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草鬼妻日記02:妖怪夫婦歡慶學園祭
淺草鬼妻日記02:妖怪夫婦歡慶學園祭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 9270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前「最強鬼妻」出馬,以暴力輕鬆解決淺草妖怪們的事端!
    ★《妖怪旅館營業中》作者友麻碧最新力作!
    ★妖怪系列作累銷70萬冊!

    內容介紹
    在人類與妖怪共同生活的淺草街區,
    有位熱心助人、天生怪力的女高中生茨木真紀。
    擁有鬼公主「茨木童子」前世記憶的她,
    成天忙著到處插手管妖怪們的閒事。
    她因出面調停與鎌倉妖怪間的紛爭而聲名大噪,
    這次則是一拳砸爛陰陽局的靈力檢測式盤,
    險些被求償以一千萬圓的天價賠償金!?

    被陰陽局退魔師盯上的茨木真紀,
    能否破除難關和前世老公「酒吞童子」天酒馨
    一同歡度夏季的煙火大會和學園祭呢?

    ©Midori Yuma 2017
  • 友麻碧
    出生於福岡。以《僕の嫁の、物騒な嫁入り事情と大魔獣》出道,而後以新筆名展開新作「妖怪旅館營業中」系列連載,引起廣大迴響。改編之漫畫版目前正於B's- LOG COMIC連載中。

    譯者
    莫秦
    擁有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統,自小即與內斂安靜的和文化結下不解之緣。曾在東京居住多年,喜歡日本人複雜難解卻善良細膩的內心。熱愛自由、音樂、戲劇和旅行。目前為自由譯者。
  • 魔都.平安京──

    魑魅魍魎蠢蠢欲動,深受詛咒的時代。
    由於天生擁有強大靈力,我經常成為妖怪覬覦下手的目標。
    「晴明,救我,救救我。昨天晚上我又聽到那個恐怖的聲音了,說要把我抓去吃掉……」
    「茨姬大人,請您放心,我會設下結界保護您的。」
    回話的是一位擁有美麗金髮的絕世陰陽師。
    差遣眾多式神,發揮驅魔能力保衛著這座平安京。
    聽說他年紀遠大於自己,但外表跟初遇當時完全沒有變化。
    仍是一副瀟灑青年的模樣,內在卻相當老成。那股氣質,就像是波瀾不驚的水面……
    不流露絲毫情感的漠然氣息,令眾人感到過於異於常人吧。
    他是狐狸之子的傳言,在街頭巷尾不脛而走。
    「欸,晴明。雖然頭髮害你被叫做狐狸之子,但你的金髮是很特別的喔,那麼美麗……我因為頭髮帶著紅色而被罵做鬼之子……讓媽媽總是非常哀傷,說那是……鮮血骯髒的顏色。」
    「……鮮血絕非骯髒之物,那是堅強生命的色彩。」
    「生命的,色彩……?」
    「您的星星在命運強烈的指引下,現在正好站在兩條路的交叉口。」
    「……」
    「請堅強起來,茨姬,絕對別讓那股力量甦醒過來。」

    晴明那句話中的含意,現在的我能夠清楚了解。
    頭髮一天天變得更加鮮紅,讓爸爸更為疏遠我,讓媽媽更加悲傷。
    就這樣,在春夜裡,坐在庭院枝垂櫻上的那個絕美的鬼,酒吞童子。我們相遇了。
    這是命運。
    時候到了。
    似乎有誰正如此低語……我也變成了鬼。

    晴明觀察到的星象,就是在擔憂著這份命運吧。


    第一章 前妖怪夫婦的休假日


    第一學期期末考結束後的那個星期六。
    我,茨木真紀,住在淺草瓢商店街上一棟超級破爛的舊公寓「野原莊」內,是個平凡的人類高中女生。
    而另一個人取出藏在廚房儲米箱下的某個東西,從剛才口中就一直念念有詞。
    「禮券……只到今天嗎?啊,儲米箱裡頭的米快沒了……唔……嗯。」
