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蝟的願望
刺蝟的願望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 79237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得獎作品
  • ★日本2016年啟文堂書店「文藝書大賞」第一名
    ★日本2017年「本屋大賞」翻譯類第一名


    荷蘭最受敬仰的作家為你我書寫關於孤獨的故事
    無論你願意或不願意,人與人之間的關連永遠不會消失
    在孤獨裡追尋自我與他人生命的交集……

    心理學作家海苔熊〈你也是一直想太多的刺蝟嗎?〉專文推薦



    如果你曾經遇見過小王子和狐狸,明白了「豢養」的意義;那麼,
    請一定來拜訪刺蝟,你將了解「等待」也是一種愛的方式……


    一隻總是想很多的刺蝟,是否能如願找到知心朋友?
    秋天即將結束的某一天,寂寞的刺蝟心想:「如果我邀請動物們來家裡玩……」
    事實上,他從來沒有邀請過誰。於是,他提筆寫邀請信。寫著寫著,他開始煩惱:「如果大家都不想來怎麼辦?如果全森林的動物都一起來了怎麼辦?如果他們把家裡弄得亂七八糟怎麼辦?如果我突然很想要獨處怎麼辦……」
    刺蝟想像著各種可能,內心猶豫又糾結,好怕自己受傷害,也傷害了別人。

    跟著刺蝟在孤獨裡追尋自我與他人生命的交集。
    無論你願意或不願意,人與人之間的關連永遠不會消失。




  • 敦.德勒根/作
    荷蘭知名作家,1941年出生於荷蘭南部福爾訥-皮滕島。畢業於烏特勒支大學醫學系,曾遠赴肯亞行醫,回到阿姆斯特丹後繼續從事醫療工作,如今已退休。
      德勒根常利用夜晚和假日寫作,1980年出版第一本詩集。1984年開始為小女兒創作故事,陸續發表了五十篇以動物為主角的作品,從此在兒童文學界占有一席之地。透過可愛動物建構的動人故事與趣味情境,深受孩童喜愛;以擬人的敍述手法,在行文與對話中傾注哲思與詩意,引起許多成人的共鳴。
      德勒根的作品極為暢銷,在世界各國獲得許多獎項。《刺蝟的願望》在日本大受好評,其他動物寓言小說也相繼翻譯成日文,在日韓引起關注。臺灣已出版的作品有:《松鼠寫給螞蟻的信》、《松鼠的生日宴會》。

    祖敷大輔/繪
    1979年出生於日本山口縣,東京武藏野美術大學畢業。原本在報社負責廣告設計,2006年離開後,一邊擔任自行車快遞員,一邊從事創作,2008年成為專職插畫家。擅長以油畫顏料、壓克力顏料、色鉛筆、水彩等媒材,同時使用電腦繪圖,畫風溫暖細膩,彷彿能捕捉一瞬間靜謐的永恆。

    林敏雅/譯
    南投人,臺灣大學心理系畢業。留學德國特利爾大學。旅居荷蘭多年,目前定居德國,從事德、荷文翻譯工作。
      譯有《小島來了陌生爸爸》、《第59街的畫家》、《圍牆上的夏天》、《房間裡的大象》、《小國王十二月》、《黑貓尼祿》、《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大海在哪裡》、《我的艾莉卡》、《我不是妳想的!》、《小女孩、野狼、女人和公牛》等多部作品。譯作多次獲《中國時報》「開卷好書獎」年度最佳青少年圖書。

     

  • 推薦
    我是書迷,推薦你快去買《刺蝟的願望》來看!──《荷蘭商報》書評

    繼蟋蟀、螞蟻、大象、蚱蜢和青蛙之後,現在輪到刺蝟上場了。──荷蘭《人民報》

    敦.德勒根的故事充滿詩意,觸動人心,一眼就能看出是他寫的故事。翻開這本書後,你的閱讀速度會愈來愈慢,因為捨不得故事結束。 ──荷蘭《瑪格麗特》雜誌

    在作者敦‧德勒根的筆下,文字彷彿有了生命;刺蝟的孤獨也變成了我們的孤獨。──谷川俊太郎(日本詩人)

    舒服的房子,寧靜的日常,澄靜細膩的心思,幽默的文字,無邊的想像力。真好啊,這隻刺蝟。──江國香織(日本作家)

