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御宅魔法師03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騎士團的候補生工作就像打雜一樣,包山包海包天下。

看著要送去魔法公會的密件,這次的工作看來不困難,
就算隊長有要事不能去……為什麼換成公主要跟團?!
就這麼欺上瞞下的帶著公主出城,就算一路平安歸來,
只要被發現,還是可能會被那位妹控國王給擊殺的啊!

人都跟來了,就算嘆了一百次氣也沒有用,
送完信,等公主探完親趕緊把人安全的送回城就達成任務,
誰知,露妮安卡卻和此行要探望神官爺爺吵了一架,
之後就不見人影了……

若不快點找到公主並平安的送回城,小命鐵定要不保了!

鬱兔

擅長用線上電玩風格的生動筆法撰寫故事,讓角色的活躍宛如真實一般的呈現,是非看不可的新生代作家。

繪者簡介
硝子

活躍於同人創作界的人氣插畫家,畫風豐富多樣,角色造型設計獨樹一格,人物個性氛圍掌握完全的新星繪師。

第一章 死靈之森
第二章  似夢非夢,似真似假
第三章  信差
第四章  誤上賊船
第五章  救援行動
第六章  守城水晶
第七章 生靈之讚歌
第八章  噩耗
第九章 神蹟似的醫術
第十章 轉職測驗
第十一章 出發向轉職考試

第一章 死靈之森

凱德村四周被森林簇擁,不遠處有一條乾淨的小河流經,襲擊村子的魔物已經退散,平靜下來後,村人們開始忙著重新規劃要如何重建,沿著河邊搭建臨時住所,以及著手其他的雜事。
從芙那裡聽說,凱德村南端的樹林連結著可怕的惡靈森林,傳說那裡是剛死去的含怨亡靈們徘徊不去的地方,它們會引誘活人接近,然後吃掉他們的靈魂,並且住進他們的身體裡,再去誘騙其他人上鉤。
……光是想像亡靈假裝成親朋好友,這樣就已經夠令人毛骨悚然了……我可不想讓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還是快點離開這裡比較好。
「櫻──!」
不想落入可怕的亡靈陷阱,我小心地沿著樹林邊緣,不斷重複呼喊她的名字,就是希望能得到一些回應。
但三十分鐘過去,依舊沒有任何消息。

「櫻……咳、咳咳──」
到最後聲音都沙啞了,喉嚨又乾又痛,停下腳步順順喉嚨,不經意瞥見遠方的草地上似乎有什麼東西躺在那裡,我好奇地加快腳步跑過去。
走近一看,這是一隻白色紅碎花的小鞋子。
上頭一半沾上泥巴,但是在翠綠草地中仍相當顯眼。
「這是……」我把它撿起來一看,總覺得有點眼熟,似乎在哪裡看過。
「你還在發啥呆啊?」
老哥從遠方傳來的聲音打斷我的思緒,他可能誤以為我在摸魚,便像個愛管閒事的糾察隊加快腳步走來,我這才將剛剛撿到的小鞋子拿給他看。
「這不是那丫頭穿的鞋子嗎?」老哥一眼就辨認出來,趕緊接著問,「你在哪撿到的?」
「這裡。」
我指向腳邊五公分處,簡單明瞭地回答。
老哥看了看地上,然後順著地面抬頭看向前方的樹林,頓了頓,不明他為何眼神呆滯,似乎有點訝異,我跟著抬頭望,但覺得前方和正常森林沒什麼兩樣。

