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福女08(完結篇)
皇家福女08(完結篇)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9225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前世我欠你一條命,今生就還你一場太平盛世,天下霸業。」
    府中暗鬥,宮闈喋血,朝堂風波,疆場殺戮,她不屈、不讓;
    直至那個帶著神秘面具的夜帝出現,掀開一場驚天騙局……
      
    南月皇女還朝,東陵帝君崩逝,他為她重洗天下棋局,謀盛世安穩。可是當兵戈止、烽火息,他又在哪裡?
    北疆大軍反叛,直搗黃龍,意圖逼宮奪權,京城睿王設局,請君入甕,揚言不死不休;她為他披戰袍,送他上戰場,獨守宮城等他榮歸,殊不知,大戰前夕的生死關頭,他已然為她試蠱引毒,以命易命,情深幾許?牽念兩世!
    當宮廷喋血,江山易主,她只餘掌間一縷鮮血時,是誰的江山天下在心底轟然坍塌?當她貴為一朝女帝,手握天下權柄時,十裡紅妝鋪就,又是否還能迎回她今生誓言守護的那個人?
  • 薔薇初雪
    網絡寫手,紅薯中文網簽約作者,文筆優美,筆觸細膩,小說故事娓娓道來,邏輯嚴謹,情節環環相扣,跌拓起伏,深受讀者喜愛。
    平生無大志,人生最大的快樂就是碼字,能講故事給大家聽,是這世上最快樂的事,而能寫出讓大家喜歡和感動的文字,這快樂又變成幸福。
    我會一直安靜的寫,惟願我在,你們也在,我們一起分享來自另一個虛幻世界裡的歡笑和淚水。


    知名作者,全新筆名,最新力作!
    暢銷作品:皇家福女
  • 第一章  措手不及
    車夫駕車拐過下一個路口,就變了方向,直接往北邊的城門出城。
    佟樺隨行,卻吩咐另一個隨從馬上趕回他們落腳的小院,把他們留守在那裡的幾個人叫上。
    沒有帶行李,一行人輕裝簡行。
    畢竟南月境內國泰民安,更沒有人能想到從瓊州城中逃脫的東陵的武威將軍竟然會逆風而上,來了寧城招搖過市,所有人一點防備也沒有,所以嚴錦添這一行出城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一路上也都走得很順暢。
    瓊州城裡,司徒淵突然拿到密衛送來的書信,夜染也沒多說別的,只是說如果沒有別的緊急的事情需要馬上處理的話,讓他馬上回寧城一趟。
    司徒淵是知道夜染的身體狀況的,他的身體不好,這些年卻又總不肯消停的到處走,這次收到他的信,就只當是他的身體不適,片刻也不敢耽擱,把事情簡單的略一交代就馬上馬不停蹄的往寧城趕。
    他是連夜出城的。
    南月皇家密衛的速度要比嚴錦添他們回程的速度略快些,司徒淵一路打碼疾行,次日一早,一行七八個人從管道旁的一家老舊客棧門前路過,馬蹄聲呼嘯,最近夜裡淺眠的嚴錦寧被吵醒,待到起身走到窗邊去推開窗戶的時候,清晨的冷風撲面外面被很重的夜露打濕的道路上只餘下一片淩亂的馬蹄印。
    她站在窗口,親眼看著太陽自山后升起。
    嶄新的一天,他向南,她朝北。
    不及相逢,已然錯身而過。
    ※※※
    司徒淵日夜兼程趕回皇都寧城,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就直接回宮去了夜染的寢殿。
    時值上午,外面豔陽高照,那整座宮殿卻沉浸在一種過份寂靜的環境裡,和周圍威嚴高聳的皇宮宮殿群顯得格格不入。
    司徒淵快步走進院子。
    院子裡沒有其他的下人,只有一個夜染的心腹侍衛穆野守著。
    陛下!最近兩天夜染的情緒出奇的低落,穆野看著暗暗心焦,見他回來,難免欣喜:您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到!司徒淵道,腳下步子不停的快步往裡走:父親呢?
