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龍街的老少爺們(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8元
定  價:NT$168元
優惠價: 83139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龍街的老少爺們》由夢海所著,收集的60個鄉村人物小故事,既是普
通百姓單個的人物傳記,也是江南小鎮——龍街農民的集體生活寫照。發生
在他們身上的一系列生活事件,立體地反映出當代農民的喜怒哀樂和生活軌
跡。全書行文樸素詼諧,既有山野自然之清新,又有鄉村人情之質樸。全書
看似寫實,卻高于生活,潛有深意。
夢海,本名羅孟溪,男,湖南衡陽人。現居長沙,在政府部門從事民政工作。愛好文學,曾在省、市刊物上發表散文、小說等作品三十余萬字,近年來側重于鄉村系列人物創作。
為龍街畫臉,為普通百姓立傳。近日,由夢海老師創作的小小說作品集《龍街的老少爺們》正式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該書由湖南省作協副主席、知名作家蔡測海傾情作序,稱贊“這本書,篇篇可讀。那些人物,個個有心。吃慣了大餐的人,吃幾樣鄉下野菜,也是別樣的營養和味道。”
為小人物畫臉譜難。面子小,不好著墨。寫個武松,打死老虎。寫個岳
飛,收拾山河。寫個小人物,拍死過蚊子,收拾過菜園子,怎么好用筆墨?
魯迅是寫小人物的高手。寫過人力車夫,寫未莊的阿Q,寫過祥林嫂、
華老栓、潤土。寫小人物,未必就是小手段。魯迅的舉重若輕,足見大師功
夫。
寫大題材,大事件,大人物,寫好也實不易。史學家可以寫,文學家也
可以寫。小人物,小事情,只有文學家能寫。動不動搞成史詩,做歷史的功
課就行了。史與詩,其實也該分成兩處。文學寫作,不是搞奧運會,不要搞
那個規模,那個響動,那個大架勢。一些作家喜歡奧運會式的寫作,也好熱
鬧。
夢海寫龍街這個地方的小人物,龍街不見于地圖,那些人物不見于經傳
。小人物,小人生,小事情。南方人的小處所,生一些小故事。這里是一個
人情世界,先講合情,再講合理。合小人物的性情,世代得以安生。
這些小人物的小人生,也有悲歡離合,也有喜怒哀樂。喜得一酒一飯,
悲失一瓜一果。他們見到的大人物可能就是村長、鄉長,他們做的大事情就
是娶一個老婆,生兩個孩子,蓋三間小屋,過一輩子生活。鄉村的生活史,
是他們寫成。一雙腳走出世事的變遷。他們想過一碗米,一塊錢,一燈油。
他們不偷不搶,不吵不鬧,不喊不叫,餓了睡覺。他們也知足,他們的人生
不是修煉出來的,他們的人生是天造地就。他們的好品性,惡習氣,也如鄉
間花草,好花自然香,存刺也自然。天地生,爹娘養,一切都是遺傳。
夢海寫書,行文有趣而樸素,山野清新,鄉村情致。看似寫實,似素描
,卻潛有深意,閑筆不閑。
這本書,篇篇可讀。那些人物,個個有心。吃慣了大餐的人,吃幾樣鄉
下野菜,也是別樣的營養和味道。
龍胡子
阮大頭
喬車子
清香
金癲子
吳廣播
李禾擔
黃轤子
康郎中
何漆匠
單嘎嘎
洋妹
楊勞模
張鐵匠
吳老倌
吳志
缺子先生
王木匠
豬老庚
豺豬公
毛屠夫
夏娥
黑皮
肖大腳
高老倌
谷鎮長
老實人
龔副鎮長
劉石匠
麻仔
楊五六
胡搞
王三
棒棒槌
單貴
文校長
三余兄弟
月生
康鳳
吳駝子
三架腳
莫裁縫
晚茍
單轤婆
閹豬公
王老倌
王心茍
鴨公
剃腦公
郝哭鳥
喬魂子
懷英癲婆
常聾婆
張寶
塌鼻子
王牛皮
賤茍
陽六指
祥云
文成
湘東米河之濱,有個聞名四鄉的小集鎮,叫龍街。緊依龍街的河岸邊有

