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阿帕莎拉的怨咒森林
  • 阿帕莎拉的怨咒森林

  • 系列名:Horror Land
  • ISBN13:9789865810719
  • 出版社:八方出版
  • 作者:帕奇那
  • 譯者:HUANG. TT
  • 裝訂/頁數:平裝/288頁
  • 規格:21cm*15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4/07/23
  • 中國圖書分類:泰國文學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世糾葛 生生世世 都要血債血償
千萬別讓阿帕莎拉愛上你!

◎泰國真人真事改編 帕奇那恐怖新作◎

據古印度梵文史詩《摩訶婆羅多》記載,梵天創造了阿帕莎拉,
她是帶著仙水甘露,從攪乳海中誕生的飛天女神。
有些人相信,她象徵美麗繁榮,但也有人認為,她會帶來不幸……

上了船……千萬不要提鱷魚
進了林……千萬不要提野獸
來到這裡……千萬不要說起阿帕莎拉舞女的故事
如果你的命保不住了,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
百華的未婚夫駕駛的飛機已失蹤多日,連搜救人員都放棄搜救,無助的百華借助巫術尋求解答,老巫女卻說,他被「怨咒森林」藏起來了,據說任何人進入那裡,都不可能再走出來。於是,百華決定獨身涉險找回未婚夫……

潘醫生從古玩店高價買到一件珍奇的「阿帕莎拉浮雕」石塊,找來大學歷史系講師好友唐凱鑑定真偽,沒想到怪事接連發生……先是古玩店老闆割喉自殺,老闆的鬼魂卻留給他們一張記有地址的神祕紙條!為了歸還古物,他們循線找到獵人普米的家,想不到普米也離奇死亡!死前留下的訊息,原來在「怨咒森林」深處,有一座金碧輝煌的神祕黃金宮殿,而「阿帕莎拉」浮雕原本是一塊寶石黃金,一出森林竟變成石頭……

百華、潘醫生、唐凱、獵人兒子阿迪四人,決定重返這片屬於飛天女神的「怨咒森林」。因為前世糾葛而聚集的眾人,逃得了阿帕莎拉的索命復仇?還是為了苟且偷生,即使不再活得像個人,也只求活下去……
帕奇那(Phakinai)

泰國恐怖驚悚小說新銳作家、泰國電視劇編劇,多部作品亦被電視臺網羅改編電視劇。

2004年,以小說作家身分出道。早期作品以青春愛情為主,深受泰國讀者喜愛。2008年,首度以編劇身分發表電視劇作品《過去的愛情傷痕》。2013年,泰國第7電視臺改編帕奇那的原著小說,播出青春偶像劇《灰姑娘的水晶鞋》,創下收視佳績。

2009年,風格轉型,發表第一本恐怖小說《鬼姬恰妲》,以泰國當地特色為背景,貼近一般人生活的寫作風格,讓讀者深刻感受到濃濃的泰式風情、身歷其境的感覺。隨後推出一系列恐怖小說,本本暢銷,臉書粉絲團每日追捧新書進度,造成轟動。

中文版著作:《鬼姬恰妲》、《屍靈高跟鞋》、《惡靈病棟》、《鏡咒學園》、《陰間玩伴》、《血咒午夜場》、《靈辰1:46》、《挑戰凶靈生死鬥》、《鬼還怨》(以上皆為八方出版)。

譯者簡介
Huang. TT (黃婷婷)

中國廣西民族大學泰語專業學士,泰國詩納卡琳威洛大學對外泰語碩士畢業,精通中泰文,對於泰國的歷史文化頗有見解,一直致力於研究中泰文著作的翻譯。主要翻譯經驗來自于各大中泰公司的資料翻譯,中英泰電子詞典翻譯,同時在中泰旅遊、文化、政治等領域的口譯和筆譯中一直在積累各類經驗,希望在自己的專業上有較深的造詣。譯作有《泰酸泰辣泰好吃涼拌料理&沙拉》、《鏡咒學園》、《挑戰凶靈生死鬥》。

序章 故事開始
第一章 沒有出現在歷史記載的古物!
第二章 驚異的夜晚,有不請而來的「客人」
第三章 偷竊來的古物,總是要還的!
第四章 一張神祕的紙條和一個解不開的謎
第五章 朝死亡之路邁進!
第六章 怨咒森林的故事
第七章 隱藏在遺照後的祕密
第八章 從未有人敢闖入的森林
第九章 驚悚之夜
第十章 充滿未知凶險的路程
第十一章 湍急的河流
第十二章 在地圖上已經消失的地方!
第十三章 消失的洞穴
第十四章 可悲的芭萊
第十五章 沉浸在愛情裡的傻瓜!
第十六章 追隨每一世的孽障,要他們血債血償!
第十七章 卑鄙無恥之徒,我要讓你們死在我手上!
第十八章 無比殘忍的芭萊女鬼!
第十九章 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沒有誰可以把我們分開!
終章 永遠被「掩埋」的祕密

