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英雄股份有限公司!!!
續.英雄股份有限公司!!!
  • 定  價:NT$290元
  • 優惠價: 75218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本書特色:
    ★讀完心情為之輕盈,獲得邁向明日的勇氣!
    ★暢銷作《不幹了!我開除了黑心公司》作者最滿意的人生打氣小品。讀完之後一定也想為他人打氣,備受期待的系列第二集!

    內容簡介:
    「沒錯,就是這張臉。
    這張笑臉總是鞭策我重新站起,
    讓我想永遠做他的英雄。」

    為夢想、為工作、為生活
    奮戰中的你,就是英雄!

    「助您一圓英雄夢!」
    是HEROES股份有限公司的宣傳口號。

    名字平凡長相也平凡的田中修司進入這家奇妙的公司之後,
    雖然因為自己「過於平凡」而苦惱,卻也日日為工作努力奮戰。
    某天,一名清純的貴族女高中生來到辦公室,
    一看見修司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卻能和雅有說有笑……讓修司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位情緒化的貴客究竟會帶來怎樣的故事?

    ©EMI KITAGAWA 2017

  • 北川惠海
    大阪人。1981年生,O型。以《不幹了!我開除了黑心公司》榮獲第21屆電擊小說大賞「Media Works文庫賞」,在文壇初試啼聲。近來對北海道產生強烈憧憬。喜歡馬和狗,正在認真考慮學騎馬。老家養了一隻無比巨大的黃金獵犬,有時會突然使出全力與人握手,令人遭受重擊。雖然願意給我當枕頭,但是這麼做伴隨著危險,因為臉部可能受到前掌攻擊。

    韓宛庭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曾任出版社編輯,現為專職譯者。熱愛文字和故事,重度購書癖患者。多貓家庭。譯作以小說類為主,也喜愛各式散文。譯有《水神一族》、《在神酒診所乾杯》、《妳在月夜裡閃耀光輝》等書。
  • 今年似乎比往年溫暖,院子裡的櫻花是否提早開花了?
    我想賞花卻錯過時機。
    那個人今年是否看見了絢爛盛開的櫻花呢?
    欸,院子裡的櫻花樹,和去年一樣漂亮嗎?

    STAGE1 築夢之前
     
    夜之物語極短篇

    「對不起。可是,我真的該走了。」
    我一再表示,妳卻只會抓著我大哭,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離開了。留下哭得抽抽搭搭的妳離開了。
    所以,哪怕只有一次也好,我無論如何都想再見妳一面。我一直在拚命尋找與妳見面的方法。
    然後,我好不容易想到了。

    許久不見,我以為妳會高興。
    可是,妳一看見我就睜大眼睛,摀著嘴巴,眼淚一顆顆掉下來。我以為妳會高興,所以嚇壞了,急忙跑到妳身邊。
    妳緊緊抱住我的脖子,不肯放手,力氣大到我好難受。但我乖乖不動讓妳抱。
    抱了一會兒之後,妳抬起涕淚縱橫的臉,胡亂摸了摸我的頭說:「我好想你。」妳終於笑了。
    我的心情因此飛揚。
    因為,我最愛妳的笑臉。
    最愛妳的聲音。
    最愛妳的手。
    最愛妳的味道。
    「很高興見到妳。」我說,而妳「嗯、嗯」地點頭。
    「我最愛妳了。」我反覆述說,而妳一再「嗯、嗯」地點頭回應。
    我們一定相繫在一起。
    相繫在天空的某一角,不曾分開。
    就算無法天天見面,我依然在妳身邊。
    每當妳在夜間入睡,我就會去找妳。
    所以別再哭了,保持我最愛的笑容吧。
    我這樣告訴你,妳也笑著答應:「嗯,我們約好了。」
    我開心不已,忍不住在她面前轉圈圈──

    一邁入四月,溫度突然連日驟降,但隨即又變回溫暖的天氣。邁入五月之後,氣溫變得更高,最近幾天都在下雨。
    大概是雨水帶來的濕氣影響,今天身體格外悶熱。
    「濕氣好重……」
    我皺了皺眉,快步爬上漫長的樓梯。這棟老舊的綜合大樓沒有電梯,只有傳統樓梯與太用力就似乎會垮掉的扶手,大樓裡唯一的出租辦公室位在七樓頂樓。
    接下來的數分鐘,我以固定節奏快速動著雙腿,同時揚起陣陣灰塵,就在汗水即將滴落之際,我抵達了熟悉的大門前。與形同廢墟的大樓格格不入的厚重木門上,掛著寫上「HEROES(股)」的小招牌。
    我有點喘,邊調整呼吸邊確認手錶,距離約定時間還有五分鐘。
    「好,很完美!」
    我推開沉重的門板,「嘰~~」的噪音立刻傳遍老舊的走廊。


