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京城十案(簡體書)
  • 京城十案(簡體書)

  • ISBN13:9787802517844
  •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 作者:薩蘇
  • 裝訂/頁數:平裝/293頁
  • 規格:26cm*19cm (高/寬)
  • 出版日:2011/05/01
  • 中國圖書分類:中國文學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87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外國教授也敢報假案?敢情犯人會縮骨功!
  380起連環強奸案竟然出自一個人——雙橋老流氓,號稱十八里店“飛毛腿”!
  龍潭湖的無名碎尸案還得由朝鮮女人的大包說起!“人肉包子”可不是那么好吃地……
  北京警界有個警察叫“小哥”,他是被派到云南、重慶偵破特大毒案的臥底;他以身試毒、九死一生!真正的英雄,到底又有著怎樣的令人感慨的結局?
  功勛偵察員都什么范兒?美女警察“亨特”范兒;
  公安局二處的“炮局四大姑奶奶”,能識破蛛絲馬跡;別看是“教授”破案,可比“重案六組”的狠啊!
  警察的丈母娘也有不靠譜的!被騙了吧……

薩蘇,CCTV年度好書獎、國家“三個一百優秀原創獎” 獲得者,媒體紅人。新浪主推博客,點擊率過億。出版過暢銷書《鐵在燒》《北京段子》《國破山河在》《京味九侃》《夢里燕趙》等。他最新行蹤是在北京電視臺天下天天談,與張召忠共同探尋北洋水師巨艦在日本的蹤跡,即將登上百家講壇。他是全國各家電視臺、廣播電臺、各大報紙、各出版社眼中的紅人;他是有名的北京侃爺,講得一個個段子讓人笑出眼淚;也是靈魂干凈的愛國學者,可以遍訪日本,用日本人的史料說服日本人。

  薩蘇更多作品請點擊查看《大國作手》《史客1201》《史客1202》《史客1203》《史客1204》

    本書講述的是發生在當代北京最真實的十大傳奇案件,全部來自第一手辦案警察的口述,首次披露的案件背后的離奇人物。
  真實、生動,情節曲折、引人入勝,文中穿插了有趣的北京風俗傳說。普通辦案警察從20歲到80多歲,他們是沉默的大多數,也是真正的英雄!
  在作者出版的作品里,這部堪稱文筆最好。除了薩蘇一貫的幽默,又融入了《國破山河在》中對歷史和人性的深思。內文配有十多幅薩蘇迷們熟悉的搞笑漫畫。

朋友眼里的薩蘇之:主旋律男人的演義江湖
一、“縮骨功”洗劫德國專家公寓案
1. 外國人報假案
2. 神奇的“縮骨功”與“指紋”
3. “瘦哥”現形記
篇后記 “瘦哥”的結局

二、十八里店“飛毛腿”案
1. 三百八十起強奸案,均出自一個人……
2. 公安干警準備當一次“魯智深”
3. 德國黑背被“飛毛腿”嚇哭了
4. “疑陣”讓老、小神仙?無奈
5. 一萬米智擒“飛毛腿”
篇后記 退伍軍人的另一個身份
外一篇 獒獸咬死“衙內”

三、毒斗天南案
1. 有這樣一位立了兩個一等功的小哥
2. 京城派來的生死臥底
3. “以毒攻毒”,只身斗天南
4. 英雄是什么?一瞬間的閃光而已
四、無牙虎,壞著呢

五、龍潭湖碎尸案
1. 由朝鮮女人的大包和“鮮花案”說起
2. 這案子破得邪性
3. 讓明星也看看警察是怎么攻破心理防線的
篇后記 死刑之前

六、“林海雪原”案
1. 北京站來了個“康拜因”
2. “教授”破案,可比“重案六組”的狠
3. 這大隊書記也不是省油的燈
4. “嘩嘩”地撕,“咣咣”地刨,“咔嚓咔嚓”地翻……徹底搜查
5. 現實版的《林海雪原》
6. 難道他會“避熊訣”?
