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珍愛夢公園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9270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每個女孩心中,都有一位達西先生
這已經是個舉世公認的真理
繼《BJ單身日記》之後,
向《傲慢與偏見》致敬的另一清新愛情喜劇

《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妮‧梅爾:
這本小說要買三本!
一本收藏、一本自己看、一本塞給朋友!

居住紐約,美麗、獨立的珍,在雜誌社工作,過著有如慾望城市般多彩多姿的生活(好吧,其實她只是個雜誌美編,穿著二手皮鞋、住在廉假公寓、情使坎坷的「敗犬」)。珍有一個不欲人知的秘密,就是她瘋狂迷戀《傲慢與偏見》的達西先生,尤其是BBC版的科林佛斯♥(其實閨密都知道她的「秘密」,只是不戳破罷了)。

有天,珍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越到奧斯汀小說裡的英國(其實是收到神秘禮物,招待她坐飛機「穿越」過大西洋,到一個「奧斯汀主題莊園」渡假)。在那裡,她可以身穿古典的馬甲、洋裝,每天喝英式午茶、聊聊貴族皇室八卦,與帥氣軍官、神似達西先生的紳士、靦腆的園丁打情罵俏。

可是,當夢想忽然實現,她卻陷入困惑,一直以來令她魂牽夢縈的達西先生,實際相處時卻總是沈默寡言,繃著一張臉,反而是風趣的軍官與可愛的園丁,更能討她歡心。
究竟,這次的「珍愛夢公園」之旅,是要她打破對達西先生的幻想,還是會幫助她找到生命中真愛呢?

夏儂海兒(Shannon Hale)

為五部青少年小說作者:《天鵝公主》、《燃燒的艾娜》、《河流的秘密》、Book of a Thousand Days,及紐約時報暢銷作、紐伯瑞銀牌得獎作《誰來當王妃》。

在童書界耕耘多年的夏儂海兒,《珍愛夢公園》是她的第一本成人小說,也是寫作生涯的意外插曲。本來只想寫成短篇,沒想到這一寫就將近七年,最後發展成長篇小說。出版後受到《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妮‧梅爾的熱烈喜愛,甚至親自下海擔任監製,拍攝電影。

小說主角珍其實頗有幾分海兒自己的寫照,差別在於海兒在現實生活中是個已婚女性,對達西先生的迷戀與現實的拉扯於是成為她的創作初衷:鼓勵所有緊抓著達西先生不放的珍迷們(Janenite),勇敢地在現實生活中找尋屬於自己的愛情。

譯者:
柯乃瑜

英國巴斯大學口筆譯碩士,自由口筆譯者。天性愛流浪,嗜好嗑文字,永遠長不大。

《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妮‧梅爾:這本小說要買三本!一本收藏、一本自己看、一本塞給朋友!
國外「珍迷」們再三叮嚀推薦:千萬不要在晚上看這本書,好看到捨不得睡!!
Amazon「單身女子類」暢銷榜首
美國獨立書商協會選書
華爾街日報值得注目好書

 



三十歲以上、事業有成、髮型超美的女性,想必什麼都不缺,這已是一個舉世公認的真理(注1);所以,美麗又聰明的珍.海斯,想必不會有什麼煩惱。她沒有老公,但這年頭也不需要老公;她曾交往過許多男朋友,他們來來去去,最後總是規律地落入彼此不滿的窠臼中——但人生就是如此,不是嗎?
不過,珍有個秘密。白天,她忙碌於午餐會談、電郵往返、加班及勉強趕上進度等等,但是,當她有空踢掉二手商店買來的高跟鞋,癱在恩典牌沙發(注2)上時,她會將燈光調暗,打開九吋小電視,承認生活中少了些什麼。
有時候,她會看「傲慢與偏見」。

