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經典愛藏版)(下)
烈火如歌(經典愛藏版)(下)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 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經典愛藏版隆重推出,收錄全新後傳番外,全文重新編修,上、下集同步出版!
    ▌改編同名電視劇,由周渝民、迪麗熱巴、張彬彬、劉芮麟領銜主演!絕美江湖修仙大戲,將於2018/03/01播出!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幕後原班人馬打造電視劇,《步步驚心》、《何以笙簫默》金牌編劇「墨寶非寶」操刀劇本,加上《琅琊榜》、《擺渡人》的殿堂級美術服裝團隊,與《如懿傳》、《獨孤皇后》、《扶搖》、《贏天下》並列2018最受期待古裝劇!
    ▌晉江總積分突破2億、當當網好評率100%,《泡沫之夏》、《旋風少女》、《明若曉溪》作者明曉溪玄幻鉅獻!

    /// 內容簡介 ///
    如果活著的代價是傷害到你,那麼,就讓我死掉好了──

    為解開玉自寒身中的惡咒,烈如歌對銀雪百般哀求,卻沒想到,替玉自寒解了咒的銀雪虛弱無比,化做點點光芒、消散於空氣之中。
    仙人並不會死。然而,若被迫陷入沉睡百年,於凡人而言,又與死何異?
    如歌回到烈火山莊,參加戰楓的喜宴。雖是喜宴,氣氛卻詭譎萬分──前情人瑩衣大著肚子來鬧場,戰楓置之不理,反而繼續歡歌載舞;莊主烈如鏡則突然宣布,如歌將是下一任莊主,而非眾人認知的戰楓!
    戰楓對莊主之位志在必得,玉自寒身陷皇權之爭,銀雪依然下落不明……經歷種種變故的如歌,卻像被解了「封印」似的,容貌越漸美麗、武功更是突飛猛進;暗河宮的爪牙,也頻頻在江湖中掀起波瀾──

    /// 主角介紹 ///
    烈如歌 / 迪麗熱巴飾演
    烈火山莊繼承人,武林盟主之女。武功不高且不諳世事,但純淨善良,靈動活潑,倍受周遭人喜愛。經歷種種變故後,武功日益精進。
    座右銘:如果我憂傷,愛我的人也會憂傷。

    銀雪 / 周渝民飾演
    世外高人,武功高深莫測。容顏絕美,擁有多重身分。皇帝封他為王,武林盟主稱他為公子,他卻隱匿於紅塵,只為等待三世難忘的命定戀人。
    座右銘:我忍受了長久的寒冷與孤獨,終於來到妳身邊。

    戰楓 / 張彬彬飾演
    烈火山莊大弟子,武林盟主義兄之子。俊朗而剛毅,寡言卻不失柔情,曾與青梅竹馬的烈如歌定下婚約,卻在一夕之間毀去,變得冷酷無情。
    座右銘:這是天命,既然逃不開,那就讓我正面迎戰!

    玉自寒 / 劉芮麟飾演
    皇子靜淵王,烈火山莊二弟子。皇室爭權時遭人所害,自幼雙耳失聰、兩腿殘疾,被送到烈火山莊避禍。冷靜睿智、溫潤如玉,從小陪伴如歌,總是解救她於危難之中。
    座右銘:這世間我唯一想要守護的,便只有妳。

    暗夜羅 / 賴藝飾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劇版大師兄疊風)
    暗河宮宮主,功力深厚,極度癡情卻又極其殘忍,愛而不得的痛苦成為他要讓天下人一起受苦的執念。

    /// 繞心佳句 ///
    ▌再多一些時間,試着愛我。妳會愛上我的,因為――我是那樣愛着妳。
    ▌一百年的嚴寒算得了什麼,反正她還要很久很久才能轉世;她不記得我也沒關系,我會記得她。這一世她已經吃了很多苦,我不要她的來世還很辛苦。我要成為仙人,記着她,等着她,從她一出世就開始保護她。
    ▌如果你還喜歡我,請珍惜我。如果你不喜歡我,我會離開你。
    ▌對不起,我不會放縱自己去想你。因為,如果我憂傷,愛我的人們也會受傷。
    ▌青春是一杯烈酒,勇敢的人先乾為敬。
  • 明曉溪
    中國當代極具影響力的作家,圖書累積印量破千萬,其作品在日本、韓國、馬來西亞、越南、泰國等亞洲國家擁有廣大的讀者。諸多作品皆改編成電視劇,包含《烈火如歌》、《泡沫之夏》、《旋風少女》、《明若曉溪》。
  • 《烈火如歌(經典愛藏版)下》新書試閱
    楔子
    武林第一盛事!
    江湖中沸沸揚揚,黑白兩道都在揣測,這樁喜事一結,天下局勢將會有怎樣的變化呢?但無論是何種揣測,接到喜帖的群豪們都已經準備好了賀禮,路程遠些的已然動身起程了。
    那時,如歌正倚坐在桂花樹下。
    秋日,靜淵王府。
    落葉金黃。
    如歌的紅衣在落葉的風中微微飄揚。
    她的手指輕輕觸摸著掌心那朵寒徹入骨的冰花,冰花晶瑩剔透,光芒流轉,碰著它的花瓣,會讓她淡淡地想起一個冰雪般美麗的人。
    靜靜地,有接近的聲音。
    她轉過頭。
    一輛木輪椅。
    輪椅中,青衣男子溫潤如玉,眉宇間有淡淡的光華。他雙腿似不能行走,但恬淡自若的氣息讓周圍的世界刹時寧靜如永恆。
    笑容像魔法一般點亮了如歌的面容!
    她跳起來,扶住他的輪椅,輕笑道:「忙完了嗎?整日在屋裡處理公文,對你的身體不好呢!」雖說他體內的寒毒已被吸盡,可是身子依然需要細心的照顧啊。
    玉自寒微笑。
    她瞅瞅他,又道:「怎麼穿這麼薄?天氣轉涼了,要多穿些才是!」
    「好。」
    如歌的臉皺起來:「我知道!你在笑我對不對?!像個老婆婆一樣囉嗦……」想一想,她蹲下來,瞪住他,「不過,就算變成個囉嗦鬼,我也要纏住你這個不知道照顧好自己的人!師兄,你認命吧!」
    玉自寒低下頭。
    脣角的微笑有融雪的溫柔。
    然而——他看到了手中的那封信,笑容慢慢斂住,手指在信上收緊。
    如歌察覺到他的異樣,問道:「怎麼了?」
    玉自寒眼底掠過一絲擔憂。
    「有壞消息嗎?」她望著那信。
    他搖搖頭。
    「戰楓七日後成親。」他告訴她。
    忽然捲來一陣秋風,焦黃的落葉在庭院的地上旋轉。
    如歌眨眨眼睛,笑道:「也就是說,我們需要趕回烈火山莊了。師兄,我們送什麼賀禮合適呢?」
    「歌兒……」玉自寒輕道。
    「師兄,你在擔心嗎?」她趴到他的膝頭,晶瑩的面頰依偎在他青色的衣衫上,笑道,「以前的事情,我已然全部忘掉;他成親不會困擾到我。」
    玉自寒輕輕摸著她的腦袋。
    他有種奇怪的感覺,如歌不再是以前的如歌。
    自從一個月前,當他昏睡三天醒來後,再見到的如歌彷彿一夜間成熟美麗了起來。她依然對他微笑,依然關心著他,但卻有一種感覺,好像她的笑容再不能通透到眼中。
    「歌兒,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她變得不再會開懷地笑,變得不再有單純的快樂。
    「什麼也沒有啊。」如歌躲開他的眼睛,笑著說,「師兄好像變得很多疑呢,你看,一切不是好好的嗎?哪有什麼事情發生。」
    「雪呢?」玉自寒終於問了出來。
    他的寒咒被雪吸出來,可是雪卻好像在人間蒸發了一般,再無蹤影。宮廷裡也沒有了雪衣王的消息。
    雪……
    如歌的心被狠狠撞了一下!
    那夜,雪的身子漸漸透明,幻化成萬千道光芒,一點一點自她懷裡消失……
    「他走了。」
    如歌的聲音很輕,輕得恍若十月的飛雪,不及落地便已融化。
    她苦笑道:「他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歌兒……」
    玉自寒清遠的雙眉微皺。
    如歌笑得溫柔,她輕輕握住他的手:「師兄,你知道嗎?我希望大家可以快樂地生活。不管曾經發生過什麼,過去了就讓它過去,或許很冷酷,可我真的不想讓過去的事情困擾住我所珍惜的人。」
    她微笑地凝望他。
    滿天晚霞柔柔照著她和他交握的手上。
    玉自寒的青衫被風吹得揚起。
    他溫柔地拍拍她的腦袋,決定以後再不去提起這個話題。他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然而,如果這是她所希望的,那他就永遠不知道好了。
    她笑著低下頭。
    淚水悄悄湧進她的眼中。
    深秋的桂花樹下,沒有花香。
    紅衣的如歌靜靜趴在玉自寒的膝頭。

