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設計殺人【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 設計殺人【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 系列名:JOY
  • ISBN13:9789573328346
  • 出版社:皇冠
  • 作者:陳嘉振
  • 裝訂/頁數:平裝/288頁
  • 規格:21cm*15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1/09/09
  • 中國圖書分類:推理小說;報導小說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殺人,只是另類的商品設計?

員警周智誠永遠忘不了看見女友屍體的那一刻,他不敢相信「奪命設計師」竟會介入他的人生中!

這個殺人魔之所以被稱為「奪命設計師」,是因為他每次都會在死者身上刻下一個S形刀傷,並精心佈置現場的色彩與裝飾。或許在他心中,殺人就像在做設計,每個成果當然都要留下「簽名」。

奇怪的是,一件件命案陸續發生,屍身上的S形簽名卻毫無規則地逐漸增多!警方束手無策,決定找來心理學家姜巧謹協助周智誠。兩人不斷推敲,終於發現所有被害者都與「創迷設計」公司有關,嫌犯有可能是離職的設計師。難道是勞資糾紛或私人恩怨所引發的報復?或者,背後還有更精巧細密的「設計」?……

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評語
日本推理小說之神/島田莊司

一名刑警在未婚妻被名為「奪命設計師」的連續殺人魔殺害後,玫瑰色彩的人生完全變了調。刑警帶著私人恩怨,執著地追查這起案子。

在偵辦過程中,他發現殺人魔似乎都鎖定身穿黃衣的人下手,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兇手都會在屍體上留下S形的割痕。這個行為到底有什麼意義?

刑警認為有必要從心理學角度破案,於是,開始尋找知名的心理學家協助。他遇到的這位最有能力的心理學家不僅具有傾國傾城之貌,更是一位私家偵探。

故事的設定實在太完美了,簡直讓人懷疑這一切是否具有高度智慧、又隱藏得十分巧妙的計畫殺人魔所設下的奸計。然而,作者似乎並不在意這一點,毫不猶豫地繼續在人見人愛的、期待戲劇化效果的設定下揮灑。

為了替未婚妻報仇而戮力辦案的刑警,和協助他的心理學家美女私家偵探,英雄和美女的搭配正是以往希區考克電影中常見的心理懸疑劇中最富有魅力的構圖,或者說是常見的商業手法。

熱血刑警由洛.泰勒(Rod Taylor)、加利.格蘭(Cary Grant)飾演,貌若天仙的女心理學家當然非蒂比.海德莉(Tippi Hedren)、伊娃.瑪麗仙(Eva Marie Saint)莫屬,搭配羅伯特.伯克斯(Robert Burks)所拍攝的宛如明信片般的美麗影像,再用配樂大師伯納.赫曼(Bernard Herrmann)令人陶醉的管弦樂加以襯托,男人的愛逐漸從舊情人轉移到身旁美女心理學家身上的內心糾葛一旦呈現在大銀幕上,絕對可以成為吸引觀眾購票進場的暢銷電影。我身為希區考克的粉絲,也很想看看這樣的電影。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這部作品有「艷賊」(Marnie)的影子。女主角瑪妮(Marnie)不知道什麼原因,從小就對紅色有異常的恐懼,同時也害怕男人,導演顯然期待藉由這樣的角色抓住觀眾的好奇心。也就是說,蒂比這名女演員本身的美貌和舉手投足的魅力,比作家筆下所描述的關於瑪妮精神障礙的文字更受到期待,這也是電影的宿命。

不斷攻擊這位超級美女的神祕恐懼,和她舉世無雙的美貌,對她而言,都是造成犯罪的間接因素。這份恐懼到底來自何處?謎團──女明星的美貌更襯托了查明真相的「本格型」構圖。雖然這種手法僅止於電影,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電影的便利之處。

在希區考克的作品中,除了「驚魂記」(Psycho)以外,「迷魂記」(Vertigo)和「狂兇記」(Frenzy)都巧妙地將心理學的病例結合在懸疑中,希區考克是運用這種手法的高手,在這一點上,本作品中的黃色、S形的傷痕成為希區考克型的視覺謎團,和富有魅力的男女情愛一起構成了這個故事,最終引導向黃色領帶的結局,也和希區考克的「狂兇記」有異曲同工之妙。

