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28元
定  價:NT$168元
優惠價: 73123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有人說,江安瀾是高貴冷豔、不可一世的;有人說,惹天惹地也千萬不要惹江安瀾,因為他永遠能讓你悔不當初;有人說,江安瀾就連刷下限都是大神級別的。
  在姚遠心中,江安瀾也一度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
  直到那天,他強買強賣後,對她喵了一聲,她覺得整個世界似乎都有些異樣了。
  他說:看過我之後,你就不會再想去看其他人一眼了。
  他說:強迫人做我女朋友這種事,我只對你做過。
  他說:我不知道怎麼去追人,如果你喜歡慢慢來,那我再放緩點速度。
  他說:小遠……我不良善,但我絕不會負你。
  親,用得著這樣字字誅心嗎?
  那一刻,有雪花輕輕落在他烏黑柔軟的頭髮上,他眼眸中的笑意繾綣而溫存,以後我歸你管。
  能走開的,都不是最愛;走不開的,是命定。

  顧西爵:
  暖萌青春代言人。處女作《最美遇見你》溫馨輕鬆,一經推出便贏得千萬讀者好評。其後出版的《我站在橋上看風景》獲辛夷塢首次作序力薦,並高居各大書店青春文學暢銷榜前列。自傳體小說《滿滿都是我對你的愛》以其超有愛的暖萌風紅遍新浪微博、豆瓣,被讀者稱為“最具萌點和笑點的愛情小劇場”。

 

編輯推薦
◆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不是強烈的動心,而是長久的安心。
◆暖萌青春代言人顧西爵繼《滿滿都是我對你的愛》《最美遇見你》後最受歡迎的暖萌小說。
◆13,000,000次微博話題討論,60,000,000次論壇連載閱讀,所有人都會快樂的暖萌愛情故事。
◆輕鬆溫暖指數★★★★★
◆隨書附贈唯美角色海報。插畫大神ENO傾情為本書封面繪圖、知名插畫師阿衛衞特別繪製網遊海報。

媒體評論
  感動小西筆下這種淡淡幸福的愛情,時光流逝,在紅塵一隅,江安瀾用全身心為姚遠開出一樹芳華,是攜手使之盛放,是相守使之長久。——豆瓣網
  對於“網遊”這種類型的青春愛情小說,我認為此生只看兩本便足矣:一本是《微微一笑很傾城》,一本是《對的時間對的人》。——新浪微博
  在自己的青蔥歲月裡,談一場純純的愛戀。不計付出地全身心投入,認真對待感情,不讓年少輕狂的自己留有遺憾。多年以後,再回想當初,依然是滿滿的甜,最美的時間,最好的你!——晉江原創網

第一章 被盯上了
第二章 別人的婚禮
第三章 大神求包養
第四章 據說本人很美
第五章 最快速的一場婚禮
第六章 大神的美照
第七章 第一次網聚
第八章 美女救英雄
第九章 我只強迫過若為君故
第十章 我想接吻
第十一章 被忽悠了
第十二章 天意弄人
第十三章 我不想恨你
第十四章 一種相思
第十五章 我不良善,但我絕不負你
第十六章 海闊天空
第十七章 大神努力刷下限
第十八章 以後我歸你管
第十九章 別開生面的婚禮
第二十章 幸福很簡單
後記 彼此有心,終會天長地久
隔天,江濘大學的校園裡,姚遠上完課,捧著書往辦公樓走去。這天,天氣晴朗,雖然是冬季,但這陽光照下來,倒也不覺得冷了,暖洋洋的,還挺適合出來散步的。
  一路過去,認識她的同學都跟她打了招呼,姚遠都回以一笑。雖然路上學生跟老師打招呼很正常,但姚遠總覺得今天跟她打招呼的人似乎多了點。
  後面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姚遠回頭就看到是她對門辦公室的同事劉老師,對方笑著說:姚老師,今天穿得真漂亮。
  啊?姚遠馬上低頭一看,從下到上,小皮靴、牛仔褲、羊毛衫,外面套了件有三年歷史的紅色牛角大衣,你說笑的吧?劉姐。
  那女同事跟她並肩走著,難得看你穿顏色豔的,這件紅大衣挺好看的。
  姚遠笑說:舊衣服了。
  正在這時,姚遠看到對面走來的人,有點面熟……一身暗色系的裝束,卻絲毫掩蓋不住那份英姿勃發。姚遠放慢腳步,同時嘴巴慢慢張大,最後腦子宕機,而宕機前腦中僅存的意識是--不是吧?!
