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庫存:1
沉淪創造.郁達夫(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0元
定  價:NT$120元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沉淪創造:郁達夫》是現代作家青春剪影叢書之一,主要內容包括:江水般的生命、獻給天堂的詩篇、三月富春城下路、亂世中的讀書人、匆匆三宿出鳳城、水一樣的月光、還不如死了的好”、“我要發奮讀書!”等。
李家平,中國作家協會會員。1969年參加工作,1984年調入中國現代文學館,曾任資料室副主任、文學館網站編輯部主編和征集室副主任等職。1981年開始發表作品。著有長篇小說《我的撓撓我的奔兒》,譯作有《凡爾納驚險小說精粹》(合作)等。
《沉淪創造:郁達夫》由安徽教育出版社出版。
青春剪影出一首首夢的歌
魯迅《吶喊·自序》的開篇第一句話是:“我在年青時候也曾經做過許多夢,后來大半忘卻了,但自己也并不以為可惜。……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現在便成了《吶喊》的來由。”緊接著,他回憶起兒時家庭從小康墜入困頓,這樣的苦澀經歷使他從中得以看見世人的真面目,繼而要“走異路,逃異地,去尋求別樣的人們”。
從他睜開眼看世界,他便有了夢,很美滿的一個夢——到日本,學醫,救治像他父親一樣“被誤的病人的疾苦,戰爭時候便去當軍醫,一面又促進了國人對于維新的信仰”。直到課堂上放映關于日俄戰事的畫片,“忽然會見我久違的許多中國人了,一個綁在中間,許多站在左右,一樣是強壯的體格,而顯出麻木的神情。據解說,則綁著的是替俄國做了軍事上的偵探,正要被日軍砍下頭顱來示眾,而圍著的便是來鑒賞這示眾的盛舉的人們”。
這個故事本身已具有經典性,不僅如此,相信凡熟悉魯迅的讀者更喜歡咀嚼接下來的這一小段文字,因為它是魯迅作家夢開始的地方:“學醫并非一件要緊事,凡是愚弱的國民,即使體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壯,也只能做毫無意義的示眾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為不幸的。所以我們的第一要著,是在改變他們的精神,而善于改變精神的是,我那時以為當然要推文藝,于是想提倡文藝運動了。”
這時,他又開始做好夢了。從仙臺輟學回到東京,他邀幾位朋友一起辦雜志,以期邁出文學的第一步。但這本取“新的生命”的意思而叫《新生》的雜志,在策劃中便胎死腹中,夢也隨之轉瞬即逝了。
因夢無法實現而帶來的寂寞,一天天地長大起來,“如大毒蛇,纏住了我的靈魂了”。然后是無端的悲哀和驅除不盡的痛苦,而麻醉的最好辦法是“使我沉入國民中,使我回到古代去”,讓生命黯然銷魂,直銷到“再沒有了青年時候的慷慨激昂的意思了”。
就這樣,在蚊子多的一個夏夜,已蟄居北京,在紹興會館里百無聊賴鈔古碑的魯迅,迎來了一個老朋友。這位“偶或來談”的金心異,便是正協助陳獨秀編輯《新青年》雜志的錢玄同。聊天中,一段石破天驚的對話呱呱墜地,并成為中國現代文學史經典的里程碑式的思想意象:
“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里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么?”
“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子的希望。”
由此,魯迅發出來“狂人”的吶喊,《狂人日記》不僅成為小說家魯迅的起點,更成為中國現代白話小說的源頭和豐碑。
可以說,魯迅是在生命日漸消沉的時候才做起小說來!顯然,是“五四”孕育出了魯迅的新生,而魯迅又給“五四”注入了別樣的新鮮活力和深邃的思想光芒。那本在東京未出世就夭折了的《新生》雪藏起魯迅的摩羅詩力,而一本在北京嶄新的《新青年》卻真的賦予魯迅新的生命——文學的、藝術的、精神的、思想的不朽生命。
簡言之,由一篇短短的《吶喊·自序》,已大致可以為魯迅,同時也可把這樣的夢影當參照,為許多現代作家,甚至為讀者自己畫一幅青春剪影了。
像魯迅一樣,世上所有的人,年輕時候都會做許多夢。醒來一個夢,再做下一個夢,有夢便有希望在,人生的過程就是在不斷做夢尋夢。當然,悲哀時,又會感覺一如魯迅所說,“人生最痛苦的,莫過于夢醒來無路可走”。如果真的無路可走了,還是要做夢,回憶青春的夢。沒有了夢,便只剩下了絕望。
這套書里的作家們,年輕時幾乎無不是有著一個又一個的夢。郭沫若像魯迅一樣,早年赴日本留學時,學的是醫,后因受到荷蘭哲學家斯賓諾莎和美國詩人惠特曼思想的影響,決心棄醫從文;與郭沫若等一同發起成立“創造社”的郁達夫,留日之初,考入的是東京第一高等學校醫學部,后又改學過政治學、經濟學;冰心在寫她的《繁星》、《春水》以前,就讀協和女子大學理科,向往的也是日后成為一名醫生。
