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迷糊的戀愛算式Sigma(下)
小迷糊的戀愛算式Sigma(下)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85187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治癒系暖萌愛情小說家 桑玠,晉江文學網積分榜破十億作者
    ★千萬讀者讚譽,甜蜜到讓人直呼好想談戀愛~❤❤❤
    ★2018年開春最心動輕小說~一秒勾起你的青春愛情回憶!

    數學男神的愛情攻略定理:
    別出心裁的告白×浪漫異國雙人遊×(甜蜜情話+無盡寵愛)n

    As long as you want,as long as I have.我會用全身心,毫無保留的愛你。

    戀愛就該攻(先)心(吻)唯(再)上(說)!

    警告!警告!這不是演習!這不是演習!
    核彈級閃光彈引爆中!請戴好墨鏡再翻書!

    [故事簡介]
    對數學男神傅鬱來說,愛情從來不是證明題,而是一道道計算題,
    先搞定翁雨的父母,再來個倫敦浪漫異國遊,
    打算色誘+色誘+色誘=拐個空姐當老婆~
    然而,愛情哪有這麼好算計!?
    ──在他的計算式中,竟一次來了三個一萬瓦的電燈泡的變數!
    傅鬱究竟該如何成功收編傻白甜小空姐~從此迎(告)來(別)幸(處)福(男)人生?

    變數1=閨蜜森七七:只要我們不同意,辦了結婚登記也沒用!
  • 桑玠

    上海人,喜愛甜食與旅行看書,喜歡將腦中的天馬行空落入文字中,創造獨一無二的愛情故事。
    知名文學網金牌作者,已進入作者積分榜超級作者行列。
    青春愛情小說高人氣典範,療癒系暖萌愛情小說代表家。
  • 楔子
    第一章 初識的他
    第二章 安心的溫度
    第三章 布朗尼的味
    第四章 白色的聖誕
    第五章 異地的你我
    第六章 悄悄的轉變
    第七章 怦然心動
    第八章 有你的倫敦
    第九章 記憶的旅行
    第十章 霜淇淋的曖昧
  • 「小姐,還是妳可以先讓後面的顧客結帳?」收銀員見翁雨翻口袋翻得滿臉通紅,神色也變得有些微妙。
    身後有一長串的人在排隊,眾目睽睽之下,翁雨囧得恨不得把自己的腦袋埋到地底下。
    「不好意思……」她只能低著頭道歉,一邊往旁邊移動、將位置退讓給後面的人。
    「我可以先幫忙付。」
    就在翁雨剛要把手裡的籃子遞給收銀員、回去拿錢時,就聽到身後傳來一個男人溫文爾雅的聲音。翁雨詫異的看過去,說話的人正是下一個排隊結帳的顧客──一個眉目清俊的年輕男人,容貌俊美至極,優雅的站姿讓他的出眾氣質展露無遺。
    原來這就是美男啊……翁雨不由得在心裡感嘆……等等,不對,她根本不認識這個美男啊!
    「呃……那個……謝謝你……」翁雨嘴上胡亂道著謝。
    當她還處在萬分驚訝和腦袋一團亂當中的時候,收銀員已經滿面紅光的將她的購物金額告訴了那名男人,男人自己只買了幾瓶水,很快便將兩人的賬一併付清。翁雨站在原地,看著男人提著她的東西走過來,幾乎是機械式的反應,「實在是太謝謝你了,我回家拿了錢馬上還給你,我家就在旁邊,很近的……」
    男人看著她窘迫的臉色,有些不自覺的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紳士的提著她的東西、示意她離開收銀檯。
    直到兩人一路走出超市,翁雨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
    出超市明明有兩條路,向左是車站,向右是社區,這個男人怎麼什麼都沒有問她就知道她的家應該往右邊走?
    「妳是不是住在月心社區?」還沒等她開口,男人已經先一步說話了。
    「嗯。」她愣愣的點頭。
    「剛剛我出社區時走在妳後面。」他溫和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翁雨反應過來,才揉了揉自己的腦袋,發出感嘆,「好巧啊。」
    美男原來是和她住在一個社區的鄰居,他居然有願意幫忙陌生鄰居墊錢的美德,實在是太難得了。
    說著,兩人很快也走到了社區大門,翁雨連忙接過美男手裡的東西,不好意思的再次道謝:「真的麻煩你了,我現在上去拿錢,請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可以嗎?」
    「稍等。」他此時低咳了一聲,「妳住在哪一棟樓?」
    「啊?」她回過頭,指了指不遠處,「十一號樓。」
    男人勾了勾嘴角:「我也住在十一號樓。」
    翁雨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些,幾乎是脫口而出的問:「……那你住在幾樓?」
    「十五樓。」他薄唇輕抿。
    ……這也實在是太巧了吧?翁雨驚訝得連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男人觀察著她臉上極富喜劇色彩的表情,終是忍不住,笑容更擴大了些,「看起來,我們好像是名副其實的隔壁鄰居了。」
    兩人並肩一同朝十一號樓樓走去,翁雨算是盡了很大的努力,才稍微恢復平靜,「我……我今天剛搬過來,租了一五○一室。」
    他點了點頭,「我住在一五○二,不過很少回來住。」
    「嗯?」翁雨疑惑的看向他。
    男人笑了笑,邊伸手去按電梯的按鈕,「我平時都在英國的大學教書,這次是因為聖誕假期才回國來休假。」
    「喔……」
    原來美男不僅長得好看、人品優,竟然還在英國當老師,翁雨臉上不自覺的流露出了崇拜之色,走進電梯,她想了想,「那你教什麼科?」
    「數學。」他側頭看她。
    「……我數學最差了。」她聽聞,立即吐了吐舌頭,「從小到大,我的數學好像從來都沒及格過……我記得有一次考試,我一拿到考卷,就直接交白卷了……」
    「我只能說……」聽翁雨說完,他忍不住發笑,朝她輕輕眨了眨眼睛,「幸好妳不是我的學生。」
    兩人一邊說著話,電梯已經到了樓層,翁雨這時指了指自己的房門,對他擺手,「那個……我現在就進去拿錢給你。」
    「不急。」他朝她擺擺手,拿出鑰匙打開了自己的房門,看著她,意味深長的低笑,「一牆之隔,我可不怕妳欠債不還。」

