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從荷馬到但丁
定  價:NT$370元
優惠價: 9333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8折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荷馬史詩浪漫多采,《神曲》的現實鮮明,兩者擁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對歐洲後世文學產生巨大的影響力。在綿延的歷史長河中,兩部鉅作所傳流下來的語言藝術和經典,皆寬闊了讀者的文學視野。

荷馬史詩與但丁《神曲》,被視為歐洲史詩文學中的經典,其中豐富的故事情節以及鮮明的人物特性,更為許多後世作家提供了最佳的寫作素材。《伊里昂記》和《奧德修記》將古希臘口耳相傳的神化英雄故事結合,構成一部完整的史詩鉅作,柏拉圖說:「精通荷馬史詩就精通了一切。」《神曲》反應當時義大利在中世紀與文藝復興交界時期的現實生活,全書在思想上和藝術上展現做了最完美的詮釋。

兩部文學史詩,不僅在歷史長河中產生深遠影響,其生動的故事情節和深遠的思想更為後世人們帶來無限的想像空間。
陳煒舜(Nicholas L. CHAN)

香港人。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士(義文、德文雙副修)、研究院中文學部碩士、博士。先後執教於臺灣佛光大學文學系、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研究領域及興趣為中國古典文學、文獻學、神話學等。著有《林雲銘及其文學》(2000)、《明代楚辭學研究》(2003)、《楚辭練要》(2006)、《屈騷纂緒》(2009)、《明代前期楚辭學史論》(2011)等,並於海內外期刊、研討會上發表論文多篇。餘暇從事散文、新舊體詩歌之創作,及外文詩歌與歌詞之翻譯,結集出版者有新詩集《話梅》(1999)與音樂隨筆《尋找繆思的歌聲》(2006)。
推薦序一︰追本溯源,繼往開來/李明濱教授
推薦序二︰碎語但丁,零思荷馬/黃德偉教授
推薦序三︰生活中有荷馬和但丁/黃維樑教授
推薦序四︰礁溪夢憶/陸潤棠教授

第一章 楔子:四大古文明及其史詩
一、敘說
二、巴比倫的《吉爾迦美什》
三、古埃及的《辛努赫記》
四、古印度的《羅摩傳》
五、中國周代史詩

第二章 荷馬史詩
一、敘說
二、史詩與荷馬
三、《伊里昂記》
四、《奧德修記》
五、荷馬史詩綜論

第三章 古希臘四大戲劇詩人及作品
一、敘說
二、古希臘戲劇的起源與特色
三、「悲劇之父」──埃斯庫羅斯及其作品
四、「悲劇荷馬」──索佛克勒斯及其作品
五、「舞臺哲人」──歐里庇得斯及其作品
六、「喜劇之父」──阿理斯托芬及其作品
七、尾聲:希臘化時代

第四章 古羅馬黃金時代詩人及作品
一、敘說
二、維吉爾及其作品
三、奧維德及其作品

第五章 希伯來文化及《聖經》
一、敘說
二、《舊約全書》導論
三、《新約全書》導論

第六章 中世紀歐洲諸國史詩
一、敘說
二、英格蘭的《貝奧武甫》導讀
三、法蘭西的《羅蘭之歌》導讀
四、西班牙的《熙德之歌》導讀
五、俄羅斯的《伊戈爾出征記》導讀
六、日耳曼的《尼伯龍人之歌》導讀

