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魯迅談人生(簡體書)
  • 魯迅談人生(簡體書)

  • ISBN13:9787543057463
  • 出版社:武漢出版社
  • 作者:李異鳴 編
  • 裝訂:平裝
  • 規格:26cm*19cm (高/寬)
  • 出版日:2011/05/01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83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魯迅談人生》精選了魯迅散文、雜文、書信等作品一百余篇,分為五個單元,全面呈現了一位偉大的思想家、文學家的復雜宏大的人生觀。魯迅先生多樣的文筆里,包含了他對人生的深刻思考和對國家、民族的深切憂思,凝聚了他滿腔的熱血和赤子之情。這些文字,這些符號,不僅對當時的國民有著警醒作用,對子孫後世也有著深刻的啟迪和教育意義。
魯迅(1881.9.25-1936.10.19),浙江紹興人,原名周樹人,字豫山、豫亭,後改名為豫才。偉大的無產階級的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魯迅一生寫了《墳》《熱風》《華蓋集》《華蓋集續編》《三閑集》《二心集》《南腔北調集》《偽自由書》《準風月談》《花邊文學》《且介亭雜文》《且介亭雜文二集》《且介亭雜文末編》等15部雜文集。筆觸伸向了各種不同的文化現象,各種不同階層的各種不同的人物。它們自由、大膽地表現了現代人的情感和情緒,為中國散文的發展開辟了一條更加寬廣的道路。
《魯迅談人生》編輯推薦:魯迅去世已經七十余載。時至今日,屬于魯迅的印記,正在一點點消逝。然而離魯迅越遠,似乎他的思想竟離我們越近了。因為浮躁、喧囂、沉?的社會正面臨著諸多的問題。我們不能真的忘懷一代文學巨獎犀利、勇敢的筆與文章。我們的時代,仍然需要魯迅。我們的讀者,仍然需要魯迅。讀魯迅,讀經典,常讀常新。

文學家郁達夫曾經說過這樣的話:“如問中國自有新文學運動以來,誰最偉大?誰最能代表這個時代?我將毫不躊躇地回答:是魯迅。”
魯迅(1881~1936),中國新文學史上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經歷了中國歷史上最為多災多難且風云激蕩的時期,他是中國文學革命的主將,他的一生都在為中華民族的生存、發展而掙扎奮斗。
早期的魯迅只是一名醫學院的學生,認為中國人需要醫治自己的病痛。然而留學日本的經歷讓他深刻地意識到,“醫學并非一件緊要事,凡是愚弱的國民,即使體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壯,也只能做毫無意義的示眾的材料和看客”,要改變中華民族在世界上的悲劇命運,首先要改變的是中國人的精神,而善于改變中國人的精神的,則首先是文學和藝術。至此,魯迅“棄醫從文”,開始用自己手中的筆做武器,創作出一篇篇激勵人心的作品。筆鋒犀利,直指黑暗勢力,就此展開了與敵人長期、頑強的斗爭。
魯迅一生碩果累累,在他的所有作品中,最能體現其思想和創造力的當屬雜文。魯迅一生中創作了大量的雜文,自編或他人為之編訂的文集達16部之多,占據了其作品的大部分。作為散文的一種,雜文不是文學史上固有的文學形式,而是魯迅不拘一格的創造。在他的筆下,雜文成為了自由摹寫世相、描述見聞、評說人事、言志抒情、啟蒙思想和反抗現實的無所不包的文體。
