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舞獅少年的天空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葉翔從十一歲開始,總是不斷搬家,這次,因為爸爸的關係,他們又從台北搬到了彰化田尾。新學校裡的同學和以前的都不一樣,啟仁自願在課業上指導他,威宏也很熱情地跟他玩在一起,還有笑起來很甜的班長亦婷也總是關心他,讓葉翔想留在這個美麗的小鎮,留在用微笑與鼓勵對待他的同學身邊。
舞獅競賽是學校每年度的比賽盛事,威宏拜託葉翔一起去參加,舞獅的鼓聲鼕鼕響起,一長一短的交錯,獅頭隨著鼓聲或忽上忽下,或左右移位,模擬獅子各種表情和動作。假獅頭在舞弄中,變得活靈活現,好像真的獅子在他們眼前,讓他們深深著迷。他們能完成舞獅訓練,並且贏得舞獅競賽冠軍嗎?葉翔能如願繼續留在田尾,找到屬於他自己飛翔的天空嗎?
潘怡如
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畢業,現任教於高雄市大義國中。曾獲政大道南文學獎劇本創作組第二名,出版過勵志類書籍。勇於挑戰、熱愛新鮮事物、醉心於創作。期許自己筆耕不輟,寫出人世間的真、善、美。

陳幸蕙(少兒文學名家):
本書背景為中台灣花之鄉田尾,作者以少年葉翔在田尾的成長過程為主線,鋪敘了一個生動可喜的故事。全書從充滿防衛意識的葉翔,打開心門,不再抗拒友情的敘述切入主題,並結合田尾獨特的景觀風貌、地方特色如花卉、舞獅等,一路帶領讀者進入令人期待的情節高潮。作者顯然對舞獅藝術與田尾一地有深入的了解,故能充分呈現在地風情,增添趣味性與悅讀效果。全書故事豐富曲折,飽蓄戲劇張力,友誼、自信的主題處理溫馨得宜,是頗富啟發性的少兒小說。

李偉文(少兒文學名家):
在我們這個時代,單親家庭愈來愈多了,而且因為家庭因素干擾到孩子正常學習與成長的現象也愈來愈普遍,《舞獅少年的天空》描述了身處幸福家庭中的孩子如何協助不幸的孩子走出封閉的自我,並且在當前正夯的民俗技藝舞獅表演中發揮團隊精神,找到自己的天空,帶給孩子面對未來樂觀的希望與期待。

1.花的故鄉
2.魔鬼訓練
3.突破心圍
4.決賽時刻
5.心的方向

1.花的故鄉

火車轟隆隆往駛進,越過重重高山,飛過濺濺溪流,將少年和父親帶到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
行李很簡單,兩個綠色大旅行箱,放置父子倆所有的東西。少年在整理行李時,確認媽媽的照片已放置在裡面,才安心地將行李蓋闔上。
這次要去的地方,如往常般,爸爸並沒有說的很清楚。
少年沒再多問。從十一歲開始,他們不停地在搬家,如候鳥天生的宿命,漂泊是生命的行進曲,遷徙是生活的步伐,尋覓安全的棲身之地。重複的劇情再次上演:為了躲避債主苦苦追討,爸爸一聲下令,兩人在匆匆忙忙幾小時內,完成打包,上車。

「唉!這次不曉得要帶我去哪裡?火車開得真慢!」少年瞥了一眼,爸爸正在閉目養神。半夜裡,債主頻頻打電話來,讓他神情憔悴不堪。
火車開往南方,風景從大樓林立到平房排列,從屋舍儼然到一片綠意蔓延,偶有屋舍如旗子在棋盤上零星點綴。少年猜測,這次要去的並不是以往住慣的大都市,似乎要到鄉下地方。
到了用餐時間,爸爸利用火車停靠月台的空檔,買了兩個便當回來。他將大的遞給少年。
「多吃點,我不太餓。」爸爸笑著說。
少年愣住。那小的便當約一碗肉臊飯的分量,沒有其他配菜,一個大男人扒個幾口便淨光。
「喏,排骨給你。」少年把排骨夾到爸爸便當裡,隨即再夾過去一顆滷蛋。
「我也不太餓。你幫我吃吧。」
爸爸眼光裡有欣慰的神情。少年立即掃光便當裡的食物,他只有半飽的感覺。昨晚到今天早上,父子倆都未曾好好吃一頓飯。

