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雄霸天下Ⅲ:聖騎士(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5元
定  價:NT$150元
優惠價: 73110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繼《聖堂》點擊過千萬後又一逆天力作!
通天之路突破試煉極限,雪妖封印開啟聖戰傳承
獸神榮耀逆天撼動蒼穹,鬥志燃燒戰歌驚天一擊
只有經歷了血與火的粹煉,才能獲得真正強大的力量!
一個男人,寧可英勇戰死,也絕不屈辱逃跑!
來吧,讓攻擊來得更猛烈些吧!

一個酷愛格鬥遊戲的宅男穿越了,滿懷希望來到了獸族統治的世界,通過努力拼搏奮鬥,從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成長為征服天下的風雲人物。兩個不同的世界,但不變的是一樣的激情,小人物也能雄霸天下!
無限格鬥,獸戰無雙
靈魂鐫刻,塑造輝煌
一把刀,一個獸血沸騰的世界
只有經歷了血與火的粹煉,才能獲得真正強大的力量!
一個男人,寧可英勇戰死,也絕不屈辱逃跑!
骷髏精靈。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作品連登港臺地區玄幻小說暢銷NO.1。其經典作品有《猛龍過江》 《海王祭》《機動風暴》《界王》《武裝風暴》《雄霸天下》《聖堂》等。
《雄霸天下》是奇幻大神作者骷髏精靈所寫的西方魔幻扛鼎之作,獲得了我吃番茄、天蠶土豆、月關、血紅等殿堂級大神的連袂推薦!
他所寫的是一個熱血在不斷沸騰的新世界冒險故事,強者為尊的世界,獸神演武的傳說,無限格鬥,決戰無雙!主角陰差陽錯去了獸神大陸,得到的身體原主是個被欺負慣了的角色,但這一切,就在他來了之後,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同伴和友情,努力和進步,性格各異的少年們,就這樣走到一起,一路披荊斬棘,勇敢前進。看這個故事的時候,總是會感受到無盡的力量和信念的支持,主角也並非一開始就獨步天下,但他始終用勇氣在堅持,然後,他用實力向所有人作出了證明。
第一章 胸大有腦
第二章 有一種經典可以穿越時空!
第三章 獻給對手的傳承
第四章 通天之路
第五章 神之技能
第六章 重逢多不童話
第七章 以退為進
第八章 欲望
第九章 美杜莎女王
第十章 狼
第十一章 另類勇士
第十二章 天才相斥
第十三章 頑疾用猛藥
第十四章 飛雪
第十五章 聖令
第十六章 信仰
第十七章 冰龍
第十八章 滅世格局
第十九章 妖獸獵場
第二十章 鬥志燃燒
第二十一章 暗中角力
第二十二章 這裏,是我的天下
四支小隊的隊長聚在眼魔領地的前面。
“週邊眼魔的密度還具備威脅,但據獵影的探查,在往裏就不好玩了,幾位怎麼看?”布埃納文溫文爾雅地說道,身為獵影,可是身上很少看到肅殺之氣。
墨菲淡淡地望著幽暗的深處,靜靜地看著沒有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什麼怎麼看,人也到齊了,殺進去不就完了,只要某些人不要拖後腿!”
拉菲爾渾厚的聲音響起,一對銅鈴大眼瞄著亞瑟。身為比蒙族對於這種軟綿綿的靠關係的祭司,非常反感,尤其是個獸族都知道,戰歌祭司完全就是被淘汰的職業。
無論是被諷刺的亞瑟,還是布埃納文,又或墨菲,都是一臉的雲淡風輕,完全像是沒聽到一樣。
“亞瑟兄,你可有辦法?”墨菲忽然問道。
拉菲爾愣了愣,驕傲的黃金獅子竟然還會問別人的意見?
鄒亮笑了笑,他自然知道墨菲的意思,黃金獅子要的辦法是沒有死亡的進入方法,顯然他剛才已經判斷過了,以目前的密度,到了接近邪眼魔王的地盤,密度將更高,想要沒有傷亡根本不可能。
“週邊簡單,大家殺進去,到了領地核心,邪眼魔王之外的都交給我如何?”