  那風采卓越的男人走到離她還有一米的地方停了下來,很紳士的一笑,又見面了。時隔三天。
  姚遠身側的劉老師雖已結婚生子,但見到這麼一個帥哥還是不免有些動容,不過見對方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姚遠說的,就笑著推了推已經呆掉的人,低聲道:姚老師,人家在跟你說話呢。
  姚遠後來回憶起那天,覺得自己真是慫死了,在眾目睽睽之下像傻瓜一樣被帶走了。
  出了校門後,姚遠才反應過來,半晌憋出一句:你怎麼來了?
  對方回道:昨天想讓你陪我聊一會兒,你不樂意,我只好親自過來了。然後說,先吃飯吧?
  ……
  江安瀾見她面色多變,淡笑著問:怎麼了?
  姚遠終於說出了句:萬般滋味在心頭。
  江安瀾那張冰山臉上的笑容更加明顯了,那等會兒吃飯時,你可以吃點清淡的中和一下。
  姚遠至此可以完全確定,外界流傳的關於他冷豔無雙的傳言,那純屬造謠!她都聽到旁邊路過的一個大媽在笑了。
  還有,雖然她很好說話,可也是很有原則的,你說走就走啊?姚遠決定擺出強硬的態度,我現在還不想吃飯……才十點而已。
  江安瀾轉過臉來看她,面上表情平和,但眼裡卻有一種特別的……能蕩漾人的神情在裡面。姚遠再度被擊倒,微微偏開頭,嘀咕了兩聲: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江安瀾平時確實屬於不動如山型的,話也少,很沉默寡言的那種人,也極少跟人交心,唯獨對著姚遠時,有種冰山化成水的感覺……
  兩人站得近,江安瀾自然聽到了那句無意識的自言自語,他溫和地說道:夫人,有花堪折直須折。
  這人,夫人叫上癮了嗎?
  江師兄,我能不能說一句,你現在給我的感覺……好顛覆。
  哦?
  姚遠挺認真地回:不說網游裡,現實中我也曾聽過幾次你的大名,噢,他們可都是說你正經的。
  現在我很不正經嗎?
  姚遠很想說,你這句話就有點不正經了好吧?她抿嘴一笑,說:不過,這樣比較真實,以前聽你那些傳說的時候感覺很縹緲、虛幻。什麼三皇綜合體……
  不知道是不是她錯覺,面前的人聽到她說這話時表情微微滯了滯,隨後他說:可能是因為以前你沒見過我的緣故。
  他的語氣未變,姚遠卻聽出了一絲異樣感來,但來不及細想,他又問:午飯有特別想吃的嗎?
  大神,你是早飯沒吃嗎?
  是。
  於是,這天,姚遠早早地就去吃了午飯,吃的是藥膳。姚遠是第一次吃這種加入了中藥的食物,口味清淡,也有點藥味,但吃著並不討厭。
  而她吃的菜跟他吃的是分開的,姚遠以為是這人有潔癖,要是知道真相是--她那份是滋陰的,他那份是補陽的,不知又要臉紅成什麼樣了。
  江安瀾看著她,以後約會時可能要你常陪我吃這種,原本還擔心你吃不習慣,現在放心了。
  姚遠不禁問:你常常吃藥膳嗎?以至於忽略了約會二字。
  差不多。他點到即止,她也就不再多打探,但她挺好奇一點,那如果我不想吃呢?