    ……丫頭,不要忘記我……

    如歌的喉嚨裡一片鹹澀的哽咽。
    對不起,我不會放縱自己去想你。因為,如果我憂傷,愛我的人們也會憂傷。
     

    第一章

    大喜的日子。
    烈火山莊張燈結綵,紅紅的喜字到處都是,紅彤彤的燈籠映照得夜晚的天空像白晝一樣明亮。
    酒香伴著菜香,在夜風中濃濃飄來。
    賓客們來自大江南北,他們在金火堂堂主慕容一招的招呼下,於各自的酒席中落坐,興致高昂地恭賀著、談笑著。每個人應該坐在哪一張酒席,鄰近的酒席又應該坐什麼樣的人,慕容一招都安排得極有講究。否則,如果素來不和的江湖朋友坐在了一起,就算礙於烈火山莊的面子不至於惹出什麼事端來,可也十分沒趣。
    慕容一招邊紅光滿面地招呼著賓客,邊暗自吃驚地打量著庭院前方主座上興致高昂的烈明鏡。
    十幾年了,他從未見烈明鏡這般開懷過。
    烈明鏡坐在白虎皮搭背的紫檀靠椅上,濃密的白髮梳理得很整齊,他拂著鬍鬚笑,那笑容簡直是慈祥的,臉上的刀疤似乎都消失在笑容中。
    如歌也很吃驚,她回頭望望身邊的玉自寒,笑道:「你瞧啊,爹開心得好像他才是新郎倌。」
    玉自寒微笑。
    今晚師父神清氣爽,的確是難得的好心情。
    烈明鏡面孔板起來:「亂說什麼!」
    如歌聳聳鼻子,笑得輕鬆:「爹,你不用唬我,女兒知道你這會兒心情好得很,才不會生氣呢!」
    烈明鏡瞪她片刻,忽然朗聲大笑:「好!不愧是我玲瓏心肝的乖女兒!爹不生氣,爹今晚真的很開心!哈哈哈哈……」
    他的笑聲穿破長空,在燈火通明的夜色中激蕩。
    酒席中,天下無刀城的刀無暇、刀無痕,少林的流眉方丈,武當的松牙子真人,峨嵋的淨雲師太,皆是微微一愣,循聲向大笑的烈明鏡看去。
    烈明鏡稱霸武林幾十年,鮮少在眾人面前如此放縱自己的情緒。
    戰楓的婚事,怎令得他這樣開懷?
    莫非真如傳聞所說,烈火山莊與天下無刀城結親後,烈明鏡就會將莊主之位傳于戰楓?
    刀無暇與刀無痕對視一眼。
    慕容一招若有所思。
    姬驚雷笑著拍開酒罈的封泥,仰頭暢飲。
    裔浪一身灰衣,在烈明鏡的笑聲中,他低下頭,灰色的眼睛迸出一抹暗光。
    如歌輕嘆道:「爹,你未免也太偏心了吧。難道,楓師兄在爹心裡就那麼重要?」
    烈明鏡揚眉道:「歌兒,妳吃醋?」好濃的酸味……
    如歌撒嬌道:「是啊!我要爹心裡只有我!楓師兄成親讓爹這樣開心,我都做不到呢。不行,我嫉妒啊!」
    玉自寒的目光溫柔如春水。
    他明白如歌。戰楓成親,愛女如命的師父雖然為弟子開心,可是,依然會放不下女兒的心結,她的撒嬌卻能讓師父曉得,戰楓的影子已經從她心裡消失了。
    烈明鏡呵呵笑著,拍拍女兒的手背:「乖女兒,妳是爹最疼愛的寶貝,爹會把世上所有的好東西統統給妳!」
    如歌笑道:「謝謝爹。」

    這時。
    「新——人——到——!」
    一聲喜氣洋洋的宣告,將當晚喜宴的氣氛推向高潮!