    和鄰居美男告別後,翁雨按響了自家的門鈴。
    門很快被打開,言僑站在玄關迎著她進來,立刻關切的道:「怎麼去了那麼久?」
    「結帳的時候才發現我忘記帶錢了……」她拎著東西快步走進廚房,「幸好碰到隔壁的鄰居幫忙墊了錢,才沒來回再跑一趟。」
    「隔壁鄰居?」言僑皺了皺眉,「男的還是女的?」
    「男的,年紀應該和我差不多,之前來看房的時候從來沒見到過,今天特別巧、恰好在超市裡碰到了。」她把食材放到廚房的流理臺上,回過頭問他,「你想要吃什麼?麵還是飯?」
    言僑看著她的臉,剛想要溫柔的和她說什麼,就聽到自己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是我媽。」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翁雨準備拿食材的手下意識的一頓,放下袋子、幾步就從他的身邊離開了廚房,佯裝輕鬆的說:「那你先接吧,我去臥室拿錢。」三步並作兩步走進臥室,她猛地頓住腳步、握了握拳。
    廚房離臥室不遠,言僑打電話的聲音她就算不想聽,也能很清晰的聽到。這通電話,輕而易舉的就讓上個星期發生的畫面浮現在她的眼前,無比真切的提醒著她去正視。
    從小到大,只要一遇到問題,她的第一反應,總是選擇去逃避,安逸隨性的生活已經過了太久,總有面對一切的一天,只是她沒有料到這一天會到來得那麼快……
    她現在到底應該怎麼做?

