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萬蟬集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5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蟬在林間才會嘶鳴,
我也必須過著遊蕩的生活才能發出我的聲音。

本書既非小說、散文,亦非詩,是難以歸類的文學著作,全篇四卷由四百多則隨筆構成,更有短短一句自成一則。作者用簡明的句子寫下他對生命的探問、對大自然的歌頌、對愛與死亡的追尋,以及對愛人的宣告。看似信手拈來的短篇,卻往往讓讀者陷入沉思的長篇,在繁忙生活中,可視為澄清心靈的哲思小品。
作者早期以「漆木朵」為筆名著作《幻日手記》、《耶穌之繭》,在知識分子中流傳甚廣,對基督宗教的嘲諷與質問更在中文世界空前絕後,被認為是台灣戰後最坦白的作家之一。《萬禪集》出版於其後,改以本名發表,追求的真理逐漸從第二層次(生命、生活)進入第一層次(形而上的、宇宙的),可視為作者的轉折之作,也是一窺老孟愛生哲學的入門作品。

※特別收錄:世界公民文化協會董事長呂學海〈吾愛孟夫子〉、文化大學哲學系教授陳鼓應〈老孟任情的生命樣態〉

「經由東籬的文學素養,《萬蟬集》的魂魄漾然,翻閱此書,即能感悟到大地與生靈普遍存在的氣質。」——作家 七等生。
「《萬蟬集》,老孟禪悟的精心之作,就是有那麼一點挑戰傳統禪修的意味。」——作家 黃怡

「《萬蟬集》大概是老孟的顛峰之作,老孟向來對自己作品的自我評價都是低調而謙虛的,在他過世後,我讀到他在此書首頁所寫的以下眉批:『可以和紀德的《地糧》、泰戈爾的《園丁集》、惠特曼的《草葉集》比美。』而詫異不已。」——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黃崇憲

作家、翻譯家孟祥森,於2009年9月21日下午四時半,走完他的人生路,享年72。此次紀念套書,選定作者本人於生前親自挑選的五本舊作《萬蟬集》、《濱海茅屋札記》、《野地百合》、《素面相見》、《念流》加上作者眉批改版重發。同時整理作者遺作,集結為《愛渴:孟祥森最後日記》,以及文壇好友及親友們對他的懷念文集《那花兀自開著:宇宙戀人孟祥森》,共計七冊。

★經典,不僅只是復刻
此次改版的《萬蟬集》、《濱海茅屋札記》、《野地百合》、《素面相見》、《念流》,為作者生前親自挑選的五本人生巔峰之作。除重新編輯校訂外,更加上作者晚年重新審閱之眉批,新舊觀點對照,讓作品中的人生智慧更顯珍貴。

孟祥森

筆名孟東籬,一九三七年生於中國河北省,一九四八年來台,就讀鳳山誠正小學,一九五七年考上高雄中學,後進入台灣大學哲學系、輔仁大學哲學研究所畢業。曾任教於台灣大學、世界新專、花蓮師專。
自一九六七年到二○○五年止,孟祥森先後翻譯《齊克果日記》、《沈思錄》、《異鄉人》、《如果麥子不死》等西洋文、史、哲、心理、宗教書籍共計約八十二本,譯作品質與數量為當代少見。

早年以漆木朵為筆名,發表《幻日手記》、《耶穌之繭》。一九八三年起,轉向生活札記體寫作。共計出版《萬蟬集》、《濱海茅屋札記》、《野地百合》、《念流》等十七本自然及禪學著作。
曾在花蓮鹽寮海邊築茅屋而居,被認為是台灣實踐環保生活的作家代表。孟祥森一生特立獨行,具體履行其倡導的愛生哲學,蔣勳曾以「第一個,或許也是唯一一個—台灣在生活裡完成自己的哲學家」稱之。
一九九七年,移居台北陽明山平等里磚屋。二○○九年九月,罹患肺腺癌辭世,享年七十二歲;「那花,就那樣兀自開著」,是孟東籬為自己一生,所下的最後註腳。
王智章、朱天文、朱志學、朱增宏、江日新、何新興、呂學海、李日章、李寶蓮、孟子青、孟心飛、孟瀋之、明立國、林安梧、林倉鬱、林麗雲、洪米貞、紀淑玲、奚淞、徐錫鈺、曹又方、陳大威、陳念萱、陳素香、陳鼓應、黃怡、黃崇憲、瘂弦、齊淑英、蔣素娥、蔣勳、韓良露、藍山靈、羅文嘉、蘇南洲。——攜手懷念.推薦

