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85255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本書乃由作者於最新八年內發表之有關諭文十二篇薈集而成。就其容而言﹐主要涉及三個主題:(1)有關社會結構概念的解析﹐此一問題乃當前社會學理論的一個重要問題﹐討論尚屬萌芽階段。(2)有關文化與知識份子的問題。此 一問題一向乃屬知識社會學的範疇。入者於於這些有關論文中最主要的目的是企圖建立一解說「知識份子」整體理論。同時﹐也由知識份子的概念來詮釋近代中國(包含臺灣)的文化問題。(3)有關學術發展的問題。此一部份主要是 從文化社會學的角度來解析我國社會科學(尤指社會學)及科技發展的特徵及種種限制條件。除此三個主題之外﹐尚有三篇論文難以歸類。此三篇﹐一篇是論及西歐社會思想史中有關人性的問題﹐另一篇是論及社會問題的基本特質 ﹐最後一篇是有現代人問題的討論。

 葉啟政

學歷:國立臺灣大學心理學學士及碩士
   美國密蘇里大學(University of Missouri)社會學博士
現職: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自 序

在這個時代的中國,做為社會學者,心裏頭經常會有矛盾的感覺。秉承著中國知識份子的濟世憂患意識,一個社會學者,眼看著自己的社會,掙扎在內外交加急劇轉變的困境裏,他能袖手旁觀地躲在象牙塔裏治他的學嗎?假若不行,那麼,他就勢必要走出象牙塔,當個啟蒙者,把他的社會學知識貢獻給迫切需要新知的社會大眾。這是一個社會學者應具備的一種知識責任──對社會盡責的知識責任。
 
但是,當一個學者,他卻有另外一種的知識責任──對專業盡責的知識責任。也就是說,一個社會學者應當與現實世界保持相當的距離,全心全力地把生命奉獻給其所從事的研究工作。這種對專業角色的認同要求是西方知識份子的敬業傳統,也蔚成現代中國學者的基本規範。
 
當然,對社會學者而言,敬業的要求和關懷世事的社會責任意識,並不是截然對立矛盾而不能相容的。理論上,一個社會學者,遠比其他有些學者,如物理學者、數學學者、工程學者……等,有更為良好的條件,可以把對社會現實的關懷和對學術研究的奉獻薈合成一體,因為他的專業角色就是研究社會本身。話這麼地說,是一種理想主義的說法,事實上卻是很難做得到的。為什麼?至少有三個理由。
 
第一、一個人時間和精力都有限。在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而人的精力又不是無窮盡的限制下,一個社會學者,又要做個大眾的啟蒙者,幫忙社會解決一些現實問題,又要做個學有專精的學者,在學術的殿堂裏佔有一席之地,若非有超人之才華和智慧,往往是難以兼顧的。再者,當今學術界內分工細密,個人以有限生涯本就難以成就無涯之知識。尤其,在西方專業化的學術訓練下,中國的社會學者,縱然拿了一個哲學博士的頭銜,其所知的範圍實際上並不足以稱之淵博,相反地,往往是相當狹窄的。在這樣的訓練背景之下,一個只專精一個小範圍之知識的社會學者,如何應對錯綜複雜、變化多端的社會現實,而保證自己所提供的見解是恰切可行的呢?說來,這的確是令人不敢有把握的。第三、今天中國社會學者絕大多是在西方的社會學知識傳統下培養出來的。我們都知道,人是一種具有意向,而且帶有價值色彩的動物。任何用來詮釋理解社會的理論都不可能完全免除價值的左右,也不可能完全擺脫意識型態的作祟。在此前提之下,一個中國社會學者如何完全免於西方特定意識型態的影響,而能平實地為自己的社會加以解析,實也不免令人懷疑。
 
基於以上三個理由,一個稍具反省能力和反省習慣的中國社會學者,自不免會擔心,他既無暇,也未必有能力同時把社會的啟蒙者和知識的締造者都扮演好。更重要的,他也會深恐自己所言所行,雖可能出於善意,但卻反而貽害了社會而不自知。此一後者的擔心,無疑的往往是令一個社會學者困惑,而且感到惴惴乎的。這就是我所以說,一個有良知而謙虛的社會學者常有矛盾心理的根本理由。
 