    樹梢、屋簷的燈籠映得半天火紅。
    深秋的楓樹彷彿醉了般豔紅。
    鮮紅的楓道上,戰楓與刀冽香穿著大紅的喜服。
    刀冽香的嫁衣繡著金燦燦振翅欲飛的鳳凰,綴滿珠玉的鳳冠流蘇若隱若顯遮住她英秀的容顏。
    戰楓也是紅色的喜袍。他幽黑得近乎發藍的捲髮,冷漠而不羈地在肩頭翻飛;雙目中亦是一片冷漠的黯藍;右耳的藍寶石,在燈籠的紅光下,卻折出冷凜的寒光。
    這冰冷的幽藍色,與他大紅的喜袍看起來那樣地怪異和不搭調。
    眾多喜娘、丫鬟、孩子們簇擁著這一對新人,她們笑著、鬧著,將小米、花生、花瓣、糖塊向新娘子頭上灑去……
    笑聲和恭賀聲在庭院裡潮水一般響起……
    烈明鏡朗聲大笑……
    刀無暇眼中掩飾不住的得意……

    如歌心中一片寂靜。
    她看著戰楓與刀冽香之間牽著的那條大紅的綢帶。
    綢帶中間,挽了朵花。
    紅色的綢帶連著戰楓和刀冽香,在眾人的賀喜聲中,在滿樹搖唱的楓葉下,他和她慢慢走過來。

    ※※※

    夏日的荷塘邊。
    碧綠的荷葉,滿池的荷花。
    藍衣的小戰楓問紅衣的小如歌:「妳為什麼喜歡穿紅衣裳?」
    小如歌笑得很臭美:「因為漂亮呀!」
    「為什麼紅衣裳就漂亮呢?」
    「笨!」
    小如歌羞他。
    小戰楓生氣地瞪她。天下沒有一個人可以說他笨!只是,她呵呵地又笑起來,笑得比荷塘裡的荷花還要粉嫩透明。小戰楓的臉紅了。
    小如歌笑著:「你真笨啊!你忘啦,新娘子成親的時候都穿紅衣裳啊!新娘子是世上最美麗的人,一定是因為她們都穿紅衣裳!呵呵……」
    「妳又不是新娘子……」小戰楓的腳踢打著荷塘裡的水。
    「等我長大了就會變成新娘子啊!」想一想,小如歌苦著臉,「啊,那還要等好久呢,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啊……」
    小戰楓彆扭地說:「那麼想當新娘子啊?」
    「是啊!」小如歌用力點頭。
    「那……」小戰楓為難了半天,終於說,「……那妳當我的新娘子好了……」
    「呀!」小如歌興奮地跳起來,險些撲進荷塘裡,小戰楓扶住了她。她快樂地扯著他的袖子,搖著說,「是你說的啊,不可以反悔啊,否則我就再也不跟你玩了!」
    小戰楓懶得理她。
    荷塘裡,粉紅的荷花靜靜嶄放。
    兩雙小腳蕩出一圈圈透明的漣漪。
    小如歌歪著腦袋,忽然想到個問題:「為什麼要我當你的新娘子呢?」
    小戰楓眨眨亮藍的眼睛:「因為妳本來就穿紅衣裳,我可以省下銀子。」
    小如歌愣一愣。
    然後,她猛地用腳一拍水,水花濺了小戰楓一頭一身!
    童年的笑聲蕩漾在開滿荷花的池塘邊……

    ※※※

    燈籠的光亮映紅了楓葉。
    滿樹楓葉,鮮豔如火。
    戰楓和刀冽香已然走到了張燈結綵的庭院最輝煌處。
    一片楓葉輕悠悠飄下。
    輕悠悠飄落在戰楓的肩頭。
    「一拜天地!」
    烈明鏡白鬚飛揚,嘴角含笑,就像一位慈祥的父親;刀無暇搖扇輕笑,刀無痕飲下一杯酒;玉自寒輕輕覆住如歌的手掌,脣邊清如遠山的笑容是對戰楓的祝福。
    賓客們的笑聲,孩子們的起哄,讓夜晚忽然變得喧鬧起來。
    戰楓行禮時,看到了一個人。
    她站在光亮處,隔著五步的距離。
    戰楓感覺到她的變化。
    她長大了,稚氣與天真少了很多,模樣似乎也有些不同,眉眼間多了種絕美的氣韻。她只是淡淡站著,卻彷彿有烈焰般的光采逼得人睜不開眼。
    「二拜高堂!」
    戰楓同刀冽香向烈明鏡拜下。
    烈明鏡大笑著揮手,快慰與滿足的神情令在場的所有人有些吃驚。
    她,站在烈明鏡身後。
    她在微笑。
    她依然是鮮紅的衣裳,鮮紅得讓深秋的紅楓黯然失色;她的眼睛依然明亮,明亮清澈得像清晨泛著陽光的溪水。她的笑容是柔和的,彷彿穿透了他,想起遙遠的童年,一件有趣的往事。
    她的笑容平靜美麗,好像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改變她的心境。
    戰楓的瞳孔慢慢緊縮。
    一陣冰冷的痛,緩慢地自他心上劃過。
    「夫妻對拜!」
    孩子們更加起勁地哄鬧,有膽大些的孩子們伸出手去,要把戰楓往新娘子身上推。
    冷酷的氣息!
    孩子們的手被冰冷的刀氣阻隔,身子好似掉入了冰窟中,一個孩子嚇得「哇——」一聲哭出來……
    哭泣的孩子立刻被抱走了,剩下的孩子們驚得渾身顫抖。
    婚宴的氣氛頓時古怪起來,原本的熱鬧喧譁中,忽然竄進怪異的不和諧。
    漫天楓葉急墜!
    庭院中燈籠的火光驟然一暗!
    寒光一凜,一道秋泓般的刀光逼近刀冽香胸口!
    電光火石間,一條雪白的人影鬼魅般疾撲新娘子刀冽香!
    那人出現得如此突然……
    所有人都沒有來得及反應!

