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 > 10
時光還在‧你還在(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5元
定  價:NT$150元
優惠價: 575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藍白色出道五周年,第一部微言情私小說,附贈精美青春紀事筆記本。
時光不曾散場,我們不曾老去。
拾一縷陽光,擷玫瑰初綻,我總在有你的地方。
不言,不語,不忘記。
愛情是最美好的遇見,而陪伴,是比愛情更奢侈的美好。


《時光還在‧你還在》是藍白色寫作五年最經典的短篇小說作品,包括《似是故人來》《早安,我的愛》《膽小鬼》《戲子》《孤男寡女》《青春之後,錦年之前》《那天清晨,花開正好》七篇故事。故事中的男女或蹉跎流年,輾轉重逢;或俗世捉弄,錯過終生;或我生君雖老,並肩偕行…… 

愛如髮絲,一路花開……此刻的我幸福得讓人嫉妒,因為時光與你同在。

藍白色,1989年生人,勤快寫文、懶散生活的天秤女。喜看快樂的電影,愛聽悲傷的歌。欣賞的,大抵是白瑞德、達西那類成熟隱忍的男子;追求的,自然是郝思嘉、伊莉莎白那種勇敢堅韌的性格。固執地依靠文字詮釋愛情,為別人的故事流自己的眼淚。
已出版作品:《遺愛記》《無愛承歡》《步步錯》《客官不可以》《假愛真做》《半歡半愛》《任時光匆匆》等。

  似是故人來 

  是誰說過要為她戒煙的?又是誰,現在在寒風中,一直一直地抽煙,任由思念隨著淡淡的火光化為灰燼? 

 

  早安,我的愛 

  那五年的時光,對你,是一片空白,對我,卻是最美好的記憶。如果,我有生存下去的機會,我會……愛她。可惜,上天沒再多給我機會。 

 

  膽小鬼 

  你不是總說我是膽小鬼嗎?我是膽小……我從小就害怕奢望,害怕那種實現不了的東西。原諒我的任性。 

 

  戲子 

  他說:“其實……你看著我,都是在看著他……別哭,我不怪你。今後,我便是他的替身,陪著你。” 

 

  青春之後,錦年之前 

  你做的每一件事,無論我認不認同,都會陪著你;就算你不想和我重新在一起,我也不勉強你。 

 

  孤男寡女 

  酒是好酒,卻總喝不到醉死過去……麻痹的方式有很多種,遺忘的方式應該也有很多種,他卻,遲遲尋不到。 

 

  那天清晨,花開正好 

  某個小姑娘偷偷摸摸地將一支玫瑰放進他的信箱,跑走之後卻又戀戀不捨地回頭看一眼那支玫瑰,仿佛那晶瑩的露珠上承載了她的情愫。

  似是故人來 

  1 

  人來人往的高級寫字樓。 

  蘇岩若站在樓前廣場仰望這光可鑒人的樓宇,許久才拾起勇氣往裡走。 

  她來這兒參加安信會計師事務所的終輪面試,面試官一邊翻她的簡介一邊問:“在英國念的研究生,可是……肄業?” 

  蘇岩若不免尷尬:“家裡破產了,沒法供我繼續讀下去。” 

  面試官又問了一些專業問題,面試就此結束,蘇岩若不免沮喪地往外走,心想:這次肯定又沒戲了。 

  她回國以後投了不少簡歷,卻至今還沒找到一份工作,對此她近乎絕望。 

  蘇岩若出了面試室朝電梯間走去,身後突然響起面試官的聲音:“蘇小姐!” 

  蘇岩若一愣,回頭看,面試官竟追出面試室,在其他面試者詫異的目光下小跑到蘇岩若面前,問她:“你是……梁赫先生介紹來的?” 

