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絕版無法訂購
  • 良言寫意(珍藏紀念版)(簡體書)

  • ISBN13:9787550009592
  • 出版社: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 作者:木浮生
  • 裝訂/頁數:平裝/340頁
  • 附件:隨書附贈精美卡片&海報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出版日:2014/06/30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87156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她所擁有的唯一能夠傷害他的利器,
居然就是他給予的愛。
★人氣作家木浮生最具口碑成名作。
☆讀者公認最深情溫暖的言情經典。
★暢銷六年的五星級圖書。
☆新增獨家番外,隨書附贈精美卡片&海報。


彼時,他是她的阿衍,她是他的寫意。
她像向日葵迎著暖陽一樣,始終追隨著他的腳步。
然而懵懂又無畏的初戀,一度輸給無常的命運。
十年的時間,回憶是發酵成美麗的果實,還是成為刻在心底的傷?
或許都不重要。
她只記得,在億萬人之中,他只會對她一個人這樣笑,也只會對她一個人那樣生氣。
如今,他還是她的阿衍。
惟希望,她還是他的寫意。

木浮生
生於蜀地,自小喜歡看書,只愛書中那些有關兒女情長的橋段。一直記得亦舒的那句話:“做人凡事要靜。靜靜地來,靜靜地去;靜靜努力,靜靜收穫,切忌喧嘩。”所以,惟願自己擁有一顆安靜的心。
80後暢銷都市言情小說家,被業界譽為最具潛力的天后生力軍。代表作《良言寫意》是讀者公選出的必讀十大言情之一,並已輸出影視版權。

已出版作品:《世界微塵裡》《獨家記憶》等
敬請期待:《原來我很愛你》

★一切言情小說裡面吸引人的梗都在這本書裡面被木浮生運用到極致。她引領著讀者進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那裡有一段未醒的故事,有兩個在命運之下匍匐前行、深藏愛意的人。

☆都說愛情裡不是傻子就是瘋子,那我想厲擇良就是一個十足的傻子,這一場相愛相殺的戲碼裡少不了厲擇良的配合,即使被所愛之人欺騙、設計、報仇,他依然甘之如飴。

★看的過程中有感動也有糾結。最溫馨的場面就是小寫意追著阿衍的那些時光,她說“阿衍只能是她一個人的”,那麼天真又堅定。於是當看到她說“守在阿衍窗下九十九天的寫意要走了”的時候,眼淚真的是一下子就掉下來了。雖然這本書經常會被歸到虐文一類裡面,但是看完之後你會發現這其實是一篇治癒文,會讓你相信只要有愛,無論歷經多少風雨和隔閡,最終都會收穫圓滿。春日裡的濃濃感動和溫暖,為厲擇良這個溫柔隱忍的男人,為他濃烈卻又深沉的毫無保留的愛。

第一章
其實,寂寞是錦衣玉食後的產物。
第二章
這世間所有的事情豈是只有愛與不愛那麼簡單?
第三章
你不過就是仗著我待你和別人不一樣,自以為我厲擇良喜歡你!
第四章
他的驕傲,有時候卻在無意之間會同時刺傷別人和自己。
第五章
我不要你哭,即使你永遠沒心沒肺跟我作對,我也不要你哭。
第六章
這世界上,也許再也找不出第二個能令他如此的人。
第七章
阿衍,這世界上,原來只有你才是我一個人的。
第八章
如果我們不看結局,那麼他們不就一直停留在那個幸福的地方了。
第九章
緣分的意思,也許是從什麼地方開始,便會從什麼地方結束。
第十章
愛情是公平的,如果一直付出的話也會累。也許他們已經錯過最愛的那一刻。
第十一章
他愛她,愛得如此刻骨銘心,甚至為了她可以放棄所有、毀滅一切,只要是她想。
第十二章
對於世界而言,你是一個人;但是對於某個人而言,你是整個世界。
第十三章
這女人肯定是被上天專門派來戲耍他的。
番外一 山抹微雲
番外二 喜歡
番外三 夢想
番外四 寂寥報冬心
陽光難得從雲層裡照出來,射到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原來天氣預報還說近來會落雪,可是今天卻冒了太陽。如此的暖陽在這種季節尤為難得。寫意坐在厲氏大廈對面綠化帶的椅子上。陽光悠閒地透過樹葉的縫隙,化成斑斕的光影落在她的臉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廈裡走出一群人,其中還有厲擇良。
  一樓的大堂走到外面有兩步臺階。寫意遠遠地看到他一邊寒暄著送客戶一邊下臺階,臉上是那些客套的微笑,卻不知那沉重的右腿帶給他的痛苦有多少。
  
