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絕版無法訂購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全心投入、澆不熄的工作之魂;專業、熱情、忠誠,反應社會脈動!

三十歲之前,因為功課不錯、腦袋不差、有穩定工作,我似乎被歸類在人生勝利組。然而,三十歲之後,當我決定開出版社,運勢卻一路下滑……

難搞排行榜、醜哭逆轉勝
全宇宙最想飛踢到骨折的出版人 陳夏民

這從來都不該是我的任務,我比《火影忍者》的鹿丸還要怕麻煩,但如果更有能力的人不願意去作,那就我來吧!

朝夢想前進的過程很辛苦喔,有時會累到長出白鼻毛。但我們不要輸給這個世界!把你的手交給我,我們一起飛踢它!
關於人生,我想說的是……

關於鼻毛:
別人要花十年才可能蒐集完畢的人生悲劇,我兩年內都蒐集完畢了,難怪鼻毛白成這樣子啊啊啊啊啊。人生。

關於媽媽:
媽媽問我:「為什麼要叫逗點而不叫句點?這樣好不正經。」

關於工作夥伴:
我們相處得很好,工作默契也非常好,因為他是很令人放心的同伴,總會適度提醒我迷糊的地方,或是忘記處理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每一次我轉貼低級笑料影片給他,他都會大聲笑。

關於銷售報表:

在某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收到了三大通路年度報表。我忽然覺得脖子後方肌肉好緊,手也麻了,整個胸口鬱悶。我的老天,該不會要中風了吧?誰來拿根針幫我放血啊啊啊啊!

關於出版:
我清楚自己的寫作極限,雖然我沒辦法寫得像他們一樣好,但也慢慢地獲得一些能力。如果我好好幹,說不定也有辦法,能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作品。

關於庫存:
請你等等我,等我變得更厲害,再回過頭來救你!你不要怕,先一個人待在倉庫裡面,乖乖等我來救你喔!

陳夏民

桃園高中、國立東華大學英美語文學系、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創作組畢業,曾旅居印尼,譯有《潰雪》(開元書印出版)、《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海明威短篇傑作選》(逗點文創結社出版),現於桃園從事出版實驗計畫「逗點文創結社」,依舊相信熱血與友情,也還相信愛。

出版媒體人‧聯名推薦
朱亞君(寶瓶文化總編輯)
膝關節(影評人)
高翊峰(FHM男人幫總編輯、小說家)
王聰威(聯合文學總編輯、小說家)
南美瑜(明周娛樂/時尚副總編輯)
鯨向海(精神科醫師、詩人)
王盛弘(聯合副刊編輯、作家)
孫梓評(自由副刊主編、作家)
李桐豪(作家)
湖南蟲(出版社編輯、作家)

各大通路、樂團‧聯名推薦

有河Book
永楽座
小小書房
胡思二手書店
讀冊生活
Cicada
拍謝少年
那我懂你意思了……

夏民的文章總讓我覺得生動活潑,永遠為了讀者角度著想,這系列談出版的文章不是卯足全勁道盡業界酸甜苦辣而已,他更做足功課集合時下青少年次文化的熱門圖騰置入,令人閱讀起來格外帶勁風趣。你不會只是看到一篇幾千字的牢騷感傷,你會看他文章裡信手拈來都是把時下最夯的書名、文案口號結合地井然有序。「請用文明來說服我」或是「關於XX,我想說的是」。

夏民的出版心聲可以透過一篇篇殘酷的告白告訴大家,想瞭解出版業或是對寫作有興趣的人,這行業的美麗與哀愁,於是你漸漸理解午夜巴黎時的那種文學騷動興奮感。
──膝關節(影評人)

一本光看目錄就忍不住笑而翻開的書,因為它怎麼能這樣真實啊?
——南美瑜(明周娛樂/時尚副總編輯)

你們應該自傲,是你們讓台灣的出版變得有趣,該汗顏的,永遠是那些愛對年輕人喊話的傢伙。
──李桐豪(作家)

