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青衣:名家中篇小說典藏(簡體書)
  • 青衣:名家中篇小說典藏(簡體書)

  • ISBN13:9787533931810
  • 出版社:浙江文藝出版社
  • 作者:畢飛宇
  • 裝訂:平裝
  • 規格:19cm*13cm (高/寬)
  • 出版日:2011/05/01
人民幣定價:18元
定  價:NT$108元
優惠價: 8794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青衣》其中描寫了燕秋穿著一身薄薄的戲裝走進了風雪。她來到劇場的大門口,站在了路燈的下面。筱燕秋看了大雪中的馬路一眼,自己給自己數起了板眼,同時舞動起手中的竹笛。她開始了唱,她唱的依舊是二黃慢板轉原板轉流水轉高腔。雪花在飛舞,劇場的門口突然圍上來許多人,突然堵住了許多車。人越來越多,車越來越擠……《青衣》讓我們明白了生活中充滿了失望和希望,失望在先,希望在後,有希望就不是悲。
畢飛宇,男,1964年生于江蘇興化。1987年畢業于揚州師范學院中文系。1987—1992年任教于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校。1992—1998年任《南京日報》記者。1998年至今,供職于江蘇省作家協會。上世紀80年代後期開始文學創作,有《畢飛宇文集》四卷,《畢飛宇作品集》七卷。另有長篇小說《上海往事》《那個夏季 那個秋天》《平原》《推拿》等。作品曾獲多種文學獎。
《青衣》玉米想,這就對了,
戀愛就是這樣的,
無聲地坐在一起,
有些陌生,但是默契;
近在咫尺,卻一心一意地
向遙遠的地方憧憬、緬懷
——《玉米》
筱燕秋穿著一身薄薄的戲裝走進了風雪。她來到劇場的大門口,站在了路燈的下面。筱燕秋看了大雪中的馬路一眼,自己給自己數起了板眼,同時舞動起手中的竹笛。她開始了唱,她唱的依舊是二黃慢板轉原板轉流水轉高腔。雪花在飛舞,劇場的門口突然圍上來許多人,突然堵住了許多車。人越來越多,車越來越擠……
——《青衣》
出了月子施桂芳把小八子丟給了大女兒玉米,除了喂奶,施桂芳不帶孩子。按理說施桂芳應該把小八子銜在嘴里,整天肉肝心膽的才是。施桂芳沒有。坐完了月子施桂芳胖了,人也懶了,看上去松松垮垮的。這種松松垮垮里頭有一股子自足,但更多的還是大功告成之後的懈怠。施桂芳喜歡站在家門口,倚住門框,十分安心地嗑著葵花子。施桂芳一只手托著瓜子,一只手挑挑揀揀的,然後捏住,三個指頭肉乎乎地蹺在那兒,慢慢等候在下巴底下。施桂芳的懶主要體現在她的站立姿勢上,施桂芳只用一只腳站,另一只卻要墊到門檻上去,時間久了再把它們換過來。人們不太在意施桂芳的懶,但人_懶看起來就傲慢。人們看不慣的其實正是施桂芳的那股子傲氣.她憑什么嗑葵花子也要嗑得那樣目中無人?施桂芳過去可不這樣。村子里的人都說,桂芳好,一點官太太的架子都沒有。施桂芳和人說話的時候總是笑著的,如果正在吃飯,笑起來不方便,那她一定先用眼睛笑。現在看起來過去的十幾年施桂芳全是裝的,一連生了七個丫頭,自己也不好意思了,所以斂著,客客氣氣的。現在好了,生下了小八子,施桂芳自然有了底氣,身上就有了氣焰。雖說還是客客氣氣的,但是客氣和客氣不一樣,施桂芳現在的客氣是支部書記式的平易近人。她的男人是村支書,她又不是,她憑什么懶懶散散地平易近人?二嬸子的家在巷子的那頭,她時常提著丫權,站在陽光底下翻草。二嬸子遠遠地打量著施桂芳,動不動就是一陣冷笑,心里說,大腿叉了八回才叉出兒子,還有臉面做出女支書的模樣來呢。
施桂芳二十年前從施家橋嫁到王家莊,一共為王連方生下了七個丫頭。
這里頭還不包括掉了的那三胎。施桂芳有時候說,說不定掉走的那三胎都是男的,懷胎的反應不大同,連舌頭上的淡寡也不一樣。施桂芳每次說這句話都要帶上虛設往事般的僥幸心情,就好像只要保住其中的一個,她就能一勞永逸了。有一次到鎮上,施桂芳特地去了一趟醫院,鎮上的醫生倒是同意她的說法,那位戴著眼鏡的醫生把話說得很科學,一般人是聽不出來的,好在施桂芳是個聰明的女人,聽出意思來了。簡單地說,男胎的確要嬌氣一些,不容易掛得住;就是掛住了,多少也要見點紅。施桂芳聽完醫生的話,嘆了一口氣,心里想,男孩子的金貴打肚子里頭就這樣了。醫生的話讓施桂芳多少有些釋懷,她生不出男孩也不完全是命,醫生都說了這個意思了,科學還是要相信一些的。但是施桂芳更多的還是絕望,她望著碼頭上那位流著鼻涕的小男孩,愣了好大一會兒,十分悵然地轉過了身去。
王連方卻不信邪。支部書記王連方在縣里學過辯證法,知道內因和外因、雞蛋和石頭的關系。關于生男生女,王連方有著極其隱秘的認識。女人只是外因,只是泥地、溫度和墑情,關鍵是男人的種子。好種子才是男孩,種子差了才是丫頭。王連方望著他的七個女兒,嘴上不說,骨子里頭卻是傷了自尊。
男人的自尊一旦受到挫敗反而會特別地偏執。王連方開始和自己?。他下定了決心,決定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兒子一定要生。今年不行明年,明年不行後年,後年不行大後年。王連方既不渴望速勝,也不擔心絕種。他預備了這場持久戰。說到底男人給女人下種也不算特別吃苦的事。相反,施桂芳倒有些恐懼了。剛剛嫁過來的那幾年,施桂芳對待房事是半推半就的,這還是沒過門的時候她的嫂子告訴她的。嫂子把她嘴里的熱氣一直哈到施桂芳的耳垂上,告誡桂芳一定要夾著一些,捂著一些,要不然男人會看輕了你,看賤了你。嫂子用那種曉通世故的神秘語氣說,要記住桂芳,難啃的骨頭才是最香的。嫂子的智慧實際上沒有能夠派上用場。連著生了幾個丫頭,事態反過來了,施桂芳不再是半推半就,甚至不是半就半推,確實是怕了。她只能夾著,捂著。夾來捂去的把王連方的火氣都弄出來了。那一天晚上王連方給了她兩個嘴巴,正面一個,反面一個。“不肯?兒子到現在都沒叉出來,還一頓兩碗飯的!”王連方的聲音那么大,站在窗戶的外面也一定能聽得見。施桂芳“在床上不肯”,這話傳出去就要了命了。光會生丫頭,還“不肯”,絕對是丑女多作怪。施桂芳不怕王連方打,就是怕王連方吼。他一吼施桂芳便軟了,夾也夾不緊,捂也捂不嚴。王連方像一個笨拙的赤腳醫生,板著臉,拉下施桂芳的褲子就插針頭,插進針頭就注射種子。施桂芳怕的正是這些種子,一顆一顆地數起來,哪一顆不是丫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