    在裡面!穆野道,快走兩步追上去,替他開了門。
    那殿中明明四面透光,明朗乾淨,一開門,迎面而來讓人感受到的卻是幾分荒涼的冷意。
    夜染本來正低頭坐在裡面正對門口的小幾後頭,眉頭深鎖的閉著眼睛想事情。
    顯然……
    就是一夜沒睡的。
    司徒淵進院子的動靜他都沒聽見,一直到殿門打開他才受了驚擾,睜開眼睛,抬了頭。
    他的眸光黯淡,眼睛裡隱約可見幾縷血絲,面是看上去更是過份的憔悴了。
    司徒淵的心頭微微顫,忽的皺了一下眉頭。
    父親!
    回來了?夜染開口,聲音裡也是掩飾不住的低沉和沙啞。
    他手撐著桌子起身,一邊沖門口的方向擺擺手。
    穆野會意,帶上門退了出去,只守在了門口。
    許是坐在那裡的時間太久以至於腿腳麻木,夜染站起來的速度有些緩慢。
    司徒淵快走幾步迎上去,攙扶了他起身。
    夜染倒是沒有拒絕。
    他站起來,腰板卻沒有像是以往那樣挺直俐落,反而還是有些佝僂,任由司徒淵將他扶到一邊的圓桌旁邊坐下,這才抬頭看了兩眼司徒淵身上的衣袍道:連夜趕回來的?
    是!司徒淵並不否認,也彎身在他旁邊的凳子上坐下,只是看著他精神不濟的模樣,眼中濃厚的擔憂之色就一直沒有散去,仍是抓著他冰冷的手指道:父親你的氣色看著不太好,最近是不是過份勞累了?
    夜染自己就是醫術最高超的大夫,所以他的身體不好,卻是從來不需要請御醫的,卻也因為這樣,有時候司徒淵會更加擔心。
    許是徒勞無功走得地方多了,真的有些困乏了吧!出乎意料,這次夜染並沒有搪塞敷衍。
    司徒淵的心跳猛然一滯,心裡那種濃厚的擔憂和不安的預感都在瞬間彌漫升騰。
    他可以說是有些慌亂的猛然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這個風華絕代的男人。
    夜染知道他擔心自己,反握住他的手,又笑了笑,給了他一個安撫的神情道:別擔心,我沒事,就是半生執著,最近停下來想想,是真的覺得有些累了。
    本來攻陷瓊州城的事情司徒淵是瞞著他的,就是怕他知道瓊州城裡也沒找到烈舞陽的下落他會失望甚至受打擊。
    這時候聽夜染突然說了喪氣話,司徒淵就知道他要要嘛就是已經聽到了風聲,要嘛就是自己猜想到了。
    畢竟東陵國中他的那個親生父親倒下去之後,各方勢力就自己先亂了,最近這段時間他早就沒必要再盯著那邊什麼了。
    知道被他識破了,司徒淵不免有些心虛。
    於是他暗暗提了口氣,也就不再勉強了,正色道:瓊州城是已經拿下了,不過過程中出現了一點小差錯,我沒能截住嚴錦添,所以……
    他一直在斟酌用詞,這種小心翼翼,是只在對著夜染才有的。
    哦!夜染只是淡淡的應了聲,情緒反應都沒有過激。
    其實過了這麼久了,任憑是誰都會覺得再找到烈舞陽的希望渺茫,這些年,他們一直緊密的注意著嚴氏父子的一舉一動,烈舞陽但凡是在他們手裡,總不可能一點跡象也不露吧?他們囚了人,總該會有進一步的舉動和要求,總不會關了人之後就直接不聞不問,這樣有什麼意義?