唐凱和潘兩人艱難的從堵塞的車流中脫離,進入賓久的古玩市場時,天已經黑了下來。悶熱的空氣,預示著暴雨即將襲來。市場內的步行道狹窄,一股股難聞的味道不時撲鼻而來。此時市場內四周的古玩店已紛紛打烊關閉店面。唐凱默默地跟著潘的身後,轉左轉右的經過很多條小巷,他已經轉到沒有方向感了,要是現在突然把他丟在這裡,就別想能自己再走出去,他只能與古玩舊貨一起作伴了。
他們很快來到了一間古玩店鋪門口。店門大開著,似乎已經等候客人很久了。比筷子粗不了幾公分的燈管,發出閃爍的暗橘色燈光,讓店內更是多了幾分令人不寒而慄的陰森感,古玩腐朽的味道,瀰漫著整間店。
「你好,老闆。」潘向店主「穆老闆」高聲打招呼。對方肥胖的身軀正坐在櫃檯後,仔細地檢查手中的一塊佛牌。聽到有人喊聲,一抬頭就看到重要客人來了,穆老闆立即堆起滿滿的笑容起身迎接……財神爺進門啦!
「唷……潘醫生,裡面請,快請坐。」他趕忙殷勤拉出張椅子給VIP客人坐,這才又察覺到潘醫生不是一個人前來,穆老闆就隨意地抬手指向另外一邊的椅子示意唐凱坐那裡,反正不是客人,不必太在乎!
「東西呢,穆老闆?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了。」
「我可是幫你先留著呢,保證潘醫生一定喜歡。等等。」說完,穆老闆便拖著自己肥胖的身軀,走向了店鋪後面。
唐凱沒有坐下,他隨意走動觀賞著店內的古玩。店鋪內擺放著幾座栩栩如生的佛首,似乎以這個來吸引喜歡在家中裝飾亞洲風格的外國遊客的目光。其中幾件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仿製的贗品,不過其中還是有不少確實是真品,這讓他心中升起一種恐懼……不是害怕這裡陰森的氛圍,而是意識到寶貴的國家文物在這種地方不斷流失。為了賺取金錢,那些文物竊賊就破壞古代寺廟竊取佛祖的頭像,卻不知道幾百年來的藝術珍寶就這樣被毀壞了。這些混蛋……總有一天,業報會降臨到他們身上!
還好,潘醫生不是喜歡蒐集此類古物。他喜好的是類似宋卡洛瓷器 、烏銀鑲嵌器皿、古代從中國傳來的瓷器、古繪畫製品,還有雖然花紋奇異,可不是有忌諱的佛像雕塑。若是好友喜好的是盜竊古物,他別說是支持,一定會扯住他的頭狠狠地撞牆,讓他清醒清醒。潘還是有自己的原則,每次購買古物前都會確定它的來源,確定不是偷竊而來的贓物,沒有違法。他收藏的大部分古物,都是來自於私人收藏,是流傳了幾代的古物,這樣他也就心安理得,至少自己沒有縱容助長破壞國家文物的行為。
「來了……來了。」人還沒出現,就傳來了穆老闆的聲音。他雙手捧著一個褐色盒子走出來,將其放在桌上。潘激動的瞪著雙眼,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東西與照片是不是一模一樣。
「唐凱,你快點過來。」潘轉頭叫好友到身旁一起來鑑賞。唐凱面色冷靜走到潘身旁,看向盒子裡的物品,從包裝來看,貌似又是一件宋卡洛瓷盤。
但就在穆老闆將那嚴密的包裝撕扯開後,唐凱震驚地瞪大了雙眼。眼前的物品,一眼看去只是塊不起眼的石板,但再仔細一看,就會發覺這是一塊從古寺廟遺跡的門楣上鑿下的浮雕。鑿下的只是一部分,大小與市面上銷售的平板電腦差不多。被鑿下的是浮雕飛天女神的頭部部位,唐凱看到了飛天女神的眼睛閃著赤紅的光芒,彷彿正用怨恨的眼神瞪視著將自己帶離開原地的人。定神再看,飛天女神的眼珠沒有什麼赤紅光芒,有的只是歷史帶給它的滄桑美,那種美讓人無緣由的感覺到渾身發冷。