後記——吾愛孟夫子  文/呂學海

「然後呢」之後,響起了另一個聲音,說:「沒有然後!」「就是這樣了,沒有然後!小黑之後還有小黑,老孟之後還有老孟,」「宇宙之後還有宇宙,在另一個宇宙小黑一樣奔跑玩耍,老孟一樣生生不已、死死不已,死就是生的一部分,」「永遠都是這樣,沒有然後。」

老孟似乎從年輕時就叫老孟,所有人都叫他老孟,但活了七十二歲,他幾乎生理心理都沒經歷過老,甚至連一顆牙都來不及蛀,就匆匆離開了這世界。很少人弄得清自己跟老孟之間究竟是甚麼關係,因為關係通常由年齡、地位、財富、學問或者關係來決定,可是老孟這些都沒有。平等國小一、二年級的孩子放學走在路上,喜歡興高采烈對著老孟叫:「老孟!」並且慫恿沒叫過的小孩說:「你也叫啊!」當他怯生生試著叫出「老孟」時,大家立刻笑成一團,彷彿經此一叫,這一百八十三公分的白髮老傢伙立刻變成了他們一夥,於是一疊聲的「老孟」「老孟」伴著鬼臉,大家都滿意的蹦跳回家去了!
老孟從不讓人叫他老師,因為自覺不夠格,也因為自知那樣的稱謂下隱含的自滿、無知、與怠惰。他的生命剛健不息,從來不因為地位、財富、學問而停頓。他也從不跟任何人攀關係,不讓人透過關係來了解他,不透過關係去了解人。站在老孟眼前,他只感覺你的「是」,從不過問你的「有」,對任何人來講,那樣的平等相待都是前所未有的釋放和啟迪。

每一個被現代物質文明弄到崎嶇不平、忐忑不安的靈魂,每一個在都會生活中幾乎已經聽不到呼吸心跳的生命,一旦與老孟相遇,試圖了解這個沒有年齡、沒有地位、沒有財富、沒有學問、也沒有關係的老孟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生活時,會像聽到清晨帶露的草叢中輕聲歡唱的螽斯。再沒有比那更真實尖銳的「嘶—嘶—」聲了,可是也沒有比那更恍惚迷離、若有若無的召喚。
老孟的一天可看見的部分是天光透亮開始,他漫步在產業道路,趁上班的車輛尚未駛過,他把柏油路面上還在取暖的一粒粒蝸牛、和一條條蛞蝓仔細的搬回草叢,數十年如一日。老孟廚房牆上掛的鍋碗瓢盆,書房長竿上懸的一面皮鼓和滿室自己紙糊的燈,一器一皿,一桌一几,也都像幾十年來就在那裏,那就是它們在時空中該有的位置。夜晚,月亮有時篩過老孟飯桌旁的窗竹簾,灑落在這群山上孩子們的言笑中,醫學逃兵齊淑英、法文老師藍三靈、小學教師紀淑玲、模特兒范麗、研究員阿香、畫家宿蓮、有時還有隔壁的偶像劇演員小康怡,因為老孟,這群二十幾到五十幾的人都成了信口開河的孩子,跳開年齡、職業以及人生是否順遂,每個不可歸類的生命都發現了生命的自由和可能。老孟在素面相見中教會他們:你就是自己那一類。

而老孟自己又是哪一類呢?考大學時他唯一的志願是台大哲學系,他自喻一生的時間自己都像一根把手腳伸展到天際的天線,想要接收到一些宇宙源起的訊息,在那二百億個銀河中,每個銀河又都有二百億個太陽,因為一輩子無論怎樣調整天線都收不到任何訊息,這男孩經常忍不住哭。他像蟬一樣啼哭著流浪,從一顆樹到另一棵樹,已經是大學哲學系講師了,他辭去職務,從花蓮、到花園新城、到東海別墅、再到花蓮鹽寮、最後來到陽明山平等里的磚房,一生翻譯了一百零五本書。
書的一代翻譯大師一生最恨翻譯。愛、生、死這幾個老孟永恆的主題,他始終拿不定主意該怎麼對待,甚至到了臨終,他還是無法決定該毅然求生,還是求死。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一處一處逃,一個女人一個女人旅行,議者說他沒定性、善變、沒有責任感、甚至敗壞善良風俗,其實都對。但他也真的只是必須不斷調整天線——很認真的調整天線,即使一無所獲。他不能作講台上的哲學教師,甚至不能作哲學家,只能作哲人。他不能作丈夫,只能作情人或是男人。他不是好爸爸,卻是兒子的好朋友,能夠認真諦聽兒子的寂寞與憤怒,疼入心,卻不作判斷或回應。

