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員玉碎!
全員玉碎!
  • 定  價:NT$400元
  • 優惠價: 79316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限量贈品
行走好讀帆布袋(贈品)詳情
贈品已送完!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得獎作品
  • 終戰73週年,直視日軍二戰期間
    「只許戰死不准生還」極端的愛國主義
    ......
    失去左手的獨臂漫畫家、身為倖存者的使命
    一部基於親身經驗創作的戰記漫畫
    對戰爭的憤怒和生命的反思……


    1943年末,丸山二等兵一行登陸南太平洋新不列顛島(New Britain)上的拜恩,那是戰友口中「如天堂般之地」。然而實際上卻是個受傳染病、空襲、甚至「軍紀」威脅,距離「死亡」寸步之遙的地方。時序進入1945年,面臨美軍登陸,為了死守拜恩一地,日軍將士如今已別無他法,五百人眼看只剩下「玉碎」這條路可走了。誰也沒想到,所謂的天堂竟是全員「共上天堂之地」……
    水木茂自身在21歲時被徵召入伍,1943年前往現為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拉包爾(Rabaul)參戰,在美軍的一次空襲中失去左手,其所屬十人小隊中共有九人戰死,僅水木茂一人倖存。在《全員玉碎!》中他將自己投射在丸山二等兵身上,將聖喬治角(St. George)的悲劇與自身戰爭體驗相互重疊,透過一道道寫實筆觸,活生生地勾勒出戰爭的虛無與悲慘,造就出這部撼動人心的巨作。
     
    ●日本妖怪大師水木茂一生不可切割的課題
    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徘徊生死之間的經驗,對水木茂的一生影響重大。戰爭不只讓他失去了左手臂,這個體驗更是他創作的原動力,終其一生持續創作著戰爭相關的題材。甚至可以把妖怪視為他戰爭體驗下的產物,例如水木茂在二戰服役期間,失去隊友在叢林逃亡時,曾在一片漆黑中被神秘的力量阻擋去路,他認為那是被妖怪「塗壁」所救,讓他免於墜入懸崖。
    在水木茂的戰記漫畫中可看到對戰爭的憤怒,以及他對生命意義的思考。劫後餘生,也造就了他與眾不同的人生觀。水木茂曾說過:「我從來沒為失去一條手臂感到悲傷,能保住性命活下來比失去一條手臂更有價值。」

    ◎何謂玉碎?
      「玉碎」一詞出自「寧為玉碎,不能瓦全」,在太平洋戰爭中代表「全員犧牲捨命攻擊」的軍事命令。日本正式使用「玉碎」一詞,是在1943年5月30日的「阿圖島戰役」之後。二戰末期戰局陷入絕望之時,日本軍部甚至倡導「一億玉碎」、「一億特攻」的口號,準備讓本土與殖民地的全部住民同歸於盡……突顯出日本軍國主義的瘋狂。

    本書特色:
    ◎開本尺寸比照日本「水木茂漫畫大全集」版本(14.8*21cm),完整收錄《全員玉碎!》相關插畫。
  • 水木茂
    生於1922年,鳥取縣境港市長大。二戰時派駐激戰地帶拉包爾,並在轟炸中失去左手。復員後開始畫起連續畫劇(紙芝居),之後轉而創作出租漫畫(貸本漫畫)。
    1965年在別冊少年雜誌上發表《電視君》,摘下第六屆講談社兒童漫畫獎。代表作包括《鬼太郎》、《河童三平》、《惡魔君》等。
    1989年以《漫畫昭和史》摘下第十三屆講談社漫畫獎。1991年獲頒紫綬褒章。2003年獲頒旭日小綬章。同年,於境港市創立水木茂紀念館。2007年,法文版《鬼婆婆與孩子王》奪下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最佳漫畫獎。2008年,法文版《全員玉碎!》在同一漫畫節上奪得文化遺產獎。2010年獲選為文化功勞者。2015年11月仙逝。