    「小雨?」
    不知何時,言僑竟然已經打完電話來到了她的身邊,她渾身一緊,立刻回過了頭。
    「妳怎麼了?」言僑略微俯身,摸了摸她的額頭,「是人不舒服還是怎麼了?我總覺得妳今天臉色不太好。」
    「……沒事,就是太睏了。」她立刻搖搖頭,勉強笑道,「大概是這兩天忙搬家的事情沒睡好,我睡得少就會這樣。」
    「你電話講完了?」為了錯開話題,她問。
    「嗯。」言僑聞言,收起了手機,「我媽要我現在就去餐廳找她吃晚飯,好像她朋友一家也在,催得還挺急的。」
    她心裡輕輕一沉,揚了揚嘴角努力對他笑:「嗯,那你快去吧。」
    「抱歉,不能陪妳吃晚飯了。」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臉頰,「等我到家就打電話給妳。」
    「沒事,下次還有機會。」她側過身,避開了他的視線,「我送你下樓。」

    目送著言僑開著車離開社區,翁雨的心底終於鬆了一口氣。可是放鬆之餘,一種悶悶的難受,也隨之再次縈繞在了她的心頭。
    慢吞吞的拿鑰匙開門回家,她剛想去床上躺一會,才想起來要去還錢給隔壁的美男鄰居。匆匆在錢包裡翻了翻,她打開門走到一五○二室,輕輕按了按門鈴。等待開門的過程裡,她總覺得自己好像聞到了一股焦味。
    咦?是不是哪家的晚飯燒焦了……翁雨正想著,面前的門終於從裡面被打開,剛剛分別時還衣著整潔的美男鄰居這時卻看上去分外狼狽,一手拿著鏟子、一手端著個焦黑的鍋。
    兩人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彼此,美男輕輕勾了勾嘴角,「不好意思,我剛剛燒菜燒焦了,是不是味道傳到妳那邊去了?」
    「這倒沒有……」翁雨望著他,「我是來還錢的。」
    「那妳稍等一會可以嗎?」美男大概是手裡實在忙不過來,急匆匆的說,「廚房現在還一團亂,我先去處理一下。」
    他說話的同時,翁雨也看到他背後乾淨整潔的室內正不斷的飄出不少煙。
    「讓妳見笑了。」美男回頭看了身後一眼,輕咳一聲,「我實在是……很不擅長做菜,難得嘗試一回,卻還是失敗了。」
    「那……」翁雨看著他猶豫了幾秒,這時竟然說出了一句令自己也十分詫異的話,「你……要不要來我家吃飯?」對方顯然也是聽得一怔,一時都沒有回答。
    「呃,那個……」她臉頰迅速泛上紅,支支吾吾的道,「我、我只是覺得,你在超市裡幫了我的忙,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家裡剛好有點食材,而且我做飯……也做得不是太難以下嚥。」
    他聽了翁雨的話,再定定的看了她幾秒,半晌、突然微微一笑:「謝謝妳。」
    「既然這樣,妳也不用再還我錢了。」沉吟片刻,他又從容的朝她略微頷首,「我收拾完廚房後過去,麻煩妳了。」
    「噢。」她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紅著臉點頭,「好。」
    「對了,我的名字是傅鬱。」美男最後關上門前,望著她、低笑道,「師傅的傅,鬱鬱蔥蔥的鬱。」