老孟真誠,真誠到了跟求職的學校校長不敢保證會不會鬧師生戀,真誠到了在自己的茅屋門上張貼「內有色狼」,真誠到了把自己的情史公開寫出來討罵。而這即使不是舉世唯一,也極有可能獨步華人世界的坦誠,最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從來沒有被他玩弄情感,遭受始亂終棄的女人出面舉發?四十年前老孟畫過一陣子油畫,其中僅存的一幅,他把它掛在音響CD那面牆上,謅說是散步時從垃圾堆裡撿回。靛藍底色像是森邈的穹蒼透著光,極簡線條,勾勒出一個平躺漂浮在微光上的男人,光頭,右手上舉左手下垂,皆極柔和而帶有神性,像啟示或被啟示。男人身體下刻鏤著一條細線,一面向左右延伸到畫布以外,使這男人的頭腳更顯長,細線同時向遠處盪,盪到宇宙邊緣,向近處盪,就盪到觀者眼睛上方。這其實就是老孟臨終的姿勢。只是臨終前他不斷上舉的右手像是疲累的花梗,而下垂的左手已經吐盡最後的芬芳,目睹老孟度過生命最後幾分鐘的世光說:那過程非常安祥,五、六分鐘間,花瓣一瓣一瓣落下。一個人的真誠可以到天都願意配合他想要的死法。
老孟始終把宇宙和生命當作同一件事,甚至把性愛也當作同一件事。在生命最後的階段,這個《幻日手記》、《耶穌之繭》的作者已經親口說自己變成一個有神論者了。但他描述得很輕鬆,或說過渡得很輕鬆,似乎沒有意識到其中意義的重大。
更早之前,在剛剛動過腦瘤手術時,黃昏時刻他如常帶著小黑在校門口,看小黑跟另一隻狗撲跌玩樂,一再的奔竄、急停、發出狺狺撕咬的聲音,玩到滿頭大汗。夕陽西下,一批批放學的孩子們背著書包轉入路盡頭去,遠處觀音山即將入夜,小黑還一波波玩得興起,完全不想收手。「這樣起勁啊,小黑!」老孟這麼說,才說完心中立刻浮起一個極熟悉、蒼老的聲音:「然後呢?」然後小黑沒了,小黑的玩伴沒了,周遭一切煙飛灰滅,從年輕時起再熟悉不過的虛無來了,連晚霞夕照、山河大地也都接收了去,成為廢墟。「然後呢?」老孟自己就是那個蒼老的聲音,從年輕起就是。

但是這次有些不同。「然後呢」之後,響起了另一個聲音,說:「沒有然後!」「就是這樣了,沒有然後!小黑之後還有小黑,老孟之後還有老孟,」「宇宙之後還有宇宙,在另一個宇宙小黑一樣奔跑玩耍,老孟一樣生生不已、死死不已,死就是生的一部分,」「永遠都是這樣,沒有然後。」
年輕時翻譯存在主義,其實不是信仰,而是自殘——對於生在一個軍人兼天主教家庭,反抗這雙重父權讓他的青春期充滿恨意,大二時母親又因為一個小中風全無必要的磕倒在台階上,居然就死了。畢業,他翻譯了佛洛姆完整的愛生哲學及至自己寫出自己的《愛生哲學》、《濱海茅屋札記》、《素面相見》,成為台灣簡樸生活的帶動者,和環保生活的實踐者,但是虛無的啃噬從來不曾停止。他所築的巢危如累卵,他所說的一切全部可以一夕作廢,他說起鹽寮開山的經驗,「砍也砍不完的草,一個人揮舞著一支鐮刀,就是瘋狂吼叫也立刻被海風吞沒,被雜草裹死在山裏」。他講禪,肯定直指人心的頓悟法門,可是講完了世界依舊敗壞,連一點點機會都看不出。「然後呢」驅趕著他,本來是魔驅著人的,到後來竟像是人驅著魔,「然後」是人,他是魔。

