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者
守夜者
  • 系列名:Scary
  • ISBN13:9789869585989
  • 出版社:月之海
  • 作者:秦明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1cm*14.8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4/12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9315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一場精心策畫的逃脫,
    竟然是狩獵行動的開始

    法醫解剖×痕跡解讀×心理畫像×識骨尋蹤
    驚悚!刺激!燒腦!
    法醫秦明再創刑偵故事新篇章
    守夜者系列首部曲

    22個窮兇極惡的罪犯竟同時越獄!有的殺人,有的強姦,還有迷戀火燒新娘的變態犯人!
    原已封存的警方最高機密組織──「守夜者」臨危授命,集結分屬「天眼小組」、「狩獵小組」破案精英;尋跡者、覓蹤者、策劃者、捕風者、讀心者、伏擊者,以高效能科學辦案,限期3個月抓回逃犯以安民心。

    但是,高手精英也敵不過歲月催老,重?「守夜者」,首要克服的是接班人問題。機敏頑劣的蕭朗、冷峻寡言的凌漠、天才電腦高手唐鐺鐺,陰錯陽差成為首批見習學員。
    想成為「守夜者」,得先贏過內部的抓捕逃犯競賽,否則淘汰出局。然而每當他們接近逃犯時,一個半路冒出來的神祕殺手,總是早一步成功狙殺逃犯,還大言不慚是為「正義」!

    在這場倒數計時的追捕遊戲中,誰才是最後贏家?

  • 秦明
    主檢法醫師,綽號「老秦」。
    入行較早,經驗頗豐。閱屍無數,明察秋毫。
    一雙鬼手,只為沉冤得雪,滿懷佛心,唯願人間太平。
  • 引子
    深夜總是詭異事情發生的時刻,嬰兒床上熟睡的孩子,竟然在眼皮底下消失了。

    第一章 31個孩子 
    二十多年,潛藏在黑暗裡的惡魔,竟然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出現了。

    第二章 亡命之徒
    被關押的重刑犯,一共二十二人,全部脫逃。

    第三章 第二條路徑
    這個神祕的組織,對這一代年輕人來說,太陌生了,也太有意思了。

    第四章 危機四伏  
    一群老弱病殘,要帶著一群毛頭小子,去抓到所有的殺人犯?

    第五章 致命偏差
    照片上的奇怪建築,竟會成為這個案子最致命的分水嶺。

    第六章 殘酷淘汰
    此時此刻,這具屍體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嘲笑掛在他們面前。

    第七章 黑暗獵殺  
    當他們以為已經做好準備時才發現,面對敵人他們一無所知。

    第八章 恐懼灼燒
    婚禮上尖叫的賓客、燃燒的新娘,是他一直迷戀的景象。

    第九章 雙重身分
    最骯髒的地方,隱藏著最原始的祕密。人總是需要一點祕密的。

    第十章 命懸一線  
    有時候,你不知道自己是螳螂,是黃雀,還是那隻正在鳴叫的秋蟬。

    尾聲  
    所有的事故都會留下黑匣子,但黑匣子裡裝著的一定就是真相嗎?

  • 引子
    在孩子的眼裡,星星距離地面也似乎比看到的更遙遠。
    ──狄更斯(英國)

    2016年7月13日凌晨。南安市郊區,南安市公安局看守所。
    新上任的市局監管支隊副支隊長兼看守所所長王小明正坐在寬敞的辦公室裡看電腦上放映的電影。
    在市局機關,像王小明這樣三十多歲就被提拔為正科實職的幹部,實在不多。因此,王小明也一直自負得很。
    王小明是做政工工作提拔上來的,到了實戰單位,發現實戰單位也不過如此。每天也就辦理一些收監、提審、管教這樣的工作,可以說根本就沒有什麼技術含量。慵懶也好,積極也罷,看守所的大院牆還是屹立在那裡,牆頭荷槍實彈的武警還是日夜值守,幾盞高瓦數的探照燈也架在那裡,幾百台攝像頭二十四小時無間斷地工作,待審嫌疑人們也都老老實實地蹲在號子裡,甚至連全部的下水道都上了鎖。這個連只鳥都難飛出去的高牆大院,絲毫不會因為他們是否積極工作而發生多大的改變。
    組織部門決定提拔他的時候,市局黨委顯然對他不太放心,找他談了好幾次話。請注意,是「好幾次」!哪有提拔個正科級幹部要談好幾次話的?真是第一次聽說!領導說的不過就是許多諸如要加強管理、優化性能等的一大堆官話,老生常談,搞得他還以為實戰部門真的有那麼緊張嚴肅呢。
    其實呢,真的不過如此。
    市局黨委找他談話的時候,要求他上任一個月內,必須吃住在看守所,一來熟悉看守所內的各項工作,二來也是磨練磨練他的意志,讓他吃吃苦。熟悉業務倒是沒問題,吃苦?呵呵,現在的在押人員吃得都那麼好,我這個一把手還能差到哪裡去?
    想到這裡,王小明冷笑了兩聲。
    現在各個監區的看守,都在空調房裡睡著了吧?我在這裡堅守著,也算是恪盡職守了。
    他想。
    這部電影還是滿有意思的,開頭那麼隨意,慢慢地,居然漸入佳境了。
    電影的情節即將達到高潮的時候,突然外面轟隆一聲。
    看守所辦公樓的隔音系統不錯,能聽見這麼大的動靜,可見外面顯然是出了不同凡響的事情。
    沒關係,厚重的高牆、一個連的駐守武警、幾十條槍,在這個和平年代,即便有什麼膽大包天之徒,又能成什麼氣候?
    王小明這麼想著,伸了伸懶腰,拉開窗戶往外看去。