你知道的,就是英國廣播公司(BBC)的雙DVD版,由柯林‧佛斯(Colin Firth)飾演可口的達西先生,扮演伊莉莎白‧班奈特的英國女演員則秀麗豐滿一如我們的想像。珍會一再重複看伊莉莎白與達西先生穿過鋼琴互望的片段,兩人之間一陣電流穿過,她的臉部表情變得溫柔,他則揚起微笑,胸膛上下起伏,宛如只在她面前呼吸,閃亮的眼神幾乎讓人以為他會哭……噢,天啊!
每看一遍,珍的心都會劇烈跳動,肌膚打顫,得吞下一碗巧克力麥片之類讓人有罪惡感的食物,才能壓下腹中擾人的痛。當晚,她會夢見頭戴林肯式高禮帽的男士,然後到了早上,她又會嘲笑自己,考慮將所有DVD及珍‧奧斯汀的小說全部搬去二手店賣掉。
當然,她始終沒這麼做。

罪魁禍首是那討厭的電影版本。沒錯,珍初次閱讀《傲慢與偏見》是十六歲的事,到現在已讀過十幾遍了,奧斯汀寫的其他小說也都各讀過兩遍,除了《諾桑覺寺》(那是當然)。但是一直到英國廣播公司為書中人物找到化身,穿著緊身馬褲的男士們才走出讀者的想像世界,成為真實世界的想望。褪去奧斯汀風趣、洞悉一切的辛辣旁白,電影本身便成了單純的愛情小說。《傲慢與偏見》是有史以來最令人昏厥、椎心的愛情小說,它直接撼動珍的內心,使她顫抖。
真是難為情,她並不想談這件事,我們跳過吧。

注1:原文”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a thirty-something woman of a satisfying career and fabulous hairdo must be in want of very little”,此為作者向珍.奧斯汀致敬的句子,《傲慢與偏見》第一句即為”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a single man in possession of a good fortune must in want of a wife”(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想討個老婆,這已經是一個舉世公認的真理)。

注2:hand-me down sofa,即友人贈與或路上撿來的沙發。美國人常常大方地將舊傢俱往路上擺,貼張紙條寫著FREE,運氣好的話,在路上可以撿到所有家裡需要的家具。

珍搭乘經濟艙到倫敦,下機後看見黑色豪華禮車(她心想:豪華禮車耶!)在希斯洛機場等她。頭戴圓頂小禮帽的駕駛打開門,接過她的隨身行李——簡單的換洗衣物、盥洗用具及旅途中的娛樂消遣。據說她到了莊園後就不會需要任何東西了。
 她問:「很遠嗎?」
 「大約三小時,小姐,」他的視線不離人行道。
 「又要三小時,」她想吐出點幽默機智的英式用語。「我已經感覺像是回沖三次的茶包了。」
 他沒有笑。
 「噢。呃,我是珍。你叫什麼名字?」
 他搖搖頭:「我不能說。」
 當然了,她心想,我可是要進入奧斯汀樂園。在那裡,奴僕階級是隱形人。
 珍在車上複習整套「攝政時期社交史」筆記,心裡覺得自己好像在為無聊至極的大學必修課程考試苦讀。準備這麼不充分實在不像她,她在心裡承認,打從簽下文件寄回給青蛙律師後,她就把現實面摒除在這趟冒險之外。就連現在想到,大腿也會感覺一陣寒冷的刺痛,激起高中籃球比賽時投出壓哨球時焦慮的精力。
 筆記還真不少。

 .會面時,男士應先向女性自我介紹,因為由男性來認識女性是他的榮幸。
 .家中最年長的女兒是姓氏加「小姐」,後面較年輕的女兒則是全名加「小姐」。舉例來說:最年長的珍叫做班奈特小姐,她妹妹則稱作伊莉莎白‧班奈特小姐。
 .惠斯特撲克牌遊戲是早期的橋牌,由兩對情侶/夫妻一起玩。規則是……

