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君難為(下)
侍君難為(下)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 9180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商墨陽恨藍裂雲和魔修在一起,
    恨藍裂雲了無音訊避而不見,
    在逍遙城和小紅成親也是心存報復,
    可直到小紅負氣出走下落不明,
    商墨陽才發現……心,空了一角。

    他確實敬愛傾慕藍世兄,
    但真正毫無保留喜愛的,卻是小紅。
    他錯在不該把小紅當作替代品,
    更不該在以為小紅被殺死時,
    朝藍裂雲狠心刺出那一劍──

  • 第十一章

    玲瓏閣是逍遙城最大的買賣珍寶的地方,地下交易場的很多物品都出自玲瓏閣。
    易容以後,藍裂雲蒙了面進來,想買一枚儲物戒。在逍遙城中,像她這樣打扮的人比比皆是,並不足以為奇。要是不蒙面的話,一進城,他的身分就暴露了。
    他逛了一圈,卻發現玲瓏閣中空空蕩蕩,沒有什麼法器。問了掌櫃才知,玲瓏閣要重建,貨物都已收了起來,明面上賣的都是不怎麼值錢的低階靈符。
    玲瓏閣本來就沒建成多少年,怎麼又要重建?
    他心知有異,另找了旁人來問,才知是逍遙城將要滅城的謠言甚囂塵上,很多人都已暗中搬走。
    逍遙城十分富庶,城民們即便遷離到他國,也不至於就活不下去,只是天下戰亂頻起,又少有像逍遙城這般膏腴之地,過得辛苦一些就是。
    他走出玲瓏閣後,一片枯黃樹葉打著旋兒掉下來。他忽然生出一種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的感慨。
    逍遙城忘沒了,還會有別的城出現。他不相信這一點,商墨陽會不知道。只是他是一個非常好得人,而且非常溫柔,見不得人受損傷,即使那些人他可能完全不認識。小紅之所以會被毫不留戀地放棄,主要還是因為不重要罷了。
    忽然在這個時候,他感到有一種針刺的目光在注視著他,他轉頭望過去時,那目光卻又消失了。
    似乎有一個修為極高的人發現了他,但是似乎感知到他的強大靈力,所以飛快隱蔽了起來。
    無論那人是誰,藍裂雲都無所畏懼。他現在是一個堂堂正正的逍遙城城主,只要隱藏好那個身分,他便無懼所有的陰謀詭計。
    身邊所剩的東西不多,照日弓是放在神識裡的,如今既然踏入了元嬰期,那麼可以放進神識的數量就多了些,照日箭自然也就放了進去。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衣裳靈石法寶,本來想用儲物戒收起來,一時買不到也就算了,於是胡亂包裹成一個包袱。
    也不知道藍裂風和商墨陽在做什麼,明明成了親,卻還是搞得人心浮動。表面上看起來城民們都安居樂業,但像他這種幾乎每次回來都要巡城的,明顯感覺到人口變少了。
    「城、城主?」
    既然想買的東西沒買到,他便走到僻靜處摘下了面巾,一個從小巷中出來的男子張口結舌道。
    范管事沒想到自己才從商墨陽家裡出來不久,還在想著商墨陽說的那句「除非藍裂雲死而復生」,不禁搖了搖頭。若是藍裂雲城主還在世,哪裡會出那麼多糟心事?
