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請自重02
夫君請自重02
  • 系列名:青芷作品集
  • ISBN13:4712927505525
  • 出版社:信昌
  • 作者:青芷
  • 裝訂/頁數:平裝/304頁
  • 規格:21cm*14.8cm*1.6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2/12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促銷優惠:新書特惠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9225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看看她的夫君,將軍府碩果僅存的一個男人,她只覺得任重道遠。
    哪知婚後,到底誰伺候誰啊!

    宇文晞愛憎分明,自古癡情動人心,寵妻成日常,必定一塊冰都能捂熱了。各為其主,名利場上,更各憑本事,但是扯上愛妻,就休怪宇文晞挖出株連九族的禍根,談笑之間就是致命一擊。
      慕容燁即位,風光無兩,大意之時,被人下了催情的藥物,生不如死的焦渴,卻仍堅守本心!睡在一起的頭一個晚上,她欲「睡享其成」,不想最猴急的那個人居然先睡著!北夆想要聯姻,公主耶律姝哥的意圖顯而易見,名為求和,妄圖離間的卻是他與慕容燁的君臣關係……

  • 青芷
        對生活熱血激昂的積極分子,吸貓狗體制的少女堂吉訶德一枚,熱愛旅遊,是富有創造能力的姑娘,喜歡迎難而上挑戰自我。
  • 第一章  更替
    胡新正將楚翹請來雲川,是慕神醫之名,為天子延壽續命。
    哪知元臻皇帝這次乃大限將至,楚翹妙手之下也是回春乏力。
    慕容恒自知時日無多,卻心病未解,不願就此終了,日夜惶恐,就怕勾魂使者前來索命,於是連夜召了宇文晞進宮。
    自那日起,宇文晞便常駐殿前司。
    除去每日休憩的兩個時辰,皇帝跟前,少不得他的身影。
    這一日,太子進宮侍疾,宇文晞鎮守殿外。
    皇帝病情反復,屢屢告危,枝頭殘葉,風雨飄搖。
    外殿聚集太醫十餘人,隨時待命。
    殿外還時有各宮嬪妃及各路親王、皇子公主、文武大臣等前來問安,往來人員每日不下百人,然除醫者與太子,其餘人等皆被攔在殿外,無詔不得入內。
    宇文晞親自坐鎮,油鹽不進,誰的臉面在他跟前都抵不過一句聖命難違。
    恁你是一品重臣還是皇親國戚,就是連文皇后,到了門前也只得鳳駕止步,不得入內半步。
    慕容恒病中只肯見太子一人,那意思是再明白不過。
    宇文晞想到皇帝夢靨召他入宮的那一晚……
    當日是朕親手收回了你爹的兵符。你宇文晞是將門之後,一門三代英烈,難道就甘願止步於殿前?莫辜負了你祖輩父輩傳與你的熱血英魂。只要你效忠太子,待他繼承大統,太子英明睿智,知人善用,定不少你宇文家應得的榮耀。
    他自十四歲入朝,始終就在殿前,直屬天子。
    他效忠之人,天子以外,唯有儲君。
    其實,縱使沒有這道託付與承諾,他于公於私都會擁護太子上位。
    于公,太子賢明,國之所需。
    縱觀皇子之中,再找不出第二人能比其更有能力勝任儲君之位。
    于私,太子是宇文掩月的夫婿。
    身為儲君,若讓他人得了皇位,不僅自身性命不保,家眷亦難得善終。
    唇亡齒寒,一損俱損,宇文府上下幾十口亦是逃不脫干係。
    最大的私心,更是在於,他比誰都見不得楚王得勢。
    其餘的皇子即便是有野心,也不足為懼,畢竟名不正言不順。