  她站起來,看著他的模樣,心被揪成了一團。她甚至在想,如果當日她不那麼衝動,也許現在出現在她面前的,仍舊是一雙完美的腿。忽然寫意有些怨恨那樣自私的自己,為什麼當時眼裡只有恨,而完全看不到他的情意。
  他含笑送走客戶轉身回去的刹那,看到了公路對面樹影下的寫意。他有些詫異,想走過去,遲疑了下終究忍下來。
  他扭頭叮囑旁邊的人先行離開,然後就那麼定在原地和她相互凝視。
  距離太遠,她沒有察覺他眼中閃過的欣喜。
  
  馬路上時不時出現呼嘯而過的車輛將兩人的視線阻擋數秒,但是迅速地又移開,兩個人都一動不動。一個賣氣球的小販,牽著一大把彩色的氣球,有小朋友來圍觀,正好擋在寫意的跟前,於是她挪了下步子,再次尋找他的身影,卻看見厲擇良已經緩緩地朝她走來。
  他走得有些緩慢,右腿提起來的頻率稍微比左腿慢一些。他走了幾步,中途眉頭皺了皺臉色有些難堪,不過也僅僅是一個轉瞬,那樣的表情便一閃而過,掩飾得很好,完全難以察覺。
  也是在那個刹那,寫意卻看到他的表情,那個掩飾得很好的表情,那個幾乎讓人難以察覺的表情,那個讓她痛得無法呼吸的表情,終於下了個決心。不論他對沈家做過什麼,也不論他對這世界上的其他人做過什麼,天使也好魔鬼也罷,只要他愛她就夠了。
  這一刻,她不要姓沈也不要姓蘇,她只想做阿衍的寫意。
  “爸爸,對不起。我愛他,是真的真的真的很愛他。”寫意咬著下唇,默默地對父親說,“你的寫意,也想要挽留自己的幸福。”
  
  寫意下定決心,立刻焦急地繞開人群,迎著他的方向跑去。她也顧不得這裡有沒有斑馬線,左躲右閃地就直接穿馬路。
  有輛車呼嘯而來,她一時沒留神。
  “寫意!車!”厲擇良焦急地喊。
  她一轉頭,迎面的麵包車以毫釐之差地從她跟前擦身而過。
  厲擇良待她走到跟前,拽住她的胳膊,劈頭就說:“誰讓你這麼過馬路的!”一臉鐵青。
  他如此地惱怒,讓寫意看得一愣一愣的。
  
  “我……我沒事。”
  她被他捏得有些疼。
  旁邊厲氏的人進進出出,還不停地和厲擇良打招呼。他突然察覺自己言行的異常,輕輕地放開她。
  “你不上班,跑來這裡做什麼?”他問。
  寫意埋著頭,心裡千回百轉也不知道怎麼答,腦殼裡迅速地旋轉冒出句:“我還書給你。”啊,對!上次那書沒還給他。
  “書呢?”
  “呃。”一時之間,她才想起這個謊沒編好,“我好像忘帶了。”馬上就被戳穿。
  “那什麼時候給我?”
  “今天晚上。”
  幾乎是情景重現。
  “這一次,希望你不要再失約。”厲擇良說。
  