    如歌驚——愣——!
    然後,一陣冰冷的沉重慢慢灌下來。
    雖然還沒有看清那白影的模樣,可是,她已經猜到了那是誰!
    倒吸口涼氣……
    如歌滿心滿肺都是徹骨的涼意。
    愚蠢的行為!這原本應該是她唯一的反應。可是,她忽然覺得悲哀。這種悲哀,不僅僅是為瑩衣,好像也有一部分是為她自己。這一刻,她忽然能感覺到瑩衣的心。
        匕首「噹——」一聲,跌落青石地上。
    戰楓的右臂滲出血跡。
    白衣人狼狽地摔跌在戰楓腳邊!跌倒的身影單薄而孱弱,像深夜裡沁著涼氣的露珠。白衣裹著她嬌小的身子,彷彿一朵稚嫩的小白花。
    她掙扎著抬起頭,滿臉淚水,在紅彤彤的燈籠下有驚人的脆弱。
    戰楓眼神冷酷:「是妳。」
    淚水淌過她的下巴,瑩衣悽楚道:「你心中,不是只有我嗎?」
    泣聲婉轉,恍如杜鵑涕血。

    庭院中。
    詭異的死寂。
    火紅的楓葉在夜風中搖舞,大紅的燈籠也隨著搖舞起來。
    宴席中的火光忽明忽暗,閃爍不定。
    烈明鏡眉心深皺。
    裔浪示意山莊弟子將鬧事的瑩衣帶走。
    瑩衣慘笑著,突然抓起地上的匕首,對準自己的胸膛,道:「有誰上來,我便自絕於此!」
    裔浪冷笑,揮手令山莊弟子繼續。蠢笨的女人,若不是婚宴的緣故,她現在就已經是死人一個了。就算她真的血濺當場,見慣殺戮的江湖中人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山莊弟子逼近瑩衣……
    瑩衣忽然淒聲大笑:「我死不足惜!只是,我若死了,這腹中的孩子也要一併去了!」
    滿場譁然!
    烈明鏡目光暴長!
    刀無暇摺扇猛合,眼睛微微瞇起。
    戰楓卻好像沒有聽見,孤傲的脣角隱出一抹古怪的意味。
        瑩衣的眼中滿是楚楚的淚水,她淒婉地哀求著鳳冠霞帔的刀冽香:「刀小姐,求求妳成全楓少爺和我好嗎?楓少爺是我的全部,沒有他我會死的!而且……我已經有了楓少爺的孩子……」
    大紅的嫁衣上,金燦燦的鳳凰振翅欲飛。
    珠玉璀璨的鳳冠下,刀冽香的聲音無比冷漠。
    「求我做什麼?孩子是他的,又不是我的。」
    瑩衣萬料不到刀冽香竟會這樣冷淡,不禁有些驚慌,淚水如小河般淌下:「楓少爺並不喜歡妳,他只是逼不得已……」
    戰楓眼神如冰。
    瑩衣尤自低泣道:「妳如果不是天下無刀城的三小姐,楓少爺是絕不肯娶妳的……我知道……楓少爺喜歡的只有我……和我們將來的孩子……」
    刀冽香用手指撥開珠玉的面簾,一雙沉鬱的眼睛,淡淡望住戰楓,道:「戰公子,請管好你的女人。」

    婚宴變成了鬧劇。
    眾賓客都極為尷尬。
    烈火山莊與天下無刀城的聯姻,其目的雖然每個人都心知肚明,可就這樣當眾被赤裸裸地挑明,卻是誰也預料不到的。
    如歌嘆息。
    她已經不想再看下去了。輕蹲下來,她用脣型對輪椅中的玉自寒道:「我有些累了,回去好嗎?」
    玉自寒點頭。
    縱然在這樣喧鬧荒誕的時刻,他依然是寧靜的,溫玉般的光華在他青衣的身上緩緩流淌。望著他恬淡的笑容,如歌的心也寧靜了下來。
    她推起他的輪椅,正準備悄悄離開——
    夜色中,卻傳來戰楓冰冷的聲音。
    「殺了她。」
    冰冷如刀的三個字。
    然後,戰楓對司儀道:「婚宴繼續。」
    瑩衣當場驚呆,面孔慘白,手中的匕首搖搖欲墜。
    山莊弟子亦是大驚,但楓少爺的命令豈敢違抗,只好狠下心向那個單薄的女子圍去。
    歡鬧的絲竹之樂再度奏起!
    戰楓的面容平靜無波。
    刀冽香脣角閃過嘲弄的意味,珠玉的面簾重新垂下。
    恨意從瑩衣眼中迸射出來!
    她咬牙飛撲向戰楓孤冷的身子,大吼道:「我懷了你的孩子!我腹中已然有了你的孩子!」
    匕首怒刺向戰楓的前胸!
    這一刻,她恨透了戰楓!她恨不得他死!
    如歌閉上眼睛。
    這一刻,她忽然知道了。
    瑩衣也是真正愛著戰楓的。雖然她的手段很極端,可她是真的愛著戰楓的。一個女人,如果沒有那麼強烈的愛,就不可能會有那麼強烈的恨。
    當如歌睜開眼睛時,匕首已經到了戰楓的手中。
    他抓著瑩衣的頭髮,將她的腦袋怪異地向後拉扯,他的話殘忍冷漠:「懷了我的孩子?」
    「是。」瑩衣眼睛乾枯,她的淚水已然流盡。
    「我的孩子……」匕首抵近她的小腹,「長大後必定會是個魔鬼,不如現在就讓它死去吧……」
    鋒利的匕首刺入瑩衣的小腹。
    冰寒入骨……
    瑩衣絕望恐懼地大叫:「不要啊!我的孩子!!」
    戰楓眼底幽黑。
    匕首用力向那個柔軟的腹部刺去!

    烈火山莊的喜宴。
    火紅的楓樹上紅彤彤的燈籠。
    酒香。
    菜香。
    撒了一地的花瓣、糖塊、花生、棗子……
    「放開她。」
    烈焰般的聲音在死寂的庭院裡響起。
    「放開她!」
    鮮豔如火的楓樹下,一個鮮豔如火的女子。
    她的嘴脣倔強地抿著,眼中似有烈火在燃燒,耀眼的紅衣激揚在落葉的風中。
    她扶著瑩衣顫抖的身子,握住戰楓拿著匕首的右手,一字一句道:「你、放、開、她!」
    匕首刺在瑩衣腹中,血淌落下,染紅了青石的地面。
    滿場驚愕。
    眾人的目光皆望向一言不發的烈明鏡。
    烈火山莊的大弟子、與天下無刀城聯姻的戰楓,竟然同莊主的獨生愛女在如此重大的場合發生衝突!
    烈明鏡神色沉鬱,臉上的刀疤深可見骨。
    他凝視著僵持的戰楓和如歌,眼中有著無人能解的複雜。
    終於——
    他拍掌而起,大笑道:「好——!」
    烈明鏡身姿雄偉,白髮濃密,他的目光似乎在一瞬間看到了當晚在場的每一個人!
    「趁楓兒大喜之日,眾位朋友皆在場,我宣布——」
    他望著如歌,朗笑道:「——小女如歌將繼承烈火山莊莊主之位!她年齡尚輕,脾氣又衝,需要大家多包涵!這次喜宴的小麻煩,就交給歌兒處理好了!大家不要掃了興!來,喝酒!奏樂!」
    事態的發展居然如此出人意料!
    烈火山莊未來的繼承人竟然不是戰楓!
    眾人強按住震驚,跟隨烈明鏡飲酒、歡笑,恭喜道賀聲從庭院的各個角落響起……

