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500個與「人」有關的漢字+超過5,000個甲骨文、金文、篆文
收納在2張漢字樹狀圖!

一個台大電機系畢業、專精於電腦的「理工人」,在偶然的機會接觸了被認為許多從事文學創作研究的作家、專家也視為畏途的「文字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順著歷來各家的研究,進入了漢字構型的世界,流連忘返。隨著心得漸增,心頭的不解疑團也越來越多。

於是,他引入電腦強大的彙編整理能力,有系統地梳理漢字的構件,試圖找出解釋力更強的說法,在這個過程中,也越加感受到部首的限制與誤導。

部首是一個字組成的構件之一,因為有許多字都有,因而成為漢字分類的標記。但是,屬於同一個部首的字,彼此之間卻未必有關連。反之,有些看似不同的字,從漢字的演化發展來看,卻是關係密切。

作者長年浸淫在文字學的天地,尋索字與字之間的邏輯關連,濃縮在書中的「漢字樹狀圖」中。再透過作者清晰簡要的說明,即使對於在文字學毫無根基的讀者,也可以憑著自身對中文母語的使用經驗,得到許多新奇的發現與樂趣。
廖文豪

現任台北商業技術學院副教授兼圖書館館長。鍾情於古漢字研究,鑽研甲骨文十餘年,發表過《漢字龍原來是一條逆天之龍》、《紋身習俗對漢字的影響》、《在漢字裏遇見上帝》、《品茗漢字裏的酒香》等文章。
編輯手記

「我的語言的限制意味著我的世界的限制。」──維根斯坦

維根斯坦被稱為當代語言哲學的奠基者,他這句話言簡意賅,放諸四海皆準,道出了語言對於人的重要性:語言是經驗的總和,語言有多寬,世界就有多寬。

但是,反過來也可以說,世界有多豐富,語言就有多豐富。不管是通用各地的國際語言,還是某個瀕臨絕跡的少數族群語言,也不管是形諸文字或是口耳相傳。只要是發展為一群人共通的聲音溝通系統,都有其豐富的內涵。

至於如何以書寫符號來記錄語言,不同的文化各有不同的取徑,有些語言走的是拼音的路,以一組符號來表達該語言所使用的聲音元件,像是英文、西班牙文、法文、德文、俄文等幾種國際強勢語言都是拼音文字。拼音的優勢顯而易見,只需要以數量極少的符號就可以表示無窮的聲音組合。

印刷術的問世,更是有利於拼音文字。我們只要想一想,十六世紀歐洲的印坊只要備有三十種左右的活字鉛字,就可以開始印書,而同時期明代的印坊卻是少說得做出上千個活字才能運作,兩者之間投注的資源和產出的效率,有多麼大的差別啊!

歐洲的知識傳播在使用活字印刷術之後突飛猛進,與歐洲文字採用拼音系統有很大的關係。這層優勢看在二十世紀的蔡元培、瞿秋白眼中,當然會覺得以象形為根基的漢字是落伍的,應該予以「羅馬化」、「拉丁化」,改成拼音文字,才是正途。蔡元培是中央研究院第一任院長,他在南京政府時期推出的「國語羅馬字」遭到冷落。而做過中共總書記的瞿秋白死於國民政府槍下,中文拉丁化雖然有些成效,但也難以為繼。不過,中共建政之後,「中國文字改革」的工作繼續進行,最後出現了今天在中國大陸通用的簡體字。

或許是中國的積弱使得蔡、瞿等人(還包括趙元任)無視於中文的優勢:歷經了數千年發展,形成出一套完備的符號系統,許多先民的生活方式、地理環境,乃至世界觀與宇宙觀,至今還留存其中。這是其他拼音文字所無法企及的。

只是中文歷經甲骨文、金文、篆書、隸書、楷書,乃至簡體字的發展,筆畫由彎而直,形體也越趨方正,慢慢失去了古代漢字的具象,以致於今天提到漢字的造型,就想到艱澀的文字之學,那是屬於專家的學術角落,一般讀者恐怕難以親近。