第七章 文藝復興早期詩人及作品
一、敘說
二、但丁及其《神曲》
三、喬叟及其《坎特伯雷故事》

附錄:俄國文化的盛筵──記索羅寧老師「從荷馬到但丁」課程講座
推薦序:《從荷馬到但丁》讀後/劉介民教授
後記︰人生中道的困學紀聞
主要參考書目
第一章

楔子:四大古文明及其史詩

一、敘說
西元前四世紀的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Plato)在其對話錄《提馬友篇》(Timaeus)和《克里提亞篇》(Critias)中,兩度描繪了大西洋上一個消失的神祕大陸:傳說一萬兩千餘年以前,有座大西洲(Atlantis),建立在陸上的阿特蘭提斯王國曾征服過埃及與北非地區;在與希臘人作戰後,阿特蘭提斯人退回了自己的國土。後由於火山、地震的突然爆發,僅一日一夜的工夫,這塊陸地便沉入了海底。據傳大西洲位於直布羅陀海峽(Gibraltar)之外,面積比亞洲還大,它的存在為當時人們的交通提供了很大便利。阿特蘭提斯王國的經濟文化相當發達,首都在島中央,商業繁榮,道路四通八達,建築壯麗輝煌。到了二十世紀,阿特蘭提斯的傳說竟然得到一些實物的印證。一九五八年,有兩位挪威水手曾在百慕達三角洲(Bermuda Delta)的海底發現一座古城。他們拍攝的照片中有平原、大道、街巷、圓頂建築物、角鬥場、寺院。一九七九年,一些科學家經過先進儀器探測,發現了此處海底存在著一個龐大的金字塔,塔的下部有兩個巨大洞穴,海水以驚人的速度從洞中穿過,捲起狂瀾,形成巨大的漩流,造成這一帶海面浪潮洶湧……。然而,由於在海底遺址中始終沒有發現文字紀錄,關於這一萬年前的文明世界,人們依然所知極少。除了大西洲外,有學者認為地球上還曾經存在著兩個已消失的大陸,亦即太平洋上的姆大陸(μ Continent)和印度洋上的雷姆利亞大陸(Lemuria Continent),據說姆大陸也產生過高度文明,但同樣遭遇到陸沉的命運。

至於人類所知的高級文明,德國學者施本格勒(Oswald Spengler)在其巨著《西方的沒落》(The Decline of the West)中歸納為八個,亦即:古埃及、古印度、巴比倫、中國、古希臘-羅馬、伊斯蘭、祆教及墨西哥。其中巴比倫、古埃及、古印度、中國並稱四大文明古國,在西元前兩千多年之際就已達到相當的文明程度。近代西方文明是古希臘-羅馬文明的直系後裔,而古希臘又與巴比倫、古埃及、古印度在文化上有著千絲萬縷的傳承關係。古希臘文學可以上溯至西元前二十世紀,東方巴比倫和古埃及文學則產生於西元前三十世紀,是世界最古老的文學。巴比倫、古埃及、古印度文學從最初民間的口傳集體創作到詩人、劇作家、小說家的個人創作,經歷了漫長的時期,流傳至今者有民間歌謠、神話傳說、史詩、抒情詩、敘事詩、寓言、戲劇、傳記等,題材豐富,體裁多樣,修辭手法靈活多變,為以後複雜精細的文人創作打下堅實的基礎。要討論歐洲上古及中古文學,必須向巴比倫、古埃及和古印度溯源。故此,本章會依次介紹巴比倫史詩《吉爾迦美什》、古埃及《辛努赫記》以及古印度史詩《羅摩傳》,並簡介中國周代史詩及少數民族史詩的情況,以資參照。

二、巴比倫的《吉爾迦美什》
巴比倫是上古時代在底格里斯(Tigris)與幼發拉底(Euphrates)兩河中下游地區的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今屬伊拉克)出現的一個強大王國。美索不達米亞為人類最古的文化搖籃之一,早在西元前四○○○年起就先後有蘇美人(Sumerians)、阿卡德人(Akkadians)、巴比倫人和亞述人(Assyrians)諸民族定居。西元前二○○○年左右,古巴比倫王國建立了。前一七九二年,漢謨拉比(Hammurabi)即位,征服了蘇美人和阿卡德人,統一美索不達米亞,並頒布了《漢謨拉比法典》(Hammurabi’s Code of Laws),這是世界上第一部較為完備的成文法典。西元前六八九年,古巴比倫王國被亞述所滅。前六○五年,新巴比倫王國又滅掉了亞述。前五三八年,新巴比倫被波斯(Persia)所滅,做為一個獨立整體的美索不達米亞的文明宣告結束。

