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香港出版品
    • 文學與哲學

    • 語言學習

    • 商業理財

    • 正向思考

    • 社會科學

    • 社會

    • 政治

    • 法律

    • 軍事

    • 歷史地理

    • 品味生活

    • 旅行地圖

    • 醫藥保健

    • 兒童書籍

    • 藝術與設計

    • 電腦科技

    • 專業/教科書

    • 宗教命理

    • 其他

靜觀日本
靜觀日本
  • 定  價:NT$440元
  • 優惠價:79348
  • 可得紅利積點: 10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香港出版品社會科學 > 社會
   一般分類社會人文 > 社會學 > 社會 > 社會學各論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深入日本社會
    看見真實的日本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鳩山由紀夫攜手作序推薦。以傳媒人獨特敏銳的視覺寫下旅日二十餘年所見所感,亞洲通訊社社長徐靜波筆下展現的不僅是日本的真相,還有中華民族曾經失落的文化。

    本書作者亞洲通訊社社長徐靜波,既是時政評論員,也是中日問題專家,旅日長達二十餘年,他親身深入日本社會,體驗日本人的真情實感,以傳媒人特有的視角為讀者發掘日本真相,用客觀平實的語言講述上至首相下至日本普羅民眾的生活、夢想,甚至煩惱。本書涉獵範圍廣泛,帶領讀者從中日關係、文化、經濟與政治這四方面去了解日本,書中不時穿插珍貴的第一手口述資料,包括曾參與南京大屠殺的日本老兵現身說法、前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親談「村山談話」的前因後果等等,極具參考價值。
  • 徐靜波,祖籍浙江。一九九二年赴日本留學,畢業於東海大學大學院博士前期課程。二〇〇〇年,出任亞洲通訊社社長。此後創辦日文報紙《中國經濟新聞》和中文網站「日本新聞網」。從一九九七年開始,連續十九年採訪「中國兩會」和中國共產黨黨代會,曾採訪過中日兩國多位領導人。是日本電視台、東京電視台、鳳凰衛視、深圳衛視等媒體的時政評論員、中日問題專家。從二〇一二年起,連續三年獲新浪網、鳳凰網十大博客博主榮譽。著有日文著作《株式會社中華人民共和國》、《二〇二三年的中國》等,譯有《一勝九敗》、《不死鳥》等。
  • 徐靜波先生把自己對於日本的理解與觀察,寫成了《靜觀日本》一書,也將我的觀點與立場收錄其中,我非常高興與感動,希望中國朋友能夠理解我對於歷史問題的立場和對於中國的感情。我也希望通過《靜觀日本》這本書,讓中國朋友多了解一些真實的日本。只有相互理解,才能促進友誼。

    ──日本前首相 村山富市

     

    因為一次採訪,我和徐靜波先生成了好朋友。他具有非常敏銳的洞察力和率直的性格。他曾在我主辦的演講會上,向日本人介紹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並教導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中國、理解中國。我從中也學到了許多的東西。他既了解中國,又深知日本,始終保持不偏不倚的觀點與立場,這樣的專家真是我們現在最渴求的人才。

    ──日本前首相、東亞共同體研究所理事長 鳩山由紀夫

  • 香港版序

        說到「日本」,總讓人想到「仇恨」。雖然戰爭已經過去七十餘年,但那一段痛苦的歷史依然讓人難以釋懷。

        歲月飛逝,很少有人會去冷靜地思考「我們為什麼遭人侵略?日本軍隊為何能在半年中佔領大部分中國?」的問題,更多的時候,我們充當了一個祥林嫂的角色,逢人必說「我的孩子被狼叼走了」。

        是不是我們的國民,缺乏一種反思的情懷?是不是因為這一種缺乏的背後,放不下堂堂中華曾經有過的體面和輝煌,使得人們不願意承認自己的軟弱和失敗?這是值得深思的刺心問題。

        去年(二○一六年)夏天,我去了日本伊豆半島最南端的一個海濱城市下田。下田市的人口只有二萬三千人,相當於中國的一個小鎮。但是,在日本近代史上,這裏卻發生過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那就是「黑船來襲事件」。

        一八五三年,也就是在英國人佔領香港之後的第十二年,美國東印度艦隊司令官佩里率領四艘戰艦,出現在扼守江戶灣要衝的下田市附近海灣,將船上的幾十門大炮一齊瞄準了岸上的炮台,江戶守軍不戰自垮,佩里隨後率領三百多名全副武裝的美國士兵不費一槍一彈輕易登陸下田市,要求日本政府開放口岸與美國通商。由於美國軍艦的船體漆成了黑色,又像怪獸一樣不斷噴出漆黑的濃煙,驚恐萬狀的日本人把這一支美國艦隊稱為「黑船」。