初次翻看廖文豪老師的書稿時,浮上心頭的大致是這麼個看法。但是,這個印象隨即被推翻。讀者只要稍加翻個幾頁就可知道,作者重新勾勒了漢字演變的路徑,方便讀者以更直觀的方式來理解「一個字為什麼長這樣而非長那樣」,同時也打破了部首的限制。

所謂的部首,就是許多字所共有的一個零件,被挑出來作為分類的依據。部首往往也代表了意義上的關連,但不見得能描述字與字之間的邏輯關連。比方說,「泳」和「流」都有「水」的偏旁,被歸為「水」部。但其實光是「永」就已經有了水的意涵,而「流」則是描繪嬰兒頭下腳上,順著羊水呱呱墜地。這兩個字都與「水」有關,但是彼此沒有意義的關連。

「流」、「呆」和「教」分屬不同部首,看起來也全無關係,但其實都與「子」有關。嬰兒頭下腳上出世,四肢不發達,意識不明,需要大人用雙手抱持,就是「呆」(所以呆不是上「口」下「木」)。等到過了幾年,大人用手拿筆(?),帶小孩(子),學畫叉,那就是「教」了。

《漢字樹》從構字的邏輯重建了字與字之間的關連,把原本是象形文字的漢字放回圖像的脈絡來理解,整理出一張又一張的漢字樹狀圖。讀者只要拎起「肉粽頭」,馬上就可以撈起一串字。讓我們這些以中文為母語、時刻接觸而再也不起疑的使用者重新去感受造字的掙扎與想像,也重新建立我們與漢字的關係。

尤其在今天,電腦普及的結果之一便是拿筆寫字的機會越來越少,許多漢字的形音只是個概念,拿起筆寫不出來,或是出現別字的情形屢見不鮮,這都說明了我們跟漢字的緣分日漸淡薄。廖文豪老師的《漢字樹》,無疑以清晰簡明而又趣味盎然的方式,為讀者介紹了漢字之美、漢字之妙,而且閱讀門檻不高,大概是小學高年級以上的程度就可以輕易進入。

文化傳承不需侈言,也無須高言,在我們日常使用的漢字中,就有無窮的寶藏與樂趣可以發掘!
第一章  人
人的生命週期分成四個階段
胎兒時期
孩童時期
長成期
衰老期

第二章 人的姿態變化
雙腳站立的人
跪坐的人
躺臥的人
與他人互動的人
消失不見的人
張口吐氣的人
離不開土地的凡人
鄰國人民
支撐家族的民族英雄
人的軀體
彎著身體的人
其他由人所衍生的字

第三章 大
「立」的衍生字
「天」與「辛」的衍生字
「?」的衍生字
「夭」的衍生字
「文」的衍生字
「黃」的衍生字
其他由「大」所衍生的字

第四章 女
「母」的衍生字
萬民皆由女而生
女人的婚姻與生活處境
第一章 人

胎兒期

巳 ㄙˋ
胎兒或新生嬰兒。

從甲骨文到篆體都描繪一個只有頭而沒有四肢的生物, 則是調整筆順的結果。在襁褓中的嬰兒,手腳用布包裹著,因此以一個頭和沒有手腳的身體來表示。

以巳為形(義)符衍生出包、妃、祀及起。這四個字都與嬰兒有關。巳單獨成字時,表示時辰名,如巳時,指的是上午九點到十一點。

妃(ㄈㄟ)──一個能生育嬰孩的女人。

甲骨文、金文都是在描繪一個能生育嬰孩的女人。《史記》記載堯有一后三妃,舜升為天子後,立娥皇為后,女英為妃,而先祖黃帝更是四妃十嬪,生了二十四個王子,派駐各地管理人民,因而使得黃帝的王權非常穩固而強盛。古代君王納妃或許是為了生養眾多,使族群壯大,因為君王無後,可能會引發爭權危機,甚至滅國。像是西漢成帝因為多年無子,於是立定陶王劉欣為太子,劉欣繼位之後,歷史上稱為漢哀帝。哀帝縱情聲色,好男寵而無子,二十六歲就告去世,於是給了外戚王莽篡奪皇位的機會,西漢滅亡。有鑑於此,古代帝王除了元配以外,都廣納嬪妃,妃子若是生下男嬰,身價倍增,但如果無法生育,有的甚至淪落為帝王的殉葬品。