篇后記 “教授”離隊
七、扎針案

八、不靠譜的丈母娘
1. 馮隊長的老丈母娘要跳樓
2. 搬來了趙老太爺這尊佛
3. 這個案子是個數學問題
4. 一個電話搞定一個二等騙子
篇后記 這樣的媳婦兒,哪找去
外一篇 “仗義”搶劫犯
九、警官老尹口述:她怎么愛上這么個人
十、警官老尹口述:第一次與死刑犯的較量

  三、毒斗天南案
  麻骨另一個不太為人重視的作用,就是產生大量的幻覺、幻視、幻聽現象。肖戈在整個行動中不得不時時分辨現實與幻覺,壓力之大,常人難以想象。
  1. 有這樣一位立了兩個一等功的小哥
  本來,找肖戈是想問另一起案子,因為知道他在禁毒處的時候曾端了一個即將完工的毒品工廠,保住了“北京無制毒工廠”的底線,光毒品原料就收繳了兩百公斤。
  這個案子,以其影響和規模,可以算到“京城十案”里頭了吧?薩這么琢磨著。沒想到一說起來,肖戈就樂了,說那么個案子,哪兒算事兒啊。
  肖戈有一張娃娃臉,笑的時候嘴角向上翹,眼睛瞇成兩條縫,有點兒像周潤發。不過接觸多了就會明白,這位長得雖然像發哥,骨子里整個一個警察版的孫紅雷。把兩個完全不同的形象擱一塊兒,就是這位退休緝毒警官標準的形象。雖然看上去不過30出頭,但從真實年齡上來說,我該管肖戈叫聲老肖的。可是,因為面對這張娃娃臉,這句話實在說不出口。
  說肖戈長得年輕絕非恭維,京城的毒品圈里,提起“肖戈”沒人明白,要問“小哥”,問24個人得有兩打想剁了他:一來這人下手狠,跟線穩,不知道壞了多少位“老大”,是京城警界禁毒的一桿大旗;二來看他這張臉,沒幾個毒販子覺得自己能熬得過他。想到要畢一生時間跟這樣一個陰魂不散的家伙斗智斗勇,有點兒頭腦的毒品販子寧可選擇孤注一擲。其實,我跟肖戈一起吃水煮魚的時候,這位仿佛吃了唐僧肉的“小哥”已經離開一線好幾年了。你還別惋惜,公安部立過兩次一等功,還能全須全尾滿街亂跑的一個巴掌能數完。就沖這個,肖戈不退,上頭也不能讓他繼續干下去——多好的一個教育典型啊。有新警察入隊,直接帶他或她去看肖戈好了——看見沒,立一等功,兩回,越活越年輕,知道當警察的好處了吧?這不比帶新人去參觀烈士墓鼓舞士氣?當然,這話別讓肖戈聽見,聽見他非跟人家急了不可:我這全須全尾的,還不如那掉倆手指頭呢,一刀兩斷,他好歹痛快啊,不比我受的洋罪舒服?