  那麼,我就得強迫你了。
  姚遠汗,這人外形挺斯文的,怎麼講話一句比一句勁爆?咳,我挺喜歡吃的。節操似乎正在慢慢碎去。
  那就好。江安瀾笑著點頭。他是完全稱得上帥哥的,但他那種帥是偏於氣質上的……高貴冷豔,所以他一笑就特別讓人覺得難能可貴,姚遠卻深覺壓力大。
  話說,你來江濘真的只是來找我聊天的嗎?
  你說呢?
  我說你就是來驚我、嚇我、逗我的吧?當然姚遠不敢說出來,她在面對他時,已然成了一株小小牆頭草。
  吃完飯,姚遠說她下午兩點前要回學校,江安瀾說:行。然後拉著她去散步了。他們打車過來吃飯的地方在市中心一帶,所以兩人沒走一會兒就到了前段時間他們網聚時集合的那個廣場上了。
  大中午的,不少家長帶著孩子在曬太陽、玩耍,姚遠剛想感歎一聲真是祥和而安樂的午後時,就有一個還穿著開襠棉褲的小男孩屁顛顛地跑過來,繞著他們跑了兩圈,然後站定在姚美人面前,扯開嗓門就喊道:媽媽出軌了!媽媽出軌了!
  姚遠瞬間就被秒了!
  廣場上N多人望過來,眼神各異,而那小男孩早跑掉了,旁邊卓爾不群的江少爺這時悠悠地道:原來我是小三嗎?
  姚遠徹底囧了……
  之後姚遠被萬般無奈地帶著去了酒店,沒錯,酒店!
  他說:只是去睡會兒午覺而已。對於你聽到'酒店'腦海裡閃現出的不和諧畫面,我只說一句,夫人,請自重。
  他說:其實還想做點別的。
  他說:比方,打點遊戲。
  他說:你膽子不會那麼小吧?
  此時,江濘市臨近海邊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內,膽大的姚遠站在一間敞亮的大床房的落地窗邊欣賞了一會兒海景,最後緩緩吐出一口氣,因為說要玩遊戲的那個人在洗澡了……
  姚遠強裝無壓力地走到床邊,拿起他在進浴室前從他拎包裡拿出來的超薄筆記本,到書桌前坐定,開了機,打算堅決貫徹落實來酒店玩網遊這一點。電腦沒設置密碼,很快就進去了,桌面上很乾淨,乾淨到除了我的電腦、IE以及回收站之外,就是《盛世》的快速鍵了,似乎這台機子就是專門用來打遊戲的。
  姚遠感慨了聲奢侈後,就登錄了遊戲,一上線就有人來打招呼了。
  傲視蒼穹:Hello,嫂子!
  姚遠:你好。
  傲視蒼穹:老闆今天沒來公司,不知道幹嗎去了,估計上不了遊戲,要不要我帶你玩兒啊,大嫂?
  姚遠:不用了……謝謝你。
  傲視蒼穹:不要這麼客氣嘛,大家都是自己人的說╭(╯3╰)╮
  姚遠笑著想,這人以前肯定是玩女號的吧?這時有人從她身後環住她,然後伸手過去打字:滾。
  姚遠眨眼,側頭就看到江安瀾近在咫尺的側臉,同時,聞到他身上剛洗完澡的淡淡清香……姚遠退開一點,咳了兩聲,你洗好了啊?
  江安瀾略微直了直身子,對上她的視線,他穿著一件柔軟厚實的白色浴衣,姚遠看著他不由心說,穿浴衣都能穿出一種皎如玉樹臨風前的感覺,這是要鬧哪樣?
  我外出回來後習慣洗個澡,你要不要去洗一下?
  姚遠忙搖頭,不用不用,我沒那麼講究。
  江安瀾也沒再說什麼,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她旁邊,看向螢幕,那玩點遊戲吧,我看你玩。姚遠都快有些跟不上這大神的節奏了,慢一拍地轉頭看向電腦螢幕。
  滾字下麵是傲視蒼穹的刷屏。
  傲視蒼穹:%>_<%
  傲視蒼穹:大嫂,我是蒼穹啊 ~~~~(>_<)~~~~乃不認識我了嗎?
