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手可摘星辰(簡體書)
手可摘星辰(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元
  • 定  價:NT$216元
  • 優惠價:75162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臨淵魚兒 繼「時光」系列
    人氣漫畫家×天文學專家

    誤以為她喜歡別人,傅衡光離開四年。
    從未打開的禮物,偷偷藏著:喜歡你。

    于綿長歲月的暗戀
    最遙遠的那顆星星,從此就在他懷裡了。

    周星辰和傅衡光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地長大,彼此暗生情愫。
    而陰差陽錯,傅衡光誤以為她喜歡的是雙胞胎弟弟梅溪光,深感挫敗,遠走異國。
    四年後他學成歸來,誤會澄清後,原來這些年周星辰畫在紙上、刻在心上的人,從來都只有傅衡光一個。

  • 臨淵魚兒

    90後,生於南方某城,嚮往一切能讓人感到溫暖的事物,故筆下多溫情。

    幼時常嬉戲於西湖湖畔,喜觀平水生瀾,又因五行水繁,取一名“魚兒”,唯願暢遊天地間。

    超人氣作家,作品連載期間每一部均上金榜,且多次拿下金榜第一的好成績。
    作者本人擁有很扎實的讀者粉絲基礎且粉絲購買力強大!

  • 第一章 我想摘一顆星

    第二章 我知彼岸雪落

    第三章 春來紅豆相思

    第四章 我只喜歡你啊

    第五章 一朵朵星星花

    第六章 你是穿堂的風

    第七章 溫煮風月星光

    第八章 最動聽的情話

    第九章 你是年少歡喜

    第十章 你是永恆星辰

    番外

    後記

  • 第一章 我想摘一顆星

     

    銀河在天,星海之上。

    彼時,整個宇宙還換不來一顆紅豆,

    往後,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和宇宙。

      

      平安夜。

      將暮未暮時分,頭頂繁星點點。

      周星辰站在一棵聖誕樹下,草叢裡的星星燈在她的腳邊一閃一閃的,她低頭把半張臉藏進圍巾,又跺跺腳,往微信群裡丟了條消息——

      “被舍友臨時放鴿子,在電影院門口凍成狗。”

      四周人聲鼎沸,大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只有她孤零零一人,看著好不醒目。她卻似乎渾然不覺,等了幾分鐘,終於等來叫號,順利領到了一杯紅豆奶茶。

      她用吸管戳開來喝了兩口,感覺身體慢慢回暖,這才重新摸出手機,看到微信裡多了兩條新消息。

      溪光:“可憐的小星星,來,哥哥摸摸頭。”

      溪光:“不過,就算是狗,你一定也是凍得最美的那只哦!”

      周星辰翻找出“囧”的表情,還沒發出去,他又發了一條語音過來。

      她點開——竟然是長達五秒鐘的、帶著“不懷好意”的、梅溪光的專屬笑聲。

      她剛聽完,那邊又發過來新消息:“叫兩聲給哥哥聽聽。”

      她撇嘴笑,這麼大人了,幼不幼稚。

      溪光:“不逗你玩了,在哪個電影院呢?”

      周星辰直接把電影票拍照發過去。

      他回復得很快:“我在南陵市呢,要不是待會有個重要會議,就過去找你了。”

      “沒事,你忙正事要緊。”

      收好手機,周星辰提前十分鐘進了影院,剛進七號廳的門,險些嚇一跳,她知道這部電影很火,但沒想到……入座率這麼高。

      她找到位子坐下,略略環視一圈,果然,除了旁邊這個原本屬�舍友夏天的位置,其他都坐滿了。

      不是說這部電影都上映快半個月了嗎?

      後面的女孩和同伴的對話解開了她的疑惑。

      “你這是第幾次來看了?”

      “五,你呢?”

      “七!”女孩壓低聲音,“除了第一次,後面我都是沖著片尾曲和彩蛋來的。”

      同伴激烈地附和:“我也是,我也是!看完片子再聽男神的歌,簡直不要太有感覺!”

      聽到這裡,周星辰抿抿唇。好吧,她承認,其實自己也是奔著片尾曲來的。

      咦,還有彩蛋?

      是和他有關的嗎?

      她的心忽然怦怦地急速跳動了兩下。

      電影快開場,大家安靜下來,咖啡和爆米花的香味飄在鼻尖,周星辰呼出一口氣,還是沒忍住拿出手機。

      滑開屏幕,她白皙的五指虛攏著一團光亮,點開微信頁面,一直滑到底,看著那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頭像,指尖微頓——

      都過去這麼久了,他還用著自己當初隨手塗鴉的頭像,會不會是沒刷新的緣故?

      她急忙點進去,頭像還是沒變,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在心裡叢生。

      此時,他還在大洋彼岸,那麼遠的距離……

      有個聲音冒出來慫恿她:今天是平安夜,給他發條信息,就當作是普通朋友間的問候。

      應該……沒關係的吧?