    夜染和司徒淵相繼盯了他們十幾年都沒有發現任何的跡象,即便是當初烈舞陽的死是有疑點的,現形之下大家也都該放棄。
    只是夜染一直執著于此,司徒淵就只能一切隨他。
    所以現在突然換成了夜染冷淡,倒是司徒淵意外,有些無所適從。
    父親!司徒淵張了張嘴,想安慰,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夜染看著他的表情,便就輕聲的笑了:這些年裡,是我太為難你了吧?
    沒有!司徒淵忙道,夜染這樣的話,反而是叫他心裡不安在加劇,他擰眉說道:能讓您和母親團圓,一直以來也是我的心願!
    夜染看著他的眼睛,知道他說的是真心話,但同時卻又更清楚,司徒淵會這麼想這麼做,其實就是順著他的心意,想要儘量的幫他達成心願罷了。
    夜染嘆了口氣,唇角那一抹笑紋就瞬間轉為苦澀,回轉身去看著窗外微風過處的風景。
    夜染說道:子淵,到此為止吧,我跟你,我們都不要再執著了,我決定了,過兩天就返回部落那邊去,你也著手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東陵那邊的亂局,能儘快收拾了就儘快收拾了,一直的拖下去,後面別又節外生枝了!
    當年南月部落遭遇滅頂之災,幾乎被滅族,倖存下來的人,有一部份在建都之後跟著來了寧城,卻也仍有一些人故土難離,依然留守在部落以前居住的山谷裡。
    只是曾經十幾萬人的大族,除了追隨夜染從軍的和後來跟著遷徙入城的,如今守在部落裡的大約也就只有百餘戶了。
    父親你要回部落裡去?夜染這樣的心灰意冷,著實讓司徒淵心裡有些慌。
    夜染回頭看他,唇角的笑,滄桑中又顯得過份的虛弱了,他倒是很淡泊的模樣:落葉歸根,近來我的身體是越來越不好了,是該回去了!
    他是個很固執的人,無論是在烈舞陽的事情上,還是別的事情上都是一樣的。
    司徒淵知道自己說服不了他,但是看著他過份憔悴的容顏,還是忍不住地道:父親的你身體不好,就不要再跋涉顛簸了,就留在宮裡安養吧!
    夜染笑了笑,沒有答應。
    司徒淵只能道:那父親準備什麼時候啟程?
    就這兩三天吧!夜染道,頓了一頓,他就岔開了話題:你在東陵那邊的事,都沒有問題吧?
    司徒淵搖頭,略有些心不在焉:司徒銘聲名狼藉,已然不足為懼,再折騰著也只是在做垂死的掙扎,就是嚴錦添那裡……他的反應有點奇怪,我看的出來,瓊州城他是有意讓出來的,他似乎並不想要替東陵守城,但是他也更清楚,嚴家和咱們南月勢不兩立,他這樣棄城而走,總不至於是就想著以後藏起來安度餘生吧!
    更重要的是,他把嚴錦寧也一起帶走了,並且至今行蹤不明。
    夜染眼底閃現一抹寒芒,道:這個人的行事乖張,多有出其不意,倒是頗得他父親真傳!
    語氣中,嘲諷的意味明顯。
    司徒淵明顯是在走神,夜染看在眼裡,心裡就隱約的明白了。
    子淵!他再開口,語氣就又重新緩和了下來。
    司徒淵趕緊收攝心神,抬眸朝他看去。
    夜染走上前來,手掌壓在他的肩頭,看著他的眼睛,神色鄭重地道:我現在回部落裡去了也好,省得你日後還要顧慮我,而為難!
    司徒淵一愣,隨後便有些汗顏。
    父親……他用力的抿抿唇,卻沒有回避夜染的注視:我……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10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做自己的女神(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 文藝講堂
      • 優惠價:244元
      • 圖解人體實用經絡手冊:SOS家庭必備急救百科(附贈經絡穴位圖大開海報)
      • 優惠價:317元
      • 德奧,這玩藝!:音樂、舞蹈&戲劇
      • 優惠價:257元
      • 文壇巨擘蘇東坡全傳
      • 優惠價:223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