從這個角度閱讀這部作品,應該並沒有誤會作者的創作精神。和《反向演化》一樣,這部作品向過度追求圖示化的日式本格推理高舉起異議大旗,同時刻劃出一部親切感人的戀愛故事。

這才是小說應有的面貌,即使是「本格推理」,也並非只要消除多餘的情節發展就是正道。除了思考力以外,也可以包含刺激情感的要素,也許這種觀點會在日後成為主流。

即使在抱有以上觀點的基礎上閱讀這個故事,也會發現作者對故事安排的用心,更不難體會到作者努力擺脫希區考克的模式。被刑警懷疑是兇手的人物出現,及其出現原因所衍生出複雜構造,或是刑警向美女偵探的表白,乃至失手殺人等,本作品的情節非常豐富多彩,雖然情節發展稍有不自然,但仍然可以讓讀者充分樂在其中。

在故事發展過程中,雖然也有本格推理的俯瞰式構圖和推理的邏輯性,但著墨並不深,但在閱讀本書過程中,將刑警和美女偵探戀愛故事的文字轉化為視覺影像,或許會發現另一種樂趣。

陳嘉振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Mystery Writers of Taiwan)成員,著作有《布袋戲殺人事件》和《矮靈祭殺人事件》兩本長篇推理小說,短篇作品〈染血的傀儡〉收錄在《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傑作選》。

曾在台灣《推理雜誌》、中國《推理世界》及網路上發表許多短篇作品與推理謎題。

2009年以《不實的真相》這部改編「蘇建和案」的長篇推理作品入圍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複選,2011年以電影劇本《雙重對決》獲「99年度優良電影劇本徵選」佳作。

創作理念為「相信台灣,堅持本格」,期待推理小說有朝一日能成為代表台灣的意象之一。

名家推薦︰
將專業知識寫入大眾文學作品中,是很受讀者歡迎的常見手法……不過陳嘉振在《設計殺人》一書中,使用「設計」此一元素卻是更為徹底。從書名開始,全書先依所謂「產品週期」的四個階段分為「發表、成長、成熟、衰退」四部,再細分為十六章,每章的標題都是一條設計法則,而內容則不僅和標題緊密結合,而且渾然天成,毫無勉強和牽就之感。──[資深影評人、名譯者]景翔

精巧的精心設計
資深影評人、名譯者
景翔

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得獎作品《虛擬街道殺人事件》中,作者把推理和科幻兩種類型相互融合,營造出全新的書寫形式與風格,也成為具指標性的得獎原因之一。因此第二屆的參賽作品中,很多作者都加入某些學術理論,如神學、哲學、心理學等等來鋪陳案情或破解謎題;也有一些作者結合其他類型,如奇幻、冒險、歷史、武俠等不一而足,甚至出現類似電玩遊戲的結構與趣味。而陳嘉振的《設計殺人》則維持了推理小說的傳統風格,再加入「設計」這個元素。

設計這門學問,當然也可以稱為一種特殊的專業知識。將專業知識寫入大眾文學作品中,是很受讀者歡迎的常見手法。專業知識不必是艱深的學術理論,可能是引人興趣卻未必會去研究的東西,例如京極夏彥的作品中常討論的妖怪傳說,或是接近生活的諸多問題,如約翰葛里遜在《造雨人》中檢視保險條例,或如宮部美幸在《火車》中探討的塑膠貨幣的問題,乃至於如岡嶋二人在《寶馬血痕》裡所談論的賽馬幕後等等……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讓讀者在閱讀時兼有「學習」的效果,也更達到開卷有益的目的。

不過陳嘉振在《設計殺人》一書中,使用「設計」此一元素卻是更為徹底。從書名開始,全書先依所謂「產品週期」的四個階段分為「發表、成長、成熟、衰退」四部,再細分為十六章,每章的標題都是一條設計法則,而內容則不僅和標題緊密結合,而且渾然天成,毫無勉強和牽就之感。