達羅斯的時候,墨菲給他一個人情,現在是還的時候了。
拉菲爾剛想出言諷刺,卻見黃金獅子和智狐都露出笑容,顯然是相信這個見習祭司的話。
已經休息足夠,四支團隊的所有人站在了領地的邊緣,一聲令下,狂野戰隊率先沖了進去,拉菲爾是想在佳人面前表現一下,只可惜姬娜美人的目光卻在眼魔身上。
擁有高階妖獸的領地,低級妖獸的領地屬性很重,一旦有外敵入侵會立刻發起猛烈攻擊。
一道道致命光線從幽暗的樹林深處射出,即便是比蒙輕易也不願意用身體去體驗射線的灼傷感,直接面對的眼魔數量還沒那麼誇張,何況四個小隊一起進去,實力也是相當了得。
獵影如同影子一樣深入到樹林之中,姬娜和蘭迪的梅花鏢已經呼嘯著殺了出去,眼魔攻擊極強,可是防禦很差,那巨大的獨眼更是要害,梅花鏢直接插了進去,一串火花,直接爆了。
亞瑟依然沒有出手,身後跟著露瑤和艾薇兒,艾薇兒則是冷靜地狙擊,從某方面說她跟眼魔的特點倒是很像,超級殺傷、脆弱的防禦,但是在亞瑟身邊她可以隨心所欲地進行攻擊。
先不說這四支團隊在神耀的水準,他們至少代表了一個城市的最高水準,尤其是達羅斯。
墨菲並沒有出手,顯然也是保存最佳狀態對付邪眼魔王,但是他隊伍裏的人可全部是怪物。
撒目,墨菲隊伍裏的獵影,唯一的獵影,戰鬥一開始就消失不見,然後從眼魔的影子裏出現,一刀見血,緊跟著又晃晃悠悠地消失。
顯然這也是擁有特殊能力的獵影,天下之大,得到獸神恩寵的人才儘管不多,可放在總量上也就不少了。
艾拉也跟在墨菲的身邊沒有出手,她的劇毒屬性對付遠端的眼魔的確是有點大材小用。
戰士們借著地形掩殺過去,弓箭手也都拿出了自己的絕活。
布埃納文的隊伍也展現出不俗的戰鬥力,配合上非常精妙,甚至比鄒亮的衝擊波小隊還密切,進入了密林之中,面對遠端攻擊的敵人,他們依然保持著一個相當完整的陣型。
這點可是相當了得,不過除了鄒亮恐怕還真沒人注意這個。
在獸族這個單兵武力至上的世界,很少有人會鑽研團隊力量,可是鄒亮擁有前世的記憶,很清楚,一加一可以大於二的團隊道理,他知道所以特別注意培養歐尼斯特等人的團隊意識,但比起布埃納文似乎還差了一點。
也是一個有趣的人啊!
除了狂野戰隊肆無忌憚地展現著自己強大的戰鬥力,其他三個團隊都在保存實力。
獸變戰士確實是全天候作戰,很少遇到他們不適合的地形,不過很快拉菲爾和阿諾德都無奈地收起了比蒙變身,體形太大了,隨著眼魔數量的增多,這兩人簡直就是活靶子、火力誘點,保不准其他團隊的人都要笑死了。
就算不適用獸變,這兩人的戰鬥力依然不弱,只能說,眼魔的世界是對比蒙戰士最不利的類型了。
隨著眼魔的增多,墨菲和布埃納文也不得不出手了,而且兩人的隊伍隱約地在替衝擊波小隊分擔壓力,鄒亮依然沒有出手,艾薇兒的十字弓很犀利,露瑤發揮不了作用,她是隊伍中純正的後勤,一點攻擊力都沒有,緊緊跟隨鄒亮。
光線越來越幽暗,幸好在眼魔攻擊的瞬間,眼睛會驟然亮起,不然還真很難發現。
一道道熾熱的射線劃破空間,戰鬥也進入到了白熱化,布埃納文的雙手飛速地揚起,也不見什麼變化,一個個眼魔掙扎地倒下。
在對付這種怪物,戰士再快也沒有獵影快,這是職業的相克特性。
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鏖戰,他們總算脫離了第一波眼魔的圍殺,當然眼魔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四支隊伍均有不同程度的受傷,尤其是狂野戰隊,還出現了一個重傷,其實兩個比蒙戰士身上遭到的射線攻擊最多,不過不得不說比蒙的身體本身就是個變態,戰鬥結束之後,竟然好得七七八八。
顯然大家都意識到邪眼魔王領地的可怕超乎了計算,但已經走到這一步,換成是人類,大概會知難而退,可惜獸族字典裏面沒有這個詞。
勇,是獸族生存下去的烙印。
拉菲爾很不滿,衝擊波小隊發揮最差,他們隊伍裏有好幾個吃閒飯的,除了一個半獵影不錯,還有一個優秀的弓箭手,其他人都是打醬油的。
特別是那個隊長,他以為這是帶著漂亮妞逛街啊!