    然楚王卻不同,既是嫡出,又是長子,只這一點,便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堂而皇之取而代之。
    楚王身後更有文皇后兄妹,文氏一族,開國有功,兩朝重臣,文千績更是手握兵權,三衙之內以之為首,就是宇文晞見著此人也得敬畏三分。
    一想到楚王對君筱心的那點僭越之心,宇文晞只恨不得將此人的帝王癡夢連根拔起,永世不得翻身。
    如此,擁立太子,他自是責無旁貸。
    扶劍的右手,不由自主地撫向腰間的旭日破曉香包,忍不住摘下放到鼻下嗅了一回,酸甜的柑橘味兒沁入心脾,卻沒有傳說中心如止水的功效,心底倒是給燥了起來。這香包上有君筱心的味道。
    想來已有十餘日未見到她,拿著這香包無異於飲鴆止渴,躁動之上更多了一道悵然。雖然每日都遣人往來互報平安,但畢竟不在跟前,難免牽腸掛肚。
    慕容燁從內殿走出,面色戚戚,見著他還能有幾句點頭寒暄。
    在殿前等的其他人,雖不乏羨妒,卻都是一副謙恭之姿,行禮問安一個不少。
    慕容燁與這些叔父、弟妹們周旋一通,便打道回府。
    未出宮門,自外頭奔來一人,尋常身形,卻將一身宦官服飾穿得成了香腸,衣縫裡都擠出幾道橫肉來。
    宇文晞眸色深深,手已扶在劍柄之上。
    那人冒冒失失,沒長眼睛,卻有熊心豹膽,悶頭亂沖,竟直接紮進了太子的鑾駕中。誰也料不到在福寧殿外有人如此大膽,公然衝撞儲君。
    其餘人等都已傻了眼,而太子隨身護衛不愧精兵強將,沒有遲緩半步,呵斥時就亮了劍刃,護在慕容燁身前,直抵來人門面。
    那人不閃不躲,硬挺挺竟奔著刃口,左胸對上劍尖,沒了又出,由頭至尾,不吭一聲,瞬息倒地一動不動。
    一條人命,說沒就沒,只剩白刃舔血,滴滴答答。
    那票跪在殿外表孝心的皇子皇孫,平日頤指氣使,威風凜凜,手上就是有過幾條人命,也沒有親自動過手,更無直面過如此場面。
    此時莫不觸目驚心,譁然不已。
    宇文晞起了戒備,一聲令下,已關了宮門。
    他奔至慕容燁身旁,阻了其上前探看。
    而後他抽出劍,上前探查。
    那傷口不偏不倚,正中心房,李子大小的血窟窿泉眼一般,汩汩地向外冒著還有熱氣的腥血。
    他一臉冷峻,並上兩指,已探向此人脖頸。
    指腹才一碰上,就見那人雙目突睜,就地一滾,自腰間亮出一道閃電,直掃他喉頭。才死的人,轉眼又詐屍了,那票金紙糊的金枝玉葉們,這下全都瘋了,個個都得了楚王的舊疾,哭爹喊娘,抱頭鼠竄。
    一時闔宮騷動,好在宇文晞部下訓練有素,制住了亂跑的貴婦和宮婢,更拎了幾個趁亂想混進內殿瞻仰龍顏的小皇子,控了場面,除了嚎聲啼囔,未見太大差錯。
    宇文晞穩若泰山,身形不移,脖頸就亮在那人跟前,不躲不閃,任人採擷。
    卻見那閃電撲至半途,驟然飛起,隕星一般,直墜三丈之外。
    鮮血如瀑,遍地噴灑,源頭竟是那刺客右肩碗口大的洞口,再看那隕落的流星竟是一隻握著短匕的斷手,連著本體一般,還在蹦跳不止。
    有若離岸之魚,活蹦亂跳中浸著一股濃濃的死氣。
    數十道劍鋒齊齊對準那斷臂刺客,一人貢獻一劍,足夠紮出一隻現成的刺蝟。
    那人噴血如柱,痛苦難當,口中嗚嗚作響,原來是一個啞巴。
    宇文晞意在留活口,退了其他人,隻身上前。
    他手中長劍未收,血槽鮮亮,紅得晃眼。
    毫不留情,又是一劍送進那人左胸,當即證實了方才的疑慮。
    此人是個鏡像人,即五臟六腑與常人反向而生,心口在右,方能左胸重創詐死。
    那人又中一劍,腿不支身,卻被宇文晞一劍挑著,站不得,倒不得,雙手握著鋒刃,嗚嗚啊啊,似在求死。
    宇文晞面無表情,手腕一揚,就這麼單手執劍,將人挑起,扔給手下,冷聲道:別讓他死了,留著剩下的這隻手,我還有話要問。