    沒想到在路上就碰到了。
    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藍城主,您是活著的嗎?」
    藍裂雲認識這個人是范梧的侄兒,叫范瑞明的,聰慧能幹,是范家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可惜並無靈根,於是范家的庶務大部分都由他掌管。前些日子給小紅送禮的,就是他的部屬。
    「我自然是活著的,怎麼這麼問?」藍裂雲皺了皺眉,問道,「逍遙城怎麼變成這樣了,你叔叔呢?」
    范瑞明已然發現面前這個城主並非鬼魂,而且眉目深遠,修為深不可測,不由得又驚又喜,對著藍裂雲就要下拜。
    藍裂雲單手握住他的手腕,便阻止了他下拜的動作。
    他便直起身,仍有些激動:「家叔在家賦閒。如今城裡的事都是藍烈風城主在掌管。我們都在等著城主回來,沒想到城主安然無恙,當真不勝之喜!」
    藍裂雲微微頷首道:「帶我去見你叔叔,我要知道,現在城中的局勢如何。」
    「是!」
    ……
    自從范瑞明走後,商墨陽意識到,不能再這樣消沉下去。他會把道侶的身分給藍裂風,但是會把一輩子的感情給小紅。或許小紅還沒有死,還在等著他去救。
    雖然這個希望非常渺茫,但是他是如此堅信著。
    回了蓮花峰一趟,自己的寢殿中果然空蕩蕩的,沒有人。弟子們看到他,都非常驚訝。因為他出門之前,跟他們說過,這次出去可能至少要半年,讓他們在家中好好苦修。
    突然回來的師父,讓他們喜出望外,一個個幾乎飛奔過來向他行禮,很是殷勤。
    商墨陽卻覺得有些厭煩,把他們一個個都摒退了。他承認自己當初對秦羽的示好沒有表示反對,其實就是想看到小紅吃醋的樣子。但實際上,小紅如果不在,他連秦羽的面都不想見。
    他上下搜尋了一遍,沒有看到任何小紅的蹤跡。平時小紅就很少待在自己的房間裡,除了睡覺,基本都在商墨陽的房間中磨蹭。曾經一度,他覺得這個人很煩,但現在這個人離開了,他卻發現,對方留下的痕跡很淡,人走了,就好像這個人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他不知道他出生何處,只知道他是東極洲的人,在逍遙城定居過一段時間,因緣際會進了玉坤門。
    茫然地尋到了玉坤門,想從他的師門知道他以前的過往,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自從上次玉坤門和合歡宮火拚,玉坤門就開始勢微,淪落成了合歡宮的附庸。玉坤門為數不多的弟子,要麼早就離開了,要麼投靠了合歡宮,要麼被殺。剩下的弟子連玉坤門的掌故都說不上來,那你會記得一個新入門不久的弟子。
    商墨陽能夠確定小紅的確是新入門的,主要還是因為每次他對小紅宣布自己要玩一些新遊戲的時候,小紅都會眼神發直,好似他在說天書。
    其實他如果不是誤投了邪派,而是進了清霄派這種名門正派,未來未必沒有大成就,只是練了一身邪功,回不了頭,商墨陽也只能將他束縛在身邊,不讓他去禍害別人。
    但其實當商墨陽發現他的功法不是采陰補陽的一類,完全不會害到別人,商墨陽就該把他給放了。
    到現在商墨陽才知道,這種心情叫做捨不得。
    可惜小紅還是沒了。那麼可愛的小紅,不是他這種為了自己的正道,就罔顧其他,自私自利的人所能擁有的。
    他悲慟的情緒難以自抑,又無處可尋,尋到了合歡宮的老祖那裡,質問他是不是收走了小紅的魂魄。那老祖自然不認,還嫌棄小紅不夠絕色,哪裡夠資格上銷魂幡,也就商墨陽這種沒見識的名門正派弟子會看得上。商墨陽怒從心起,與他打了一場,結果不能力敵,受傷離開。
    他總覺得小紅還會回到逍遙城來找他,於是重新回了東極洲。沒想到才進了城,就有他收的外門弟子喜氣洋洋地來稟報,說是前任城主藍裂雲回來了,他還沒有隕落,還活著,並且也到了元嬰期,和商墨陽幾乎是天作之合!