「哇……好美啊。」潘用平日拿手術刀的手,輕撫著浮雕,小心翼翼的害怕弄損珍貴寶物。潘感覺之前所收藏的所有古物都比不上眼前的飛天女神。
「它是遺跡門楣上的一部分,潘醫生。有個當地村民拿到武里南的古玩店出售。我剛好去那裡玩,就發現它。好不容易才求得古玩店轉手賣給我。我知道潘醫生你喜歡,回來第一個聯繫的人就是醫生你。」店主吹噓道。
潘笑笑後,看向唐凱。
「你覺得怎麼樣?唐凱。」
唐凱沒有回答,只是小心地拿起浮雕石板。拿上手後,馬上就發現浮雕石板的材質與吳哥窟古寺廟遺跡的材質一樣,是紅砂岩。雕刻的藝術手法,清晰明確表示此物的確是真品。
「老闆,你有問賣家,東西是從哪裡來的嗎?這種樣式的門楣浮雕與東北地區以及柬埔寨的古寺廟遺跡是一樣的雕刻風格。該不會是違法去偷鑿下來的吧?」唐凱將目光從浮雕石板上移開,盯視著穆老闆想找出心虛的破綻。
「喔……我可不敢收那樣的贓物。我還想要老命,可不想死在監獄裡。我已經說過了,是我在武里南的古玩店發現的。店主告訴我,賣家是一個當地的獵人,東西是從原始森林某處,未被人發現的古代寺廟遺跡中找到。剛發現時,浮雕是金子做成的,可帶離開森林後,東西卻變成了石頭。我聽後半信半疑,不過看在東西的確是真的,就買了回來。」
「沒有被發現的古寺廟遺跡……這怎麼可能,老闆?」唐凱覺得這種事情太不可思議了。
「我也不知道啊,他就是這麼說的嘛。要是你懷疑這浮雕石板是從文物部管控下的遺跡或是從柬埔寨的古寺廟偷竊而來的,你可以去查查看。真的是被盜竊的文物,現在早已經是轟動的新聞了,國寶被盜竊耶!東西到我的手上已經有一禮拜多的時間,真是哪間古寺廟上的門楣浮雕被鑿竊,馬上就會被人發現,對吧?」店主解釋道。
雖然聽在耳中是有道理,唐凱還是覺得不放心。
「那他為什麼要拿來賣呢,老闆?」
「我哪會知道呢,我也是從當地的古玩店裡買來的,沒必要問那麼多吧。賣家可能想要錢啊,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金錢交易嘛。事情就那麼簡單。你問那麼多到底要幹什麼啊?」穆老闆開始感到不耐煩。一直沒說話的潘看到此情形,伸手抓著浮雕石板,打斷說道:
「確定這東西是真的,對嗎,老闆?」
「老子可以用腦袋擔保,醫生。」
一種說不清的詭異感覺此時在唐凱心中滋生,他不想好友將這塊浮雕石板帶回家中。理由也說不清楚,他愈是要把這種感覺從心中甩出,可感覺愈是強烈。他看了看穆老闆,然後側身貼近朋友的耳邊,輕聲說道。
「潘,再等兩三天好嗎?讓我去和在文物部工作的朋友確認一下,問問最近有沒有哪裡的古寺廟遺跡發生盜竊。要是你現在買下這東西,結果卻是贓物,你可是要坐牢的。」唐凱的阻止,讓潘略感猶豫。穆老闆見狀,又開始了他的游說老伎倆。
「要買就要快啊,潘醫生。不然我就要把東西轉給另一位客人了。」
「等等,老闆……別急別急。」想買下東西的潘立即上鉤。他心中掙扎著,要是現在買下,可又像唐凱說的是贓物的話,被發現後,他的前途可就是一片黑暗啊,年輕有為的醫生買贓物……想想還真是丟臉丟大了。可是今天不把東西買下,穆老闆一定會賣給別人。他非常想要!想要那塊浮雕石板……迫不及待地想擁有它!
「唐凱,我等不了那麼久,你幫我現在就打電話去問問好嗎?好朋友……我求你了。」潘像個小孩子般央求著。見此,唐凱只能無奈地長嘆一口氣,點了點頭。
「嗯嗯。」
說完,唐凱從褲袋內拿出手機,按下在文物部工作的朋友的號碼,走出了古物店。很快,他又返回。
「怎麼說的,阿凱?」潘焦急地問道。
「沒有任何報失。」他老實說道。潘聽到後立即笑容滿面地轉向了穆老闆。