當編輯的最討厭別人問:編輯是幹嘛的?感謝老天,以後我可以直接請他們去買陳夏民的書。
──湖南蟲(出版社編輯、作家)

如果夏民早生二十年,那現在的逗點出版社會是什麼規模?當然,這麼想像並不會改變現狀。只能說,夏民選擇了很難的一條路:獨立出版。除此之外,他還選擇出版了許多詩集,讓無數漂流的年輕靈魂得以棲身,還存有寄託……我相信,是這些決定造就了這本書的誕生,造就了陳夏民,也造就了新一代的出版思維。未來如何,沒有人可以預知,但不管出版前線戰況,我都深深欽慕著夏民;我也相信,其實已經有一條前方的路,為他鋪設好了。

──高翊峰(FHM男人幫總編輯、小說家)

和夏民同樣身為文學出版工作者,我本來以為他會的事情,我也應該都懂,結果卻完全不是這樣。不過,「既然你都誠心誠意地寫出來了,我就大發慈悲地直接學起來。」只有一件事,我想我永遠也不懂……他這一切的勇氣是從何而來?
──王聰威(聯合文學總編輯、小說家)

如果外星人逼我交出最熱血的地球人,我一定雙手奉上陳夏民。
──孫梓評(自由副刊主編、作家)

夏民好敢,燃燒著對書的巨大熱情,奮力跳入出版火坑,出的還是市場考驗最嚴酷的詩集和文學小說。然而,他對選題企劃與書籍裝幀的用心,確實讓書市熱鬧好玩多了。
——郭上嘉(博客來OKAPI編輯)

還記得逗點草創初期,夏民等一群吹彈可破的大男孩出現在有河book,神采飛揚說起詩三連發及其後的一連串出版計畫。當時我並沒有被嚇到,也不曾阻止他,畢竟我可是一個在淡水河岸開書店,寫詩並且自己編輯出版、還自己賣的人,我哪裡有資格說別人天真或莽撞呢?

而後逗點許多活動都在有河舉辦,我有幸親眼目睹了夏民從男孩逐漸長成男人的過程。期間有許多辛酸與艱難,但是夏民和他的逗點夥伴們,卻都能將這些過程化為笑料與光點!

而今,夏民為他人出版了29本書之後,終於出了自己的書,記錄的正是這個奇妙的過程。也因為這樣的背景,和化悲憤為笑料的力量,讓我這個從來不願寫推薦語的人,甘願破例。
──隱匿(有河Book店長、詩人)

身為一個寫手,會認識夏民、認識「逗點」,是因為我和他一樣,清楚自己的寫作極限,因此我開起了書店(他開起出版社),多次配合逗點的新書發表活動而結緣,一起在修羅道裡翻滾,在擺攤時被大雨淋,深知他是一個天真、善良卻打不死的硬漢。而每當我在臉書上唉叫時也總會接到他既真心又莫名其妙的打氣,對我高呼:「衝啊!」(是要衝去哪啦?)

雖然他說別人的作品太強需要被看見,所以他才當起編輯,但我卻可以拍胸保證:這本書實在寫得太好看,又太好笑了啊!混帳!!其中的辛酸、寫實與笑ㄎㄨㄟ,真是讓人看了大呼過癮!像夏民這樣一個相信善意、相信友情的人,也會讓人忍不住想說:「我們是好朋友!」快,快點掏錢出來買夏民(和逗點)的書吧!保證你心中會有些暖暖的東西被挑動。
——石芳瑜(永楽座書店板娘)

誰會那麼大方(簡直是佛心了)把「獨立出版第一次就上手」完整公開?
熱情、樂觀的夏民,把他這一路跌跌撞撞的獨立出版之斑斑血淚史記錄詳盡,相信每一個看完的讀者,對於投入這一行,會有更多的考量與準備。我想,假如出版像是打電玩,夏民一定是寫祕笈本的那一個:「我才不怕你挑戰咧,要來玩一局也派個至少懂點遊戲規則的人來好咩?」
——虹風(小小書房店長)