  吃過晚飯,她很認真地檢查了一次手袋,書、鑰匙、手機都在,然後做了個深呼吸—出發。
  她走到樓下,使勁兒地仰起頭才能看見他客廳的窗戶。窗戶開著,燈光露出來格外明亮。不知道在這麼長久的互相傷害之後,他還會不會也敞開著心扉等她。寫意開始有些慶倖,好在上次沒把書就那麼還掉,不然她真的沒有什麼藉口再接近他了。
  她按了門鈴,他來開門,果然又戴著假肢。
  “我來還你的書。”
  “嗯。”他說。
  兩個人就這麼站在玄關處,過了一會兒,厲擇良才想起來讓她進門。
  寫意換了鞋,坐到沙發上。
  “喏,你的書。”她說。
  “放那裡吧。”他應著去倒水。
  寫意突然發現,他和人客氣的時候特別喜歡替人倒白開水。
  她將書從手袋裡掏出來放在茶几上,卻看見那書皮被手機和鑰匙等堆在一起的雜物壓皺了。她急忙用手展了展,沒想到盡是徒勞,厚厚的封皮就那麼不屈地翹起來。
  厲擇良愛書如命,她怕他為此和她生氣,又擺弄了幾下還是不行,完全是存心和她作對。她吹了口氣,只得將書翻了個面,將封皮趴下去對著茶几成了封底,至少讓他無法當場發現,接著就坐在那裡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等他回來。
  水放在了寫意的面前,可是接下來要說什麼呢?書還了以後,就應該走了,走了以後又拿什麼藉口再次見面呢?她對他說了那麼決絕的話如今又怎麼好主動開口。她畢竟已經不是十年前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寫意了。
  忽然,她靈光一現,“呃……我有句德語不知道怎麼譯。”
  他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瞧出她是在無話找話說沒有,就隨口問道:“是什麼?”
  “想要築造高塔的人,應該在地基上多沉澱,大概是這個意思怎麼翻譯。”寫意偷偷地看了他一眼。
  這是她在替德國夫婦念那本週刊的時候裡面的記者旁議厲氏的一句話,她一時不知該怎麼譯。也不曉得厲擇良聽見有沒有覺得耳熟?只見他側了下頭,“可以譯成Wer hohe Türme bauen will, muss lange beim Fundament verweilen。”
  “嗯。”
  說完後,又冷場。
  “啊,還有一句話……”
  於是,寫意開始孜孜不倦地向厲老師學習著德語知識。
  幾個幼稚的問題之後厲擇良總算瞧出點眉目來,這些最小兒科的問題,估計是她存心沒事找事。
  他不再答她,反問:“你在幫人家做翻譯?”
  “呃……有時幫下人家的忙。”
  “就你這水準也敢去幫忙?”他斜眼瞥了瞥她。
  “……”
  看來這個話題不適合繼續糊弄下去了。
  就在寫意絞盡腦汁地想其他還能說點什麼的時候,任姨卻來了個電話。
  寫意掛了手機後,表情凝重地說:“寫晴犯病了,我得去看看。”語罷就急急忙忙地去玄關穿鞋。
  穿鞋的當口,她看了一眼厲擇良和茶几上的書。
  
  待寫意關上門,他又開始點煙,隨即打火機放茶几上,手收回來的時候在那本書上停滯了一下,將它拿了起來。
  一翻過來就看到那皺巴巴的封面。她剛才那些小動作都一點不差地落入他眼中。和小時候一樣,什麼東西到她手上,都沒有好下場。
  他寫的那些名字她多半已經看見了,什麼時候寫的他都快忘了。厲擇良隨手翻了下,卻突然在自己的字跡旁看到了新添上去的內容。
  每一個“寫意”旁邊都加了“阿衍”二字。他以前寫了多少遍她的名字,她就在旁邊又將他的名字重寫了多少遍,密密麻麻的。完全不相似的筆跡下,兩個名字卻緊緊地挨在一起。
  
  寫意阿衍
  阿衍寫意
  
  有一年冬天,她笑嘻嘻地將他的兩個名字寫在紙上拼湊起來神神道道地說:“擇良和南衍都是寫意的。不如湊成‘寫意良衍’,還挺順口的。阿衍,你不是喜歡刻章嗎,也替我刻一個吧,就要這四個字。”
  說完以後,她又盤算著將那個印章蓋在兩個人共同所有的東西上,都留個戳。
  當時他並未放在心上,後來漸漸把這事兒給淡忘了。
  寫意良衍。
  厲擇良握緊拳頭,仰起臉,閉起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氣,靜默稍許後迅速地滅了煙,開門追了出去。匆匆追到樓下,車來人往地穿梭,卻左右不見寫意的身影。
    
  節選(二)
  