魯迅把深刻的人生哲理和生動的社會現實有力結合起來,用強烈的主觀意識記錄著社會萬象,從而使其雜文具有了博大精深的內涵和獨特的藝術形式,成為中國現代文學寶庫中的精品。雜文寫作傾注了魯迅最鮮明、真摯,也最熱烈的政治情感,飽含了他對人民的熱愛和對敵人的刻骨憎恨。
魯迅的雜文集主要有《墳》、《熱風》、《華蓋集》、《華蓋集續集》、《南腔北調集》、《偽自由書》、《準風月談》、《而已集》、《三閑集》、《二心集》、《花邊文學》和《且介亭雜文集》及其續編等。
《墳》基本上可以算是魯迅作品理論的起點。《墳》編成時,正是其思想的形成時期,以《墳》為起點,魯迅開創了其作品的新局面,文章深刻地表達了對光明的追求、對黑暗的抨擊和對人性的解剖,涵義深刻,言辭鋒利。魯迅曾決計要給反動派“放一點可惡的東西在眼前,使他有時小不舒服,知道原來自己的世界也不容易十分美滿”(《墳·題記》)。對反動派來說,這“一點可惡的東西”不但可惡,而且同“墳”一樣可怕。對魯迅自己來說,這既是戰斗的紀念,也是“催我自新”的警策。所以,魯迅曾說:“造成一座小小的新墳,一面是埋葬,一面也是留戀。”(《墳·題記》)
《熱風》中的雜文大都是有感而發,主要是針對宗法制度、封建禮教和舊的文化,主張思想解放。魯迅曾在《熱風·題記》中說:“我卻覺得周圍的空氣太寒冽了,我自說我的話,所以反而稱之曰《熱風》。”從中可見,魯迅是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變成夏日里的熱風,以激起人們戰斗的激情,驅散中國寒冷的空氣。
《華蓋集》之華蓋,指和尚頂有華蓋,是成佛作祖之兆,而在凡人則是厄運:華蓋在上,把人罩住了,便會四處碰壁。魯迅有詩曰:“運交華蓋欲何求。”因自己的《咬文嚼字》、《青年必讀》遭到了一些所謂“學人”的攻擊,因而將本書命名為《華蓋集》。後來出版的《華蓋集續編》,亦是因為魯迅認為:“年月是改了,情形卻依舊。”書中主要收錄的是批判封建主義和洋奴買辦文化的作品,文風由廣泛的社會批判轉向了激烈的政治斗爭,就像魯迅自己說的:“我很早就希望中國的青年站出來,對于中國的社會,文明,都毫無忌憚地加以批評……”
《南腔北調集》體現了魯迅不愿隨波逐流以及對無聊文人的鄙視。在作品被攻擊為“不入調不入流,實在是南腔北調”後,魯迅選擇了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堅持。
《偽自由書》是魯迅寫給《申報》副刊《自由談》的短評合集。《偽自由書》是他戰斗在前沿的真實記錄,里面的許多篇章揭示了事物的客觀規律,超越了時空,已經具有了一定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因而成為具有普遍意義的馬克思主義文學武器。
魯迅曾在《而已集》的題辭中說:“這半年我又看見了許多血和許多淚,然而我只有雜感而已。淚揩了,血消了;屠伯們逍遙復逍遙,用鋼刀的,用軟刀的。然而我只有‘雜感’而已。連‘雜感’也被‘放進了應該去的地方’時,我于是只有‘而已’而已!”面對軍閥大肆逮捕殺害正義進步人士,魯迅倍感痛心卻又無能為力,于是他寫了很多傳達無奈情緒的文章,收進了《而已集》。
魯迅的雜文種類繁多,這里無法一一介紹。其雜文有政論、文論,有雜感、短評,也有隨筆、序、跋等;文章內容廣博豐富,深刻而全面地反映了中國社會的變革,富有概括性和代表性。作品或針砭時弊,或援古證今,或婉轉,或犀利,有對中國舊社會的批判,也有對封建性的反動政權及其反動政策的猛烈抨擊;有對帝國主義侵略的揭露、斗爭,也有對文化、文學戰線上錯誤傾向的批評;有對社會病態心理和國民弱點的暴露針砭,也有歌頌新生力量和革命斗爭的篇章。這些文章如同峰巒谷壑,草木泉石,爭奇競秀,讓人目不暇接。