兩河沿岸因河水氾濫而積澱成肥沃土壤,史稱「肥沃新月地」(the Fertile Crescent)。蘇美人自稱為「黔首」(black-headed people),其語言屬於孤立語(而非閃族的屈折語),似乎是來自東方的黃種人。他們開創的文明在世界上是最早的。其後蘇美人為阿卡德國王薩爾貢一世(Sargon I)所征服,兩族共居,社會實行雙語模式。蘇美人發明了最早的表意和指意符號──楔形文字(cuneiforms)。楔形文字是以削成三角形尖頭的蘆葦稈、骨棒或木棒為筆,在潮濕的黏土泥板上寫成的。寫畢後,要把泥板晾乾燒製,以便長久保存。在這些泥板上,蘇美人記錄了他們的宗教信仰、文學作品、列王歷史、社會契約、天文曆算等。以天文曆算為例,由於兩河並非定期氾濫,必須靠觀測天象來確定時間。蘇美人發明了太陰曆,以月亮為計時標準,把一年劃分為十二個月,共三百五十四天,並設立閏月,填補與太陽曆相差的十一天;又將一小時分成六十分,以七天為一星期。此外,巴比倫人懂得分數、四則運算、求平方根、立方根和解一元二次方程,他們發明了十進位法和十二進位法,把圓分為三百六十度,並知道π近似於三,還會計算不規則多邊形的面積及一些錐體的體積。他們最早使用牛耕,也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學校,講授語言文字、數學、地理學、動植物學、神學等。此外,蘇美人在音樂、舞蹈、建築、繪畫諸方面亦多有建樹。蘇美人衰落後,阿卡德、巴比倫、亞述諸民族依然繼承了蘇美人的文化,至今考古學家在兩河流域發掘的泥板共有近一百萬塊,可謂人類古文明留下的寶貴遺產。

西元前十九世紀至西元前十六世紀之間是巴比倫文學的繁盛期,對西亞不少民族的神話傳說以及猶太-基督教的《聖經》文學產生了重要影響。此時的文學作品以史詩和敘事詩為主,如創世神話《埃努瑪.埃立什》(Enuma Elish)、神歌《伊詩妲爾下冥府》(Ishtar Descending to the Underworld)以及《詠正直受難者的詩》、《主人和奴隸的對話》等。其中最傑出的著作為史詩《吉爾迦美什》(Gilgamesh)。《吉爾迦美什》講述了「三分之二為神,三分之一為人」的烏魯克(Uruk)國王吉爾迦美什追尋永生的故事。早在蘇美人時期,兩河流域就產生了關於吉爾迦美什的故事,其後經巴比倫人整理加工,形成一部完整的史詩。《吉爾迦美什》版本甚多,時下最完整的版本以阿卡德語撰寫,成於亞述巴尼拔王(Ashurbanipal)在位時期(西元前六六八〜前六二七),楔形文字泥板出土於尼尼微城(Nineveh)圖書館廢墟。全詩長達三千餘行,記述在十二塊泥板上。

烏魯克國王吉爾迦美什天賦異稟,卻暴虐無道。他強迫民眾修築城牆,還隨意凌辱婦女。被壓迫的居民們向天神申訴,於是天神就派下女神阿魯魯(Aruru)所創造的人頭獸身、頭有兩角的神人恩啟都(Enkidu)來威脅吉爾迦美什。恩啟都在神妓的引誘下來到烏魯克,得到烏魯克居民如國王一樣的崇敬,使吉爾迦美什嫉妒不已。吉爾迦美什先和恩啟都大打出手,後來兩人卻成為好友,共享王位。兩人一起戰勝了沙漠中的獅子,又打死了守護杉樹林的怪物洪拔拔(Humbaba),獲得巨大的財富。

