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之羊03
迷途之羊03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 79174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銷量破萬!上市即加印,2018討論度最高的華文輕小說新星!
    ★暖心作者微混吃等死攜手超人氣繪師手刀葉,再次帶來溫柔的輕推理物語。
    ★華文輕小說界第一本以Youtuber為主題的小說!
    ★謳歌青春的詩篇,再開第三篇章──

    一味追趕他人的背影,便永遠看不見前方。
    只有與妳並肩,我們才能一同尋找解答。

    「這個世界上,哪來那麼多理由?」
    循著線索一路找尋,柳透光越來越貼近白宣的內心,
    也終於明白了這趟旅行真正的意義。
    重新展開的旅途,他不再盲目追隨過往足跡,選擇跨出屬於自己的腳步。
    吳疏影,纖細美麗、如梅花般孤高的女孩。
    透過她的雙眼,沒有方向的男孩,在一片迷霧中,發現了不曾注意的道路。
  • 微混吃等死
    前錯字王國北境領主「混吃」。
    這次後記比較沒哏,只好認真寫這一欄。最近很想看到能讓人沉浸、大哭的神作,電影、小說、動畫都好,求推薦。


    繪者簡介
    手刀葉

    冬天只想當棉被捲(:3[__]
    這次也請大家多多指教!

  • 0(狐面女孩的名字。)
    1(籐與竹)
    2(疏影橫斜水清淺)
    3(暗香浮動月黃昏)
    4(靜靜杵立的老茶廠)
    5(茶鄉名間,日月魚池)
    6(後話,日月雙潭。)
    後記

     

  • 1(青籐與松竹)

