們也是誕生在海盜的村莊,以同樣的方式被養大,我們是不是也會成為一個海盜?每天有成百的嬰兒誕生在暹羅灣岸邊,如果政治家、教育家都不做什麼,二十年後會有多少人變成海盜呢?因此對於強暴的事,每個人都有一點責任。人都是互相依存的,這也是一行禪師經常強調所謂「相即相依」的道理。   當他還是年輕的比丘時,看到自己的祖國被帶向戰爭、暴力、貧窮的境地,一行禪師發覺自己所學的禪和淨土並不能解決周遭人的痛苦,於是他致力於佛法基本教義的研究和實踐,特別是四聖諦和八正道,他在佛陀所教示的《大念處經》找到了現法樂住的教義。他說:「佛法的一個基本特質就是現證涅槃,當下得解脫,不必等到死後或來生。」   一行禪師在一九九五年春天到台灣來,我得緣親炙他的法教,他以「觀呼吸」和「四念處」的法義,要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運用,隨時注意自己的呼吸,讓身心一如,念念分明地做手中所有的事。用這個方法我才漸漸體會禪宗所謂的「吃飯時吃飯,睡覺時睡覺」的法味。    時下很多人學禪大多談神通感應,和自己的身心毫無瓜葛,就算能通天遁地,也無法滅除自己的煩惱,如此學法又有何益?《金剛經》說過:「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心外法都是外道,「觀呼吸」和「四念處」可以使學人見法,見法即見如來。   禪宗有一則公案。有位將軍向白隱禪師問道:「真的有天堂和地獄嗎?」禪師反問:「你是做什麼的?」問者自得地說:「我是一個大將軍。」白隱禪師大喝一聲:「是誰有眼無珠請你當將軍?你看來倒像是個屠夫!」將軍聞言怒不可遏,拿起腰間的刀做勢要砍向禪師,禪師即說:「地獄之門由此開。」將軍驚覺自己失態,即時收起瞋怒心,向禪師作禮,禪師說:「天堂之門由此開。」   「一念瞋心起,火燒功德林。」修行人無時無刻不看緊內心的煩惱情緒。公案看似簡單,一般人要能像這位將軍在一時之間收起怒氣談何容易。所有情緒的轉化,還是要透過「觀呼吸」和「四念處」的操作才能收效。   一行禪師在這本書中教導我們如何熄滅怒火,他以許多實際的例子,告訴我們如何學習諦聽、深觀,並透過正念轉化我們的習氣,當怒火熄滅,煩惱就息止。其中他舉法國政府致力於照顧有暴力傾向的年輕人為例,深刻談到政府官員應深觀內在情緒的根源,非常值得當前台灣社會的政治人物自省。政治人物經常執著於意識型態的堅持,為人民帶來無限的痛苦,甚至帶來戰爭,這是最沒有智慧也沒有意義的。如果想要減輕人民的痛苦,進而為國家社會帶來福祉,政治人物要學會諦聽人民的心聲,深觀自己內心的執著,看穿貪心和瞋心的本質,才有可能回應民眾的要求。   一般人也是一樣,如果能在日常生活中練習念念分明,讓覺性常照,自然能照見生命的本質,了解五蘊皆空、諸法無我的道理;也能照見宇宙的原理,了悟諸法無常、緣起緣滅的法則。願與此書有緣者,能早日熄滅心中的瞋念,轉煩惱為菩提。                              (本文作者為旺報副總主筆、水月蘭若主持人)

    ==================================================  第二章 熄滅怒火
    搶救你的房子   如果有人或說或做了讓我們生氣的事,我們就覺得很痛苦,往往想以同樣的方式激怒對方,讓他也同樣受苦,如此自己便覺得安慰些。我們會想:「你害我那麼痛苦,我要懲罰你,給你一點苦頭吃。只要看到你痛苦,我就會覺得好多了。」   許多人都相信這是幼稚的行為,但實際上,當你使對方痛苦時,他也會反擊,好讓自己舒坦些。結果雙方的痛苦不斷加深,誰都得不到好處。其實這時你們最需要的是慈悲與幫助,沒有任何人應該得到懲罰。   當生氣時,回到你的心,好好地照顧憤怒。如果有人讓你痛苦,你就回到自己的痛苦,好好地照顧它。這時什麼都不必說,什麼都不要做,因為生氣時的言語或行為,只會給彼此帶來更多傷害。   大多數人都不會如此處理憤怒,因為我們不願回到自己,只想抓住對方,好好地懲罰他。   想想看,如果你家著火了,最重要的事是回家滅火,而非追縱火的嫌犯。如果只想去追打縱火嫌犯,房子很快就會燒光,這就太不明智了。這時真正該做的事是回去滅火。同樣地,當你很生氣時,如果還一直與對方爭論,甚至想要懲罰他,你的表現就如同那個追縱火犯的人了。