幾十年了,他掉下淚。總算找回這個說「沒有然後」的聲音,這才是真正的他,虛無走了,留下石階上哭泣的男孩,宇宙和生命終於沒有杆隔,合而為一了。但是老孟仍沒有說明為什麼著作言談中會有那麼多的性呢?
在七、八月的臨終手札中他一面忍受身體的痛楚,一面繫念宇宙。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仍細細描述了自己性器最後的狀態,哀嘆陪伴他的L也不再飽滿。緊接著,老孟重寫一遍自己第一次在花蓮看見曇花綻放的盛況。春天無人的夜裡,從入夜到清晨,曇花事實上只有一晚上的機會,可是時間一分一分過去,看起來並沒有任何吸引夜行昆蟲前來傳粉的蹤跡。它還是兀自開著,宇宙的訊息要它在今夜把最美的性器呈現出來,它的雌蕊、雄蕊、和子房。等待極其漫長且焦急,生命繁衍的機會已經注定要錯失了,可是仍然不能辜負它的絕美及渴盼。這時,令人目瞪口呆的事來了,老孟拿出他因感動而膨大的性器,跟它交配了。
這是什麼?是宇宙嗎?還是性?當他和女人交配如一朵曇花時,他的真誠既是對女人,也是對宇宙。女人即使不是宇宙,也是讓他最接近宇宙的天線。已經意識到生命尾聲的老孟,顯然有意把這個驚心動魄的夜晚寫進最後的手札,這是他一生的總結。
在一般人無法正視「性」的心理中,老孟找到他打開宇宙的鑰匙。性是生命的源頭,生命是宇宙的本質,脫離這一切即無意義、無靈、亦無神。他是有神論了,其實他一生對宗教、權威、型式、流俗的反叛,就是為了晚年要很自然的過渡到有神論,雖然這神是他的唯一真神,不是哪一個宗教的神。假如一定有人要把他套到哪個教,我看老孟會昂然說:「我是性教,我相信宇宙不斷在繁衍,不斷在性交,不斷在生出小宇宙」。

一位五十年的老朋友形容老孟抗癌是「賈寶玉抗癌記」,老孟其實是並沒有抗,作作樣子之後就一路兵敗如山倒。他太得天獨厚了,中醫師、太極拳老師移樽就教,四、五個鄰居幫他輪流按摩,L也是像喜亦喜、像憂亦憂,早就一副生死相隨的決心。老孟的個性攪進了抗癌過程,很快就來到「生有生的好處,死有死的好處」這種說法,他堅持不修不練,覺得從早到晚為康復做這做那不耐煩,更拒絕帶病延年的說法。難得一致的是他從沒有恐懼、絕望、暴躁種種情緒,算是始終人格完整。
他兒子飛飛和小青一直希望為他找到繼續活下去的動力,他也一度想入世講禪,但是到底沒有那麼大的動力,講禪云云也就像他剛發現肺腺癌時念著要到台東縱谷造屋,或把一輩子沒學好的鋼琴學好一樣。

這是太平洋濱的情癡情種,國共內戰把這補天遺石漂洋過海帶到了台灣,回到他原本該在的地方,浸泡在情海中。老孟沒有年代,沒有具體用途,他只是優雅的行走在花園新城,或東海別墅,或鹽寮海濱,或平等古圳。與他戀愛過的女人都將出現在他的情史中,與他有過性關係的,他已在禱詞中感謝。他用過的器具一一仍掛在牆上,「琴瑟在御,歲月靜好」。
山上的孩子已成孤兒,因為他們原本以為老孟經常會在,「鳴鶴在陰,其子和之」。信手拈來的詩經「關雎」、「桃夭」、「漢廣」、「蒹葭」——幾乎都是老孟寫照。詩而能成經,這次真要感謝老孟教會我們。
這樣留連不捨的人居然也能捨得這世界。老孟死後第二天清早我依舊像往常周二練太極一樣上山,每一個轉彎,一陣清風,一片陽光迷離,幾乎都要讓人停下痛哭一陣。一個典型的成就需要持久不斷的努力,更需要偶然,如同意外掉落懸崖縫隙的種子,掙扎出一朵野地百合。而哲人其萎,就只是一朵白花逕自開得好好的,怎麼說著說著就低下了頭?「老孟啊老孟,死有什麼好呢?」
老孟其實一直沒說清死的好處。直到現在遺憾已成,我們才知道遺憾對人的好處。

出版緣起 人生一會(文/羅文嘉)
【卷一】鱗片
為自我教育
重唱

【卷二】萬蟬集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卷三】花蓮五簡
第一簡  清晨
第二簡  早集
第三簡  午日
第四簡  午後
第五簡  燈

