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花落仙家,奈何緣淺(簡體書)
  • 花落仙家,奈何緣淺(簡體書)

  • ISBN13:9787543892675
  • 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
  • 作者:蓮沐初光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出版日:2013/06/10
人民幣定價:22.8元
定  價:NT$137元
優惠價: 87119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縱使世上風情萬種,我唯對你情有獨鐘
當紅實力作者蓮沐初光再鑄仙俠經典之作
獻給所有掙扎在愛與被愛間的人們
不要彼此情深一場,卻只能奈何此生緣淺
她是生在山野的小人參精,陰錯陽差和腹黑師兄結成姻緣
他本為高高在上西方戰神大人,卻愛她一往情深執迷不悔
最糾結複雜的愛情選擇題,最盪氣迴腸的癡情絕戀

生在山野的人參精舒顏,陰錯陽差和師兄段杞年結成了姻緣線,從此一心一意地愛著同門師兄。然而一次偶然的際遇,讓她得知師兄原本的身份是生活在天池一帶的散仙,而因為北方玄珠的秘密,天池在十年前淪為魔族的修羅屠場。為了幫助師兄復仇,舒顏步步為營。隨之上古神祗蓐收不期然地闖入了她的生活,相處之下才發現竟然和女主有種很深的前世淵源。從此漫漫的復仇之路伴隨著三人的愛恨糾葛,開始了一段糾纏不休的愛情故事。

蓮沐初光,知名言情作家,《飛魔幻》、《女人坊》、《紫色年華》等期刊固定作者,魅麗文化簽約出版古言《美人逆鱗》。
【壹】 紅妝十裏,予卿忘情訣
【貳】 公子無雙,陌上人如玉
【三】 天書易解,心結卻難紓
【肆】 陰錯陽差,惹一世情苦
【伍】 流光亂舞,仙地路迢迢
【陸】 碧水澄明,往昔現波光
【柒】 飛天曼舞,仙蹤無處尋
【捌】 月瑤疑宮,傘縈西湖夢
【玖】 幻海生變,一朝繁華碎
【拾】 玄武臨世,地宮仙魔決
【拾壹】千鈞一髮,昔友今仇敵
【拾貳】真相大白,誰三世情牽
【尾聲】仙路漫漫,何處再逢君
【番外一】仙姻之囚於天地
【番外二】仙姻之龍鳳緋聞
【番外三】囚心

【壹】紅妝十裏,予卿忘情訣

紅妝十裏,彩燈高掛。
本該是鑼鼓喧天的喜堂,只因我和段杞年的到來,變得靜寂無聲。新郎面白如紙,喜娘不知所措,司儀那聲“送入洞房”生生卡在喉中,賓上眾客皆神色詭異地看著我們。
後院的李掌櫃,眼珠子瞪得比銅錢還大。前街的金銀商吳老闆,端著一杯酒忘了喝,看見我倆像見了鬼。手一抖,那酒盞就“噹啷”一聲落在地上。
我抬頭問段杞年:“師兄,什麼狀況?”
段杞年默然不語,容色沉靜得如一潭閑水。然而就在這當口,王家大小姐已經將喜帕從頭上扯下,梨花帶雨地向段杞年撲了過來:“段郎,你終於來了,我等你等得好苦啊……”
沒錯,她就是新娘,聽說她今天是哭著被人架上喜轎的。
眾人譁然,而我恍然大悟——敢情他們都以為我和段杞年是來劫新娘砸場子的?
王家夫人兩眼一翻,昏死在上席,而王家老爺很應景地大喊一聲:“狂徒!你們來做什麼?”
新郎官更是不消說,他顫抖的手指指著我們,招呼家丁:“來人,將他們兩人打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王家大小姐已經撲至跟前,喜服上金紅色的流蘇搖晃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沒等她開口說第二句話,我抬手掐了一個定魂訣。瞬間,歲月凝結,時光靜止,人人都如泥塑一般僵在原地。
段杞年上前,抬手在她眼前一晃。金光一閃,她眼中漸漸清明,一枚桃花瓣從額前落下。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是中了桃花姬的法術。”他說。
桃花姬的法術,我早有所耳聞。據說那是一種魅惑人心的妖術。施法者只要念出咒語,吹出一枚小小桃花粘在人的額頭上,就能操縱那個人的情思,想讓她愛誰,她便會愛誰。
更可怕的是,那股愛意就如鄰街王大爺的糖畫,粘人粘得至死不休。
有人用了法術給王大小姐,讓她對段杞年死心塌地?
我問:“那現在法術解了?”
段杞年“嗯”了一聲,轉身提步,卻停在那條繡著鸞鳳的喜帕旁。
只是有一瞬間的猶豫,他便彎腰從地上撿起喜帕,潔白如玉的手指撣去上面的灰塵,為王家大小姐重新蓋在螓首上。
喜帕漸漸掩住了那張嬌美的臉,連同泛著淚光的丹鳳眼。帕子上的流蘇晃來蕩去,像誰的一顆不安分的心。
那一瞬間,我有了一種錯覺,也許她並不是單相思,而段杞年也不是那麼鐵石心腸。
說起王大小姐對段杞年的這段孽緣,我覺得,師父也有份兒責任。

