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將我的最愛託付你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杏林子:「我仍然相信真情真愛,超越死亡,超越戰亂,超越身體的障礙,超越文化的差距……」

愛人是幸福的,被愛也是幸福的。

杏林子以悲憫、歡喜之心,娓娓道出11篇不同的愛情小故事,從貧富、疾病、戰亂、種族……等各種差異條件,有情的男女努力突破各種障礙,即便在不可捉摸、無法確定的變數中,仍堅持追求真愛。 直到終成眷屬,共譜幸福未來。

作者以身邊的真人真事,細心琢磨,寫下平淡又扣人心弦的愛情篇章,溫馨、動人,字裡行間俱是笑聲與淚水。

杏林子

本名劉俠,十二歲時罹患類風濕關節炎,全身關節均告損壞,但寫作不輟,並出版散文集《生之歌》、《生之頌》、《探索生命的深井》、《美麗人生的22種寶典》等多種。作品深受海內外讀者喜愛,屢被收入《讀者文摘》中文版,及港台國中國小、僑校課本。由小愛擴及大愛,創辦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為殘障者爭取福利。曾當選第八屆十大傑出女青年,以及榮獲國家文藝獎、吳三連基金會社會服務獎。曾任總統府國策顧問。

★ 杏林子用平淡、平實的筆調著墨,寫出多篇真人實事的愛情小品,不同的例子都有著共同的面目──真愛。
仍然相信(後記)
很多年前一天,三毛邀我和拓蕪到她家玩,當時三毛還住在民生東路的一棟大廈,裡面的隔間都很小,大概有好幾百戶,看起來好像一間間鴿子籠。
三毛指著對門的兩間套房說,原來這裡住了個男孩,不久前,隔壁搬來個女孩,過了一個禮拜,女孩搬進男孩家,理由是可以省一份房租,又過了一個月,女孩搬走了,理由是玩完了,當場把我們這幾個「LKK」聽得目瞪口呆。
十幾年過去了,這種事已司空見慣,無足為怪。年輕人換情人如同換衣服,即使已經結婚的夫妻也同樣可以為芝麻小事隨時「變臉」。也許,這本來就是個快速輪轉的工商業社會,流行的是「輕薄短小」的文化,包括愛情在內。
但是,在這些不可捉摸、無法確定的變數中,有沒有什麼是可以堅持、可以信賴、可以承諾的,如同終身持守的信念?
我仍然相信真情真愛,超越死亡,超越戰亂,超越身體的障礙,超越文化的差距……有一些故事放在我心中很久了,而且就在我身邊發生。每次看到他們,想到他們的故事,以及故事背後那些辛酸、甜蜜、掙扎、眼淚……就有很大的衝動想把它們寫出來。
在寫作的過程中,除了三位失去聯絡或過世外,我也不斷和我的「主角們」電話討論一些細節,再一次走入他們的記憶之谷,和他們一起追溯那段愛情之旅。
近幾年來,我因兩臂關節嚴重變形退化,久已無力執筆,每天上午我口述,秘書在一旁記錄,常常寫到一半,秘書都忍不住嘆息。有一次,她感嘆說:
「以前看瓊瑤的小說,總覺得那樣的愛情故事好像不太可能,沒想到現實生活中還真有其事!」
我也忍不住嘆息:「這些故事不但曲折動人,充滿戲劇性,而且我的女主角個個美麗大方,一點也不輸給那些女明星呢!」
正因為如此,我盡可能以平淡、平實的筆調著墨,保持它的「原味」,以「取信」讀者。
全書中有四篇文章的主角,或因害羞或有其他顧慮,不願他們的名字曝光,我尊重他們,皆改用化名。
這本書的主題是愛情故事,因此我只「記錄」他們從認識到相愛,到走進禮堂戛然而止。或許讀者會好奇關心,這些「王子和公主」婚後是否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婚姻自有它現實的一面,兩個不同個性、生活背景、思想觀念的人結合在一起,難免有牙齒咬到舌頭的時候,稀鬆平常。有人說「婚姻使一個人真正長大成熟」,主要的恐怕也是婚姻讓我們學習如何與一個「時而可愛時而可恨」的傢伙和平相處,更多的包容和忍耐,單就這點來說,我的「王子和公主」生活得都「很幸福!很美滿!」