有一天,吉爾迦美什在河中洗浴,健美的體魄引起烏魯克守護者、豐收女神伊詩妲爾(Ishtar)的愛戀,以致她向吉爾迦美什求婚。但吉爾迦美什知道伊詩妲爾性格殘忍,反覆無常,以殘害男人為樂,於是斷然拒絕。伊詩妲爾惱羞成怒,為了報復,她將父神安努(Anu)的神牛趕到人間,使大地遭受了七年的饑荒和霍亂。此時,吉爾迦美什又與恩啟都聯手殺死了神牛,紓解了民困。伊詩妲爾又一次受辱,怒火更甚。她請求眾神在吉爾迦美什或恩啟都間任選一人,讓他死去,做為殺死神牛的懲罰。眾神沒有選擇吉爾迦美什,於是恩啟都漸漸因精神衰弱而死。失去了唯一好友的吉爾迦美什感慨不已,於是四處尋找永生的方法。功夫不負有心人,他找到了不死者烏特那匹什提姆(Utnapishtim),請他告訴自己永生的祕密。

烏特那匹什提姆向吉爾迦美什講述大洪水的故事。烏特那匹什提姆以前是幼發拉底河畔蘇路帕克城(Surupak)的居民。有一次,天神恩利爾(Enlil)要發動洪水來消滅這個城市,於是烏特那匹什提姆在人類守護神埃阿(Ea)的指點下將草屋拆掉,建造方舟,帶著族人避難。洪水湧上城市,暴風吹襲著大地,所有人類都變成了黏土。烏特那匹什提姆將方舟駛往海外的尼特西爾山(Nitsir)邊,連續六天不眠不休,密切注視著洪水。第七天,洪水退去。埃阿譴責恩利爾無端發動洪水,令人類幾乎亡種滅族,又說因為烏特那匹什提姆是賢明的人,了解眾神的祕密,於是就託夢給他,使人類不致滅亡。恩利爾幡然醒悟,於是賜烏特那匹什提姆永生。面對吉爾迦美什的要求,烏特那匹什提姆有些不以為然。他質疑吉爾迦美什是否能像自己當年一樣,六天六夜不眠不休。當烏特那匹什提姆講完自己的故事時,吉爾迦美什已經睡著了。烏特那匹什提姆要妻子每天烘一塊麵包,以計算吉爾迦美什睡覺的時間,防止他日後抵賴。

當吉爾迦美什醒來時,已經是六天之後了。烏特那匹什提姆的妻子對遠道而來的吉爾迦美什心生憐惜,請丈夫告訴他一個祕密:在大洋的海底,長著不死的藥草。吉爾迦美什在腳部捆上石頭,令自己可在海底靈活走動,他終於找到了藥草。他對藥草的效力不太相信,準備把它帶回烏魯克,找一位老人來實驗。不過,他在歸途中到泉水中沐浴,放在岸邊的藥草竟被一條蟒蛇吞食了。蟒蛇蛻下外皮後就逃走了,留下吉爾迦美什坐著痛哭。回到烏魯克後,吉爾迦美什在神的幫助下與亡友恩啟都之靈相會,終於明白:即便是最偉大和最勇敢的英雄,也必須面對不可避免的死亡。因此,人們應當學會歡樂地生活,體會眼前的幸福。

《吉爾迦美什》是人類歷史上的第一部史詩。全詩頌揚英雄,譴責暴政,提出為民立功的思想。此外,作品也呈現巴比倫人探索自然和人生奧祕的願望,以及對命運的思考。根據出土的《蘇美爾王表》(Sumerian King List),吉爾迦美什是洪水後烏魯克第一王朝的第五位君主。而史詩就是以這個真實的歷史人物進行大幅度藝術發揮而產生的。在藝術表現上,《吉爾迦美什》富於傳奇性,又充滿人間氣息,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因素交織並重。作品還採取了聯想、反覆、排比、象徵和誇張等藝術手法,使藝術感人的力量增強不少。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烏特那匹什提姆的洪水故事影響深遠,是《舊約聖經》「挪亞方舟」故事的前身。