        這一邊……
    如歌攙抱起暈厥的瑩衣,轉身而去,戰楓和婚宴被她丟在身後,只有玉自寒陪伴著她一併離開。

    寂寞的夜晚。
    「禮——成——」的聲音遙遙傳來。
        如歌突然覺得很冷。

    ※※※

    山莊漸漸安靜下來。
    紅燈籠依然掛滿樹梢屋簷,熱熱鬧鬧地亮堂著,大紅的喜字也依然燦燦地惹眼,像在提醒每一個人,今晚是戰楓與刀冽香的洞房花燭夜。
    可是,卻沒有歡鬧聲。
    只有安靜的風。
    深秋的夜,像冬日一般寒冷。

    月光很亮。
    照在那一大片暗紅的楓林中。
    如歌累極了,她倚著楓樹,累得似乎都睜不開眼睛。她的身子慢慢滑落,跌坐在落滿楓葉的地上。
    月光下,她的臉色有些蒼白,額角沁出細碎的汗珠。
    瑩衣的鮮血浸染了她的衣裳,一片暗暗的褐色,似乎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依然繚繞在她周圍。
    她累極了。
    不想回去了。
    就在這楓林裡,她想靜靜睡一覺。
    楓林中,有蟲鳴,似乎還有螢火蟲,微弱的光芒若隱若現。
    如歌靜靜睡去。
    紅裳在寒冽的夜裡顯得分外單薄……
    好冷……
    她瑟縮著漸漸抱緊身子,眉頭皺了起來。

    一團晶瑩的光,盈盈地,漫漫地,自她懷中流淌出來……
    若仔細看去,光彷彿來自她懷中的一朵冰花……
    光如天山的雪……
    映著春日的暖陽……
    光芒漸漸盛了……
    將沉睡的她溫暖暖地裹起來……
    她的脣邊有了淺淺的笑。
    睡夢裡,她可以回到無憂的往昔。

    楓林中。
    如歌在作一個溫暖的夢。
    荷塘邊。
    戰楓眼底一片寒冷的冰河。
    那已經不能再叫做荷塘了。
    沒有荷花,沒有荷葉,也沒有了水。
    荒蕪的荷塘邊。
    戰楓一身深藍的布衣,右手邊放著他的刀。他望著那片荷塘,不曉得在想些什麼,幽藍的捲髮微微飛揚。
    忽然,他笑了笑。
    一抹亮藍點亮了他孤冷的眼神。

    ※※※

    那個夏日,就在這個荷花塘。
    滿池碧葉,滿池粉紅的荷花。
    突然間,他和她全都羞澀得不曉得手腳該往何處放,漲紅的面頰似乎可以將湛藍的天空映紅。她的紅衣鮮豔,被他擁在懷中,緊張紊亂的呼吸在他耳邊響起。
    她很緊張。
    其實,他也很緊張。不知道她有沒有發現。
    心臟跳得好似要蹦出喉嚨!
    忘記了那時她在他懷裡有多久。
    只記得,他像孩子般奢望,就讓時光死掉,就讓這一刻永遠永遠停下來。

    ※※※

    楓林中。
    如歌忽然被什麼驚擾了,身子一顫,溫暖的夢頓時碎了。
    冰花的光輝消失在她衣襟中,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她睜開眼睛,沒來得及去回味自己究竟夢到了什麼,就看到了楓林外荷塘邊那個深藍的背影。
        亮亮的月光,將長長的影子投在荒蕪的荷塘裡。
    孤冷的背脊,深藍的布衣。
    戰楓,和他的刀。
    他背對著她。她不知道他在那裡有多久了。
    她醒了嗎?戰楓滿是刀繭的掌心,忽然湧出一股潮熱。

    如歌站起來,紅葉簌簌地自她衣裳飄落。她想靜靜地離開,裝做沒有看到他。然而,天際那彎皎潔的月亮,和他透著寒意的背影,忽然令她開口道:「你不應該在這裡。」
    戰楓沒有回頭。
    等了一會兒,正當她以為他不會回答了,卻聽到他低沉的聲音:「荷塘是妳命人填的。」
    「是。」
    「為什麼將它填起來?」
    他在荷塘邊,她在楓林中,月光淡淡照著他和她。
    「今晚是你的洞房夜。」她的聲音像月光一樣淡。
    「妳怕我嗎?」戰楓忽然轉過頭,凝視她,眼底掠過一抹幽暗。
    「刀姑娘在等你。」
    他冷笑起來:「居然變得如此膽怯。是否怕接近我,便再不能從我身邊走開。」
    如歌驚愣,然後,她道:「不用激我,若想讓我陪你,直說就是。」
    戰楓瞳孔緊縮,半晌,他道:「妳走吧。」
    依然是倔強的戰楓。
    那個戰楓,她曾經多麼的熟悉……
    如此的夜色,暗紅的楓林,荒蕪的荷塘,許多她想要忘記的事情,又淡淡浮上了心頭。
    她坐到他的身邊。
    望著那個填滿了土的荷塘,她的心也像被堵了起來。
    「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是什麼,讓她熟悉眷戀的戰楓消失了;是什麼,讓他變得像惡魔一樣冷酷。
    他沉默。
    「天命」在月光下隱隱發光。
    「為了權勢嗎?」她問,「如果為了權勢,你可以娶我,不必用瑩衣將我逼走。」
    他依然沉默。
    「為什麼會娶刀冽香?什麼是烈火山莊無法給你的,而必須要通過天下無刀城?」
    她繼續追問。
    「難道……你在恨我爹……」
    他身子一震,眼中迸出厲芒!
    「妳說什麼!」
    「你恨我爹,對不對?」她苦笑,「自從兩年前,你望著爹的眼神就有些古怪。」
    「我沒有。」
    他的話語中透出寒意。
    她笑一笑:「沒有就好。」
    月光如水,如歌的笑容漸漸斂起來。
    「那麼,戰楓,請告訴我,你為何會變成一個魔鬼。」
    她的話像寒冬的飛雪將戰楓的身子凍凝起來!
    「能夠將一個九歲孩子的脖頸捏碎,能夠將刀刺入懷著自己骨肉的女子腹中,你是一個怎樣殘忍的人。」
    她凝視他。
    一直望進他的眼底。
    「我的骨肉?」
    戰楓忽然嘲弄地笑。
    她皺眉:「怎麼,哪裡不對?」
    「這世上,永遠不會有我的骨肉。魔鬼,只需要一個就足夠了。」
    她聽得疑惑。
    戰楓站起來,手中握著他的刀。
    月光灑在他深藍的衣上,幽黑發藍的捲髮淡淡飛揚,他右耳的藍寶石閃出詭異的暗光。
    他的眼睛突然湛藍如大海:「如果有一天,我真正變成魔鬼,妳會殺了我嗎?」
    風,徹骨地冷。
    如歌一襲紅裳,滿樹楓葉在身後搖唱,她的面容晶瑩,嘴脣抿著,眼中似有火焰在燃燒。
    「會。」我會殺了你。
    聲音彷彿是自如歌體內透出來的,有種絕情的味道。這聲音令如歌亦是一驚,她沒有想到自己會說得那樣冷靜。
    戰楓彷彿笑了笑。
    然後,他離開了荷塘。
    荷塘裡,埋著一雙沒有染過塵埃的鞋。那雙鞋白底藍面,用的是麻線,針腳很密,不十分工整,卻來來回回縫了兩趟。

