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N 流水今日,明月前身:明月篇(簡體書)

  • ISBN13:9787544746700
  • 出版社:譯林出版社
  • 作者:孔彩虹
  • 裝訂/頁數:平裝/234頁
  • 出版日:2014/03/01
人民幣定價:24.8元
定  價:NT$149元
優惠價: 83124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作者擷取信史資料,鉤沉琢磨,講述了古代幾位女性的人生際遇與傳奇。從中國第一位女詩人許穆夫人到千古第一女詩人李清照,從唯一一位女史學家班昭到唯一一位內宰相上官婉兒…………總有生命在某個時段、某處水澤盛放。隔著歲月與書頁,細看她們用才華與品德在時光深處譜就的一段段傳奇,那麼乾淨,那麼明亮,那麼動人。作者本身即為才女,以才女心為才女立傳,筆觸精雅,情韻動人。 卿雲歌,本名孔彩虹,70後。醉心於故紙堆間尋訪舊時山河、歲月,邂逅舊時風物、人情,擅長古典文學欣賞以及文史評論,尤為關注中國古代才女。心若蘭草,文筆清雅。做過教師,寫過專欄。作品散見於國內多家報刊雜誌。現為編輯。

  卿云歌,本名孔彩虹,70 后。醉心于故紙堆間尋訪舊時山河、歲月,邂逅舊時風物、人情,擅長古典文學欣賞以及文史評論,尤為關注中國古代才女。心若蘭草,文筆清雅。做過教師,寫過專欄。作品散見于國內多家報刊雜志。現為編輯。

隔著歲月與書頁,重溫時光深處的最美女子

1.本書從真實歷史資料入手,以生動的細節講述了從中國第一位女詩人許穆夫人、唯一一位女史學家班昭、唯一一位內宰相上官婉兒、千古第一女詩人李清照等七位才女的傳奇人生,文采飛揚,情節動人。
2.作者本身即為才女,以才女心為才女立傳,筆觸精雅,情韻入骨。從細微處入手,展現別具一格的才女人生,帶領讀者或旁觀或體悟她們充滿靈性、格外生動的身影,帶領讀者進行一段感動與美麗之旅。

自序 為伊造境成

許穆夫人——載馳救衛歌慷慨      

亂生不夷,靡國不泯    

巧笑之瑳,佩玉之儺    

有懷于衛,載馳載驅    

班 昭——洗盡鉛華自生香    

芝蘭玉樹競秀芳    

東觀續史展素手    

漢宮女師曹大家    

女誡懿德傳千古    

蔡文姬——一生辛苦記亂離    

我生之初尚無為  

天不仁兮降亂離    

胡笳動兮邊馬鳴   

響有余兮思無窮    

謝道韞——女中高士晶瑩雪    

清逸才俊謝家樹   

詠絮才高謝家女   

林下之風動京城   

大運飄飖度劫波    

上官婉兒——日邊紅杏和露栽             

自言才藝是天真    

日邊紅杏倚云栽    

長長久久樂升平   

紅消香斷難為情    

薛 濤——掃眉才子總不如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    

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李清照——自是花中第一流    

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中州盛日,簇帶爭濟楚      

云鬢斜簪,教郎比并看       

連天芳草,望斷歸來路      

且歸來也,著意過今春       

武陵人遠,煙鎖秦娥樓      

故鄉何處,忘了除非醉       

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匹夫無罪,懷璧一何苦     

我歸何處,蓬舟三山去       

薛 濤:掃眉才子總不如



薛濤:唐代女詩人。字洪度,長安(今陜西西安)人。約生于768年,卒于832年。幼敏慧能詩,精音律,后入樂籍。工詩,與當時名詩人多有唱和。工書,字無女子氣。自創深紅小箋,號“薛濤箋”。詩作甚豐,前人錄《錦江集》五卷,《全唐詩》編為一卷,今存《薛濤詩》一卷。