然而,任何一個夢想的實現,都需要付出巨大的艱辛、努力。一個人的青春歲月,時常是苦惱與快樂相伴、信心又時常與茫然相隨。正是在這個時候,已經長大了的青少年,會突然驚奇地發現,原來世間的事情是如此的復雜,連黑與白都有可能變得不明晰和不確定起來,無法一下子認定的事情越來越多。這些對于作家來說,卻又是不可或缺的人生經歷、經驗和體驗。
無論他們在年輕時做過怎樣的夢,有一點是共同的,即讀書、求知。他們大都有過在海外或留學,或進修,甚或流亡的經歷;許多人至少懂得一門外語,像巴金、郁達夫、錢鐘書、楊絳等,通曉的外語在兩門或兩門以上。茅盾是在大革命失敗后,流亡日本時,開始寫作他的小說處女作《蝕》三部曲。巴金的小說處女作《滅亡》寫于巴黎,這之后,寫作一發不可收。朱自清在出任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主任的前一年,曾在英國進修過語言學和英國文學,后漫游歐洲五國,才有后來寫作的《歐游雜記》、《倫敦雜記》。艾青最初讀的是藝術學院繪畫系,后在赴法國勤工儉學時,邊學繪畫,邊接觸歐洲現代派詩人,最終成為詩人,而不是畫家。在南開中學就開始參與戲劇活動的曹禺,初入南開大學,讀的是政治系,轉至清華西洋文學系才真正開始鉆研戲劇,從古希臘,到莎士比亞、契訶夫、易卜生、奧尼爾,孕育出了他的《雷雨》、《日出》。
每個作家都有藏在他的文學夢背后的故事,這些故事對于啟迪我們的人生智慧和精神思想,都是難得的知識營養。通過這樣的故事,我們知道,徐志摩最早沒想過要成為詩人,他留學美國時,學的是經濟,轉去英國,是為了追隨羅素,搞政治。當丁玲陷在生活的困惑之中,她做過畫家夢,更做過電影明星夢。各自已有深厚的人生體驗的川籍作家艾蕪、沙汀,是在他倆相遇后,一起走上文學路的。從湘西走出來的“鄉下人”沈從文,學歷只到小學,經過人生的許多坎坷滄桑,矢志不渝,最終成就了自己的文學夢。
對于今天的讀者,已經成為歷史的他們,在這個“剪影”里構成了一組混著一個又一個青春生命淚與笑的夢的合唱。如果能夠從他們一串串的夢里找到自己,相信你的未來不是夢!
2012年6月26日于中國現代文學館
第一章 江水般的生命
第二章 “生的不是時候”
第三章 獻給天堂的詩篇
第四章 “還不如死了的好”
第五章 “我愿意去砍柴”
第六章 “我要發奮讀書!”
第七章 “保佑保佑這苦命孩吧”
第八章 “我不要皮鞋穿了!”
第九章 亂世中的讀書人
第十章 三月富春城下路
第十一章 水一樣的月光
第十二章 離鄉
第十三章 匆匆三宿出鳳城
第十四章 杭州讀書
第十五章 還鄉
第十六章 在鄉間


大人們開始笑著和郁達夫搭話,不住地左問右問。郁達夫微笑著搖搖頭,連忙退回門里躲藏起來。他不得不躲開,因為他知道此時如果再不回家,他保準會控制不住自己,跟上那伙人去了酒店。躲到屋內,郁達夫的心仍狂跳不止。
可是,日子長了,郁達夫還是忍不住要和那些人見面,哪怕聽他們跟自己開開玩笑也是蠻有趣的事。尤其讓郁達夫放不下的,還是那個叫阿千的男孩,要是能和他一同玩多好呀。
那是一個春天的早晨,媽媽到墳地給父親掃墓去了,祖母也早早出門,去幾里地外的一座小廟拜佛上香。郁達夫的哥哥們照例去上學,連翠花也沒工夫理會他,忙著在灶下洗碗刷盤子。郁達夫閑散無事,也不曉得該玩點什么才好,便又跨出院門,沒精打采地望著藍天上浮動的淡淡云彩。那云如果不去注意,你會以為它靜止不動,可要是盯住它仔細瞧,就會發現它在移動著,自身也不停地變換形態。看了半天,郁達夫的情緒早沒了:真是沒有意思。他想起早上祖母臨出門時,他嚷著要跟祖母一道上廟里:“奶奶奶奶,我也想去廟里看看金菩薩。”“不行,路遠吶,你走不動的,乖乖地在家玩吧。”祖母沒帶他,獨自走掉了。郁達夫不禁憧憬起廟宇里那一尊尊佛像:常聽祖母講,進了廟門,兩廂有四尊威武的天神,號稱四大天王,身材高大足有兩人來高。第一座殿堂里迎面坐的是胖乎乎笑瞇瞇的大肚彌勒佛,慈眉善目,很親切的。在彌勒佛的身后,立著一尊身穿鎧甲的護法神,名叫韋馱。韋馱手持一柄降魔杵,身系的飄帶迎風飛舞活靈活現。祖母說韋馱生性急躁,好打抱不平,看見人間有欺壓良善的壞蛋,就會忍不住性子把壞人除掉。如來佛祖怕韋馱殺生,所以叫他背著廟宇的山門,以免看到人間下界的事情。郁達夫弄不明白,壞蛋為什么也不能殺。這道理祖母解釋半天,后來連她也講不清楚了。過了頭座殿,廟里的正殿大雄寶殿就到了,里面有三尊金佛高坐在蓮花寶座上,正中間那尊便是至高無上的佛祖如來:再往后走還可以看到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和藏經樓。這些郁達夫早就想瞧瞧,然而沒有人肯帶他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