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幻大師Ⅱ之2:逆天行事
神幻大師Ⅱ之2:逆天行事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1199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萬物運行都有一定的規律和道理,如果逆天行事,就會招來厄運或是禍延子孫。即使是方逸也不敢冒然觸犯天機,然而,當方逸碰到有難之人是自己的好兄弟或是女友時,他還能如此淡定嗎?且看他如何逆天行事!
    ※《神幻大師》全新第二輯精彩展開,看方逸還會遇到什麼奇遇和奇人!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新浪、騰訊、搜狐、起點中文網最熱上億點擊。穩坐新書打賞榜冠軍寶座,閱文集團已宣布即將開拍微電影!
    劍起江湖嘯恩怨,愛恨情仇一瞬間;
    人間世事多險境,神幻大師來化解!

    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超強的法力讓他闖蕩五湖四海均能化險為夷;
    過人的膽識讓他走遍千山萬水亦能屢獲奇寶。
    謎樣的能力加上非凡的魅力,清水也成雞湯,
    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能駕馭的?!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穿得再美也怕跌倒;
    異於常人很會淘寶,
    神幻大師打眼駕到!

    方逸隨著柏初夏前往外公壽宴,並帶上外公最愛的鄭板橋畫作,果然立即贏得關注,當老爺子發現外孫女手上戴的竟是價值千萬的古錢時,更是嘆為觀止。在打聽方逸的出身時,沒想到老爺子竟也認識方逸的老道士師父,不論年齡和時間差都不可能重疊的人,這是什麼妖術嗎?方逸為救彭斌來到泰國,又會遇到什麼危險?

    【神幻小檔案】翡翠:也稱翡翠玉、硬玉、緬甸玉,是玉的一種。翡翠的名稱來自鳥名,這種鳥的羽毛非常鮮艷,雄性的羽毛呈紅色,名翡鳥,雌性的羽毛呈綠色,名翠鳥,合稱翡翠,明傳時,緬甸玉傳入中國後,就冠以「翡翠」之名。玻璃種是翡翠種質中的極品。
  •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 第一章 借花獻佛
    第二章 以酒論英雄
    第三章 傳家寶
    第四章 盛極必衰
    第五章 尚志真人
    第六章 國師
    第七章 非常手段
    第八章 強烈殺機
    第九章 叢林殺戮
    第十章 五毒蠱
  • 「這裡就是泰國的首都?」
    看著街邊擁擠的人群和破舊的建築,方逸不由搖搖頭。最讓方逸感到無語的是,這個城市的規劃十分混亂,現代化的高樓大廈也不是很多。
    「曼谷以前是個小漁村,要說繁榮,還是得到芭提雅去,大人,您要不要去芭提雅?」
    「芭提雅?不,我要去的是清邁……」
    方逸聞言搖搖頭,在路上他已經知道了前去清邁的路線,現在最讓方逸後悔的是他沒有通過正常管道進入泰國,因為從曼谷到芭提雅,需要坐整整十多個小時的汽車或者是火車。
    「好吧,那咱們就去清邁。」吳尊向開三輪車的司機說了一聲,車子往火車站的方向駛去。
    火車站的人不是很多,吳尊很輕易的就買到了兩張臥鋪票。
    「大師,您先坐著,我去給您買瓶水去。」
    等車的時候,吳尊讓方逸坐在座位上,自己則是屁顛屁顛的去給方逸買水。
    「我也沒說要喝水啊……」方逸有些無語的看著大獻殷勤的吳尊。