    ※※※

    翌日。
    「哇!小姐將會是烈火山莊的莊主?!」蝶衣驚奇地睜大眼睛。
    薰衣細心地為如歌梳妝,答道:「莊主是這樣宣布的。」
    蝶衣困惑地說道:「可是,以前大家都以為楓少爺會繼承烈火山莊的……而且,小姐也沒有什麼經驗,會不會有問題啊……」
    薰衣淺笑:「妳不相信小姐的能力嗎?」
    蝶衣漲紅了臉:「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
    如歌對著銅鏡,笑道:「或許爹只是開玩笑的。」
    薰衣溫柔地梳理如歌的長髮,小心地不揪痛她的髮絲,低聲道:「莊主從未在眾人面前開過玩笑。」
    如歌一愣。
    「妳是說,爹是認真的?」
    「莊主特意在江湖群豪面前宣布,應該是十分認真的。」薰衣道。
    「那你說,莊主為什麼不選擇楓少爺呢?」蝶衣撓頭,「楓少爺都犧牲了自己同天下無刀城聯姻,為什麼……」
    「只有小姐,才是莊主的骨肉。」
    薰衣將如歌的長髮挽起來,挽成一個清爽的髮式。
    如歌心裡暗驚,她忽然覺得薰衣的口吻中帶有一些嘲弄,向她望去,卻她笑容溫婉,哪裡有嘲弄的神情,不由得汗顏自己的多疑。
    蝶衣猶豫再猶豫,終於忍不住問道:「小姐,妳高興當莊主嗎?」小姐這樣可愛單純的女子要成為天下第一莊的莊主,一定會很辛苦的!
    如歌笑一笑:「我想知道爹的原因。」

    ※※※

    竹林中。
    烈明鏡品著女兒為他新煮的茶,大笑道:「好!歌兒的茶藝越發進步了!」
    如歌重新為他斟滿,午後的陽光透過竹葉映在她的面頰,粉白晶瑩,她抬起眼睛,輕笑道:「爹,你總是誇獎女兒,也不怕別人笑。」
    烈明鏡嗔目道:「我的女兒是世間最出色的!有誰敢笑!」
    「爹……」如歌微微搖頭,心裡卻一片溫熱,「不能因為我是您的女兒,就——」
    烈明鏡拍拍她的手,道:「歌兒,爹只有妳這一個女兒,爹要把最好的事物都留給妳。」
    她眉心輕皺。
     「包括烈火山莊?」
    石桌上,溫熱的紫砂壺,茶氣嫋嫋蒸騰。
    烈明鏡眼神威嚴而犀利:「烈火山莊的主人只能是妳。」
    她有些愣仲。
    半晌,她問道:「為什麼?」
    烈明鏡背手而立,蕭瑟的竹葉在秋中「颯颯」地響。
    「烈火山莊是我和我的兄弟赤手空拳打下來的,為了它,我們經歷過無數次戰役,遭遇過無數次危機,承受過無數次屈辱,更加流過無數次鮮血。然後,才有現在的烈火山莊。」
    他的聲音蒼涼。
    「烈火山莊的一舉一動,都會影響到武林的局勢,只有交給妳,我才放心。」
    「為什麼不是戰楓?」
    「……」
    烈明鏡搖搖頭,目光一黯。
    「戰楓的父親戰飛天,不正是您當年的結拜的兄弟嗎?」如歌凝視他,「戰叔叔死得蹊蹺,雖然無論江湖中還是莊裡都鮮少有人提起此事,可是我曉得很多人心裡都有疑問。」
    戰飛天盛年之時忽然自盡,留下剛分娩的妻兒。他離世後,妻子也自盡而去,只剩下襁褓中的戰楓。戰飛天生性豪爽樂觀,為何會自盡而亡,是武林中一大懸案。自然有很多種版本的猜測,可是,畏懼於烈火山莊的威勢,都僅止於私下流傳。
    「並且戰楓是爹的大弟子,武功與能力都非常出色;而我,雖然是您的女兒,卻從未插手過莊裡的事情。爹宣布我繼承莊主之位,怕是很難服眾。」
    如歌暗嘆。
    不僅是難以服眾,只怕許多人會認為爹私心太重。
    戰飛天……
    烈明鏡閉上眼睛,右臉的刀疤隱隱閃光,他心中被洶湧的舊事翻攪,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他彷彿頃刻間蒼老了很多。
    如歌看到爹的神情,不由一驚,急忙扶住他:「爹?……」
    她說錯話了。從小,戰叔叔的死就是一個忌諱,在爹面前是絕不允許被提起的。
    烈明鏡漸漸平靜下來,他望住如歌,目中的神色異常慈祥:「飛天是我的好兄弟,但戰楓性情太過殘忍冷酷……歌兒,妳雖然沒有經驗,卻果斷堅忍。這次回莊,妳的性子比以前也沉靜了許多,功力也似大有進展……」
    她靜靜聽著,紅衣映著青色的竹林,在午後的風中輕揚。
    她眼眸深幽。
    一股攝人的美麗流淌著,自她眼底悄悄綻放。這種美麗,是不自覺的,也就更加驚心動魄……
    烈明鏡驟然吃驚!
    這個如歌,彷彿不再是離莊前的如歌!
    稚氣和青澀自她身上剝離了,她恍若浴火後的鳳凰,璀璨的光輝一點點綻放!
    她的模樣……
    烈明鏡顫聲道:「妳的封印……」
    「封印?」如歌不解,爹怎麼突然冒出這句話,「什麼封印?」
    封印……
    怕是已經被解開了吧……
    那個白衣如燦陽般耀眼的男子……
    烈明鏡回石桌坐下,端起茶盞,茶已經涼了。如歌想再斟些熱的,他擺擺手,將涼茶飲下。
    「烈火山莊的主人只能是妳。」
    烈明鏡的聲音不容置疑。
    「可是……」
    如歌依然覺得不妥。
    烈明鏡白眉一震:「歌兒,爹不會現在就讓妳接手山莊,慢慢地,妳就可以學會如何處理江湖中的事務,江湖各門派也會開始接受妳。」
    他大笑道:「爹會幫妳!妳不用擔心!」
    「可是,我不喜歡……」
    如歌努力想勸爹打消這個念頭。
    「就這樣決定了!」烈明鏡大手一揮,打斷她,「後天妳就離開烈火山莊!」
    什麼?爹竟然趕她走?
    如歌愣住:「爹!我剛回來沒有十天。」
    烈明鏡沉聲道:「最近宮中似乎有些亂,玉兒應該早些回去。妳同他一起回去吧。」
    如歌又愣住。
    烈明鏡凝注她,忽然笑得慈祥,慈祥得像天底下所有關心兒女的父親:「玉兒從小就喜歡妳。」
    如歌驟然兩頰飛紅,喃聲道:「爹……」
    「玉兒身有殘疾,爹原本不想妳同他在一起。只是,楓兒已然娶親,性情亦大變……」烈明鏡嘆道,「玉兒也是很不錯的孩子。」
    爹居然同她談這種事情……
    如歌哭笑不得。

