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這裡曾經是漢朝4:霍光專權(簡體書)

  • ISBN13:9787535198037
  • 出版社:湖北教育出版社
  • 作者:月望東山
  • 裝訂/頁數:平裝/303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4/05/01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87156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這裡曾經是漢朝”是一套全面解讀兩漢史的通俗歷史讀物。它全景再現了中國古代第一盛世王朝的勃興與衰落。
  本書是該系列的第四部,書中從霍光重權在握,選拔漢朝新天子寫起,到漢朝王氏及傅氏兩大外戚爭寵奪利為止。霍光扳倒上官桀等人後,集大權於一身,扶植劉賀為漢朝皇帝。然而,劉賀登基以後,因為政治思想欠成熟,胡作非為,霍光被迫將其廢掉。沒想到,苦命孩子劉病已卻因此迎來了人生的春天,被迎入宮登基,君臨天下。可是,霍光病逝後,他非但沒有感恩,反而高懸利劍,霍氏家族生死存亡之命運,一下子被推到了風尖浪口。
月望東山,本名王月旺,70年代生人,海南省海口市東山鎮人,2002年畢業於西南師範大學中文系。早年學詩,後寫小說,現攻歷史、文學,文字筆調詼諧,通俗易懂,對漢朝歷史情有獨鍾,多年致力於從人性的角度來審視這一段歷史,終以《中國的青春期:這裡曾經是漢朝》一書再現其原貌,完整呈現了漢朝四百年的興旺與衰落。本書是目前為止最完整、最強悍、最通透的白話漢朝歷史讀物。

編輯推薦
  ★作者研究多年嘔心完成這部通俗兩漢史巨著
  ★昊天牧雲、羅傑等誠意推薦,千萬網友瘋狂追捧。
  ★宮鬥、離間、喋血、嗜殺、陰謀、詭辯,一起圍觀這部風起雲湧的歷史大劇

媒體評論
  月望東山站在一個全新的角度打開這令人熱血沸騰的歷史畫卷,用生動明快的語言,演繹這一段曾經沉重得讓人感到呼吸困難的歷史,讀來輕鬆親切,讓我們覺得歷史並不遙遠。
  ——《說晉天下》作者昊天牧雲
  從未讀過比這更豐滿、好讀的白話漢朝史。讀得茶飯不思,只因為它的閱讀快感一浪接一浪。漢朝歷史的多面性和隱秘性,以及其中壯麗、沉痛、殘酷的細節與情境,在作者平實、冷靜的娓娓敘述中盡皆展現。
  ——《歷史罪》作者羅傑
  這是一部非常成熟的作品,獲得成功理所當然。——佚名讀者

