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近戰法師01
定  價:NT$129元
優惠價: 79102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蝴蝶藍,起點中文網主站網遊文大神,千萬點擊率,百萬讀者熱情推薦!
◎幽默風趣的文風,讓人一讀便無法停止!

身處現代,已經快要絕跡的武功高手顧飛,
在進入全息網遊世界「平行世界」時,誤選了血薄體虛的法師當做職業,
更悲劇的是,他還無法改變這個錯誤!
本想在全息網遊當中一展拳腳過足打架癮的他,只能將錯就錯,
變成一個近戰暴力法師!

陰錯陽差之下,他不僅加入了所有男生夢寐以求的純女生幫會「重生之紫晶」,
還加入了由韓家公子、劍鬼、佑哥、御天神鳴和戰無傷所組成的「公子精英團」,
在遊戲當中一邊過足與真人(刪除線)打架(刪除線)施展武功招式的癮,
還交到一群值得信賴,風格各異的夥伴。

而這樣一個不按牌理出牌,拿刀比拿法杖更稱手的法師,
將會帶給「平行世界」多大的震撼呢?

本書另附
顧飛面試體育老師之未公開番外。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等。

第一章

雲端城的天空一片灰暗,斷斷續續地飄落著細雨。
城中法師學院的玩家出生點附近,兩個NPC商人被圍得水泄不通,這兩個傢伙,一個是專賣掃帚,一個專營黑框眼鏡。《哈利波特》對於魔法這個陳舊主題的推動作用,連最新的全息網遊大作「平行世界」也不能免俗。
這兩個NPC藉著《哈利波特》標準造型,將新生的玩家狠狠地宰了兩刀。要知道,新生的玩家系統一共就贈送五十個銅幣,但這兩樣毫無用處的裝飾,卻要每樣售價一百二十五,加起來正好二百五。雖如此,玩家熱情不減,拚博一天,只為這二百五而努力。整個法師學院裡就到處都是拖著長袍,戴著黑框眼鏡,手舞著掃把的玩家穿梭其中了。
在這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中,卻有一人愁眉不展。
顧飛,穿著一襲法師長袍,站在學校廣場的中央,望著周圍歡快的人群,除了唉聲歎氣,實在找不出什麼事可做。
他最不願意當的職業就是一名法師。
但他偏偏就成了一名法師。
這全要怪叫阿發的那個學生。顧飛本是學校的一名老師,無意中聽到幾個學生討論到這個運用全息技術的新網遊,在打聽了幾句後,這個叫阿發的學生就討好地送給了自己一個帳號。
誰知好心也會辦錯事,阿發居然稀里糊塗地把自己已經設定好職業和姓名的帳號給了顧飛。顧飛在接受過全息掃描、身分綁定等操作進入遊戲後,才發現這一情況。又偏偏這網遊是首次用到全息技術,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鑒於遊戲伺服器承載量有限,官方只能限量發送帳號,一個身分只限一個。最終導致顧飛如果想玩這遊戲,就只能當這個法師。

望著自己專程買回來的最新的全套全息設備,不玩實在可惜。顧飛最終還是進入了遊戲。只可惜,沒有選到心中所想的職業,遊戲的目的已經完全喪失。此時的顧飛,站在城中已經不知道該幹些什麼了。
正茫然,突然看到幾個法師拖著碎裂的長袍鼻青臉腫地從法師學院的大門外往回跑,顧飛看到其中一個矮小瘦瘦的身影,下意識地喊了出來:「阿發!」
就是這個學生,成績差,體育差,長相也是普普通通,除了油嘴滑舌沒發現啥特長,在學校屬於那種姥姥不疼,爺爺不愛的絕對邊緣人物,顧飛這個法師帳號就是從他這來的。在遊戲裡遇見他,顧飛很努力才克制住上去揍他一頓的衝動,畢竟他也不是故意的,更何況,自己還得為人師表。
阿發聽到有人叫他,抬頭看到顧飛,踉踉蹌蹌地晃了過來,「老師好!」阿發說。
「行了行了,不用這樣。」顧飛連忙道。在遊戲裡被學生這樣問候,實在是其窘無比的一件事。周圍許多聽到這一聲的玩家,都好奇地望了過來。
「你怎麼搞成這樣?」顧飛把阿發拉得離人群遠了點,這才問道。
阿發大喘了兩口氣:「沒想到、沒想到會這樣……剛剛出去在城裡溜達,就被人給揍了。」
「你多少級了?」顧飛奇怪。遊戲中除了出生點,再沒有所謂的安全區,這點顧飛是知道的,但對於低級玩家的PK保護還是存在的,五級以下的玩家是不可能被PK的。