  我去問他破毒品工廠這個案子,是以為他那兩個一等功里頭,有一個是因為此案立的。問下來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兒,他那兩個一等功,一個涉及國家安全,不能講;另一個案子,是中國緝毒警又榮耀又痛心的一案,雖然公開報道也提到過,但細節,大約只有肖戈這個當事人能夠講清。后來,我想了又想,給這個案子起了名字,叫“毒斗天南”。
  為什么是又榮耀又痛心呢?薩存了個疑惑。看得太遠要被鞋帶絆倒的,我說,小哥,還是先給講講那個毒品工廠的案子吧。
  也許因為退下來了,肖戈對于可以說的案子一向不含糊。比如這個毒品工廠的案子,肖戈介紹案情是這樣的:進入21世紀以來,隨著高科技的滲透,我國毒品的來源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從傳統的種植鴉片提取毒品,逐漸發展到通過化學合成的方式制售毒品。我國的化學毒品,比如冰毒、搖頭丸,最初來自東北亞某國,以后我國福建有人建立毒品工廠,一來二去就瞄上了京城這塊大蛋糕。這案子發生在2005年,兩個廣東人,為了給北京的毒品人士更好地提供服務,決定在北京開辦一家工廠。地點選得不錯,是個高檔小區,材料、機器也都順利運進,神不知鬼不覺,就等著開工了。不料,這兩位老板用了個不著調的伙計,結果被輕易破獲,緝毒警們大呼此案破得容易。
  大家都看過電視里頭的毒品工廠,為了安全起見,總有些孔武有力但又頭腦簡單的家伙擔任保鏢兼殺手一類角色,被成龍或者洪金寶打得四處亂飛。這位馬仔,就是干這個角色的。不過,此人在做事上還算靠譜,武功也好,并不是每天被人打得亂飛的人物,而且不嫖不賭,在行里算是口碑不錯的。但是,此人有個最大的毛病,就是有點兒多動癥的傾向。你說多動癥不就是小孩兒淘氣一點兒嗎?這算大毛病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這不,這位下了工,在大街上亂逛,看見路邊停著一輛漂亮的豐田摩托,就手癢癢了。他倒不是偷,毒品工廠的馬仔待遇豐厚,犯不著,他就是單純的喜歡,于是走過去,跳上車,按著車把比劃兩下。小孩子常有干這個的,那叫頑皮天真,你一個大老爺們兒干這個,這不是吃飽了撐的嗎?可巧,那車主也不是善主兒,看見有人騎自己的車就不干了,馬上過來,意思是要理論理論。
  (前面寫的部分看來有個錯誤,把本田造的摩托車給了豐田,不過我的采訪筆記中記錄的就是豐田,估計是被那句“有路就有豐田車”給忽悠的,出了筆誤。)
  話說毒品工廠的馬仔玩了北京某少的摩托車,對方一看這么個土頭土腦的家伙騎自己摩托玩就不干了,過來理論。說起來這個車主有點兒得理不饒人,還瞧不起外地人,說話比較嗆。不巧的是,那個馬仔來自廣東,還帶點兒黃飛鴻的遺風。雙方一言不合當街動起手來。能在毒品工廠當保安,手上都有兩下子絕活,三下兩下騎摩托這位就吃了虧。說起來,當街放翻地頭蛇,放哪個影片里頭都是件很漲面子的事情,馬仔小伙子的動作也很帥氣灑脫,夠拍電影的資格。不料被打的京城少爺并非江湖之人,當然也沒有江湖人愿打愿挨的豪氣,變成熊貓之后居然一家伙報警了。
  雙方動手之后不到20分鐘,走在路上的馬仔讓朝陽派出所的警車給提了。京城這地界兒十好幾萬個探頭盯著,沒有大俠的生存空間。當天晚上,北京警方集中力量,先便衣奇襲,再加警車嗚嗚作響助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舉打掉那個尚未完工的秘密制毒工廠,老板驚呼神兵天降。
  具體過程我就不細說了,反正現場并未發生激烈搏斗,有朋友住在那個小區,可以給大家講一講當時的見聞。
  問題是,從玩人家摩托被抓到端毒品工廠,這中間總有個過程吧?對于這個過程有多種說法,據我了解此事和肖戈有關。話說馬仔大俠讓警察扣了,還有點兒不服氣的樣子,可能覺得自己挺有理的。事情巧之不巧,此人走進派出所的時候,一抬頭,正看見肖戈站在那兒。那馬仔后來自述,說我一看見他在那兒,就知道完了,中了警察的套兒了。馬仔認識肖戈?當然認識了,北京緝毒處總共才幾個大隊長級別的?干這行整天看這幾位死對頭老大的照片,他怎么會不認識?
