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10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7927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評

張儉的快樂在小環那兒,舒適卻在多鶴這裡

快樂單純的中國東北家庭張家,二兒子張儉的太太小環,因受到日本兵的驚嚇而流產,從此無法生育。十六歲日本滿洲國少女多鶴,因國敗家亡,被人口販子賣到張家當成生育工具。在時代和命運捉弄下,張儉、小環、多鶴無奈的組成了家庭。外人總覺得這個家「怪怪的」,他們三人就在這「怪怪的」雰圍下,彼此牽絆糾葛了一生,並且深深影響他們的下一代——張儉和多鶴的子女!

 

嚴歌苓說故事的能力,媲美日本大文豪谷崎潤一郎。沒有華麗的詞藻,感覺相當平易近人。情節的安排,有如精彩的連續劇,穿插一些虛構枝節,高潮迭起,讓人不忍釋手。    ——林水福

《小姨多鶴》是兩個女人的故事。多鶴與小環,是「國仇」、是「家恨」,卻在「女性」與「母性」的基礎上,泯滅了難堪與醜惡的界線,正是這部小說「好看」的地方。      ——黃雅歆

嚴歌苓

生於上海。12歲考入成都軍區,開始為期八年的舞蹈生涯,這段期間她逐漸發現自己對文學創作的喜愛。1986年發表第一部長篇小說。之後赴美留學。1990年開始在臺灣報刊發表小說。1992年以獲中央日報文學獎的〈少女小漁〉引起文壇和電影界重視。1993至1998年,連續獲得臺灣多項文學大獎。作品被翻譯成英、法、荷、日等多國文字。近年來,開始嘗試直接以英文創作,2006年出版第一本英文小說The Banquet Bug(中譯書名《赴宴者》)。她的作品充滿鮮活的生命力,具有強烈的故事性、畫面性,和鮮明的人物形象。著有《赴宴者》、《穗子物語》、《倒淌河》、《誰家有女初養成》、《草鞋權貴》、《少女小漁》、《第九個寡婦》等。

嚴歌苓說故事的能力,媲美日本大文豪谷崎潤一郎。沒有華麗的詞藻,感覺相當平易近人。情節的安排,有如精彩的連續劇,穿插一些虛構枝節,高潮迭起,讓人不忍釋手。    ——林水福

《小姨多鶴》是兩個女人的故事。多鶴與小環,是「國仇」、是「家恨」,卻在「女性」與「母性」的基礎上,泯滅了難堪與醜惡的界線,正是這部小說「好看」的地方。      ——黃雅歆