 諸如此類延續一頁又一頁,全部標上了讓人煩躁的羅馬數字。結語是來自潘布克莊園女業主的告誡,她的名字瓦特斯布克太太不太像真名:「請務必嚴格遵守以上規範。為顧及所有客人的權益,只要有人公然違反這些規定,就得請他/她離開。唯有完全沉浸於攝政時期,才能真正體驗奧斯汀筆下的英國生活。」
 幾個小時後,無名氏駕駛停下車,打開她的車門。她發現自己身處旅遊手冊上看過的雅緻綿延的綠色鄉村,天色陰鬱,一如英國十月該有的樣子,地面當然也潮濕得讓人不舒服。她跟著走入仿佛舊式小酒館的獨棟建築,寫著白色雄鹿字樣的招牌來回搖晃,其中雕刻的灰色動物看起來非常像驢子。
 室內舒適但偏熱,都是因為那個非常不合時節的大壁爐。身穿攝政時期洋裝、頭戴婚帽的女子從書桌後方起身,帶著珍到壁爐旁坐下。
 「歡迎來到一八一六年,我是瓦特斯布克太太。我們該怎麼稱呼妳呢?」
 「珍‧海斯就行了。」
 瓦特斯布克太太揚起眉毛:「是這樣嗎?妳確定想保留妳的本名?好吧,但可不能保留全名吧?我們就叫妳珍‧厄斯懷爾小姐。」
 厄斯懷爾?「呃,好。」
 「那麼,厄斯懷爾小姐,妳今年貴庚?」
 「三十三。」
 瓦特斯布克太太帶著些許不耐撐起手臂往前靠:「妳誤會我的意思了。妳想要幾歲?」她挑起眉。「妳該知道,在這個年代,三十三歲的小姐已是老姑婆,不會有人考慮娶妳了。」
「我情願不要謊報年紀,」珍說完後內心立即縮了一下。都已經來到奧斯汀樂園,假裝現在是一八一六年,演員都是她的朋友、家人與可能的追求者了,竟然還擔心真實歲數要減個幾年?她的肚子緊縮,頭一次害怕自己或許無法撐過這一切。
瓦特斯布克太太狡猾地看著她。珍大口吸氣。她會知道嗎?她有像凱洛琳那種不可思議的直覺,意識到珍不是隨意來渡假,而是因為有著可怕的迷戀情節才來這裡嗎?還是她猜想的更糟——認為珍是真心在追求幻想,相信自己會在這趟「小小世界」歷險中找到摯愛?
珍的母親經常說,一直到珍八歲前,每次問她長大後要做什麼,她都會相當肯定地說「我要當公主。」或許是因為母親這樣善意的嘲笑,珍到了青少年時期就已經學會要掩飾所有美好的、不可能的渴望,例如變成公主、超級名模或伊莉莎白‧班奈特,甚至埋藏在心底最深處,一度被她遺忘。要命,她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要去躺在弗洛伊德那張躺椅上了。
不管了,要笑就笑吧,珍已經下定決心要剷除這些複雜心緒,徹底丟棄它們。她會好好享受最後一趟的夢幻國度之旅,並在這三個星期內把一切完全拋諸腦後:奧斯汀、男人、幻想,全部結束。但是要這麼做,她就得是珍,就得為自己體驗一切,於是她固執地堅持實際年齡。
「我可以說『我還不滿三十四』,如果妳覺得這樣比較好的話。」珍掛上無辜的微笑。
「當然,」瓦特斯布克太太堅毅的嘴型堅持絕不嘻笑。「在妳停留的這段期間,潘布克莊園還有另外一位賓客,昨天到訪的查銘小姐。此外,潘布克別墅將有一位愛米莉亞‧哈特萊小姐入住,所以妳也會常見到她。我相信妳們幾位小姐會保持應有的禮節與對話內容,即便是獨處。換句話說,不得八卦、不得聊大學的惡作劇、不得滿口哇咧、靠之類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堅持大家要嚴格遵守規定,懂嗎?」