隊員休息,四個隊長則湊到一起決定下一步的攻擊,進入第二個區域,眼魔的攻擊肯定會更猛烈,甚至會伴隨著其他的肉搏型妖獸,可沒前面這麼輕鬆了。
墨菲望著鄒亮剛想開口,拉菲爾的話就如同炮彈一樣湧出來:“亞瑟祭司,你來這裏是度假的嗎,還有你那個大胸貓女,一路上什麼事都不做,知不知道這會拖我們的後腿!”
拉菲爾的聲音太洪亮,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不少人都笑出了聲。這種危險的地方,最講究實力,亞瑟和露瑤兩個祭司完全沒有發揮,這種嘲笑都算輕的了。
墨菲和布埃納文一見拉菲爾開口倒也省事了,鄒亮不以為意,現在鄒神棍越來越有涵養了。
“三位,把你們隊伍中受傷的人都集中過來,拉菲爾,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大胸貓女的厲害!”鄒亮笑道。坦白地說,除了他很喜歡這種狂野的氛圍,別說他們了,換成是自己,也會覺得不爽的,畢竟從來沒有治療祭司這一說,一般的傷勢也用不著專門的藥劑師,尤其是在這樣危險的地方。
墨菲和布埃納文顯然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期待,立刻讓受傷的人集中過來。拉菲爾愣愣的,不知道要做什麼,不過看墨菲和布埃納文都做了,也悶哼著讓受傷的戰士過來,他們隊伍裏面就沒有沒受傷的。
被一群人盯著,露瑤還真有點怯怯的,眾戰士望著這個柔弱的見習祭司,不知道要做什麼。
鄒亮給了一個鼓勵的眼神:“大場面都經歷過了,這點算什麼。”
露瑤不由得想起自己在競技場上的表現,面對幾萬人以及薩滿、總督的場面都過去了,這算什麼?
信心有了,整個人的氣質也變得不同了。當治癒權杖出來的時候,她更是發生了質的變化,頭高高地抬起,表情也變得莊嚴起來。
權杖一出,頓時一陣議論聲,奧義很普通,可是+2治癒,這是什麼意思?
其他地方可能還不知道,但達羅斯的人就不可能不清楚了,治癒女神降臨雖然被解釋了,可還是盡人皆知啊!
難道……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I feel you
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
白光從權杖中濛濛散發,獸族戰士的表情石化了,尤其是那些根本沒聽說過的更是張大了嘴。
露瑤戰鬥時手忙腳亂柔弱不堪的樣子徹底消失,在治癒戰歌響起的時候,這就是她的領地,她的世界!
隨著治癒戰歌,光芒籠罩了受傷的戰士,戰士身上的疼痛感漸漸消失,拉菲爾隊伍裏那個受重傷的豹子獵影,竟然緩緩地坐了一起來。他的腹部遭受了最嚴重的射線一擊,雖然已經上了藥,也包紮好,但他已經失去戰鬥力,還需要一個戰士的照顧。
治癒戰歌越來越嘹亮,布埃納文和墨菲都忍不住伸出手去感受一下這濛濛的光芒,一股溫暖傳到身上。
他們沒受傷都有感覺,受傷的戰士感覺就更明顯了。
“答應我,一定要活下去!”
