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絕版無法訂購
新黃泉委託人03:巴黎魅影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整個鬼都巴黎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

歐洲黃泉界皇后──凱特琳下了追殺令,要為蒼穹之瞳的繼承人安東尼,也就是她的兒子報仇雪恨。巴黎長老會因害被皇后,因此也下令要驅逐任凡。

結果就在他們決定要離開巴黎時,被警察誤認為是亂闖地下墓穴的滋事份子關進了監牢。而就在他們總算解決了監獄裡連續殺人魔文斯的鬼魂後,死神印記的倒數計時竟然結束了……

這一次,任凡真的被死神印記弄死了。
看著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任凡,眾人先是傻眼,然後頓時陷入徹底的混亂。

「嘿嘿嘿,」死神一二九悠悠地說:
「我期待這天很久了,謝任凡,沒想到你也會有這一天!」

死神高舉鐮刀說道:「你的魂魄是我的了!」

龍雲

興趣是電影、小說跟電動。
養了一隻比自己還有人氣的貓。
因為趕稿時間被它咬了一口,氣憤地將她寫進小說裡面的任性作者。
(然後老是忘了她的存在……orz)
自  序
楔  子  最終決戰
第一章  鬼都巴黎
第二章  似曾相識的邂逅
第三章  慘案
第四章  最差的時刻到最糟的地方
第五章  困獸之鬥
第六章  大限降臨
第七章  及時雨
楔子  最終決戰
是夜,一條若隱若現的道路,從遠處延伸到一座廢棄旅館前。
原本距離這裡的不遠處有個礦坑,附近還算是繁榮,然而礦坑關閉之後,居民也紛紛離去,只剩下這間旅館還矗立在原地,彷彿在述說著過去的榮景。
任何故事,都會有劃上句點的一天。

而今晚,在這間廢棄的旅館之中,就有一個故事即將劃上句點。
看著這座廢棄的大樓,皮耶爾警官心中浮現了這樣的想法。
想想至今已經多少年了?七年?十年?
皮耶爾已經不記得確切的時間了。
記憶有的時候就是這麼詭異的東西,有些事情明明很重要,卻怎麼也記不起來,但是有些事情明明不重要,卻是如此清晰。

如果讓皮耶爾回想過去這幾年的人生,他能記得的,都是一些瑣碎的片段。
像是自己曾經趴在桌子上,逐一比對著每個受害人之間到底有什麼樣的關聯,一連比對了十多天,卻連最基本的歸類都沒有辦法完成。
又或者是像自己坐在實驗室外面打盹,等待著一次又一次讓人失望的鑑定報告。
是的,就是這些看似不重要的瑣事,幾乎成為皮耶爾這幾年人生的一切。
然而,一開始並不是這樣的。

當年的他,還是一個剛升職的中堅警官,有個幸福的家庭,與美好的前程。
但自從他接下了一起案件之後,人生就全變調了。
這是一起連續殺人案件,凶手極為狡詐,犯案的時間間隔非常久,且每次犯案所留下的線索,也非常地少。

正因為這樣,那位即將退休的警官,才會將案子交給當時局裡最被看好的警員,也就是皮耶爾。
在與凶手交會的前幾年,皮耶爾只能被動地蒐集線索,等待著凶手出現任何失誤。
但是這一切卻在第三年的時候,有了改變。
在一場不完美的犯案之後,凶嫌留下了一點點線索,讓皮耶爾第一次有機會循著線索深入追查下去。

皮耶爾沒有放過這樣的蛛絲馬跡,慢慢地抽絲剝繭逼近凶嫌,而凶嫌也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失誤。
終於,經過皮耶爾的追查,鎖定了凶嫌真正的身分,是一名叫作文斯的男子。
狡詐的文斯,躲過了警方的追捕,但是皮耶爾從不放棄,兩人在那之後便展開了一段漫長的追捕戰。
然而,真正有了劇烈的改變,是在第五年的時候。
那年,皮耶爾幾乎已經快要抓到文斯了,他甚至可以感覺到文斯吐出來的每一口氣息。

正因為這樣的靠近,引爆了一場永遠無法挽回的災難。
漸漸被逼得走投無路的文斯,決定正面回應皮耶爾的追捕,主動介入皮耶爾的生活。
就在皮耶爾成功找到文斯的藏身處,並且帶隊準備攻堅的同時,文斯卻出現在皮耶爾的家門前。
就在皮耶爾指揮警員們全力包抄文斯藏身處的時候,文斯花了長達四個小時的時間,慢慢地虐殺著皮耶爾的老婆。

