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定  價:NT$200元
優惠價: 918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 獨創的故事情節,重現古英格蘭騎士精神的魔法傳說。
★ 特別邀請同人誌繪師若風,跨刀為本書繪製封面。

因為擁有願望,人才有活下去的動力。
因為還有未完成的事,人才會活在這個世界上。
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心願,你的是什麼呢?
而你又願意為此付出什麼代價呢?

古英格蘭之王為了戰役的勝負,請求身邊的魔法師創造了願望之石——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甚至擁有改變過去的力量。而這顆載滿人類慾望的神秘之石卻神奇失蹤,遺落至今……
21世紀,身為圓桌騎士後裔的雪兒隱藏自己具有魔法的事實,原本只想當個平凡的女孩,直到被人盯上以後,突然冒出一個自稱亞瑟的少年,幫助雪兒逃脫困境。但雪兒為何會被盯上呢?亞瑟又是什麼人?事情好像還牽扯到了雪兒的青梅竹馬――雷斯。
三人之間的糾葛是個性造成還是命運的安排?願望之石究竟落在何方?歷史可以改變、未來只有一個嗎?跨越好幾個世紀,遊走於夢與真實之間,這一切的一切有如夢境一般不真實的上演著……
是否真能抵達夢的彼岸,實現騎士的諾言……

炫祈

一九九六年生,牡羊座,熱愛寫作和歷史。
「曾經有本書的作者序是如此說的,誰說高學歷才能寫書,文字非關學歷,而是在於經歷。雖然我經歷的事情不多,但我卻想散播我的理想;世界上沒有理想鄉,但我希望每個人都懷抱著理想,即使道路不同,我仍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所以,我以祈為名,祝福所有人,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
請多多指教,願能與大家在下一本書相見!」
——炫祈
楔子
第一章 雪兒
第二章 雪兒
第三章 雷斯
第四章 亞瑟
第五章 亞瑟
第六章 雪兒
終章
外傳
番外篇  介的育狼日記

激素是一種人體生存一定要存在的要件,時時刻刻都反映著我們的身體狀況。
腎上腺素是在興奮或緊張時會分泌的激素,如果把身體比喻成一個容器的話,那我想我的腎上腺素一定已經溢出來了。
但這還不夠,我的動作還得更快一些才行。大街上還下著雪,我一個人狼狽地奔跑在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好似鬼城一般。
我的右腳在倉促中滑了一下,但身體直覺到一股冰人的氣息,連忙穩住身子,這時……
「妳還想逃嗎?」一個厚重的聲音直衝我的腦海。「妳逃不掉的!交出來吧!」。
我加快奔跑的速度,急速的喘著氣直逼自己加速。「交出來吧!」聲音好似多了好幾個回音一樣圍繞著腦海。
天空突然黑了下來,一隻大手從空中伸出追趕著我,一個身影出現在天空之上,在他之下的是每個魔法師各自獨有的魔法陣。他的手如同天空中的大手一樣的姿勢,一抹邪邪的笑掛在嘴角;在他身旁展翅的鳳蝶們開心地群舞著。
大口的喘著氣,身體止不住顫抖,前後路都被封死的我,瞬間失去了冷靜。
「最後一擊了。」他大聲、自信地宣布,大手穿越空中輕易地捉住了還在掙扎的我。閉上眼,目中出現的是不久之前剛逝世的父母容顏,以及他們在生命的最後仍要提醒我的一句話:「絕對不可以讓他們捉到!雪兒!不可以給他們,絕對不行!」。
淚水從我眼中流出,「交出來吧!這是第七個了。」那個男人用一種興奮的語氣說著。
「不要!!!!!」我大喊,我的魔法陣在天空爆開。
「甚麼?」他大喊,身邊的鳳蝶焦躁的亂飛,像是本能一樣,我伸出右手。
我還不能死!我還未完成我的誓言。
這是我答應過父母親的!我……我怎麼能辜負他們對我唯一的期望……
怕是看見我的魔法陣,他一緊張在我順利施展出魔法前,將捉住我的手握得更緊了些。
「啊!」我難受得叫出聲,為甚麼?為甚麼會這樣?都是選擇出了錯嗎?我不就是為了能夠達成父母的祈願才放棄一切來到這座城市的嗎?為的不就是留住這最終的一道王牌,是我錯了嗎?如果能再一次……
再一次……
我閉上眼,準備迎接死亡,可是剎那間,束縛解開了。我睜開眼,一位少年舉著劍擋在我眼前。隨後我被重力往下拉,墜落地上,白光遮住了我的視野,疼痛奪走了我的意識。
在這生平第一次的昏厥裡,我聽到一個滄桑老者的聲音。內容已經依稀模糊了,只記得他說了願望兩個字。