    青梅竹馬兼同班同學的天酒馨也賴在我房裡,目光牢牢盯著寫滿租屋資訊的小冊子。
    「嗯──嗯……便宜的也要七萬日圓左右……好困難呀。」
    馨九月底就要開始一個人住,現在正在尋找淺草的好房間。
    「欸,馨,組長給我們的禮券期限只到今天嗎?你要是有空,就陪我去買東西嘛。」
    「妳呀……到底知不知道熱愛打工的我為什麼這個周末要休假呀?是因為禮拜六要在家裡鬼混,消除期末考周累積的疲勞,而禮拜天要去看房子。」
    「哎呀~不要講這種上班族爸爸們會在假日講的藉口啦。我當然也很喜歡在家鬼混,可是禮券沒用掉不是很浪費嗎?而且我想送由理小禮物,之前準備英文考試時,他幫了我很多忙。」
    「……妳打算送什麼給由理?」
    「嗯……咦,由理會想要什麼呀?是說,他會有想要的東西嗎?他所欠缺……而我們這種窮鬼又送得起的東西……」
    繼見由理彥是我們的同班同學兼童年玩伴,家裡經營淺草的老字號旅館。
    「沒關係啦,送禮重要的是心意。妳送他妳自己會想要的東西就好啦。」
    「要說我想要的東西,現在排名第一的是最新型的冷氣。第二名是藍光播放器。第三名是開冷氣的電費喔。」
    「喂,妳已經有我從附近的唐吉軻德(註1)生活百貨買回來的那台2980日圓的電風扇了吧。」
    馨直直伸手指去的方向,有一台外表閃亮如新的電風扇。
    今天也相當悶熱,它從剛才就全速運轉。
    東京的夏天十分炎熱,淺草當然也是熱得要命。
    我家的冷氣已經老舊,不僅冷卻效果若有似無,還很耗電。房東先生能不能早點幫我換一台省電的最新型冷氣呀……?
    「那你呢?馨,你現在想要什麼?」
    「我……第一名是租房子的初期費用(註2),第二名是新生活需要的家具,第三名是暢行無阻的網路。」
    「這些你爸全都會幫你出吧?畢竟你還是個高中生呀。」
    「我是希望盡量不要依靠他啦。」
    「你就是這樣,就是這一點不像個小孩,一點都不可愛啦。你要學學我,該撒嬌時就撒嬌,能到手的東西就全部收下呀。」
    「……老實說我真是很佩服妳的厚臉皮。哦,好房間耶。」
    馨似乎是看到了不錯的房間,拿筆畫了好幾個圈,專注細看條件內容。
    「欸,如果要出門,就吃完午餐再出去好了,在外面吃飯還要花錢。」
    「那中午就吃中華涼麵吧!」
    「……喔喔,我們家也開始提供中華涼麵了嗎?」
    馨下意識地將這裡稱做我們家。
    「馨,你去陽台摘一點小番茄來。你耗費心血照顧的那些喔。」
    我拍了兩下手,就立刻走向廚房。馨不太情願地往陽台移動。
    我們家種了好幾種蔬菜,代表作就是馨種在陽台的小番茄,和我種在壁櫥裡的豆芽菜。
    夏天必吃的中華涼麵,就大量擺上這兩種蔬菜吧。
    「煮麵這段時間先來備料。手鞠河童送我們的小黃瓜、鮪魚罐頭、剩下的一片火腿……啊,還有之前做的糖心蛋。」
    我總會趁特價時拖著馨和由理去採買大量雞蛋。
    一定會先拿一盒做成糖心蛋放著,想吃時就有得吃。用蒜泥和醬油浸泡入味、入口即化的美味半熟糖心蛋。
    「妳看……好多小番茄喔。」
    馨興奮跑到廚房,一臉又驚又喜,將掌心裡滿滿的小番茄拿給我看。
    結實飽滿像要脹破般、光澤閃耀的鮮紅小番茄。
    馨的努力照料有了回報,結了好多果實。我忍不住捏起一顆吃掉。
    「啊,妳這傢伙,居然沒洗就吃,太貪吃了吧。」
    「因為這個小番茄又甜又好吃呀。」
    「是吧?我可是非常講究肥料和灑水的方法呢。」
    「你真的很勤勞耶。」
    咕咚咕咚咕咚。小番茄從馨的手掌心滾到碗裡……
    我忙著用自來水清洗番茄,同時出聲分派馨另一項工作。
    「你再去把壁櫥裡的豆芽菜拿過來,今天要全部收成吃掉。」
    「好好好……妳就是最會奴役老公的鬼妻呢。」
