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13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十三件古老的文物,匯集了人類的缺憾,產生魔力。
    面對種種慾望,是捨得?還是捨不得?

    被詛咒的十三件物品流傳於人界,擁有它們的同時,就可以完成你的慾望。
    這是天大的好機會呢,還是事先設好的陷阱……?
    面對可以實現願望的誘惑深淵,是要放棄,還是就此沉淪呢?

    本書收錄十三件文物的故事,看完之後,你還會選擇要擁有它們嗎?

  • 邵慧婷
    畢業於銘傳應用中文系,年輕時寫過言情小說,在當時的萬盛出版社出版,筆名叫做霖瑄,大學畢業之後進入傳播公司,開始了編劇的生涯,寫過類戲劇、八點檔、偶像劇,也接觸過寫給小朋友們看的戲劇或短劇,因為喜歡把故事說給大家看,所以一入行就是十三年過去,未來也不會改行了!
  • 血祭
    妄途
    心識
    溢愛
    嗔擁
    奢求
    業力
    泣執
    憎苦
    空離
    癡尋
    貪滅
    無明

  • 知了聲響徹校園,炎炎的夏日午後,悶熱得讓人昏昏欲睡,提振不了多少精神,尤其是在枯燥無味的課堂上,更是刺激得讓人想立刻和周公相見。然而,在全班一片溫懶閒散的氣氛中,只有承波不一樣,此刻的他不安地咬著手指甲,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場就像是一根緊繃的弓弦,拉緊到了最滿,張力最足的一瞬,仿佛只要再一絲毫的施壓,就會弓折弦斷。
    這時站在講台上的班導停止了講課,看了看手錶,趁著下課前的十分鐘滿臉笑容地向全班同學宣布著。
    「這一次我們班模擬考的成績,是全校三年級裡排名第一。」
    班導一提起模擬考,班上的同學們就多了一點精神,全校三年級裡排名第一,那是多麼榮耀的事情,同學們的臉上都不自覺掛上了笑容,而承波卻依舊一臉的不安,咬著指甲的力道更加用力,雙眼緊盯著講台上的班導,等著他下一句話。
    「有這麼棒的結果都是全班同學們的努力,當然還有全校第一名的呂承波同學在我們班上,整體拉抬了我們班的成績。」
    班導的一番話,讓班上的同學們紛紛看向了承波,眾多的視線裡有忌妒、有不甘,更多的是無所謂。
    「這一次的模擬考,承波同學依舊是全校的第一名,總分四百九十九分,接近滿分……」
    班導的話還沒說完,忽然椅子翻倒的巨響,驚嚇了眾人,因為承波幾乎是失態地猛然站起來,滿臉的不敢置信,表情惶惶不安充滿著恐懼瞪著班導,仿佛他是手持鐮刀的死神。
    「怎麼會……怎麼會……」承波在班導和同學們驚愕的目光中失控的扯開喉嚨大喊著,「為什麼會少一分?為什麼少一分?」
    那聲驚疑地、斷然無法接受、嘶力竭不甘的怒吼蓋過了知了的啼聲,迴盪在炎炎夏日午後的校園……。