兇手是設計師,受害者多半也和設計公司有某種關係,警方又請了設計師來協助辦案,陳屍現場經過設計以符合某些設計理論或經典的設計作品,或許是某些讀者可以想見的手法,但連兇手「簽名式」的變化過程都符合設計的法則,而最後的結果和目的又大出人意料之外,就不能不佩服作者的用心「設計」了。

作者在第二章就先揭露兇手的身分,實在是一個優劣互見的大膽決定。這樣的做法,優點在於讀者站在旁觀者的立場,洞悉雙方一切的行動,但兇手與警方彼此並不知對方的想法如何,因而在相互猜測下攻防,而一切了然於胸的讀者則不免會感到懸疑和緊張。劣勢當然是早知兇手身分,在警方推出結論緝兇時,便失去了驚喜之感。但陳嘉振扭轉此一劣勢的辦法,是雖然識破兇手,全案卻未完全破解,而等到真相揭露,又再衍生出案外案來,而有進一步的最後轉折。

全書在詭局的設計和謎題破解上都有極佳的成績,當然也有可以更好的地方,如最後真相的偵破來得有點突然,而比較之下原始的犯案動機也顯得小了一點。不過以人的心理和情緒而論本來就很難測,尤其崩潰或爆發的「臨界點」之高低,確實也不能定於一尊。對於全書的精巧設計來看,也算瑕不掩瑜。

在台灣推理作家中,陳嘉振的創作力可謂十分豐沛。他的第一部長篇推理小說是曾在《推理》雜誌連載過的《布袋戲殺人事件》,和第二本推理長篇《矮靈祭殺人事件》一樣,都選擇特有本土文化為題材,以突顯出「台灣的推理小說」的特色來。第三本推理長篇小說《不實的真相》以轟動一時的蘇建和案為藍本,檢討冤獄和法律問題,並以之角逐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雖然在複審後未能進入決賽,但一謎數解且都能言之成理的設計給評審留下深刻的印象。除了推理長篇創作之外,陳嘉振也以推理題材寫成電影劇本《雙重對決》參加新聞局年度優良劇本甄選,榮獲佳作獎。這一次以他的第四部推理長篇《設計殺人》再度競逐「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終於入圍決選,除了可以看出他的用心和努力之外,也讓我們對他的未來發展有更多的期待。