    ……啊,這傢伙自稱老公耶。雖然他自己似乎沒有意識到。
    馨按照我的吩咐,將長滿豆芽菜的竹篩拿了過來。
    豆芽菜可以用綠豆、紅豆或玄米這些種子在自己家裡栽培,我們家選用的是紅豆。這個季節大概只需要三天就能收成,快速簡便又富含營養,是我們家餐桌上的主要戰力。
    「紅豆快沒了,得去『洗豆妖』一趟買紅豆才行。」
    「那要去合羽橋道具街嗎?」
    「也是耶。而且組長給我們的禮券在合羽橋也能用……啊,由理的禮物乾脆也在合羽橋找找看好了。」
    剛剛從儲米箱下面拿出來的禮券。
    這是「淺草地下街妖怪工會」的老大,出於某種原因而送我們的謝禮。幾乎所有淺草妖怪都隸屬於這個工會
    而某種原因指的是,感謝我們之前以淺草地下街一員的身分出席了百鬼夜行。尤其馨還在那場百鬼夜行裡,肩膀被狠狠砍了一刀,身負重傷。
    沒錯。
    我和馨看得見超乎尋常人類的「妖怪」。
    畢竟我們兩人以前都是妖怪。
    我們上輩子是活在千年以前的大妖怪,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這對夫婦。
    簡單說明一下,我的前世是茨木童子,馨的前世則是酒吞童子。
    我們這對前妖怪夫婦,遭到當時的陰陽師和退魔師追殺,喪命之後,轉世投胎到現代的淺草。
    身為一個人類,從頭開始經歷一段人生。
    目前一起過著栽種豆芽菜和小番茄,平和安穩的日子。
    所以才會明明我們還只是高中生,生活模式卻帶著中老年夫婦的色彩。
    「豆芽菜是我們家窮酸美食中最重要的王牌……一定還要繼續種。」
    我將種在竹篩中的豆芽菜全部摘下來,迅速燙過,再仔細瀝乾水分。
    把預先煮好的中華麵條盛進玻璃盤,上頭再整齊擺上豆芽菜和其他配料,最後將對半切好的糖心蛋輕巧放上,並讓蛋黃那面朝上。
    接下來只要用醋、醬油、砂糖和麻油拌成調味醬,再均勻淋上去就完成了。
    嗯──麻油好香……紅紅的小番茄真可愛呢。
    簡單地說,就是看起來超級好吃。
    四腳桌上方,已經分別擺好我們的杯子和筷子了。
    冰涼的麥茶和中華涼麵。看起來就是夏天午餐該出現的組合。
    「我開動了。」
    將麵條充分裹上用醋增添了清爽氣息的酸甜醬汁,再大口吸進富有彈性的中華麵條。
    配上蔬菜和火腿一起吃,實在是人間極品美味呢。
    咬斷豆芽菜的清脆聲響,清楚迴盪在三坪大的房間中……
    「馨,好吃嗎?」
    「嗯,好吃。」
    雖然我們家裡只有電風扇,但兩人一同度過、再尋常不過的假日用餐時光,我非常喜歡。
    夏季炎熱難耐。但嘴裡吃著中華涼麵,耳裡聽著窗邊風鈴清脆聲響,似乎就能感到一股涼爽的氣息。


    下午,我們穿過淺草國際街,來到位於淺草寺這一帶西側的「合羽橋道具街」。地點距離公寓相當近,我很常來。
    這裡販售包羅萬象的料理用具、餐具、食品模型等各式有關「飲食」方面的用品,也是一條全國知名的商店街。
    今天我穿著有白色蕾絲衣領的海軍藍洋裝出門。
    馨身上也並非平日的學生制服,在黑色V領背心外又罩了一件白色短袖襯衫。他個子高,身材好,即使穿便宜牛仔褲也很帥氣。
    「欸欸,要買什麼才好呀?由理的禮物。」
    「典雅的茶杯應該不錯吧?很適合那個精神年齡已經是老爺爺的傢伙。啊,妳看,是賣食品模型的店。」
    食品模型店家特別多觀光客。
    壽司、天婦羅、霜淇淋……幾可亂真的可愛食品模型擺得滿滿都是。
    「這就是那些手鞠河童在黑心工廠被迫製作的……那個吧?」
    「什、什麼?欸你看,鮪魚腹肉壽司的磁鐵……這個閃閃動人的光澤,看起來好好吃喔。」
    「不准吃。絕對不能吃喔!」
    馨這傢伙是認真在擔心。但就算我再愛吃,也不會真的把食品模型吃下去啦。
    「啊,對了。有沒有適合由理的食品模型呀?像是糰子、天婦羅這類的。」