        當時的日本,已經閉關鎖國幾百年。面對黑船的來襲,一部分武士覺得應該與侵略者一拚;一部分學者則認為,國家應該趁機實行開放,與各國實施貿易往來。而江戶政府面對強大的美國艦隊,放棄了抵抗,接受了開國的要求,於第二年和美國簽署了《下田條約》,同意開放口岸實施通商,日本於是迎來了明治維新前的黎明。值得一提的是,幫助日本走向黎明的恰恰是香港人,無論是隨身翻譯,還是《下田條約》的日文版製作者,都是佩里從香港僱來的才子和在香港的美國傳教士。

        我在下田市的「黑船資料館」裏徘徊,想到一個問題:英國人要求清朝政府通商,清朝政府採取了武力抵抗的對策,結果簽下了不平等的《南京條約》,割地賠款,還開放口岸。美國人要求日本政府通商,日本政府採取了不抵抗的手段,結果是開放口岸,但是沒有割地賠款。中日兩國不同的選擇導致了不同後果:清朝越來越弱,任人宰割;而日本越來越強,成為亞洲第一強國。如果清朝政府當初放棄「帝國思想」,也選擇與日本同樣的「和平開放」的做法的話,那歷史會如何改寫?

        許多日本人因此認為,大和民族之所以在「黑船事件」之後變得強大,並因此催化了明治維新,與佩里艦隊的到來有着很大的關係。所以,佩里不是一名侵略者,而是日本改革開放富國強兵的恩人。

        能夠把侵略者當成恩人的國家,全世界估計也只有日本。二戰失敗後,日本人再行舊道,把美國佔領軍司令官麥克阿瑟當成「救國之神」,因為日本人認為,麥克阿瑟維護了日本的天皇體制,並為日本制定了一部和平的憲法。

        崇尚強者,一直是使日本這一個島國能夠進步的精神法寶。最初向中國學習,繼而向歐洲列強學習,戰敗後再向美國學習,把世界上最好的制度和最先進的技術搬回島國細細解剖研究,折騰出適合自己的體制和產品,讓自己的國家能夠自始至終地跟上時代的步伐。這一種精神,恰恰是我們中國短缺的,因為我們中國人從不承認自己的軟弱,寧死不屈。而日本人在裝軟弱的同時,骨子裏卻透着一股傲氣。

        一九九二年,我去日本留學,東京的高樓大廈讓我看到了自己國家的落後。二十多年過去,上海浦東的高樓已經超越了東京電視塔,但是我依然覺得,我們還缺少些什麼。慶幸的是,我們的國家雖然比日本的明治維新晚了一百多年,但是也已經改革開放,並努力向世界學習,我們正在變得越來越強大。但是,在這一個強大的過程中,我們可以表揚美國,可以欣賞歐洲,甚至可以讚美非洲,但是我們不敢喊出「向日本學習」,因為我們放不下那一份怨恨,也放不下那一份架子。這說明,我們的內心還沒有我們自己說的那麼強大。

        我們不得不承認,在亞洲各國中,將西方的文化融入東方文明做得最為成功的一個國家,是日本,它不僅守護住了自己的傳統,同時也創造了新的科技與文化。我們與其捨近求遠,還不如靜下心來,好好地去研究這一個討厭的鄰居。我們的先輩孫中山、蔣介石、周恩來,甚至鄧小平都這麼努力過,為什麼現在的我們就不能去作同樣的努力呢?

        我一直主張,對於日本,應少一點批判學,多一點研究學,把日本實行改革開放和固守傳統的經驗與教訓,把日本發展社會與經濟的做法搬回中國,攤在我們的桌子上,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或許能避免我們少走一些彎路,加快我們自己的發展步伐。

        這就是我寫《靜觀日本》這本書的初衷。感謝北京華文出版社和香港三聯書店的幫助,讓這本書得以在香港出版。雖然都是些浮光掠影的文字,但是依然期待大家能夠從中悟出一些道理,撿回我們曾經丟失的東西。

     

    徐靜波

    二○一七年二月於東京

     