    譯者簡介 酒吞童子
    因為海灘總是好的並且什麼音樂都可以跳舞都可以推翻政府。
  • 「水木茂成功地融和了恐怖和黑色幽默,將兩種元素同時表現在畫格中。這是一部讓人痛苦、繁心的漫畫,卻也極其有趣,不容忽視。」──Flavorwire
    「《全員玉碎!》殘酷且誠實地關注了此一不幸的群體,來自指揮官的非人性對待更甚於敵方施予的。」──《Paste》雜誌
    「水木茂描繪了戰爭的暴力與戰線背後日常生活的殘暴,這不是一個能輕鬆閱讀的故事,但其歷史價值和留給未來的教訓是不可否認的。」──MTV Geek
    -----------------
    ★2007年NHK改編為日劇《鬼太郎所見的玉碎~水木茂的戰爭~》,由香川照之主演。

     

  • 後記
    那裡真的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

    《全員玉碎!》這個故事,有九成都是事實。
    雖然書中安排參謀遭流彈擊中而陣亡,但這點並非事實,參謀最後看準時機順利逃之夭夭了。
    書中雖然畫成全員陣亡,實際上則有將近八十人倖存。
    首先,就算這座島上有人對你說:「我們接下來就會死了,你們先去送死吧。」還是很難就這麼慷慨赴義。
    「玉碎」這種玩意兒,不管在任何地方都一樣,一定都會出現倖存者。
    但在貝里琉島等地,倖存者的數量則寥寥無幾,因此被奉為典範。而拉包爾的評價往往僅次於貝里琉島。
    不過像貝里琉島這樣,全體都要一起共赴黃泉的話,玉碎作戰就會成功。
    而在拉包爾這邊,明明還有十萬名士兵在後方活得好好的,卻叫位於前線的五百人(實際大約三、四百人)去送死,實在很難獲得全體士兵的認同。
    軍中常說,士兵跟襪子都是消耗品,士兵的地位通常只跟「貓」平起平坐。不過只要一提到「死」,士兵果然也是凡人。俗話說:「一寸蟲也有五分魂。」就我看來,如果沒取得全體士兵的默許,光是下令叫他們去死,玉碎作戰是無法成立的。
    年僅二十七歲的新任大隊長,就個人來說或許十分優秀,但要統率近五百人的意志,實在還是太年輕了。
    而指揮他們的、或者該說是對他們下令的,就是「參謀」了。倒不如說,師團長的方針就是要拉包爾的十萬士兵「在此送死」,參謀才會照本宣科地如法炮製。
    軍官、下士官、馬匹、士兵,在軍中這種優先順位之下,士兵根本稱不上是「人類」,而是連馬都不如的生物。就我看來,在玉碎中保住一命絕非卑鄙,而是身而為人的最後抵抗。
    書末雖然安排全體一起喪命,但我曾經想過要讓其中一名士兵逃出生天,並向駐守在下一個地點的連隊長報告此事。但這麼一來故事會拖得太長,才安排成全員玉碎。事實上,駐守鄰近地區的混成三連隊之連隊長,曾針對這起玉碎事件表示:「那個地方真的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也非得守下來不可嗎?」
    當我聽到此事時,只能對空長嘆。
    那個地方真的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這句話實在太空虛了,而死人(戰死者)是不會說話的。
    我只要一畫起戰爭故事,胸中就會湧起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怒氣。大概是戰死者之靈使然吧。

     

  • 新不列顛島 科可波
    拜恩之雨
    重勞動與甩巴掌
    小指
    敵軍登陸
    敢死隊
    大本營一角陷落
    本田軍曹之死
    玉碎
    當晚的遭遇
    聖喬治角
    死亡使者
    全軍覆沒的海角

    後記
  • ★2009年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遺產獎
    ★2012年美國艾斯納獎(Eisner Award)——最優秀亞洲作品賞
    ★日本財團推薦「百大學習漫畫」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