【卷四】微草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第五篇

後記一 吾愛孟夫子(文/呂學海)
後記二 老孟任情的生命樣態(文/陳鼓應)
孟東籬/孟祥森著作.譯作目錄一覽

【卷二】萬蟬集

第一篇
1
萬蟬寺的萬蟬溪,夏日未到,便迫不及待的傳遍了蟬聲。

2
來吧,讓我們去,千岸壁立,立霧溪的水何其清淺。蟬的聲音浸透你的肌膚,浸透你的內在,像水波一樣,讓你游遊其中。

3
這滿山滿谷的蟬聲,將谷頂的藍天幻化成一條蟬河,使你像小魚一樣醒在其中,睡在其中,沉湎在其中。使你覺得整個腑臟裡都浸透了蟬嘶,跟隨你肌膚之內的千溪萬溪潺潺流動。

4
海岸上的牽牛花,它的素心是多麼幽香,
沁入你的內在,在那裡幽幽蕩蕩,
像漣漪一樣擴向你每個涯岸。

5
只要我靜下來,就可以感到內在裡對你的歡喜,那種伴同著欣喜於天,欣喜於地,欣喜於活潑潑天地之間有生命的歡喜。

6
靜聽著海,靜聽著青蛙與鳥鳴,靜靜的感覺著我內在的你。
是這些使我感覺到生命的潤澤,使我覺得俯仰於天地之間的悠然自適。

7
我對你的喜愛竟是無以說明的,我像一個啞巴,只會反反覆覆發出同一種簡單的聲音,卻無法說出這聲音背後的千般原因。

8
就讓它只化做一句吧,千般喜歡也都在這一句裡了。

9
是你的沉默深深的感動著我,使我覺得自己的語言是多餘而膚淺的。

10
喜歡你接受時的樣子,像鴿子接受鴿子的親吻,那樣無言,那樣欣悅。

11
我是牛郎,你是織女,要翻過千山,才能見你一面。

12
是因為你,我感謝天,感謝地,感謝他們那麼和諧的鑄造了你。
是因為你,我覺得何幸有此生。

13
我是那麼一種悉心製造的紙張,表面上什麼也看不出來。可是當你拿著它對空觀看,你會看到紙層中間印著透明的字跡,上面寫著:
「我愛你。」

14
我藏起來了,我的愛人,
當我從樹叢後面呼喚的時候,
只有你知道為誰而發。

15
殷切且綿綿的想說:我愛你。
來,來做我的愛人吧!這裡面(胸腔之內)是複雜而單純的。

16
我所要求的是多麼簡單,只要一個我所喜愛的女孩,一件喜愛的樂器,和一個小小的院子。我甚至覺得,我可以一輩子不必走出那小小的院子,只要能從樹梢間仰望到天空,便足可告慰。

17
真的,你只是我三千弱水的一勺,
又一勺三千。

18
我喜歡讓你走在前面,在街燈下看著你少女的步態,深深的感動著為什麼你把愛情與對孩子的愛融合得那麼無間無隙。

19
我的愛不值什麼,除了愛以外我什麼也不能給你。
但由於你教我愛,我便覺得何幸有此生。

20
去吧,去吧,你隨時可去。我的性命是你的,時間卻不是你的。

21
天是多麼晴朗,靉靉大山,鬱鬱小山,那種不為什麼就被愛的感覺,教人有一種淡淡的甜美,不知應該對誰感謝。

22
我總是這樣匆匆忙忙趕路。只要我一駐足,就可以聽到我內在有一個聲音流出來:
我愛你。

23
「我愛你」,這在我是一種新的語言,
我禁不住像牙牙學語的小孩子一般反覆訴說,
每說一句都覺得驚喜與幸運。

24
夜晚當我在榻榻米上鋪好被子躺下,看到院子裡的樹影,就產生一種感謝。不為什麼,就只那靜靜的樹葉和屋簷下的一線天空,就讓我油然生著感謝。

25
是因為你,我覺得感謝。
夜晚當我躺下,覺得自己是個罐子,
裡面裝了滿滿的花蜜。

26
看啊,陽光晴得多麼透徹,
白雲散在山腰,每片葉子都呈現著嬌綠。

 

第二篇
1
死與痛苦的哀傷,生與歡樂的欣悅在我深處水乳交融,而又歷歷明照。

2
午覺醒來,空明一片,清楚照見在這一片空明的彼端我將逝去,而剩下這一片無我的空明,日日仍將循迴著它的痛苦與欣悅。

3
明知死是生生不息的另一面,是必然且必需的,但能不為死而哀痛嗎?
明知一切必有死,能不為這粉面桃腮的生命而歡喜嗎?