梅列金斯基(Е.М. Мелетинский)指出,這首史詩的蘇美語本是一部組詩,從表面上看相互沒有什麼聯繫,只是吉爾迦美什和恩啟都的傳說散段。到了阿卡德時代,才發展成為整齊的史詩作品。史詩所反映的是一個氏族公社制走向衰敗的時期,當時奴隸制和獨裁專制國家尚未形成。吉爾迦美什在蘇美語中含有火、父親、祖父的意思,在阿卡德語中則是人、偉大的、英雄之意。吉爾迦美什對女神伊詩妲爾不屑一顧,卻特別看重男人間的友情,這應算做是對古老母系制的一個回應。一如趙樂甡所論,吉爾迦美什和神的直接衝突,就是從伊詩妲爾的求婚開始的。好友恩啟都死後,吉爾迦美什踏上尋求永生之旅,這實質上是他對諸神安排生死的一種批判和抗爭。相比之下,他的好友恩啟都由神創造,神性似乎更強,與諸神的關係也更直接。然而,諸神卻只能以恩啟都之死做威脅,表達對吉爾迦美什的不滿;祂們能操控恩啟都的壽命,卻不能決定吉爾迦美什的命運。

諸神是自然的化身,而《吉爾迦美什》與後世其他史詩一樣,充滿著與大自然鬥爭的激情。城市與荒涼的沙漠,城市與陰幽的森林相對立。定居在城市國家中的居民是文明的,他們就代表著全人類。恩啟都有著半人半獸的外型,同時卻又與吉爾迦美什面貌相似,其實是吉爾迦美什的異體。他驍勇的氣概、野獸般的外表喻示著人類蠻荒的往昔。這個野人原本與鳥獸共處,後來受到吉爾迦美什所差遣的神妓引誘而被弄得軟弱無力,遭到野獸們的遺棄。恩啟都從野蠻到文明的轉化,是一個痛苦而矛盾的過程,因為歸順文明就要付出失去質樸的代價,就要告別天然的悠閒生活。而葉舒憲提出:一位城邦的英雄,一位牧野的英雄,他們的決鬥與和解正是蘇美人的城市文化和阿卡德(巴比倫)人的遊牧文化之間衝突與融合的奇妙縮影。蘇美人是地理上的征服者,文化上的被征服者,阿卡德(巴比倫)人剛好相反。吉爾迦美什派神妓把開化和文明帶給了半野人恩啟都,使他奇蹟般地完成進化中的超昇;而恩啟都則將山野之中古樸善良的原始美德帶給了城邦奴隸主領袖吉爾迦美什,使他從一個被民眾厭棄的暴君轉變成建功立業的英雄。恩啟都的人化暗示著人類從蒙昧走向文明,而吉爾迦美什的兩重性格,以及民眾對他的兩種態度,就是從氏族社會的原始平等到階級社會的奴隸主專制這一漫長的歷史變遷中,人們的政治願望和道德理想的曲折表現。