「雪兒,雪兒!醒醒啊!」一個柔和的聲音叫喚道,我勉強睜開眼睛。
清晨的亮光從窗戶外照了進來,照亮了整間屋子。
我緩緩的環視整個房間,陽光形成的曙光一絲絲的照亮了原木小書桌,直到我所躺的單人床尾端;牆壁上那與房間色調格格不入的銀色時鐘,滴答滴答的往前漫步著。
這無疑是我的房間……
得出這樣的結論後,我安心地吐了一口氣。
「原來是夢啊……」我自顧自地說。
「雪兒?」一位褐髮的少年站在我的床邊,一臉疑惑的歪著頭。
「啊!沒事沒事,雷斯,我自言自語罷了。」我有些慌亂的搖搖頭,內心暗自吐了一口氣。
「是嗎?沒事就好!」雷斯說,「那我們準備吃早飯吧!」
「喔!好!」我起身說道,隨著雷斯走出房間。

我叫雪兒.阿凡克爾,今年十七歲。
一個人住在這間小洋房裡。
走在我前面的是雷斯.葛瑞森,是我少數的好友,因為就住在隔壁,所以他天天都會來這兒一起吃飯再上學。像這種我睡過頭的時候,他倒成了一個很可靠的鬧鐘,因此我常常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先到樓下等待我的梳洗,畢竟一位紳士是不被允許旁看女士的浴室的,雖然臥室好像也是就是了……
他有禮貌到像是第一次到我家作客一樣,站在客廳門口等著我,待我下樓後才一起入內。
「對了!妳家沒事吧?」雷斯拉開餐桌的椅子坐下。
「甚麼意思?」我跟進。
「昨天這一帶發生瓦斯外洩,很多人昏迷。妳呢?」他幫土司抹果醬邊問。
我愣了一下,「有這回事嗎?」
「妳不知道嗎?我昨天回來時,看到很多救護車。」
昏迷……我怎麼都沒印象……
等等!昨天傍晚我究竟去了哪裡?做了什麼?
怎麼都沒記憶了!