師父是司情仙君,主掌人間婚姻嫁娶,是天界的上仙。而我和段杞年是座下的兩名徒弟——金童和玉女,尚未得道的人界散仙。
所謂散仙,就是已經修成仙身,但尚未任職的得道高人。散仙存在於人界、魔界和妖界,一個個削尖了腦袋想要去天界弄個仙職混混,畢竟只有天界的上仙才是最尊貴的。
師父說,大隱隱於市,所以我們應該去人間修道,哪里熱鬧去哪里,哪里有煙火氣就住在哪里。於是這一隱,就隱在了人界,也隱出了諸多麻煩。
麻煩的根源還是我的師兄——段杞年,他長得太過俊俏了。一雙眼瞳如墨玉,目光清淩淩直冷到人的骨頭裏去,加上他頎長身形如一棵青松,氣質卓然淡定,整個人就如天邊的霞雲,只能看不能近,更是增添了一抹神秘氣質。
這樣的師兄,美折了許多閨閣女子的心,短短幾日就傾倒了整個帝都的蜂蜂蝶蝶。
我想吃水果的時候,從來都不需要花銀子去買。只要讓段杞年在車上一坐,馬車後面嵌上一個車鬥,一路上都會有女子扔水果上來。後來有擅女紅的小女兒動了心思,將所投擲的水果都先用繡有芳名的繡帕裹了。遠遠看去,那一車紅紅綠綠的,煞是好看。
擲果盈車的傳說,也不過如此吧!
在諸多繡帕中,當數王大小姐的最多。她的繡品比其他女子用料要好,是上好的蜀繡,右下角用金線繡著一個娟秀的名字,思琴。
妾名思琴,偶一見君,日日思情。名字起得真是貼切。
王大小姐對段杞年死心塌地,為了嫁他,不惜一哭二鬧三上吊。眼看這場大婚要以王大小姐以死明志為結局,師父忙派我和段杞年來解了王大小姐的心結。
“師兄,解了桃花姬的法術,她也未必就會對你心如死水。”我還是有些不放心。誰能說,王大小姐對師兄不是真心實意?
“無妨,我還念了忘情訣。”段杞年撿起那瓣桃花放在袖中。
忘情訣,也是師父教給我們的一道仙術。只要念動此訣,就可以消去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情意。我目瞪口呆,道:“你狠。”
他不答,一甩袖子闊步走出喜堂,沒有絲毫的牽掛。同時,他還念動了解開定魂訣的咒語。
身後喧嘩聲頓起,司儀的那聲“送入洞房”終於喊了出來,也再也聽不到王大小姐的哭聲,仿佛沒有人記得我和段杞年曾來過。
那些喧囂中,最多的是聲聲道賀,恭祝賈家公子覓得良緣,王家小姐終棲良枝。
圓滿大吉。
我跟在段杞年身後,看著他淡漠疏離的背影,恍然如夢。
他真的對王大小姐沒有動過心?若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情意,那道忘情訣,又怎會在最後關頭才被他念出?
不過,現在這樣也挺好。他本是無情之人,王大小姐又何必癡心錯付,白白讓世人笑話。
可是我呢?我的癡心又該如何著落?
我攥緊袖子,心裏一遍遍說:花舒顏,如果忘情訣對你也有用,那該有多好。
驀然,領口一緊,雙腳懸空,段杞年竟然回過身將我一把拎起。耳邊是他清冷的嗓音:“阿舒,想什麼呢?”
離得近了,鼻翼間還是溢滿了松竹的清香,是段杞年的衣袍熏香。我臉一紅,放棄了掙扎:“在想師兄你這個人好生無趣!”
“我哪里無趣?”
“不懂得憐香惜玉,就是無趣!”衣領的緊窒讓我漲紅了臉。
他一怔,目光漸漸森冷,像是要殺了我。
“再、說、一、遍。”段杞年笑得陰森森,一字一句地道。
不懂得憐香惜玉,好生無趣——這句話是有淵源的。我曾經懷疑,他會因為這句話而記恨我一輩子。
沒錯,打小時候起,我就一心一意地愛著段杞年,可是他不愛我。
剛認識那年,段杞年揚言要賣了我,師父氣得要罰他。我訕笑著勸:“師兄是說笑呢,說賣還不是沒賣嗎?”結果段杞年翻了個白眼:“太醜,沒賣掉。”
十年前,我暗示段杞年,他是金童,我是玉女,金童和玉女是這世上最曖昧的一種關係。結果段杞年說:“你的確是玉女,不過是玉米的玉,不是美玉的玉。”
前年除夕,我向段杞年告白。結果他問:“你喜歡我哪一點?我改。”我答:“我就喜歡你對我冷冷淡淡。”他歎氣:“這個不能改。”
太沒天理了。師父明明說,九天之上的七仙女都沒我好看呢。
百般糾結中,我偷偷問師父:“師兄不懂得憐香惜玉,好生無趣,難道他好男風?”
隔牆有耳,段杞年將這句話給聽了去,一個月沒給我好臉色,之後處處給我下絆子。
不過這事也怪我,誰讓我一時順口將這句禁忌之言吐了出來呢?如今,我被他拎在半空,也只好苦著一張臉道:“師兄我錯了,你不好男風,你是直的。”
此言一出,他氣得將我抬高,鬆手,於是我重重地跌坐在地上,疼得齜牙咧嘴。
“不懂得憐香惜玉,好生無趣,這句話就是在說你!”我揉著刺痛的臀部,向他大喊。
誰想話音還未落地,他已經卷起一陣平地風,將我裹挾到身邊,然後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阿舒,和我一起去捉桃花姬。”
過分,他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對我和顏悅色。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