    「妳要送他食品模型喔?……是啦,由理應該會有興趣。」
    「啊,欸,你看這個!」
    我將闖入視野的某個食品模型拿起,伸到馨面前給他看。
    「這不管怎麼看都是魷魚乾吧,還做成鑰匙圈。」
    就連觸感都維妙維肖,似乎不小心就會當成真的魷魚乾咬下去了。
    「但這跟由理不太搭吧。」
    「真要說起來,應該是適合你啦,你不是喜歡魷魚乾嗎?是不是酒吞童子愛喝酒留下的影響呢?」
    「啊,別這樣。禁止揭前世舊瘡疤。」
    「至少別在書包上面看看嘛。那些女生會突然感到你容易親近,尖叫著喊天酒好可愛,外冷內熱太萌了!然後排成長長一列告白大隊。」
    「哇啊,別講了。那是地獄!」
    他似乎是想起上輩子的痛處,緊緊抱著頭。
    馨這個人呀,長相俊美,非常受歡迎,但卻異常地不擅應付女性單方面的愛慕。大概是在酒吞童子的時代,因為太受歡迎而吃過不少苦頭。
    「好!那換我來幫妳找適合的肉……肉類食品模型。」
    「我聽到你說要找肉了喔。」
    他的好勝心好像被激發了,現在正興致勃勃地尋找肉類的食品模型。
    啊。章魚腳香腸好可愛,相當不錯耶,應該還滿適合我的吧。
    但馨興高采烈地找到的是肉……更精確地說,是吃乾抹淨後的肉骨頭。
    「拜託!這個根本是炸雞啃完後剩下的骨頭吧!」
    「妳就是個肉食女不是嗎?從還是茨木童子時,就老是雙腳大開站著,毫不客氣地啃食大塊帶骨生肉。」
    「……咦?有這種事?」
    過去那些不光彩的記憶,我早就全忘光了。
    「啊,馨,你看這個很適合由理耶。栗子羊羹!」
    「哦,感覺很搭喔。那傢伙可是連小學遠足都要帶栗子羊羹當點心呢。」
    因此給由理的謝禮,就決定是素雅的「栗子羊羹」鑰匙圈了。
    四角方形外觀單純,鮮黃色的栗子剖面很討喜,外觀也頗有質感的鑰匙圈。
    「欸,馨,我也買這個魷魚乾的給你,而且你還有教我數學呀。雖然說跟由理不同,是位斯巴達式教師。」
    「什麼?不用啦,不用送我。」
    「可是,也很開心呀……」
    像這樣互相幫對方挑選的過程非常開心,所以即使是這種幼稚的小玩意兒,如果能作紀念收藏在身邊也很好呀。
    「……那妳的我買給妳。這樣就可以。」
    「真的嗎?耶──!」
    所以除了由理的謝禮,我們還買了其他的食品模型鑰匙圈。
    「總覺得我們做這種事好像年輕情侶喔。」
    「年輕情侶並不會互相送食品模型。」
    不曉得馨會把這個鑰匙圈用在哪裡,我是打算別在書包上。
    先不論外型如何,對我來說,這是馨買給我、充滿愛意的小禮物。
    「那麼,接下來就是紅豆了。」
    「嗯,得去那邊才行呢。」
    我們離開合羽橋道具街熱鬧的大路,轉進小巷子裡。在掛著一整排老舊招牌的狹窄小路,依特定順序轉彎,走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廣場。
    ……氣氛變了。
    高聳磚造建築環繞四周的廣場,正中央有一棵點著繽紛妖火的巨大柳樹,根部立著無數標著箭頭的看板。
    方才的喧嚷聲,一點也聽不見了。
    這裡已經是妖怪們管理的特殊結界空間「狹間」了。
    「啊,茨木大姊!」
    「風太,你在這裡做什麼?」
    有位髮尾外翹的褐髮青年,正癱坐在柳樹根部滑手機,
    他的名字叫做田沼風太,是時下輕浮愛玩的大學生,但真實身分是名為豆狸的妖怪。
    也是住在我公寓隔壁的鄰居,丹丹屋這家蕎麥麵店的公子。
    「我在打工啦。我偶爾會來當淺草地下街管理狹間的指路人。」
    「你?不用在蕎麥麵店幫忙沒關係嗎?」
    「這份打工比起在老家蕎麥麵店賺得多呀。從正午到晚上八點就有一萬五千日幣,又很輕鬆,超讚的。」