她好像期待些回應,於是珍說:「我讀過妳在社交史筆記裡附註的警告了。」
瓦特斯布克太太揚眉。「有人認真讀啊?真是新鮮。」她大動作地整理珍的文件,誇張地哼歌,然後抬起眼,帽沿遮住一半的眼睛,說:「我知道妳為什麼來這裡。」
她知道!
「我們收到的財力證明都經過詳細調查,我知道妳不是自己出錢,我們就不要演戲了,好嗎?」
「我們有在演戲嗎?」珍笑出聲,發現對方指的是凱洛琳的遺產後鬆了一口氣。
「嗯?」瓦特斯布克太太不願改變話題。珍嘆了口氣。
「沒錯,姨婆在遺囑中送我這趟假期,但我不懂妳所謂的演戲是什麼意思。我並無意掩飾——」
「不需要大驚小怪。」她揮舞手臂仿佛將珍的驚嘆當作臭味般揮出窗外。「妳人就在這裡,錢也都付清了。妳不用擔心,我們不會因為妳不屬於我們平常的顧客群,或因妳的經濟狀況不可能再度光顧、不太可能認識或推薦我們給可能客戶,因而對妳不好。我向妳保證,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會全心全意讓妳盡情享受這個假期。」
瓦特斯布克太太露出上下排黃牙微笑。珍眨眨眼。經濟狀況?平常的顧客群?她用做瑜伽的方式深呼吸兩次,心裡想著穿馬褲的男人,回以微笑說:「好的。」
「很好,很好。」瓦特斯布克太太拍拍珍的手臂,突然又回到好客殷勤與充滿母性的態度。「來,喝點茶吧。這趟旅程想必讓妳冷壞了。」
其實禮車內的溫度還蠻舒服的,不像冒牌小酒館裡這麼熱,珍最不想要的就是喝熱茶,但她提醒自己要配合演戲,所以一邊流汗一邊喝茶。
瓦特斯布克太太開始抽考她之前唸的東西:怎麼打惠斯特牌、投機牌、一般禮節、攝政時期的時事等等。珍作答的心情有如青少年進行口頭報告般緊張。
下一站是衣櫃。珍換上長至小腿、睡衣狀的無袖襯衣,外面一連試了幾件集中型內衣馬甲。這個過程令採購泳衣都相對顯得輕鬆。最後她們終於試穿到一件不會緊勒她的腋下,又能溫柔地改善姿勢的馬甲,給予她攝政時期該有的性感胸型。
「這些我幫妳保留到回家前,」瓦特斯布克太太伸直了手拾起珍的紫色內衣褲,同時交給她一件尷尬的白色棉質內褲。珍於是了解,想要真正享受這趟「體驗旅程」,就連內衣褲都得回到攝政時期。想要好好體驗顯然得犧牲不少,但不包括化妝品。珍逐漸發現,潘布克莊園的規定也沒那麼堅持一定得原汁原味重現真正的歷史背景。
女業主打開衣櫃讓珍看看,她的三圍已轉換成四件日間洋裝、三件晚禮服、一件白色有蕾絲的正式晚宴服、兩件針織短外套、一件叫做「毛皮大氅」的棕色合身大衣、兩頂無邊圓形帽、亮紅色披肩、一疊無袖襯衣、內褲、長襪、靴子與拖鞋。
「哇噢。真的是,哇噢,」有好一會兒珍都說不出別的話。「那些都是給我的嗎?」她就像邪惡的守財奴擺動著手指指向金山銀礦。
「給妳穿的,沒錯,但要記得,不是給妳帶回家。妳姨婆支付的費用不包含把衣物帶回家當紀念品。」瓦特斯布克太太從珍渴望的指縫中取下洋裝,溫柔地收進行李箱。「這是晚禮服。妳現在應該穿日間洋裝,那件粉紅色的。」
粉紅色的醜死了。珍從衣架上取下藍色的洋裝,無視瓦特斯布克太太因覺得受到冒犯而嗤之以鼻的聲音。