  說時遲那時快,這馬仔帶著背銬(提他的時候,這位跟警察小小的動了一下手,知道他有功夫,所以給他上了背銬)彎腰一個前空翻,銬子已經到了前面。跟在他身后的兩名警察伸手去抓,被他左一個猴子摘桃放倒一個,右一個猴子摘桃又放倒一個,雙手一伸,如風似電已經拉住了窗戶上的鐵欄桿,一提氣,兩腳一踮向外就跳……
  后來跟練過武術的朋友談起這個馬仔,對方還贊嘆不已,說這是南拳的功夫,專擅在這種逼狹的地方大打出手。這個人不得了啊!然后呢?然后就沒有什么然后了。旁邊一個警官抄起根電警棍“啪”一下正頂在這位后腰上。一分鐘以后,大俠已經是小便失禁,翻白眼兒在地上抽搐的形象了。有道是板兒磚破氣功,火槍破武術,告訴您,到局子里這電棍什么都破。
  不過那位下手的警官可是有話:您別說,有功夫還真是不一樣,電這位的時候,他往起一蹦,腦袋差點兒能撞著房頂的燈泡。不管怎樣,對這樣不老實的不能客氣,那倆被放倒的警察捂著兩腿中間站起來,對這馬仔何等態度就不用說了。肖戈沒動手,他在一邊兒樂。他怎么來了?朝陽派出所所長是他戰友,人家三十大幾生兒子,老戰友來賀個喜不犯法吧?
  進來這位他本來也沒在意,等看著打完了,他忽然覺得起了點兒愛才之心。肖戈也是個能打的,他是運動員出身,身體素質好,論動手北京緝毒處排在前三(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才把他選入了立一等功那個案子),有點兒惺惺相惜的意思——如今這樣黃飛鴻式的人物可不多見呢。于是,他跟所長問這人是怎么回事兒,小哥這人仗義,意思是可能的話給開脫兩句。等一聽是玩摩托打架進來的,肖戈就覺得不對了——他本來以為這小子是街頭販毒或者k粉進來的,所以見了自己害怕。你一個玩摩托打架的看我緝毒處的跑什么啊?不對,這小子不是黃飛鴻,是黃藥師吧?
  “你把這小子帶來給我審審,他身上肯定有大案子。”后面的事兒,還用說嗎?
  這種案子,雖然風光,但過程無驚無險,在緝毒處也就是個日常工作。我以為這樣的案子也能立一等功,是對警察工作大大的不了解。說起一等功那個案子,肖戈一聲苦笑,說這個案子啊,我是被騙進去的。
  那天,因為連續幾天跟一個嫌犯,抓了,肖戈難得早早地上了床。結果夜里三四點鐘的時候電話忽然響了,上頭告訴他,別睡了,準備準備,明早出任務。
  “幾點走?”
  “八點飛機。”
  “去哪兒?”
  “云南有案子,先飛重慶。”
  “跟誰去?”