    閒極無聊的方逸,忽然聽到耳邊傳來一陣高跟鞋的聲音,不由轉頭向身後看去,這一看方逸不由愣了一下,因為他看到一個身高約有一米七五,上身穿著件小西裝,下身穿著一件超短裙的時髦女郎,從車站的入口處走了進來。
    方逸是個正常的男人,見到美女也會多看兩眼,這女人長得實在很漂亮,不光身材凹凸有致,那張臉龐更是非常精緻,看得方逸微微有些愣神。
    似乎感受到方逸的眼神,美女進來後和方逸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對方逸點了點頭。
    「沒想到泰國還有這樣的美女?」方逸心中讚嘆道,收回了目光。
    「大師,您在看什麼?」
    買水回來的吳尊順著方逸扭頭的方向看去,很快收回了目光,嘴裡不屑地冷哼了一聲。
    「怎麼了?」吳尊的反應,令方逸有些奇怪。
    「大師,您沒看出來啊?」吳尊一臉疑惑的看著方逸。
    「看出來什麼?」方逸不解的問道。
    「那個人啊。」
    吳尊臉上忽然現出恍然大悟的樣子,壓低聲音,曖昧地說道:「大師,難道你喜歡這一款的啊?這好辦,咱們去芭提雅,比這更好看的也有啊。」
    「什麼這一款?你在說什麼啊?」
    方逸被吳尊說的有些摸不清頭腦,怎麼說著說著又扯到芭堤雅了。
    「大師,您不是喜歡人妖嗎?」吳尊的聲音又低了幾分,「不對,那個已經不能算是人妖了,他應該是變性人,比人妖的檔次要高很多的……」
    「人妖?變性人?」
    方逸這次徹底聽懂了吳尊的話,當即被嚇了一大跳,強忍著回頭再去打量那個女人的衝動,開口問道:「你確定那……那不是個女人?」
    雖然聽過對泰國人妖的傳聞,不過那個女人不管是從身形還是樣貌上,都透著一股女人的媚態,明明就是個女人嘛,對吳尊的話有些半信半疑。
    「當然能確定啦,大師,您真是好眼光,」吳尊一臉怪異的表情,嘿嘿笑道:「這個變性人可是個極品,你看他把喉結都做了手術,單是從外表上看,一般人肯定看不出來他是變性人。」
    吳尊以前經常帶團前往芭提雅,在那裡有各種人妖的演出,見的極多。人妖在泰國的地位很低,所以吳尊說起話來毫不顧忌,也不怕被那個人聽到。
    「那你是怎麼看出來的?」方逸沒好氣的說道:「泰國雖然盛產人妖,但也不是每個女人都是吧,你說話聲音小聲點,別被她給聽到了。」
    「大師,沒事的,這裡是泰國,人妖和變性人都只是有錢人的玩物而已。」
    吳尊滿不在乎的搖了搖頭,肆無忌憚的又打量了一下坐在後排的那個人,說道:「大師,泰國人普遍皮膚黑,你看她的膚色白得很不正常,這是從小打針導致的,你再看她的胸型和屁股,都有整過的跡象;此外,泰國女人的身高一般很少有超過一米七的,這個人身高足有一米七五,就憑這一點,八九不離十是做過變性手術的,這樣的極品倒是很少見,你要是感興趣的話,我幫你問問,看她願不願意來侍奉您?」
    吳尊分析起來頭頭是道,方逸雖然嘴上沒說什麼,但心裡也是信了七八分,因為那女孩精緻的面孔,還真有些整過的痕跡。
    「行了,別管是什麼人,都和咱們沒關係,不要說那些下流話。」聽到吳尊越說越來勁,方逸不由繃起了臉。
    「對了,人妖和變性人有什麼區別啊?泰國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妖呢?」不過方逸心裡也是有些好奇,當下問道。
    「說有區別的話,那就是變性人一般都是由人妖轉變的……」
    吳尊告訴方逸,在泰國,人妖主要指的是在各個旅遊勝地專事表演,從小服用雌性激素而發育女性化的男性,在長年服用這些激素之後,他們就有了女性的皮膚、心理,甚至身姿形態,如胸部隆起,喉結消失,皮膚變得細嫩等。
    但是要保持這個狀態,人妖就必須將自己的生理機能全部打亂,不得不過量打針吃藥,注射性激素,使內分泌失調,這樣的結果,使身心嚴重受到摧殘,所以人妖的壽命一般都不長。人妖若是再進一步做了變性手術,就是變性人了。