發表人:ANNE
2008/12/06 15:16
中日戰爭的題材看了很多,第一次看到作者把侵略國的人寫成受害者。戰爭!只要有戰爭,老百姓就是最大的受害者,「不要再有戰爭!」這是我看完後,最想大聲喊的一句話。 這個故事看起來多少有些荒誕,甚至是荒唐,但是確有發生,不僅在小說中,在現實裏也存在這樣的悲情。 作者嚴歌苓向媒體說:故事是我聽來的。二十多年前一個朋友講起他們班上有一對男孩,是雙胞胎,後來人們如何發現他們的母親是個日本人,那個家庭一個男人兩個女人如何悄悄地生活了許多年等等。當時我就覺得這是個很有意思的故事。很多年後我依然覺得它很有意思,就把它寫出來了。 嚴歌苓還說:「我到日本去了三次,兩次都去了那個曾在中國「墾荒」的村子,在日本中部的山區。我和當年賣到中國人家做兒媳的日本老太太們聊天,也查了不少有關的文字資料,發現像多鶴這樣的女孩比比皆是。還有更具戲劇性的故事,我怕它們太影視化而不願意寫。當然,我這篇小說是虛構的,和史實夾雜在一塊。故事之所以長期以來使我感興趣,是覺得戰爭的毀壞之後,人民自己的自救能力那樣強大,中國人是如此地寬容。」 嚴歌苓的筆把這本書抒寫得從容不迫而又令人心酸。文筆精緻地以一貫的浪漫主義情懷,把一個貌似驚世駭俗的一夫二妻故事講述得多彩多姿,冷酷中有溫暖,細膩中蘊真情,悲傷中含幽默。她以女性之妙筆,寫女性的滄桑命運,也以這一家人命運反映出時事的變遷,更從小環、多鶴身上顯現令人動容的大仁大義,和女性原始的母愛之偉大。 張愛玲寫女人已是極致,當今中國文壇,嚴歌苓和王安憶在我心裡是可以拿來和前者比較的女作家。 看嚴歌苓的作品,這些年來我感受到她對文字張馳的拿捏越來越老辣,特別是這部新作裏的幾處「倒敘」的手法,真是用的洽到好;其中幽默的語句更讓人哭中帶笑。我看到了作者的進步,說明我也在進步,我很高興! 這個夏季我在大陸看了幾本書,但是,《小姨多鶴》是最「好看」的,因為它寫的是「人」,是人的命運,是一個女人坎坷的命運。是的,寫風花雪月,都不如寫人的命運能抓住我的心。
發表人:ANNE
2008/12/06 15:16
看這本書,讓我哭了三次 第一次: 多鶴在張家待了半年後,找了個機會逃走了,沒想到過了二十幾天,瘦了一圈後又回來了,多鶴不會說中國話,她在紙上寫道:「竹內多鶴,十六歲,父母、哥、弟、妹亡,多鶴懷孕。」這個無路可走,無家可歸的女孩子。生活會把她逼向哪裡?因為她處境尷尬,因為她只是張家買來的生育機器,那個在她身上播種的男人對她並無感情。中國人的張家是為了延續香火而買來了日本女子多鶴當生育的工具。而日本女子多鶴作為家族在戰爭中唯一存活下來的人,她只想生下自己的骨肉,用自己的身體「製造」親人。一種血統的力量讓多鶴留在了張家,從而開始了近30年的一夫兩妻畸型的生活…… 第二次: 張儉在一次出遊時無意地遺棄了多鶴,多鶴歷經艱辛輾轉回到孩子們身邊,當她把乾涸的乳房塞進孩子的口中時,孩子吐出了沒奶的乳房,多鶴幾近絕望,她被寄予活下來的唯一希望~~親骨肉拒絕。過後她對張儉瘋狂般地撕打,張儉默默忍受……後來二人真正的愛情肆無忌憚地綻放,由恨生愛的開始…… 第三次: 書的結尾,多鶴在當年救過命的日本小女孩久美的幫助下,回到闊別近30年的祖國日本後,把那個從恨到愛的男人張儉及孩子接到日本,獨留在中國的小環,每天守著裁縫攤,等那幾個不是親生卻喊她「媽媽」的孩子們的信,等多鶴寫給她那些很難讀懂的信,成了這個隱形受害女人最重要的事…… 小說最成功的人物應該是多鶴,這個日本女子像個半啞巴似的在中國生活了大半輩子,張家極力隱瞞她的身份,到了文革還是被人識破,嘗盡了人間辛酸,那個男人張儉還因此進了牢房。多鶴愛乾淨,會烹飪,在污七八糟的大時代的背景下,她潔淨、溫柔、勤快的扶桑女子的品行讓我感動,她使很多中國人在她面前黯然失色!