至於他們的近況,〈親愛的,對不起〉中的那個女孩,經過多年的「柔性抗爭」,終於獲得父母的諒解同意,將於八十七年九月結婚。以後,他們可以改口說:「親愛的,謝謝你!」
〈桃源村的夢〉白光勝牧師夫婦不久前才生下第五個寶寶,白牧師認為布農族人越來越減少,所以要努力增「產」報「族」,他們的理想計畫是六個,目前還在繼續努力中。
同時,在白光勝牧師夫婦十三年的辛苦耕耘下,目前已成立「財團法人布農文教基金會」,經過他們輔導、栽培而考上大專院校的原住民學生,已有一百多位。他們的「布農文化園區」第一期工程也已完成,第二、三期工程正在陸續規劃進行中。
〈羅密歐與茱麗葉〉也生了一個小「羅密歐」。由於近幾年來失婚、或長期生活在婚姻暴力下的婦女越來越多(或者說敢於走出來的婦女越來越多),因此「茱麗葉」的婚姻協談中心發展迅速,全省各地已有八所分會,美國加州亦有一所。
〈將我的最愛託付你〉原先得到的資訊是胡在臨終前就已對梁明白表示,請他好好「照顧」愛妻。等我和梁、賴兩位取得連繫、並經過深談後,才發現和聽聞略有出入,梁一再強調,他事先真的不知情,不過,聽他的口氣,似乎被「設計」的很愉快!
胡確實沒看走眼,梁極愛胡的那一兒一女,他們都很自然的叫他爸爸,梁和賴自己也生了一兒一女,他自豪的對我說:「我現在有了兩百分!」
這本書前後寫了一年多,每天沉浸在浪漫旖旎的氣氛中,加上前不久看了一場《麥迪遜之橋》,害得我這個「中古人」也恨不得去談場戀愛,這是寫書的唯一後遺症。
一起看星星  5
羅密歐與茱麗葉  25
將我的最愛託付你  43
等著他長大  61
瀕臨絕種的愛情  81
兒子伴郎  95
一枚紅寶石戒指  115
親愛的,對不起  133
現代秋香傳  147
桃源村的夢  163
荷花‧蓮子  183
仍然相信(後記)  202
特載:
灱信心的榜樣 李清惠  208
牞愛的楷模 沈秋香‧莊如明  210
犴敬愛的老戰友 張拓蕪  212
一起看星星
想想正和孩子們玩老鷹捉小雞。
她這個老母雞,護著身後大大小小十來個蘿蔔頭,拚命阻擋老鷹的偷襲。饒是這樣,仍不免被叨走好幾隻。她和孩子們一起忘情的又笑又叫,根本忘了醫師一再警告她的話,氣喘病不可激烈運動,果不其然,她開始感到胸口發緊,趕快跟孩子們求饒:
「不行了,俞姊姊快喘不過氣了,我投降,我投降!」
話猶未說完,就是一陣劇咳,急忙衝向辦公室,卻差點撞上廊下站著的人,顧不得禮貌,衝到自己的辦公桌,從手提袋裡翻出噴霧器,先哈了兩口,舒緩一下痙攣的氣管,接著找出平日吃的氣喘藥,準備去倒水,不想適時有人伸過來一杯水,她以為是孩子們倒的,看也未看的接過來,吃完藥準備說謝謝,一抬眼,面前竟然站的是一位陌生男士,似乎也是剛剛撞到的那一位。
想想大窘,訥訥地說:「謝……謝謝!剛才……」
對方溫和一笑,關心地問:「現在好點了嗎?」
想想點點頭,一時之間不知怎麼再接話,這時孩子們都圍了過來,嘰嘰喳喳吵個不停。
「喂,你是誰呀!」
「你叫什麼名字?你來這裡幹嘛呀?」
想想輕聲喝斥著:「對來賓不可以沒禮貌!」
「沒關係!」對方露出一口白牙,好脾氣的回答孩子們的問題:「我姓趙,趙中傑,今天來貴院參觀!」
一個調皮搗蛋的院童快嘴的接下去說:「我們育幼院一點都不『貴』,我們很便宜!」
惹得大家都笑了起來,正巧院長也走了過來,看見趙中傑,熱切的迎上來說:「趙先生什麼時候來的?來,我替你介紹,這是我們的保育老師俞想想!」
「剛來一會兒,正好看到俞老師帶小朋友做遊戲……」
想想猛然想到自己剛剛那個瘋婆子的樣子,全被對方看在眼裡,不由一陣赧然,下意識的趕快撫平散亂的頭髮,把起縐的裙子拉了拉。
「趙先生是我國前駐巴西大使趙自耕的公子,家學淵源,目前也在外交部服務,不得了,青年才俊,未來的外交部長!」
