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5
定  價:NT$170元
優惠價: 85145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評

  從文革時地無三里平的貴州,到社會福利最完善的瑞典北國,再回到改革開放後的上海,這三十年如雲霄飛車般的轉折,會發生多少故事?
作者生於書香門第,酷愛文學,但迫於現實的生活,不得不棄文從醫。學醫的大文學家不少,如俄國的契訶夫,中國的魯迅、郭沫若,這幾位大師都是放棄所學,投身創作;但作者卻是在擔任醫學院教職與從事相關研究的忙碌中,以有限的時間,開始在報端發表文章,與讀者分享那三十年來的點滴。
作者經歷過的世界,充滿溫暖、希望、激情、樂趣。何不讓我們透過文字構築的時光通道,一同走進這片奇情天地?

 段瑞冬

一九四四年生,七○年畢業於上海第一醫學院,並於貴州行醫八年。七八年考取研究生後,於八一年取得醫學碩士學位。八四年獲得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獎學金,赴瑞典進修一年。一九八七年重回瑞典留學,並於九一年獲瑞典隆德大學醫學博士。一九九二年起在美國密西根大學任研究員,而於一九九四年秋再回到瑞典。現任瑞典隆德大學醫學院細胞生物學副教授。自幼酷愛文學,九四年開始在美國和香港華文報刊發表文學作品,九六年起為《星島日報》美西版撰寫〈龍門陣〉專欄。迄今共發表作品三十餘萬字。

 有緣的世界

瑞冬和我是同鄉,都生在上海,長在上海。我們都遠走高飛,瑞冬安家在北歐,我落戶在北美,我們是沒有見過面的遠方朋友。
 
茫茫世界,芸芸眾生,人與人由相遇到相識,相識到相交,相交到相知,是「緣」在支配著。同住在一個城市的人,甚至同住在一條街上的人,會有無數次機會相遇,沒有「緣」,面對面擦肩而過,只是陌路,永不相識。
 
瑞冬和我住在地球兩邊,隔著大地,隔著大洋,「緣」從哪兒來,真的應了「有緣千里來相會」嗎?
 
我負責《星島日報》美西版編務,闢了一個文藝副刊版「陽光地帶」,成了海外華人作家的一片園地。這片園地已經歷了十多個春夏秋冬,因為幾十位作家努力耕耘,「陽光地帶」繁花似錦,長年不衰。大約十年前,一位居住在西雅圖的工程師段瑞夏先生以「西洋鏡」為欄名,寄了許多篇散文到編輯部,文章題材新穎,文筆流暢,我立即電覆段氏,歡迎他為「陽光地帶」撰稿。
 
瑞夏(筆名易散)早期作品中,有一篇留給我印象最深。這篇文章是寫其雙親金婚,文中四首七律生動地表達了一家兩地三代親情。
 
段老伉儷居住上海,應其次子瑞冬夫婦之請,遠飛瑞典隆德渡假,正逢金婚紀念,段老先生在慶祝金婚宴上,吟七律一首,詩曰:
 
風雨同舟五十春,也從西俗慶金婚。
 
漫言白髮催人老,且喜高齡出國門。
 
最愛團圓來瑞典,欣看奮發有賢孫。
 
合家兒女都成器,不負辛勞此一生。
 
瑞冬能詩,當即步原韻奉和一首:
 
正喜團圓豔麗春,高堂歐北又金婚。
 
晴光彩帶人如意,白髮青絲笑滿門。
 
往事撫肩經坎坷,前程振臂待兒孫。
 
春暉莫問深何許,芳春萋萋極目生。
 
這兩首詩寄到美國,瑞夏亦和一首:
 
一別虹橋幾度春,遙從北美祝金婚。
 
當時紫燕離庭樹,此日清芬譽里門。
 
健步笑憐張果老,飛天愧煞土行孫。
 
吾家四海同風月,美意綿綿不盡生。
 
瑞夏有女名真,懂詩,為祝祖父祖母金婚,亦獻一首,詩曰:
 
真真虛度十八春,打油一首賀金婚。
 
冰哥已經在工作,波姐將進大學門。
 
玫妹初學ABC,天弟漸忘趙錢孫。
 
卻喜辛哥通瑞語,首都來往不陌生。
 
如今中國人能詩者不多,一門三代能以詩唱和者鮮矣,瑞夏這篇文章,我讀之又讀,愛不釋手,詩禮之家,能有幾多,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
 
春夏秋冬,數度更替,真真畢業於名校加州理工學院,待進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深造。瑞夏伉儷專程為愛女來金山灣區作入學準備,我們有了見面機會,我邀請瑞夏伉儷和真真光臨寒舍。煮酒論英雄,我們的話題集中在「陽光地帶」的作品和作者,我讚揚瑞夏寫得好文章,瑞夏卻道:「我的文章在兄弟中不算好,真正寫得好的是我的二哥瑞冬。」他答應一定請二哥出山,來「陽光地帶」參加耕耘。不久後,「陽光地帶」便多了一個「龍門陣」專欄,作者便是瑞冬。
 
瑞冬出生於書香門弟,家學淵源,自幼酷愛文學,讀瑞冬作品便知道,除了深厚的文學根底外,他具有作為一位作家必須具備的許多素質。他觀察入微,接觸過的人和事,都有比常人深一層的了解,記述某一個人,即使只在一篇短文裡露面一次,也栩栩如生,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他為人公正,經歷過的事情,順利的不順利的,愉快的不愉快的,在其筆下娓娓道來,沒有偏見,沒有歪曲;他善於想像,在貴州窮鄉僻壤時有「鳥望藍天,馬思草原」之想,想闖出去看看世界;他富於感情,在國外事業有成時,思想故鄉之情從來沒有泯滅過,專程回到曾經奮鬥過的地方去看望老院長。
 