    從宜蘭回來後,好好休息幾天的我恢復了元氣。
    天氣很冷。
    寒流來襲的臺北,氣溫直降到十度以下。
    走在街道上,迎面拂來的冷風都能讓臉上感受到微微刺癢。
    我在發熱衣外頭穿上了保暖的灰色套頭毛衣,與一件黑色亞麻長褲,披上外套後前往王松竹家。
    他家位於水昆高中附近,靠山一側區域的巷子裡。有些偏僻,更貼近大自然,也顯得寧靜。
    早已用手機跟他打過招呼的我,加快腳步走進公寓。天氣太冷,我將雙手插進外套口袋,往上走到二樓。
    左側住戶就是王松竹的家,我按了門邊的電鈴。
    「松竹,是我。」
    「喔,來了。」
    松竹打開門,我在玄關處換上室內拖鞋,跟著走進室內。
    鋪上木板的地面踩起來很舒服。
    松竹的爸媽似乎在工作,這個時間點不在家裡。
    「坐吧,要喝什麼?」
    「有綠茶嗎?」
    「嗯,我看看。」
    松竹穿著淡藍與黑色相間的連帽外套,悠哉地走進廚房。
    我坐在客廳的L型沙發上,抱著觀察的心情,視線轉向屋內四處。
    堆上雜物的鋼琴靜靜待在角落,彷彿訴說著無法輕易開口的陳年往事。一盞吊燈懸掛在天花板,暖橙色壁燈在牆角點亮客廳。
    空氣間瀰漫著淡淡精油芳香,不知名的鋼琴古典樂在室內悠揚。
    曲風優雅,聽起來很悅耳。
    上次來這裡的感受也是如此。松竹家的氣氛不知道為什麼,分外寧靜和諧。
    我從隨身背包裡拿出筆電,放到沙發前的木桌上。
    給松竹看看我第一次自己獨立剪輯的影片,是這趟拜訪的主要目的。
    我與他,還有小青藤,一起登上陽明山海芋園,在一片氤氳繚繞、與世隔絕般的夢幻海芋園,共同體驗了一段美好的旅行。
    還是不久前的事。
    松竹端著飄散熱煙的茶杯走回來,另一隻手裡的茶葉罐上寫著「杉林溪。
    「拿去。」他說。
    前傾身子遞給我茶杯時,他看了我的筆記型電腦一眼。
    微微歪了歪頭,松竹坐向L型沙發的另外一排。
    他左手拿著茶杯,右手自在地擱在沙發椅背上。
    「你剪好了?」
    「嗯,這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剪完整部影片。」
    自己。
    一個人。
    話都還沒說完,感傷的情緒從心裡深處湧出。在寒冷的二月天,寂寞被放得更大。
    索性,我嘆了口氣。
    松竹雙手抱在胸前,好奇地問道:「所以你在追逐夜星的白宣頻道待了這麼久,一直都是你們兩個人一起合作、一起剪片?」
    「對。」
    「喔,那來看你剪的影片吧。」
    筆記型電腦被拿到中間,王松竹接過無線滑鼠,點了一下影片播放程式。
    陽明山的海芋園之旅,透過螢幕緩緩揭開序幕。
    搭車,與旅行路線討論。
    前往水氣豐沛、山嵐繚繞的陽明山,走出煙霧濃密的隱密小道,彷彿穿過神祕的隧道走到另外一個空間。染上露珠、氣質高雅的白色海芋,在宛若獨立於世界之外的朦朧山谷間,遍地生長。
    氣質與海芋相稱,清新脫俗的小青藤。
    她用歌聲,填滿了白宣不在所產生的空虛。
    她用身影,填滿了白宣不在所留下的空間。
    在王松竹隨行拍攝之下,每個鏡頭都捕捉得非常完美。
    影片持續播放。
    我忍不住說道:「松竹,自己剪過影片才真的發現你很會攝影。無論我想剪出什麼畫面,都能找到需要的素材。」
    「當然了,只是那天下雨,我都快累死了。」
    王松竹平淡地說完,故作瑟瑟發抖的模樣。
    即使如此,他的視線沒有離開螢幕,顯然對剛才的畫面剪接有些想法。
    影片來到結尾。
    在找到白宣埋藏於大芋園裡的線索前,突兀的那一場雨。
    畫面聚焦在望向灰濛天空的我與小青藤。
    雨點紛飛,雨幕片片灑落海芋田,鏡頭往上一轉,帶向遠處群山,收尾用的文字用特效做成如雨降下一般的效果。
    點點文字飄落。
    「吶,透光,這個效果你很會啊。」看到最後,王松竹忍不住放下茶杯,續道:「差不多了,品質還不錯。」
    「唔,真的嗎?」
    「之後我會寫幾點建議寄給你,你可以看看要怎麼調整。不改也沒關係,這是你第一次自己剪片,直接發布也好。」
    「好喔。」
    說得平靜,但我心裡還是鬆了一口氣。
    平常有白宣在,影片都是由她主導,包括拍攝、剪片、發布,一手包辦。儘管我會全程參與,充其量也只是輔助角色。