到了秦始皇統一文字後的小篆,文字產生變革, 改成 ,在這裡,巳變成了己,似乎藉此來宣告妃就是君王自「己」的「女」人。為什麼有這個變更呢?因為商周以後,帝王都是嬪妃成群。秦始皇滅六國之後,也接收了六國的後宮美女,到了唐朝,更是三千佳麗在後宮,納妃的目的已經不再是為留後,而是為了滿足君王的色慾。

包(ㄅㄠ)──母親彎著身體,包覆著一個小嬰兒。
「包」的引申義是將東西裹住,相關詞有包裹、包圍、包裝等。以包為聲符所衍生之形聲字有苞、胞、飽、抱、袍、跑、刨、泡、砲、炮等。篆體的 則是調整筆順之後的結果,與現代漢字已經相差無幾。

祀(ㄙˋ)──將新生嬰孩獻給至高神並請求庇祐。

《史記》與《孔子家語》記載一段孔子誕生的故事,孔子的父親孔紇老年無子,因為擔憂無人能繼承事業,於是娶了第二個太太,生下一個跛腳的孟皮,還是覺得遺憾,就在七十二歲時又娶了當時只有十八歲的顏徵在,兩人為了得子,便前往「尼丘山」向上天祈求,後來,顏徵在果然生下一個健壯的兒子,為了感謝上天於尼丘山上應允夫妻倆的禱告,所以把這個兒子取名丘,字仲尼。

甲骨文的「祀」是父母將嬰孩獻給至高神的象形文;另一個甲骨文及篆體表示兩手抱著嬰兒獻給神。(兩手抱子的構字意象與呆、保相近,請參見「呆」)金文及篆體則將抱嬰兒的兩手省略。

祀的意思就是「向神獻祭以求庇祐」,也被廣泛引申為一切祭拜的禮儀,如祭祀。台灣民間的「三朝」禮,是在母親產後的第三日,由祖母抱著嬰兒去向神獻祭以求庇祐的一種習俗。另外,布農族於每年七、八月份會舉辦一項傳統祭典,就是在月圓時候,族人將嬰孩帶到會場舉行嬰兒祭,求神使嬰孩能長大成為強壯勇士。

起(ㄑㄧˇ)──一個嬰兒開始學走路,會意字。
嬰兒會爬之後,下一個階段就是學走路,而學走路的第一步要先能站起來,所以「起」的引申義為站立、開始、情況漸漸好轉,相關用詞如起立、起來、起始、起色等。

孩童時期
黃帝娶了十四個妃嬪,一共生了二十五個兒子,其中十四個較有才幹的被分封於各地管理政事,因此鞏固了黃帝的政權,其後的君王如堯、舜、禹及各朝代的開創者如夏、商、周都是黃帝的子孫,因此,太史公司馬遷說:「自黃帝至舜、禹,皆同姓而異其國號,以章明德」。到了今天,許多華人也都以黃帝子孫自居,然而,「子」與「孫」這兩個字的造字本意又是什麼呢?

子ㄗˇ
甲骨文、金文及篆體是象形文,大頭、有兩隻手及無腳的身體,不描繪雙腳似乎象徵這個人還不能獨立自主。
在漢字構形中,「子」多半代表孩童或子嗣,在此把衍生字分為五大類,其中與孩童教育有關的有「字」、「教」、「學」;與生育有關的有「疏」、「流」、「育」、「棄」等;與孩童乳養有關的有「孔」與「乳」;與孩童照顧保護有關的有「呆」、「保」、「仔」、「存」;而與子嗣有關的有「孫」、「孟」、「季」。