    熄火的工具   佛陀已經把熄滅怒火的工具傳授給我們,那就是:念念分明地呼吸與走路、擁抱憤怒、深層地觀照認知的本質,以及深入地看到對方深受其苦,也需要幫助等不同方法,這些都是由佛陀直接傳授且是非常實際的方法。   所謂念念分明地「吸氣」,就是清楚覺知空氣如何緩緩地進入體內;而念念分明地「呼氣」,就是清楚覺知身體正將二氧化碳排出去。當念念分明地呼吸時,你會感覺自己與四周的空氣、身體,漸漸地聯繫在一起;因為注意力完全地放在呼吸上,你與你的心也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只要一次念念分明地呼吸,就可以將你、內在的自己與周遭的事物,重新聯繫在一起。接著,再念念分明地呼吸三次,這種緊密的關係就可以維繫下去。   不論何時,你若不是站著、坐著或躺著,就是在走路。但是,你要走到哪裡去呢?其實,你已經到達,只要跟隨著步伐,就可以走在當下,走到淨土,走入天堂。當你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間,或從一棟大樓走到另一棟時,試著感覺腳與大地的接觸;當空氣進入身體時,試著覺察身體與空氣的接觸。這能幫助你發現,在每吸一口氣或吐一口氣時,都能自在地走路。當吸氣時說:「吸」,當吐氣時說:「吐」,如此一來,隨時隨地都可以練習「行禪」。這就是修行,你隨時都如此做,因而有能力轉化生活。   許多人喜歡閱讀宗教書籍或踐行某種儀式,但是他們都不太想真正地修行。其實無論屬於哪一種宗教,只要我們願意身體力行,願意真正地修行,所學習到的教導都具有轉化內心的能力。修行可以將心中憤怒的火海,轉化成清涼的湖泊,一旦我們內心得到轉化,不只能停止受苦,也會成為身邊的人快樂與幸福的泉源。
    我們生氣時,看起來像什麼?   當憤怒生起時,拿出鏡子看看自己,這時的你一點都不可愛,臉上的肌肉緊繃,看起來就像顆隨時引爆的炸彈。你可以看看正在生氣的人,當看見她全身緊繃時,你會開始害怕,因為她內心的炸彈好像隨時都會引爆。所以,在生氣時,自己照照鏡子,這會給你很大的幫助,它將成為敲醒你的正念之鐘。當看到自己生氣的模樣,你就會生起想要改變的動力,知道必須做些什麼讓自己看起來更漂亮一點。這時的你不需要任何化妝品,只要平和、冷靜地呼吸,心存正念,保持微笑。如果你能如此練習一、兩次,就會愈來愈漂亮。你只需要面對鏡子,冷靜地吸氣,微笑地吐氣,立刻就會感到如釋重負。   生氣雖然是種心理現象,但與體內的生化元素息息相關。因此,生氣會立刻使肌肉緊繃,但是一旦知道如何微笑,身體就會開始放鬆,怒氣也會漸漸消散。微笑可使正念的能量從內心生起,幫助你接受憤怒。   古代皇帝、皇后的臣子們都得隨身攜帶鏡子,因為當皇宮貴族要召見時,他們都得看起來完美無瑕。為了保持這禮節,他們會隨身攜帶裝小鏡子的錦囊。你也可以試試看,隨身帶面鏡子,偶爾看看自己正處於什麼心境下,在念念分明地呼吸幾次後,對自己微笑一下,緊張就會消失,而覺得輕鬆多了。
    用正念的陽光擁抱憤怒   憤怒就像是個大聲哭鬧的嬰兒,痛苦而不斷哭泣。所有的孩子都需要母親的擁抱,而你就是你的孩子CD憤怒CD的母親。當開始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時,你就聚集了母親撫慰、擁抱孩子的能量。然後,以這個能量好好地擁抱憤怒,繼續練習吸氣、吐氣,你的孩子很快就會得到解脫。   我們知道,所有植物都需要陽光的滋養,對光源也很敏感,凡是獲得陽光擁抱的植物都會經歷內在的轉化。清晨時,花朵含苞待放,直到太陽生起,陽光開始擁抱它們,慢慢地進入它們。陽光是由微細的光子所組成,光子一個個、慢慢地進入花朵,直到整朵花都充滿光子。這時,花朵便不再抗拒而綻放在陽光下了。   同樣地,身心構造也對正念非常敏感,如果正念擁抱身體,身體就會得到轉化;同樣地,只要正念能擁抱憤怒與絕望,它們也會得到轉化。根據佛陀的教導與自己的修行經驗,我們了解任何事物只要經過正念能量的浸淫,就會得到轉化。   憤怒就像一朵花,剛開始時,你可能不了解它的本質或起因。但如果你知道如何以正念的能量擁抱它,它就會開始對你開啟心房。你可以坐著,慢慢地數呼吸或練習行禪,慢慢地聚集正念的能量來擁抱憤怒。只要十到二十分鐘,它就會自然而然地在面前釋放開來,突然之間,你就會看到它的本質。你將發現,它之所以生起,可能只是因為錯誤的認知,或缺乏純熟的禪定功夫罷了!