三、古埃及的《辛努赫記》
大約與美索不達米亞同時而稍晚,在北非的尼羅河(Nile)流域出現了古埃及文明。根據考古發現,此地最後的一個史前遺址──「拿迦達(Naqada)文化Ⅱ」(約前三五○○~前三一○○)已進入了文明時代,實為埃及史前文化或前王朝文化的最後階段。當時埃及分為上、下埃及兩部分,諸侯林立,戰爭不斷。大約在西元前三一○○年左右,上埃及國王美尼斯(Menes)統一了上、下埃及,成為第一王朝的開國之君。西元前三世紀的的埃及歷史學者家曼內托(Manetho)把埃及古代史分為三十一個王朝,這些朝代又可劃分為初期王國(約西元前三一○○~前二六八六)、古王國(西元前二六八六~前二一八一)、第一中間期(西元前二一八一~前二○四○)、中王國(西元前二○四○~前一七八六)、第二中間期(西元前一七八六~前一五六七)、新王國(西元前一五六七~前一○八五)、後期王國(西元前一○八五~前三三二)幾個時期。古埃及是統一的奴隸制國家,農業、手工業、商業、建築業水準先進,君主被奉為神明。從中王國時代開始,古埃及對外關係活躍,並展開了軍事擴張,王公貴族們在頻繁的遠征中劫掠了大量財富、牲畜和奴隸。西元前三四三年,波斯帝國征服埃及,建立第三十一王朝。西元前三三二年,馬其頓王亞歷山大大帝侵入埃及,結束了延續三千年之久的法老時代。其後,希臘、羅馬先後統治埃及近四百年。

西元前三三○○年,古埃及人就發明了文字。古埃及文學是世界最古老的文學之一,作品的主要形式有詩歌和散文。詩歌包括世俗詩、宗教詩、讚美詩、宗教哲理詩等。散文方面則有訓言、箴言之類的教諭體作品,以及豐富的故事和遊記。提起古埃及文學作品,《亡靈書》(The Book of the Dead)可謂膾炙人口。此書一般有兩百多個章節,包含了為亡靈所作的咒語、讚美詩、開釋、禮儀箴言、神名等。古埃及人相信,這些文字可以幫助死者順利到達來生世界,因此將之稱為「企求來生的手冊和萬人升天的指南」。古埃及文學在體裁和題材上長期地影響了古希臘文學和希伯來文學,以及中世紀東方文學。

《亡靈書》以外,古埃及文學史上最著名的作品當屬《辛努赫記》(The Tale of Sinuhe)。此作寫成於中王國時期,在後世廣為傳鈔。故事是藉辛努赫的亡靈之口而敘述的。辛努赫是第十二王朝國王阿蒙涅姆赫特一世(Amenemhat I)時管理後宮的大臣。阿蒙涅姆赫特一世駕崩之際[根據《阿蒙涅姆赫特聖諭》(Teaching of Amenemhat)記載,這位國王是被暗殺的],辛努赫剛好隨同太子[可能就是日後的新王辛努塞爾特一世(Senusret I)]與利比亞(Libya)打完仗,正在歸國途中。由於從一個信使那裡偶然聽到陰謀的計畫,辛努赫心煩慮亂,逃亡敘利亞(Syria),在當地受到酋長阿睦念西(Amunenshi)的歡迎。阿睦念西贈給他肥沃的土地,還把女兒嫁給他。於是辛努赫留在異邦,開枝散葉,成為了一位大家長。他還替阿睦念西擔任將軍一職,勝敵無數。有一個所向無敵的敘利亞強人向辛努赫挑戰,想奪取牲口,結果也在比試中身亡。許多年後,辛努赫的事蹟傳回埃及,國王辛努塞爾特一世遣使送來重禮,邀請辛努赫回國,既往不咎。使者宣讀詔書後,辛努赫匍匐在地,然後繞屋歡呼。他將產業交給子女,南向登舟揚帆,回到埃及。辛努塞爾特一世親自接待了辛努赫,綸音溫厚,賞賜豐饒。於是辛努赫就在故鄉安享晚年。