    人妖在泰國雖然不能為主流社會所接受,但在在民間並不受到太大的歧視,人妖與大象、蟒蛇、四面佛還被戲稱為泰國四寶。
    不過人妖在社會立足非常不容易,真正能成為歌舞紅星、成名賺大錢的屈指可數,大多數人妖都要為糊口拼命賺錢,並為年老做準備,除了駐足各大娛樂場所賣藝外,有的則淪落到風月場所出賣色相,賺取微薄的收入可憐。
    至於人妖的由來,在泰國有很多種說法,比較可靠的說法是因為泰國的色情業猖獗,女子在這個行當能掙很多錢,一些好吃懶做又沒有生存技能的男人為謀生計,只好設法把自己變成「女人」。
    加上泰國有很多貧困家庭養不活自己的孩子,一些剛出生或只有一兩歲的男孩被賣給了人肉販子,這些人肉販子就給買來的男孩注射雌激素,到了青春期,就會出現女性第二性徵,成為雙性人。
    到了二十世紀,泰國人妖已達兩萬人,主要集中在芭堤雅的人妖歌舞團及酒吧和夜總會,凡是到泰國旅遊觀光的人都必看人妖。畸形的產業鏈,也使得那些人肉販子愈發瘋狂起來,他們已經不僅限於購買貧窮人家的男孩,甚至坑蒙拐騙偷,無所不用其極,使得十個人妖裡面,起碼有五個是被迫成為人妖的,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尊嚴。
    「這都是些苦命人,不要歧視他們。」方逸心裡慶幸不已,如果他出生在泰國,被人遺棄在某個寺廟外,說不定也會落到這種下場呢。
    「是,大師心懷慈悲,我以後一定會尊重他們的。」
    吳尊嘴上答應著,心裡卻很不以為然,在芭堤雅那樣的地方,只要你手上拿著泰銖或者是美金,就可以隨便去摸人妖,甚至把他們帶到酒店,又怎麼會能得到人們的尊重呢。
    「你們,是在說我嗎?」
    忽然,一個略帶一點中性又帶有一絲女性柔美的聲音在方逸身後響了起來,這個聲音讓方逸和吳尊都嚇了一跳,因為她是用中文說出來的。
    「不好意思,我們只是在聊天而已,無意冒犯你……」
    即使沒回頭,方逸也知道是那個變性人在說話,而且從對方的口音裡,方逸聽出來,正如吳尊所說,這個人在做變性手術之前應該是個男人。
    「沒關係的,我就是個女人,而且比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女人都要漂亮。」那個變性人很有自信地嬌笑說道:「我的中文名字叫秀莉,很高興認識你,你是來自中國吧?」
    方逸轉過臉,看到那個變性人的臉龐時,也忍不住在心中驚豔了一下,從外表上來看,這個女人的臉上幾乎找不到任何的瑕疵。
    「是,我是來自中國,你的中文說的很不錯,也是中國人?」
    這女人的中文說的比吳尊還要好,如果不是身在泰國的話,方逸準會認為她是中國人。
    「不,我不是中國人,我只是會說中國話而已。」秀莉的聲音帶著一絲驕傲,「不光是中文,我還會說英文、法語和拉丁語系,對了,我聽他叫你大師,你是藝術家嗎?」
    「藝術家?不是,他叫著玩的,你別當真。」方逸忙擺手說道。
    「對,對,我剛才是胡說的,你別當真啊。」聽到對方懂中文,吳尊也是有些尷尬。
    「我沒有和你說話。」秀莉正眼都沒有看吳尊,直接對方逸說道:「很高興認識你,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呃,你叫我三炮好了。」
    方逸隨口把三炮的名字說了出來,倒不是他瞧不起這個變性人,不願意告訴她自己的真實姓名,而是他此次是來救人的,方逸連彭斌的敵人是誰都不知道,因而不想暴露自己的名字。
    「三炮?這個名字好奇特啊。」秀莉一臉好奇的看著方逸。
    「三炮,你要是被這變性人惦記上,可不要怪我啊。」方逸在心中默念了一句。
    「大師,咱們的車到了,快點上車吧。」
    就在秀莉想繼續追問下去的時候,吳尊的話讓方逸鬆了口氣,總算得以脫身。雖說道家講的是有教無類,並不排斥任何生靈,但面對一個變性人,方逸心裡仍然感覺有些彆扭。