她說過最重的一句話就是:「你們中國人都是騙子!」是她對她的男人說的。 但我更欣賞小環這個東北女人,正因為她的嘻嘻哈哈,看似馬大哈卻心裡特明白的個性,讓這個「家」安然無事地維持著;正因為她的刀子嘴豆腐心,在很多時候保護了這個家的每個人,特別是那個本因視為情敵的多鶴。在很多時候,小環真的把多鶴當成了妹妹,她才是這本書的靈魂人物。 小說中,三個主人公都是受害者,張儉是被迫於父母傳宗接代的舊觀念,無奈地接受了一個買來的日本女人;小環,因為愛張儉也被迫接納了和害自己失去孩子的日本鬼子同國的多鶴;而多鶴,就不用講了……因為戰爭,她淪落在異國成了「一對乳房」、「一個子宮」的生育工具。這個日本女人歷經了戰爭、新中國、大躍進、文革、改革開放,陪著中國人酸甜苦辣都嘗了一遍。
發表人:ANNE
2008/12/04 18:12
《小姨多鶴》這本書我是兩口氣看完的,第一天晚上從10點多看到淩晨4點,睏到書掉到地上睡著,很想把一個日本女人的命運用一口氣讀完,但實在是難敵瞌睡,第二天晚上照舊,終於看完。 這本小說講的是: 1945年中日戰爭在日軍宣佈投降後正式結束,16歲的日本少女多鶴在跟隨家人逃離中國東北回日本的路途中,她和她的族人不僅躲開中蘇軍隊的追殺,還要面對來自本族村長殘暴的「武士道精神」的集體戧殺。 在逃亡中,大人們開始絕望,人性的泯滅從親手殺死自己骨肉開始,多鶴在死難的逃亡中救下了一個差點被母親殺死三歲的小女孩~~久美,這個有幸回到日本的女孩,後來成為改變多鶴命運的人。靠著機智和對生的本能的渴望,多鶴躲過了一次次的死亡威脅,但卻在疲於逃命的情況下因為睡的太熟,而沒跟上逃離中國的日本「墾荒開拓團」。 等她醒來時,她已被中國的保安團(非正規軍)裝進麻袋裡,論斤稱量地賣給了東北小鎮某火車站站長的兒子~~張儉,作為傳宗接代的"工具"。張儉的老婆~~小環,因日本軍人的追殺造成7個月的孩子流產,自此不能生育.國仇家恨的大時代的背景下,多鶴的介入,使得張家的關係變得曖昧而怪異。 大陸解放後,日本女人多鶴的身份不僅在張家成為重大的情感和倫理問題,在整個社會主義新中國也成了巨大的政治問題。因為多鶴是張儉欲拒還休、欲罷不能的另一個女人,她的身份和地位成了糾纏張家的頭疼事,同時,如何掩蓋多鶴的日本身份也成了張家揮之不去的夢靨。 張儉決定帶著老婆和多鶴遷居到南方的小城生活。在新的居住地,張儉在鋼鐵廠工作,多鶴幫張家生了一個女兒和一對雙胞胎兒子。這個張家三個孩子的媽,對外身份卻是~~小環的妹妹,孩子們的小姨。
發表人:marine
2008/11/17 10:42
趁著公司周年慶,終於還是抽空去看了海角七號。片中日本男老師躲在船艙,因為戰敗而無顏面對台灣女學生苦苦追尋的片段,起初讓人懷疑他的真心。究竟這種逃避是因為戰敗?高高在上的殖民階級心態?還是文化的衝突、地域的隔閡——反正終究不能相聚,更談不上廝守,所以就硬生生切斷了吧?既然如此,又為何會有那麼些越洋而來的半世紀情書……無獨有偶,嚴歌苓的《小姨多鶴》,給了這問題一個具體確切的答案。這本書內容應該是個中國版的海角七號,地點、人物換了,甚至結尾也不一樣。相同的是:戰敗讓人覺得無顏、羞愧,特別是女人,即便參與戰爭的並不是她們自己。故事讓人時而lol,時而drop tears,牽動每一根神經,欲罷不能。印象最深的三個片段:張儉在竹內多鶴生下一女兩男雙胞胎,達成任務後,竟想把她扔了。扔掉的最好方式就是帶她到人生地不熟的長江邊上,讓她在人群中走失,想說以她的日語大概回不來了,就可以恢復一個正常的二人行家庭。母性堅強的竹內多鶴,靠5塊錢撐著走10天,從兩只漲得鐵球一樣的雙乳,走到成了乾癟的破氣球,終於回到家裡,就為了哺育她的雙胞胎兒子。