「你先別動,我去找大家來。」
老哥緊張兮兮地丟下這句話,就急急忙忙地抓著鞋子跑去找其他人。
看他這樣子,有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一直說服自己不要去相信,但是看到每個圍過來的人都臉色慘白,我已經無法再騙自己了。
「你說,小櫻很可能跑進去那片森林了?」一位身形消瘦的村民再問,驚慌的眼中隱藏不住恐懼。
「嗯。」老哥點頭。
聽到這肯定的回答,圍觀者都大大地嘆口氣,尤其是凱德村的村民們,而且他們似乎已經完全放棄櫻,沒有人自願要去找她,幾名村人掩面哭泣,彷彿篤定她已經死去。
「她怎麼會自己跑進森林裡……」安亞看著眼前的森林,納悶說。
「你外地來的吧?」一位剛好站在他附近,有年紀的村婦看向安亞解釋,「那片森林裡住著許多惡靈,惡靈會化身成『思念的人』的影像,尤其是精神狀況不佳的人最容易被影響……」
「目前為止它已經奪走了我們村子裡好幾條人命,進入這片森林的人,沒有活著回來的啊……」另一位村民臉色慘白地說著,聲音顫抖,雙腿發軟,直打哆嗦。
聽到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地不斷補充惡靈森林的恐怖經驗,我忍不住嚥了嚥口水,背脊涼颼颼的,總覺得森林每處都很可疑。
暗暗祈禱千萬不要被派去這種鬼樹林找人。
這時候,貝洛爾戰隊和其他隊員們都走過來,似乎不明白我們為何要一大群人聚集在這裡。
「怎了?」米爾問。
「有個小女孩跑進惡靈森林……」
「喔,那就把她救回來啊,幹嘛杵在這發呆?」
面對村人之所以不行動的原因,米爾倒是面不改色地輕鬆回答,這句話嚇傻了凱德村的人,每人臉上都是一片訝異與茫然。
想起曾經聽過「貝洛爾戰隊曾經從惡靈森林回來」這個流言,不知道是真是假?印象中好像是在蘭姆鎮舉辦團體競賽時,在廣場聽到的。
如果是真的,那只要他們去就好啦!

想到櫻可能得救,而我們也不用涉險進去這種詭異的地方,我眼中閃爍著無比的光芒,頭一次看到貝洛爾戰隊那群脾氣古怪的五人會有如此爽朗的心情。
「惡靈森林……之前不是去過了嗎?我討厭黑暗的地方。」席妃莉卡逗著站在手臂上的老鷹,連眼睛都沒看向那兒,意興闌珊地噘嘴說。
艾琳和凜沒有特別的反對或贊成意見,雖然我還是不明白凜擺在下巴的「倒七」到底是什麼意思。
「席妃莉卡,這妳就不用擔心了。」米爾說,轉頭看向我這邊,嘴角勾起,帶著笑意的眼神卻充滿殺氣,他意有所指地對我笑著說:「我們可是有人可以差遣的吶……」
語閉,我只覺得一股寒意從我的腳底竄上頭頂,忍不住打個冷顫。
看大家沉默許久,我忍不住再確定地開口問:「你該不會要我們去吧……」
米爾笑而不答,我很快就知道這是確切的答案了。
……我跟這個男人上輩子一定有仇!

***

「看起來是很普通的森林嘛……」安亞看看四周,口中喃喃說著。
「似乎是這樣呢……」黛妮無聊地捲著自己的粉紅色頭髮,看起來有些納悶,「人家還以為可以看到地獄三頭犬的說……」說完還略微失望地嘆口氣。
我們從進入森林以來,四周的景物看起來跟一般的綠樹林沒什麼兩樣,都過了十幾分鐘的路程,大家原本戰戰兢兢的心情也開始鬆懈下來。
只有芙依舊還是保持戒心地走在隊伍前面,而老哥第二個尾隨在後。
鬆了口氣的人還是我,偷偷地露出逃過一劫的得意微笑。
看來惡靈森林只是迷信,我想那些失蹤的村民一定是在森林迷路而已,卻被擔心的人傳成這樣可怕的傳說吧?人云亦云的威力可是很可怕的!
「吶吶、貝魯,如果遇到惡靈的時候,貝魯會怎麼做呀?」走在我身後的黛妮突然拉拉我的袖子,抬頭滿懷期待地看著我。
「嗯……」我沉思一會兒,想說惡靈我應該打不過,最後就嘆口氣,半開玩笑無奈地聳肩說:「裝死吧?」
也許它會嫌我太弱而饒我一命也說不定?
「嘻嘻、貝魯這樣不行啦!遇到熊裝死才有用呀!」笑燦燦的黛妮使勁拍拍我的背,眼角因為忍笑而擠出淚水。
……呃,我記得遇到熊裝死是沒用的說……
應該是要爬樹才對吧?