《辛努赫記》的整個故事充滿了象徵意義。「辛努赫」一詞的本意為「無花果樹之子」,此名為我們對這個故事的理解給予了啟示。在古埃及宗教中,無花果是生命之樹,此樹是女神哈特荷耳(Hathor)的聖樹,而哈特荷耳是豐收和再生女神,同時也是異鄉的守護者。當辛努赫逃離埃及時,就是在一株無花果樹附近登舟的。蒲慕州指出:「就文字技巧方面說,它的原文並非使用一成不變的文體,在許多地方,明顯的對句造成韻文的效果。這對句並非音韻上的配合,而是意義上的呼應。而這種對句的手法是埃及文學的一大特色。」整體而言,《辛努赫記》仍可視為一篇韻散相間的作品,具備了史詩的風格。《辛努赫記》成於西元前一九○○年左右,是中埃及文的典型作品,全篇的文字結構嚴密,極為成功地揭示了主人公各種不同的心理活動,在敘述中還根據故事情節發展的需要插入了幾首同類型的詩,令文字增色不少。這部作品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小說。

四、古印度的《羅摩傳》
與古埃及文明一樣,古印度文明也是在兩河文明的促進下發展起來的。印度早期最重要的文化為印度河文化(西元前三三○○~前一七○○)和恆河文化(西元前一七○○~前五○○)。印度河文化處於青銅時代,而恆河文化也被稱為吠陀時代。吠陀文化為入侵的雅利安人(Aryans)與土著達羅毗荼人(Dravidians)共同創造。吠陀時代後期,社會分解為婆羅門(Brahmins,祭司和教師)、刹帝利(Ksatriyas,國君和武士)、吠舍(Vaisya,農戶和納稅者)和首陀羅(Sudras,勞動者)四個「瓦爾納」(varna,即階層之意),種姓制形成。恆河文化的後期與鐵器時代(西元前一二○○〜前一)重疊,其後為中世紀時代(一〜一二七九)。吠陀文化時期,古印度產生了四大「本集」(Samhitas):《梨俱吠陀》(Rig Veda)、《娑摩吠陀》(Sama Veda)、《夜柔吠陀》(Yajur Veda)和《阿闥婆吠陀》(Atharva Veda)。此外,闡釋「本集」的《梵書》(Brahmanas)、《森林書》(Aranyakah)和《奧義書》(Upanishad)和四大「本集」並稱「吠陀文獻」。至西元前七世紀,雅利安人以吠陀文獻為經,建立起多神的吠陀教(吠陀教後來發展為婆羅門教和印度教)。吠陀文獻中富於文學成分,包括頌詩、神話、咒語詩、傳說等,是印度文學的淵藪和世界文學的重要組件。如十卷的《梨俱吠陀》就是一部集體創作、經歷幾個世紀而成的詩歌鉅著。

中世紀的笈多王朝(Gupta Empire,二四○~五五○)乃古印度文學最為燦爛的年代,《羅摩傳》(Ramayana)和《摩訶婆羅多》(Mahabharata)兩大史詩、《往世書》(Puranas)和迦梨陀娑(Kalidasa)的劇本《沙恭達羅》(Abhijñanaśakuntalam)均編成於笈多王朝時期。雷海宗認為,印度古代的文學作品中流露著一種對自然的恐懼意識,因為古代印度居民所感受到的大自然的可怖威力,比其他地區的人更為深刻。在印度文學史上,被稱為最初之詩的《羅摩傳》也不例外。《羅摩傳》舊譯為「羅摩衍那」之意,全書用梵文(Sanskrit)寫成,詩律以「輸洛迦」(Sloka,意為「頌」)為主,每節二行,每行十六個音節。史詩的作者相傳為蟻垤(Valmiki)。在大神梵天(Brahma)的吩咐下用他用「輸洛迦」體編寫羅摩(Rama)的故事。全書共兩萬四千「輸洛迦」,分為七篇,亦即〈童年篇〉、〈阿逾陀篇〉、〈森林篇〉、〈猴國篇〉、〈美妙篇〉、〈戰鬥篇〉和〈後篇〉。據考證,〈童年篇〉和〈後篇〉的撰寫時代較晚。正如季羨林所說,從全書的結構和文體來看,有那麼一個人做過最後的加工,是完全可能的。