幾分鐘內珍便打扮完成:藍色印花日間洋裝搭上深藍色緞帶,袖長至手肘,長襪以吊襪帶固定至大腿高度,黑色踝靴,好了,她側身望向鏡中,有種傻氣又撒野的感覺,從她十二歲時明明太大不應該還跟年幼的親戚一起玩芭比娃娃後,就沒有過這種罪惡的愉悅感了。現在的她是個玩扮家家酒的大人,但感覺真好。
珍低聲說:「看看她。」
「親愛的,現在所有電子產品都要交給我。」
珍把MP3隨身聽交給她。
「還有呢?」瓦特斯布克太太頭歪向一邊,透過架在鼻樑上的鏡片看著珍。「沒有了?」她停下來仿佛在等珍坦承,珍毫無反應。瓦特斯布克太太嘆了口氣,帶著隨身聽離開房間,大拇指跟食指仿佛夾著什麼死屍要去馬桶沖掉。她出去後,珍把手機藏在行李箱最下面。她都已經費心申請了漫遊,三個星期不收信會要她的命。而且,偷帶違禁品越界讓她內心閃過一絲歡喜。反正她不屬於正常的顧客群,對吧?那她也不會想假裝自己是。
當天晚上,珍與瓦特斯布克太太一同用餐,在漫長的兩個小時內練習餐桌禮儀,冗長痛苦的程度僅次於陪伴九號男朋友參加的「第八屆紙漿促進研究員」晚宴(主講題目:「木屑的興起與衰敗」)。
「吃魚的時候,右手持叉子,左手抓一塊麵包。就這樣。吃魚或水果都不能用刀子,因為刀子是銀器,食物中的酸性成份會讓刀子失去光澤。記住,用餐時間絕對不可以跟僕人講話。不能提到他們,視線也不得接觸,必要的話就想成這麼做有損他們的面子。厄斯懷爾小姐,總之要想辦法遵守社會規範,唯有這樣才能真正享受這裡的體驗。我應該不用再提醒妳該如何與異性互動,身為年輕的單身女性,沒有年長女性陪伴絕不得與男士在室內獨處,而戶外也僅限於非靜態活動,也就是騎馬、散步或搭乘馬車等等;不得碰觸彼此,除非是出自必要的社會禮節,例如男士扶妳下馬車時可牽他的手,陪伴妳進入餐廳時可挽他的手臂;不得隨意聊天或問太過私密的問題。從過去的客戶身上我發現,在這些限制的壓力下萌生愛意,感情反而會愈發熱烈。」
晚餐過後,瓦特斯布克太太帶著珍進入小酒館大廳,有位身穿棕色攝政時期洋裝、稍微年長的女子坐在鋼琴前面等待。
「妳將有機會參加正式與非正式舞會,所以一定要能完美地跳上一支小步舞及兩支鄉村舞。希爾多,進來吧。」
有位可能年近三十的男子走進小酒館大廳。珍瞥見他迅速塞到鋼琴後方的破舊小說。他的頭髮有點長,但沒有珍最愛的那種長至一半下巴的鬢角;而且,她心想,以不打籃球的人來說他有點高。
「這位是希爾多,只是莊園園丁,不過我教過他跳舞,讓他在第一個晚上能代替莊園的男士供賓客練習。」
她伸出手。「嗨,我是珍。」
「不是,妳不是!」瓦特斯布克太太說。「妳是厄斯懷爾小姐。而且妳不可以跟他說話,他只是個僕人。為了能充分體驗,我們一定要合乎體統。」
瓦特斯布克太太讓珍想到小學的芭蕾舞老師愛波爾小姐,那個紮緊了髮髻、嘴唇油亮、棍子劈哩啪啦響的惡毒女人。她不太喜歡愛波爾小姐。
瓦特斯布克太太轉身對鋼琴師下指令時,珍無聲對著希爾多說:「對不起。」
希爾多笑了,燦爛的微笑讓珍發現他的眼睛好藍。
「小步舞是非常隆重優雅的舞蹈,」瓦特斯布克太太閉上眼睛享受自鋼琴師指尖流洩的音符。「每場舞會都以此為開頭,介紹社群內的每位成員。每對舞伴都輪流在舞池中心跳舞展現自己的舞姿。厄斯懷爾小姐,先向觀眾屈膝行禮,再向妳的舞伴屈膝行禮,然後開始跳舞。」
