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人海之中遇見你(全二冊)(簡體書)
人海之中遇見你(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8元
  • 定  價:NT$348元
  • 優惠價:75261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始于初見,止於終老;
    若無執念,何以青春?   
    遇見你的時候,有一束光照進我的生命裡。


    宋青春一直以為,蘇之念就是自己青春裡的一個插曲,
    可是她從來沒想到,這個插曲最後變成了主題曲。


    她閉上眼睛,安靜地在心底默數了十個數字——
    十:蘇之念,我不後悔遇見你。
    九:蘇之念,我很慶倖遇見你。
    八:蘇之念,我很高興和你靠近過。
    七:蘇之念,我很遺憾曾與你爭吵。
    六:蘇之念,感謝上天在五年後給我們重新靠近的機會。
    五:蘇之念,謝謝你幫了我很多,很多,宋氏企業,還有我的……命。
    四:蘇之念,我發現我愛上你 了。
    三:蘇之念,我愛你。
    二:蘇之念,再見……

    宋青春停頓了片刻,才在心底默默地數出了最後一個數字“一”,
    伴隨著這個數字,她心底想的是:“蘇之念,是再也不見。”
    不是再見,是再也不見……蘇之念,真的是再也不見了……
  • 葉非夜

    閱文雲起書院白金作家,熱愛文字,熱愛生活。
    2014年騰訊文學“金鍵盤”年度受歡迎女作者冠軍,2015年“福布斯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年度人氣女作家。
    其文筆流暢,情感細膩,筆下的故事深受讀者喜愛。
    已出版:《致我最愛的你》《人海之中遇見你》。
  • ●2014年騰訊文學“金鍵盤”年度受歡迎女作者冠軍、2015年“福布斯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人氣作家葉非夜溫情新作。

    ●宋青春一直以為,蘇之念就是自己青春裡的一個插曲,可是她從來沒想到,這個插曲最後變成了主題曲。

    ●遇見你的時候,有一束光照進我的生命裡。始于初見,止於終老;若無執念,何以青春?   

    ●這世上總有一種情深,不會被辜負。就像是,你終其一生要尋找的,不過是個永遠不會放棄你的人。
      青春,願你回眸,就能看見蘇之念。
  • 上冊
    第一章  他有三個秘密
    第二章  曾經的他們
    第三章  蘇之念的日記
    第四章  99封郵件,99次說愛你
    第五章  藏在遺書裡的玄機
    第六章  那個暗中保護她的人
    第七章  我是她的故人,卻不是她故事裡的人
    第八章  愛你很好,可是只能到這裡
    第九章  只是一個騙局
    第十章  她愛上了蘇之念

    下冊
    第十一章   那是你喜歡的女孩?
    第十二章   他喊的是“婷婷”
    第十三章   他的霸氣與溫柔
    第十四章   再見,是再也不見
    第十五章   收到了她的喜帖
    第十六章   不能讓她有危險
    第十七章   宋青春,放棄喜歡我吧
    第十八章   若無執念,青春何以青春
    第十九章   她懷孕了
    第二十章   正大光明地愛你
    第二十一章 永遠不會放棄你的人