孩童的乳養

孔(ㄎㄨㄥˇ)──孩童吸奶的嘴。
我們在金文可以看到一個張開嘴的嬰孩及母親的乳房,而篆文則在母親乳房下加了產後的大肚子。那麼,嬰兒張開的口就是「孔」,(也有學者認為這個孔指的應該是母親乳頭的孔)。從字面來看,「孔」是小洞,所謂的「孔道」就是細小的通道,其他相關用詞像是孔穴、洞孔、開孔等。「孔」也引申出「緊急」的意涵,因為嬰兒肚子餓催著要吸奶,相關用詞如需錢孔急。清朝方苞《書盧象晉傳後》:「當是時邊事孔急,凡自求試於軍中者,無不立應。」

乳(ㄖㄨˇ)──母親挺著乳房及大肚子,用手抓著孩童使其貼近自己的胸部,這就是母親在餵奶。
甲骨文是母親餵乳的象形文,母親以兩手環抱著孩子,使其靠近吸奶;篆體 表示挺著乳房及大肚子的母親用手抓著孩童使其貼近自己的胸部。「乳」本來是餵奶,引申出與奶有關的意涵,相關用詞如哺乳、乳汁、乳房等。

孩童需要保護與照顧,否則容易發生意外。

金文 對「仔」的描寫得真是貼切。與成年人相較,孩童實在是幼小。因孩童年幼無知,處處依賴父母親,更需要父母照顧扶持,這不就是呆與保的寫照嗎?治安不佳的古代呢?從金文便可看出,商周時代孩童所面臨被俘虜的危險,這時候,就需要一隻有力的手來保護孩童的性命 (存)。

仔(ㄗㄞˇ)──幼童。
金文是站在成人旁邊未成年的小孩,所以「仔」也被引申為幼小動物或對人的暱稱。

呆(ㄉㄞ)──需要他人用兩手扶持的孩童,這是處處依賴人的孩子。

保(ㄅㄠˇ)──大人以兩手托在孩子的腋下,表示大人在照顧孩童。
既然需要扶持的孩子是「呆」,所以當然需要大人的照顧囉!於是由「呆」衍生出「保」,保的甲骨文、金文及篆體是大人背小孩的象形文,而另一個篆體為了書寫便利,將其調整為 ,表示一個大人以兩手托在孩子的腋下。「保」是大人又背又抱、照顧孩童的圖像,因此,「保」有照顧弱小的意義,相關詞如保守、保證等。

孚(ㄈㄨˊ)──一隻手抓取孩童。
在古代,戰勝國往往將戰敗國的成年男子殺死,但俘虜女人及孩童,被抓的女子成為奴,而被抓的孩童成為孚,孚之後改做俘。俘,就是俘虜。「孚」又轉而引申為「使人信服」的意思,這是因為孩童信任長輩,所以就任其抓取或撫摸,相關用詞如信孚、不孚眾望等。以孚(ㄈㄨˊ)為聲符所衍生的形聲字有孵、浮、俘等。

存(ㄘㄨㄣˊ)──及時解救孩童的手。
「存」具有保護以免遭受毀壞的引申意涵,相關用詞如「生存」、「存活」、「保存」、「存在」等。
 了(ㄌㄜ˙ le、ㄌ一ㄠˇ)──缺少雙臂的孩子,本義為「無」,例如了結、了無。引申為完結、完全、清楚,例如了斷、完了、了解等。《說文》:「了,從子無臂」。
一個人若是失去了雙手,可能被認為一生注定要「完了」,但澳洲生命鬥士尼克胡哲(Nick Vujicic)生來就沒手沒腳,但他樂觀地說出「沒手沒腳沒煩惱」的名言,他一生活得比許多好手好腳的人更精采,因為他比許多人都更「了解」生命的意義。

 孑(ㄐㄧㄝˊ)──缺少右臂的孩子。由於只剩下「單」隻手臂,所以引申為「孤單」,相關用詞如孑然一身、孑居等。《說文》:「孑,無右臂也」。

 孓(ㄐㄩㄝˊ)──缺少左臂的孩子,意義與「孑」相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