初次見到夏民時,心理直犯嘀咕:怎一個小孩配上如此老成之名啊?仔細端詳這狀似年幼的「詐欺」總編,全身散發著不吝分享的單純欣喜,和善認真的不得了,讓我忍不住回頭去探問同事關於夏民的種種。也不知怎麼著,開始關注夏民的臉書,時不時感染到一股文學的春天,躍然紙上往前奔騰的好氣勢。
然後,逗點的書就努力攻克了讀冊排行榜首。

我說,失眠的夏民,獨立出版還需要你,多少睡一會兒吧?
白鼻毛好發因人而異,如夏民拚搏出版事業疲累到一夜轉白。而我,只是剛好點綴中年的懶散而已,哈。
——讀冊焦蛙(讀冊生活打雜工)

這個人真正是出版界的勇者
他說  逗點  逗點是個ING

向理想開發通道
往心目中的書籍邁進

的確  逗點  逗點正是ING
漸漸的打造出一個個驚嘆號
——呂誠敏(胡思書店藝術顧問、畫家)

我用出版對抗世界,你呢?
地球本來是方的,言論本來是不自由的,女性是沒有投票權的……這一些如今看來可笑的事情本來都是根深蒂固的「常識」,也因為有人選擇站在世界的對立面,這個世界才有改變的可能。

或許出於叛逆或是對於理想的嚮往,許多人用自己獨一無二卻又帶點平凡興味的技藝或個性,來面對這個亦敵亦友的世界,有些人用音樂,有些人用廚藝,有些人用美麗的衣服,而我,則是出版。
出版形塑了我現在(與未來)的模樣,也讓我得以宣告自己身而為人的態度與思考,可能有些莽撞或帶點自私,但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夢想,無論如何我都想繼續下去,不願停下來。
兩年前,逗點文創結社在緊張之中開始營運了。對我而言,逗點並不只是一個出版社,而是一個把「創作者」加進來的實驗計畫,透過一本書的出版,讓作者、設計師、編輯,或甚至是藝術工作者、老師、樂團等有夢想的人,一起擦出不同的火花,其中也許會生出更多的點子,也有可能會失敗,沒有人說得準。

這一個實驗計畫沒有具體的進行時間,只有預定的出版目標:一百本書。

所有投注的努力,都是為了迎接第一百本書的誕生,就像是李小龍在《精武門》的精彩演出都是為了成就最後那五秒鐘凌空飛踢的畫面。先前的汗水、淚水、熱血並未白流,只是在時間催化之下昇華成戲劇性的最高潮,並且在定格的瞬間凝為一個有機的,被人稱為「經典」的整體。

這一百本書之間隱約帶著神祕的關聯,或許大部分反應了我個人的偏好、焦慮,或甚至惡趣味,然而因為閱讀沒有句點,我們總是在這一本書找到下一本書的線索,偶爾撲空受傷卻能找到另一條更好的路徑。此外,當每一本書都指向旅途的終點,你就無法略過其中任何一本:賣的、不賣的,好看的、艱澀的,藝術性高的、大眾的,這些過程你都得走過。

這一百本書都是我的孩子,儘管現在只出生了三十多本,但我在每一本書出生之前便與他們相愛了,更不可能讓一本書被排除在逗點的小宇宙之外,變成孤兒。

一百看似很多,卻也很少,有些出版社一年出書量便大於一百本,但對一個曾經兩人如今一人的出版社而言,想在供過於求的台灣書市完成這個夢想,似乎有點困難。

不過,沒有道理別人能夠生存,自己卻只能早早退出。

無論如何,我都想多撐一點,就算是只有幾個月或是幾天也無妨,就讓我抵達這一本本書的目標吧!在這一段路途之中,我想順道探究自己的極限,可能是金錢上的,或是肉體上的,但更大成分是精神上的。