    「啊,修司,你好慢喔~~」
    雅看見我來,立刻嘟嘴抱怨。
    「呃,可是時間還沒……」
    雅朝客用沙發輕抬下巴,阻止我繼續說。
    一顆小小的妹妹頭,從碩大的沙發椅背頂端露出來。
    我皺眉暗叫不妙,急忙趨前。
    「抱歉,讓您久等了!」
    我來到沙發前,客人猛然站起。
    「呃,對、對不起,小的太早來了……百、百忙之中打擾您……真的很抱歉……」
    我被她拚命低頭道歉的模樣嚇到,急忙回道:「哪裡哪裡!是我不好,沒有預留時間……」並學她彎腰道歉。
    擺在沙發前的茶水和點心,沒有動過的跡象。
    「好啦,你們別再學搖滾樂團甩頭了,等下一起昏倒怎麼辦?」
    雅露出苦笑,端來新的茶水,請我們在沙發坐下。

    「妳的委託是?」
    雅理所當然似地在我旁邊坐下,我悄聲問:「你怎麼也在?」卻被他完美無視。
    她是我的客人耶……
    我無法釋懷,不服輸地向女孩搭話:
    「抱歉,遲了一步自我介紹,我是HEROES股份有限公司的田中修司。」
    我坐著遞出名片,她再次猛然起立。
    「您、您太客氣了。不、不用給我名片……太浪費了……再、再說,小的沒有名片……」
    妳是哪個時代的人啊……
    雅噗哧一笑,我勉強保持微笑。
    「沒關係,妳還年輕,有名片才奇怪呢。請別放在心上。」
    我站起來,請穿連身水手服的少女重新入座,順便介紹雅。
    「他是我的同事,名叫雅。雖然打扮很可疑,但絕對不是壞人,請放心。雅是我的助手,你們以後還有機會碰面。」
    我強調了「助手」,雅發出「咯咯」的怪笑,似乎戳中他的笑點。附帶一提,他今天穿著活力四射的桃紅色T恤和亮皮短版外套,搭配同樣活力四射的皮褲,頸上戴著一條商標奇大無比的骷髏頭項鍊,頭髮四處挑染成綠色,抓得比平時更刺。
    今天的穿衣主題是搖滾樂手嗎?總之還是很可疑。我保證他不是恐怖的人,但可沒說他看起來不可疑。我在內心求他:拜託別在委託人面前脫下外套。
    看看這位拘謹坐在沙發上的少女,完全不敢看雅,說不定以為自己要被吃了。
    早知如此,就請道野邊支援。
    我背著雅輕聲嘆氣。

    約莫一小時,委託人就離開了。我們公司很少這麼快結束面談,但也無可奈何,因為對話幾乎無法成立。
    「修司,她穿的是櫻丘女子學院的制服耶,果然很清純,好可愛喔~~」
    我重新確認委任書,假裝沒聽見雅說話。
    女高中生……才十七歲。我是第一次接到未成年者的案子,儘管知道公司不過問年齡,不過和未成年者簽契約,還是需要家長同意吧。
    「那個女生感覺不賴,清純的女孩子最棒了。即使是我,女兒變成辣妹也是會哭的。」
    是這樣沒錯,但她膽子太小了。由我來說似乎有失公允,可是,連我這種人畜無害的類型她都會怕,要繼續執行任務恐怕有困難。她是心思敏感的思春期少女,又讀大小姐學校,倘若她光是跟男人說話都會緊張,這案子還是交給其他女同事處理比較好吧。
    「等我女兒長大,也讓她讀櫻丘吧?」
    不對,她會那麼緊張,說不定是雅害的?是說,這男人從剛剛就好吵……嗯?他剛剛說什麼?
    「等等,女兒?」
    「咦?」
    「還咦呢!雅,你有女兒?」
    「啥?你不知道?我女兒今年五歲,可愛慘了。」
    雅洋洋得意地將手機桌布秀給我看。
    我的腦袋頓時當機。
    關於雅,我早已做好無論發生任何事都不意外的心理準備,結果這次還是嚇到了……