    天色漸漸晚了。
    父女兩個在竹林中談笑。
    如歌說些離莊後的趣事,笑得很開心。
    烈明鏡聽著,不時地大笑……
    他的女兒長大了,將來有很多事情必須要自己承受。只希望,在他還有能力的時候,可以讓她永遠這樣開心地笑著。
    不知道還可以保護她多久。
    十九年了……
    戰楓十九歲了……
    那個人應該馬上就要來了……

    石桌上的茶已涼透。
    夕陽照進竹林,光線染著暈紅。
    如歌要離開了。
    烈明鏡卻說出了那天的最後一句話——
    「如果戰楓危害到妳,就殺了他。」
    這句話,語氣十分平靜。
    如歌驚駭,她向爹望去,然而沒有看到他的表情。

    烈明鏡已經轉過了身子,滿頭濃密的白髮,被夕陽映成暈紅的色澤,他的影子也是暈紅的,斜斜拖在青色竹林的地上。

    ※※※

    「所以說,明天我們就要離開烈火山莊了。」
    如歌抱著膝蓋,皺著臉道。
    當她來到玉院的時候,敏感地察覺出一股緊張的氣息。
    玄璜與赤璋正在神情嚴肅地同玉自寒說些什麼。玉自寒靜靜「聽」著,從他淡定的面容中,看不出一點波動的痕跡。
    見到他們在忙,她原本不想打擾,準備待會兒再過來,玉自寒卻已然看到了她。
    見到她的那一刻,玉自寒的笑容仿若靈玉的溫華,柔和地自脣角暈染到眼底,青色的衣衫也像溫柔了起來。
    他微笑著。
    玄璜與赤璋退下。

    如歌將他推出來,慢慢走在山莊裡。
    天空浩藍高遠,一絲絲風煙一般飄著的雲,鮮豔的楓林好似在天際燃燒,遠處一些樹的葉子金黃燦燦。
    如歌忽然很捨不得離開這裡。
    於是,她的神情有些沮喪。
    玉自寒寧靜地坐在木輪椅中,凝望苦著臉的她,修長的手指拂弄她皺緊的眉頭,道:「你很久沒有回來了。」這是她出生長大的地方,離開這麼久,又要再離開,她想必是很不捨得的。
    「是啊。」她嘆道,「好久沒有見爹了,總覺得爹似乎老了一些……看著爹,我忽然覺得自己很過分。一直被爹那樣寵愛著,卻從來沒有為爹做過什麼……」
    她的神情更加沮喪。
    玉自寒輕輕托起她的下巴,瞅了她良久,低聲道:「我會去同師父說,妳不用陪我。」
    如歌眨眨眼睛。
    忽然,又覺得心裡不舒服。
    她悶聲道:「原來,師兄不喜歡我在你身邊呀。」
    玉自寒輕輕笑了,將她抱進自己的懷中。
    她賭氣地從他臂彎掙脫,氣鼓鼓瞪視道:「師兄,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陪著你!你是不是嫌我沒有用,所以乾脆把我丟在山莊好了!」
    玉自寒笑著。
    那笑容好看得令她的心像在春水裡一般。
    「歌兒……」
    他的聲音略帶些鼻音,因為鮮少說話的緣故,聲調也有些奇異,可是,卻驚人地好聽。
    如歌也知道自己在無理取鬧,不由得笑了。但是她不想道歉,在他身邊,她可以任性不講道理,可以耍賴得像個孩子。
    她像小貓一樣趴在他的膝頭撒嬌:「師兄,你不要回王府了好不好?就留在這裡,跟歌兒和爹在一起。」
    玉自寒望著她,眼底一片歉疚:「對不起。」他身上有太多無法放開的責任。如果能夠選擇,他希望可以永遠地守在她身邊。
    她皺皺鼻子,笑得不好意思:「好啦,我知道師兄也是不得已的。最近朝中似乎真的有些亂,你能陪我回來這一趟,我已經很開心了!」
    玉自寒淡笑道:「妳不用陪我,留在這裡吧。」宮廷太過複雜和陰暗,那無休止的爭鬥,不適合她。
    如歌搖搖頭:「不,我不放心。」
    玉自寒微愣。
    如歌笑得溫柔:「我知道師兄很厲害,很有本領,可是不在你身邊,我就是會不放心。爹也是擔心你吧,所以讓我陪著你。」
    她握住他的手,笑著搖一搖:「說起來,也都怨你啊!還是我的師兄呢,為什麼總讓人擔心?會擔心你是不是太勞累,是不是太傷神,身子有沒有不舒服……只有在你身邊看著你,才不會一直揪著心。」
    她的眼睛清澈如水。
    她眼中含笑。
    她握著他的手,溫暖傳過來,一點點暖熱著他的身子。
    輪椅中的玉自寒,青衣如玉。
    風,吹過他和她緊握的手。那一刻,他忘卻了語言。
    她笑顏盈盈,嘴脣嫩嫩地輕紅潤澤。
    他忽然想起了那一個早晨……
    他吻著她……她有些慌亂……
    如歌的臉突然漲得通紅,她跳起來,慌亂道:「哎呀,我還有些事情,要馬上走了,我先送你回去!」她手忙腳亂地推起輪椅,向玉院走去。
    路旁的楓林豔紅似火。
    她的面頰紅如楓葉。
    為什麼……她會忽然想到那一個清晨……他吻著她……那個吻……青澀而緊張……
    她心跳如鼓,不敢看他,眼睛無意地向楓林望去——
    陡然一驚!
    楓林中有人!