「就剛出生,還沒升級!」阿發說。
「那怎麼會被人P的?」顧飛不解。
「不是被P,是被揍。」阿發說。
「有什麼區別?」顧飛不明白。
「老師,PK那是要用遊戲裡的技能,削減遊戲裡的生命。可現在是全息模擬,他們就像平常街頭打架一樣把我揍了一頓,雖然生命沒有減少,可是……真的好疼啊!」阿發摸著嘴角,齜牙咧嘴。
「居然還有這種人!」顧飛驚訝。
「是啊!我也沒想到全息模擬後居然會發生這種事。」阿發說。
「全息模擬……」顧飛暗自念叨這幾個字,「我去看看!」顧飛突然邁步要朝外走。
「等等!」阿發拉住顧飛,「老師,你也是法師,天生的體和魄力量都不如他們騎士,這種打架咱們贏不了的!」
顧飛拍了拍阿發的腦袋說:「你忘了?老師是會功夫的!」說完轉身就走。
「老師!」阿發望著顧飛的背影發怔──顧飛老師是會功夫的!這句話,在育林中學裡是一句笑話。聽說連校長私下都有議論:什麼是無恥?顧飛老師一再說他會功夫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無恥的事。
顧飛的確是彈跳好一些,速度快一些,身手敏捷一些,力氣大一些。在一般人眼裡,作為一名體育老師有這種表現是完全合情以及合理的,但顧飛偏偏說他是自幼習武,才練得這一身鋼筋鐵骨,從小打遍天下無敵手。
沒有人相信。
因為在育林的校園網有一段流傳很廣的視頻,是安裝在校門口的監視器拍攝下來的,不知哪個閒著沒事傳到了網上。畫面上,一個年輕人在校門口被一個老頭拍得鼻青臉腫,滿地打滾全無還手之力。這段視頻的標題被命名為「老當益壯」,男一號當然是老頭,至於男二號,據考證正是自稱「打遍天下無敵手」的顧飛老師。
有過這種遭遇,還有誰會相信顧飛會功夫?大家都認為這人武俠小說看多了,精神有些失常。還好,顧飛雖然說自己有功夫,但絕沒有絲毫暴力傾向,教學態度也算認真,這才沒有進一步產生什麼影響。
但是眼下……阿發眼望著顧飛已經走出法師學院大門,正回頭朝阿發喊:「哪邊啊?」

阿發下意識地朝右邊指了一下,顧飛邁步就走。
阿發愣了半晌,反應過來,連忙快步追了上去。
遊戲的擬真無疑做得非常好,石子鋪成的道路讓人覺得有些硌腳,但顧飛快步如飛,阿發在後面跑得滿頭大汗,看到顧飛又停在了一處路口。
「他們在哪?」看到阿發追了過來,顧飛扭頭問道。
「剛才他們在那邊。」阿發伸手指著前方廣場正中的水池。「老師,不要去啊!」看到顧飛前進,阿發喊道。
顧飛回頭笑了笑:「你不要過來,老師馬上回來。」
拖著法師長袍的背影看上去總讓人覺得柔弱,但顧飛的身影卻讓人覺得不同尋常的瀟灑與自信。
「靠!反正最多挨頓打,不過是遊戲,真實的自己又不會受傷!」阿發暗自念叨了一句,追了上去。
但此時已經不見了顧飛的蹤跡。阿發一邊走一邊四下打量,突然聽到陣陣慘叫聲從旁邊一條巷子裡傳出來,阿發連忙趕過去,探出腦袋朝裡望去。
巷子裡,四個身穿騎士輕甲的傢伙,正揪著一個瘦小的男人狂扁。拳拳到肉的聲音聽起來毛骨悚然,被打的傢伙早已經是鼻歪嘴斜,身上臉上斑斑點點地全是鮮血,從他穿的裝備看不出他是什麼職業,但此時就算他是最皮糙肉厚的戰士職業,以普通人的身分,也無力對抗這麼四個壯年男子的圍攻,此時他早已失去了抵抗能力,被人重重一拳打翻在牆角後,蜷縮著一聲不吭。
打人的四個傢伙都是一臉橫肉,一看就不是什麼善茬。不過此時他們停了手,因為顧飛已經出現在他們眼前。
沒有人說話,四個傢伙看到顧飛的一身法師長袍後,突然互相對視了一眼,露出了會意的微笑。