第一章/短命皇帝
一、考察
二、新天子
三、不乖,就沒有糖吃
四、再次尋找接班人
五、苦命孩子的春天

第二章/屠霍記
一、霍氏之禍
二、殺機
三、推手
四、算計
五、磨刀霍霍
六、告別霍時代

第三章/天下計
一、權力是春藥
二、心事
三、蓋世武將
四、名將之道
五、妒忌
六、沒完沒了

第四章/官官相鬥
一、蕭望之
二、江湖敵人
三、人不當官枉少年
四、漢朝製造,天下第一
五、瘟神劉賀
六、高手過招

第五章/多米諾骨牌效應
一、殺意濃
二、鐵杆粉絲
三、官劫
四、皇家博弈論
五、鐵三角
六、閹人

第六章/傾軋
一、一根邪門的稻草
二、死亡進行曲
三、蕭望之之死
四、匈奴這些年
五、找一個挨打的理由
六、玩命的陳湯
七、犯我強漢,雖遠必誅

第七章/暮歌
一、大師匡衡
二、英雄和群小
三、悲傷的昭君
四、拐點
五、小人也不好做
六、陳湯的弱點

第八章/騷動
一、當死磕成為一種遊戲
二、一個不怕死的猛人
三、高尚者的墓誌銘
四、卑微的棋子
五、一切勢力都是紙老虎
六、致命豔遇

第九章/亂政
一、婆媳問題
二、兩隻大妖精
三、太后惆悵
四、面試
五、強者的遊戲
六、爛人一籮筐
七、傳說與真相

第十章/王莽是這樣煉成的
一、王莽闖江湖
二、政治事故
三、對手,就在背後
四、傅太后很強悍
五、宮廷拉鋸戰
六、驚天大案

第一章
  短命皇帝
  一、考察
  西元前74年,霍光特別孤獨。孤獨的原因在於,對手走了,不是對手的也走了,連他的朋友也跟著走了。
  這年夏天,四月十七日,劉弗陵崩于未央宮,年僅二十歲。
  劉弗陵英年早逝,對霍光是一個極大的打擊。此時,估計劉徹老人家在地下聞知此訊,也是痛徹心扉。什麼世道,該走的都走光了,不該崩的卻也崩了。
  霍光一時真是手足無措。首先,劉弗陵騰出來的空位由誰來坐;其次,屬於他的這個時代,漢朝到底走向何方,他心裡沒底。
  不要說後面的問題,僅選任新皇帝,就讓他頭大了。劉弗陵走了也沒關係,可問題在於,他連個兒子都沒生。
  既然這樣,就只能翻開血統譜,看看哪個最合適。
  如果按血統論,那非劉胥莫屬了。劉胥是劉徹兒子群中,最具生命力的一個,目前只有他一個人還在世上瞎混著。
  霍光知道世上有一劉胥,但他什麼都沒說。很快,他召開了一個部長級會議,跟眾卿磋商物色新皇帝人選。沒想到,在會上果然有人提議立劉胥為皇帝。這時候,霍光想不說話都不行了,他不得不表態。
  霍光的意見是,讓劉胥當皇帝,肯定不妥。原因很簡單,劉徹生前,就特別不喜歡劉胥,因為劉胥整天好玩好鬥,不學無術。
  事實上,這些原因只是擺在桌面上的話。
  霍光不選劉胥,真實原因有二:首先,劉胥本不是什麼好貨色,德才均無,且已定型,由這樣的人做皇帝,那還得了?其次,劉胥和劉旦是同母兄弟,劉旦被霍光整死,難道劉胥上臺會放過霍光?
  如霍光所料,劉胥的確不是什麼好貨色。一直以來,劉胥兩隻眼睛輪流值班,盯住劉弗陵不放。他之所以盯劉弗陵這麼緊,是因為他發現了新情況。這個新情況是,劉弗陵年紀越來越大,卻始終不見女人們替他生出一子。
  如果劉弗陵生不出兒子,那他這個當哥哥的,希望可是大大的。於是乎,劉胥天天祈求蒼天閉眼,少管閒事。同時,他還請來女巫,詛咒劉弗陵斷子絕孫。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劉弗陵斷了子絕了孫,還崩了命。這下子,劉胥樂壞了。是的,天堂仿佛就在眼前,只差一步,就可登堂入室了。
  然而,劉胥卻不知道,他有當皇帝的機會,卻沒那個命。霍光猶如攔路虎,讓他半步也不得向前。更可怕的是,霍光已將目光鎖定了一個新人選,要徹底斷了劉胥的野心。
  霍光瞄上的人,名叫劉賀。你可以不知道劉賀,但你應該知道昌邑王劉髆,劉賀是劉髆費了不少力氣生出來的。如果還不知道劉髆,那也沒關係,你肯定知道另外一個與他關係密切的人。那個人,就是李廣利。
  曾記否,李廣利當年出征匈奴,臨走前強烈建議劉屈氂丞相,力扶劉髆登太子位。沒想到的是,李廣利在前線奮戰猶酣之際,後面卻傳來了壞消息。劉屈氂受巫蠱牽連,同時立太子的陰謀又洩露,被拉出去斬了。因此,李廣利走投無路,最後投了匈奴。