由瓦特斯布克太太喊出動作,珍開始揮手、轉彎、小碎步、旋轉。她以為跟高她一個頭的男人跳舞會很尷尬,但這不是華爾茲或高中時期的慢舞。只是兩個人流暢地共舞,牽手,分手,轉圈,回身。
珍發現自己每次漏一拍或轉錯方向都會偷笑,有點丟臉,但她很慶幸至少沒從鼻子哼氣。她舞伴臉上的笑容顯然源自她的笑聲。參加正式舞會通常要戴手套,但在這非正式場合下兩人都沒戴,他牽起她的手時,能感覺到他手上的繭,跳舞過程中也能感覺他的手越來越熱。這樣彼此觸碰感覺好奇怪,手碰在一起,感覺他的手放在她背上、腰上,帶著她跳過所有舞步,卻完全不認識他。甚至連他的聲音都沒聽過。
他的手環繞在她腰上。她就像一年級新生那樣紅了臉。
小步舞過後,他們練習了兩支鄉村舞。第一支相當精神抖擻,她必須學會如何「優雅地輕跳」。她曾在小學六年級集會上跳過方塊舞(與一號男友有關的悲慘事件),第二支舞蹈則讓她聯想到安靜版的維吉尼亞里爾舞。
「最前面的舞伴在中間來回跳舞,其他人在旁邊等,」瓦特斯布克太太向她解釋。「舞會中若有多對舞伴,一支舞可能長達半個小時。」
「怪不得伊莉莎白跟達西先生有時間聊天,」珍說,「他們在等著輪到自己排在最前面。」
瓦特斯布克太太說:「沒錯。」
真蠢,珍心想,抬頭望向她的舞伴。他會怎麼看她?這個女人把奧斯汀的小說全背了下來,還來這裡玩扮家家酒?她是很想在跳舞的時候稍微調個情,可是她感到太難為情,不敢再看他的眼睛。跳完舞後,他就從先前來的地方離開了。
當天晚上,珍坐在小酒館客房內的硬床墊上,穿著乾淨的白色無袖襯衣,雙手環抱膝蓋,覺得放鬆又美麗。英國鄉村風景配上房內窗框,仿佛一幅畫,在昏黃的燈光下呈現藍色與紫色的抽象意象。想到晚上跳的舞就讓她苦了臉,原本很好玩,最後卻讓自己給破壞了。她可不希望這趟體驗假期發生這種事。她想要好的結局,最棒的結局,儘管憑她的想像力根本挖不出什麼美妙的畫面。
每段感情的結局都取代了先前的美好。在她的回憶裡,笑話不再好笑,歷任男友的人格全糊成一團,週末旅行全被節錄成有如伸手搔脖子那樣短的時間。整段感情都在她的腦海裡壓縮變形成只剩結局。
而她又來到某個開端,腳趾捲曲著抓住跳水板邊緣,她準備好縱身躍下了。再會了,尷尬的編號男友名單;再會了,促使她走向一段段結局、由奧斯汀啟發的情感。她下定決心,這趟旅程一定要跟過去的情史不同,一定會有個很好的結局。

《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妮‧梅爾:這本小說要買三本!一本收藏、一本自己看、一本塞給朋友!
「《珍愛夢公園》是珍奧斯汀版的《戀人絮語》,也是珍奧斯汀版的《擬仿物與擬像》。夏儂海兒讓我們知道,在珍迷的世界中,珍奧斯汀不只是文學作品──珍奧斯汀是符號王國,是後現代擬像,是愛情神話的開始與結束。」——施舜翔(作家)
國外「珍迷」再三叮嚀推薦:千萬不要在晚上看這本書,好看到捨不得睡!!
Amazon「單身女子類」暢銷榜首
美國獨立書商協會選書
華爾街日報值得注目好書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