    外面顯然是亂成了一團。
    看守所牆頭上的六盞探照燈全部齊刷刷地向東邊院牆外照射過去,牆頭上的哨兵端著八一式衝鋒槍,一邊瞄準著,一邊大喊著什麼。院內的武警已經開始整裝,帶著槍守在了大鐵門內,負責大門通道的民警也都掏槍出套,在通道口堅守。
    「再大的事情也沒什麼問題。」王小明想。
    「所長!出事了!」副所長秦兆國衝進屋來。同時,桌上的對講機響了起來。
    「指揮部,指揮部,這裡是哨兵,一輛淡藍色重型卡車衝擊我所東邊院牆,請指示。」
    「卡車上有多少人?」王小明問。
    「不清楚,現在卡車周圍沒有動靜。」
    「沒動靜?沒人下車嗎?」
    「沒有!」
    「出所圍剿。」王小明說。
    窗外的民警和武警都沒動,顯然對這個命令有些猶豫。
    「不行!所長,不清楚外面的情況,還是先堅守吧。」秦兆國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但已經是監管工作的老杆子了。
    「那就暫時不動。」王小明採納了秦兆國的意見。「哨兵準備朝卡車射擊。」
    「不行!所長!」秦兆國趕緊制止。「如果卡車上有炸藥怎麼辦?如果這只是個普通的交通事故,司機是無辜百姓怎麼辦?」
    「暫停射擊吧。」王小明有些惱火,對著對講機說:「各監區看守同志們注意,大門東牆發生變故,所有人員,所有人員,請立即到大門口院內集合,帶槍增援。」
    「不行……」秦兆國第三次打斷了王小明。
    王小明眼睛一瞪:「你是所長還是我是所長?」
    秦兆國還想說些什麼,忍住了,只能拿起對講機說:「各監區看守出發前請檢查通道防護系統、隔離系統,檢查各監室隔離門,保證安全。」
    「那要磨蹭到什麼時候?」王小明不滿地說。
    不一會兒,各監區的看守們都通過內部通道趕到了院內,亂哄哄的。畢竟大家都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而且按照緊急事務的規程,也沒有調用監區看守來防禦大門的道理。
    「這麼亂,真是烏合之眾!」王小明低聲說道。
    好在增援的特警已經趕到,王小明聽見院牆外面由遠而近的警笛呼叫聲。他登上哨兵台,準備看一齣好戲。探照燈把重卡照得雪亮,不過因為車頭緊貼牆壁,並看不到駕駛室和貨倉內的人。
    幾輛特警車輛瞬間將重卡圍了起來,戴著鋼盔、穿著防彈衣的特警從車上跳下,緩緩向重型卡車靠近。幾十條手電筒光束照向重卡。
    「駕駛室沒人。」
    「貨倉沒人。」
    「底盤安全。」
    「沒有危險物質。」
    聽著特警一聲一聲地喊聲,王小明冷笑一聲:「都緊張什麼?你們都緊張什麼?真是笑話。」
    「可是沒人的卡車怎麼能開過來撞到院牆?」一名特警問道。
    特警隊長腦子靈活得多,指了指卡車屁股後面一條長長的斜坡,說:「應該是有人把車停在了坡頂,沒有拉手刹,然後卡車就這樣慢慢地沿著斜坡加速,最後撞上了院牆。」
    「一場烏龍。」秦兆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如釋重負。
    「指揮中心,看守所這邊沒事,請交警拖車來把車拉走,然後查一查卡車的車主,和責任人取得聯繫。」特警隊長對著對講機說。
    「是啊,亂停車!看守所附近能停車嗎?」王小明站在哨兵台上說。「責任人要嚴肅處理!目無法紀!」
    大約十五分鐘後,重卡被交警拖走,看守所四周也由特警進行了一遍搜索,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於是特警也就收了隊。
    「各監區看守同志從通道閘門出所,檢查周圍院牆情況。」王小明再次下令。
    民警們帶著訝異的表情,亂哄哄地從通道開始出所。讓監區民警自行檢查防禦設施,又是個第一次。這個新所長還真是謹慎性急,敢於開拓創新。
    秦兆國見王小明又不按規程自作主張,一頭惱火又不敢插話,卻一眼看到總控室的民警正在啟動通道閘門,說:「你不在總控室待著,來這裡幹什麼?」
    「王所長說了,要定職定編,每天晚上通道閘門也不開,還弄兩個人守著,沒必要,所以把總控室和通道室的職責合併了。」民警說:「剛才一出事,按照緊急事務處置規程,必須檢查並確保通道閘門的安全,所以我就過來了。」
    秦兆國聽完,心裡一緊,拔腿趕到了總控室。
    總控室的視頻監控牆上,整齊地裝置著二十幾台顯示器,每個顯示器都連接著看守所內部各個關鍵通道的視頻監控。監控中,每個通道都安靜如常,並沒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看完,秦兆國心裡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下了。
    「東面院牆輕微受損,不會影響院牆結構。」
    「西面院牆正常。」
    「南面院牆正常。」
    「北面院牆正常。」
    「大門正常。」
    「緊急出口正常。」
    一聲聲的報平安,讓秦兆國徹底放下心來。王小明則一路批評眾人大驚小怪。
    隨著監區看守陸續回到看守所內,王小明和秦兆國分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折騰了一個多小時,又是深夜,真是夠熬人的。明天還要起大早上班,都怪這些個人沒見過世面,遇事一點兒也不冷靜,成不了大器。王小明想。
    秦兆國躺在床上,思來想去,總覺得哪裡不對,但是各方面檢查也都很正常。奇怪……可能是自己過度擔憂了吧。在這個充滿壓力的工作崗位上,十幾年來,他似乎都沒有睡過一個像樣的踏實覺。
    想著想著,秦兆國困意襲腦,意識開始逐漸模糊。
    突然,他的辦公室電話響了起來。秦兆國一骨碌從行軍床上跳了起來,跑到辦公桌邊,抓起電話。
    「喂!看守所!」
    「指揮中心。」
    「什麼指示?」
    「我們一直試圖聯繫重型卡車的車主,但是手機一直無人接聽。直到剛才,我們才打通了電話,他是在睡覺。」
    「他為什麼把車停在看守所東邊的坡頂,還不拉手刹?」
    「他否認自己把車停在看守所附近。」指揮中心說:「所以我們要求他去檢查他的車輛。剛才,我們接到他的電話,他說他的車被偷了!」
    「被偷了?」秦兆國全身的寒毛都立了起來。一輛被偷來的重型卡車,莫名其妙地停在看守所東邊的坡頂,不拉手刹。這怎麼說也沒法用巧合來解釋啊。
    「看守所現在是否一切正常?」
    「啊?」秦兆國有些恍惚,他努力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一切。雖然事出突然,王所長的指令也有明顯違規之處,但是彷彿並沒有捅出什麼大婁子啊!是不是所有環節都正常?秦兆國的大腦飛快地運轉著。
    「看守所現在是否一切正常?」指揮中心重複了一遍。
    「正……正常。」秦兆國答道。
    「那就好,有事再報。」指揮中心遲疑著掛斷了電話。