    「喂,這打工也太好了,快介紹給我!」
    馨立刻雙眼發亮。可是風太一臉得意地搖著食指比出「不行」。
    「這是隸屬於淺草地下街的妖怪才能做的打工,就算你以前是酒吞童子,現在變成人類了,就沒辦法囉。」
    「哼……轉生為人類真沒好處。」
    「你在說什麼呀?」
    對於打從心底感到懊惱的馨,很難得地讓我倒彈三尺。
    「暑假時我們大學社團要一起去沖繩潛水,伴手禮帶金楚糕可以吧?」
    「你明明是隻狸貓,生活還是這麼充實耶。」
    「大姊妳們呢?既然來到狹間入口,是有事要去哪裡嗎?」
    「嗯,我要去洗豆妖的那個狹間,『數珠川』。想買紅豆。」
    「那今天要走五號通道比較快喔。直直向前走,經過三個狹間後就到了。」
    風太將掛在脖子上的金鑰匙,插進柳樹樹幹上的凹陷處。
    下一刻,柳枝沙沙作響地搖晃起來,寫著「數珠川」的木牌從柳樹枝條上喀啦喀啦地垂落,還有一朵引路妖火輕輕從我們身側飄下來。
    「那就一路順風囉。」
    我們接下木牌,從畫著箭頭的無數看板中找出「數珠川」。
    沿著箭頭方向往前走,在倒吊著五個鈴的五號通道入口停下腳步,先搖響鈴聲後再繼續前進。
    那是個昏暗狹窄,有如隧道般的地方。抬頭往上瞧,能隱約望見一條細縫般的天空,不過感覺相當遙遠。
    只有那團妖火靜靜地照亮路途。
    外頭明明暑氣蒸騰,這裡卻感覺不太到冷熱。
    雖然有時似乎有些冷颼颼地,但那應該只是靈氣造成的惡寒吧。
    淺草是日本知名的妖怪密集地區。
    上次百鬼夜行的舉辦地點──「裡凌雲閣」,是淺草最大的狹間,其他還有數不清的小型狹間存在,彼此相鄰,現在也是妖怪們做生意的重要場所。
    風太待的那個地方,是聯繫這一帶所有狹間的綜合詢問處。
    狹間是種相當不安定的空間,如果不從那裡進來,就容易迷路找不到目的地,或甚至最後走不出去呢。
    人類將這種現象稱為「神隱」。
    「啊,馨,你看,有妖怪在狹間結婚耶。」
    半路上,隱約能窺見前方狹間內的情況,是一片美麗的花海。
    女性化貓和男性野篦坊分別穿著現代的婚紗和晚禮服,正在舉行婚禮。那副打扮上又戴著面具,應該是妖怪特有的風格吧。
    白色蕾絲層層相疊的婚紗禮服……真美呀。
    新娘子看起來一臉幸福。想來是她爸媽的化貓並排站著,頻頻擦拭淚水。
    對父母來說,或許再也沒有比女兒嫁作人婦,穿上那身華美新娘裝扮更值得高興的事了。
    「……」
    「居然包下一整個狹間辦婚禮,太誇張了吧。」
    「上次組長有說過,因為大家不能在現世裡以妖怪原形舉辦婚禮,所以就將小型狹間當作婚宴會場出租給妖怪們。」
    「……哦,聽起來能賺不少。」
    「欸欸,馨,我們的婚禮也辦在狹間好不好?就可以叫妖怪的大家來參加了。」
    「好嘛好嘛,好啦好啦。」我拉著馨的上衣下襬撒嬌。 
    馨皺眉,故意別開頭。
    「別開玩笑了,誰要在這種充滿妖氣的地方舉行婚禮呀。」
    「那就去寺廟或神社?選寺廟的話,搞不好可以在有大黑天的淺草寺舉行佛前婚禮,神社就是有牛御前在的牛嶋神社好。穿著傳統日式新娘服白無垢,坐人力車繞行淺草。啊,不過西式婚紗也令人好難割捨呀。」
    「喂,妳的白日夢太過頭囉。現在沒必要日式和西式都穿了吧,而且我們也不需要考慮父母或親戚的想法。」
    「……父母……也是呢。」
    就算真的要結婚,能夠欣賞我新娘裝扮的爸媽也不在了。
    而馨那邊,婚禮應該不需要顧慮爸媽的想法。
    「話說回來,結婚這種事呀──」
    「啊!那夏威夷如何?我之前有在電視特輯看到,在能望見碧藍大海的小小教堂裡,幾位親朋好友的環繞下,接受眾人祝福。那樣真的很棒耶。」
    「……嗯。」
    馨突然將手抵在下巴上,開始煩惱「在夏威夷舉辦婚禮要花多少錢呀」?