    如果你腦袋裡也經常有這些念頭──怕別人討厭你、嫌棄你、不喜歡你,那麼這本書裡的刺蝟就是你的好朋友!──海苔熊(臺灣作家)

    【作品賞析】你也是一直想太多的刺蝟嗎? / 海苔熊(心理學作家)
      你也是那個每次只要發呆放空,就讓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一小時的人嗎?爸媽和朋友每次都叫你不要想太多,他們說的你都知道,你也不想這樣啊!可是每次只要一開始想就停不下來⋯⋯就像故事裡面的刺蝟一樣,坐在家裡想著要怎麼寫信邀請朋友來玩,可是他想了好久好久,卻仍然想不出適合的對象,他有好多好多的擔心:
      ☉擔心家裡面的東西被破壞
      ☉擔心自己傷害別人
      ☉擔心別人覺得無聊
      ☉擔心招待不周
      其實刺蝟的家,就像是他的心一樣。而上面這些看起來好多好多的擔心,其實背後真正恐懼的只有一件事:怕別人討厭他、嫌棄他、不喜歡他。如果你腦袋裡也經常有這些念頭,那麼這本書裡的刺蝟就是你的好朋友!

    為什麼你總是想很多呢?
      你常常以為,只要設想周全就不會出現意料之外的結果,因為對你來說「不確定」或「意外」比起「早就被你料到的悲劇」更可怕,所以你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清楚,考量各種可能狀況,準備好各種應對方式,才不會在事情發生的時候措手不及——奇怪的是,你已經這麼謹慎小心了,卻還是不快樂,為什麼呢?
      在心理學上,這種不斷的重複聚焦在同樣一件事情上想很多,並且做好萬全準備的現象,有許多相關的專有名詞,比較常被提到的是「反芻思維」(rumination)或「極大化者」(maximizer),許多研究都發現這兩者和憂鬱有關。當你為一件事情考量各種可能,背後的動力是來自於「你害怕別人會討厭你」或「害怕自己做出不夠好的決定」時,會產生兩種效果:
    1. 你會做出各種預防措施,以避免糟糕的情況發生。可是由於未來是不可預期的,你愈是努力想,就會想到更多的漏洞。就像這本書裡的刺蝟一樣,在腦海裡繞來繞去,最後還是停在原點。
    2. 只要你每想一次,大腦裡就會強化「我果然不夠好」的思維,可是你又沒有辦法把自己丟掉,因此產生更多的無力感。就像是刺蝟不喜歡自己身上的刺,卻仍然需要和他繼續相處一樣。
      
     當然,有些時候這些「自我厭惡」的思考,也會伴隨其他複雜的想法。例如,你的內心可能會出現兩到三個互相批評打架的聲音,甚至打到最後,出現更大的黑暗和恐懼。就像在這個故事裡,動作同樣都很緩慢的烏龜和蝸牛一路拌嘴,看起來討厭彼此,可是又像冤家一樣無法分開。事實上,根據德國心理學家圖恩教授(Friedemann Schulz von Thun)的觀點,當我們讓內心的聲音充分的表達意見,或許就會發現,有更多更深的議題是自己未曾看見的。從這個角度來看,你也可以進一步的去思考最後那個怪物出現的意義是什麼?(留給各位當作閱讀後的思考與討論)

    你厭惡的自己,也是你的超能力
      無論是那個討厭的自己或是想太多的自己,都是你的一部分。就像刺蝟覺得身上討人厭的刺,同時也是保護自己的重要武器一樣,那個「你所討厭的自己」,說不定正默默的發揮它的功能,也幸好有它,你才能在這個險惡的世界裡生存。
      如果你暫時還沒有辦法喜歡自己也沒關係,試著先把這件事情放一邊,出去走走吧!或許當你像刺蝟一樣遇到了螞蟻或怪物,就會發現那些一直以來讓你恐懼的事物,其實藏著屬於你的寶物。
      當黑暗徹底的來臨,雖然不一定能夠看見黎明,但或許你會遇見自己,生命中的狐狸。

     