兩年來,因為和太多美好的人產生化學變化,逗點變得更勇敢、更堅強、更有能力幫助他人。我們拆掉書店舉辦戲劇活動、前進台北國際書展、為詩集拍攝影像(今年最夯的說法是微電影)、出版了好幾本很酷的書,甚至還做出了第一個跨出版社合作的出版計畫!而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可能有人因為逗點的書而獲得一段美好的閱讀時光,或許也因此多了一點勇氣,並開始相信自己有一點點的能力去改變什麼……

如此渺小的我和逗點,能夠因為眾人的善意與鼓舞而走到了這個階段。這可是兩年前的我所不敢想像的。

現在,逗點還是小小的,參與其中的我們偶爾醜哭、喪氣但大部分時間總是用力往前衝,更重要的是:我們很快樂。就算沒有辦法變成大型出版集團也沒關係,一直是一人出版社也沒問題,只要逗點能從容地撐下去,說不定就能帶給其他比我更年輕、更有潛力為世界帶來美好的人一些鼓舞。

如果不會太失禮,我真想告訴你:「你知道嗎?朝夢想前進的過程很辛苦喔,有時候會累到長出白色的鼻毛,甚至有可能墜入心靈黑洞再也爬不出來。不過我們不要輸給這個世界!把你的手交給我,我們一起飛踢它!」

我忽然想起李小龍在《精武門》最後一幕凌身飛踢的瞬間,銀幕下的我們早已分不清楚那是李小龍還是陳真,因為所有的虛構、現實、國仇、家恨在這灌注了最純粹生命能量的飛踢之前都要定格。當故事嚘然而止,沒有人知道陳真是否擊潰了什麼,但是深藏於我們幽微內心之中的希望與熱血,早已隨著那一踢抵達了比冥王星更遠更遠的,名喚「夢想」的地方。

推薦序
自序
Part 1
第一次開出版社就上手──騙你的

1. 踏上獨立出版這條路。
2. 對,取名字也是有學問的。
3. 為什麼出版社不能開在桃園?
4. 就算和別家相似度95.337%,還是得找到自己的定位。
5. 每一個人都要有自己的夢幻團隊。
6. 尋找經銷商結果看盡世態炎涼。
7. 練習冷靜偷窺之必要。
8. 想方設法讓大家知道我們的存在。
9. 擺攤的時候都會很想罵髒話。
10. 不要保持沉默,把話說出來啊你!
11. 自作多情必被甩——記那些落跑的作者們。
12. 文學圈也有AKB48?
13. 不會寫詩的人可以出版詩集嗎?
14. 看見銷售報表都想捏爆滑鼠(哭)。
15. 退書後,書本感傷。
16. 合縱就是結合弱勢者以攻擊一強,所以獨立出版社要手牽手走進台北國際書展。
17. 走入對方的書——逗點與一人的午夜巴黎計畫。
18. 無論如何都要相信自己的直覺。
19. 終究還是媽寶一個。
20. 如果這就是最後一本書了……

Part 2
關於出版,我想說的是
1. 其實你已經在讀電子書了。
2. 來了!以書養書的終極宿命。
3. 我就是愛賭博,請不要斬我的手拜託您。
4. 有些事情不是按讚就行了。
5. 我的好書不一定是你的好書。
6. 讓獨立出版人哭哭的事情
7. 你是我的嘴,擔任我們的發言人好嗎?
8. 來,大家一起把他推高高。
9. 其實他沒有那麼難搞,真的。
10. 為什麼要開發新讀者?
11. 一山還有一山高,一最還有一最強!
12. 媽媽說我們在做賣頭賣面的生意。
13. 在書上留下閱讀的痕跡好美,但別人休想染指我的書。
14. 書腰你真是淘氣的小東西。
15. 想上架?沒那麼簡單!
16. 請用文明來說服我下單。
17. 對不起,我得先走了——寫給作者的一封道歉信。
18. 要折扣?直接開口說你要我賣多少錢比較快。
19. 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拭淚)。
20. 想進出版業?不好意思,請問您一年買幾本書?