  “你自己去。”
  “啊……”
  肖戈直覺感到這事兒有點兒蹊蹺,留了個心眼,說我走不了,還有事兒沒交代完呢。上頭說“不用你管,跟我的車走,去機場路上交代”。這就由不得肖戈不去了。他自己說,什么事兒都認了。我們頭兒跟我死鐵,除了工作,他不能害我。兩人在車上一路交代工作,等到了飛機要起飛,才發現到南邊干什么上頭一句沒談。問一句,上頭說我不跟你談,你到了重慶,那邊有個總隊長來接你,女的,她會跟你談。
  一頭霧水的肖戈上了飛機,忽然覺得心里“咯噔”一下——我這工作交代得怎么跟交代后事似的?到了重慶,果然來了個英姿颯爽的女總隊長接他,隨行的還有一個大隊長,兩人熱情得很。下車先吃飯,肖戈忍不住了,說姐,讓我來這兒干嗎啊?我們局長可沒交代。女總隊長一樂,說先給你三天時間,什么好吃吃什么,什么好玩玩什么,反正就是吃喝玩樂,都找重慶最頂級的消費,所有的開銷我買單。
  后來才明白,不僅是吃喝玩樂,要真吃喝嫖賭,這位大姐也會給買單。肖戈這回覺得徹底不對了。
  文章寫到中間,請大家千萬記住一點:本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絕對屬于巧合。
  大家認可這是一篇小說就好。
  得到國賓加大熊貓一級的招待,而且受到警方直接鼓勵去胡作非為,肖戈這輩子還是第一回。能混到這個份兒上還零件齊全,肖戈可不是傻子,這不能不讓他覺得哆嗦——公家越這么給你破費,恐怕越不是什么好事兒。如果說飛來的路上,肖戈還琢磨著是不是可能會作為首都警察來指導工作,此時他已經認定,等著自己的,一定是件棘手的案子。仿佛故意賣關子,對方只讓肖戈喝酒吃菜,并不急著談案情。你不急,我急。肖戈從自己煙盒里抽出一根希爾頓,遞給總隊長,說您還是先告訴我去干什么吧,不然,這頓酒我可是喝不踏實。總隊長接過煙,看了看,往耳朵上一夾,笑道:“一看你就不是云南的警察。你干這個又多兩分把握。”
  原來,云南的緝毒警之間,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相互之間絕不敬煙。這是為了怕人陷害,拉你下水。即便是沒開封的也不行,有過沒開封的煙實際用針管注射進毒品的例子。販毒這一行的利潤驚人,以海洛因為例,上個世紀末,緬甸批發價是50~60元一克,純度70%,毒販通常購買500克,攜帶入境后再加上1000克葡萄糖粉末制成片劑。批發價就上升到每克400元。假如能把毒品送到北京,則最高可以賣到1500元一片,所含不過0.1克而已!由此可見其利潤之豐厚。
  緝毒警這一行,和危險,也和大量的金錢打交道,是毒販子拉攏的重點攻擊目標,出現動搖者不足為奇。現在毒販子的手段已經不是提著一手提包人民幣直接闖關的時代了,常常是威脅(比如對家屬)、利誘(這個是最常見的)和誘使警方人員吸毒上癮三槍齊發。而一旦有人上鉤,毒販最期待的,就是動搖者可能引發連鎖反應。云南是毒品走私的重災區,所以,即便是面對同事,當地緝毒警也不得不作最基本的防范。
  像肖戈這樣四處散煙的,在云南一看就不是警察,就算在重慶的緝毒警中,也比較罕見。所以那位重慶的總隊長一看他就大樂,直說北京的執法條件比西南好太多了。看著不似警察才好,因為肖戈這次的任務是 “臥底”,與毒販子周旋,如果被認為像警察,那會死無葬身之地的。讓肖戈在重慶“腐敗”,其原因是他這次的公開身份是往來北京重慶間的一位老板,如果不熟悉重慶的腐敗環境,這個戲就唱不下去了。聽到這個任務,肖戈第一個反應就是:我干不了!人生地不熟,再說,肖戈也沒干過臥底這一行兒啊。再說……毒販的手段肖戈可是清楚得很。前兩天他追的這個案子,就是他的一個線人忽然死亡,初步調查結果是吸毒過量。肖戈一聽就不對,因為他知道這個線人早已經戒毒了,而且最近得了暗疾,不可能吸毒。追查的結果是幾個親人死在這線人手里的毒販家屬(也是毒販)找到了他,按住以后一聲“送X哥當神仙去”,有人拿出一支高純度毒品,劑量超過正常量15倍……幾分鐘之后,這線人就在極度癲狂之中被文明地“打爆”了。
  這還是最仁慈的手段——那一針毒品,放在市上足夠賣出幾千塊的。據說,只有行內有資格的才有機會享用這種待遇。如果是警察……
  昨天還在北京吃浦五房的肘子,喝小二,沒事兒上爹媽家打秋風,好端端的日子忽然來一個生死時速,為那點兒工資我……我犯得著嗎?這話帶有開玩笑的性質,因為肖戈明白,這時候你倒是可以退,可是退了,這一行里,你也就別想抬起頭來了。堂堂小哥,這個面兒可栽不起。但“警察也是人”這句話一點兒錯也沒有,重慶的總隊長也跟著開玩笑,說想躲可沒門兒,你到我這兒就算上了賊船了。要有明的暗的需要照顧的,跟姐說一聲,你就放心地去……其實,你也別太擔心,云南方面傅局長親自掛帥,從四川調去36員干將,布下天羅地網,有殺無賠,人家才是正角兒。你呢,就是一個魚餌,只要出一個腦袋,還能在我這兒瘋玩三天,你還不感謝政府?