    漫天紅楓。
    紅楓深處——
    一襲豔紅得刺眼的紅裳,彷彿盛夏的烈陽,撼得人透不過氣!
    妖異的鮮紅!
    那鮮紅,既有最燦爛的明亮,又有最頹廢的黑暗。
    一只精美的黃金酒杯,在蒼白的指尖閃亮。
    那紅衣人長髮散肩,赤足而立,肌膚蒼白得彷彿一直被囚禁在地獄中。
    眉間一顆殷紅的朱砂,透出邪魅的味道。
    紅衣人仰天長笑,蔚藍的天空,血紅的楓葉急墜飄舞!
    紅楓絕美的舞蹈中,紅衣人的縱情長笑卻是寂靜的,一點聲息也沒有。
    實在太詭異了!
    如歌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懷疑自己是否在夢中。
    待她再望去——
    楓林中竟然什麼也沒有了!
    只有滿地翻捲的楓葉。
    「奇怪!你有沒有看到那個人?!」
    如歌詫異極了!
    難道她大白天在作夢?楓林中怎會有人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而且,那紅衣人的存在感如此強烈!
    沒有聽到玉自寒的回答。
    她愣了愣,然後啞然失笑。玉自寒是背對她的,自然「聽」不到她的說話。
    可能這幾天她確實累了吧。
    或許,真的是她的幻覺。

    ※※※

    當瑩衣醒過來時,已經是這晚的深夜了。
    床邊生著一盆火,炭火燒得微紅,屋裡很暖和。瑩衣躺在床上,面孔煞白,額頭滿是虛汗,枕頭被浸得濕透。她顫巍巍睜開眼睛,略愣一愣,突然緊緊捂住她的腹部,失聲驚道:「孩子……」
    「孩子沒有了。」
    那把匕首刺入了瑩衣的腹部,血流如注,任大夫們盡力施救,也不能保住孩子的性命。
    瑩衣僵住!
    忽然間狂湧出的虛汗使她前胸後背冰涼一片。
    過了良久,她慢慢抬起頭,眼中滲出恨意:「為什麼不讓我死!」
    如歌望著蒼白如鬼的瑩衣,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她側過頭,用銅勾撥一撥火盆中的碳火,輕聲道:「如果妳真的很想去死,我不會攔著妳。」
    瑩衣怒瞪她。
    然後,慢慢地,眼淚自她兩頰滑落……
    她哭了,哭得沒有一點聲音。
    「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歌問道。
    瑩衣不應該是如此愚蠢的女子。在婚禮上行刺刀冽香,即使成功了,也會搭上她的性命;那樣大鬧婚宴,她難道真的以為可以改變戰楓的決定嗎?在烈火山莊這兩年,瑩衣不會對戰楓一點瞭解也沒有。
    瑩衣彷彿沒有聽見。
    淚水淌滿她蒼白的面頰,嘴脣微微發抖。腹部的傷口依然尖銳地痛著,好像永遠停留在戰楓將匕首刺入她腹中那一刻。
    戰楓的眼神冰冷殘酷,在他的瞳孔裡,沒有一絲她的影子……
    如歌將絹帕放到瑩衣手中。
    「明天我就要離開山莊,妳的事情需要今晚解決。」
    瑩衣緩緩抬眼看她,眼中一片漠然。
    「我可以讓妳走。」如歌聲音低靜,「只要妳告訴我破壞婚宴的真正原因。」
    「原因?……」瑩衣笑容苦澀,「因為我恨他。」她的眼中滿是痛苦,「我不要他那樣輕鬆地就丟棄掉我。」
    如歌揉一揉眉心:「難道在婚宴上鬧一場就可以報復到他嗎?而且還犧牲掉了腹中的孩子。瑩衣,妳絕不會是如此蠢笨的一個人……或者妳的目的並不在於戰楓,而是為了讓烈火山莊和天下無刀城在天下群豪面前蒙羞。」
    瑩衣愣住。
    如歌靜靜道:「妳五歲時被父母賣入煙紅樓,十一歲開始接客,經常被老鴇、龜公鞭打取樂,曾經有四次險些死掉。可是十五歲時,妳忽然習得了一身武功,煙紅樓的產業也突然轉到了妳的名下,欺負過妳的老鴇、龜公們一夜間全部『自盡』而亡。」
    黑漆漆的夜色透過單薄的窗紙沁進來。
    澄亮的銅盆中,炭火燒得旺紅,劈劈啪啪地輕響。
    床塌上水紅的錦緞軟被,映得瑩衣的面孔分外蒼白,黑幽幽的兩隻大眼睛空洞而無神:「妳……」
    「這是我命青火堂搜得的資料。」如歌淡笑,「可以告訴我,在妳十五歲時忽然現身煙紅樓的那個黑紗女子是誰嗎?」
    瑩衣的嘴脣猛然煞白。
    如歌用銅勾撥撥火盆中的炭火,熱氣熏紅了她晶瑩的面容:「她的名字是否叫做暗夜絕?」她抬眼,瞅著瑩衣道,「妳到烈火山莊,恐怕也是精心安排下的。」
    瑩衣閉上眼睛,睫毛在蒼白的肌膚上顯得格外幽黑。
    「告訴我,妳的任務是什麼?」
    瑩衣苦笑:「我已然失敗了。就算妳不殺我,他們也絕不會放過我。」暗河是一個殘忍黑暗的組織,自她加入的那一刻,就再沒有選擇的機會。
    如歌凝視她。
    「妳願意重新開始嗎?」
    瑩衣眼神怪異,忽然笑得嗆咳:「妳在說笑嗎?」
    如歌微笑,笑容裡有令人安心的味道。
    「如果不想就這樣死去,妳可以選擇相信我。」

    ※※※

    第二天清晨。
    烈火山莊宣布了瑩衣的死訊。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