    杉林溪綠茶還剩半杯。
    白煙早已消散。
    「其實你好像有當Youtuber的淺力吶。」
    我微微一愣。
    松竹的聲音輕微得像是呢喃,但又像是刻意控制得能讓我聽到。此刻我們的視線並未交會,更分別坐在L型沙發的兩邊。
    我該回應嗎?
    又該用什麼的態度回應?
    思至此,我聳聳肩。
    「說得好像我現在就不是Youtuber一樣。」
    「你之前是Youtuber嗎?」
    「我是追逐夜星的白宣裡的墨跡啊。」
    「墨跡不就代表,需要有白色宣紙才能展現自己的存在嗎?」松竹的口吻並非提問,更像是確認心裡的答案。
    我抿了抿唇,說不出話。
    王松竹起身走向客廳中央,經過鋼琴時,手指輕撫而過。沉積已久的灰塵被抹去,琴蓋上立刻出現一條明亮的路徑。
    那架鋼琴,有多久沒有人彈了?
    有多少年,這間房子鋼琴聲不再流轉?
    氣氛稍稍產生了變化。
    他的手指輕輕劃過琴蓋時,一直作為背景的古典樂,忽然加入了較為激昂、情緒高亢的小提琴。
    毫無疑問,我想起了那一天的光景。
    在陽明山大芋園的餐廳,小青藤展開一個人的歌唱。起初是她清新、富有情感的旋律,後來卻透散出透明得難以觸及的寂寞。
    因為透明,所以看不見。
    既然看不見,又怎麼能觸及?
    在小青藤愈來愈悲傷,即將被難過所淹沒時,有人走入了那個空間。
    以琴音,躍入小青藤身邊。
    同樣富有生命力的琴音,接受了小青藤所有悲傷的情緒,並以溫柔、渾厚的琴音,擁抱著小青藤,帶著她走出惆悵的泥沼。
    那一天的松竹會彈鋼琴。
    毫無疑問。
    然而當小青藤唱完歌,想確認剛才到底是誰在彈琴,是誰能與她配合得這麼完美,卻什麼人也沒看見。
    松竹與小青藤之間的矛盾,涉及才能與自卑的事。只要松竹的手指輕碰琴鍵,與小青藤共同演出歌曲,一切就能迎刃而解。
    不是嗎?
    「是說,松竹,為什麼你不彈琴了?」
    「等我想彈,我就會彈的。」
    王松竹的回應模稜兩可,他的手指離開琴身,身影看起來帶有一絲落寞。
    我不禁感到好奇,曾經發生過什麼事。
    「為什麼你現在不想彈琴了?」
    「因為不快樂。」
    「為什麼不快樂?」
    「大概可以這樣說吧──我從小到大一路練琴,不過並沒有把鋼琴視為我唯一想做的事。說白了,我靠著彈琴能吸引一些女孩子,認識很多很多人,但也是因為鋼琴,讓我跟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慢慢斷掉聯絡了。」
    「……嗯。」
    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沉默了幾秒,這幾乎是第一次聽到松竹這麼形容別人。
    「我們曾經一起做影片,一起努力拍片、剪片、討論,每天都想著怎麼變得更紅,做出更好的作品,有著戰友一般的感情,但時間一久,衝突也愈來愈大……好了,就說到這吧。」
    他揮揮手,走向廚房,拿出一盤雜糧貝果與果醬。
    一身悠哉的他坐回座位,不疾不徐地把果醬塗上切開的貝果。流淌在室內的音樂,節奏也重新回到緩慢的鋼琴古典樂。
    松竹把抹上果醬的貝果懸在與我之間的半空。
    「要吃嗎?」
    「嗯,我有點餓了。」
    我伸手接過,這片貝果還是熱的,可能我來之前松竹就在烤了。
    松竹修長的手指拿著果醬刀,繼續抹果醬。
    「現在呢?你從銀柳道回來,下一個地方要去哪裡?」
    「暫時沒有了。」
    「什麼?」
    果醬刀停留在貝果之上,松竹面露驚訝。
    「埋在銀柳道的時光寶盒,找到是找到了,只是……」
    「發生了什麼?」
    「這個……」我想了一會兒,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也不知道該不該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目光,與松竹交會。
    從他擔心的雙瞳裡,我看出他迫切想要知道究竟怎麼回事。
    那是出自於彼此的友情,不止對我,還有對白宣。從一開始大家都還沒有名氣,紛紛踏上創作的旅途那一刻──
    註定我們會一起走下去。
    我重整思緒,將銀柳道的記事緩緩說出。