那次的擦身而過,讓文斯的一切全部都被攤在陽光底下,在文斯藏身處所找出來的證據,足以讓他在任何國家被定罪,但同時皮耶爾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他實在太沒有人性了,對任何人來說,那都是漫長的四個小時。」法醫在解剖過皮耶爾妻子的屍體後,這樣告訴皮耶爾。
這句話注定了皮耶爾往後的生活,除了必須永遠帶著悔恨的心情入眠之外,在抓到文斯之前,他永遠沒有辦法讓心平靜下來。
恨意幾乎佔滿了皮耶爾往後的人生,而文斯在殺了皮耶爾的老婆之後,又再度消失於茫茫人海之中,開始他的亡命生涯。

然而,文斯從來就不曾真正成功躲過皮耶爾的追蹤。
這幾年下來,皮耶爾對文斯的了解,甚至比文斯的家人還要深刻。
因此不管文斯怎麼躲藏,皮耶爾總能在一段時間之後,再度鎖定文斯。
但文斯卻總能在皮耶爾趕到之前,千鈞一髮地逃離。
雙方就這樣持續了一場長達數年的追逐戰。
終於,皮耶爾知道,這場追逐戰即將結束,而自己與文斯之間的一切,也將在今天畫下句點。

看著眼前這棟廢棄的旅館,皮耶爾有絕對的把握,文斯與那個被他隨手抓來的女人,就藏身在裡面。
但是,他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動用任何支援,應該說,這些年下來,皮耶爾幾乎就已經快要跟文斯同化了。
他之所以會知道文斯就在這間廢棄旅館裡,完全是出自於對文斯的了解,才會做出這樣的推斷。

皮耶爾也不打算在外面等待後援,這會讓文斯有機會再度溜走。
這一切,將在這裡做一個了結,這是他與他之間,最終的決戰。
在進入廢棄旅館之前,皮耶爾掏出了懷中的手槍,確定裡面的彈藥。
左輪手槍裝著的六發子彈,其中將會有一發可以幫他報仇雪恨,稍稍撫平心中那不可能被撫平的傷痛。
皮耶爾從後門進入廢棄旅館。
就在皮耶爾潛入的同時,旅館的二樓,以前應該是宴客專用的宴會廳中,文斯就在裡面。

地上躺著一名被五花大綁、嘴巴被膠帶貼住的女人,正睜大一對哭紅的眼,拚命用眼神懇求文斯放過自己。
文斯面無表情地看著她,腦海裡面正思索著,要怎麼樣利用眼前這女人,來誤導那個一直緊咬著自己不放的死條子。
這是文斯最享受的時刻,每當這種時候,他總會想起那個女人。
在文斯按下門鈴之後,那女人毫無半點心理準備,更不知道自己即將面臨的命運,輕易地將門給打了開來。

他很快就將那女人給制伏了,一切就像現在這樣,他把那女人給綁了起來。
當時他有很長一段時間,可以在她身上留下要給那個男人的訊息。
那個男人正是女人的老公,而他的職業是個警察,此刻她老公正忙著抄他的家,渾然不知道他已經大剌剌地登堂入室,並且在他的家中,虐殺他的老婆。
他要給那警察一個強烈的訊息,告訴他離自己遠一點。
四個小時之中,那女人不斷地哀求,從求生,到求死,女人被他折磨到體無完膚,而文斯也度過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時光。

沒錯,那名警察正是皮耶爾,而那個女人就是皮耶爾的老婆。
對於皮耶爾的老婆,只有一件事情讓文斯感到遺憾。
那就是他只能虐殺她這麼一次。
然而在那件事之後,一切就不像文斯所想的那般美好了。
皮耶爾從此像是瘋子般,不斷地追殺自己,有幾次他還真的差點就要栽在那個男人手上了。

不過文斯並不怕這樣的追殺,他有自信可以完全擊垮皮耶爾。
事實上,他的信心就是來自眼前的這個女人,他有辦法將一切逆轉過來,他準備好了一個計劃,一個可以讓皮耶爾徹底從眼前消失的計劃。
文斯冷冷地看著這個代表自己逆轉計劃第一步的女人,不發一語地想著。
突然之間,好像感覺到什麼,文斯猛一回頭,整間宴會廳中卻只有自己與地上的那個女人。