  • 蘇之念遲疑片刻,端起面前的高腳杯,抿了一下,然後清了清嗓子:“你怎麼會跑去城北郊區?”
    宋青春神情有些落寞,端起酒杯,又吞了一大口紅酒:“我去找以南哥。”
    “有什麼急事嗎?非要跑這麼遠去找他?”
    “是啊,有急事,很著急的事。”
    宋承不是自殺,而是他殺,怎能不是急事?
    蘇之念垂下眼簾,遮掩住眼底的黯淡。
    想到宋承,宋青春也沉默下來,盯著落地窗外的夜景,眼底一點點變紅。
    “我……”宋青春似乎是在掙扎,“你知道我找以南哥,是為什麼嗎?”
    蘇之念沒出聲,端著紅酒杯的手卻暗暗用力。
    她還沒說話,眼眶就濕透了:“因為我哥,就是宋承,他不是自殺身亡的。”
    蘇之念的手抖了一下,高腳杯裡的紅色液體飛濺而出,灑在他的手背上。
    蘇之念急忙放下酒杯,抽了一張紙巾,拼命穩住情緒,直視著她佈滿淚水的眼睛,不敢置信地問了一遍:“你說什麼?”
    “我說,我哥不是自殺的……”宋青春一邊流淚,一邊倒酒,“簡單來說,是他殺!”
    “你怎麼知道的?”
    “是遺書……”宋青春擦了擦眼淚,站起身去了臥室,隨後拿著一張紙走出來,攤開在蘇之念面前,指著“宋承”寫的“青春”二字說,“你看,兩個字都寫對了。可宋承寫我的名字從來都是寫不對的,所以這肯定不是宋承的遺書!”
    蘇之念沒說話,一臉嚴肅地看著“宋承”的那份遺書。
    他和宋承同學過一年,知道他的筆跡,也知道宋承寫“青春”的時候,喜歡少一橫。
    也許是喝了酒的緣故,宋青春整個人鬆懈不少,懶洋洋地靠在沙發上:“在我發現這個秘密的時候,真的被嚇到了。宋家從來沒跟人結過仇,宋承怎麼被人殺了?
    “我第一個念頭是去找爸爸,可爸爸身體不好,我怕他知道這個消息承受不住,所以想到了以南哥。除了爸爸,除了宋承,以南哥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我能想到的唯一一個可以依靠的人了。”
    蘇之念抽出紙巾遞給了她。
    宋青春接過紙巾,擦了擦臉,又喝了口酒:“你知道嗎?以南哥打小對我就很好,幼兒園裡我被欺負,他永遠第一個站出來護著我。我貪玩走丟了,也是他第一個找到我。宋承不帶我玩,他都第一時間跑來哄我,他還說會加倍對我好,我當真了呢,也一直以為他會對我好一輩子。所以,我在知道宋承不是自殺之後,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第一時間就朝城北郊區趕去。我在路上還給以南哥打了電話,可是沒人接聽,等我趕到後,以南哥卻回城了。再後來,車子熄火了,我打電話給以南哥,誰知他和唐暖在一起。那一刻我才知道,我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其實,今晚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真的很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我不敢想像現在的自己是怎樣的。”
    說到最後,宋青春泣不成聲,又拿起酒瓶開始倒酒。
    蘇之念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腕,將她手中的酒杯和酒瓶拿走:“別喝了,喝多了,會更難受。”
    “可是我現在很難過。”
    蘇之念突然抓住她的手,站起身,把她也順勢拽了起來。
    她還沒回過神,人就被他一把帶入懷中。
    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聽到他很淡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透著絲絲的心疼:“哭吧,哭出來會好受些。”
    屋內很靜,除了她的哭聲,再無其他聲響。
    他擁著她,輕輕摸著她的長髮,給她最無聲最細膩的安撫。
    直到她情緒徹底平靜下來,他才放開她。
    他走到吧台,給她倒了一杯溫水。
    “謝謝。”她聲音有些沙啞。
    他等她喝了兩口水,才問:“好些了嗎?”
    “好了很多……”宋青春的嗓子還有些堵,說到一半,突然頓住。
    剛剛那一幕有些熟悉,像是在哪裡經歷過。
    在她記憶斷片的時間裡,她被人擁抱過,還擦過眼淚?
    宋青春想到蘇之念那件染血的襯衣,心猛地收緊,難不成真的是她想太多?