Part 3
對談(與設計師小子)

Part 4
附錄一:出版人最常面對的9個提問
附錄二:第一次(獨立)出版就上手。相信我,你可以的!

Part 1
第一次開出版社就上手,騙你的。

踏上獨立出版這條路。
直到大學畢業之前,我都以為自己會成為一位英文老師,直到上了東華創英所,嚴肅面對創作這一件事情後,便埋下了從教育界叛逃的種子。我確定教英文是我這輩子最強的技能,我也喜歡教書,這絕對是最理想的職業,但心裡面始終懷抱著出版的夢想。每天每夜這樣的掙扎都要上演,尤其在印尼教書的尾聲,面對留下來教英文還是回台灣工作的分岔路,更是天人交戰彷彿有千萬隻小天使小惡魔在我耳邊嘀咕不休——超煩的。

最後,我告訴自己:「後悔了再說。」生涯計畫就此轉了方向,經過幾次與104的交戰,以及無數次投遞履歷卻撲空之後,好幾次我都覺得自己一步踏錯步步錯,人生從此無望該不會變成拾荒的人吧怎麼辦我很容易中暑又沒啥力氣一定會很慘的死定了我……就在負面情緒排山倒海之際,某天晚上,意外發現某些跑進信箱的垃圾郵件好笑到令我覺得有點羞恥卻又怦然心動,無所事事又無聊的我,決定看看電子信箱的垃圾郵件是否藏了其他好笑的垃圾信,才發現有一封面試邀請信躺在那兒(SPAM真的是龍蛇雜處耶),恰好又來自每個英文系學生應該都會嚮往的書林出版有限公司,後略。

謝天謝地,我上了!
夢想從事編輯工作,與真的從事編輯工作,兩者之間有很大的落差。先前以為只要乖乖作書就好,不需要管其他的事情,但一本書的企劃過程,還有與作者、工作夥伴、上司的溝通狀況,全都環環相扣。如果說作者是負責生育作品的媽媽,那麼編輯便是負責養育作品的後母了,一本書的輪廓幾乎都是透過編輯的雙手催生出來的,因此長相好壞、是否好讀,編輯的確得付最大的責任。

由於編輯過程是團體戰,有時得考慮作者,有時得考慮銷售,有時得考慮作品本身,在包裝、版型、定價、行銷等層面上加加減減的,沒有辦法悶著頭自己作。雖然不能盡如人意,把每一本書作成自己理想中的樣子,不過作書的過程還真是有趣啊!看著一本書從純文字檔案,慢慢添上血肉,最後長成了一本看得到摸得著的書,令人非常有成就感。

隨著編輯技藝慢慢成熟,我也摩拳擦掌,想要企劃幾本書(註釋:開發了一本書的題材、架構之後,便依據成品方向去尋找作者撰寫稿件。),去體會一本書從無中生有的樂趣。

不久,我提出了相對於前東家的原有出版品,較具有實驗性的出版企劃,我還記得其中一本暫定書名是《醫生,我要掛號》,以疾病名稱如「鬼遮眼」(咦?)、「失眠症」等,打算邀請具有醫生身分的純文學作者來寫書,先以專業角度切入病症的特徵,再用比較感性的筆觸來寫療癒系的文章,讓讀者透過文字而得到一些精神上的撫慰。誰知道在月會提案之後,便沒有下文,我大概也知道結果。

其實我自己明白,這樣的書太冒險了。一方面是公司先前沒有類似的出版品,一旦做了,勢必就得再開發類似的書系,成本是一大考量。另一方面則是文學書市場萎縮的狀況,也無法讓人忽略。站在維護公司利益的角度,我也會有相同考量,對這樣的案子說不。畢竟公司必須對員工負責,如果一個計畫沒有辦法帶來獲利,或甚至有可能損害公司利潤,便不應該執行,以免害其他人喝西北風,這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不過,這次的發想帶來了其他影響:我開始思考出版對我的意義為何;我是否能夠從編輯這一類型的純文學書籍中,得到真正的快樂?
同時,我回想當初念東華創英所時,有多少同學懷抱著出書的夢想,但可能因為不願意參加比賽,或是個性比較羞赧沒有管道,便錯失了許多出書的機會。我清楚自己的寫作極限,我不夠強,沒有辦法寫出像陳允石的《履禮怨》或是王志元的《喪禮》那樣驚為天人的作品,更沒有那麼強的決心足以支撐自己進入孤寂的寫字練功場,每天寫字,寫字,寫字。