    烹煮你的憤怒   為了讓憤怒的花朵綻放,你需要保持正念一段時間。這就像在煮馬鈴薯,當你把馬鈴薯放在鍋子裡,蓋上鍋蓋,放到爐子上,即使把火開到最大,如果只過五分鐘就熄火,馬鈴薯並不會熟,你必須讓火繼續燒十五、二十分鐘,才能將它煮熟。然後打開鍋蓋,就能聞到馬鈴薯的迷人香味。   憤怒也是如此,它需要經過烹煮。剛生氣時,憤怒是生的,就像一顆生的馬鈴薯很難下嚥,但是如果你知道如何照顧、烹煮它,憤怒的負面能量,就會慢慢地轉化成具有正面能量的了解與慈悲。   相信我,你一定做得到,不是唯有菩薩才能做到,你也能將憤怒的垃圾轉化成慈悲的花朵。其實,一般人在十五分鐘之內就能成功地轉化憤怒。唯一的祕訣就在持續地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與走路,以及慢慢地聚集正念的能量擁抱憤怒。   以柔軟的心擁抱憤怒,因為憤怒不是你的敵人,而是你的孩子。就如同你的胃與肺,每當它們出了問題,你不會想丟掉它們。同樣地,對待憤怒也是如此,你能接受它,是因為你相信自己能把它照顧好,並且將它轉化成正面的能量。
    將垃圾轉化成花朵   懂得使用有機肥料的園丁一定不會丟掉垃圾,因為她需要它。她可以將它轉化成堆肥,堆肥又可以轉化成萵苣、小黃瓜、蘿蔔與美麗的花朵。身為修行人,你就像是個懂得使用有機肥料的園丁。   「憤怒」與「愛」同樣具有有機肥料的本質,它們都可以被改變。愛可以轉變成仇恨,這點你們都很清楚,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當一段感情剛開始時,我們會為對方付出許多愛,因為我們愛得如此強烈,甚至相信沒有對方就活不下去。但是,如果未練習保持正念,大概只要一、兩年,愛就會開始變成仇恨。我們對他(她)的感覺完全改觀,會覺得厭惡而無法再一起生活,離婚便成為唯一的選擇。愛情變成仇恨,花朵變成垃圾。如果這時你有正念的能量,就能看透垃圾的本質,然後對自己說:「我不怕,我可以把垃圾轉變成愛情。」   如果你在心中看到產生垃圾的因子,例如害怕、絕望或仇恨,請不要慌張。身為懂得使用有機肥料的園丁、修行人,你可以面對這負面的情緒:「我覺察到心裡的垃圾,我要將它轉化成可以讓愛重生的肥料。」   對修行有信心的人,不會想從一個困頓的關係中遁逃。當知道如何念念分明地呼吸、走路、坐下、吃飯,你就可以聚集正念的能量來擁抱憤怒與絕望,只要擁抱它,就可以讓心獲得釋放,當你繼續擁抱時,就能深層地觀照它的本質。   所以,這樣的修行有兩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擁抱並覺察:「親愛的憤怒,我知道你在那裡,我會好好地照顧你。」第二個階段是深層地觀照憤怒的本質,了解它如何產生。
    照顧你的孩子──憤怒   你必須傾聽內心的憤怒,就像母親隨時都在注意孩子是否一切無恙。如果母親正在廚房工作,突然聽到房裡孩子的哭聲,她一定會立刻放下工作去安慰孩子。雖然她可以繼續待在廚房裡做出美味的湯,但是,這湯絕對沒有比孩子所受的苦來得重要,她必須放下湯,走進孩子的房間。她的出現就如陽光般地溫暖孩子,因為她有顆慈愛而柔軟的心。這時,她會先抱起孩子,溫柔地擁抱他,她身體的能量就會慢慢地進入孩子的身體撫慰他。同樣地,當憤怒生起時也要這麼做,你必須放下手邊所有的事,因為此時最重要的就是回到自己,照顧內心的孩子CD憤怒,沒有任何事比好好照顧它更重要的了。   記得小時候你曾發燒嗎?不論別人給你多少藥,仍覺得很不舒服。直到母親來到身旁,輕輕地將手放在你的額頭上,才會覺得好多了!