  蘇岩若一愣。 

  面試官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你前腳剛走領導就打電話給我說了這事兒,原來你是梁赫先生介紹來的,真是不好意思,人事部稍後會打電話通知你來上班的。” 

  面試官說完又走了,蘇岩若避開一眾旁觀者的狐疑目光,躲到角落撥通梁赫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蘇岩若就氣急敗壞道:“我都說了不想欠你人情,不需要你幫我。” 

  “你大可以直接回去跟面試官拍桌子說:'老娘不幹'。” 

  梁赫很無奈,“到時候你餓死街頭了可別怪我。” 

  蘇岩若頓時語塞。 

  她與梁赫之間不知算不算孽緣。她在英國的第三年家中破產,為了躲債主,她不能回國,只能到處打零工養活自己,就在她當導遊時,認識了當時正在環游歐洲的梁赫。 

  當時她帶團遊景點,團裡的日本遊客問她問題,她根本聽不懂,支吾了半天,梁赫就這樣奇跡般地出現,用流利的日文和遊客溝通,幫了她一個大忙。 

  此後他們的關係就朝著剪不斷理還亂的方向一路發展下來,梁赫在第三次表白遭拒後,終於沮喪地問:“大家都是單身,你為什麼不能嘗試著接受我?” 

  她沉默了半晌,終於找到託辭:“我不想談戀愛。” 

  每個說不想談戀愛的人,心裡都裝著一個不可能的人。梁赫無奈:“除非你心裡住著某個人。” 

  她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住著某個人…… 

  蘇岩若用力搖搖頭,揮去某些讓人心酸的記憶,把神志揪回當下,對電話那頭的梁赫說:“那我就在此謝過了。” 

  梁赫終於笑了:“我也不強求你現在就請客,不過等你拿到第一個月的薪水,得第一個請我吃飯。” 

  “沒問題。” 

  終於找到工作,心裡一塊大石總算落了地,蘇岩若把好消息告訴家裡人,媽媽和妹妹都很開心,媽媽念叨一定要在下次掃墓時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岩若父親,蘇岩欣則十分崇拜地看著她:“安信可是出了名的'三高'公司,工資高、要求高、壓力高,姐姐你好厲害!” 

  媽媽聽了也不免擔憂:“岩若啊,可千萬別沒過試用期就被開了。” 

  曾經的蘇岩若仗著家庭條件優渥,讀書時課業成績十分糟糕,後來學金融,也只是因為某人是金融專業,如今的她悔得腸子都青了,母親擔心她,她又何嘗不擔心自己? 

  第二天9點上班,她5點沒到就醒了,窗外的天還是濛濛亮。 

  幸好蘇岩若起得早,今天上班路上她竟然遇到難得一遇的大堵車,千趕萬趕才趕在9點整到了公司,算是有驚無險。剛走出電梯,蘇岩若就看到數名工人正忙著換下“安信會計師事務所”的招牌。 

  因為是第一天上班,蘇岩若也不好開口詢問這是怎麼回事,看了忙碌的工人們一眼,再看看剛被摘下的“安信”二字,之後便離開,拿著自己的資料去人事部報到。 

  因為她還沒有通過CPA考試,只有最基礎的執照,人事部先安排她做文職,工作就是給所裡的前輩打打下手。 

  蘇岩若剛把自己的辦公桌整理好,正快步路過她辦公桌的前輩見她閑著,就讓她幫個忙:“那一箱水去大門口分給工人。” 

  蘇岩若立馬起身:“好的。” 

  不久,她就搬了箱水到公司門口,蘇岩若一邊發水,一邊和前臺的同事聊天:“為什麼突然換招牌?” 

  “林先生升級做了合夥人,得把他的名字加上,以後我們這兒改叫'安信辰會計師事務所'了,所有招牌、名片都得換掉。” 

  前臺沒聽到蘇岩若接腔,不由得扭頭看蘇岩若,見蘇岩若面色煞白,問:“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安、信、辰?”蘇岩若喃喃自語般反問。 

  “是啊,怎麼了?” 

  “你說的林先生該不會叫……林瑞辰……吧?”蘇岩若的表情已近驚慌。 

  “沒錯。林先生正在國外出差,聽說回國以後,所長要大手筆為他辦個入夥宴。” 

  耳邊響著前臺的話,蘇岩若呆呆地看著工人剛換上的“安信辰會計師事務所”的招牌,心底一片淒涼。 

  2 

  林瑞辰……林瑞辰…… 

  “林瑞辰,你怎麼穿來穿去都是這幾件舊衣服?我陪你去買新的吧。” 

  “林瑞辰,你大的觀念太老土了,誰說男人不能花女人的錢?” 