    從曼谷前往清邁的列車人很多,方逸聽到不少旅遊團都說著中文,不過那些人大多都是坐的硬座車廂,到了臥鋪車廂就變得清靜了很多,吳尊很有眼色的幫方逸把床鋪上的被子舖好。
    「大師,您對那個秀莉有興趣嗎?」吳尊一臉八卦的說道:「要是您有興趣,回頭我幫你問問……」
    「我不是說過了嗎,不要再提這個話題。」方逸不由皺起了眉頭,他上車時看到秀莉也上了這班火車,他知道吳尊不是說著玩的,或許真能在車上找到她呢。
    「大師,你不知道,這變性人有很多妙處的……」吳尊沒有看到方逸的臉色,嘴上還在說著:「變性人以前是男人,他們知道男人的需求,所以由他們來服侍,要比女人強得多。」
    吳尊幹了幾年導遊,泰國的紅燈區也沒少去,說起來居然一臉回味的神色。
    「大師,像這種極品的變性人可是很難見到的,而且他們也會挑人的,我看那個秀莉對您就挺有意思的……」
    吳尊還在繼續鼓吹著,他是想方逸萬一嘗到了變性人的妙處,一高興說不定就能把自己身上的降頭給解掉了呢,所以鼓吹起來不遺餘力。
    「你怎麼知道呢?你這個人真是太壞了。」
    吳尊正說得起勁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秀莉的聲音,讓吳尊一下停住了嘴,循聲望去,竟看到秀莉正半躺在距離他們不遠的一張床鋪上,一身誘人的曲線盡顯無遺。
    「呃,我……我就是隨便說說……」
    吳尊看過去的角度,剛好能看到秀莉的裙口邊緣,若隱若現的大腿根部,看得吳尊一時間嘴乾舌燥,說起話來也結結巴巴了,眼睛更是恨不得能透視,看到裙子裡面的風光。
    「小朋友,話不能亂說呦,中國有句古話,叫做病從口入。」
    秀莉口中發出「咯咯」的笑聲,優雅的站起身,走到發呆的吳尊面前,用手指挑起他的下巴,不過這回秀莉用的是泰語說話,坐在一旁的方逸完全聽不懂是什麼意思。
    「我……我沒有別的意思……」
    順著秀莉半俯的身體,吳尊的眼睛剛好看到她大開的領口,兩個渾圓高挺的半球體看得他鼻血差點都流出來了。
    「那就好,小朋友,以後記得千萬不要亂說話啊。」秀莉笑著轉過身,對方逸拋了個媚眼,然後扭動著纖細的腰身回到自己的鋪位上。
    就在秀莉轉身的時候,方逸感覺從她身上傳來一股危險的氣機,不過等方逸提高警覺後,那種氣機卻又忽然消失了,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直到此刻,吳尊還像是沒回過神來一般,眼睛一直在跟隨著秀莉的身體。
    「喂,醒醒!」方逸用手拍了下吳尊的肩膀。
    「妖,真是個妖人啊……」
    吳尊如夢方醒一般的口中喃喃自語著,面對這個叫秀莉的變性人,吳尊幾乎沒有一點抵抗力。
    「行了,少說幾句吧。」方逸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吳尊。
    「好,不說就不說。」吳尊的眼神不時的瞄著不遠處的秀莉,拿起礦泉水瓶,將一瓶水喝掉了大半。
    從曼谷到清邁,乘車和坐火車時間其實差不多,不過火車要舒適些,看著沿途的風景,時間過得很快,到了晚間的時候,列車已經停靠在清邁車站。沒想到秀莉居然和他們的目的地也一樣的。
    「再見,很高興認識你。」走出車站後,秀莉來到方逸面前,雙手合十行了個泰國的禮節,「有緣我們還會再見的,希望你和你的同伴在泰國玩得愉快。」
    「謝謝。」方逸對秀莉點了點頭。
    「尤物,真是尤物啊……」
    看著秀莉穿著高跟鞋遠去的婀娜身影,吳尊不禁喃喃自語著,他自詡見多識廣,但像是秀莉這種頂級的變性人,吳尊以前也沒有接觸過。
    「行了,走吧……」
    看吳尊那一臉癡迷的樣子,像是魂兒都被勾走了一般,方逸不由搖了搖頭。
    「是,大師,不知道您要去什麼地方?」