  “對了,你記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寫意又問。
  “求婚日?”
  “還有呢?”
  “還有什麼?沒有了。”
  寫意開始悶悶不樂:“阿衍,我生氣了。”
  厲擇良似乎沒聽見,也沒答理她。
  寫意故意走到他跟前,再次加重語氣重申了一次:“我真的很生氣,非常非常生氣。”還跺了跺腳以引起他的注意力。
  厲擇良放下手裡的報紙,目光掃過她的臉,冷冷地說:“怎麼了?想造反?”他一發威,寫意便成了泄了氣的皮球,只得哀怨地瞥了他一眼,然後默默地走開,留給他一個滿含委屈的背影。
  看到她那摸樣,厲擇良再也忍不住搖頭,失聲笑了出來。
  “笑什麼笑?”她嚷嚷。
  他從抽屜裡拿出一個長方形有墨綠色花紋的小錦盒,放到她面前,笑道:“生日快樂。”
  “你沒忘?”
  “不敢。”
  寫意瞅了瞅他:“你真謙虛,哪會有你不敢的事情?”
  這次厲擇良倒好心情,不怒反笑地哄她:“打開看看。”
  寫意看著他的笑臉,覺得四面陰風陣陣,就沒什麼好事:“裡面不會有蟑螂吧?”
  他強忍住脾氣沒發作:“是很重要的生日禮物,你一直想要的。”
  “是金子?”她一面問一面動手解開扣,將小盒子打開。待看著裡面的東西以後,她愣了一下,隨之而來的只一種難以言表的喜悅之情。
  那是枚田黃的印章,印身纖細鮮豔通明,四壁沒有多餘的點綴,摸起來細膩得如嬰兒的皮膚一般。印底殘留著一點印泥的痕跡,淺淺的紅色,似乎被他用過一次。寫意將印章放在嘴巴前面哈了哈氣,迫不及待地找了紙蓋上去。白紙即刻印出四個篆體字:
  
  良衍
  寫意
  
  “你刻的?”寫意喜滋滋地捧在手心裡。
  “嗯。喜歡嗎?”
  寫意如搗蒜一般地點著頭說:“喜歡,真的很喜歡。”
  她高興得有些飄飄然,可是又覺得不過癮還想蓋在什麼東西上,四下看了一圈正愁沒找到合適的地方下手的時候,卻瞧見厲擇良那白嫩嫩的臉了,眼珠一轉有了鬼主意。
  “阿衍。”她不懷好意地叫聲厲擇良,想讓他轉過頭來。
  “你要是敢朝我臉上弄,小心我蓋你滿身。”他動都懶得動,早就將她的奸計識破。
  “呃……我哪有那麼幼稚?”
  寫意嘴上這麼說,心裡卻不服氣得要命,背著手將印章藏身後,偷偷靠近他,就在他注意力轉移的時候,一下子撲上去就想在他臉上蓋一下。
  哪知厲擇良反應極快,不但躲過去,還一把將印章奪走。
  “看來有些人是不見棺材不下淚。”厲擇良說完便用左手手掌將她兩隻手腕束縛住,還騰出右手去蘸了下旁邊的印泥,然後得心應手地朝寫意臉上戳戳戳地蓋了三下。這一系列動作不但讓她沒有反抗的餘地,還完全遊刃有餘。
  於是,寫意的左邊臉、右邊臉、額頭上,各有一印,活脫脫就是只花臉貓。
  “你要是還敢再來,我就只有繼續往下……”厲擇良說著就意味深長地將目光移向寫意脖子以下的部位。
  “我錯了。”她識時務地投降。
  厲擇良心滿意足地放開她。
  寫意拿了紙巾一邊擦著自己的臉,一邊抓緊時機惡狠狠地朝厲擇良房間裡雪白的牆壁下手,連連蓋了五六個戳以洩憤。
  她也只能這麼發氣。
  就在第七個下手的時候,她側了側頭看著那幾個紅印,突然發現一個問題。
  “我記得我當時要的是‘寫意良衍’啊,你刻反了。而且印章的字不是豎著念的嗎,怎麼變成橫著的了?”
  “沒反,就是‘良衍寫意’。”他回答。
  而且這樣橫著刻,無論從哪頭開始念都是良衍寫意。
  “為什麼你的名字要在上面?”寫意蹙眉。
  “男人本來就該在上面。”厲擇良雲淡風輕地說。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