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故事,學書法
看故事,學書法
  • 定  價:NT$270元
  • 優惠價: 79213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得獎作品
  • ◎書末附有〈恩恩的書法課〉,帶您認識文房四寶及永字八法,一起領略中國書法之美!

    嘿!你知道「文房四寶」是哪四寶嗎?你聽過王羲之以字換鵝的故事嗎?你知道米芾為什麼會被稱為「米癲」嗎?張旭的狂草到底有多「狂」……答案統統都在《看故事,學書法》裡。
    本書中依據人物特色,選取中國歷史上具代表性的六位書法家:王羲之、張旭、顏真卿、米芾、趙孟頫、董其昌。用活潑生動的筆法,敘述他們學書法的歷程及生平,希望藉由一則則生動好看的故事,以及一篇篇精采絕倫的書法佳作,融合趣味性與知識性,使讀者對書法的各種字體有初步的了解,並引發對書法的興趣,領略中國書法之美!
    序(給大朋友)
    別讓孩子壞了語文學習的胃口
    市面上有各式各樣的兒童語文書,像作文指南啦、成語大全啦……等等,但我們敢說,當小朋友從大人手中接過這些書時,心中總有一些不情願。
    因為對孩子來說,這些形式呆板、設計單調、內容過於強調功能性的語文讀物,其實只是另一種形式的參考書罷了!
    然而,誰都不能否認語文能力對學習的重要性。
    想想看,如果語文能力不夠好,看電影、讀小說的時候,可能你就是那個「鴨子聽雷」的門外漢,讀不出滋味來。
    也許你會想,「這有什麼關係!沒有這些休閒娛樂,我一樣活得好好的。」可是如果仔細想想,就會發現,連日常生活的細節也離不開語文──比如搭公車時要看站牌,買東西時要看廣告單、說明書,甚至找工作時要寫履歷表和自傳……
    現在,你可不得不對語文另眼相待了吧!
    語文甚至和政治、國防等國家大事也密切相關呢!你也許想像不到,在美國聯邦政府的各個單位中,撥最多經費從事語文教育的部門,不是教育部,而是國防部。因為他們知道,缺乏語文能力的軍人,只要在使用武器時,按錯了一個鈕,接錯了一條線,後果實在是不堪設想的。
    因此,我們認為,好的語文能力是決定一個人是否具備獨立學習能力的重要關鍵。
    有了這樣宏觀的觀念,語文學習的意義便不應只是著重於認識很多字、學會注音符號,或是對成語、俗語倒背如流,甚至能寫出流利、通順的作文而已。
    它應該是生活學問的基礎──比如與他人溝通時,不致語無倫次、雞同鴨講。
    它應該是生命情調的培養──比如看到好的文章,內心會自然而然地受到感動。
    它應該是建立個人知識體系的基礎──比如念書時懂得旁徵博引、觸類旁通;又如聽演講或政見會時,會利用自己的語文知識、邏輯思維和常識來思考、判斷,而不致人云亦云,被他人牽著鼻子走而不自知。
    語文教育既然如此重要,我們實在不忍心孩子們只能面對一般味同嚼蠟的語文讀物,而從此壞了閱讀此類書籍的胃口!
    難道孩子們不能擁有一套除了實用,也能可愛、有趣、讓人真心喜愛的語文書嗎?
    於是,我們決定為小朋友建築一座不枯燥、不乏味,而又洋溢著閱讀樂趣的「小魯語文堡」。語文堡的建築藍圖是我們心目中認為好的語文書應具備的條件:
    一、培養孩子對文字的美感經驗以及對文學的審美眼光。看到好的作品能夠發自內心受到感動,知道它好在哪裡。
    二、在設計上,結合知識性與趣味性。唯有寓知識於情趣之中,不過分強調語文的功能性,才不會讓孩子食之無味。
    三、以活用為目標,提供各種創造性閱讀法,讓孩子成為學習語文的有心人,時時刻刻都能在生活中發現美妙的語文、新鮮的詞彙──舉凡成語、俗語、諺語、散文、詩詞,甚至外國的座右銘、格言、寓言……等等,都能俯拾即得,運用自如,而不只是強記死背。
    「小魯語文堡」是專門為小朋友而建造的,因為我們相信,只要提供一塊適當的園地,每個孩子都是語文學習的能手!