龍王廟,廟里供奉著一尊龍頭人身的龍王菩薩,龍街因此而得名。明清以來

龍街依仗水上運輸便利的優勢,來往商販較多,是方圓百里的商品聚散地。

史志記載,明代以前,龍街只有幾戶人家,後來外地經商的逃荒的仰仗龍街

龍威,先後來龍街定居的不少。隨著龍街的不斷延伸,聚居著眾多姓氏的百

人家。他們在這里繁衍生息,代代相傳。
相傳龍王廟供奉的菩薩是東海龍王之子,一次漲洪水時貪玩逆水來到這
里。
龍子看到這里景色優美,民風純樸,決意留下來保佑這一方蒼生,再也沒有

東海了。龍街以東,是一條連綿起伏的山脈,遠遠看去,酷似一條沉睡在此

碩大臥龍,龍頭龍尾和四肢依稀可辨,人們叫它臥龍山,相傳臥龍山是龍子

化身,龍街就靜靜地“躺”在它的腹下,就像嬰孩依偎在母親懷中接受哺乳

般,龍街世世代代享受著龍王的庇佑。龍王叫什么已無從考證,反正有了龍

廟後,這一帶年年風調雨順。即便是在1960年那場特大自然災害中,龍街一

依靠米河里取之不盡的滔滔水源,莊稼收成依然良好。當地人十分感恩龍王

廟里常年香火不斷,信徒如云。
龍王廟里,住著一個叫龍胡子的守廟人。龍胡子祖籍不在龍街,解放前

隨母從外地逃難來到龍街後,便在龍王廟里住了下來。從那時候開始,母子

充當了義務守廟人。龍胡子老母病逝後,正值全國解放,土改工作隊分配幾

房子讓龍胡子居住,但房子一直空著,龍胡子不愿離開龍王廟。白天,他下

作田種菜上山挖草藥;晚上,伏在青燈下研習經文為龍王添燈點香。在龍街

龍胡子是一個謎,沒人知道他究竟姓什么叫什么,龍街人看他下巴上長著一
撮長
長的山羊須,又久居龍王廟,便叫他龍胡子。
龍胡子會治跌打損傷,傳聞他還會點穴索命的法術。平時,他除了守廟

鋤外,夾一把傘,背一只袋,穿一件齊腳背的藍布長衫,飄飄灑灑,奔波在

替人治病療傷。盡管龍胡子慈眉善目,沒罵過人,更沒與人紅過臉,人們骨

里還是有些畏懼他。見了他得小心翼翼,甚至不愿與他共坐一條板凳,路上
遇著
他要想著法子拐彎避過,站著也離他遠遠的,生怕一不小心被他動手點了穴
道,
丟了性命。
“文革”中,龍王廟被搗毀,龍王菩薩被造反派秋茄子付之一炬。龍胡
子也
成了封建主義的守護神,被拉去批斗。批斗會上,公社革委會主任阮大頭指
使
人灌他狗血,說是狗血能避邪,能破除他的邪術。龍胡子被折騰得死去活來

只好住到了那幾間已殘破得不成樣子的房子里。白天,接受勞動改造;晚上

接受革命群眾批判。
龍街人看龍胡子孤身一人,年歲又大了,十分同情他,表面上對他吆五

六,暗中卻給他自由。龍胡子替人治病接骨療傷,旁人自當視而不見,還有

偷偷給龍胡子送吃的。大家知道,龍胡子接骨療傷的本領是當地一絕,誰都

個跌傷斷骨的,不想讓這獨門醫術埋沒了。有人透露想繼承他的衣缽,學一

接骨療傷的醫術。龍胡子只是笑笑,不說行,也不說不行,那眼神充滿了諸

無奈。其實,龍胡子暗中早已有了徒弟,叫文成。
文成已有妻室兒女,還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娘。在他來到這世上不久,

親便因病撒手西歸,留下孤兒寡母苦苦撐持著這個家。文成拜龍胡子為師,

起來還有一番緣分。一天,文成上山砍柴,不料腳一滑,從丈余高的石巖上

下了山溝。頓時他感到雙腳痛切肌膚,痛得渾身動彈不得。天快要斷黑時分

住在山腳下的一個男孩上山找羊時發現了他,忙喊來人把他背下山送回了家

老母見了文成重傷成這模樣,陪著大哭了一場,晚上著人請來了龍胡子診治

龍胡子手往文成雙腿上一按,文成哭天叫地直呼痛。龍胡子點點頭,叫文成

端來一碗清水,拿來三張紙錢三根線香。龍胡子在文成躺著的床前,點著紙

線香在水碗上畫了幾個圈,口中喃喃念著誰也聽不清的咒語,末了含了一口

著香紙灰的水,張口朝文成的雙腳猛然噴去。問道:“還痛嗎?”
文成搖搖頭,雙腳停止了顫動。
P1-2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