4
腑臟裡汪洋莫名的洶湧,而又像整個海面一般平靜。生命億萬種的繁富,似在我內在醞釀天地初造的渾沌,而就要說:開,天地就開了;有光,光就透進來,雄輝萬種。

5
這個世界是一個舊的世界,這個世界是一個新的世界,這個世界是一個反覆的世界。太陽每日出來,月亮每月圓缺,海水一波推一波,青蛙今年唱了明年再唱,但沒有一天是同一天,沒有一個月是同一個月,沒有一波是同一波,沒有一隻青蛙是同一隻青蛙。一切都在更新,又一切都在反覆,太陽之下沒有新的物,太陽之下亦沒有舊的事物。每一次小鳥的叫聲都出自他的肺腑,每一片草葉都帶著新生的喜悅。

6
世間一切都在返而復始,循循不息;天地無言,而萬物的聲音層層呼應,唱的又是同一首歌;雲用纏綣,山用鏗鏘,海用呼嘯,星空用閃爍,蛙鳴鳥唱,人用他反覆不斷的歌融入萬籟。

7
日出日落,花開花謝,
小女孩會成長為少女,玉米芽會結出玉米實。
這其中蘊涵著無限的喜悅與安慰。

8
生活容或是不確定的,但生命是確定的。

9
是你洗淨了我,使我得以看到雨後的谷關靜默蒼翠,整個是一部壇經。

10
南山的夜空,繁星顆顆粒粒從山谷的此端一直延伸到彼端,使你認識到夜空的墨藍,星辰的燦亮。

11
我常常想,遠古以來,有多少人他們的天空是深藍的,他們的水是冷冽的,他們的空氣是沁人肺腑的。曾有多少人他們活得比我們更能體會做一個生命的樂趣。

12
這小小的酢漿草與蒲公英,沿著牆根路邊開放,剪也不剪不完,驅也驅不散,就這樣波波蕩蕩撒得滿處都是。

13
當你喜歡他,你看到他的溫柔,
當你想拔除他,因他的頑強而驚懼。

14
窄得只有兩尺寬的小水圳,鋪得到處都是浮萍。
浮萍下面是清澈得像空氣一樣的水,
水裡的小蝦在用他的腹足緩緩撥動。

15
我要是跟你說,海岸上到處是紫金鐘小花,你一定不信,因為你找不
到她;只有蟋蟀找得到她。但她單純與富麗的美可以叫你說:
天國就在這裡。

16
我常走的這條山背後小徑,推土機雖然剷了又剷,牽牛花還是固執的開放,忽焉在東,忽焉在西,做著捉迷藏的遊戲。

17
藍色的牽牛花,紫色的牽牛花,紅色的牽牛花,你們總是使我覺得你們每一朵都是世界最美麗的花,你們的素心任小蟲在那裡翻騰打滾,塗得滿頭滿腦香甜的花粉,使我知道天國就在你們心中。

18
靜女其姝的牽牛花。
像清晨的空氣一樣清新的牽牛花,
結合了清晨與夕陽顏色的牽牛花。

19
夜裡,蛙聲像雨點,斑斑駁駁落下來,
蟲聲像亂針刺繡,織遍了迎面的夜空,
野鳥的關關像間歇的搗石聲,
從樹叢裡傳出來。

20
所有的花中,野花最好看,
所有的鳥中,山鳥最好聽,
好看並不只在於她的形狀與顏色,
而在於她的野,其中有一種充沛的蘊含。
好聽並不只在於聲音的運囀,
而在於山,在於其中有一種山的氣息。

21
啊,讓我做我的井底蛙吧,
太平洋是我的井水,
中央山脈是我的井壁。

22
早上我奔出來,像奔會我的情人,
奔會浩浩渺渺的大山,奔會波波蕩蕩的海洋。

23
為什麼海的聲音讓你聽了終生仍舊像沒有聽過似的?

24
燕子的聲音洗淨了我,海的聲音撫慰了我。

25
為了這一碗鹹豆漿,我覺得感謝,
為了這豐豐碩碩的女人,我覺得感謝,
為了夜晚的蛙聲我覺得感謝。

26
感謝這纍纍的蕃茄,感謝這筐筐的蕃石榴,一堆堆黃綠色的楊桃。
感謝這青青的發著香甜的玉米。

27
早晨,這隻小黑牛把青草大口大口捲進嘴裡,
使我知道青草是多麼好吃。

28
正午的海是渾圓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