她的手就如天使的手,當撫摸你時,她體內那股清新的能量、愛與慈悲,便進入你的體內。母親的手就是你的手,她的手仍活在你的體內。如果你知道如何念念分明地呼吸,試著在此時將手放在額頭上,就會發現母親的手還在那裡。你已經給自己帶來相同的能量,那些從愛與溫柔中生起的能量。   母親不但會用正念擁抱孩子,還會專注地看著他。而孩子之所以能獲得些許安慰,是因為母親溫柔的擁抱,就如同花朵得到陽光的滋養。母親抱孩子不是只為了擁抱,她還想知道孩子出了什麼問題,因為她是個真正的好母親,總能很快地找出孩子的問題,她是照顧孩子的專家。   身為修行人,我們也要成為照顧憤怒的專家,必須好好地照料自己的憤怒,且不斷地練習,直到了解它的根源與運作方式。
    抱著你的孩子   當母親念念分明地抱著孩子時,立刻就能找出孩子不舒服的原因,然後要解決問題就很容易了。如果是發燒,只要給些退燒藥;如果是餓了,就給些溫牛奶;如果是尿布太緊,就把尿布放鬆。   身為修行人,我們也要如此做,須念念分明地擁抱憤怒,心才能獲得解脫。當我們不斷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與走路,就像為憤怒唱了一首搖籃曲,正念的能量會慢慢地進入憤怒的能量,就像母親的能量會在擁抱中進入孩子的身體一樣,這兩件事完全相同。如果你知道如何念念分明地呼吸、微笑與走路,一定能在五到十五分鐘之內,獲得心靈的解脫。
    發現憤怒的本質   當生氣時,我們會傾向相信憤怒是由別人所造成,而將所受的痛苦都責怪到別人身上。但是如果深入地觀察就會明瞭,造成痛苦的主因,其實是內心那顆憤怒的種子,因為很多人面臨與你相同的情況時,都不會那樣生氣,雖然他們也聽到相同的話或看到相同的情形,但是心都能保持冷靜而不被憤怒之火所轉。為何你卻那麼容易生氣呢?那是由於你內心憤怒的種子已成長茁壯,你從未好好照顧它,以致於讓它獲得太多的灌溉了。   每個人的意識裡都深藏著憤怒的種子,但是有些人的憤怒種子,比正面的愛與慈悲的種子還強大,這可能與過去從未修行有關。當我們不斷地滋養正念的能量,很快就會發現,原來造成痛苦與悲劇主因的並非別人,而是自己內在憤怒的種子,這才停止責怪別人,因為我們了解他人只不過是造成痛苦的次要原因而已。   當你有如此的洞察時,心就會得到解脫,而覺得比以前舒坦多了。但這時你生氣的對象可能仍在地獄之中,他(她)還不知如何修行。一旦你明白如何照顧憤怒,就會覺察到對方正在受苦,此刻便可將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了。
    幫助他,不要懲罰他   當一個人不知如何處理痛苦時,就會把它擴散到周圍的人身上,當你痛苦時,也會讓周遭的人感到痛苦,這是很自然的事。所以我們要學習如何處理自己的痛苦,才不會讓它四處擴散。   假如你是一家之主,一定會希望家人都很平安CD你很慈悲,不允許自己的痛苦傷害家人,而且你知道痛苦不是個人的事,快樂也是如此,所以會學習如何處理痛苦。   當人不知如何處理憤怒時,會很無助、痛苦,也會使周遭的人痛苦。這時你可能會生氣而認為她應該得到某些懲罰CD她曾經使你受苦,所以你想懲罰她。但是經過十到十五分鐘的行禪與念念分明地觀照,你開始了解她真正需要的是幫助而非懲罰,這是非常好的洞察。   這個人可能是與你很親近的人,是你的妻子或丈夫。想想看,如果你不幫助他(她),還有誰能幫助呢?   你知道如何擁抱憤怒而覺得舒坦多了,但是當你看到對方還很痛苦時,就會有股想要回到他身邊的動力,因為除了你沒有人可以幫助他。你會充滿想要幫助他的渴望,再也不想懲罰他,這是個完全不同的想法,你的憤怒已經轉化成慈悲了。   正念的修行帶給我們專注力與洞察力。洞察力是修行的果實,能幫助我們原諒、關愛別人。以十五分鐘到半小時的時間,練習保持正念、專注、深入地觀照,如此能將你從憤怒中釋放出來,轉化成為可愛的人,這就是佛法的力量與奇妙之處。