    好極了……我太清楚該怎麼對付馨了。
    不過最近他明顯有所改變,不再反駁說「誰要跟妳結婚呀!」。是從百鬼夜行之後開始的吧……
    「啊,數珠川到了。」
    我們兩個各自想事情一邊走著,不知不覺到了目的地。一望無際的田地映入眼簾,中間有一條閃閃發光的銀色河川流動著……
    唰喀唰喀……唰喀唰喀……
    什麼東西大量相互摩擦的聲響不絕於耳。
    還有一股令人懷念的甜香掠過鼻頭。
    「嘻嘻嘻。嘻嘻嘻。洗紅豆吧~數珠流吧~」
    河岸邊傳來令人有些心底發毛的笑聲。有什麼東西正哼著歌,埋頭洗著竹篩中的紅豆。是位擁有一對惡魔般的尖耳朵,法師裝束的小個子男孩。
    他目光銳利地不停洗著紅豆的畫面,讓人有些背脊發寒,但那也是個妖怪。
    「洗紅豆吧~抓人吃吧~」
    「豆藏,不可以吃人啦。」
    「!」
    紅豆色的眼睛,紅豆色的頭髮,就連爪子都是紅豆色的那個男孩,停下哼歌和清洗紅豆的手,原本彎曲的背脊也驀地挺直。
    「喔喔!這不是真紀嗎!」
    他看到我後,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嘻嘻笑了起來。
    但又隨即「嘖」了一聲,表情扭曲。
    「馨也在呀!」
    「喂,你的表情也太嫌棄了吧。」
    「因為──難得真紀來找我,結果老公居然也跟著~」
    他的外表像個小學生,講話卻十分老成。
    這也是應該的,他可是貨真價實的成年妖怪。洗豆妖妖怪們壽命長,成長速度又十分緩慢,即使年滿二十歲,化成人形還是看起來像個小學生。
    他是「洗豆妖」豆藏。
    「所以咧,怎麼了?妳們是來買紅豆的嗎?」
    「對呀。沒有豆藏的紅豆種出來的豆芽菜,我們就活不下去了。」
    「對嘛!我們家的紅豆可是一級品!外面那些紅豆的靈力品質完全不能比。畢竟是用這個狹間的數珠川河水培育出來的呢!」
    淺草有許多點心像是炸日式饅頭、羊羹、金鍔燒(註3)、豆沙水果涼粉等,裡面都會包紅豆餡。生活在這裡,肯定會吃進紅豆餡。
    熱愛甜食的妖怪們特別喜歡這些點心,也經常吃。
    對於需要從食物中補充靈力的妖怪們而言,用這個狹間「數珠川」的水培育出來的紅豆,是相當可貴的食材。每一粒都富含靈力,而且洗豆妖清洗過的紅豆極為可口。
    不管做成紅豆餡或煮成紅豆飯都十分美味。用這個紅豆種出來的豆芽菜,也比超市買的更清脆爽口,營養豐富呢!
    「妳就把那邊裝好袋的拿去吧。既然是真紀要的,我免費送妳就好。」
    「不能免費啦。沒有比免費更貴的東西了。」
    「這種時候就收下來呀。」
    馨頂了一下我的側腹,但我還是拿出禮券,說「用這個買」。
    我打算用一張五百日圓的禮券,買一袋大概有一公斤重的紅豆。
    我自己覺得這已經算是相當厚臉皮了。
    「我就是拿真紀沒辦法呀。啊,對了,過來吃我們家紅豆煮的善哉紅豆湯,差不多要到三點的點心時間了。」
    離河岸隔了一小段距離的地方,布滿傷痕的老舊大鍋下,柴火燒得正旺。
    紅豆花精們在旁邊顧著,熬煮滋味甜蜜的紅豆。
    「這就是剛剛一直聞到甜香的原因呀。我當然要吃!剛剛才去逛過食品模型,老實說肚子早就餓了。」
    「妳中午明明吃了像小山一樣高的中華涼麵耶!」
    「那些早就消化光了啦。」
    雖然是創造出來的世界,但豆藏擁有的狹間「數珠川」內有藍天。
    星期日的和煦陽光遍灑,除了我們之外沒有其他人的空間。
    在靜謐的天空下,用鐵網烤好長方形麻糬,再擺上剛煮好的紅豆。
    香噴噴、熱騰騰的善哉紅豆湯。
    「善哉紅豆湯和煮成泥狀的紅豆湯不同,裡面還留有整顆紅豆,我很喜歡……」
    「嘻嘻,就這樣吃也能單純享受紅豆香氣,相當美味,不過……加奶油也很好吃喔。」
    「咦──那是什麼邪魔歪道呀~不過怎麼辦,聽起來超誘人的……」
    豆藏從擺在一旁的保冷箱中取出市面上賣的奶油。
    將一小片奶油加進這碗善哉紅豆湯後,難以用言語描述的魔性食物就完成了。
    在紅豆湯熱燙的溫度下,奶油漸漸融化,我把麻糬和蜜紅豆裹上奶油送入嘴裡……
    「嗯~好好吃。既溫和濃郁又甜甜鹹鹹的味道,令人無法抗拒。」