    商墨陽呆了半晌,才問道:「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那弟子想了想道:「好像是道君您剛離開,城主就回來了,可真是不巧……」
    不巧的事情可多了,哪次不是自己剛走他就出現,還特地隱藏行跡,不讓自己發現。
    他以為藍裂雲已經死了,所以一切都情有可原,甚至為他難過。如今既然沒死,那麼自己當初並沒有誤會他和韓景,至於命牌碎裂,是有可能他有意在裝死,只為了避開和自己成親。
    商墨陽聽了這個消息後,也只是剛開始表示一下驚訝,隨後,神情就變得十分淡然,似乎並不喜悅激動。
    「很好,我在商家祖宅等他,你叫他何時有空,撥冗過來一敘。」
    那弟子聽著他玉壺之冰一般的清冷語調,只覺得自己多聽幾遍,很有可能修為就要上漲,拜在蓮花峰門下當真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喜滋滋地去了。
    商墨陽安慰著自己,藍裂雲沒有隕落,也算是一件好事,也許藍裂雲不來與自己相見,真是有苦衷的。他既然一直避開,那等他有空的時候再過來也是一樣。
    結果,他等了三天,藍裂雲都沒有來尋他。
    一問之下才知道,藍裂雲回城之後,就忙著收攏自己的下屬,剷除藍裂風的勢力。如今逍遙城已經重回藍裂雲的掌握之中。
    他對這個城,真是用心得很。商墨陽冷冷地想道。
    ……
    藍裂雲重新奪回城主之位後,把藍裂風拎到了僻靜處,揍了一頓。
    以前大家同為金丹期,他又跟在商墨陽旁邊,沒機會對藍裂風下手,如今境界有了差距,他自然再不遲疑。
    若藍裂風不姓藍,他早已殺了他為祖父報仇。
    他還沒打多少拳,藍裂風就大喊,祖父不是他殺的,為什麼要揍他?
    他停了手,藍裂風沒等他發問,就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原來當初祖父在外歷練,受了重傷,只剩下最後一口氣倒在城外,恰好遇到了出去打獵的藍裂風,便把畢生功力都給了藍裂風,給的時候還十分遺憾,怎麼發現他的不是藍裂雲。
    藍裂風對兄長一向不服氣,只覺得他不過是虛長了自己幾歲,自己當了城主,未必就不如他。明明自己有了祖父的功力後進入金丹,祖父仍然不滿意,讓他覺得自己被小看了,於是更和藍裂雲賭氣了起來。於是當藍裂雲遲遲不歸,他就篡權上位了。
    沒想到當城主比自己想像的困難得多,特別是手中沒有一支強兵,就是多頭受氣,受家族的氣,受高階修士的氣,有時還要兼職辦案,受無知城民的氣。
    當這次城主以後,將他的權欲消除了大半,少年時的傲氣也散了許多,如今又受了哥哥的委屈,當下再也憋不住,一股腦兒地便把真相說了出來。
    藍裂風看著自己弟弟垂頭喪氣的樣子,倒覺得他比較像自己人了,又想他上位後,的確沒有大肆殺了「前朝老臣」,只是棄置不用而已,任憑他們在底下搞小動作,也便知道他說的多半屬實。
    藍裂雲搖頭道:「錯了,你理解錯了祖父的意思。」
    藍裂風不服氣道:「你有沒有在場怎麼知道就是我錯了?」
    「接受別人功力雖然可以很快提升修為,但心境沒有達到這個層次,以後可能更難突破,你一直在逍遙城,從來沒有出去歷練過,也就更難找到機緣,我與你不同,經常在外遊歷,或許會有別的機會晉階。」
    藍裂風撇了撇嘴說:「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藍裂雲無所謂道:「信不信隨你,反正我已經到元嬰期了。」
    藍裂風氣得半死,本來他到金丹期已經很滿足,對於別人的崇拜目光也很是享受,沒想到商墨陽到了元嬰期,讓他壓力陡然變大,他忍忍也就算了,沒想到兄長也元嬰了,回來還把他的城主的權力給擼了個乾淨。
    藍裂風擦了擦自己被打破的嘴角:「好吧,過些日子我也出去歷練。行了,沒事的話我走了,好心建議你一句,最好還是組建一支城主護衛隊。」
    「一個元嬰期修士,還需要護衛?」
    「你愛聽不聽!」
    藍裂雲也沒想到藍裂風是這種性格,嘴角抽動了一下,見他快要出門,才道:「這段時間先待在家裡,別急著走,我還要安排你和商墨陽的結道大典。」
    藍裂風張口結舌道:「你在說什麼風涼話?你都回來了,商道君怎麼可能還要與我結道?」
    「你先做好準備就是。」
    「你搞什麼!」藍裂風罵了一句,「商道君那麼好,你別負了他!」