    停止憤怒的惡性循環   有個十二歲的小男孩,每年夏天都到梅村與其他年輕人一起修行,他與父親之間一直有些問題。每當他犯錯、跌倒或受傷時,父親不但不幫助他,反而用各種難聽的話斥責他:「你這個笨小孩!你怎麼可以對自己做這樣的事!」而這可能只是他不小心跌倒受傷了。因此,他從來不覺得父親是個慈祥的好父親,他發誓如果自己有孩子,絕不以這種方式對待他,如果孩子因玩耍而受傷、流血,絕不對他大吼大叫,而立刻擁抱他,並試著幫助他。   隔年他又回到梅村,這次妹妹與他同行。有天妹妹和其他女孩在吊床上玩,突然間摔了下來,頭撞到地上的石頭,血流滿面。小男孩突然怒火中燒,幾乎要大聲地責罵:「你這個笨女孩!你怎麼可以對自己做這樣的事!」他幾乎要做出與父親相同的事,但因他已在梅村修行兩個夏天,能及時阻止自己。他不但未責罵妹妹,反而在別人幫助她時,開始練習念念分明地走路與呼吸,前後大約只有五分鐘,就有新的體悟,他看到自己的反應、憤怒,還有從父親身上所承襲的習氣──他變得與父親一樣,成為父親的延續者。雖然不願這樣對待妹妹,但是父親傳給他的負面能量如此強大,使他幾乎就要做出與父親相同的事。   對一個十二歲的小男孩而言,這樣的覺醒相當難得。他繼續練習行禪,突然間內心生起一股新的動力,想要藉修行來轉化自己的習氣,不再將習氣傳給孩子,他知道唯有修持正念,才能幫助他停止痛苦的循環。   他同時發現父親其實也是憤怒的受害者,可能也不想如此對待他,但是父親內心的習氣同樣實在太強烈了。當洞察父親可能也是負面習氣的受害者後,他對父親的怒意完全消失,幾分鐘後,他突然很想回家邀請父親一起來修行。對一個十二歲的小男孩而言,這實在是個了不起的體悟。
    做一個好園丁   當真正了解別人所受的痛苦,你就有能力轉化那股想要懲罰他的欲望,然後只想幫助他(她)。這時你就知道自己的修行是成功的,你是個好園丁。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花園,修行人都得回到這花園,並好好地照料它。也許過去你讓它荒蕪了好長一段時間,但是現在,你應該對這花園的動靜暸若指掌,並整理得井井有條,重現美麗與寧靜。如果你能好好地照顧它,很多人都會享受到它的美麗。
    好好照顧自己與身邊的人   小時候,父母會教我們如何呼吸、走路、坐下、吃飯與說話,但是當我們成為修行人時,又再度經歷重生成為具有精神生活的人。所以,我們得再學習如何呼吸,念念分明地呼吸;學習如何走路,念念分明地走路;也要學習傾聽,念念分明地、充滿慈悲心地傾聽;還要學習說話,如何使用愛語、信守承諾。當你說:「親愛的!我要你知道,我很痛苦、很生氣。」這就信守了承諾。「親愛的!為了我,也為了你,我很努力地要照顧好憤怒,因為我不想讓情緒失控,那樣會毀了我們。我會盡力改變自己,我正在練習從老師與師父那裡所學的功課。」你的坦白會讓對方對你生起敬意與信心。最後,「親愛的,我需要你的幫助。」這是一個強而有力的聲明,因為通常你生氣時,只會不耐煩地說:「我不需要你。」   如果你可以發自內心真誠地說出這三段話,對方的心靈就能獲得轉化。不用懷疑它所帶來的影響力,你已用行動感動對方,讓他(她)也想與你一起做。她會想:「他這麼誠實地對待我,信守他的承諾,又這麼努力,我一定也要這麼做。」   所以,只要你照顧好自己,也就照顧好所愛的人,只有好好地愛自己,才有能力去愛別人。如果不能照顧自己,你絕對不會快樂,如果內心無法平靜,就不能讓周圍的人感到快樂,你無法幫助別人,也不懂如何去愛。你愛別人的能力完全視愛自己的能力有多少,以及是否能好好地照顧自己。