  “別,你兄弟也就這一個腦袋值錢。”肖戈苦笑。一說案情才知道,這個案子,本來和北京警方沒有什么關系,是重慶警方發現的線索。重慶警方一直在跟蹤一條從云南德宏州經昆明、向全國輻射的販毒網。為此,在經過周密計劃后,總隊長親自帶隊,于某自治鄉擒捉了一名這個販毒網中可稱關鍵環節的大毒梟。擒拿此人的過程也可稱險象環生,在路上將其擒獲后搜查其宅,才發現這所房子的院墻為兩層,院子里面全是大理石裝飾,墻壁可以防彈,地面則光滑得警察一沖進去就會滑倒。這個毒梟家中藏有沖鋒槍、手榴彈,如果被他逃進住宅,幾乎可以肯定警方將付出血的代價。
  突審之后,這名大毒梟供出了云南方面的上線線索,并在供詞中提到,所謂上線也不過是過路財神,這個販毒網在云南方面真正的老板,似乎和警方有很近的關系。
  重慶方面迅即將這一情況反饋給云南警方的最高層,云南緝毒總局傅局長聞訊極為重視,在仔細權衡后調用數名得力而且可以充分信任的干警深入德宏州實施追蹤調查。以查毒的技術能力而言,云南警方可稱名列前茅。經過內查外調,被疑為這個巨大販毒網的真正元兇,終于在一次無意間落入警方的視野。只是,他的出現令這次行動的前線總指揮大吃一驚,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一線干警想方設法給嫌疑人上了技術手段,終于得出了可以信服的結論。
  這個嫌疑人的身份太特殊了。此人是云南警方的英模之一,曾擔任某緝毒大隊大隊長,在緝毒工作中屢立功勛,甚至中央電視臺《中華之劍》節目還播放過他的專題!且不論影響如何、他的反偵查能力如何,此時,在云南緝毒工作中做過五年以上的干警,不是他的老上級老戰友,就是他的老部下!更令人震驚的是,據初步判斷,此人也許依然不是這個販毒集團最核心的人物,在他的背后,還很可能隱藏著一個同樣帶有警方背景,但資格更老的真正黑手。為此,云南警方不得不求助于兄弟省市,以完成對其的定罪抓捕。一個跨省市合作、代號“摘星”的抓捕計劃就此出臺,而肖戈,就是北京警方提供的一張王牌。
  “怎么會想到讓我來干這個呢?”看完案情以后,肖戈問了第一個問題。
  聽到肖戈問這個問題,重慶的幾位都笑了,說誰叫你小子太出風頭了呀。您可是你們X局長欽點的,說你又能打,腦子又快,政治上可靠還有經驗,還沒怎么露過臉兒,在聯席會議上把你夸得跟一朵花兒似的。
  X局長和肖戈隔著好幾級呢,這樣夸法,很容易讓人臉紅。肖戈臉沒紅,卻嘬起了牙花。應該說,這些評價盡管引人嫉妒,卻不是無源之水。其實,如果過一兩年,肖戈想要這個差事,估計都沒人敢給他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那時候他在這個行當里已經太有名氣了,在這個圈兒里,要他去臥底跟讓奧巴馬去差不了多少。在“摘星行動”的時候,肖戈剛到緝毒系統不久,大多數毒梟和其他省份的同事不認得他,這給他扮演這次的角色提供了有利條件。既然在這一行是新手,怎么又能說他有經驗呢?