      刪刪減減,最後只留了“平安夜快樂”,然而,五個字在指尖下顯示良久,遲遲沒有被她發出去。

      最後,她退出頁面,幾秒後,“傅衡光”取代原先的“衡光哥哥”出現在備註欄。

    這個人,她永遠沒有辦法當作普通朋友去對待。

     

      電影開始了,第一幀畫面出現在大屏幕上。

      周星辰遊走的心神一下被抓過去。

      《裂錦風華》高口碑高排片高票房,除了片尾曲和彩蛋的噱頭,劇情和製作也是功不可沒,何況還有老戲骨撐台,顏值和演技雙雙在線……

      它想不紅都難吧。

      周星辰全然沉浸在其中。

      帝后大婚,十裡紅裝。

      洞房花燭夜,紅燭燃燒。

      檀木大床輕晃,男人的剛硬覆上女人的柔軟,唇齒相依,肌膚相親,龍鳳呈祥。

      托高科技的福,畫質音質都很好,讓人如身臨其境。

      周星辰只覺得空氣仿佛都燒著了,燙得人耳根發紅,前排的那對情侶,早已情難自已地擁在一塊,吻得難捨難分。

      她還分心去想:現在影片的過審尺度……都放得這麼寬了?

      幸好畫面只持續十幾秒,鏡頭就轉到了窗外掛在樹梢的那輪滿月上,可剛剛那一幕帶來的震撼,又豈能是如雁過般無痕?

      周星辰有些口乾舌燥,下意識地想去拿奶茶喝,不料有人把它遞到了手邊,她側頭,看清坐在旁邊的人,驚喜極了:“溪光,你怎麼來了?”

      不是說還有會議?

      看來,將近二十年的交情不是水打來的。

      不過,兩人也有差不多一個月沒見面了。

      男人微微舒展身體,從這個角度,她只看得到他如刀刻般的側臉,鼻樑高挺,薄唇抿成一條直線,她不敢多看,因為她總是很輕易就通過他想到另一張臉。

      他們兩個人是雙胞胎,有著幾乎一模一樣的輪廓。

      “你什麼時候過來的?”怎麼她一點都沒察覺身邊的空位坐了人。

      “剛到。”其實他坐好一會了。

      周星辰哦了一聲。

      是錯覺嗎?怎麼感覺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這種場合不便說太多話,她只好咬住吸管,吸上來幾顆軟糯的紅豆,輕咬後,一股甜香在齒間漫開。

      她將奶茶喝得快見底時,電影也不知不覺到了尾聲。

      歷經波折的帝后兩人終於在漫天硝煙的戰場重逢,穿著染血盔甲的英俊男人慢慢走過來,女人已是淚流滿面,他朝她伸出手:“皇后,我來接你回家。”

      洗盡鉛華,塵埃落定。

      往昔的畫面重現,在最引人落淚的時刻,片尾曲也無縫銜接地飄起來,訴盡——

      初見時的怦然和歡快,洞房時的纏綿,戰時的肅殺,重逢後的歡喜……

      溫柔與激烈,收放自如。

      電影已經結束,竟沒有一個人離座,直到屏幕上出現一張照片。

      穿著白襯衫的男生坐在鋼琴前,只露出側臉,眉眼專注,接著又出現一道稍顯低沉的聲音:“大家好,我是傅衡光。”

      全場沸騰。周星辰卻清晰地聽到了自己急促的心跳聲。

      好幾個女孩控制不住地尖叫:“啊!啊!我的男神!”

      “側、臉、殺!”

      “太幸福了,我的耳朵!”

      還有人誇張地對著照片大聲表白。

      周星辰屏住呼吸,緊盯著那張照片,怎麼會?製作方是從哪裡找到的?這明明是她的私人珍藏啊。

      照片是她拍的,在五年前,當時她才十七歲,無憂無慮、喜歡一個人還要藏在日記本裡的年紀。

     

      “走吧。”

      旁邊的男人起身,順便拿起周星辰的空奶茶杯。她回過神,輕輕扯住他的袖子:“把圍巾裹上吧。”

      畢竟他頂著和傅衡光一樣的臉,周圍又大多是傅衡光的粉絲,恐怕他還沒出門呢,就被人團團圍住了。

      他的視線落在她的手上:“嗯。”

      羊絨圍巾先前被她摟在懷裡,還帶著余溫,隱約還能聞到淡淡的馨香,他難得地怔了一瞬,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微微揚起嘴角。

      有了圍巾的遮擋,兩人順利出來,走在街上。

      路過一家家人滿為患的飯店和餐廳,周星辰這才想起來問:“吃過飯了嗎?”