    下屬得令,攙上那人左腋,宇文晞才收了劍。
    那人不懼死卻畏生,瘋狗一樣竟又撲了上來,整個脖頸貼著長劍一順而下。
    宇文晞反應夠快,只讓他抹了半道,卻也是破了咽喉,穿了氣管,當場斃命。
    該死!宇文晞一聲咒駡,為時已晚,這下不用按脈也知那是一具如假包換的死屍。搜了通身也翻不出半點有用之物,這才讓人抬了下去。
    他折回太子儀仗處。
    慕容燁對這個小舅子除了欣賞,便是佩服。
    果真是他父皇金口欽點的人物,他日委以重用,必有如神助。
    若不是宇文晞夠謹慎,阻了他一下,那人腰間的軟劍這時候就該抹在他的脖子上了。謀害儲君,非同小可。
    郎舅二人皆在冷笑,皇帝還在,有人就按捺不住了,如此心急,倒給他們省了許多力氣。
    慕容燁重回內殿,宇文晞滿身上下皆是那刺客噴出的血漬,乍看之下頗為慘烈,他交待部署了一番,便回了殿前司去換下髒衣。
    ※※※
    天然居中,君筱心臨窗而坐,窩在宇文晞睡覺用的軟榻上,讓人搬了一張案幾置在上面,鋪了畫紙,描描摹摹。
    宇文晞進宮伴駕已近半月,原本以為他不在家纏她,她會樂得清閒。
    哪知少了他的那些無賴耍滑,這日子卻過得有些艱難。
    好在家中人員不少,她還能左右竄門打發著時日,偶爾去給孟氏請安,與蒲氏聊些女兒經。
    她今日犯了饞蟲,突然想吃甜水巷中的揚州湯包,打發了知書去買。
    這時候窗外有了腳步聲,應該就是那丫頭回來了。
    知書火急火燎,跌跌撞撞地進了屋來,手裡的包子也不找個盤子盛,直接連著袋子一起抓了進來。
    君筱心正欲說她,卻看她一臉焦灼,連聲喊到道:不好了,不好了!小姐,姑爺出事了!
    君筱心本是盤腿坐在榻上,被這消息驚得一骨碌爬起,連鞋子都來不及套,踩著襪就站了起來。
    妳好好說,宇文晞他怎麼了?
    知書上氣不接下氣,隱隱已有了哭腔道:奴婢方才在大門口遇見了趙王府的寶夏,她說她主子讓來告知一聲,今日宮裡出了刺客,捉拿中姑爺讓人給捅了,受了重傷,滿頭滿身全是血呢!
    君筱心腳下一滑,險些沒站穩,卻怎麼也不能相信,宇文晞會遇險。
    她不死心,扶著桌問道:寶夏的主子是哪個?這消息可信嗎?
    知書哭道:寶夏的主子就是趙王妃,上個月來與妳打過牌九,還輸了兩百貫錢外加一個九彩點翠金步搖給妳。她今日進宮請安,在福寧殿外親眼所見,姑爺擒了一個刺客,那刺客鬼怪附身,死了又詐屍,趁姑爺不備,一刀就抹了脖子!寶夏說,姑爺身上全是血,趙王妃都嚇暈了,醒了後就打發她來報信兒的!
    君筱心只覺得一陣暈眩,扶著桌子都癱了下去。
    好在知書眼明手快,將她扶回榻上。
    巴掌大的小臉被淚水給淋個濕透,她的一雙眸子盛滿了恐懼,纖弱的肩頭戰慄不已,菱唇血色全無。
    還沒坐上軟榻,她就一把甩開知書的手,撲到放置衣物的櫥子前,拉開隔間的屜子,翻出了一塊腰牌。
    快為我更衣,我要進宮!
    君筱心換了衣裳就往皇宮去。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10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健康我最大:潘博士嚴選30堂好食課
      • 優惠價:231元
      • 繪畫色彩學
      • 優惠價:165元
      • 解構鄭成功:英雄神話與形象的歷史
      • 優惠價:99元
      • 訪草第一卷-三民叢刊85
      • 優惠價:125元
      • 義大利,這玩藝!:視覺藝術&建築
      • 優惠價:211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