    ◆ ◆ ◆

    承波從小時候就是第一名,他也只能考第一名,因為只要不得到第一名,母親的責罵和處罰就會無情的降臨,而「母親」是最知道怎麼樣讓承波切切實實感受到恐懼和害怕,因為那是生他,養他,賜予他血肉的女人!
    小時候的承波最害怕的,就是每當達不到期望,母親就會不顧他的掙扎,不顧他的竭力嘶吼,不顧他的哭喊求救,將他關在漆黑的衣櫥裡,一整夜。
    一整夜的伸手不見五指,一整夜被那寂靜無邊無際的黑暗給包圍,一整夜驚懼著黑暗中會突然出現未知的鬼魅怪物捕獲自己,一次次的一整夜,逼得承波簡直要崩潰,所以他必須是第一名,他只能是第一名。
    隨著年齡越來越大,競爭的壓力越來越重,「第一名」的達成對承波來說越來越困難,可是「第一名」已經是他人生唯一的目標,他沒有權利說放棄。
    就在一切快要失控,就在他快要握不住「第一名」這避風港的時候,他意外得到了一隻筆。
    那是個晴空萬里、陽光普照的假日,承波的心情卻像是在深幽谷底,陰鬱得不透一絲光線,即將期中考了,而他最強勁的對手在上一次考試只差他兩分,被人追趕的恐懼就像是跑在絞碎機的輸送帶上,一個不小心的踉蹌,就會換得瞬間的粉身碎骨。
    承波從書局裡走出來,他手上抱著一堆剛買的測驗本,或許,他在三天之內把這些測驗練習全都寫完,就可以打敗那個對手,無計可施的他只有多加自我練習。只是當他一回到家,卻意外發現購買的測驗本裡多了一隻老舊的鋼筆,承波沒有其他心思去計較店員是不是多給了一隻筆,少算了多少錢,他得做練習題,不斷地練習再練習。
    考試當天,明明準備萬全的承波,卻在考國文的時候一時忘記了某個題目的答案,或許是因為壓力太大,他分明看過這個題目,他分明做過這道題,他也寫出過答案的,可是怎麼就忘了呢?怎麼就忘了呢!
    承波下意識地開始咬指甲,這一個題目就是兩分,他不能容許任何一題答錯,但是絞盡腦汁卻是怎麼也想不起答案,想不起來……
    嗒!
    一滴血落在考試紙上,沒有立刻被紙張吸收,圓滾滾地就像一粒鮮紅色的小珠子,然後再慢慢地滲入紙張纖維,染紅了潔白的考卷。
    承波回神一看,這才發現左手大拇指的指甲已經被自己給咬破,而這時握在右手上的原子筆因為這一鬆懈掉落在地,承波沒有時間彎身去撿筆,考試中也不允許他做多餘的動作,監考老師的那雙眼睛就像充滿惡意的陰間判官,可以定奪生死。
    承波立刻從鉛筆盒裡要再拿出一隻筆,卻意外地看到了那隻老舊的鋼筆。
    他什麼時候把這隻鋼筆放進鉛筆盒裡的?他怎麼不記得了?
    承波拿起鋼筆盯著看,但時間的壓力不容他多想,他得繼續作答,接下來當他把鋼筆頭落在考試卷上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已經和紙張纖維融為一體的暗紅色血漬,突然像是有生命的活物,在紙張纖維裡游動,目標就是抵在試卷紙上的鋼筆頭。
    承波瞪大眼睛看著……
    血漬不斷地游向鋼筆頭,活像是被鋼筆給吸進去似地,很快地,考試紙上再沒有一絲一毫沾染鮮血的痕跡,潔白得一如初始。
    承波訝然地看向自己左手的大拇指,指甲裂了一個口子,依舊有絲絲血往外冒,他確實流血了,而那落在紙上的血……
    這時候承波握著鋼筆的右手卻開始寫了起來。
    那個答案!
    承波錯愕地看著自己右手自動自發地寫出了被他遺忘的答案。
    那一次的期中考,承波穩住了第一名的寶座,而且他也同時發現到了這隻老舊鋼筆的秘密──「它」什麼答案都會寫,就算承波不用很努力地讀書也可以得到最高的成績,只要添足墨水。而這墨水得要是從活體的身上取得的新鮮血液。