如上文中提到的那樣,魯迅在雜文中傾注了濃烈的情感。文字或嚴峻凜然,或清新雋永,或鋒芒畢露,或潑辣深長,然此種種無不透露著他對民族危亡的憂慮。文中那些深情委婉的情感,不僅讓當時的志士仁人斗志昂揚,更讓敵人氣喪膽寒。即使是在今天,我們仍然能夠感受到魯迅文字中那澎湃的激情。
魯迅在雜文中成功地塑造了一個又一個生動的形象,例如“媚態”的貓、“比主人還厲害”的狗、“吸人血還要預先哼哼地發一大套議論”的蚊子、“直接爽快”的跳蚤等。他往往不明說自己的觀點,卻讓我們切實地明白了孰是孰非。在塑造的過程中,各種修辭手法被運用得淋漓盡致,例如,他常以對比的手法反襯黑夜,尤其在對正義人士和奸佞小人的描述中,這種手法頻頻出現,正義人士往往愈發光輝、正義凜然。
概括來說,精練雋永、鮮明生動、機智幽默、多姿多彩,是魯迅雜文的獨特魅力。他總是用簡單的言語,把深奧復雜的事情說得清晰透徹。有時點到為止,留下充分的想象空間,讓讀者自己去體味那些是與非、愛與恨。
魯迅是冷酷無情的。在面對敵人時,他毫不留情,辛辣地嘲諷敵人的所作所為。他以筆為刀槍,始終站在時代的前列,為人民引路,憑一己之力,在無邊的曠野、呼嘯的寒風中孤獨地抗爭,為自己、為民族、為人類的自由。從踏上文學道路的那一刻起,他似乎就已經抱定了必死的決心。然而魯迅也并不是完全無情的,他也有愛。他帶領學生們爭取權利,他沉痛地悼念劉和珍君,他為朋友的生計奔走呼號,他為陌生的有志青年鼓勵加油……
本書選編了魯迅雜文、散文和書信的一部分,分為“人生識字憂患始”、“最是書香能致遠”、“閑人閑情話閑事”、“我以我血薦軒轅”、“此中甘苦兩心知”五個部分,另外附上了魯迅生平及主要著作年表。
書中的前四個部分主要出自魯迅的雜文集,最後一部分是魯迅寫給愛人許廣平的信,主要選自《魯迅全集·兩地書》。這些書信如涓涓細流,展現了魯迅內心柔軟溫情的一面。魯迅曾在1934年12月送給許廣平的《芥子園畫譜》上題字道:“十年攜手共艱危,以沫相濡亦可哀”,這是他們愛情生活的寫照。也許正是有了許廣平的支持,魯迅才能夠在十年的時間里,寫出數量遠遠超過前二十年的作品。
本書收錄的文章被分門歸類到不同的章節,劃分的初衷源自對文章的理解,如有不當之處,還請讀者包涵。另外,最後一部分“此中甘苦兩心知”是兩人的書信集,原文沒有題目,只有編號,在選入本書時,為了方便讀者閱讀,編者另加了題目,在此特別說明。在行文方面,魯迅的作品寫作于上世紀初,與今天的漢語所用的字詞略有不同,如“的”、“地”、“底”的通用,不區分“那”和“哪”,以“伊”指代“她”等,但并不影響文意理解,出于對原著的尊重,編者未作改動。每篇正文後,編者都加上了注釋,這些解釋說明性的文字對他人著作多有借鑒,因涉及較多,恕不一一列出,在此一并致以謝意。由于編者水平有限,書中肯定存在諸多不足,還望方家批評指正。
人生識字憂患始
運命
從孩子的照相說起
“小童擋駕”
過年
朋友
我們怎樣教育兒童的?
中國人的生命圈
家庭為中國之基本
搗鬼心傳
人生識字糊涂始
男人的進化
關于婦女解放
關于女人
寡婦主義
青年與老子
為了忘卻的紀念
談金聖嘆
古人并不純厚
女人未必多說謊
北人與南人
我觀北大
難得糊涂
“這也是生活”
中國文壇的悲觀


最是書香能致遠
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
藤野先生
書籍和財色
作文秘訣
看書瑣記
看書瑣記(二)
看書瑣記(三)
做文章
讀書忌
忽然想到(一至四)
忽然想到(五至六)
這個與那個
小品文的危機
談蝙蝠
中國的奇想
清明時節
吃教
誰在沒落?