說到薛濤,總像在說一個傳說,一個女妓紅極一時的傳說。
古代關于女妓的傳說很多,有鮮亮的,有慘烈的,還有僅僅作為茶余飯后笑談之資的。當然,平淡無奇的人生肯定居多,但那就不叫傳說了。
鮮亮的,譬如紅拂夜奔。想象那樣的情景,隋朝西京的夜空下,馬蹄疾疾地踏,拂塵獵獵地飛,她不管不顧直奔另一種人生而去。那時,她和李靖尚不曾有過交集,一面之緣而已,他甚至不記得她。他以布衣身份到楊素府拜訪,說是“獻上奇策”,其實不過是尋找一個進階,哪里顧得上獵艷?她只是奔向一個可能,就像王寶釧站在彩樓上揚手將繡球打向薛平貴,就像賭神推出所有籌碼要一把定輸贏,一樣都是在賭,跟命運賭人生。世道太亂,光陰太促,由不得人思忖,她所憑借的只是一雙慧眼:閱天下之人多矣,無如公者。她星夜奔向他,也只為一個目的:絲蘿非獨生,愿托喬木。她很幸運,賭贏了,一品誥命,國公夫人,傳說在鼓樂齊鳴中歡喜收場。
慘烈的,譬如杜十娘。也是絲蘿愿托喬木,也是奔著一個可能而去,然而所托非人,明珠蒙塵。瓜州渡頭,山水枯寒,風雪凌厲如刀,刀刀見血。設若此時,她甘于麻木,神經不那么敏銳,拿出百寶箱示李甲萬金之資,再找個由頭毀了契約,兩人可以假裝看不見暗傷而繼續所謂的美滿姻緣;或者她隨波逐流,嫁給孫富那廝,用曾經看慣的逢場作戲對付著,自可綾羅綢緞地過上一輩子;再不濟,她也可以回頭,還李甲以情,還孫富以錢,掉轉船頭,回教坊過她花魁的光鮮生活……可是她不。愛沒了,尊嚴不存,命運不在自己手里,世道不給她這樣的女子好好活的機會,她認清了這一切,不愿茍且,寧可玉一樣決絕地碎掉。她懷抱百寶箱縱身一躍,烈得徹底、純粹,一片驚呼,十方震動。
還有很多,蘇小小、霍小玉、裴興奴、敫桂英、寇白門等,不一而足,大抵是“妾擬將身嫁與”,結果“一生休”。
她們都是名妓——敲出這個“妓”字,忽然感到些冷,對漢字生出驚懼來。一個字有時就代表著一個世界,曖昧、情色、鄙夷、腌臜、迷離,一扇陰暗的大門在心里訇然洞開。所以,我愿意選擇“伎”字,或者“姬”——同樣是身份標識,但這兩個字更偏重職業化、技藝化,是以歌舞為業的女子。

薛濤也是伎,然而又和以上那些伎不同。她不以風情事人,不因樂舞聞名。比較而言,毋寧稱她為“詩伎”,雖然字典里沒有這個名稱。她的人生里也有情字,但不像紅拂女的鮮亮,也不像杜十娘的慘烈。她的美在唐詩里只得個大概,怎么說呢,像月下的湖面,風中的蘭香,高樓上數聲弦樂,遙遙地縹緲著,盡可以想象,但無法觸摸。她的詩名在唐人口中流傳,她的書法頗得王羲之書法之神韻,她的紅箋艷過浣花溪的桃花,詩人一寫相思便尋薛濤箋,詞人一夸才女便借薛濤名……她一次一次在傳說中美麗地活過來,“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聽得人醺醺然將要醉了,歌者卻并未描出個鼻眼眉來。然而,從她的人生來看,她活得又很實在。踏踏實實地謀生計,這中間不缺乏審時度勢;謀愛情,但不為情所困,進退有據;謀尊重,謀男權社會里小女子的立足境,謀有限的尺度里盡量地輾轉騰挪。她是聰穎通達的女子,文字開闊,性情舒展,不走險棋,不容自己陷入絕境。
讀她,是在虛實之間凌波微步,可以遐想,不會絕望,讓你只覺得俗世確有無奈處,也確有能夠澹然對坐執手端詳的好。
也許你會說,因為她幸運,生活在一個詩的年代。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