    回到自家廚房做菜的時候,翁雨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雖然是出於善意與友好,但自己幾分鐘前居然邀請了一個陌生男人到家裡吃晚飯……
    不過……她邊切菜,邊絞盡腦汁的用自己僅剩的腦細胞分析,她的新鄰居長得這麼一表人才,又是長期居於海外的教育人士,應該不會是壞人。
    翁雨用購買的食材隨便炒了兩個家常菜,再很快下了麵條,家裡的門鈴也適時響了起來,她很快用乾淨的抹布擦了擦手,跑去開門。
    門口站著的傅鬱此時已經換上了乾淨的衣服,手裡還拎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只見他臉上帶著淡而得體的笑對她說:「不知道妳喜不喜歡甜食,這是我從英國帶回來的餅乾。」
    似乎是猜到她會很不好意思,他還淡淡補上一句:「給新鄰居的一點小小見面禮,無足掛齒。」
    「……謝謝。」
    她本來是猶豫著要不要收禮,可作為骨灰級的甜食愛好者,再加上他淡然又鎮定的氣場,讓她只能接過他手裡的點心,匆忙迎著他進屋:「請在餐桌邊等我一會,我馬上就把菜端出來。」
    「我幫妳。」傅鬱沒有依言坐等,而是選擇跟在她身後走進廚房。
    兩人一同進了廚房,翁雨多少有些慌亂,看他在身邊一副等著她隨意差使的模樣,她只能指了指盛著麵的鍋子,「那就麻煩你,端這個出去就好。」
    「需要鍋墊嗎?」他看著她。
    「嗯。」她點了點頭。
    餐桌上很快擺好了菜和麵,翁雨轉身再去拿兩雙筷子的時候,他卻連麵都已經幫她盛好在碗裡,整齊的放在了她的面前。
    懂禮節和細心這兩項美好的品德,完完全全在她的新鄰居身上體現而出。
    起身開了客廳的空調,翁雨回到椅子上坐了下來,有些不嫻熟的招呼他:「那個,趁熱吃吧……希望能合你的口味。」
    坐在她對面的傅鬱聞言勾了勾嘴角,拿起筷子,淡然道:「對我來說,回到中國後,就算是一碗白米飯都能讓我吃得感激不已。」
    翁雨噗嗤一笑,「那麼誇張?」
    「炸魚、炸馬鈴薯條、烤牛肉……在英國的家常菜大致就這些?我是一直覺得,哪怕牛排再好吃,也不如一碗小餛飩。」他用筷子夾了菜到碗裡,「再說妳也看到了我的廚藝是多麼驚天地泣鬼神,所以只能去餐廳吃,自己根本下不了廚做中國菜。」
    「妳煮的菜味道很好。」他嘗了一口菜,低笑道,「不是刻意誇讚,真的很不錯。」
    翁雨被他說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那個,你不嫌棄難吃就行,麵的味道呢?」
    「嗯。」他嘗了幾口,點點頭,「很有彈性和嚼勁,也沒有糊掉。」
    傅鬱提問道:「那妳現在大學畢業了嗎?」
    「嗯,畢業了。」她說,「我現在是東航的空服員。」
    他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我是高中畢業後去了英國,讀完博士就在帝國理工留任當老師。」
    帝國理工……翁雨在腦子裡轉了一圈,想起來閨蜜陳涵心曾經和她提起過,這個大學好像是英國排名一等一的好大學,理工科聲名遠揚,基本和美國麻省理工同級。
    她的新鄰居,可真是個才貌雙全的稀有男人啊……良久,她嘆了口氣,低聲感嘆道:「我覺得我們的職業層次相差好大一截……」她的語氣裡多少帶上了些低迷的情緒。
    傅鬱聽了她的話,此時突然抬頭看向她,聲音不高不低的:「我覺得妳的職業很好。」
    「是嗎?」她似乎想到了什麼,神情有些恍惚,「我的職業……只不過是為了謀生罷了。」
    「我一直尊重每一個職業的人,無論這個職業是高或低,每個行業都需要人去做,社會才能運轉起來。所以,記得永遠不要看低自己的工作。」他這麼說著,又補充了一句,「無論別人怎麼說。」說完,他才低下頭繼續吃麵。
    這些話,他說得簡單而平常、一點也不刻意,但翁雨卻聽得整個人都怔住了,心底裡瞬間有種種的情緒湧了上來,幾乎塞滿了整顆心臟。
    空服員這行本身就很複雜,所以她從他的朋友那裡聽到了些更難聽的話,甚至最嚴重、最可怕的事,她在前天也經歷到過了……然而今天,是她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聽到有一個人告訴她,要尊重自己的職業,並讓她永遠不要看低自己。
    翁雨呆呆的捧著碗,半根麵條還在嘴巴裡,眼淚就已經控制不住、啪踏一聲從眼角邊滑落了下來……