    序一

        中國有一個詞,叫「忘年交」。我今年已經九十一歲,而徐靜波先生才邁上五十歲,雖然年齡相差近一半,但在許多問題上,我們的觀點和立場是十分相近的。我想,此乃源自他對日本社會和日本人的深刻理解,而這種理解,需要一種公正客觀之心,一般人很難做到,但是他做到了,而且做得很真誠。

        六年前,徐靜波先生第一次到我家來採訪我,他拿出一張一九九七年在我的國會辦公室裏與我拍的一張合影,我才知道,我們的友誼其實已經有十幾年了。與其他的外國記者不同,徐靜波先生提的每一個問題都會照顧到我的心境與情緒。因此,我可以敞開胸懷與他談了我為什麼當上首相,後來為什麼辭職,為什麼在阪神大地震發生時一概不知等讓我自豪和心酸的事情。

        後來,徐靜波先生多次來我家和我聊天,我對他講了「村山談話」發表的前因後果以及發表這份談話的目的,也講述了自己對於歷史問題和日中關係的看法。甚至在敏感的尖閣列島(中國名: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問題上,我也表達了自己的立場。

        日中兩國是無法搬家的鄰居,在文化上也是血脈相連,兩國沒有理由不友好相處。但是,友好需要基礎,日本政府需要在歷史問題上承認侵略戰爭的歷史,尊重中國受害者的犧牲,這是最起碼的兩國政治互信的基礎。同時,對於中國的崛起,日本要以平常心對待,並盡可能地提供協助。

        日本是一個美麗的國家。我相信經過七十年和平環境薰陶的日本人民,與中國人民一樣熱愛和平。只有兩國人民攜手合作,亞洲乃至世界才會和平繁榮。

        徐靜波先生把自己對於日本的理解與觀察,寫成了《靜觀日本》一書,也將我的觀點與立場收錄其中,我非常高興與感動,希望中國朋友能夠理解我對於歷史問題的立場和對於中國的感情。我也希望通過《靜觀日本》這本書,讓中國朋友多了解一些真實的日本。只有相互理解,才能促進友誼。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靜觀日本》這本書的出版,對於改善和發展日中兩國的關係,將會起到十分積極的作用。

     

    日本前首相  村山富市

    二○一五年九月吉日

     

    序二

        我的老朋友徐靜波先生的新書《靜觀日本》就要在中國出版了,我由衷地感到高興。其實對於這本書,我期盼已久。

        近幾年來,日本與中國的政治關係出現急劇冷卻。其原因是,對於七十多年前的那一場戰爭,加害者日本已經快忘得一乾二淨,而受害者依然遺恨難忘。同時,日本一些毫無顧慮的言行,有時候更成了這種遺恨的催化劑。日中兩國無論在經濟領域,還是在文化領域都有着無法割裂的傳承與交融,但是日本不但無視這一種關係,而且經常鬧出一些令對方產生誤解的事情,從而使問題日益複雜。

        在這樣的背景下,徐靜波先生還一如既往地向中國讀者介紹日本的文化、政治、經濟、觀光旅遊,想想這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

        因為一次採訪,我和徐靜波先生成了好朋友。他具有非常敏銳的洞察力和率直的性格。他曾在我主辦的演講會上,向日本人介紹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並教導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中國、理解中國。我從中也學到了許多東西。他既了解中國,又深知日本,始終保持不偏不倚的觀點與立場,這樣的專家真是我們現在最渴求的人才。

        我始終認為,在日中關係出現政治冷卻的時候,更需要在友愛的精神之下,推進兩國在經濟、文化,乃至教育、環境、醫療等各種領域的深度合作,並由日中兩國擔當起核心重任,一步一步地推進東亞共同體的構建。這不僅有利於改善日中兩國的政治關係,同時也可以從東亞向世界發出更多的和平資訊。

        希望《靜觀日本》這本書能夠得到更多讀者的喜愛,我也期盼東亞共同體的構想能獲得更多人的理解與支持。

     

    日本前首相、東亞共同體研究所理事長  鳩山由紀夫

    二○一五年九月吉日

  • 香港版序  徐靜波

    序一  村山富市

    序二  鳩山由紀夫

     

    輯一  悲情的櫻花——靜觀日本文化

    「守家業」在日本人心中分量有多重

    對話日本首富——優衣庫老闆柳井正:錢多了該怎麼花

    日本公主上學享受什麼待遇

    日本人為何拾金不昧

    日本白領為何在墓地裏吃飯看書

    環保大國日本為什麼不取消塑膠袋

    日本為何允許女孩十六歲結婚

    日本女星為何不拜金

    日本女人為何很少舉報情人

    日本著名科學家為何上吊自殺

    日本奧運會獎牌得主都獎些什麼

    日本女足為何能夠成為世界冠軍

    日本人看待美國人的心態

     