    ◆ ◆ ◆

    傍晚的天空是如血般紅色的夕陽,公園裡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落,承波表情木然地站著,低著頭看著眼前一堆麻雀和老鼠乾扁的屍體。
    夜晚降臨,終究是要回到家,「母親」美玉正坐在餐桌旁,桌上放著那張僅僅差一分就滿分的成績單,母子兩人誰都沒有說話,沉默使得氣氛更加沉重,承波微低垂著頭,然後一臉認命似地往廚房旁的一個小倉庫走了進去。
    承波進入小倉庫之後,美玉以做了無數次的熟練,拿了鏈條和鎖,把小倉庫的門給鎖住,然後轉身去做自己的事。
    密閉、狹窄、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裡,承波緊緊抱住自己,縮成一團,然後不斷地輕微搖晃著身體,不安地咬著指甲,而另一隻手仍是緊緊握著鋼筆,眼神透露著些許瘋狂,喃喃地提醒著自己。
    「不夠……那些不夠……已經不夠了……」
    一個月之後,隔壁鄰居養了十幾年的黃金獵犬失蹤了,主人焦急又擔心,協尋的海報貼滿了每一個巷弄、街道。
    承波難得心情愉快,感覺肩上的重擔似乎放下來了一些,回想起剛才在教師辦公室裡班導的稱讚,嘴角的微笑久久無法消失,因為這個月舉行的校外模擬測驗,承波得到了滿分的成績,甚至連校長都特地囑咐,要在下禮拜朝會的時候當著全校師生的面親自頒獎給他,承波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看起來就像個天真無邪的孩子。
    承波一踏進教室,就看到有幾個同學圍在他的座位旁,瞬間的驚恐襲上心頭,他疾步上前,甚至粗魯地推開同學們,隨即就看到有個女同學竟然拿著他的鋼筆正好奇地看著,不能失去的驚慌引出了滔天的憤怒,承波面露猙獰,一抓搶回鋼筆,而女同學沒料到承波的反應竟然如此激烈,一不小心就被鋼筆的尖端劃傷了手背,流了血,並痛叫一聲,然而,在眾人沒注意的當下,鋼筆上沾染的血跡被慢慢吸進了鋼筆尖端。
    一旁女同學的好朋友斥責承波:「你幹嘛啊!看一下不行喔……」
    承波厲聲指責:「妳們怎麼可以偷拿我的東西。」
    「承波,你不要生氣,是我覺得好奇拿了你的鋼筆看,因為我爺爺也有一隻跟你很像的鋼筆。」女同學雖然受了傷,但仍是好聲好氣地解釋。
    聽到對方竟然跟自己有一模一樣的鋼筆,承波有些詫異。
    「你爺爺也有?」
    「嗯!我爺爺那隻鋼筆很舊,壞了,不能寫了,可是他的生日快到了,所以我想問你這隻鋼筆是在哪裡買的,我想買一隻送給他。」
    「這隻筆是派克筆公司在一九五三年出產的Sonnet系列,現在恐怕很難買到,就算有,你也買不起。」
    女同學一臉失望,而承波高傲的語氣,讓其他同學很不以為然。
    「有鋼筆了不起啊!跩什麼!」
    「只不過最近都考第一名就神氣囉!玉芬很快就會拿回第一名的。」
    忽然聽到熟悉的名字,讓承波下意識地往教室另一端看去,此時正低頭讀書做試題的短髮女同學,就是那個之前差他兩分,緊追在後的威脅。
    承波對「她」是有恐懼的。
    「不可能,有了這隻筆,什麼答案我都會寫,任何人都考不贏我的。」不能被恐懼打倒,他必須說明證據。
    「神經病,考試跟拿的筆有什麼關係。」
    「他腦子讀壞了,我們走,不要理他。」
    同學們紛紛離去,沒有一個人把承波的話給聽進去,但是承波不在意,他冷冷地看著一群無知的同學們,根本不放在眼裡,他在意的是手裡握著的鋼筆,只有「它」才是他的戰友,他的救贖,承波全然的信任,對著鋼筆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語氣有著寵溺與呵護。
    「我會給你更好的,你要繼續讓我拿滿分喔!」
    然而,言猶在耳,才過了幾天,一次的隨堂考試卻讓承波如墜冰鑿,四周的同學們都埋頭在試題裡振筆疾書,而他卻睜著眼睛看著攤在面前的試題,手拿著鋼筆,一個答案也寫不出來,就算壓抑了滿腔的驚惶失措,鼓起勇氣用鋼筆一橫一劃的要寫字,可是寫出來的卻是空白,什麼也沒有,試卷蒼白得一如他此刻的臉色。
    承波痛苦地喘著氣,他抱著自己的頭,死抓著自己的頭髮,他知道又不夠了,他需要更厲害的血,一定要更厲害的血才行!
    驀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承波的目光緊緊鎖定在之前被鋼筆劃傷的女同學身上,被鋼筆劃傷的傷口用粉紅色的OK繃貼著,承波目不轉睛盯著那個傷口,絕望的眼神重新注進了希望,因為他知道,他找到了更厲害的血……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