    白唯戴上狐狸面具,身為白宣的雙胞胎妹妹,她們身型極像。白唯戴上面具後,在那處的粉絲紛紛以為她是白宣,被她吸引走了。
    我挖開土堆,挖出那個時光寶盒。
    白宣清秀的字跡,映入眼裡。
    透光兒:
    跟你一起旅行,四處拍影片,一直都是最讓我開心的事。
    我時常想,哪天我們不再拍影片,不再當Youtuber,只是單純地為了旅行而旅行,那樣你還會跟我一起上山下海、到處玩嗎?
    這是我們的時光寶盒,我想寫大膽一點的話──透光兒,你會喜歡不再是Youtuber的我嗎?
    說完後,我無語地閉上雙眼。
    松竹也陷入了沉默。
    他大概完全沒有想到,在我追尋白宣的旅途中,居然會收到這樣的訊息。
    字裡行間透露著對成為Youtuber的懷疑。
    我心裡非常明白,對Youtuber的身分迷茫到不知如何是好的白宣,質疑自己要不要繼續拍影片是很正常的事。
    王松竹輕嘆口氣。
    「透光,你怎麼想?」
    「在我最脆弱、最難過時,心中想起來的人都是身為Youtuber的她。」心裡傳來一陣波動,我堅定地說道:「但是,我喜歡的是白宣。不管她要不要繼續當Youtuber,或是明天就解散粉絲團……我都無所謂,只要我們能一起上山下海就好。」
    一起去看櫻花。
    一起與海龜浮潛。
    一起走進罕無人跡、獨立於時間之外的密境。
    「只要這樣,就夠了。」
    松竹不置可否地點點頭,想了想後說道:「透光,你確定這樣就好嗎?」
    「你想說什麼?」
    「就我來看,白宣的信裡充滿了迷茫和猶豫。」
    「是啊。」
    「白宣更像是想繼續當Youtuber,卻找不到快樂拍片的方法,也很懷疑你是不是只喜歡身為Youtuber的她。她對自己在螢幕前後的形象不同,很在意。」
    「嗯,這些我都知道。」
    無力地嘆息一聲,我喝了一口綠茶,幾乎沒有味道。我的雙手在膝蓋上交握,垂頭看著地板。
    從寒假開始的那一天。
    追尋白宣的旅途中,我漸漸瞭解到她所遭遇的迷惑。
    Youtuber白宣,跟私底下的她是不同的人。
    這也是困擾她很久的事。
    真正的白宣,是一位氣質空靈的女孩,有股自然的神祕感。當她空靈的視線與人接觸,無人能豁免於她的吸引力。
    「寫那封信時,追逐夜星的白宣大概五萬人追蹤,現在已經五十萬了。這期間,白宣都是自己獨力面對那些事。」
    伴隨著人氣成長,白宣的心路歷程,她從未跟我說過,而我已經是最貼近她的人了。
    想到這裡,心裡就很難過。
    白宣實在獨自承受了太多事。
    不過,也多虧時光寶盒裡的信,我才終於釐清了這趟旅行的意義。
    「結業式那天白宣消失了,留下線索,讓我思考要不要去找她。」
    「嗯。」
    「她選擇消失的原因是因為迷茫,而在尋找她的這趟旅途,我可以更瞭解她的一切,並一步步走近她──最後跟她一起面對那些事,解決心裡的煩惱。」
    如果白宣迷失了方向,那我就踏上與她相同的道路,努力接近她,與她一起尋找解答。
    「原來你已經想到了啊。」
    松竹的嘴角微微揚起。
    「當然。」
    我不由得笑了。
    「我想透過拍影片的方式,以真正的Youtuber身分,體驗做白宣做過的事。」
    「喔,用追逐夜星的白宣頻道發片嗎?」
    松竹指了指螢幕。
    我搖搖頭。
    海芋園的影片只是初步的嘗試,要更加貼近白宣的迷惘與苦惱,我就不能用白宣策劃的點子,而必須從頭至尾,都自己發想。
    也不想一再依靠熟識的友人。
    倘若始終要靠著「追逐夜星的白宣」其中墨跡的身分,不斷運用著過去所建立的人脈去拍影片。
    我是不會有任何新的體悟跟成長的。
    我認真地說道:「松竹,你認識很多Youtuber吧,介紹幾個人給我認識,我想帶一個人一起去拍影片。」
    「就像白宣帶著你一樣嗎?」
    「沒錯。」
    「人選呢,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
    「一定要是沒有和追逐夜星的白宣合作過的Youtuber吧?個性最好有趣一點,特別一點。」
    「就這樣嗎?」
    「嗯,其他要求……還有,他要想跟我一起去旅行去拍影片,對我要做的旅行影片有興趣,不然我也不好意思麻煩人家。」
    一秒、兩秒、三秒,松竹抱著胸口的雙手緩緩鬆開。
    「好,給我一天時間。」他說。
    「謝了。」
    說實話,我與白宣也不是沒有認識其他Youtuber,但論人脈廣度,還是不可能贏過經營「廢材上的風霜菇」頻道的王松竹。
    陽明山海芋園的旅行,給了我很多想法。除了小青藤與松竹,我必須接觸更多Youtuber。
    不這樣做,我總有種感覺,自己將無法獨立、無法成長。
    更不用談作為一個Youtuber,理解白宣。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