「放開他!」顧飛說。
「你說他嗎?」四人中身形最剽悍地一位抬腿踹了蜷縮在牆角的可憐人一腳,朝身邊三人打了個眼色,四人緩緩移動,朝顧飛包抄過來。原本他們都提防著顧飛轉頭逃跑,哪知顧飛站著不動,任由四人把他圍在了當中。
明顯是帶頭人的剽悍男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但在細細打量過顧飛後,又有一些釋然。眼前這傢伙個頭不算高,遊戲中合身的法師長袍沒有掩蓋住他勻稱的體型,寬肩細腰長腿,如此體型一看就是平時注重鍛鍊,身體素質不賴,打起架來當然也不會太差。但眼下這是遊戲,在現實中體質再好,在遊戲中,速度、力量、體魄等等卻完全是由遊戲的資料決定的。這傢伙是一個法師,力量、體魄都是最弱的,自己一拳下去就能讓他痛得喊半天。看來高度擬真的環境讓這人忘了這是在遊戲裡。
沒有任何場面話,帶頭人只說了一個字:「上!」
左右兩邊兩個傢伙一起衝了上來,另一個傢伙卻退到巷子口,防止顧飛逃跑。
兩個傢伙轉眼殺到,一個揮拳,一個踢腿。顧飛不慌不忙,略退一步已經將兩邊的攻擊全部躲過。接著左腿撩起一腳,正中左邊那人的門面,但緊接著想飛起右腳時,發現右邊那傢伙已經驚訝得退到一旁了。
顧飛苦笑。如果這是在現實中,自己這記「勞燕雙飛」沒可能只踢中一個人,但如今在遊戲裡,自己的速度完全被法師差勁的身體資料所侷限,根本沒法被把這一招發揮出來,只能使出一半。而且力量被削弱得更殘酷,左邊這傢伙中了自己一腳,居然只是捂著臉吃驚地望著自己。真要換作現實,腦袋吃自己這麼一腳,起碼得昏迷四五個小時。
「果然是有兩下子的。」帶頭的那人神色一變,不過也沒太慌張。顧飛這一腳踢是踢中了,但顯然威力也有限得很,當即喊道:「他不過是個法師,用不著怕。」喊完自己也衝過來加入戰團。