    美色雖然重要,但自己的小命更加的重要,一想到自個兒身上還有未解的「降頭」,吳尊就像是從頭頂被淋下了一盆涼水,頓時就清醒了過來。
    「清邁有個苗族村,你知不知道這個地方?」
    來到清邁後,方逸有種感覺,大哥應該還沒遭遇不測,剛才下車前他起了一卦,發現卦象雖然仍不明晰,但卻隱約能看到一些東西,讓他肯定彭斌此刻就在清邁。
    「苗族村?我當然知道啦。」吳尊連連點頭,道:「那是清邁一個旅遊景點,我每次來都會帶客人去玩的,大師你要去苗族村嗎?」
    「咦?那是個旅遊景點?」
    方逸聞言愣道,他原以為彭斌在被人追殺的情況下,會躲到一處人跡罕至的地方,沒想到他竟然躲在這種熱鬧的景點,這倒是有些出乎方逸的預料。
    「是啊,馬沙山谷、老清邁、查育寺、培山苗族村,這些都是清邁很有名的旅遊景點。」吳尊看了看天色,說道:「大師,去苗族村有一段路,而且最好是坐大象過去,今兒天色已晚,過去肯定是來不及了,咱們要不先找個地方休息一晚,明天再過去怎麼樣?」
    清邁多山,苗族村更是位於培山上,上山之路非常的崎嶇難行,是泰國唯一現存的六種山地民族之一。苗族村的百姓許多都是從中國雲貴兩地過來的,村裡人大多聽懂得漢語。
    「明天過去?也行,那明兒一早就走。」
    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方逸也不想冒然前往,倒不如明天裝作遊客過去,於是同意道。
    「大師,明天到了苗族村,您可別坐在他們的門檻上,也不要嚇唬當地人養的狗……」吳尊一邊走著,一邊給方逸說著苗族村的一些忌諱。
    「我知道,你安排好明天的行程就行了。」方逸打斷了吳尊的話,要說對苗族的瞭解,方逸遠在吳尊之上,哪還需要他教呢。
    「哎呦,我忘了您是降頭師大人,這些事您自然知道的。」吳尊一拍腦袋,臉上露出恍然的表情。
    在泰國有一種傳言,就是苗族村在千百年以前,是泰國降頭術的發源之地,所以那裡也是降頭師們的聖地,遊客去到苗族村之前都會被導遊告誡,不要去觸犯村民們的規矩。
    「大師,您是來追本溯源的吧?」吳尊大著膽子問了句。
    「追本溯源?你倒是挺會用詞的呀。」聽到吳尊說的話,方逸不由笑了起來,搖搖頭道:「要說追本溯源,東南亞的降頭師們應該到中國去,雲貴兩地流傳的巫術哪是區區降頭術所能相比的。」
    巫術的由來,說起來要比方逸所修的道術還要久遠得多,方逸曾經聽老道士說過,真正的巫術修的是身體,單憑身體的力量就能做到翻天倒海,摘星逐日,像是神話中射下九日的后羿,就是最早的大巫之一。
    在大巫橫行的那個年代,人們尚且處於洪荒之中,天地還沒有完全分離,環境十分的惡劣,而人身體也會經常生病,所以大巫研究出醫術用於救治世人,沒想到久而久之,巫術中的旁支醫術流傳下來,但真正開發自身潛力的巫術卻是泯滅於歷史長河之中了。
    「行了,先找地方住下吧。」方逸此時也感覺有些疲憊了。
    「好,大師,酒店我已經打電話訂好了。」
    吳尊這一路上對方逸服侍的可說是無微不至,不但火車買的是臥鋪,就連酒店也訂的是清邁最好的一家。這一趟折騰下來,他銀行裡的存款已經變成了負數,如果解不開體內的降頭術的話,他真的找根大樹吊死好了。
    看到吳尊臉上露出肉疼的神色,方逸哪裡會看不出吳尊的心思,當下說道:「這一趟的花費我會給你的。等到了苗族村,我就給你解開身上的降頭,到時你就可以自行離去了。」
    「多謝大師,多謝大師!」
    聽到方逸的話,吳尊如聞天籟,膝蓋一軟,對著方逸就要跪倒下去。
    「起來,先去酒店吧。」
    方逸用手輕輕拖住吳尊,饒是吳尊怎麼用力,身體都無法再彎曲一分,只能作罷。便站起身來,帶方逸坐上了一輛拉客的摩托車。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