    「事情的經過我都已經知道了,你們是行過拜天地之禮的,只差最後一步而已。一事不煩二主,反正你也喜歡他。」
    「你們又鬧了什麼彆扭?別牽扯到我身上來!」藍裂風摔門而去。
    藍裂雲也不管他,知道他其實暗戀商墨陽已久,自己這提議他雖然反對,其實心底是既懷疑又歡喜。
    在別人看來,或許他這決定的確十分病態,但發生了這麼多事,他的確做不到,再用藍裂雲的身分和商墨陽結道雙修。
    既然隨便一個姓藍的他都可以,那就讓他去娶藍裂風去吧。

    讓人選定了黃道吉日,藍裂雲忽然又感覺到一陣的悵惘,他不知道自己這種做法到底對不對,總之,就是要痛快就是了,念頭不通達,修行有阻礙。
    被派去知會商墨陽的侍衛面面相覷,顯然不願意走這一趟。
    他揮了揮手,說道:「罷了,我會親自去告訴他,你們先做準備就是。」
    眾人退下後,他回到了寢殿。
    藍裂風篡位後,把這裡幾乎重新整修了一遍,擺了許多古董書畫,和他的那個出身大家閨秀的娘如出一轍。藍裂雲花了一天功夫,讓人整理出來,給他送了回去。
    寢殿頓時一空,藍裂雲便用盆景、魚缸、靈石等等一起,設了個利於照日經修煉的小聚靈陣,盆景用的是合歡樹,魚缸裡養的是比目魚,在旁人眼中,也是尋常,只是擺放起來有些講究。
    照日經中還有煉丹的法門,有些丹藥比較常用,比如解毒丹、增壽丹、養顏丹,用了很大篇幅紀錄了應該怎麼煉製,想必是考慮到,合適的雙修對象並不容易找,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還要擔心他變老變醜,真可謂煞費苦心。
    他閒著沒事,仍然不想去見商墨陽,只覺得近期若是見到他,很可能會忍不住罵他一頓,難免就洩露了身分。就讓小紅這個難堪又丟臉的身分見鬼去吧。
    寢殿中仍然空蕩蕩的,他便去尋了小鼎來煉丹。天靈根大多是天命所在,有的人運氣出奇得好,有的人運氣出奇得差。他遊歷多年,一直以為自己是前者,直到遇到照日經後就存疑了。不過不論運氣好壞,天靈根煉丹的出丹率還是挺高的。
    藍裂雲煉了一爐增壽丹,發現成丹效果不錯,出了七、八十顆。自己吃了一顆,感覺沒什麼大礙,他便讓人給下屬們送去。前幾天和范梧見了一面,他言談舉止都有了點蒼老之態,往昔雄心壯志也都消磨了。雖然說修行之路寂寞,但是既然有人可以雞犬升天,他也不能讓跟隨自己的人半分好處也沒有。
    這種增壽丹和價格高昂的長生丹相比,優點是藥材較為尋常易得,服食多次效果可以疊加,然而不能像長生丹一樣,可以讓人返老還童,並且要修習照日經的人才能煉製。
    垂垂老矣卻又老而不死,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平白多了許多壽命,至少在衝擊關隘前不會浮躁,也能增加一些信心。
    煉完丹後,仍然覺得心浮氣躁,於是照例到演武場壓制境界以後與人比武。他一身武藝沒有生疏,把那些年輕弟子打得哭爹喊娘,一個個抱怨說城主那麼大塊頭,哪裡能比得過。
    其實經歷過這些事後,藍裂雲已經不再執著於外表了,長相如何不必強求,辛苦練出一副好身體,結果旁人根本看不上。他現在倒是想不用幻象,只是一下子變太快了,不僅城民接受不了,商墨陽那裡也難以解釋。
    和後輩弟子們說說笑笑,他心頭那股燥火越來越猛烈,忽然間像是想到什麼,悚然一驚。
    重回逍遙城,他隱約感覺自己又變成了藍裂雲,完全忘記了那段荒淫歲月。他這哪裡是心浮氣躁,不過是因為和男子接觸多了,又起了欲念。
    以前就算商墨陽不讓他親親摸摸,至少也能望梅止渴。如今是徹底斷絕了和商墨陽再接近的念頭,這種事只有自己想辦法解決。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10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學完五十音之後:給初學日文者專門設計的6堂課
      • 優惠價:230元
      • 流浪地球(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 心有靈犀
      • 優惠價:264元
      • 義大利,這玩藝!:視覺藝術&建築
      • 優惠價:211元
      • 5小時清醒力:日本醫師教你晨型人的大腦深度休息法
      • 優惠價:185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