  • 1.
    秋天快結束的某一天,刺蝟坐在窗前看著外面。
    他很孤單,從來沒有動物來拜訪他。就算有誰碰巧經過他家,心裡都會想:啊,刺蝟不是住這裡嗎?於是敲門。這時,刺蝟不是在睡覺,就是猶豫老半天,等到他開門,人家已經走了。
    刺蝟將鼻子抵著窗玻璃,閉上眼睛想著自己認識的動物。那些動物常常會去彼此家玩,就算不是慶生或有其他理由要慶祝也一樣。要是我現在突然邀請他們,會怎麼樣呢?
    他從來沒有邀請過誰。
    刺蝟張開眼睛,搔搔後腦勺上的刺,又考慮了一會兒,然後寫了一封邀請信:

    親愛的動物朋友們,
    我想請你們大家
    到我家玩。

    寫到這裡,刺蝟咬著筆,又搔了搔後腦勺的刺,接著補了一句:

    不過,要是有誰不想來也沒關係。

    寫完,他皺了皺眉。
    他心想,他們要是看了這封信,會不會認為我根本就沒有誠意邀請大家?或者他們會想:快,馬上去刺蝟家找他,免得他很快又改變主意,他向來三心二意。
    刺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他把信收到櫃子的抽屜裡,搖搖頭,心裡對自己說:我先不要寄這封信好了……目前沒有這個打算。


    2.
    目前沒有。刺蝟回到窗前坐下,一直想著這兩個詞。目前和沒有 。
    這兩個詞彷彿在他腦子裡跳起舞。目前偶爾不安的看看四周,沒有踩著正確的步伐轉圈。
    刺蝟閉上眼睛,心想這樣就可以把這兩個詞看得更清楚。沒有抱住目前,目前依偎著沒有,彷彿眼中只有彼此。
    這時,門突然打開,有誰進來了。是暫時,刺蝟心想。他從它身後飄揚的大衣認出它。暫時走向目前和沒有,擠進它們之間一起跳舞。
    刺蝟歎了一口氣。突然,他發現有其他東西也進到屋裡來了。一個看不見的東西,同時存在又不存在的東西。
    是不可能,刺蝟心想。肉眼當然看不見不可能。
    不久之後,暫時走了,然後是永遠進到屋裡。它穿了一件厚厚的鋪棉大衣,戴著一頂帽子。它也擠進目前和沒有之間。
    刺蝟感覺自己的心怦怦跳。那些詞彷彿想突破他的思考一般,它們跳著舞,一直逼近他。它們好像對他有什麼要求,想跟他一起做些什麼,可是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
    刺蝟和它們三個跳到桌子上繼續跳舞,步伐愈來愈快,愈來愈亂,刺蝟幾乎快看不清它們。他才剛想著要不要睜開眼睛時,永遠突然不見了。
    目前和沒有從桌子上下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站著。它們看著對方,好像在說:現在怎麼辦?繼續跳舞嗎?
    目前挑挑眉,表示想繼續跳舞,可是沒有搖搖頭。
    一陣吵鬧,門又開了,這次進來的是一次和也。它們很調皮,又跳又鬧,頭上有一撮奇怪的紅色羽毛。
    它們一抓住目前和沒有,就同時平靜了下來,然後四個一起安靜的跳舞。
    房間裡變得更暗了。
    目前一次也沒有,刺蝟想著這四個詞的組合。
    突然,這些跳舞中的詞閃閃發亮。刺蝟心想:繼續跳,就這樣繼續跳下去吧!因為那些詞的背後一片黑暗。


    3.
    就像遊戲一樣,刺蝟這麼想,然後張開了眼睛。遊戲結束了,但邀請別人來家裡可不是遊戲。
    他躺在床上,想著櫃子抽屜裡的邀請信。
    大家說不定都會回信說他們不能來。他們一定會找理由。
    他想像有幾十封信從門底下飄進來,他撿起信,一封一封的讀:
    「如果要我去你家,請準備三層的蜂蜜蛋糕,外層灑滿糖,上面要湧出鮮奶油,然後還要覆蓋一層像天空一樣的翻糖。不過我想,我還是不會去。」
    「我剛剛才去找你,可是你沒開門,我還從窗戶外面看到你匆匆忙忙躲到床底下。」
    「謝謝你的邀請!能去你家玩實在太棒了!看到你的邀請信,我高興得跳起來!刺蝟邀請我吔……可是我不會去。」
    「我應該不會去,雖然還想不出理由是什麼。」
    「我的精神與你們同在!」
    「我不能去,祝大家玩得愉快喔!」
    刺蝟歎了一口氣。當然沒有動物會來。
    他把那些信放在床邊的地板上,又躺回床上。他鬆了一口氣,同時感到悲傷。他心想,孤單就像我身上的刺,是我的一部分。如果我有翅膀而不是刺,就不會這麼孤單了。我就可以隨心所欲飛到任何地方,再也不需要什麼願望。
    刺蝟打算睡覺,可是怎麼也睡不著。
    說不定他們全部會來,他想。
    他全身顫抖了一下,然後起床給自己泡了兩杯紅茶。