「你要替我好好照顧爸爸,萬一我去了天堂。」媽媽微笑的說。
「我年紀太小了。」少年回答。
「很多事不一定年紀小,就無法做到。」
「如果我說不想呢?我只想當個小孩就好。」少年憂傷的想。他默默的把杯中的吸管放到媽媽嘴邊,好讓她啜飲。他親手為媽媽搾了一杯柳橙汁。
她的手臂上插了幾支針管,藥包放置在床頭櫃上,紅藍綠的膠囊繽紛熱鬧,就是沒醫好她的病。她的身軀被癌細胞佔據,健康的細胞已被擊潰渙散,直到她已沒有所謂「不會痛」的感覺。
他很少離開媽媽病榻邊,總是貼心的照顧媽媽。
「你睡吧。」少年替媽媽蓋上棉被,起身離開。在昏暗的燈光中,他聽見媽媽微弱的聲音:「你可以的,因為你叫葉翔,你的名字充滿力量。」
葉翔從夢中醒來。他常常夢到媽媽往生前幾天的情景。
「我們到了。」爸爸將兩個行李推出車廂,小站恬淡安靜,只有幾個旅客。
「你要過來接我,真是太感謝你了。」爸爸打手機給住在這裡的朋友後,去了洗手間。

葉翔跑到月台邊緣,他看到那裡有幾隻鳥兒在鐵軌上,一時起了玩心,竟想要抓來玩一玩。冷不防的他一個重心不穩,竟跌到月台下面。
「好痛!」鐵軌上的大石頭銳利邊緣,幾乎要劃破葉翔的衣服。
這時尖叫聲驚呼:「這裡有人跌到月台下!快來人幫忙啊!」
葉翔回神時,他發現一群人圍了過來。明明剛剛還沒什麼人,這些人一瞬間從哪裡冒出來的?
有人將他一把抱了起來。
「老張你抱好,搞不好他骨折了,輕一點!上次我兒子也是從高處跌下,以為沒事,隔天手腳就腫的跟豬蹄膀一樣!」一位瘦瘦小小的婦女在一旁發號施令,男人點點頭,抱著葉翔就好像抱著嬰孩,放置在車站內的長椅上。葉翔痛得說不出話來。

那群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該如何安置葉翔。直到眼簾映入爸爸的身影,葉翔才鬆了一口氣。
「你怎麼會讓你兒子摔到月台下面呢?要小心看著!火車輾過來,腦漿爆開,一條命就沒啦!」爸爸的朋友阿旺叔數落爸爸,木訥的父親點頭如搗蒜般。
當爸爸從洗手間出來時,看見一群人圍著葉翔,趕緊過去,還以為他惹了大禍。那群人見到父親來了才離開,還叮嚀他要看好葉翔。沒多久後,阿旺叔便到車站。
「託你們的福,我兒子沒有大礙。你們這裡人真古道熱腸,願意幫助陌生人。」爸爸感謝的說。
「哎呀!田尾人很熱情,沒什麼心眼。你安心的住下來,有人找你討債,我幫你擋著!」阿旺叔拍拍他的啤酒肚,說話聲音十分宏亮,好像怕別人聽不到似的。
田尾?田的尾部?連地名聽起來都很偏僻。葉翔不安的忖度。
父子倆坐上阿旺叔的車。他們將借住阿旺叔的一間空房子。環顧周圍的鄉村風光,葉翔竟有點懷念起熱鬧的城市生活,他不曾住過鄉下,而這裡會不會偏僻到連麥當勞都不見蹤影呢?
隔日,葉翔來到新學校。轉學手續昨天已經辦妥。學校是一幢三層樓的建築,在一片田地的旁邊。爸爸載他過來,叮嚀他要在這間學校好好讀書,便騎著向阿旺叔借的摩托車去找工作。

他腳步沉重,跟著行政人員來到新教室。他腦海中浮現在上一間學校的情景:那是某個城市的學校,葉翔站在台上,老師介紹他,台下是同學們冷冷地打量的眼光,他靦腆的露出微笑,希望很快有新朋友。
然而,在這裡沒有什麼人想認識他,所有的人都在讀書,下課時幾乎所有人都安靜的坐在位子上自修或討論功課,沒有人會想要去外面走廊閒晃、打屁聊天。就算他主動找人講話,大家和他交談一兩句後,便自顧聊著自己的話題,那紛圍似乎是說:我們不歡迎你。
某天,一個戴眼鏡的男生和葉翔擦撞到。男同學喃喃自語:「哼!不知從哪裡來的老鼠,滿身臭味。」
說話的是全班功課最好的學生。葉翔從小被教導對人要恭謙有禮,他很訝異那位老師同學心目中的好學生,態度竟是如此差勁。
過了兩天,他便拒絕去學校。
爸爸問他原因,葉翔敷衍他說不習慣罷了。爸爸也拿葉翔沒輒,因為葉翔到新學校,過沒多久就不去上學,並不是第一次發生。
「來!大家安靜,今天來了一位新同學,我們鼓掌歡迎。」台下同學熱烈鼓掌,這裡是二年九班。