「決定了,老闆……我買了。不過要是以後有問題,你可別怪我不客氣。」潘不忘小小的威脅穆老闆。穆老闆哪會在意,笑得滿臉肥肉都在顫抖。
「好……有問題儘管來找我。那潘醫生你是給現金、支票,還是信用卡支付呢?」穆老闆直奔主題……錢到手才是最重要的。
「哈……老闆,我當然是現金了。」潘拿起自己的公事包,從裡面拿出一疊厚厚的千元鈔票,丟在桌面上。穆老闆眼睛瞪得像鵪鶉蛋一樣大。
唐凱看著眼前的一幕,無奈搖頭……真是花錢如流水啊,這傢伙!
***
潘愛不釋手的摸著那塊飛天女神浮雕,看起來就像一個小孩得到新玩具,坐一旁開車的唐凱看到遠處天邊烏雲密布,好像就快要下雨的樣子,但前方一排排緊跟的車輛完全沒有前進的跡象,下班回家的車潮形成了每天傍晚曼谷這座城市裡固定的風景,如果下雨,那回家的路程會顯得更漫長。只能讓自己去適應這座城市的交通……但每到塞車的時候,仍然會感覺焦急。
在一旁的潘突然問:「你覺得好看嗎?」
唐凱不解的皺皺眉頭,笑著問他:「什麼好看啊?浮雕嗎?」
「不是啦,我是說浮雕上阿帕莎拉的臉,你仔細看看,她真的很漂亮,就像一個活生生的美人。」
「你瘋啦?石頭都被你說成活的了,迷古董迷瘋了吧,漂亮也就是雕刻得很有藝術感,不要把它說成是活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瞄了一眼放在潘膝蓋上的飛天女神浮雕,不禁顫抖了一下。
「喂……我說真的啦,不相信你可以再認真看看,這浮雕上的阿帕莎拉真的像有生命的人。」潘兩眼著迷的看著浮雕,如獲至寶般捧在手裡,就像被下了咒一般,讓駕駛座上的唐凱也忍不住向浮雕看去。突然周圍異常的安靜,彷彿聽到從浮雕裡飄揚出來的古代音樂聲,唐凱整個人定著不敢動,真的好像潘說的,浮雕上的阿帕莎拉好像真人一般,搖曳著身姿翩翩起舞,飄來一股清香……陶醉的唐凱幾乎要忘了呼吸,這時候潘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唐凱猛的回過神來,潘拿起手機看了看,是醫院病護室的號碼。
「你好……我是潘。」
「潘醫生,有一個心臟衰竭的病人,他心臟停止跳動了。」護士緊張的說。
「沒有值班醫生嗎?」潘有點不耐煩的詢問。
「維拉醫生接了一個緊急手術,沒有醫生了,只有兩位實習醫生,看起來不太可靠啊,潘醫生你在附近嗎?我是看到你打卡出現在附近,而且又和潘醫生比較熟,才打電話給你的。」
「好啦,我現在就回醫院。」雖然不是自己的工作時間,但身為有職業操守的醫生來說,在私人時間也不會丟下自己的工作不管。潘掛了電話回過頭來和唐凱說:「阿凱,你把車停在前面路邊一下,我有個緊急手術。」
「我送你去吧。」唐凱毫不猶豫的說。
「唐凱,這樣哪趕得及啊,你看這要塞到什麼時候,我坐機車去好了,啊!」潘準備要下車突然又想起什麼,他把手上的浮雕遞給唐凱,唐凱一臉茫然的接了過來。
  「幫我保管好這個,如果我做完手術,不是很晚的話,就去你家找你……走啦。」
沒有等唐凱的回答,車子剛停下,潘急忙的開車門向路邊的載客機車招手,立刻跳上車走了。唐凱低下頭凝望著手上的飛天女神浮雕。
彷彿有事情會發生……
***
「砰!」
唐凱坐在二樓房間裡正在批改學生作業,被突然而來的聲響嚇了一跳。好像是從樓下傳來打破碟子的聲音,是老鼠嗎?不會啊,他的房子從來都沒有老鼠,啊……難道是小偷?