……相對於後來這個兒子以擁有日本血統為恥,自殘的刮掉一層皮,以及張儉終老之時,多鶴透過日本大使館把張儉接回日本終老的做法,讓人對多鶴為人母、為人妻的情操肅然起敬。第二個片段,張儉在多年後終於愛上了多鶴,但背著老婆才能燃起這股熱情,所以就偷偷幽會。有一回被發現,一群人拎著火把追到林子裡捉姦,多鶴在張儉聲東擊西下逃脫,但張儉被逮著了,扣子都扣得歪七扭八地被捉去審問。這罪當時很重。小環得知消息,二話不說衝去審訊室,大聲嚷嚷跟張儉偷歡的是她本尊,弄得大家必須清場,因為限制級的來了。小環當場發一頓牢騷,說家裡房子太小,人口太多,出去辦事也是不得已,林子裡蚊子又多,真以為她喜歡這樣啊……,拉下顏面為張儉解了圍,讓人不得不放了他。小環捨身搭救,其實是報答張儉。被日軍追趕流產那次,醫生說大人、孩子之中只能救一個,張儉父親要留孫子,平日順從的張儉衝著醫生大喊:「究竟誰是她當家的?當然救大人!」於是救了小環。所以小環心存感激。而同為女人的小環,對竹內多鶴的情感跟義氣,到了一種難以理解的程度。除了可以當現成媽以外,覺得她跟多鶴已經是一個女人的兩個部分,少了誰都沒法圓滿生活下去。她的「我」已經是「我們」。第三個片段告訴我們,沒有永遠的祕密,所有的祕密都會東窗事發。多鶴的兒子差點愛上親媽,外來追求者發現這個小姨子,跟姐姐小環並不像,還說著敵人的語言,懷疑張儉搞了三人行,而且第三者還是個日本奸細。……三個人能從那場鬥爭中脫身,不禁讓人懷疑是當事人就有這樣的聰明,還是作者的智慧使然?當然這中間還有點因果。當年日本村落撤退時,一群日本人搞自殺,竹內多鶴硬是背了一個小女孩久美沒命的跑,救下了她。後來久美安然撤退回日本,多鶴卻熟睡在一堆砲彈犧牲者中間,錯過了那個時機。久美長大後進日本大使館做事,回頭搭救當年的恩人。所以不要打擊任何一個以後有可能救你的人,以免斷了誰也難料的求生之路。這是個與海角七號不同的結局,男人女人和解了,女人女人也和解了,長輩小孩和解了,中日和解了。東北聽說有非常多這樣的中日混血,無庸置疑。所以marine的結論是什麼呢?用盡氣力、智慧、手段做盡一切的東方女性,在經歷大半個世紀之後,社會的主角仍然還是男性。這是marine為什麼說東方男性、西方女性還是很威風強勢的理由。但兩種強勢的人是不容易妥協的,這就是為什麼東方女性、西方男性的組合比較多見的原因。當然真實情況可能就要敏銳如嚴歌苓者,才能回答了。
發表人:white1106
2008/11/06 15:24
概略的說,《小姨多鶴》是兩女一男的故事,兩女是小環和多鶴,一男則是張儉。雖以多鶴為書名,但如果缺了小環,這個故事就無法進行了。小環的形象躍然紙上,閱讀時,彷彿聽到、看到了小環的音容笑貌。小環常將「湊合、湊合」掛在嘴上,是個個性豪爽的東北姑娘,但對於和多鶴共同擁有丈夫張儉、子女是多鶴的這樣的關係,實際上她的內心是非常孤單苦澀的,卻又看得透徹,她說「這個家是由每一個人撐著的,哪一個走掉,都得塌。這時來分誰是誰,不是已經太晚?這麼不清不楚、窩裡窩囊的幾十年,纏進去的,都妄想解脫開」。越看到後來就越覺得小環的處境讓人心疼,到最後,最讓我不捨的是小環而非多鶴;因此,忍不住抱怨作者為何這麼殘忍,給了小環這樣的遭遇和結局!
發表人:allie1214
2008/10/14 14:26
讀嚴歌苓的小說,令人欲罷不能,繼《赴宴者》之後,這是我第二次看她的小說。她總是把故事寫得活靈活現,彷彿主角就是你我身邊的人,彷彿自己正身處那個年代,親眼看著事情一幕幕發生。不過,結局可以再完美一點,多鶴應該要把小環一起接去日本,至少要讓小環一起陪張儉渡過最後的日子,小環對多鶴是那樣的包容!而不是把原本屬於小環的張儉,變成她跟小孩的,把沒有生育的小環一人留在中國度過晚年。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