    「世界太不公平了!」
    我一口氣喝光啤酒,把空杯「咚」地放回桌上。
    周遭的客人似乎受到驚嚇,紛紛行來注目禮。
    「好啦,修司,別氣了。」
    道野邊迅速叫了續杯,一面安撫我。
    「太詐了……真的太詐了……那小子憑什麼……」
    「好啦,修司,別氣了。」
    「我也想結婚啊,之前甚至訂過婚……當時要是順利結婚,現在或許有女兒了……結果去年聖誕節,我只能和你吃拉麵……那小子竟然有那麼美麗的太太和超級可愛的女兒!太太既是他的兒時玩伴,又是我們老闆的千金,這不是連續劇才有的劇情嗎?那小子憑什麼!明明戴著奇怪的骷髏頭項鍊!明明是四十歲大叔,頭髮還是金色或綠色!」
    「好啦,修司,別氣了。喏,續杯來了。」
    熟面孔的店員精神飽滿地喊:「久等了!」在我面前放下啤酒杯,我再次舉杯痛飲。
    「道野邊,你也是!」
    我「咚」地把啤酒杯放回桌上,道野邊訝異地望著我。
    「我怎麼了?」
    「你怎麼沒告訴我雅有小孩!」
    「這畢竟是個人隱私……而且我以為你知道……」
    道野邊難得露出苦笑,打起了迷糊仗。
    「太絕情了……我以為我們是同一國的……太絕情了……」
    「好啦,修司,別氣了。喏,你愛吃的柳葉魚來了。」
    道野邊將冒著熱氣的盤子推到我面前。
    「現在沒心情吃柳葉魚……」
    我捏起剛烤好的柳葉魚,不管三七二十一,從頭大口咬下。
    「……好吃。」
    道野邊見我恢復冷靜,露出勝利的微笑。
    「話說回來,這裡真是隱藏的好店。」
    道野邊環顧狹小的店面,整面牆上都貼滿了手寫菜單。
    這家居酒屋叫做「大漁」,是最近雅帶我來我才知道,店面雖然有點髒亂,不過魚類料理非常新鮮、便宜、好吃。我本來擔心舉手投足宛若老紳士的道野邊不適合來這種店,想不到他非常中意。不過,身穿高級訂製西裝的他坐在便宜的坐墊上,果然有點格格不入。也許是我多心,總覺得平時態度囂張的店員為他點餐時,說話比較彬彬有禮。
    「讓您久等了,為您送上森伊藏(註1)加冰塊。」
    熟面孔的店員微笑說道,在道野邊面前放下酒杯。我從來沒聽過他對我說「讓您久等了」,更別提「為您送上」。這些都是第一次聽見。
    「這裡燒酎種類俱全,實在太美妙了。」
    道野邊將陶瓷酒杯舉至眼前,仔細欣賞。
    「你是燒酎派嗎?」
    「我是貪杯之人,燒酎、葡萄酒、日本酒,全都愛喝。」
    道野邊端起酒杯啜飲一口,滿足地點頭說:「嗯。」
    「真好,我只喝啤酒,男人還是要懂酒比較帥。」
    「懂不懂都無妨,只是難得的好酒,不細細品嘗太可惜了。料理和酒注入了職人的靈魂與動植物的生命,非常奢侈喔。」
    「原來如此,有道理。」
    我凝視著手上的柳葉魚,比剛才更心懷感激地從頭咬下。果然美味。
    「不過有時候啊,食物本身是其次,與誰一起享用才重要。基於這層意義,今天與修司喝酒,感覺特別好喝呢。」
    道野邊的話使我略感彆扭,忍不住微微坐正。
    「哪裡……抱歉,我只顧著抱怨莫名其妙的事。」
    面對如此文質彬彬的紳士,我突然覺得自己器量好小,甚至對他感到不好意思。
    「年輕人的抱怨擁有力量,對老年人來說非常耀眼,我聽得很高興喔。」
    道野邊露出微笑,像在凝望遠方。
    「你不是老年人……是紳士。」
    坦白說,我很猶豫該不該敬稱他為「老紳士」,總覺得這份敬意不易傳達,我因此打消了念頭。
    「聽你這麼說,我感到很幸福。」
    面帶微笑、挺直背脊品嘗燒酌的道野邊,果然是最帥氣的紳士。