看她笑得這麼誇張,我忍不住挑眉問:「那妳會怎麼做?」
黛妮一聽,立刻止住剛才幾乎失控的大笑,胸有成竹地將雙手叉在腰際上,相當得意地說:「當然是要請它和我握手呀、而且一定要它教黛妮怎麼樣才可以穿牆、還有瞬間移動喔!」
此話一出,我彷彿是中了沉默的詛咒,只剩下眉毛和嘴角微微抽動,而走在黛妮身邊的安亞則默默地別過臉,似乎假裝沒有聽到。
「是櫻!」
芙突然大喊,我們一聽趕緊回頭,發現的確有嬌小個子的女孩從前方錯縱的樹影中迅速晃過,很快又消失在一片綠海裡。
「快追!」
我們趕緊朝著那方向狂奔,奇怪的是,櫻剛才的速度頂多只算是快走,但我們全力奔跑的速度卻找不著她?
就連影子都找不著,就像風一樣消失了。
我東張西望,速度一點都不敢慢下來,卻突然迎面撞上硬物,一沒站穩就摔到地上,還好地上都是累積的落葉減輕衝擊力道,只是屁股摔疼而已。
抬頭一看,才發現撞到的是老哥結實的背。
他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就連被我撞到而回頭的打算都沒有,其他三人也一樣,簡直就像失了魂似地呆瞪著前方。

「你幹嘛突然停下來啊!……」就當我忿忿地指著他的背大喊時,不經意瞥見眼前的景物,讓我自動消減音量下來,張大嘴巴遲遲無法說話。
因為,我看見前方大約五十公尺以後,雖然也是森林,只不過樹木的顏色竟然是深灰色,其中還瀰漫著飄渺的白色的絲霧,裡面的時間就好像靜止般死寂,不斷聽見鬼魂的呼喚聲傳來的錯覺,空氣冷冰冰。
它就這樣突如其來地闖入我的視線,讓我有一剎那懷疑自己是不是身在夢境,但一切是如此的真實,我完全沒有否定的餘地。
「這就是……惡靈森林……?」安亞愣愣地說著,瞪大的眼睛遲遲無法轉移視線。
腳步好像被黏住一樣,因為直覺不斷告訴我前方很危險,腳因僵硬而完全無法動彈,心彷彿被震懾住,連心跳都遲緩下來。
「……走吧。」
沉默許久,芙率先打破沉默,抽出腰間的劍,逕自朝著惡靈森林走近,彷彿什麼都不怕似的,但也許只是不喜歡在原地猶豫打轉。
大家遲疑一會兒,也終於下定決心陸續跟上。
才剛踏入森林,放眼望去全是一片慘灰的世界,空氣涼颼颼的,好像有鬼魅在後頭吹氣,瀰漫著的詭異氣氛引起一種莫名的心悸弄得我心神不寧,原本吵鬧的我們彷彿融入無聲的森林,只有腳步以及摩擦灰白色的草葉時,發出的沙沙聲響充斥在整個空間。

灰白的世界,只有我們這幾個異樣的外來者是被上色的,與背景格格不入。
感覺此刻的自己就好像被關在黑白的畫框內,強烈的不安不斷衝擊內心,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被捨棄在異次元的某個空間內,那微薄的存在感,好像只要一夢醒,自己就會憑空消失。
在一片灰色調中,前方不遠處有個別於灰色、色彩顯眼的男孩就蹲坐在草叢邊,小小的身軀抽動著,似乎在哭泣。
因為安靜得嚇人,就算是微弱的哽咽都相當清楚。
「那邊有人?」我指向前方。
「可能是迷路的人吧,快過去看看!」
老哥說完,就加快腳步,不疑有他地跑過去,我們也趕緊跟上。
「嗚嗚……」男孩抱著膝蓋,縮成一個圓球狀的正哭泣著,只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之中,似乎完全沒有發現我們靠近。
黛妮親切地蹲下身,柔聲問:「小朋友,你迷路了嗎?」
小男孩聽到她的聲音之後,暫時停下哭泣,他只是稍稍將頭離開雙臂,搖搖頭,卻沒有轉過身來看向我們,仍然低聲啜泣著。
「那你怎麼哭得這麼傷心呢?是和爸媽走散了嗎?」黛妮並不灰心,又繼續問,希望找到他難過的原因。