權杖指向傷勢最重的豹族戰士,光芒湧入,所有人都看著,看著……感覺大腦都要停滯了。
而這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豹族戰士竟然……坐了起來……
露瑤的臉色則變得蒼白,艾薇兒連忙扶住露瑤:“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五妹,愛瑪,一會兒的戰鬥,你們兩個照顧好露瑤。”鄒亮點點頭。
半死的豹族戰士,竟然可以在隊友的幫助下站了起來。
“神跡。”
“拉菲爾隊長,這就是露瑤祭司的能力。”鄒亮淡淡地說道。
驕傲的比蒙戰士看了竟然已經能站起來的豹子,走向露瑤,深深地躬下身體:“請原諒我的無知,尊敬的祭司大人。”
比蒙屬於愣頭兒青的類型,認死理,為了面子更是固執,能讓他們低頭的事真不多,露瑤做到了。
露瑤點點頭,她本就心胸寬廣,看豹族戰士掙扎著要站起來連忙阻止:“你的身體並沒有完全恢復,治療戰歌只是暫時激發你的生命壓住了傷勢,戰鬥技術之後要好好調養。”
“是,祭司大人。”豹族戰士低頭說道。露瑤所展現出來的能力折服了他,他知道自己的傷勢拖累了隊伍,甚至讓隊友不必管他。
現在雖然不能戰鬥,但至少行動能自理。
一些輕傷的此時已經可以解開紗布了,鄒亮也是讚歎,加了一個治癒之後,些許的皮肉傷都可以在戰歌下快速恢復,真是厲害。
望著周圍崇敬的目光露瑤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當初聽到治癒女神的傳聞,我還不相信,現在看來,當真是名不虛傳啊!”墨菲目光中透著驚詫。
“厲害,實在太厲害了,有露瑤祭司在,我的膽子都變大了。”
那些小看露瑤,認為這個胸大無腦的貓族就是來度假的戰士,著實為自己的想法羞愧了。
隊伍中有這麼強的治療祭司,當真是膽子都足一些。
鄒亮感受著遠處數目眾多的妖靈,接下來的戰鬥肯定更艱巨。
“闖吧,不過大家最好聚集在一起。”布埃納文琢磨了一下,還是想不出什麼好的方法,如果是其他類型對於妖獸,還可以用點小技巧,但面對眼魔,實在很麻煩。
墨菲和拉菲爾也點頭,自從露瑤露了一手,拉菲爾老實多了,儘管亞瑟還是很但沾了露瑤的光,人家也不用鄙視的眼神掃射他了。
其他戰士都在小聲討論著,看向露瑤的眼神越來越熾熱,這就是花瓶和才女的區別。
剛開始的露瑤雖然美,但頂多是個胸大無腦的凱特族,膽子還小,強大的男人不會喜歡這種,可是一個華麗的轉身,露瑤變成了擁有傳奇治癒能力的祭司,這些男人就要仰視了。
達羅斯的一幫人更是議論紛紛,他們早就聽說發生在競技場的傳說,那段時間整個達羅斯都在議論美麗的治癒女神,怎麼也沒想到竟然就在自己身邊。
當著數萬人的面把一個死者從地獄拉了回來,絕對是震撼性的神跡,看過的人一輩子都無法忘懷。
後來神廟解釋說,這是一種治癒戰歌,導致很多年輕人,尤其女孩子想要成為戰歌祭司,學習這傳說中的能力,可惜這種戰歌還未對外開放。
而且這是神語戰歌,並不是什麼人都能掌握的。
當然有人喜歡,也就有人不爽,比如墨菲隊伍裏的艾拉。身為毒女的她,擁有一樣的美貌,可是人人對她敬而遠之,同人不同命啊,同樣是極限天賦,只不過一個是殺人,一個是救人。
布埃納文隊伍裏的薩米也禁不住撇嘴,她就更不用說了,能力沒法比,相貌就更沒法比了,何況她總是開口老娘閉口老娘的,真比爺們兒還有殺傷力。
“各位,前面的挑戰非常嚴峻,我們必須團結一致殺過去,所以要求每個隊員盡全力,不管以前有什麼過節,現在都放下!”黃金獅子墨菲說道。其他隊長也都點頭示意,一個不小心說不定見不到邪眼魔王就掛了。
“我們狂野戰隊打頭陣!”拉菲爾說道。
“弓箭手集中起來,獵影負責兩翼,戰士中間突進重點是掩護弓箭手。”布埃納文說道,把小隊打散。
“傷患則跟弓箭手待在一起,同時保護露瑤祭司。”鄒亮說道。
這樣的安排可以最大程度地發揮出戰鬥力。
拉菲爾和阿諾德站在前面,一聲狂吼,身體不斷地膨脹,變成了巨大的比蒙獸,露出一對森寒的大牙:“我們兄弟先來!”
噌!
黃金獅子墨菲一身全數據裝備,很普通,可是穿在墨菲的身上自有不凡的氣勢,他拔出大劍:“算我一份。”
布埃納文無奈地聳聳肩:“唉,我喜歡動腦,不喜歡動手哎。”但是也走到隊伍的最前面。
隊長必須以身作則,其他人都看向鄒亮,鄒同學左看看右看看:“這個,我跟弓箭手在一起吧。”
墨菲笑了笑,點點頭:“也好,你負責指揮。”
見黃金獅子都這麼說,其他人也沒說什麼。儘管是祭司,可身為男人這個時候說出這種話,也真需要相當的勇氣。
艾拉撇撇嘴,儘管她對男人很感興趣,但這種膽小的傢伙送給她都不要!