如果瑞冬執著於愛好,選讀文學,他現在可能是某大學的文學教授,也可能是某地的專業作家。可惜在他選擇專業的年代,「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學文學有一種不安全感,大約就是因為這一層緣故吧,瑞冬放棄了他之所愛,選擇了醫學。
 
在上海醫學院畢業以後,正逢十年浩劫,他被分配到邊遠的貴州,後來在西南一所醫學院得了碩士學位,七十年代末中國敞開大門,他有機會到瑞典深造。一九九一年瑞冬獲瑞典醫學博士學位,九二年至九四年任美國密西根大學研究員,九五年回瑞典,任隆德大學副教授,科研負責人和博士生導師迄今。這些年,共發表學術論文六十多篇。大家都知道,做醫學研究的人,不分晝夜,沒有假日,總是全心全意地投入。一位終年忙於研究的醫學家,要擠出一點時間來寫文藝性的文章誠不容易。
 
學醫的人後來成為大文學家的有不少例子,俄國的契訶夫,中國的魯迅,郭沫若,不過這幾位文學大師都是放棄所學,成為專業作家的。瑞冬在醫學院任教,在作研究,在輔導博士生,寫文藝性的文章只是業餘,可是一位作研究工作的人,什麼時間被視為業餘呢?瑞冬多次想停筆。想停又停不下來,因為總在他想封筆的時候,偏偏有讀者來信,表示對他作品的欣賞。
 
瑞冬寫得認真,他不願敷衍,寫文章總是字斟句酌,夢魂纏繞。他發表文章二百八十八篇,不滿意未發表或半途而廢的還有五、六十篇。他借袁枚的詩解釋為什麼有兩成文章沒有發表,就是因為「阿婆還是初笄女,頭未梳成不許看」。
 
瑞冬在「龍門陣」發表的文章,現在由三民書局出書,三民書局看中了瑞冬文章。因叢書不宜過厚,受篇幅之限,選了瑞冬文章的五分之三,約十餘萬字,書名定為《請到我的世界來》。
 
瑞冬的世界,從七十年代到上一世紀末,縱貫三十年,這三十年換了人間。瑞冬的世界從中國窮鄉到北歐名城,橫跨半個地球,這半個地球距離正在縮小。瑞冬的世界,中國大陸以外的華人不甚了解不甚熟悉,瑞冬的文章正可以幫助不了解的人了解,了解後進一步熟悉。瑞冬的世界,充滿人間溫暖,充滿希望,充滿激情,充滿樂趣。請讀者跟著瑞冬的指引,走進他的世界。
 
瑞冬和我是同鄉,我們的根都在上海,我們有不盡相同卻頗類似的經歷,他的世界,我不陌生。
 
瑞冬在北歐,我在北美,我們隔著九個小時的時差。作科研的他和作編輯的我,同一時間在伏案工作,他或許在審讀學生的論文,我在審校記者的報導,他或許在觀察培養的細胞,我在檢查報紙的樣版。每月一次,午夜裡傳真機突然開始工作,地球那一端傳來瑞冬的新作,我只要有一點空隙時間,總會盡快地讀,瑞冬每次發八至十篇文章,我總一口氣讀完,每次文章讀完,「江州司馬青衫溼」,我的感情完全溶入了瑞冬的世界。
 
 
引 言
對每一位拿起這本書,想瀏覽一下的朋友,我想說一句:「請到我的世界來!」
 
我的世界是一個常人的世界,這兒沒有豐功偉績,沒有豪言壯語,沒有任何可以作為家訓、作為座右銘的東西。然而,只有凡人的世界,才真實,紛繁;才引人發噱,催人動情。能把我的世界呈現給讀者,去激發共鳴,尋覓知音,這是我的幸運。
 
我的世界又是一個飄泊的世界,它如風中的葉,如浪裡的舟。生活因飄泊而多見聞,因風浪而添感慨。我將告訴你我在貴州山鄉的遭際,告訴你遙遠北歐的風情,告訴你重訪故里的感慨。「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我的世界倘能反映一點時代的真實,這是我飄泊生涯的價值。
 
這些文章,先承北美《星島日報》厚愛,允於連載;現蒙臺灣「三民書局」慨助,得以成書,謹致深切的謝意。
 
二○○一年於瑞典隆德
有緣的世界/程懷澄
引 言/段瑞冬
第一輯:回首當年
人到貴州
鐵路工地散記
王祕書的祕訣和臭皮匠的主張
癩子山醫院的小故事
黔鄉短笛
命運的轉折
西雅圖來的外籍教師
出國之路
第二輯:瑞典生涯
你可知北歐那片土地
我的老房東
閒話瑞典人
瑞典眾生素描
北歐劍橋雜記
金戒指和活雷鋒
一片羽毛
聆聽傅聰演出
歐遊散記
第三輯:重訪故園
北京小記
上海隨想
尋找往日的記憶
拜訪王辛笛
上海鄰家的紫荊夢
貴州遊
難捨天倫
發表人:董浪
2002/04/11 00:00
一本好書。筆調清新﹐幽默﹐難為作者能將痛苦寫得瀟瀟洒洒﹐將世界寫得既引人入勝﹐又催人思考。這兒還有真正的好詩。我是一夜將書看完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