讀書雜談

閑人閑情話閑事
春末閑談
夏三蟲
雜憶
無題
雜感
長城
小雜感
秋夜
“蜜蜂”與“蜜”
影的告別
求乞者
倒提
復仇
復仇(其二)
希望

風箏
好的故事
過客
死火
狗的駁詰
失掉的好地獄
墓碣文
頹敗線的顫動
立論
死後
這樣的戰士
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臘葉
淡淡的血痕中
一覺
說胡須
戰士和蒼蠅
在鐘樓上
現代史
夜頌
秋夜紀游
喝茶
女吊
隨感錄四十九
隨感錄六十六·生命的路
我以我血薦軒轅
此中甘苦兩心知
魯迅生平及主要著作年表
運命{1}
有一天,我坐在內山書店{2}里閑談——我是常到內山書店去閑談的,我的可憐的敵對的“文學家”,還曾經借此竭力給我一個“漢奸”的稱號,可惜現在他們又不堅持了——才知道日本的丙午年生,今年二十九歲的女性,是一群十分不幸的人。大家相信丙午年生的女人要克夫,即使再嫁,也還要克,而且可以多至五六個,所以想結婚是很困難的。這自然是一種迷信,但日本社會上的迷信也還是真不少。
我問:可有方法解除這夙命呢?回答是:沒有。
接著我就想到了中國。
許多外國的中國研究家,都說中國人是定命論者,命中注定,無可奈何;就是中國的論者,現在也有些人這樣說。但據我所知道,中國女性就沒有這樣無法解除的命運。“命兇”或“命硬”,是有的,但總有法子想,就是所謂“禳解”;或者和不怕相克的命的男子結婚,制住她的“兇”或“硬”。假如有一種命,說是要連克五六個丈夫的罷,那就早有道士之類出場,自稱知道妙法,用桃木刻成五六個男人,畫上符咒,和這命的女人一同行“結儷之禮”後,燒掉或埋掉,于是真來訂婚的丈夫,就算是第七個,毫無危險了。
中國人的確相信運命,但這運命是有方法轉移的。所謂“沒有法子”,有時也就是一種另想道路——轉移運命的方法。等到確信這是“運命”,真真“沒有法子”的時候,那是在事實上已經十足碰壁,或者恰要滅亡之際了。運命并不是中國人的事前的指導,乃是事後的一種不費心思的解釋。
中國人自然有迷信,也有“信”,但好像很少“堅信”。我們先前最尊皇帝,但一面想玩弄他,也尊後妃,但一面又有些想吊她的膀子;畏神明,而又燒紙錢作賄賂,佩服豪杰,卻不肯為他作犧牲。崇孔的名儒,一面拜佛,信甲的戰士,明天信丁。宗教戰爭是向來沒有的,從北魏到唐末的佛道二教的此仆彼起,是只靠幾個人在皇帝耳朵邊的甘言蜜語。風水,符咒,拜禱……偌大的“運命”,只要化一批錢或磕幾個頭,就改換得和注定的一筆大不相同了——就是并不注定。
我們的先哲,也有知道“定命”有這么的不定,是不足以定人心的,于是他說,這用種種方法之後所得的結果,就是真的“定命”,而且連必須用種種方法,也是命中注定的。但看起一般的人們來,卻似乎并不這樣想。
人而沒有“堅信”,狐狐疑疑,也許并不是好事情,因為這也就是所謂“無特操”。但我以為信運命的中國人而又相信運命可以轉移,卻是值得樂觀的。不過現在為止,是在用迷信來轉移別的迷信,所以歸根結蒂,并無不同,以後倘能用正當的道理和實行——科學來替換了這迷信,那么,定命論的思想,也就和中國人離開了。
假如真有這一日,則和尚,道士,巫師,星相家,風水先生……的寶座,就都讓給了科學家,我們也不必整年的見神見鬼了。
十月二十三日。
注釋:
?本文最初發表于1934年11月20日《太白》半月刊第一卷第五期,署名公汗,後收入《且介亭雜文》。
?內山書店:日本人內山完造(1885~1959)在上海創辦的書店,書店主要經營銷售日文書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