顧飛在三人之間遊走。雖然因為法師的身體素質導致顧飛的力量、體魄都是極弱,不過法師的敏捷還勉強說得過去,起碼在現在大家都是初生者,還沒有升級加過點的情況下,差距並不如何明顯。顧飛時不時就扔出一拳踢出一腳,憑藉豐富的格鬥經驗,招招命中對方。而三個傢伙至今連顧飛的衣服角都沒碰著。帶頭的傢伙越來越驚訝:這傢伙何止是有兩下子,幸虧他是一個法師,這要換個力量強橫點的,三人這會早被他打趴下了。
顧飛此時頗有些無奈,因為多方面的限制,自己許多功夫招式根本施展不出。如此來看,即便是選了格鬥家之類的職業,自己的功夫在沒有升級之後的點數支持前,依舊是不能發揮。反過來說,雖然自己現在是法師,但只要升級加點多用在敏捷、力量等方向,自己依然可以有機會發揮功夫啊!一想到此,顧飛不由地來了精神。
圍攻的三個傢伙一看不但拿顧飛沒辦法,這傢伙還越打越是精神,就在剛才還露出非常舒心的笑容,現在心下卻是慌亂了。
本就是街頭混混級別的砍刀板磚技術在顧飛眼中更是漏洞百出,顧飛無心和這幾個傢伙糾纏,抽身找了個機會退出圈外,笑道:「還要繼續打嗎?」
三人受了顧飛不少拳腳,雖然力量不重,但積累下來也不好受。尤其後來顧飛刻意反覆擊打同一個部位,此時三人,左邊那個是左眼圈一片烏青,右邊的是右眼圈烏青,中間的帶頭人則是鼻血長流不止,說話都生怕鼻血喝到嘴裡,仰頭伸手抹了一把後對其他三人說:「我們走!」
「等著!」顧飛說話了,「打完人,不道歉就想走嗎?」
「道歉?」帶頭的傢伙笑了,「你又打不死我,我憑什麼道歉?」這話不假,顧飛糾纏了這麼久,也不過給三人造成了兩個黑眼圈兩道鼻血,這也不是什麼不能忍受的大傷。至於死,那更不可能了,遊戲裡死亡,那得生命值為零才行。而眼下這情況,別看個個被揍得鼻青臉腫,生命值可是一點不少,這不得不說是遊戲中的一大BUG。

顧飛卻只是淡淡笑了笑,俯身從地上撿了塊碎石,突然一揚手,「啪」一聲正中帶頭人的腦門。
帶頭人大怒:「你……」
「如果這一下打你的眼睛,你現在會怎麼樣?」顧飛好整以暇地說。
帶頭人愣住了,他原以為顧飛只是隨手砸自己一下,聽這口氣,似乎是指哪打哪?
「你在現實中當然眼睛還是無礙,但在遊戲裡,你從此就要是個瞎子了……別忘了,這是全息模擬遊戲。」顧飛說。
帶頭人嚇得後退了兩步,但轉念一想,說打眼睛就打眼睛?哪有這麼神奇的事,隨即心下釋然,大笑道:「小子,你唬誰啊?」
顧飛不說話,伸腳一勾已經挑起一顆碎石,右手擺指一揮……
「啊……」一聲慘叫,帶頭人捂著右眼翻倒在地,滾來滾去,哀嚎聲一遍又一遍,不絕於耳。眼睛被打瞎的疼痛,那和被打個黑眼圈全然不是一個級數。
「你還有一隻眼睛。」顧飛對著地上打滾的說。說完伸腳一挑,兩塊碎石飛起,顧飛手一揮握在拳中,目光掃向帶頭人身邊的另外兩人:「我這次手裡可有兩塊碎石。」
「對……對不起!」兩人完全被帶頭人在地上翻倒嚎叫的慘叫聲嚇破了膽,結巴著說出了道歉的話。
「走吧!」顧飛一擺手,兩人慌忙拖起地上的帶頭人。這人一手捂著右眼,左眼也是緊閉,痛得渾著顫抖,結巴著地說了一句:「走……快扶我走……」其他兩個傢伙一愣,連忙上前扶著他離開,至於之前守在巷子口的傢伙,早就已經消失了。
躲在巷口看過現場直播的阿發目瞪口呆,直到幾個傢伙跑得沒了蹤跡,這才回味過來,衝進小巷,一臉吃驚地望著顧飛說:「老師,你真的會功夫啊?」
「當然,老師從小就練功夫。」顧飛的話和平時在學校裡說的絲毫不差,連語氣神態都沒有變化。