      他搖搖頭,眸子在燈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清亮。

      她似乎又看見了另一個人的影子,咬住下唇,低頭去看手機,今天日子特殊,恐怕訂不到空位了。

      餘光瞥到街角某個冷清的位置,她乍然驚喜:“溪光,要吃烤番薯嗎?”

      他可不是會虧待自己的人,到時回了酒店還可以補夜宵,而且,她也有些……饞了。

      “好,”男人點頭,“我去買。”

      周星辰站在原地,看他走過去,走得不疾不徐,背影看著倒是有一種玉樹臨風的味道。

      她噗地笑了。

      雖然梅溪光繼承了父母的好基因,人長得很帥,但兩人太熟了,彼此的性格都摸得門兒清,她怎麼會覺得他和這個成語沾邊呢?

      守攤的大爺從爐子後面探出頭來,不知道他說了什麼,對方喜不自勝,連連點頭,笑得眼角褶子深深。

      鼻尖微涼,周星辰抬手摸了摸,下雪了。

      今年的初雪,落在平安夜,落在她的手心,來得比往年晚。

      去買番薯的人回來得很快,周星辰看一眼他手裡拎的袋子,又看看佝僂著腰準備收攤回家休息的大爺,瞬間明白過來,他把剩下的烤番薯全買了。

      怪不得……

      “這麼多,我們吃得完嗎?”她說話呵出來的熱氣,被風輕輕一吹,很快如棉絮般散了。

      “先吃著吧。”

      兩人在廣場邊找了張長椅坐下。

      寒冷的冬夜,他們捧著熱乎乎的番薯,咬上一口,又香又甜。

      周星辰遞給他一張濕巾,問道:“準備在這兒待多少天?”

      他笑了一下:“還不一定。”

      感冒了嗎,怎麼聲音聽著有些啞?

      她偏過頭,看到他眼下的青色和無法掩飾的倦意,語氣關切:“最近很忙嗎?你看起來很累,還是要多注意身體啊。”

      “嗯。”

      他忙項目連著熬了三個通宵,又坐了將近十個小時的飛機,一路風塵僕僕地趕到南陵市,身體確實有些吃不消了。

      “過得還好嗎?”

      “挺好的。”周星辰應著,心裡卻擂起小鼓,他這語氣聽著……不像梅溪光啊!

      她的念頭一起,同時,手機亮了起來,來自梅溪光的信息。

      等等!

      從頭到尾,她都沒有見過眼前的“梅溪光”拿起手機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周星辰點開微信。

      溪光:“散場了嗎?我還被那幫老傢伙纏著,沒辦法過去接你了,自己一個人回學校注意安全。”

      他還在開會?

      那麼,此時坐在自己旁邊的,又是何方神……

      “傅衡光!”

      

      周星辰腦子先是一片空白,驚和喜激烈碰撞,像暗夜裡綻開的一簇簇煙花,思緒也仿佛被炸上外太空,直到耳邊響起一聲帶著戲謔的輕笑——

      “還以為你連我的名字都記不得了。”

      怎麼可能?!

      然而,此時,她根本沒辦法回答他,她愣愣地把剝好的番薯一股腦地塞進嘴裡,借著咀嚼的空當,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雪如果下得大些就好了。

      傅衡光看她鼓起腮幫,小松鼠似的一動一動,那雙烏黑的眸子也一動不動地盯著他看,笑意被壓在最深處,緩慢地翻湧。

      他忽然覺得,一切都值了。

      “傻了?”他哼笑著,輕拍兩下膝蓋,頗有感慨,“看來,本少爺魅力不減當年啊。”

      周星辰:“……”

      他居然還拿手在她眼前晃,她好想把它拍掉,儘管那只手修長而骨節分明,看著很是養眼。

      周星辰承認自己沒有辦法像他一樣,對闊別四年後的重逢,還能以這般輕鬆的心態面對,畢竟當初……兩人鬧得挺不愉快的。

      還記得那時,他們約好上山去看星星,誰知她換完衣服出來,竟撞見他捧著她的塗鴉本看,上面隨意勾畫的都是難以言說的少女心事,哪怕知道他是無意,但她還是覺得難堪。

      何況,那些都是和他有關的秘密。

      她又羞又氣,一把將本子搶過來,壓在怦怦亂跳的胸口,記不清具體說了什麼話,以往總會忍讓她的人臉色一瞬間冷了下來,甚至還咄咄逼人。

      情急之下,她脫口而出:“傅衡光,我以後再也不要理你了!”

      他也冷笑,扔下一句:“彼此,彼此。”說完,他摔門而去,背影似乎還夾帶著盛大的怒氣。

      再後來,他就出國了,整整四年,沒有回來過一次。

      周星辰至今也沒想明白,當年那場不歡而散到底是什麼緣由。此刻當事人就在眼前,她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去問。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