    序(給小朋友)
    你也可以做個文字藝術家
    誰不希望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但是你願意只有光鮮亮麗的外表,卻寫得一手歪七扭八的字嗎?相信你一定聽過「字如其人」這句話吧!從一個人所寫的字跡,大概就可以看出這個人的性格了。你別不相信,根據報導,有的公司甚至將字跡列入應徵人員時的重要參考指標呢!
    其實,寫字就像服裝設計,只要花上一點巧思,將一豎、一橫、一點、一捺……搭配得宜,看起來自然賞心悅目,美觀大方。這也就是為什麼有許多人沉浸在書法世界中,渾然忘我的原因。因為他們在書法創作中,找到了追求美的樂趣:增一分會太長,減一分又太短;粗一點顯得臃腫,細一點又太過纖弱……所以說書法家就像是一名文字藝術家,簡單的筆畫要構築成字,字又要排列成行,行又要形成全篇,要將這一連串的關係處理得宜,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或許你會說:「書法已經落伍了。」那你就錯了,其實書法與我們日常生活可是息息相關的呢!你不相信?仔細想,過年時,家家戶戶門前張貼的春聯,是書法;公園名勝,庭臺樓閣上的牌匾,是書法;大街小巷上,處處可見的招牌字,也有不少是書法……現在你還敢說書法落伍了嗎?
    書法字之所以吸引人,就在於它豐富多變的字體,不像原子筆寫出來的字,硬梆梆的。書法的字體有古樸的篆書、方正的隸書、秀氣的楷書、流麗的行書、狂放的草書等,我們根據特色的不同,選擇了最具代表性的書法家:提到王羲之,就不能不提他那篇「天下行書第一」的「蘭亭集序」;聽到張旭,很自然就會想到率性、寫意的狂草……希望透過一則則生動有趣的故事,讓你對書法的各種字體有初步的認識,並引發對書法的興趣,領略書法之美。
    當然,如果你願意,不妨拿起毛筆,試著靜下心來寫幾個字,相信你也可以是個出色的文字藝術家!

  • 周姚萍
    念的是新聞,嚮往從事報導文學的工作,後來機緣巧合開始創作兒童文學。期許自己以兒童文學的表達形式,為小讀者呈現和他們生活彼此牽繫的各層面「報導文學」,讓他們更了解這個世界,也因此能在這個世界中過得更好。
    著有《山城之夏》、《日落臺北城》、《臺灣小兵造飛機》、《我的名字叫希望》、《單手女孩向前跑》、《鐘聲喚醒的故事》、《翻轉!假期!》等書(以上皆為小魯文化出版)。作品曾獲金鼎獎優良圖書推薦獎、聯合報讀書人最佳童書獎、好書大家讀年度好書、幼獅青少年文學獎、九歌年度童話獎等獎項。
  • 別讓孩子壞了語文學習的胃口
    你也可以做個文字藝術家

    一、王羲之
     王羲之一生在官場上不得志,卻在書法藝術上創造出奇偉的成就,贏得了「書聖」的美名!
    二、張旭
     張旭率性寫意的狂草,竟然是從人們舞劍、挑夫爭奪擔子中,獲得的啟發……
    三、顏真卿
     剛正不阿的顏真卿,將他行事作風完全反映在書法上:凝重、樸實、剛健、不屈……
    四、米芾
     愛字到了癲狂、癡迷的米芾,究竟做了哪些出人意表、有違常理的事?
    五、趙孟頫
     擅長書法、繪畫、詩文的趙孟頫,面臨了什麼抉擇?他的決定為何受到了非議?
    六、董其昌
     才氣縱橫的董其昌,竟在郡試中失利!是什麼原因讓他下定決心,勤練書法?

  • 一、王羲之
    臥室裡,靜得連空氣似乎也沉寂了,小小的王羲之推開門,咿呀一聲,擾得空氣亂舞起來。
    他趁著父親不在,偷偷跑進來,從枕頭下翻出一本書。錦緞的書頁,寫著篆體的兩個字:「筆說」,那是一本關於書法用筆的書籍。
    王羲之清秀靈動的臉龐,輕輕揚起笑意,隨後倚著書几,讀起書來:一邊讀,手指一邊在空中比著、畫著。有時他更跑到書桌前,打開父親收藏的卷軸,比對著書,咿咿唔唔不知念些什麼?