「不是……」小男孩悠悠地開口說話了,同時轉過頭來,帶著淚眼卻露出詭譎的笑容,嘴角不帶任何善意地冷咧著嘴道:「因為被大家發現了,所以只好把你們的靈魂分一些給他們了……」
「嘎啊啊啊──」
黛妮立刻嚇得躲在老哥身後,我們趕緊抽出身上的武器並向後退了一大步,壓抑恐懼戰戰兢兢地盯著這「孩子」,因為這孩子……雖然沒有什麼恐怖的變化,但是頸子能扭了一百八十度卻依然沒事地笑,根本就不是人類!
小孩緩緩站起身,當下次看到他的臉時,已經完全不是人的樣子,眼眸轉為深黑色,消瘦的臉頰有如骷髏,幾乎寬及耳的大嘴長滿了銳利尖牙,身體逐漸轉為暗黑色,化為一種能量質感的軀體扭動著。
它恐怖的眼睛死盯著我們,身體突然抽長,雙手轉為又長又乾,宛如枯樹枝的長指,疑似口的部分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尖銳笑聲。
「是食物……」
「食物啊……」
不僅這樣,原本讓人覺得靜謐的森林突然騷動起來,耳邊傳來了無數陰沉冗長的怪異聲音,抬頭一看,灰色的世界不知何時多上許許多多紅色點點,赫然發現我們已經被眾多惡靈包圍。
放眼望去,原來是它們密密麻麻、一雙雙紅色瞳孔直盯著我們看,恐懼讓我背脊整個發涼,冷汗爬滿全身。
其他藏匿在惡靈森林的惡靈們不斷地朝我們周遭集中過來,耳中充斥著它們毛骨悚然的呻吟聲,枝葉騷動的聲音彷彿死神斗篷掃過地面落葉,如同死亡魔咒使人心亂如麻。

一開始化身成男孩的惡靈張開詭異細長的手,黑色的影子打算撲向芙,老哥立刻將它攔腰一斬,原本以為能消滅它,卻沒想到它的身體卻像撲朔迷離的幻影一樣斬了又復原,完全造成不了傷害。
「!」
大家愣住,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難道是物理攻擊沒有用?
「火箭術!」
當下想到這種可能性的同時,我就試著朝它來意不善的鬼手發射一枚火箭,沒想到果然如同我猜測一樣,火箭成功地打斷它的手臂,還產生類似東西燒焦的臭味與黑煙。
「嘎啊啊啊!」惡靈用殘存的另一手緊握住斷臂,原本就猙獰的臉孔整個因為憤怒而扭曲,它惡狠狠地死盯著我,瞳孔轉化為血紅色,好像恨不得將我撕裂。
「他會用魔法!」
「先把他殺掉……」
「他的靈魂一定很美味……嘿嘿嘿……」
察覺到我會用魔法,四周的惡靈們突然爆動起來,它們一併將矛頭指向我,我們被包圍得密不通風,只能眼巴巴見它們接近,我們卻動彈不得,它們的身邊有奇異的冷冽之風,感受到那可怕的壓迫感,我冷汗爬滿身上。
「流星彈雨!」
安亞朝著最薄弱的惡靈牆開槍,雖然子彈也是物理性攻擊,但是這種大範圍又華麗的攻擊多少都能造成敵方混亂。

老哥領著大家趁亂逃出,就在我打算跟上時,卻被左右兩旁竄出兩隻惡靈將我擋下,它們張開枯枝般的手臂,裂開嘴猙獰地對我笑著,我愣得停住腳步,後頭的惡靈群還在不斷接近,眼看就要撲過來。
只有我被留下。
「貝魯!」
只聽見老哥大喊的聲音越來越接近,原本心中還燃起些許希望,沒想到惡靈從那可怕的大嘴吐出一顆黑色的能量彈撲向我,速度極快,我根本來不及閃避,就這樣命中左胸口。
「貝魯──」
意識開始模糊,眼前的事物恍惚不定,耳邊最後只聽見老哥聲量漸小的呼喊,明明使勁力氣張大嘴巴,我的喉嚨卻完全無力回答。
接著眼前一黑,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