    4.
    喝完紅茶,刺蝟拿出抽屜裡的邀請信,又看了一遍。
    也許明天他們都會來,明天大清早一塊兒到。
    刺蝟突然覺得冷,他放下邀請信。他彷彿聽到動物們朝這裡前進的聲音,森林似乎熱鬧騷動了起來。
    他們擠在門口齊聲大喊:「刺蝟,我們來了,客人來了!謝謝你邀請我們!大家都來了!一個也沒少喔!」
    他們硬把門擠開,一窩蜂的湧進來。跑的跑,飛的飛,爬的爬,但是狗魚、鯉魚,還有後來的鯨魚和鯊魚則是隨著浪潮游進來,他們把海浪也帶進了屋子。
    「真是太高興了,刺蝟!」大家一起歡呼。「有紅茶?有蛋糕嗎?」
    刺蝟來不及給這麼多動物泡茶,而且他只有一個很小的蛋糕,還放了很多天。刺蝟聳著肩,看起來很無助。
    「沒關係啦!」大家安慰他。「我們跳舞好了!」他們搭著彼此的肩開始唱:「我們是客人,刺蝟的客人!我們全到齊了,不需要紅茶。」他們繞著桌子又唱又跳。
    「你們不怕我嗎?」刺蝟問,同時用力豎起身上的刺。
    「不怕呀!」他們大聲說:「我們高興都來不及,怎麼會怕?」
    他們就這樣跳著舞,很快的,地板塌陷了一個洞,鼴鼠和蚯蚓從洞裡鑽出來,高喊他們也來了。他們還帶了泥巴蛋糕來,那些蛋糕可以存放好幾年,想一次吃完當然也行。
    「有誰想到會這樣啊! 」有動物大喊。
    我真的沒想到,刺蝟心想。 他溜到外面,鑽進屋子後頭的樹叢裡。 
    過了一會兒,動物們停下舞步,他們發現刺蝟不見了。
    「刺蝟!刺蝟!」他們大聲呼叫。
    他們的叫聲響徹森林,最後把沙漠裡的駱駝和白蟻也叫來了。他們可不想落單。
    刺蝟躲到樹叢的更深處。
    刺蝟搖搖頭,他把邀請信裡的你們大家改成你們其中之一,還在前面加了頂多兩個字,然後從頭到尾再看一遍。 


    5.
     不行,刺蝟覺得不妥,大家還是有可能全部一起來。
    他咬著筆又沉思了好一會兒。他想:如果我不把信寄出去,就絕對不會有動物來了。他們絕對不會不請自來。
    他緊皺著眉。他們一定都怕我,刺蝟心想。只是他們都不敢說,大家讚歎我身上的刺,可是他們彼此碰面一定會說,天塌下來也不會去刺蝟家玩。
    「我可以去每個動物家玩,但就是不去刺蝟家。」
    「我也是 。」
    「他身上的刺……」
    「是啊,好可怕的刺……」
    「你知道為什麼他身上有刺嗎?」
    「不知道。」
    「為了嚇我們。」
    「真的嗎?」
    「真的。」
    刺蝟把邀請信放回去。他們說得沒錯,我很嚇人。
    刺蝟的身體一顫抖,身上的刺就左右來回搖擺。
    彷彿他身體裡有什麼東西跑來跑去,東搖西晃,想要衝出來。我才不嚇人!刺蝟心想。
    他很想打開大門走出去,踮起腳尖大喊:「動物們!是我,刺蝟!我很善良!我一點也不可怕!」
    這樣一來,大家都會突然發現這一點,然後一起大喊:「刺蝟,你說的沒錯!你一點也不可怕!你是我們認識最善良的動物!如果你邀請,我們都會到。你的刺根本不要緊……」
    刺蝟感覺到,他額頭尖刺底下的眉頭皺得更深了,然後他在邀請信底下加註:

    我的刺根本不要緊。

    他咬著筆,想了好久,最後還是把邀請信放回櫃子的抽屜裡。
    我的刺當然要緊,他心想。我的刺非常重要,比我自己還重要。
    他用力的點點頭。


    6.
    過了一會兒,刺蝟心想,也許動物們正在到處互相拜訪。也許他們還會互相問:
    「順便問一下,你最近會去刺蝟家嗎?」
    「不會,你呢?」
    「我也不會,他又沒請我去。」
    「他也沒請我啊。」
    「可惜啊!」
    「是啊,真可惜。」
    「如果他請我,我就會去。」
    「我也是。」
    「就看刺蝟的意思嘍!」
    「如果他不請我們,我們也不會請他。」
    「對,就是這樣。」
    他們聳聳肩。現在,就在這一刻,在森林的每個角落,在海上,在沙漠裡,在雲端,除了我以外,動物們都在互相拜訪。他們一起跳舞,一邊還談論我,然後大家都聳肩。
    刺蝟覺得非常傷心,他走到外面,想聽聽有沒有哪裡的派對傳來歡樂吵鬧的聲音。
    但是森林裡一片寂靜。他聽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有大象從樹上掉下來的聲音,附近只有青蛙走音的呱呱聲。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動物開派對或串門子的歡樂聲。
    接著他又想,也許從今天開始,全面禁止互相拜訪。
    他想像一個大大的牌子上寫著:

    從今天起嚴禁拜訪

    或是

    從今天起嚴禁接待訪客

    也許以後,動物們再也不能互相拜訪,只能通信。可是寫信的次數愈來愈少,信也愈來愈短:

    刺蝟你好:
    沒什麼事。

    或是:

    親愛的蒼蠅:
        刺蝟

    除此之外,什麼內容也沒有。
    這麼一來,他根本也不必邀請任何動物了。
    刺蝟豎起耳朵。他彷彿聽到動物們的歎息聲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因為他們都很傷心,他們最喜歡做的是互相拜訪和寫信。
    可是,禁止就是禁止。
    我該怎麼辦?刺蝟從抽屜裡把邀請信拿出來,讀了兩遍,看看腳尖,想了想,最後還是把它又放回去。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心想。


    7.
    刺蝟站在櫃子前,想著他的邀請信,搖了搖頭。但很快又改變主意,他點頭,然後搖頭,再一次點頭。
    有時候,這樣的情況一天要發生一百次。那些想法就是愛變來變去,根本不聽他的話。
    刺蝟咳了幾聲,挺直背坐下,心裡盤算著,有哪些他認識的動物只要他發邀請信就會來。
    譬如說天牛……他搔搔後腦勺。
    不對,我搞錯了,天牛一定不會來,他不會高興看到我的邀請信,他會以為我對他有所求。天牛會寫一封回信給我:

    親愛的刺蝟:
    我不會去你家玩。
    你一定是想要我替你做什麼事。
    你想要我幫你拔掉身上的刺,
    或是要我幫你在頭上裝兩根觸角
    (每個動物都希望頭上有兩根觸角),
    或是幫你不再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
    或是幫你變得會唱歌,
    或是全部都想要。
    你何不保持你原來的樣子?
    孤獨、沒有自信、有點不快樂。
    可是有點快樂不是也很好嗎?
    為什麼你不想像那些會來找你的動物,
    和他們聊天、跳舞,讓他們對你說
    他們覺得你很好,比他們想像的還要親切?
                     天牛

    他一定會這樣寫,刺蝟心想。
    他又點了點頭,然後給天牛回信:

    親愛的天牛:
    謝謝你的來信。
    你說的沒錯,我什麼都想要。
    我會想一想那些會來找我的動物,
    而且我不會改變我自己。
                  刺蝟

    他重寫了十遍,每次都會刪掉一點,一直刪到什麼也不剩。
    沒關係,反正天牛不會來,他是那個唯一確定不會來的……

     

  • ★日本2016年啟文堂書店「文藝書大賞」第一名
    ★日本2017年「本屋大賞」翻譯類第一名
    ★日本銷售突破10萬冊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