夜幕深沉得令人憂鬱煩躁──我瞄了窗外一眼,得到這樣的感覺。
這樣的念頭很富詩意嗎?我一點都不覺得,特別是我們市刑大最近為了「奪命設計師」的案子忙得焦頭爛額,我的頭腦不可能會產生任何富有詩意的念頭。
鈴──鈴──
一陣響亮的電話鈴聲在空盪的辦公室內盤旋,坐在我對面的明鋒連忙丟下手邊的卷宗,接起電話答應。
「喂!」
明鋒聽著話筒另一端傳來的話語,表情也開始起了變化,他長時間因疲憊鬆垮的臉龐逐漸緊繃了起來。
「好的,我馬上趕過去。」說完,明鋒將手中的話筒掛回去,接著他轉向我。
「有民眾報案說天津路上的一條窄巷內發生命案,已經有轄區派出所員警過去了解情況,他們在屍體上發現S形的刀傷。」
「S形的刀傷?」我聞言猛然自座位上站起來。
「對,很有可能是『奪命設計師』再次犯案。」
說完,明鋒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我也趕緊穿上外套,跟著明鋒走出辦公室,火速趕往案發現場。
「智誠,友實她最近好嗎?我好久沒她的消息了。」手握方向盤的明鋒側著頭看向我。
「算好吧,至少比我好。」我勉強擠出一點笑容。
說「擠出」一點也不誇張,因為這段期間執勤的辛勞已經快把我的體力榨乾了。
「友實在忙什麼啊?」明鋒又問。
「最近她晚上都跑去補習班學日語,說是要利用年假去日本玩一趟。」
「聽到她日子過得這麼充實,我就放心了……對了,你們兩個什麼時候結婚啊?」
「結婚?」我乾笑了一聲,「目前還沒這個打算,我還沒想得那麼遠。」
「你們都已經交往了三年,應該認定彼此是終生的歸屬吧,既然如此,就趕緊結婚,也算是給彼此一個交代……」明鋒伸出右拳,輕輕捶了我一下,嘴角還冒出淺淺的笑意,「你是男生,可能不是很在乎結不結婚,可是人家女生可能會很在意結婚的事啊……所以聽我的勸,趕快結婚吧!」
看見明鋒的微笑,我也跟著笑了起來,想當初我與明鋒在追友實的時候,雖然兩人處於競爭的狀態,卻又沒傷了彼此的友誼。即便最後是我追到友實,但是明鋒還是給了我最真摯的祝福,因此我真的很重視我跟明鋒之間的這份友誼。
車子開到案發地點的路段,我看見圍觀的人群擠在橫越一條小巷子口的黃色封鎖線外,巷子口外有一盞路燈,散發出白色亮光。
我和明鋒下了車,擠進圍觀的人群,對看守命案現場的員警出示證件,這時我突然發現有一隻黑色漆皮高跟鞋掉在巷子口,這隻高跟鞋似乎有點眼熟,我好像在哪裡看過……
經員警的認可,我和明鋒彎下身子穿過封鎖線,走進巷子內。巷內有五名刑事鑑識人員,看起來採證過程已經完成了,我們兩人一邊點頭向鑑識人員們示意,一邊小心翼翼地朝倒在巷子中段的屍體走過去。
那具屍體位於巷子裡的路燈下方,我們兩人朝躺在黃色光圈內的屍體走去,大約距離屍體十公尺左右的時候,有一陣香味撲鼻而來,這股香味有點熟悉,我在友實身上聞過相同的香水氣味,友實似乎也擦同一個牌子的香水……
我突然注意到那具屍體的衣著,死者穿著紅色橫紋針織棉料短裙,纖細勻稱的雙腿包裹在具透明感的黑色絲襪裡……
這個死者的下半身看起來好像友實,友實彷彿也做過同樣的打扮……等等,友實好像也有我剛剛看到的那隻黑色漆皮高跟鞋……
我搖了搖頭。
不可能,一定是碰巧而已,友實現在應該在家裡睡覺才對,怎麼可能……
隨著我的腳步越來越逼近屍體,死者的臉孔也因為觀看的角度而越來越清晰可辨……
「智誠!」明鋒驚叫出聲。
我緩緩轉頭望向明鋒,看見明鋒的表情驚恐地扭曲成一團,他的眼底盡是驚恐。
他的表情確認了呈現在我眼前、但心中卻不敢承認的事實──這名死者就是友實。

周智誠自睡夢中驚醒。
全身被汗液浸濕的他氣喘吁吁地望著天花板,良久才起身下床,朝臥室外頭走去。
走到廚房,周智誠打開櫥櫃取出一瓶威士忌,旋下瓶蓋,在空杯子裡斟滿酒,然後一飲而盡。
威士忌嗆辣的口感無法驅離心中的悲痛,周智誠在下一秒鐘痛哭失聲。
已經持續好一段時間了,幾乎每個禮拜,這個夢境從友實死去之後的每個禮拜至少都會重複一次。
周智誠永遠忘不了看見友實屍體的那一刻,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友竟然會慘遭「奪命設計師」這個連續殺人魔的毒手,他原本看似順遂的人生也就在友實喪生的那一天後完全變了調。
比方說:周智誠在執勤的時候會不經意地失了神,好幾次他的好友兼搭檔張明鋒叫他,他都沒有回應,一直要到張明鋒提高音量再度叫喚,他才驚覺自己剛剛陷入了恍惚失神的狀態裡。
周智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他以前不曾這樣,從來不會有精神渙散注意力不集中的情況,由於情況越來越嚴重,他在朋友的勸告下去看心理醫生,經醫生診斷的結果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除了藥物治療之外,醫生還建議他轉移注意力,將注意力投注在某件事物上,以暫時忘卻痛苦。
在周智誠找到可以讓自己轉移注意力忘卻傷痛的事情之前,犯下兩件命案的「奪命設計師」又再度犯案了。