顧飛的確會功夫。
他出生於一個功夫世家,自幼習武。家族成員對外各有各的事業,對內卻都有一個統一的目標,說是要把中華武術傳承發揚下去。但說是這樣說,顧飛卻覺得除了他自己和他的老爹,現在已經沒有人把這事放在心上了。
叔叔伯伯輩的,手頭上還都算有兩下子,但到自己這一輩,卻連個可以切磋較量的對手都沒有。不僅如此,對於從小一門心思習武的顧飛,他們還充滿了鄙視:「現在什麼時代了?滿天都是飛機,滿街都是電腦,功夫?功夫能當飯吃嗎?」
顧飛想證明給他們看,但結果卻是遭到更深刻的鄙視。
事實很無奈──在這個時代,功夫的確很難當飯吃。
體育界這個貌似最容易發揮功夫特長的領域被顧飛逐一嘗試,有些專業是因為無法掌握規則屢屢犯規,如足球抬腳過高,籃球帶球撞人;有些項目則是有功夫也不行,如棋類項目;還有些項目則是顧飛具有先天缺陷,如游泳、跳水之類的水上項目──顧飛不會水。
哪怕就是功夫本身的項目,顧飛竟然也沒能混下去。
顧飛所練的功夫,注重鍛鍊自身以及格鬥技巧,這讓他在表演類的武術項目裡毫無優勢,而真正能發揮他特長的格鬥類項目,老爹卻又嚴厲禁止他參加。
「我們習武,是為了鍛鍊自身,突破人體極限,不是為了好勇鬥狠!」老爹語重心長地說。
「突破了人體極限,還不是為了更好地擊倒對方嗎?」顧飛不解。
「你錯了,要擊倒對方,最好的方法是打手槍!」老爹說。
「打手槍?」
老爹鄭重地點頭:「對,打手槍!」
「可是……」
沒等顧飛的可是說完,老爹就報以老拳。功夫世家嘛!道理說不清只好拳掌見真章了。那一年,老爹的身子骨還頗硬朗,功夫還在顧飛之上,況且顧飛當然不能和老爹當真動手,結果自然是被打得滿地找牙。那一天,正是顧飛來育林面試的那一天……

最終,在被所有體育項目淘汰後,顧飛還是勉強留在體育界,如果體育老師也算的話。
而由於在校門外被老爹暴打的一幕被拍下並傳播,顧飛想在育林宣傳一下功夫時,都被冠以了無恥的稱號。
功夫,真的很難在現在這個社會生存了嗎?顧飛無比地哀傷。現在他已經很少會參加什麼家族聚會了。以前,老一輩的還會認為顧飛堅持功夫的傳承,把他視作家族的榜樣,以此來教育小輩。而如今,看到同輩中的一個個都衣著光鮮,混得人模人樣,而顧飛卻落魄到當什麼體育老師,老一輩的也開始遲疑了。除了顧飛的老爹,沒有人會再堅信顧飛是最有出息的人。
而老爹更大的堅持依然是「功夫不是用來好勇鬥狠」的觀點。
「我絕不允許你用功夫傷害任何一個人!」老爹斬釘截鐵地說。
「壞人也不行?」顧飛問。
「不行!」老爹很肯定,「壞人自然會有警察、有法律去制裁!」
「那麼,功夫到底有什麼用呢?」顧飛苦惱,他恨自己不能像老爹一樣參透一切,始終在糾結功夫能用來幹什麼。
「平行世界!」
那天課堂上,聽到幾個男生談論這個即將推出的全息技術網路遊戲後,顧飛突然找到了希望。
他知道全息技術意味著什麼。既然現實中無法充分施展,在遊戲裡,應該是百無禁忌了吧?顧飛當天就買了全套的全息類比設備,並圈定好了職業:格鬥家。「靈活運用身體每一部位進行戰鬥的戰士」。就衝這一句職業介紹,顧飛就已經認定這是最適合自己的職業。
只可惜,因為阿發那學生的一個小迷糊,自己成了遊戲中最文弱、最不適合近身格鬥的職業:法師。
顧飛本是萬念俱灰,但在經歷過剛才這一幕後,他已經意識到:遊戲中職業屬性的區分,只是相對遊戲的職業技能而來。對自己來說,他等於已經有了全套的職業技能,只要按自己的技能加點,是哪個職業其實都無所謂。
當然,如果是格鬥家,這職業的屬性加成一定更適合自己的功夫發揮。不過,法師也並不就意味著一無是處,自己就來當一個功夫法師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