做為一個社會學者,我一直是有著上述的心境。這些年來,自己也常為自己應扮演的角色而有所困惑,也有所猶豫。鄉土的感情,令我對現實問題不能視若無睹;知識的限囿,又令我對自己扮演啟蒙者、乃至代言人的角色,卻又惶恐不安。我曾徘徊、掙扎在這兩者之間。一方面,看到許多現實問題,自己有意見,不吐實在不快;另一方面,當一個學者,尤其在大學裏教書和研究,卻又無法完全揚棄專業角色的規範而不顧。到頭來,時時感到困惑,左右為難,而自覺不安。
 
人,說起來,是一種相當奇怪的動物。縱然他有困惑,而自知困惑之癥結所在,但他卻也一樣的過日子。終究現實擺在眼前的,往往令他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等待困惑完全解決,才放手去做事。他必須採取「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態度,來應付日常生活裏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兒。因此,往往也就必得在迷惑之中左右逢源,邊做邊想,愈做愈後悔,或愈做愈自信。幾年下來,我自己也弄糊塗了,不知自己所做所為到底是對、還是錯,而且也弄不清是愈來愈有信心,還是愈來愈喪失了信心。
 
說了這麼多,反省歸反省,幾年下來,在這樣的迷惑和矛盾之下,糊裏糊塗地寫了一些隨心所欲,逞一時之快的應時雜文,也自以為是地寫一些自認是歸屬學院的所謂「論文」。其間若有什麼不同,那是:(1)前者之文字字數較短,短者千把字,長者一萬多字,而後者則至少一萬五千字以上。(2)前者往往是有感而發,隨興行筆,寫完之後,筆一擲,就不想再去看它,更不想再去改它,而後者往往構思較久,寫來態度較為認真嚴肅,結構也較為嚴謹,而且經常是再加修潤過。(3)前者較少使用生澀的術語,而後者則充滿令人讀了頭痛的術語,也常較為抽象。
 
話說回來,不管是雜文或是論文,寫的內容大體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都是討論社會現象的文字。這個文集討論的內容就是如此,而根據上面自己所訂的標準來區分,我稱它為「論文」。因此,假若讀者讀來覺得生澀難忍,那麼就不能怪我了,我建議就此丟了,不用再去看它。
 
這個論文集包含的內容大致有四:(1)有關社會學中基本概念的檢討,(2)有關文化現象的討論,尤其是近百年來之中國文化,(3)有關知識份子的探討,和(4)一些零星,但卻與社會變遷有關的文字。由於這些論文寫於不同的時間,而人是逐漸成長的,因此,這些文章之間,可能會有立論主相矛盾不一致的地方。若果如此,那只是代表我個人知識上的成長,至少是一種轉變。嚴格來就,我應當重新改寫,把矛盾不一致的地方化除掉,但是,還是讓它們保持原貌呈現出來,做為反映個人成長的過程,未嘗也不是一件有意思的表現方式。因此,我也就讓它這個樣子了。說來,也是為自己的偷懶,找到合理化的理由,好歹心裏也勉強安得下來。
 
最後,我必須提到的是:這些文章中所討論到的許多問題,並不是代表個人最成熟的看法,而僅祇是思考後最為粗略的初步見解。這些見解,勉強說來,只是以後治學的起點,我也一直以相當慎重而虔誠的心情來看待它們,希望假以時日,有更為成熟的見解提出來。做為一個學者,這是終生最大的願望──在象牙塔內締造自圓其說的理論以自我陶醉。不過,也希望自我陶醉之餘,這些見解還能為別人所賞識,把它們轉化,尤其具體化,而用於現實生活之中。有幸提供做為解決現實問題的參考,也算是一個躲在象牙塔中的蛋頭教授對社會的一種責任交待了。
 
民國七十二年四十歲生日
寫於分心廬
自序
一、結構、意識與權力──對「社會結構」概念的檢討
二、「傳統」概念的社會學分析
三、「理綸──實踐」的轉型與安置:知識份子的理想和社會
四、現代工業社會中的知識份子
五、近代中國文化面臨的困境
六、三十年來臺灣地區中國文化發展的檢討
七、從中國社會學既有性格論社會學研究「中國化」的方向與問題
八、邊陲性與學術發展──再論社會科學中國化
九、邊陲社會科技發展的外衍因素分析
十、文藝復興至啟蒙時期間有關「人性與社會」的看法與其衝擊
十一、從社會學旳觀點談現代人的問題
十二、有關社會問題基本性質的初步探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