  “林瑞辰,別生氣嘛!我以後再也不花錢幫你買東西,這總行了吧?” 

  “林瑞辰,這道題我不會……這道也不會……你是教過我很多遍了,可我……要不乾脆你幫我做完吧?” 

  “是,我任性,我花錢大手大腳,我待人不友善!可我就是離不開你林瑞辰,就是要死皮賴臉黏著你!” 

  “林瑞辰,畢業後我們一起出國深造吧。錢讓我家出……好好好,不提錢,你別用這麼恐怖的樣子看著我。” 

  “林瑞辰,這女的是誰啊?” 

  “林瑞辰,我們……分手吧。” 

  …… 

  蘇岩若猛地從夢中驚醒。一時還沒回到現實,愣愣看著被自己壓在胳膊下的各式檔。 

  “你也算倒楣的了,上班沒幾天就碰上通宵加班。”一同加班的前輩之一對蘇岩若說。 

  另一同事接話道:“大家都是這麼過來的,撐過忙季就好了。” 

  蘇岩若這才理清夢境與現實:“對不起對不起,我竟然睡著了。” 

  “沒事,反正東西都快處理完了。”前輩伸個懶腰,“大家辛苦了,我請喝咖啡。” 

  蘇岩若立即自告奮勇:“我去買!” 

  片刻後,蘇岩若已拎著滿手的東西從對面大廈的星巴克出來,回到寫字樓乘電梯。 

  正值上班時間,電梯裡人進人出,蘇岩若試著擠進去,不僅沒成功,退出電梯時還差點崴到腳,蘇岩若低叫一聲,眼看自己要向後跌倒,手裡的咖啡也岌岌可危。就在這時,一個身影突然靠過來,順手扶了她一把。 

  終於端穩咖啡,蘇岩若鬆口氣,抬起頭來:“謝……” 

  她愣住。 

  面前的這個男人,還是蘇岩若熟悉的樣子,熟悉到她身體裡某一處突然揪心地疼起來。 

  好久不見,林瑞辰…… 

  見這女人抬起頭來,林瑞辰猛地一怔。 

  黑色的眼眸中幾番潮湧,仿佛有什麼要從深埋在心底的記憶裡呼嘯而出了,可轉瞬之後,他只是冷漠地放開攙扶她的手。 

  只是看著他靜靜地站在那兒,仿佛空氣都變得稀薄,蘇岩若忍不住叫了聲:“林……” 

  另一部電梯卻在這時“叮”的一聲抵達:“林總?電梯到了。” 

  林瑞辰醒過神來,當即視若無睹地走過蘇岩若面前,朝另一部電梯而去。 

  目送這個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電梯口,蘇岩若呆了許久。 

  蘇岩若回到公司已是十分鐘後,前輩接過咖啡問她:“買咖啡買了這麼久?” 

  “不好意思。” 

  前輩並沒有責怪她的意思,反倒挺擔心她:“你臉色不太好啊,身體不舒服嗎?” 

  蘇岩若強顏歡笑地避過了這個話題,她去給別的同事送咖啡,又被前輩叫住:“對了,小蘇,林總今天出差回來,你送杯咖啡去他的辦公室。” 

  蘇岩若猛地頓住腳步。半晌才找到藉口,抱歉地說:“人事部讓我填一個宿舍申請表,馬上就要交過去。” 

  “那好吧,小周你替她去送咖啡。” 

  蘇岩若松了口氣。可隱隱的,又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失望。 

  人事部讓她週末之前把表格交過去,她卻不出十分鐘就填好了表格,因家住得遠,她上下班十分不方便,雖然人事部告訴過她,新員工很難申請到宿舍,但她還是想嘗試一下。 

  蘇岩若去人事部交表格,路過某間獨立辦公室,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緊閉的門扉上,貼著寫有“林瑞辰”三個字的牌子。 

  他應該在辦公室裡吧,與她只有一扇門的距離。 

  可是……他們再也回不去了…… 

  蘇岩若感到眼眶一陣陣發酸,怕是快要掉下淚來,趕緊吸吸鼻子調頭就走。就在這時,耳邊傳來開門的聲音-- 

  轉眼辦公室的門就被拉開,開門的人正是林瑞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