阿逾陀城(Ayodhya)國王十車王(Dasaratha)無子,舉行求子大祭。諸神來到祭場,請大神毗濕奴(Vishnu)下凡,翦除羅刹(Raksa)王羅波那(Ravana)。毗濕奴化身為四,降生為十車王的四個兒子:羅摩、婆羅多(Bharata)、羅什曼那(Lakshmana)和設睹盧祇那(Shatrughna)。十車王年邁時,決定立羅摩為太子,但第二個王后竟提出流放羅摩十四年、立她的親生子婆羅多為太子的要求。十車王從前承諾過王后,必須應允她一個要求。為了保全父王的信義,羅摩甘願流放。而羅摩的妻子悉多(Sita)、弟弟羅什曼那都願隨同。羅摩離開後不久,十車王抑鬱而死。不了解內情的婆羅多被召回繼位,但當他得知真相後,立刻去森林尋找羅摩,請求還位於長兄。羅摩堅持要流放期滿再回去,力辭不從。於是,婆羅多只好將羅摩的鞋子供於王座,擔任攝政。

在森林中,羅摩三人歷盡艱險。羅刹王羅波那劫走了悉多,於是羅摩與猴國結盟,在神猴哈奴曼(Hanuman)的幫助下戰勝羅波那,將悉多救回。羅摩懷疑悉多失貞,讓她投火自明。火神從烈火中托出悉多,證明她的貞潔。流放期滿,羅摩帶著妻子和弟弟回國登基,阿逾陀城歌舞昇平。此時,民間又謠傳悉多不算貞女,羅摩不願拂逆民意,於是忍痛把身懷六甲的悉多遺棄在恆河邊。在仙人蟻垤的救護下,悉多住進了淨修林,生下一對雙胞胎。後來,蟻垤寫成《羅摩傳》,教二子演唱。又帶他們到羅摩的王庭與父相認,還把悉多領來,證明她的貞操。但羅摩仍認為無法取信於民,於是無奈的悉多向大地母親呼救,大地頓時裂開,悉多縱身投入。最後羅摩兄弟都回到天國,化為毗濕奴神的本尊。

在唐代僧人澄觀的《華嚴疏鈔》中,兩大史詩被稱為《羅摩衍書》和《婆羅多書》,可見這兩部典籍在古代雖未被譯為漢語,卻早為華人所知。《羅摩傳》的風格樸素,簡明流暢,但部分章節已有精雕細鏤的傾向。這部作品具有印度古代長詩中的四大要素:政治、愛情、戰鬥和風景,描繪手法高超。印度各階層無不熟悉《羅摩傳》,而後世文學作品中往往看得到此書的影響。甚至中國著名小說《西遊記》中的孫悟空,有學者便認為其形象來自哈奴曼。與希臘史詩不同,無論是羅摩為實現父親的承諾而放棄王位自我流放,還是其妻子、兄弟的捨身相隨,都可見到古印度人特別強調堅守道德,維護倫常。正因如此,羅摩在印度人心目中不僅只是一位傳奇英雄,更是著名的神祇。季羨林說,蟻垤用盡一切藝術手段來把羅摩描繪成一個理想的英雄,把他寫成忠臣、孝子、賢夫、良兄、益友。

在這一方面,他是成功的,又是失敗的。失敗的是,也許由於世界觀的限制,作者實際上把羅摩寫成了一個偽君子,一個兩面派。尤其是後人竄入的第七篇,羅摩那些美麗的外衣幾乎統統都被剝掉,成為一個赤裸裸的暴君。在今天看來,羅摩將懷有身孕的愛妻悉多遺棄的舉動,實在難以令人接受――縱然這在當時也許是取信於國人、保持良善民風的唯一辦法。成功的是,羅摩在二千多年的漫長歷史上逐漸變成了一個英雄、一個神,一直到今天還受億萬民眾的崇拜。《羅摩傳》也成為聖書,人們相信只要唸誦史詩中的句子,就可以消除罪孽,求得福祉。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