    走出店門,薄雲籠罩的天空可見繁星點點。
    我們足足花了三小時閒聊,離開時還不到八點。彈性工時的一大優點,就是可以從傍晚開始慢慢喝。若是約深夜時段,道野邊通常會以「人老了不能熬夜……」為由推辭。
    我和道野邊閒聊著,並肩走向車站,這時,斜前方出現一道人影。
    黑夜裡,一名中年男子佇立路旁,神情困窘地看著手機。
    ──不擅長操作手機的老爹嗎?我暗想。
    下一秒,男人綻放笑容,兩隻眼睛笑成彎月,張開雙臂蹲下。
    我因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而吃了一驚,停下腳步。
    一名女童跑過我身邊,毫不猶豫地撲向男人。男人緊緊接住女童,前方傳來笑聲的二重奏。尖細的笑聲來自於小女孩,渾厚的笑聲來自於男人。
    那是最動人的和鳴。此時此刻,男人的懷裡,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地方。
    一名女子接著走過我身邊,向男人搭話:「爸,好久不見。」她長得和男人一點也不像,但兩人的氣質莫名相似。男人笑容不減,簡短而溫柔地向女子打招呼:「哦,近來好嗎?」
    男人摸摸女童的頭,牽起她的小手緩緩起身,配合小小的步伐輕輕邁步。
    他的腳步輕盈幸福,彷彿走在雲端。
    「和孫女久違地見面啊。」
    我用他們聽不見的音量,對站在身旁的道野邊說。
    道野邊推推眼鏡不作聲,食指輕輕抹過右眼眼角。
    「哎呀呀……最近淚腺鬆弛了。」
    見我略感訝異,道野邊以笑容掩飾:「應該是上了年紀的關係。」說完快步向前,像在躲避我的注視。我急忙追上他直挺挺的背影。

    今天的空氣比昨日乾燥,陽光終於開始洋溢初夏氣息,我一身清爽地衝上長長的樓梯。
    「十一點四十分,這下總沒問題吧!」
    我上氣不接下氣地確認手錶,約定的時間是中午十二點。
    調整呼吸之後,我推開熟悉的厚重木門。
    「早安!」
    「修司。」
    雅站在門前。
    「雅,早啊。」
    「修司……」
    雅意有所指地瞄向客用沙發。
    「……不會吧。」
    從碩大的客用沙發椅背,可以望見小小的妹妹頭。

    「一条櫻子同學。」
    我從背後叫她,她嚇得肩膀一震,咻地站起來。
    「對、對不起、對不起!小的今天本來想準時來,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提前一小時到,原想在樓下等,但雅先生親切萬分地要小的上來等……」
    她的日語已經亂七八糟了,邊說邊一個勁地上上下下低頭道歉,我不由得擔心她的頸椎會不會痛。
    「沒關係,真的沒關係,您請坐。」
    「這怎麼行!小的罔顧約定時間,這麼早就坐在這裡占用位子,真、真的相當抱歉!」
    她的聲音竟然開始發抖,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
    不會吧!我在內心大叫。
    「沒、沒關係!我、我也坐下!我們一起坐,好嗎?」
    我頓時慌了手腳,努力把手放上她顫抖的肩膀,想安慰她。
    「你在幹嘛?」
    回頭一看,雅端著茶水托盤回來,用輕蔑的眼神斜睨我。
    「不、不是的,雅……」
    「啊!她哭了!」
    雅看看委託人,又看看我。
    「不是啦!」
    「可是她哭了!」
    雅熟練地單手端起托盤,另一隻手指了指委託人又指了指我。
    「笨蛋,不要亂指人!你誤會了!」
    「修司弄哭女高中生了!」
    「不是我!」
    我大叫,她馬上發出「嗚嗚」聲。
    「都、都是小的不好……全、全都怪我……對、對不起……」
    她發出海狗般的嗚咽聲,雙手掩面,痛哭失聲。
    「修司……你到底在幹什麼啦。」
    雅鄙視我。
    「真的不是我……」
    我束手無策,覺得自己才想哭,這時有人從背後拍拍我的肩膀。
    回頭一看,老闆笑咪咪地站在後頭。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