那天周智誠和張明鋒在車上收到警方無線電通報的資訊──有人在成都路旁的暗巷內遇襲,但行兇歹徒並未得手,受害人經過一番抵抗後順利脫逃,附近恰好有巡邏的警車經過,車上的員警注意到這名女性受害人身上有S形的刀傷,驚覺兇手極有可能是犯下兩件命案的「奪命設計師」,因此趕緊依據受害人提供的資訊,通報給各個警察同僚。
據受害人表示,她在逃離犯案現場的時候,有轉頭察看兇手是否有追上來,只見兇手跑到停在對街的一輛藍色CAMRY旁,像是要開車逃逸。
無線電才剛講完藍色CAMRY,周智誠就看見對向的車道出現一輛藍色CAMRY,而且以極快的速度行駛。
「智誠!是那一輛嗎?」張明鋒指著那輛闖紅燈、急速穿越十字路口的藍色CAMRY。
「很有可能!」周智誠抬起頭看著那輛已經駛離視線的藍色轎車,車上的駕駛還套著頭套,「這個駕駛戴著帽子和口罩,形跡可疑,而且根據行車路線來判斷,有可能是從命案現場那邊過來……」
周智誠話還沒說完,張明鋒連忙轉動方向盤,將車子迴轉到對向車道並緊踩油門追了上去。
警車緊跟著那輛藍色轎車,在大馬路上疾速追逐狂飆。
「確定是『奪命設計師』嗎?」張明鋒問。
「一定是的,S形刀傷,這是『奪命設計師』留下特有的標記,這個細節我們警方保密得很好,沒有走漏任何風聲給媒體……換句話說,除了警方和兇手之外,沒人知道『奪命設計師』的特有標記。」周智誠邊說邊自腰際右邊的槍套裡掏出手槍,卸下彈匣檢查裡頭的彈藥。
張明鋒從周智誠說這段話的語氣中,聽見了他蠢蠢欲動的復仇情緒,而他的動作更是說明了一切。
三分鐘的追逐後,警車與藍色轎車之間的距離已經逐漸拉近。
「快要上中興橋了,這傢伙要逃到台北縣嗎?」
周智誠沒有答話,僅是打開車窗,把持槍的右手伸出窗外,瞄準十五公尺距離外的藍色轎車。
「智誠,你幹什麼?」張明鋒目瞪口呆地問。
「還用說嗎?」周智誠冷冷地回答。
砰!
槍聲在暗夜中爆開,子彈射進藍色轎車的後車廂,擦出耀眼的火花。
「智誠,我們還沒確定那個人就是『奪命設計師』……」
砰!
張明鋒話還沒說完,又爆出一聲槍響,只見藍色轎車的右後輪凹陷下去,緊接著藍色轎車開始失控,車身先是偏向右邊,然後又猛烈地偏向左側,最後車子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迴轉,重重地擦撞橋旁的護欄,整輛車子隨著護欄的脫落而衝出橋外。
張明鋒見狀緊急踩下煞車,尖銳的煞車聲才一消失在空氣中,隨即就聽見車子落入河裡的噗通聲。
周智誠連忙下車,朝護欄脫落的地方衝過去。
「智誠!」張明鋒邊喊邊解開安全帶,然後下車追了上去。
周智誠一跑到橋邊,隨即舉槍朝尚未完全沉入水中的藍色轎車連開數槍。
砰!砰!砰!砰!
「智誠!你在幹什麼?」
張明鋒難以置信地大喊,但周智誠不為所動,一直到彈匣內的子彈擊發殆盡,他的目光依舊死盯著中興橋下方的河面,沒有偏移半寸。
此時,張明鋒的心底有股難以言喻的感受,眼前的周智誠,這位他認識五年多的好友,好像完全變了個人似的,以往的冷靜沉穩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熾熱滾燙的復仇意念。
不久,藍色轎車完全沒入河中,只剩湍急的水流聲在暗夜裡徘徊。