在他們的文字面前,我很自卑,但我知道這不是我的錯,是他們太強了啊混帳。
他們的作品需要被人看見,就算只有一個讀者也好,就這樣放著太可惜了。

雖然我沒辦法寫得像他們一樣好,但在創英所和書林的栽培之下,我慢慢地獲得一些能力,例如編輯能力、閱讀能力、組織能力、溝通能力等,用這個層面來看,我並不弱。如果我好好幹,說不定也有辦法,能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作品——這從來都不該是我的任務,我比《火影忍者》的鹿丸還要怕麻煩,但如果更有能力的人不願意去作,那就我來吧。

「我不能讓別人負擔我的夢想成本,我要自己來,擔起所有的責任,自己來。」我在當時的筆記本上寫下這樣的句子,然後就趁著下班或是午休時間,開始進行創立出版社的計畫(我對天發誓,工作時間我可是非常認真啊)。
就在我提出辭呈的前幾天,我的上司小蘇先生告訴我:「上次的提案,你就繼續發想,雖然還不確定,但我們可以試試看。」

我該怎麼辦呢?
幾天後,我還是提出辭呈。按下發送鍵的那一天,小蘇先生始終迴避我,就連我打分機過去給他想要討論工作交接,他都匆忙地回覆「我們改天再說」然後掛我電話。等到我們終於碰面詳談了,他提出了一些問題,甚至想要幫我減輕手頭上的工作,以為我吃了虧。

事實上,吃虧的是小蘇先生啊,唉呀他根本是遇到金光黨了吧這傻孩子!畢竟他花了這麼多的心力在我身上,從無到有,慢慢地教導我編輯的技巧以及(成年人)待人處事的道理,好幾次還幫我解決麻煩、收拾殘局,我竟然辜負了他的期許,還沒有得到任何資源就決定離家出走,如此魯莽像個笨蛋似的,就此踏上獨立出版這一條路……

然後,不過短短兩年的時間,感知上的時間密度彷彿已經經歷了二十年,就連百分之七十三點三的鼻毛都變成白色的了。經過了這一大段路之後,偶爾我還是會想:「早知道留下來,才不會遭遇那麼多苦頭。」不過早知道我就成仙了吧。我不後悔,因為我相信我做的事情是對的,雖然現在看不見成果,但時間會給我一個交代的,會吧,會吧?我只能這樣相信,這樣告訴自己,我不敢後悔,不然,我會垮下去,然後就算吃了再多阿鈣還是再也爬不起來一八六六七了。

無論如何,無路可退了,就這樣衝刺到最後一刻吧。

對,取名字也是有學問的。
決定之前,我每天下班後,便從公館站沿著羅斯福路走到台電大樓站,沿路一直抬頭看著對面大樓的商業招牌,想要找到點子運用在公司命名上,但完全沒有靈感。

由於我是一個很在意氣勢的人(有可能是身高不高所帶來的陰影),總覺得公司既然小,就應該取大氣一點的名字,這樣才不會被人瞧不起。於是我開始研究要用「大」這個字,搭配其他帶有壓迫感的文字,例如「鳳」、「風」、「龍」,後來覺得有點陣頭的感覺,和我本人完全不搭。要是不曾看過我本人,只知道公司名稱,在露面後,遲早會讓人覺得我是小孩騎大車或是佯裝氣勢,嚴重一點可能還會告我說我詐欺吧。
之後,無論我走了多少次羅斯福路四段,看了多少個商店招牌,我都想不到要取什麼名字,就算繞路走進公館夜市買了青蛙撞奶和派克雞排(公館店真的好吃)吃補也沒用。後來,不知道怎麼搞的,我竟然頓悟了與其拿「大」來裝氣勢,不如一開始就讓人知道這是一家很小的公司,但這樣一來,就必須更努力打造好的書籍,才能用口碑製造名字的反差。