    王羲之出身東晉的大家族,父親叫做王曠,原本是個高官,後來因為生病辭官在家。
    王曠很喜歡在文墨的世界悠遊,連帶的,王羲之和他的兄弟,年紀很小就開始學書法。
    七歲的時候,王羲之正式向叔父王廙學習書法。一開始,叔父先為他說明中國文字的演變:最初是象形字,後來如何發展到篆書,再變化為隸書、楷書。
    在叔父的教導下,王羲之認真而勤奮地練字,經過三、四個月,對於字的基本筆畫,已經能掌獲得很好了。不久,叔父必須調往荊州任職,不能繼續教導姪兒,然而,他對王羲之的資質十分肯定,並且和兄長商量好,將這個小娃兒送去衛夫人那裡學習。
    衛夫人是東晉很出名的女書法家,擅長寫三國著名書家──鍾繇的楷書。王羲之跟著她,接連著許多年,學習字的結構、佈局,並正式練起楷書。
    王羲之不但有寫字的天分,也十分沉醉其中,所以這會兒才背著父親,把父親珍藏的「筆說」這本書,拿出來研讀。
    日影漸漸褪去明亮的光彩,心思完全讀進書裡的王羲之,一點也沒感覺到,直到門被推開,他才睜大雙眼,擡頭望向門口。糟了,是父親回來了!幸虧母親也在旁邊,王羲之溜身跑到母親那兒。
    母親明白兒子的心思,笑著說:「你在學用筆,是嗎?」
    王羲之點點頭,偷偷看著父親的動靜。
    「這本『筆說』是祖傳寶貝,阿菟還太小了,不適合讀。」阿菟是王羲之的小名。
    母親趕緊替兒子說話,「阿菟學書快五年了,可以看得懂了。」
    「不行,等他成年以後再說。」東晉時期還沒有印刷術,書籍大半是手抄的,很珍貴,而且年代久遠的書,紙質薄脆,給小孩兒看容易損壞,難怪王曠不放心將「筆說」任著兒子閱讀。
    斷然的字字句句,惹得王羲之撲通跪下,話音中帶著淚噎,「爹,我怕我長大了,筆法僵硬了,再學就來不及了。」
    王曠看著兒子這麼喜愛書法,這麼想要學習,有些不忍心拒絕,再加上妻子在一旁勸道:「你就教教他吧!這樣,既不用擔心小孩兒把書弄壞,阿菟也更能了解書中的意義。」
    後來,王曠就親自以「筆說」當作教材,為兒子講解書法的筆法、筆勢、筆意。
    王羲之寫書法的底子本來就很深厚,經過父親點醒,立刻掌握了要領。不過,王曠特別提醒他,用筆的方法只是一條路徑,藉由它可以通往書法的天地,然而,還需要種種的努力與配合,才能在那個廣闊的世界中,揮灑出明亮的光彩。
    這天,王羲之依照往例,到衛夫人那兒上課。
    王羲之把一個月以來的習作,呈給老師。
    「哦!進步得很快,進步得很快!」才短短幾十天,王羲之的書法完全擺脫兒童的拙稚,變得老練成熟,沉穩的衛夫人也忍不住顯出激動。
    「你說說這一個月以來練習的情況。」衛夫人問道。
    王羲之仔細地禀報。
    衛夫人一邊聆聽,一邊看著王羲之的字,最後嘆了一口氣,說:「你將來的成就一定遠遠超過我。你等一等,我有件東西給你。」
    她走進內室,拿出一部「筆陣圖」,這是楷書的鼻祖──鍾繇,所留下的心血。衛夫人已經六十多歲了,許多年來,一直想把這部書傳給弟子,可是,一些有才華的人往往不肯下苦功,肯努力的人又常常不夠聰慧,所以這個心願始終懸宕著。現在,她知道已經可以平止心頭的懸宕。
    她對王羲之說道:「這部書有鍾繇書派的用筆祕法,我把它傳給你,希望你好好研讀,將師祖的書法傳續、發揚。」
    王羲之對於老師的看重,雖有一絲絲惶恐,然而,有著更多想要探知書法奧祕的動力與喜悅。

    二、張旭
    常孰縣的縣衙裡,縣尉大人的案頭,幾乎被公文淹沒了。門外,還盤旋著一群準備告狀的老百姓。
    縣尉張旭坐在案前,只覺得心裡有一股懸懸浮浮的氣,直透腳底,他簡直坐不住了,直想掀翻桌子,拋開這細瑣煩人的職務。
    然而,張旭所生存的年代──唐朝,和其他中國的古老朝代一樣,讀書人唯一的出路就是做官。張旭當然明白這一點,也考慮到自己念了許多書,好不容易才謀到一個官職,要是輕易放棄,恐怕很難找到其他謀生的工作了。於是,他一再告訴自己:「我必須忍耐,必須忍耐!」
    接著,他長長嘆了一口氣,像是要把所有焦躁的情緒全部吐淨,然後以十分無奈的語氣,吩咐衙役:「把告狀的人叫進來吧!」
    頭一個進來的,是一個鬢髮星星的老者。張旭覺得很面熟,想了一下,原來前幾天,老人才為了與鄰居爭屋後土地的界線,到過縣衙,張旭已經將案子裁奪妥當了,不知道今天又是為了什麼事而來?