「大家好。」他勉強擠出笑容。
「新同學你好帥!你是原住民嗎?」一位同學舉手發問。
「不是。」葉翔皮膚黝黑,還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鼻子挺拔,臉龐比一般男生帥氣。
「你從哪裡來的?」一個帶粗框眼鏡、小平頭的男學生舉手。
「李威宏,老師還沒介紹他的名字,別急著發問。」老師說。台下爆出一陣笑聲。
「新同學姓葉,名翔。」老師慎重的在台上寫下他的名字。「他來自台北,大家要和他作好朋友,讓他早點熟悉這裡。請威宏下課帶他認識新環境。」
「沒問題!」李威宏拍拍胸脯。
一下課,他想離開教室。獨自一人沒什麼不好,他和寂寞做好朋友就夠了。
「葉翔,我帶你到處走走。」威宏追了上來。
「不用了,謝謝。這裡不大,我很快就會弄熟的。」
「那我們聊聊吧!你喜歡打籃球嗎?這裡的市場旁邊有一個籃球場,放學後你跟我們一塊去吧!上次我們和隔壁班比賽,不到兩場我們贏了!……」
「……」
「葉翔,你之前讀哪間學校?我表哥也在台北讀書呢!搞不好你們在同一間學校。」說話的是一個圓臉的女同學。
「我聽說台北來的都很活潑愛講話,你怎麼和我印象中的台北人不太一樣?」一個男生緊接著問。這時他才發現身邊圍了幾位同學,好奇的向他發問。讓他無法走出去。

「我……想去廁所。」
「我想起來了!你就是昨天掉在鐵軌上的人對不對!」說話的一個個子矮小的男生,他尖銳的聲音使得大家一齊轉頭看他,瞬間安靜下來。
「真的啦!我昨天和我奶奶去送我哥去車站,他掉在鐵軌上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
真是糗斃了。葉翔不禁臉紅,拳頭緊握,身體微微顫抖。「來吧,如果你們要嘲笑我就笑吧,我不會在乎的。」他閉上眼睛,等著如凌遲的嘲笑聲響起──
「你沒有事吧!摔在鐵軌上,會痛死人的耶!」
「對啊!而且鐵軌上的石頭,每一個都又尖又大!你是不是流很多血?」大家連忙七嘴八舌的安慰他,葉翔忽然眼眶有點溼潤起來。
班級導師教的是國文。她長得很高,一頭及肩的直髮,約有一百八十公分,肚子大大的,宛如身懷六甲。若她沒有微笑,看起來是很嚴厲的老師。
「葉翔,我手上有你過去學校的生活紀錄。你好像不太喜歡上學。」老師在第一節下課後,便把他找來辦公室。
葉翔沉默。之前幾位導師,一看到他的翹課、打架紀錄,不是沒多說什麼,只皺著眉頭,要不就是嚴肅的開始訓話。
「我希望,這裡是你新的起點。如果你願意改頭換面,重新過正常的學校生活,遵守生活常規,用功讀書,好好認識新朋友,你在這裡會很愉快的。」新導師微微笑。

新導師對葉翔很和善,使他鬆一口氣;至於是否能有新生活,葉翔並不抱太大期望。他只希望這次至少能待到半年以上。
葉翔漸漸認識二年九班的同學。威宏和明佑是哥倆好,整日打打鬧鬧、嘻笑追逐;啟仁是班上功課最好的學生,頗有老大的氣勢,會替班上爭吵的同學排解糾紛;凌羽是可愛的萬人迷,下課在教室外偷看的男生都是為了目睹她的丰采。
最讓他注意的,是一個叫亦婷的女孩。
亦婷是班長。她不是長的頂漂亮。一頭烏黑長髮,白嫩的臉上,是細細長長的眼睛,笑起來會有甜甜的酒窩出現在兩頰上。每一次她經過葉翔的身邊,他隱隱約約聞道一種清香味。在田尾幾乎家家戶戶都有種植花卉或植栽,她身上的味道是會是她家種的花香嗎?
亦婷在他轉學進來,劈頭就對他說:
「我覺得你很奇怪,班上的人都很想了解你,你怎麼不太回應人家?」
「有人問問題,另一個人一定得回答嗎?」
「當然沒有,但是你已經是我們班的一份子,你得回答我們的問題,我們才能瞭解你啊!」
葉翔不等亦婷說完轉頭就走。
他不知道要怎麼應付這麼熱情的同學。他害怕敞開心門了,分離的那天來臨會多麼不捨。過不久是否債主又要苦苦追逼?爸爸是否又要帶他遠走高飛?好多的疑惑縈繞在他的心頭。這一些,同學們無法理解的。

★ 第二十一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榮譽獎作品
★ 少兒文學名家陳幸蕙、李偉文聯合推薦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