  在那場恐怖事件中,劉徹放過了劉髆。儘管如此,太子之位,徹底與劉髆無緣了。後,劉髆卒,其子劉賀接班,當了昌邑王。
  然而,劉胥和劉賀兩人,從輩分上說,一個是長輩,一個是晚輩。而我們知道,漢朝繼承皇帝的規矩是嫡長制。沒有嫡,就應該立長。霍光要立劉賀,廢劉胥,廢長立幼,憑什麼呀?
  的確,這是個頭疼的問題。封建王朝,凡是上位者,必須正名。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天下不服。霍光如果不能從理論上解釋廢長立幼的合理性,貿然迎立劉賀,接下來就算劉胥不鬧事,也不知道哪個人會跳出來惹出事端。
  事實上,要解決這事,也不是很難。所謂理論,全在嘴上,就看你會不會說。當然,這話不必霍光查經閱典,親自張嘴。此時,有一宮廷郎官主動給霍光上了一道書,引例論證了廢長立幼的合理性。
  郎官主動上書,那是胡扯。我認為,這不過是一場戲。霍光是導演,郎官不過是臺上蹦的。那郎官引了周事,說了兩例廢長立幼的故事,最後還總結說,古人都能做的,我們當然能做。只要合適當君王的,哪還管他是長是幼呢?
  郎官這道奏疏,霍光仔細看了,並做了批閱,然後轉給丞相。田千秋走後,漢朝新換了一位丞相。誰也沒想到,這位新丞相竟然是那個膽小怕事的楊敞。
  楊敞看了奏疏,啥話都沒說,又轉眾卿傳閱。最後,大家一致同意廢長立幼,迎立劉賀。很快,上官皇后下詔書,派少府和中郎將等人,迎昌邑王劉賀進京,準備登基。
  劉賀,生於西元前92年,他當昌邑王的時候,不過是個四歲的孩子。劉賀這輩子,說不苦也挺苦的。他有娘生,卻沒爹養,打小就是一頑童。長大後,用現在的話說,簡直就是一問題少年。
  首先,他不愛讀書,特別愛玩,而且玩得還特別瘋。哪裡好玩,就撲哪裡去,簡直是玩一行愛一行。除此之外,還特好吃。一個人吃不過癮,召人陪吃還不過癮,甚至還跑到廚房見肉就啃,仿佛他前輩子就沒吃過肉似的。
  其次,這廝還特無禮。作為貴族,兩個六藝是必須精研的。第一個六藝,就是《詩》《書》《禮》《樂》《易》《春秋》六部典籍;另一個六藝,就是禮、樂、射、禦、書、數六種基本技能。貴族以兩個六藝要求子弟,無非就是要將他們培養成德才兼備的貴族接班人,如果命好,說不定還能混個皇帝候選人。
  然而,從小缺乏管教的劉賀,簡直就是一匹沒裝過籠頭的野馬。要才無才,要德無德,簡直就是不像話。不像話也沒關係,只要自己快樂就行。所以,劉賀絲毫沒有愧疚感,該怎麼玩還怎麼玩,該怎麼吃還怎麼吃。甚至有時候高興,還要帶一幫人野外賽馬,丟命的事都不怕。
  劉賀的所作所為,有些人看在眼裡,急在心上。替他著急的有兩個人,一個是王吉,一個是龔遂。王吉是昌邑王國的中尉,龔遂是昌邑王國的郎中令。
  王吉曾經給劉賀上書,那書寫得又臭又長,總結起來卻只有一句話:昌邑王您也算成年了,該收心讀書了。您現在應該只想兩件事:一件是讀書,和古之聖賢交流對話;一件是樹立遠大理想,就算不是以天下為己任,至少也得替自己的將來打算吧。
  王吉的奏疏,劉賀看了,很不以為然。然而,他還是假裝誠懇地對中尉先生說道:“多謝您老人家的批評和指教!”然後,為了獎勵王吉,賞了他五百斤肉,“肉五石,幹肉五包”。
  賞賜完畢,他又找人玩樂去了。
  事實上,年輕人愛玩,經常把長輩的話當作耳邊風,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犯此毛病的,劉賀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想當年,劉徹十七歲時,年少輕狂,經常偷偷溜出長安,帶著一幫心腹去野外打獵,而且一玩起來就沒完沒了。
  那時,劉徹的老媽王太后管他可嚴著呢,再往上還有一個竇太后也盯著他,可他還是照玩不誤。如今,劉賀無人管教,打個獵、遛個馬也是正常之舉。然而,與劉賀不同的是,劉徹打小好讀經書,胸懷天下。劉賀是就知道玩。
  不過,劉賀本質也不算壞,他吃的不過是缺乏教育的虧。面對如此貪玩的少年,有人認為,僅講道理是行不通的。軟話聽不得,那就得來點狠的。