    幾乎是在她情緒失控的第一時間,坐在她對面的傅鬱就已經發現了端倪。他看著她的臉龐,神情淡然的放下了碗,起身離開了餐桌。
    「如果妳有什麼想說的……」
    不知過了多久,傅鬱才回到了她的對面坐下,並在她的手邊放了一包面紙:「如果你願意說。」
    她點了點頭,淚眼朦朧的放下碗,去拿面紙。
    傅鬱安靜的坐在翁雨對面看著她,直到她的情緒稍微控制住一些,他都一直安靜等待著。
    「前天……我剛飛了新加坡的航班回S市。」她胡亂的擦了擦臉,手上攥著面紙,聲音裡還帶著幾分沙啞,「我是晚上到的,可沒想到我一出關,就看到了我男朋友的媽媽等在外面。」
    「我之前見過她幾次,是在我男朋友的生日宴還是生意酒會上,我已經記不清楚了,不過我們基本上都沒有說過話,我一直覺得她應該不太喜歡我。」她抿了抿唇,自己也沒想到這些事情說出來卻也不是那麼難,「然後那天,她一看到我,就直接氣急敗壞的抓著我的手臂告訴我,讓我馬上離開她兒子,有多遠滾多遠。
    「她說我不要臉,不知道使什麼手段一直纏著言僑,她本以為言僑跟我在一起只是玩玩,最終會甩掉我、和門當戶對的女孩子結婚,可是她沒想到言僑跟她說要娶我……反正都是些不太好聽的話,她的聲音很大,我所有同事都聽到了。」她這麼說著,苦笑了一下,「我當時完全傻眼了,那個場景,我也是頭一次碰到。」
    「妳有給她回覆嗎?」聽完後,他淡淡問道。
    「我什麼都沒有說。」她深呼吸了一口氣,「我這個人一直不怎麼會說話,我怕多說多錯,她最後告訴我,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讓我自己跟言僑提分手。」
    傅鬱點了點頭:「我完全能想像到那個畫面,跟電視劇裡的經典橋段一模一樣。」他說話的語氣,總是淡淡的,又加上點說不出的幽默輕嘲,卻讓翁雨的情緒漸漸恢復平靜。
    「言僑媽媽找過我之後,第二天我就聽到了同事之間類似我被包養、當小三之類的各種傳言,你知道這個行業水很深,這種情況是不少,但我和言僑從開始在一起時就是清清白白的、更沒有任何利益牽扯,我絕對不愧對自己,也不愧對他。
    「我一直覺得感情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沒有必要弄得很複雜。」她閉了閉眼,身體向後靠在椅背上,「我和言僑在一起,不去考慮家境的懸殊、職業、朋友圈的差異以及他家人的意願,我的確是過得很開心,但是我現在發現,我好像不能不去考慮那些。」她很想一直簡單平靜的生活,但其實這個地雷從最開始就已經埋藏在了她和言僑的關係裡,是她自己當鴕鳥、不願意去正視。
    「人長大之後,有些需要面對的事實的確是殘酷的。」他沉吟片刻,「但最終還是能夠歸於平常簡單,所以,該放的放,該拿的拿。」
    翁雨聽了他的話,想了良久,似乎有些明白了他想要表達的含義。
    他沒有給她提供建議,也沒有給她安慰,只是冷靜的告訴她,她應該以怎樣的心態去處理這件事情,說也奇怪,她壓抑了幾天的心情、好像漸漸也好受了許多。
    抬頭看向坐在自己對面、神色從容的傅鬱,她真的覺得,從今天她看到他的第一眼起,他就給了她一種值得去信任的安穩感覺,她很意外於這種眼緣。
    「……謝謝你聽我囉囉嗦嗦說了這麼多。」沉默了一會,她揉了揉發紅的眼睛,「這頓飯……好像還是還不清人情。」
    「鄰里之間,來日方長。」他聳了聳肩,修長的手指輕輕敲敲桌面,還是一副淡然的模樣。
    「對了!」她這才發現她連自己的名字都還沒有告訴他,「我叫翁雨,上公下羽的翁,下雨的……」
    「我知道。」他這時抬手,輕輕撫了撫自己的下巴。
    她驚訝地望著他。
    「我前面看到了妳放在茶几上的水電繳費單。」他此時看著她,平靜的回答,「上面有妳的名字。」
    「哦……」她點頭,心裡想著,他真是一個特別細心的人。
    當她還沉浸在自己的想法裡時,卻沒有看到坐在她對面的傅鬱,嘴角噙著一絲淡淡的笑意。
    這個「翁」字,解釋成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翁」,似乎更好一些呢……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桑玠新書《狐狸作者與書蟲編輯的滿分戀愛01》中!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