***********************************************************

在這個時代,魔法一共分成六級:S級,A級,B級一直到E級。現代還存在的S級魔法師,寥寥無幾,可說根本不存在;所以,像艾利絲這種A級的魔法師可謂相當頂尖。我從小就在訓練魔法,但頂多只有C級而已。如此證明,要成為A級的魔法師,不只需要努力還要有一定的天賦才行。
「那可以請妳教我魔法嗎?」我心裡有些沒底的問,畢竟對方也不是我的什麼人。
魔法這種東西是很機密的。能使用魔法的人,要不就是遺傳基因中有因子,要不就是因為心裡有什麼創傷,而且這個創傷還要夠深才能引發這種力量。至於這方面的原理,至今還沒有人研究清楚。所以,究竟為什麼沒有因子的平凡人能擁有魔法,還是個謎。
而每個流派幾乎都是親子相傳。因為魔法是極機密的事情,如果學習不適合自己的魔法,身體就會無法負荷。而每個人適合的魔法,也大多是由遺傳因子決定的。所以一位魔法師所適用的魔法常常是一生下來就已經決定好的。但這種強化單方面的魔法,再怎麼精深也只能達到B級的程度。這再度應證了,跨領域的A級魔法師是多麼可貴的存在。更別說是樣樣都精通的S級魔法師了。
基於以上的種種因素,自己的魔法一般是不會外傳給支派或是其他人。所以,艾利絲要是不答應我的請求也是情有可原的。
艾利絲抬起頭,沉默的看了我一會兒。
「妳擅長哪一類的魔法?」她平靜地問我這個問題。
魔法的基礎為元素魔法。分成火、風、水、土、光、黯、金屬、時間還有空間,也稱之為熾炎、風魄、寒冰、大地、光耀、黑耀、金鏡、時與空。
首先,要先學會其中之一的元素使用,才能進階成應用。舉例來說,就是要先解明屬性的原理、構造以及自然屬性,再進階成攻防的使用。
「火元素,C級。」我說。
艾利絲點點頭。「我擅長的是時間魔法,火的話,我只能達到B級,但教妳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嗎?」我興奮的說。
「但我的教法很嚴喔!」艾利絲嚴肅的說。
「是!拜託妳了。」我露出認真的笑容。

***********************************************************

「亞瑟……你恨我嗎?是我間接毀滅你所重視的一切,我好害怕,我害怕這幾千人甚至是幾萬人的死亡都是因為我,這是我再怎麼彌補也無法挽回的,我……我……」雪兒的聲音接近歇斯底里讓人有些難聽懂她在說什麼了。
但在我開始安撫她前,雷斯先大力的撞開椅子站了起來。
「你們到底跟雪兒說了什麼?她一整天都不對勁,如果你們敢騙我們,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雷斯激動的說,想保護雪兒的心,一目了然。
真的無愧是我選上守護桂妮薇兒的騎士啊!
我沉默的看向凱,再看回雷斯和雪兒,思索一會兒,我決定先不理會雷斯的問題。
我輕輕的將手搭上雪兒的肩,讓她的眼睛直視於我。
「雪兒,冷靜下來,我們還是有機會挽回的,還有,不論妳是小薇還是雪兒,對我而言都是一樣的。我從來不會恨妳。」
雪兒停止了稍稍急促的呼吸,慢慢的緩和了下來。
「你是說願望之石?那真的有用嗎?我的罪……」
「那不是妳的罪,是我的,是我種下了一切災禍的種子,所以請不要自責。」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災禍?什麼罪?」雷斯看見雪兒平靜下來之後,好像也跟著安靜了些,但依舊忍不住問了出來。
我不由得皺起眉頭,覺得雷斯有些麻煩,講也不是,不講又說不過去。
這時,凱接了下來。「雷斯,這事我私下再和你說。」
雷斯愣了一下,有些生氣的說:「我要知道真相,現在就要,都是你們突然出現後,才會發生這麼多事!還害雪兒受傷,我現在就要知道真相,願望之石究竟是什麼?」
我看了雪兒一眼,確定她已經冷靜下來了,才轉向雷斯。
「願望之石,如同其名,是可以實現願望的石頭。」我和凱同時說出來。
我輕嘆了一口氣,示意凱接下去說。
我則是輕握住雪兒的手,低聲的說:「妳願意跟我到旁邊談一下嗎?」
雪兒沒有抬起頭,只是默默的隨著我走到一旁。
我們來到房間的邊緣,我們彼此都犯過錯,所以誰都沒有先開口。
到最後,雪兒才抬起頭。「亞瑟……對不起!」
看見她那閃爍著水漬的眼眸,我的心頓時軟了下來,雖然原先就沒有怪罪她的意思……但這下,我連問為什麼的勇氣都沒有了。
唯獨她,我無法放下……
這就是所謂的,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嗎?
我放柔了神情,輕撫起她的髮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