    輯二  讓我們好好做鄰居——靜觀中日關係

    我不是徐福的後代

    遣唐使渡海來中國到底有多艱難

    沖繩島上的中國人

    日本老兵證言:確實拿中國活人練刺刀

    尋找日本「七三一部隊」戰犯的下落

    日本老兵懺悔:當年我們在南京殺人放火

    我問老兵金子的七個問題

    我與高倉健做鄰居

    自掏腰包為中國人打官司的日本律師

    日本駐華大使的任前課

    對日投資,日本為何會擔憂

    中日關係該如何避免「兩敗俱傷」

    「中國第一股」為何在日本遭遇退市

    中國人到日本炒房的麻煩和陷阱

    中國人能否換個角度看日本

     

    輯三  神壇下的「不死鳥」——靜觀日本經濟

    日本人為何只相信「國貨」

    日本家族企業久盛不衰的五條法則

    「豐田王子」如何拯救豐田汽車王國

    「松下電器」的名稱為何從地球上消失

    日本製造業為何會走下坡路

    日本經營之神如何拯救日本航空

    日本八佰伴集團為何破產

    東京的房價到底有多高

    日本化工專案落戶之前要做哪些工作

    日本最牛的一家豆腐店

    一位日本小老闆的悲喜曲

    日本企業家為何不願抛頭露面

    互聯網經濟,日本年輕人沒興趣

     

    輯四  拿來與繼承——靜觀日本政治

    村山口述:「村山談話」發表的前因後果

    對話鳩山由紀夫:當首相的酸甜苦辣

    安倍的講演費是天價

    安倍讓自衛隊出兵海外到底為了什麼

    日本為何怕加入亞投行

    行政改革,日本為何也這麼難

    日本反貪,誰開第一槍

    日本二十九歲最年輕市長為何被捕

    日本「官二代」為何沒有財產

    大地震中日本學校為何不倒

    福島核洩漏應該由誰來買單

    核洩漏後東京人怎樣生活

    東京遇颱風為何不會水漫金山

    野田身後的「和風美人」

    首相兒子與陪酒小姐談戀愛

  • 「守家業」在日本人心中分量有多重

        在秋田縣湯澤市演講完中國經濟之後,齋藤市長特地舉行了一場歡迎晚宴。宴會結束時已經是夜裏九點多,市政府安排我去一處溫泉旅館入住,說那是湯澤市最有味道的一處溫泉,叫「多郎兵衛旅館」。

        汽車在山坳裏轉悠,轉悠了半個多小時,結果到溫泉旅館時,已經是深夜十點多。我想這一家旅館應該是在深山冷嶴中,因為我聽到了溪水嘩嘩流淌的聲音。

        旅館裏還亮着燈,店主在等着我。那是一個小老頭,頭髮花白,戴着高度近視眼鏡。見了我很是熱情,說一直期盼着我的到來。

        送我的人走了後,他一手幫我提包,引領我到了二樓的客房。整個旅館靜悄悄的,不知是因為客人都睡了,還是因為客人不多,反正當我走在走廊上,沒有聽到任何的動靜,似乎這一個小樓裏,就只有我一位住客。

        店主與我告別時,特意關照我:溫泉在一樓,二十四小時都可以入浴。退去內衣,換上木屐,拿一塊浴巾到了一樓的轉角處,聽到了潺潺的流水聲,這裏就是溫泉了吧。

        溫泉分成男浴和女浴,走進男浴,果然只有我一人。除了流水聲,在整個溫泉的時空中只留下我的呼吸聲。

        溫泉用黑色的石塊鋪就,很有高級感。加上柔軟的燈光,演繹出一份絕妙的時尚柔情。也許因為太愜意,早上居然睡過了頭。打開窗戶,發現庭院裏蓋上了一層薄薄的雪花,原來凌晨下雪了。本來就在山間,一場冬雪讓空氣更為清麗,甚至有一種甜絲絲的感覺。

        女主人已經在一樓的餐廳裏給我準備了豐盛的早餐。說是餐廳,其實就是榻榻米的房間。早餐幾乎都是由野菜做成的各種料理,還有一塊紅鮭魚,很有特色。女主人說,野菜都是附近山上採的,很新鮮。一吃,果然鮮味十足。