    秦兆國重新躺在行軍床上,無法入睡。
    突然,他想到了點兒什麼,穿著拖鞋衝到了總控室裡。
    正在值班的民警被秦兆國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
    「怎麼了秦所?」
    「正常嗎?」
    「沒動靜。」民警指了指顯示器上顯示的各個關鍵通道。
    「看看各個監室裡。」
    「哦,晚上熄燈了,紅外監控的清晰度有限。」民警一邊說著,一邊切換到各個監室的監控。因為監室比較多,所以一個整屏不能全部顯示,只能逐個刷新。
    等刷到第六監區的時候,秦兆國揮了揮手:「等一下!」
    第六監區有三個號房,共關押二十二名犯罪嫌疑人。顯示幕牆面上其中的六個螢幕,從不同方向顯示著這三個號房的景象。
    床上的被子都是鋪開的,但是和其他監室相比,並沒有明顯的隆起。雖然紅外探頭照射黑暗的監室影像並不是那麼真切,但是秦兆國還是一眼就看出了異樣。
    秦兆國顫抖著手拿起桌上的對講機喊道:「總控呼叫第六監區。」
    沉默。
    總控室的民警一臉茫然地看著全身顫抖著的秦兆國。
    「總控呼叫第六監區。」秦兆國的聲音也有些顫抖了。
    沉默。
    「第六監區請速回話!」秦兆國幾乎是在嘶吼。
    依舊是沉默。
    秦兆國抬腕看了看手錶,時針定格在凌晨五點零七分。
    「出事了!出大事了!」秦兆國一拳重重地砸在總控台上。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