    在甜的食物中加入一點鹹味,我超愛這種調味方式的。
    像鹽豆大福、鹽味牛奶糖……還有鹽味奶油善哉紅豆湯喔。
    「喂,不要狼吞虎嚥,吃得有氣質點。」
    「馨,你才是吧。我可不想要你被麻糬噎到,又得去住院喔。這太有可能發生了。」
    「……喔,醃蘿蔔。太棒了。」
    不知何時出現的一排醃蘿蔔片。馨每吃幾口紅豆湯,就要喀哩喀哩地嚼著醃蘿蔔。
    「話說回來,豆藏的紅豆煮的善哉紅豆湯真的好好吃喔,好想每天都吃。」
    「跟我結婚,我就每天做給妳吃喔!我一定不會讓真紀吃苦的!」
    分不清是認真,還是開玩笑的,豆藏說出霸氣發言。
    馨的表情顯得微微不悅,這對我來說很有趣。
    「豆藏,我是茨木童子的轉世喔。你們會愛慕我,都是因為那個幻影一直在心裡作祟。」
    「才不是這樣!淺草妖怪大家都曾經受過真紀的幫助。我差點在巷子裡被外來惡妖吃掉那時,也是真紀揮舞釘棒把他打飛才救了我不是嗎。實在是太帥了,我就迷上妳了。」
    「……喂,豆藏,你最好放棄真紀,這傢伙是鬼妻喔。不能不乖乖聽她的話,還會被當成提款機……」
    「馨?」
    「啊,請原諒我。」
    我只不過是叫聲他的名字,馨就開口道歉。
    還故意往人家的碗裡添紅豆湯。
    「嘖。我很清楚啦。真紀心裡只有馨。不過呀,百鬼夜行時妳的身分不是曝光了嗎?那之後沒有奇怪傢伙跟蹤妳吧?而且妳又是高中女生自己一個人住,實在很危險。」
    「嗯?組長在我的公寓裡貼滿靈符,淺草又有淺草寺的強大庇護,最重要的是,妖怪們都會保護我呢。」
    在外頭遇到奇怪傢伙來找麻煩,對於靈力高的人類來說根本就是家常便飯,而我都會用那根釘棒將他們打飛,小事一樁。
    可是最近大家實在太擔心、太過度保護我了,讓人有點吃不消。
    「目前只是還沒人採取行動,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還不曉得吧?」
    馨語調沉穩地說。他的視線一直牢牢盯在空掉的碗上。
    「是呀,到時候馨得好好保護真紀呀,畢竟你可是人家老公。」
    「少、少囉嗦。我知道啦。」
    「嘻嘻嘻。」
    豆藏看到馨慌了手腳的模樣,愉悅地笑了起來。
    嘴角彎成新月弧度。那張促狹笑臉讓人覺得心情舒暢。
    「我告訴你一件好事吧。只要看到洗豆妖的笑臉,就能順利娶媳婦喔。」
    「娶媳婦?」
    「沒錯。所以真紀也快點和馨把婚結一結,叫他給妳幸福啦!」
    「……」
    我抬頭注視著身旁的馨。
    馨表情僵硬冷汗直流地回他:「還早啦。」
    「那什麼時候結?」
    「找到工作,大學畢業後吧。」
    或許由於我問得不經意,馨回答得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在片刻沉默後,又突然「啊」地驚呼一聲。
    他本人的表情顯得最為訝異,伸手摀住嘴。
    「大學畢業後,你就會跟我結婚對吧?」
    「沒、沒有……妳這傢伙,挖洞給我跳!」
    「豆藏,你有聽到吧!」
    「當然囉,真紀。是男人就要說話算話呀~馨~」
    「妳、妳們這些人~!」
    ……馨最近果然變得比較坦率。
    雖然還是那張撲克臉,但偶爾會像這樣不小心對我說出真心話。
    馨相當懊惱,將臉埋進雙手手掌間。
    「妳、妳少得意忘形,真紀。我只是說一般來講應該是這樣吧。總之現在結婚是不可能的啦。」
    「我明白我明白,短短幾年我會等你的啦。」
    還有幾年呢?我一邊扳手指數了起來。距離我以老婆身分當家掌權的倒數計時……
    「不過馨呀~你要是太有自信,小心真紀被其他男人搶走喔?」
    「什麼?是相反吧……真紀,要是我被別的女人搶走,妳怎麼辦呀?」
    馨瞄了我一眼。
    他多半只是想講講看這種測試我反應的話。
    但我認真地思索這個問題,臉色凝重地將原本拿在手裡的免洗筷握斷。
    「……那種時候我就追著你到天涯海角,把你搶回來。」
    「妳眼睛都浮現血絲了耶。好恐怖喔!」
    豆藏和馨挨緊身子發抖。我的殺氣有這麼明顯嗎?