不過他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或許是他剛剛真的有聽到什麼聲音,也或許只是第六感,文斯瞇著眼睛看了門口一下,不再猶豫,一把將地上的女人抓起來擋在身前。
女人才剛被抓起來,文斯就聽到門外傳來一個男人說話的聲音。
「這一次,你休想再從我手中逃走了。」
文斯聽到這熟悉的聲音,不敢大意,立馬將槍口抵住女子的頭。
門口這時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皮耶爾。
對於皮耶爾竟然可以找到自己的藏身處,文斯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感到驚訝與不可思議。

畢竟他現在還只是在準備階段,想不到皮耶爾就已經找上門了。
「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文斯小心地躲在女子身後,瞪大雙眼問。
皮耶爾面無表情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緩緩地說:「我了解你。」
文斯的嘴角勾勒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詭異弧度。
皮耶爾默默地將槍對準了文斯。

「別動!」文斯將槍管用力壓著女人的頭叫道。
「你應該最清楚,」皮耶爾面無表情地說:「人質對我已經沒用了。」
「是嗎?」
「我們都知道,你是不會放過這個女人的。」
文斯側著頭,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
「那你應該也很清楚,我是不會被你逮捕的。」
這句話的言下之意是什麼,皮耶爾非常清楚。

文斯不會乖乖束手就擒,對他來說,被警方逮捕,並不在他的選項之中,如果他真的被警方包圍,而他只剩下一顆子彈的時候,他會毫不猶豫地用在自己身上。
然而,要是他還有另外一顆子彈,他會選擇先帶走一個警察,然後才自盡。
此刻,文斯的槍裡還有滿滿十五發子彈。
不過皮耶爾打從一開始,就抱持著今天一定要留下文斯的心態,不管文斯是生是死。

「是的,」皮耶爾冷冷地說:「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皮耶爾沒有多說,但是他的內心早就決定了,今天,既然他用槍口對準了文斯,就沒有移開的打算。
廢棄多年的旅館二樓,一場驚心動魄的對決悄悄地展開了。
一邊是精明幹練的法國刑警,為了追捕文斯,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就連自己的人生也跟著賠了進去。

另一邊則是號稱法國史上最凶狠狡詐的連續殺人魔。
今天,是他們兩個人的最終決戰。
今晚,他們之中至少將有一個人,會命喪於此,這是兩人此刻非常清楚的事情。
「你知道,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文斯故作輕鬆地說:「你在我手上還有人質的時候對我開槍,恐怕會讓很多人不能接受喔。」
聽到文斯這麼說,皮耶爾沒什麼反應,被文斯架住的女人,倒是已經嚇得兩隻眼睛瞪大到快要掉出來了。

「一個警界的大英雄,」文斯笑著說:「竟然罔顧人質的安危……」
「住嘴!」皮耶爾不以為然地說:「你覺得我會在乎這個嗎?我說過了,今天我們只有一個人會活著走出去。你可以浪費一顆子彈在她身上,但是在你殺她的同時,我也絕對會殺了你。當然你也可以賭一把,把那顆子彈賭在我身上。」
「你就這麼想要殺了我?」文斯勾起嘴角,突然開始狂笑起來:「哈哈哈哈哈──」

皮耶爾沉著臉,槍依舊對準目標平舉,沒有一絲鬆懈。
「哈哈哈哈,」文斯笑到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原來,那女人對你來說那麼重要啊?我還以為我是幫了你一個大忙,讓你可以更專心在工作上。」
文斯這麼說,無疑是要激怒皮耶爾。

這點,皮耶爾比誰都還要了解,當然不可能順了文斯的意。
「哈哈哈哈,」文斯繼續邊笑邊說:「原來,哈哈,竟然是這樣啊,哈哈……」
講到一半,文斯的笑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臉上浮現出來的一股猙獰殺氣。
與此同時,文斯將槍口快速指向皮耶爾,毫不猶豫地開槍。

皮耶爾似乎早就料到對方會來這一招,就在文斯笑聲停止的瞬間,他快速地瞄準了文斯的腦袋,沒有遲疑地扣下扳機。
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朝對方開火。

其中一發子彈,扎實地貫穿了對方的腦袋,為這場漫長的對決,畫下了句點。
只是,不管是皮耶爾還是文斯都不知道,今晚這個故事的結局,只是另外一個漫長故事的開端。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