    “謝謝你,我心情好了很多。”宋青春一邊說,一邊抬起頭,“現在輪到你了!”
    “我?”蘇之念愣了一下,有些不懂她的意思。
    宋青春重新坐下:“你剛剛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好的夢?我看你神情很難過。”
    她想起他頭部受傷,她照顧他的那一夜,他把她當成婷婷,說了許多的囈語。
    “可以講講,你和她的故事嗎?”
    蘇之念盯著落地窗外,唇角繃成了一條線。
    “若無執念,青春何以青春?”
    這是宋青春第一次聽見這句話。
    “這就是唯一可以闡述我和她故事的一句話。”
    “她是你青春年少的時候認識的人?一直喜歡到現在,都沒放棄?”
    “嗯。”他沒有任何遲疑地點頭,然後搖了搖頭,“我是八歲那年認識她的。”
    宋青春情不自禁地感歎:“也是青梅竹馬的故事啊,只可惜這個世界上,青梅竹馬很難以喜劇收場。”
    “不,我和她不是青梅竹馬。”蘇之念頓了頓,臉上浮現了一抹傷感,“我和她在童年時只見過一面。”
    “一面?”宋青春睜大眼睛,“那後來呢?”
    “後來,我一直在找她,找了十年,終於找到了。”
    “再然後呢?”
    蘇之念表情變淡,像是籠罩了一層霧氣:“她不記得我了。”
    “不記得了?那你沒有告訴她,你找了她十年?”
    “提醒過,可她沒記起來。”
    宋青春看著蘇之念落寞的神情,心底有些難過:“那個婷婷也太過分了吧,她是豬腦子嗎?怎麼就忘記了?哦,這不單是記憶力差,簡直是智商低!”
    蘇之念有點想笑,也有點頭疼,清了清嗓子,打斷她的話:“其實也不能怪她,當時她年紀小,或許已經忘了。”
    宋青春想了想,道:“真不好意思,我太氣憤了,口不擇言,你別往心裡去。”
    蘇之念淡淡地說:“沒關係。”
    “那……我可以再問你個問題嗎?”
    “你說。”蘇之念點頭。
    “我不是故意看你的日記的,我不知道那是日記,不小心翻開了,然後看到一句話。”宋青春頓了一下,把那句話背誦出來,“‘三生有幸遇見你,有生之年娶到你’,這句話是寫給她的嗎?”
    蘇之念神情變得恍惚,像是在回憶什麼,過了許久,輕輕嗯了一聲,說:“是寫給她的。那是我的夢想。”
    她從沒像現在這樣好奇他的故事,問出第二個問題:“你和她分手了嗎?”
    “分手?”蘇之念神情平靜,“我們從沒在一起過。”
    “啊?”宋青春愣住,“你告白被她拒絕了?”
    蘇之念垂了垂眼簾,說:“我沒跟她告白。”
    “你的意思是,你找了她十年,直到現在,她都不知道你喜歡她?”
    “嗯,她不知道我喜歡她。”蘇之念頓了頓,“我想以後,她也不會知道我喜歡她。”
    “為什麼?”宋青春有些暈。
    “沒有這個可能了。”相比較宋青春的激動,蘇之念顯得很平靜。
    “為什麼沒有這個可能?”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反問出口。
    難道他和她一樣,只能選擇把愛深藏?
    蘇之念說:“其實我有想過跟她表白,可沒來得及說出口……我的夢想永遠不可能成為現實了。”
    宋青春屏住呼吸,全神貫注地盯著蘇之念,等他接下來的話。
    “我可以和任何女人在一起,唯獨不能和她!”蘇之念用力抿了抿嘴,“因為我不能愛她!”
    “為什麼不能?”今晚的宋青春就像“十萬個為什麼”,一直問個不停。
    他用力抓緊了沙發上的抱枕。
    宋青春看蘇之念良久沒有開口的意思,抿了抿唇,伸手將蘇之念放遠的酒杯拿了回來,喝了一口潤了潤喉:“你還愛她嗎?”
    他的眼神變得灼熱,說:“會一直愛她。”
    宋青春感覺自己的臉也跟著發燙,不自在地別過視線。
    她以為自己是世間少有的情深之人,對比他,才發現她的情深是那麼蒼白。
    室內陷入詭異的安靜。
    她端起酒杯,喝到一半,蘇之念阻止了她,順勢遞給她一杯水:“別喝太多,天都快亮了。喝點水,趕緊休息吧。”
    宋青春轉過頭,看了一眼窗外,天邊已經泛白。
    她剛準備朝臥室走去,他突然喊住她:“青春。”
    宋青春疑惑地轉過頭。
    蘇之念盯著她的眼睛,說:“你哥……宋承的事,別太難過,我會想辦法查一查。”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