周智誠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左手拿著一個相框,裡頭是他與女友簡友實的合照。
友實的個頭很嬌小,留著一頭俏麗的短髮,滿臉甜蜜地倚靠在周智誠的肩膀上,兩人身後是山光水色的美景──這張照片是他和友實到南投日月潭遊玩所拍攝的。
那陣子友實老是抱怨周智誠沒時間陪她,一直嚷著要出去玩;為了安撫女友浮動的情緒,周智誠特地趁著休假,帶她到日月潭去玩。
即便只是看著照片,但是周智誠依稀可以感受得到女友倚靠在他肩上的觸感,依稀可以聞得到友實慣用的「CHANEL No.5」的香水氣味。
由於感覺太過強烈真實,一時之間,悲痛的情緒再度自心底湧出,周智誠眼底的淚水再度滿溢而出。
──我的人生原本是那麼美好,有友實陪在我的身邊,我對現狀沒有什麼不滿,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夢想,我只希望能跟友實共組一個家庭,也許生一、兩個小孩,就這樣平平淡淡地度過餘生,我要的不過就是如此……然而,這一切全被「奪命設計師」給毀了,他從我的身邊奪走了友實……我的人生從這一刻偏離了軌道,朝著另外一個我從未預期過的方向前進……
周智誠擦乾臉頰上的眼淚,拿起擺放在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接著一臉茫然地環顧散落著雜物的客廳,這間房子以往整齊清潔的模樣早已不復見。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原先井井有條的生活變得如此雜亂無章?……如果友實還在,一定不會允許我過得這麼邋遢……
一想到這裡,周智誠很清楚,只有一個方法可以療癒自己心中的傷痛,那就是找到「奪命設計師」並親手殺了他──他要「奪命設計師」血債血償。
那天警方沒有打撈到「奪命設計師」的屍體,他們派了大批人馬在中興橋下方搜尋「奪命設計師」的下落,但是卻一無所獲。
同事們都說「奪命設計師」應該已經溺斃,可能是因為河水湍急將屍體沖走才不見下落。可是周智誠卻不這麼認為,沒有看到屍體,沒有得知「奪命設計師」的真實身分為何,他一輩子都不會善罷干休。
周智誠突然懷疑起這段日子不斷重複的惡夢是友實從另外的一個世界傳來的訊息,提醒他一定要替她報仇。
如果達不到這個目標,也許這個惡夢將會不停重複下去,困擾著他一輩子。

劉雨儂身體僵直地往旁邊一倒,倒地時發出沉悶的碰撞聲,一陣灰塵隨之揚起。
陳傑鴻穿戴乳膠手套的左手中握著一條藍色尼龍繩,站在一旁冷眼觀望劉雨儂死去倒地。他感到有些可惜,來不及用手機拍下這一幕。雖然他不是專業的攝影師,不過對於自己的攝影技術還算有自信。
陳傑鴻卸下臉上的口罩,低下身子湊近倒在地上的劉雨儂,看著她那張漂亮卻了無生氣的臉龐。
──真是可惜,虧這個女人長得還算標致,就這樣死了……
陳傑鴻把劉雨儂整個人翻過來,讓她仰臥臉部朝上,然後伸手去解開她襯衫的鈕釦,露出伏貼住圓潤乳房的粉綠色華歌爾胸罩。
陳傑鴻稍稍瞄了那對能激起正常男人性慾的乳房一眼,體內沒有激發任何情慾的反應,並非是對女體不感「性」趣,而是眼前這具屍體對他來說,只是一堆「材料」而已。
陳傑鴻自認自己是一個腦中充滿設計意念的設計師,既然腦中充滿設計意念,那麼在做設計的時候,就不會有任何的雜念,只會全神貫注在「設計」這件事情上頭;就好比一個畫家在畫人體素描時,眼中所見的是一個展露自己胴體的裸體模特兒,而非一具煽情能挑起性慾的肉體。
陳傑鴻解開劉雨儂白色襯衫的全部鈕釦,然後把襯衫脫下,替她換上鵝黃色的襯衫,但只扣上一半的鈕釦。
接著陳傑鴻放下手中的藍色尼龍繩,從外套左邊的口袋拿出刀子,將刀尖抵在劉雨儂的肚臍上方約十公分處,沒有遲疑劃下一道約十五公分長的S形刀傷,鮮紅的血液沿著刀鋒切割的路徑流出。
陳傑鴻仔細端詳他剛劃下的S形刀傷,確認沒問題之後,再以那道S形刀傷為基準,轉個九十度,劃下另一道S形的刀傷──兩道S形的刀傷形成一個十字狀。
看著眼前的十字形刀傷,陳傑鴻露出淺淺的微笑,那是滿意自己設計作品的微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