    狀紙一遞上來,張旭看了看,剛剛平定的心情一下又水翻浪捲起來,狀紙的內容又是告同一個人,說那個人偷偷把雞放到他家,啄爛屋前一些剛長成的青菜。
    張旭受不了這些鄉民,不但胸襟狹小、斤斤計較,還喜歡沒事找事!這實在干犯了張旭豪放粗獷的性情,他用力拍案,大喝一聲:「這種事也來告狀,你以為縣尉整天清閒無事,專門管你們這些無聊百姓的無聊糾紛嗎?你是不是存心來擾亂公堂的?」
    老人一駭,全身僵直,話也說不出來了。
    過了好一陣子,老人才囁囁嚅嚅地說道:「小的哪敢擾亂公堂,小的是……是……」
    「是什麼?」張旭沖沖的怒氣,掃得公堂一片肅然。
    「是……上次大人在我的狀紙上批了幾個字,那些字筆法奇妙、剛健有力,我越看越愛,所以……所以……今天才又找了一點小事,告到官府來,只是希望再求得大人幾個好字。」
    張旭簡直不能相信,竟然有人為了幾個字,找了事由跑到公堂來。一般百姓都是害怕見官,害怕打官司的,因為要是沒道理胡亂告狀,必須挨三十大板,那種疼痛,真是難以用言語形容呢!
    張旭想:這個老人一定是愛字成癡,才會傻傻地做這種事。
    「你不怕挨板子嗎?」張旭問道。
    老人說:「當然怕,可是,為了得到好字,我還是想來試試。」
    張旭大笑起來。
    老人有點疑惑地看著張旭。
    原來,張旭也是個愛字成癡的人,他的心情因為遇到同好而豁朗起來,他平緩了語氣,叫老人起來。
    老人起初還對縣尉大人的轉變感到不能相信,呆愣了許久。
    「起來,起來。」在張旭一連串溫和的催促中,老人才站起來。
    「我想你一定很喜歡書法?」
    說到書法,老人精神來了,「當然喜歡,當然喜歡。我的父親很擅長寫書法,我小時候受到影響,也迷上書法,但是資質愚劣,寫得不好,卻酷愛收集別人寫的好字。」
    「唔,唔,」張旭點著頭,問道:「令尊的書法和你所收集的好字,可以借我一看嗎?」他也有觀賞別人作品的癖好。
    老人很意外,卻十分欣喜,連聲說道:「當然,當然。」
    「那麼,明晚請你帶一些作品過來可好?」
    「好!好!好!」老人的喜悅把臉色渲染得光光彩彩。
    第二天,老人帶了一些書法作品,準時赴約。
    張旭看到老人的父親所傳下的手跡和書稿,忍不住大喝,「太好了,太妙了。」雖然那是一個沒有在歷史上留下痕跡的書法家,但是字裡行間充滿藝術才情,論述說理在在中肯清晰,使得張旭有沐浴清泉的感覺。
    「我可以用我的字,與你交換幾幅收藏嗎?」張旭直爽地問老人。
    老人一下子就同意了。
    在這以前,張旭寫字主要都是取法自古人,後來他以那些精品當作學習的泉源,使自己的書法功力匯流了民間的活水,而越來越豐沛。
    張旭在這個階段,寫的是楷書,端肅整飭,規矩嚴嚴地符合於「二王」,也就是王羲之、王獻之所傳下的法度。

  • ★文化部優良讀物推介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