  這也不奇怪,因為肖戈在加入緝毒工作之前,做的那一行更為傳奇。肖戈曾是中國國安系統最出色的行動指揮員之一。他的第一個一等功,就是在國安時代拿下的。關于這個一等功,因為牽涉到國內國外復雜的政治問題,現在還不宜披露其全貌,但僅僅一個結尾就足以讓人想象此案的驚心動魄——人捕到之后,肖戈帶隊迅即轉移到一個有鐵門遮護的院子,他下令鎖門,就地布防。與此同時,肖戈緊急呼叫上級,要求攜帶重武器的部隊立即向他靠攏,在30分鐘之內到達他據守的院子,否則不能保證把人帶走。“我不是推卸責任,如果被人發現我們的行動,肯定會發生過來搶人的局面。我這里只有四支‘微沖’,根本頂不住。”在我國國境之內,四支‘微沖’無法保證把人帶走,聽來仿佛不可思議,卻就是那一戰的真實情形,當地情況之復雜可見一斑。
  30分鐘之內,最近的陸軍部隊到達現場,趕到的連長榮立二等功。肖戈因處置得當,捕捉戰機迅猛準確榮立一等功。在出擊前,肖戈所帶小隊已經化妝跟蹤目標整整一天,但狡猾的目標極為謹慎,直到出擊的一瞬都無法確認目標即追捕對象,此時機會稍縱即逝,稍有猶豫整個行動可能就此功虧一簣。肖戈確認目標身邊的境外來人身份后推斷作戰設想不會有誤,因此拍板動手并承擔一切責任。抓捕的瞬間,目標發現情況不對,但不失作為一名大通緝犯的身份,在完全被圍的情況下依然試圖跳車脫逃。肖戈立即出手,一拳正砸在這個胖子的兩眼中間,出拳之重讓對方當場休克,癱軟在地,鼻血迸流。
  肖戈后來說,自己與目標并無私仇,這一拳只是出于做這份工作的職責。結果,抓對了。從國安系統出來后,肖戈改行干了緝毒,重點負責涉及販毒的重大案件。依靠在國安時期養成的工作習慣和經驗,自己又肯下功夫,肖戈在這一行里干得如魚得水。
  一次,線報有一名婦女攜帶大量毒品將到達北京,北京警方部署了四條檢查線,居然都沒能查到此人。直到她走出警戒線之外,才被督陣的肖戈當場抓住。發生這樣的事情很簡單——這名女子雖然身份證上是少數民族,但實際上是一名混血兒,外貌體征直觀上與漢族幾乎沒有區別。四條封鎖線上的干警都在找少數民族婦女,故此被她輕易過關。但是她沒法過肖戈這一關,那種細微的地方特征依然暴露了她。用肖戈自己的話說:“別人看不出來,我一眼就能看出她來!”
  所謂本事,說的就是這樣的地方吧。不過,肖戈不臉紅也就罷了,嘬牙花是怎么回事兒呢?因為他在后悔——后悔前兩天在X局長面前露了一次臉,不然,也輪不到X局長想起他這個新手來。
  實際上,那次肖戈差點兒被局長批“虐待婦女”。那天,北京警方從廣州警方接到一條可靠的重要線報:有一個毒販攜帶大量毒品上了T15次列車,即將前往北京。肖戈帶了三個人,到信陽上車抓人。從硬座開始,向中間查,沒有查到。肖戈在軟臥包房建立了一個指揮部,進行情況匯總。車廂里沒有查到,對行李進行檢查,結果依然是沒有。在不能確認的情況下,無法每件行李開箱檢查,所以很難通過這種檢查取得進展。看到情況不對,肖戈親自出馬,在列車上走了一圈,終于鎖定了一個嫌疑人。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