想想有點討厭院長的刻意奉承,倒是趙中傑十分謙和有禮。「哪裡,我才剛進去!」
趙中傑看到想想似乎不明他的來意,解釋說:「事情是這樣的,家母她們參加了一個國際婦女會,每年耶誕節都會辦一場募款晚會,捐給慈善機構,家母要我了解一下貴院的情況……」
「今年她們打算把錢捐給我們,這些夫人真是太有愛心、太了不起了。」院長興奮的滔滔不絕,又吩咐想想說:「俞老師,妳先陪趙公子參觀一下……」
那天晚上,想想站在小院前,難得天上無雲,星星都出來了,想想習慣性的抬起頭,尋找她熟悉的星座,奇怪的是腦海裡卻不斷浮現一張面孔。朗眉俊目,古銅色的肌膚襯出一口白牙格外醒目,個子不算太高,卻挺拔有力,看得出來經常運動,難得的是有種說不出的溫文儒雅,翩翩風度,這兩種不同的氣質融合在一起,分外吸引人。
隨後,想想有點好笑自己,每年來育幼院參觀的來賓不知有多少,來來去去,過眼雲煙,不要自作多情了吧!
那一陣子,院裡為了準備迎接這些貴夫人,上至院長,下至老師院童,全忙得人仰馬翻,除了把全院打掃得一塵不染外,還要準備做簡報的資料和圖片。想想平日也偶爾塗塗寫寫,投個小稿,因此這部分就由她來統籌,忙得她根本無暇再想其他。
等到一切大致就緒,想想也累得病倒下來,她本來就有氣喘宿疾,一忙一累,加上灰塵刺激,想不發作也難,因而國際婦女會的夫人們來的那天,她只能乖乖躺在家中休息,想到不能再見到趙中傑,心中有點悵然失落。
沒想到隔了兩、三天,趙中傑忽然打電話到家裡來,問候她的病情,表示想來看她。想想嚇了一跳,直覺的反應是屋子又破又小,怎麼見人?推拖了半天,仍擋不住趙中傑的殷切堅持。
趙中傑提了一盆蝴蝶蘭,走進小院,才發現廊下掛了幾十盆不同品種的蘭花,忍不住自嘲:
「糟糕,我帶的花還不如你們自己家種的好!」
「那是爸爸種的!」想想把客人讓進屋內,一邊抱歉地說:「對不起,屋子實在太小太亂了……」
原來是公家宿舍,兩間小臥室,客廳兼餐廳,加上廚房廁所,五坪不到的小院子,總共也還不過二十坪。不過,趙中傑似乎並不在意這些,只興致盎然的觀賞著牆上的水墨畫。
「是妳畫的嗎?」趙中傑問。
「不是我,是爸爸……」
「伯父好雅致,又養蘭又畫畫,一定是位藝術家了?」
想想沉吟不語,她要怎麼告訴這位新認識的朋友,她的父親只不過是個退伍的老兵,做了一輩子的文書上士,閒暇唯一的嗜好就是養養花,畫幾筆水墨,不與世爭,不為己求。
「妳的名字很有意思,愈想想,不知有什麼特別典故?」趙中傑好奇地問。
想想笑著解釋說:「原來爸媽一直不知道取什麼名字好,有一天爸爸突然看到李白的一首詩,其中有句『雲想衣裳花想容』,爸爸說,那就想想吧!」
「嗯,雲想衣裳花想容,的確對妳再恰當也不過了。」
趙中傑深深看了想想一眼,意味深長的說,想想沒來由的一陣心亂,羞澀的低下頭。
雖然後來想想一直提醒著自己,她和趙中傑是兩個世界的人,不單家世懸殊,學歷也相差一大截。中傑隨著外交官父親駐防不同國家,精通好幾國語言,又是美國史丹福大學的碩士。而她呢?只不過是個連考三年大學都落榜的商科學生。談面貌,算不得有多出色,只能說是清純罷了,她拿什麼去高攀人家?
其實,想想平日並不是一個沒有自信的女孩,唯獨這件事,不知為什麼,她有著深深的自卑感。
然而,是誰說過,男女之間沒有友誼,只有愛情?當愛情來臨時,又有誰躲得過呢?
她也曾為此問趙中傑說:「你有機會認識那麼多漂亮的女孩子,為什麼單單喜歡我?」
「因為妳不一樣,」趙中傑深情的看著她,誠懇地說:「沒錯,我曾經交過許多女朋友,她們漂亮、大方,而且開放,可是跟她們在一起,永遠都是約會啦、shopping啦、怎麼打扮得更漂亮啦!實在沒什麼內涵……
「而妳,像溪邊的小花,清新自然,沒有任何矯飾,妳讓人看到的就是妳自己,更何況,妳有一顆最柔軟的心,這是妳最大的珍寶,妳知道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