連母老虎薩米都露出鄙視的眼神,但也只限於眼神,並沒有出言諷刺。
以鄒同學兩輩子練就的臉皮,依然笑眯眯地跟美女弓箭手和重傷的豹族戰士站在一起。
“戰!”
吼!
咆哮聲響起,兩個比蒙戰士率先沖了進去,他們就是為了吸引攻擊,獸變的戰士們緊隨其後,獵影則跟在後面,等待目標現身。
兇猛突進到了五十多米的時候,危險的氣息忽然冒了出來。
噌噌噌——
瞬間黑暗之中爆發出耀眼的光芒,無數道光線轟了出來,瞬間實力稍差一點比蒙戰士阿諾德被轟倒,弓箭手雖然全力發射,可是根本沒用,數量太多!
他們中計了,這裏至少兩百以上的眼魔,分散的話,這支隊伍可以幹掉,但集中起來,可就輪到他們玩完了。
而且裏面有邪眼魔王!
“退!”
想都不用想,墨菲一聲驚天動地的獅子吼。這一聲露出了黃金獅子的真實實力,硬生生地讓眼魔澎湃的攻擊變得散亂,稀稀拉拉。
“弓箭手,攻擊!”鄒亮吼道。撤退也要有秩序,要讓頂在前面的獵影和戰士先回來,弓箭手一陣狂射,這個時候能不能射中已經不重要了。
但艾薇兒還是很厲害,抽冷子找到了邪眼魔,給了對方一箭,可惜沒有命中要害,但也拖延了一點時間。
戰士們飛退,墨菲和布埃納文卻沒有退,他們依然在光線中穿梭,儘管眼魔的攻擊很恐怖,但兩人竟然還頂得住。
直到戰士們撤離危險區,才高速地後退,噌噌噌……哢嚓。
布埃納文剛剛落身之處就被光線射成了篩子,而墨菲雖然不是獵影,卻對攻擊的感知極強,射線還沒到他這裏已經開始做出閃避動作了。
又是兩聲萊茵獅吼,壓制妖獸,但效果並不好,顯然眼魔已經適應了,沒有剛才出其不意的效果。
好不容易突進去,可是現在又退了出來,眼魔似乎也知道空曠地區對它們不利,並沒有跟出來,樹林中又恢復了平靜。
剛剛還氣勢洶洶信心滿滿的隊伍,一下子變得沉寂起來,露瑤在此釋放了治癒戰歌,但以她的能力,連續施展兩次已經是極限了。
就算這樣,隊伍裏面又出現了四人無法戰鬥,包括阿諾德,儘管是比蒙,身上承受的攻擊也太多,沒有徹底防禦掉。
墨菲的表情有點凝重,布埃納文卻像是沒事的人。
“差點要了老娘的命,這幫人搞什麼,這哪是我們能闖過去的!”母老虎薩米心有餘悸地說道。
“裏面有個邪眼魔,大意了,一般有邪眼魔王的地方,肯定有邪眼魔,多了一個領導,眼魔的戰鬥力要升一個臺階。”
面對這樣密集的攻擊,讓大家空有力氣卻發揮不出,品質可怕,但有的時候數量更猛。
螞蟻多了還咬死大象,鄒同學更知道這個道理。
眾人都已經有了退意,這已經不是勇氣的問題,根本是送死,獸人雖然勇猛,但不傻。
拉菲爾已經不用想了,以比蒙的身材想硬闖過去都沒戲。
但很顯然墨菲和布埃納文都沒有要放棄的意思,只不過就算以二人之力可以闖過去,面對邪眼魔王,就這麼幾個人,可不太夠啊!
對付邪眼魔王這樣的高級妖獸,就是要靠人數弄死它。
眾人面面相覷,其實就等誰先說出個退字了,不知怎麼不約而同地望向了鄒神棍,顯然在眾人看來,如果祭司要求撤退,也沒什麼丟臉的。
鄒同學沒辦法只有站了出來,整理一下衣服:“這裏交給我吧,十分鐘,嗯,差不多。”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