於是,我開始思考用「小」字搭配一些具有壓迫感的名詞,例如「宇宙」、「世界」、「磁場」等,雖然覺得很棒,但怎麼聽心裡面都有一種詭異的預感。要是我向別人介紹說:「您好,我是小宇宙出版社的編輯。」我會得到什麼回應?我猜一定會有六年級的男生問:「你是不是很喜歡《聖鬥士星矢》?我最喜歡紫龍喔,廬山昇龍霸!」(我:「我也是!你不覺得星矢只是開外掛,實際上很弱嗎?」)不然七年級的男男女女就會告訴我「我也很喜歡蘇打綠耶,這是他們開的嗎?青峰真的很幽默嗎?」(我:「我不認識他啊啊啊,但我有買他們的唱片。」)

雖然我比對過媽媽的命名參考書,也算過「小宇宙」三個字的筆劃,都得到不錯的結果,但是因為上面的考量,還是忍痛割捨了。
過了好幾個月,我還是沒有靈感,每天都在翻字典,但都找不到合適的字詞。後來有一天晚上在看綜藝節目的時候,不知道聽到哪個連名字都記不住的通告藝人說了一句:「這樣我就要劃下句點啦!不要啊啊啊。」(大概是這樣吧,語句還原程度約63.87%。)忽然就有了靈感:既然不想劃下句點,那就要永遠是「逗點」。

「決定了,就靠你啦,逗點!」我在內心以《神奇寶貝》訓練師小智的口吻大喊著,開心不已。
逗點之好,在於它除了能夠決定閱讀速度外,也是連結兩個概念、句子的標點符號,我們永遠不知道逗點之後會出現什麼樣的句子,這也是閱讀的樂趣之一。

由於想要以標點符號命名,我便開始思考是要用「逗點」還是「逗號」,後來覺得「點」這個字能夠符合「小」的意念,而且在logo設計上會比較有利,於是就決定用「逗點」了。確認命名的當下,我完全不想去翻筆劃書,也不想去問其他人的意見,覺得這樣子最好。
但是我媽媽倒是問我:「為什麼要叫逗點而不叫句點?這樣好不正經。」
「媽,叫句點就沒了。」我無奈地說。

「然後呢?」我媽再問。
「就沒有了啊。」我好怕她再問一次。等等,為什麼逗點會比句點不正經呢?這真是大哉問啊啊。
確認叫做逗點之後,由於我內心一直想要嘗試除了出版之外的東西,例如影像或是音樂的合作,覺得只叫逗點出版社似乎怪怪的。結果那時電視非常流行「文創」字眼,我在耳濡目染之下,自然而然學會這兩個字,然後就決定要把文創納入。雖然現在這兩個字變成眾矢之的,但我問心無愧,畢竟我的確是發揮了不少創意啊(努力維持淡定)。後來,好友何俊穆又建議,不妨在「逗點文創」四字之後加上「結社」二字,雖然乍聽之下讓人摸不著頭緒,甚至有人以為這是八家將社團要招募團員所成立的公司,但卻符合了我心目中「交到好朋友一起玩耍努力拚命工作」的想法。

確認名字後,詩人王離(也是設計師王金喵,但我都叫他金毛,因為他曾經染了一頭金色頭髮)願意幫我製作logo,那時我們討論之後,決定把logo上的「點」改成「点」,去強化「點點點」的意象。不料後來出現了陸資投資台灣出版社的話題,於是真的有許多同業詢問我是否背後有著來自中國的大老闆,我只好微笑解釋逗點是獨資,沒有金主,但我歡迎中國還有世界各地的朋友來買逗點的書。

雖然少了氣勢,雖然聽起來有點不正經,無論如何,逗點文創結社成立了,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