        女主人一直跪在邊上,時刻準備着為我添飯。我感到彆扭,因為女主人夠得上我母親的年齡,怎麼說也用不着如此恭敬。可是,女主人說,因為我是客人。

        於是沒話找話地與女主人閒聊。女主人告訴我,自己是這座溫泉旅館的第十二代女將(老闆娘),溫泉是江戶時代建造起來的。規模不大,只能接待三十多位客人,但是泉水很好,所以全國各地的溫泉愛好者都會摸到這裏來住上一個晚上。「如果你早半個月來的話,這附近漫山遍野都是美麗的楓葉」。

        吃完早飯,市政府派來接我的人已經等在旅館的茶坊中。茶坊中還坐着一位老太太,估計已經有八十多歲。女主人說,這是這座旅館的第十一代女將,也是自己的婆婆。老太太很和善地起身問候,我忙勸她坐下。老太太知道我是中國人,說自己的家人過去曾經到「滿洲」(中國東北地區)去墾過荒,還在那裏釀酒,蘇聯紅軍打進來時,是中國的老鄉收留了她的家人。

        我和這家旅館的主人突然有了一見如故的感覺,也許因為她們內心感激着中國。

        昨夜等我的店主,是這家旅館的當家,名字叫「伊藤多郎兵衛」,名片上寫着「第十二代當主」。

        與伊藤先生的話題,就從這座旅館的歷史開始聊起。伊藤先生說,這座溫泉旅館是自己的祖先創建的,代代相傳,迄今已延續了近三百年。「經濟不景氣,掙不了多少錢,有時還虧」,伊藤先生說。既然經營這麼艱難,為什麼還要堅持呢?伊藤先生回答道:「繼承家業,是日本人的傳統,也是一種榮耀,因為這證明了自己的家族是一個了不起的家族。對於日本人來說,榮譽比金錢重要,守住家業比保住生命重要。」

        聽了伊藤先生的話,我肅然起敬。不僅僅因為他替祖先守住了這一份家業,更因為他對於繼承家業的美學予以了淋漓盡致的詮釋。

        伊藤先生把他的兒子介紹給我。一位近四十歲的男子,態度極其謙恭。他現在是一位政府公務員,但是命運註定他一定要成為這家旅館的第十三代當主。他說他已經在修業,下班後回家就開始幫忙。一旦父親決定要把家業傳給他的時候,他將會辭去公務員的職務。

        妻子是極為漂亮的秋田美女,瓜子臉白裏透紅。我問她:「當你決定嫁入這一家門的時候,是否知道自己的將來要做什麼?」她輕聲一笑說:「知道,我將成為第十三代女將。」

        一座溫泉,就這樣,維繫着十三代女人和男人的愛情與生命的故事,記錄着一個家族三百年的興衰歷史。

        回東京後,我接待了一批來自中國的企業家。吃多了生魚片,大家突然想起要吃蕎麥麵,於是帶着大家來到東京一家著名的蕎麥麵店。店老闆吉村先生是我的相識,接待自然是十分熱情,給足了我面子。末了,店老闆給大家每人一張印着老照片的明信片,很自豪地說:「我已經是這家店的第八代主人了。」原本以為大家會獻上一陣掌聲,或者說上幾句讚美之詞,但是,沉默了三十秒,除了一位老兄開口說了一句:「可以走了吧?」便再沒有聽到其他的聲音。我臉紅了,衝着店老闆笑了笑。店老闆還以為大家沒有聽懂,指着牆上掛着的一些名人題詞,樂呵呵地說:「田中角榮當首相前也來過我們的店。」

        走出蕎麥麵店,聽到這位老兄嘟囔了一句:「這家子可真是沒出息,八代人就只會幹這麼一個搓麵的活。」

        我突然覺得,日本人與中國人,對於「守望家業」的態度與價值觀是那麼的不同。日本人以守護和傳承家業為榮,哪怕是一家小小的蕎麥麵店。而中國人「守望家業」是以超越先輩為榮,爸爸是農民的話,兒子最好能出國留學。所以,我們中國人可能最怕別人說他「一代不如一代」。而日本人最怕別人說他「沒孝心丟了家業」,結果是,中國人總是在努力超越,而日本人總是在尋求守護。雖然同文同宗,但不同的價值觀,依然造成兩個鄰國不同的社會文化和人生觀。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