    治療心裡受傷的孩子   很多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受傷的孩子,這些傷痕可能來自於父母,他們也許在童年曾受過創傷,由於不知如何治療,只能將傷痛傳給我們。如果我們不知如何轉化與治療內心的傷痕,也可能繼續將它傳給孩子、孫子。所以,我們必須回到內心那個受傷的孩子身邊,幫助他(她)從傷痛中痊癒。   有時心裡那個受傷的孩子會需要我們全部的注意力,他可能從意識底層出來,要求我們關心他,如果你念念分明,就會聽到這孩子求助的聲音。這時你就不會想去看美麗的日出,而會想回到自己,溫柔地擁抱內心受傷的孩子。「吸氣,我回到受傷的孩子身邊;吐氣,我會好好地照顧他。」   要能真正地照顧自己,就必須回到內心照顧受傷的孩子。你必須練習每天回到他的身邊,像個大哥哥、大姊姊般地擁抱他、與他說話,或以兩、三頁的信紙寫信給他。告訴他,你知道他在那裡,會盡最大的努力治療他的傷痛。   當說到慈悲地傾聽,通常會認為是要去傾聽其他人。其實我們也要學習傾聽內心受傷的孩子,因為他就活在當下,現在就可以治療他。「孩子!我在這裡,我已經準備好聽你說話。請你告訴我所有的傷痛,我就在這裡聽你說話。」如果你知道如何回到他身邊,而且每天如此練習五至十分鐘,療效就會出現。當去爬壯麗的山時,邀請他同行;當欣賞美麗的日出時,邀請他一起享受美景。若能持續幾星期或幾個月,心裡受傷的孩子就能痊癒,而「正念」正是供給我們能量的來源。
     成為一個自由自主的人   每分鐘的修行都在聚集正念的能量,正念並非來自身外,而是你的內心。正念的能量可以幫助我們活在當下,完全地活在此地、此刻。當念念分明地喝下一杯茶,你的身心就完全結合成一體,你是真實的,茶也是真實的。但是如果你坐在一家播放著音樂的咖啡廳,腦海裡想著工作,這並未真的在喝茶或咖啡,你喝的就是工作與擔憂。你一點都不真實,咖啡也不真實,茶或咖啡只有在你回到自己的那一刻,在你將自己從過去、未來與擔憂中釋放出來時,才是真實的。當你是真實的,茶也變得真實,而你與茶的接觸也變得真實,這才是真正的「喝茶」。   你可以辦個「茶禪」的活動,讓朋友們有機會練習「活在當下」,真正地享受一杯茶與彼此的存在。茶禪就是一種修行,它能幫助我們獲得解脫。如果你還牽掛、擔憂過去,或擔心未來,隨時帶著工作、害怕、焦慮或憤怒,你就不是自由的人。因為你未完全地活在當下,生命就不真的屬於你,茶、另外一個人、藍天或花朵都不是你的。所以,為了真真實實地活著,為了能深深碰觸生命,你必須成為自由的人,培養正念可以幫助你獲得自由。   正念的能量就是活在當下的能量,你的身心是合一的,當你練習念念分明地呼吸、走路,就能從過去、未來、工作中解脫,又重新而完整地活著,完全地活在當下。「自由」是讓你接觸生命、藍天、樹木、鳥兒、好茶與其他人的基本條件,所以練習保持正念是如此重要。而且,這不是件必須花好幾個月來訓練自己的苦差事,一小時的練習就可以讓你更有覺照力。例如喝茶時,訓練自己念念分明地喝茶,當下你就是個自由的人;做早餐時,也可以訓練自己成為自由的人。每天的每一刻,都是訓練自己念念分明地活著、聚集正念能量的好機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