    「……咦?」
    極短暫的一瞬間,在大腦意識到之前,我直覺感受到一股氣息,反射性地站了起來。
    在紅豆田的另一端──剛剛好像有什麼東西盯著這裡看。
    銳利、如金屬般冰冷的視線。
    「真紀,怎麼了?」
    「總覺得,剛剛好像有視線……」
    「啊啊,搞不好是正在照料紅豆田的弟弟們,畢竟我們家兄弟多得要命。」
    「……這、這樣呀,也是呢。」
    不過,是那樣的視線嗎?
    沒有敵意,也沒有惡意。但要說是豆藏兄弟的目光,又太過銳利了。
    在記憶深處,我似乎知道那道視線。毫無情感的視線。
    微弱的……散發香氣的……往日氣息。我甚至感到有些懷念。
    儘管如此,就連身為前大妖怪的我和馨,也沒辦法搞清楚那道視線的真面目。


    傍晚了。黃昏,是靈力最為騷動不安的時刻。
    我們和豆藏道別後,就經由詢問處順利回到現世的合羽橋道具街。
    「我最喜歡星期六晚上了。因為明天還是假日,心情上很悠閒。」
    「明天我要去找房子,就不能像今天這樣陪妳買東西了喔。」
    「我知道啦,而且我明天也有事。」
    「妳該不會又接下什麼跟妖怪有關的麻煩事了吧?妳這傢伙,我不是講過了,現在盡量不要一個人出門,做些招搖顯眼的──」
    啊,馨又要開始說教了……
    「欸,馨,今天晚上要吃什麼?」
    「妳也轉話題轉得太明顯了!這也太明顯了吧!真受不了妳耶……唉,我不管了……晚餐喔,不要甜的。」
    「啊,你該不會是因為紅豆湯而消化不良了吧?那吃麻婆豆腐啦,麻婆豆腐。」
    「喔喔,不錯呀,我喜歡。」
    「我知道,我也很愛,既便宜又下飯。家裡有長蔥……還要買豬絞肉……加鴻喜菇也好吃,還得買鴻喜菇回家。」
    「那我們回家路上就去一下超市,再到附近的豆腐店買豆腐好了。」
    我抬頭仰望染成暗紅色的天空,努力回想家裡還缺什麼材料。
    有什麼是一定要趁馨在時趕快買起來的……
    「欸,馨,那袋紅豆重嗎?」
    「這個?一公斤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啊,這樣嗎?那可以再買五公斤的米嗎?米剩不多了,我想先用禮券買起來,而且這樣就能把禮券用完了。」
    「妳是想叫我提嗎?叫我提米嗎?我話說在前頭,妳的怪力才大吧。」
    「我會拿紅豆的啦!」
    我眼尾上抬,露出小惡魔般的笑容。
    馨一臉事不關己地低頭盯著我,但沒多久就舉白旗投降,乾脆地點頭。
    「好啦……我知道了,紅豆也我拿就好。」
    「咦?馨,你有點像個好老公了呢。好像休假日的爸爸!」
    「我只是看開了。」
    我們在回程路上的超市裡,只有採買必要食材。
    晚霞餘暉也將隱沒,略顯蕭瑟的氣息中,我們兩人並肩走回家。
    「馨,我們要不要像新婚夫妻一樣牽手走回家?」
    「什麼?我們又不是新婚夫妻,而且現在還扛著這麼多東西耶?妳的手很熱,我才不要。」
    「咦──那是什麼理由啦。」
    害羞的馨果然不肯跟我牽手……
    啊,到晴空塔了。今晚是鮮明的水藍色。
    從路上建築物縫隙窺見的這棟本區象徵性建築,會在太陽下山之後點燈,照亮黑夜。
    「欸……真想快點結婚呢,馨。」
    望著聳立在昏暗天空中的光塔,我不經意地脫口說出這句話。
    「……妳今天特別性急耶。」
    「因為……我想和你變成真正的家人。」
    「……」
    成排掛在商店街店門口的燈籠,透著朦朧的紅色光芒,展開漫長夜晚的營業日常。
    這裡就是我們這對前妖怪夫婦一同轉生之處,淺草。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