一想到是小偷,唐凱心跳加速,他輕輕的站起身來,不停的在心裡碎念,單身男人的家裡會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那塊值錢的東西也不是自己的……等等!潘交給自己保管的浮雕就放在樓下!如果那個人偷了浮雕,潘會跟他拼命。唐凱也擔心如果弄丟這塊浮雕,他一個普通老師要怎麼償還這十幾萬的債啊。
唐凱左右張望的尋找防身武器,沒有什麼比桌上的美工刀更合適了,雖然面對竊賊這把美工刀起不了什麼威脅作用,但也總好過兩手空空下樓對抗。
他悄悄的打開房門走出去,奇怪的是感覺外面異常悶熱,就好像走到熱爐裡,傍晚才剛剛下過一場大雨,待在房間裡的唐凱一直覺得很涼爽,怎麼出來完全是兩個世界呢?這時候,樓梯的燈管不停閃爍,就好像鬼片裡的場景,一亮一暗不斷轉換。真是瘋了……剛剛換了燈泡不久,現在又壞了!
唐凱用手抹了抹頭上冒出的豆大汗珠,戰戰兢兢的邁出腳步走下樓梯,因為這是租來的老房子,屋裡的木質樓梯如果有人走會發出吱吱嚓嚓的聲響。唐凱緊緊握著手裡的美工刀,就像是要和對方拼個勝負的樣子,可聽到自己腳下發出的聲響卻緊張得全身發麻,他很久沒有這種害怕的感覺了,上一次的害怕感是去遊樂園的鬼屋,而那個遊樂園現在已經變成廢墟了。
「是誰?」脫口而出的問題顯得那麼愚蠢,這不是告訴對方,有人在房子裡嗎,讓小偷有了警惕,如果是凶狠的歹徒還可能會掏出槍打死人……最後這間房子還是他在住著,只不過住的是他的鬼魂。
唐凱緊張得胡思亂想著,而整間房子內是一股讓人窒息的寂靜……安靜得連他的呼吸聲都沒有!
突然,唐凱耳旁傳來一陣古典音樂聲,他整個人怔站在樓梯上,看到一個婀娜多姿的黑影正走向他,跟隨著音樂翩翩起舞。以前讀書的時候唐凱曾經學過有關阿帕莎拉的歷史,看到這些舞姿舞步就知道是阿帕莎拉的舞蹈。一個面容標緻、膚白如玉的女人在他面前,她頭戴一頂有如三個山峰一樣豎起來的金色頭冠,頭冠的每個豎尖都有兩朵鮮花裝飾,兩側有遮臉龐的金箔從金冠垂下,還配有花串在兩邊,她中分的髮型,用夾子把兩邊的頭髮都夾緊,右邊還夾上一朵仙女象徵的雞蛋花,後面留著飄逸的黑色長髮,隨著舞蹈擺動著。
女子幾乎裸露著上半身,只用一條紅色絲絨布包裹著胸部,布上面用金絲線和飾品裝飾,有一片片垂掛的葉子形狀飾品縫在布上,胸前還繡上一顆不算大的寶石,一條斜肩的金鏈從背後一直繞到她的身前,和裹胸布縫在一起。手臂上有花紋點綴的臂帶,兩手一邊戴上兩串五彩珠手串,再配上一串鮮花串成的花環。
下身白色筒裙映襯在她雪白皮膚下顯得更加瑰麗俏媚,纖腰上繫著一條花紋腰帶,腰帶下方還鑲嵌著一條紅色金絲絨的緞帶,上面繡的花紋和上身的裹胸布互相映襯,隨著女子的翩翩舞步,腳踝上的腳鏈發出清脆的叮鈴聲,聽起來就像天堂上面傳來的美妙音樂。
女子曼妙的舞姿閑婉柔靡,令人不禁心醉,當她帶著笑意,飄然旋轉面對唐凱時,明亮的雙眼投來一記嫵媚的眼神,把唐凱的魂魄都勾走了。奇怪……為什麼女子這麼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怎麼一時想不起來!
音樂在一剎那間突然停了下來,剛才還舞蹈著的女子也隨之停下動作,背對著唐凱,接著出乎意料的,聽到她痛徹心扉的哭泣聲,女子慢慢的向唐凱轉過來……可只有頭部旋轉望過來,但身子完全不動!
「是女鬼!」
剛才令人心醉的臉蛋變成鬼臉,乾巴巴的臉蛋只剩下骨頭,兩隻眼睛從眼孔裡滑出來,嘴巴朝兩邊裂開到耳邊,有成千上萬隻蟲子從眼孔、鼻孔,還有嘴巴慢慢爬出來。
女鬼伸出雙手向唐凱走過來,看樣子是想要掐死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