  得出以上那番教育至理名言的人,是郎中令龔遂。龔遂為管好劉賀,採取以下方法:首先,要求劉賀的老師加強輔導,監督他按時做作業。所謂做作業,就是讀背儒家經典。
  其次,就是親自上陣,基本上見一次就批評一次,而且每次總是挑難聽的話,罵劉賀的缺點。於是乎,劉賀一聽到龔遂張嘴,馬上捂起耳朵就跑,比兔子逃得還快。
  如果每次都讓劉賀跑掉,那就白費心思了。龔遂也不含糊,劉賀一跑,他就猛追,追上劉賀後,撲通一聲就跪在他面前猛哭。龔遂這一哭,弄得劉賀很不好意思,不禁吃驚地問道:“不就是不聽你的話嗎?有什麼好哭的?”
  龔遂說道:“我不是哭你不聽話,我是哭你快要完蛋了。”
  劉賀迷惑不解地問道:“我不是好好的嗎?怎麼說這麼喪氣的話?”
  龔遂說道:“你天天這樣好玩,終有一天會將自己玩廢的。那時,你哭都來不及了。”
  劉賀很無奈地說道:“你的心思我懂,依你的意思我該怎麼做?”
  龔遂說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之所以淪落成今天這模樣,都是被你身邊那幫心腹教壞了。這樣吧,我給你換掉你身邊那幫跟從,用新人重新調教你,如何?”
  劉賀無奈地說:“好吧,聽你的。”
  很快,龔遂精心挑選了一批人跟隨劉賀。然而不久,劉賀就開始發牢騷了。因為龔遂給他安排的這些人,只會讀書,一開口就是子曰子曰,暈死人了。而且,這些人不會喝酒,也不會逗樂,一切按部就班,形同木偶,簡直悶死人。
  劉賀猶如被架到火架上燒烤的鴨子,終於憋不住罵娘趕人了。最後,他又將原先陪他吃喝玩樂的那幫朋友,一個個都找回來陪他了。
  這就是真實的劉賀。吃喝玩樂,樂此不疲,活脫脫一個紈絝子弟。難道霍光就不瞭解他那副德性嗎?可是,既然瞭解,為什麼不選別人,偏要選一個比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孫悟空還要愛玩的人來當皇帝?
  事實上,霍光是有苦難言啊。請看看劉徹的家族譜,你就明白霍光有多為難了。劉徹生有六子:戾太子劉據,齊懷王劉閎,燕剌王劉旦,廣陵厲王劉胥,昌邑哀王劉髆,漢朝第八任皇帝劉弗陵。
  劉據育有一子,名喚劉進。當年,劉據被逼造反,劉進隨父逃亡湖縣,後被害死。齊懷王劉閎,混得特慘,短命無子,封國被除。劉旦和劉胥就不用說了,狼子野心,地球人都知道這倆兄弟是什麼貨色。如果讓他們當皇帝,還不如直接把漢朝這幫高官先殺了。
  現在,終於明白霍光的難處了吧。不是他不想挑個好的,是他根本就沒的挑。
  儘管說,劉賀這孩子貪玩好吃,文盲一個,不算靠譜。不過相對劉胥來說,可就好多了。怎麼說,劉賀也只是好玩罷了,這孩子本質還不算壞。更重要的是,玩物者,必胸無大志。所以,劉賀和劉胥,一個是胸無大志的孩子,一個是野心勃勃的大叔級人物,霍光還是願意挑選前者。
  說了半天,我們總算明白了,劉賀之所以能被選上皇帝,一個字:命。世間之事,當我們不能按常理推演和解釋的時候,只好將它推給命運。劉賀準備當皇帝那年,不過十八歲。他活了十八年,玩過種種好玩的事,不過,打死他也不相信,最好玩的事竟然是有一天被人拉出去當皇帝。
  正所謂,好運來了,跌倒都要撿黃金。然而,劉胥呢?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有了機會,卻被人家說不安好心,極不靠譜。或許是,有些人,天生所具有的,就是有些人天生所追求的。他們劉家倆兄弟奮鬥一生,卻不如人家一個貪玩的孩子拿得輕快。這是什麼世道?鬱悶啊。
  做自己的皇帝,讓別人哭去吧。那時,劉賀一聽說中央要召他進長安當皇帝,樂得就差沒飛起來了。
  劉賀接到的詔書,是以上官皇后的名義下達的。詔書抵達昌邑王國的時候,正值初夜,整個王宮都點著火燭。當劉賀激動地打開詔書一字一字地念起時,全宮的人都歡呼起來,王宮成了歡樂的海洋。
  那一夜,劉賀成為歡樂海洋裡最為幸福的一朵浪花。一切來得太突然了,仿佛是假的,又仿佛是做夢。
  第二天,劉賀依然激動難抑。中午,他突然宣佈,立即啟程進京。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