  傲視蒼穹:話說,這說話方式怎麼有點耳熟?乾脆、冷酷、果斷什麼的……
  傲視蒼穹: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傲視蒼穹:哦no,不會老闆在你那兒吧,大嫂?
  傲視蒼穹:哦fuck,不會剛才發'滾'的就是boss吧?!
  江安瀾面不改色地說:夫人,要為夫替你玩嗎?
  姚遠滿頭黑線地敲了字過去:咳,恭喜你,你猜對了。
  傲視蒼穹:/(ㄒoㄒ)/~~
  雖然局面始終挺糾結的,但姚遠得承認,她心裡是挺開心的,不管是突然見到他,還是現在跟他在一起……玩著一款當初只為打發閒置時間的網遊。
  說不清具體是什麼樣的感受,但她覺得這樣挺好的。
  亞細亞:君姐姐,難得見你大白天就上來了啊。
  姚遠:只是上來逛逛。
  亞細亞又叫她進了幫聊。
  阿彌:君姐,你自從結婚後就不理人家了,人家真的好傷心,沒有你在的日子裡,我的天空都仿佛失去了光彩有沒有!
  亞細亞:是沒有小君陪你做任務,你不能'打醬油'了吧?
  哆啦A夢:美麗的姐姐,求撫摸求投喂求包養~\(≧▽≦)/~
  花開:小A弟弟,小心這話被天下幫的幫主看到秒了你。
  姚遠汗,又見阿彌說:如果君姐姐願意改嫁給我,就算被君臨天下滅一百次我也願意的!
  花開:噗,小君要二婚嗎?
  姚遠覺得這話題越來越危險了,正想打字轉移開,旁邊的人說:夫人要不要打一句'破壞此婚姻者殺無赦'上去?
  姚遠默了,隨即又笑了,好像漸漸地也有點習慣與他的這種相處模式。她端正了表情對他說:別鬧。然後上幫聊說了句,我要下了,你們玩吧。頓了頓,打出一句耳熟能詳的話,適度遊戲益腦,沉迷遊戲傷身。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人生。
  阿彌:君姐姐好有愛。
  花開:小君又賣萌!
  姚遠想,同一句話由不同的人說出來,產生的效果還真是大不同啊。
  她下線後,剛想讓開讓他上,江安瀾卻直接合上了電腦,其實,我說來打遊戲只是藉口。
  ……
  遊戲玩得差不多了,我也有點困了。
  才開始玩吧?姚遠覺得腦子有點不靈光了,你困的話就去睡覺吧,我自己會打發時間的……看電影什麼的一兩個小時應該很快就過去了。
  江安瀾用帶著笑的語調慢慢道:夫人很緊張?
  沒。
  那麼,陪我睡會兒午覺吧?
  ……
  我身體不大好,要夫人多多包涵了。
  騙同情什麼的,太不厚道了啊!腹誹歸腹誹,最終,竟還是陪睡了。
  好像對他讓步成了自然而然的事,姚遠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父母去世後,她對感情一向很拘謹,然而對他,卻是很容易就放下了心裡的那層防備。
  江安瀾躺上床後,靠著她,沒一會兒就睡著了,她看了他好久,最後閉上了眼睛。
  莫非,她跟這位大神師兄真的是在談戀愛了?
  仔細想想,他們從網遊裡接觸,到睡在一起,歷時才一個多月。
  她是不是太輕易就被搞定了?
  對此疑問,後來姚遠問堂姐,堂姐表示:跟去菜場買棵菜的速度沒差別了,還是不帶任何討價還價最乾脆的那種。
  ……
  午覺過後,江安瀾風度翩翩地送了姚遠回學校。
  心情還相當複雜的姚遠依然恍惚著呢,江安瀾便在大庭廣眾之下輕輕鬆松地吻了下她的額頭,然後說:那我們下次再見。很有點不舍,但今天他還有事在身,父親今日從海外回來,他不得不回去。
  然後在路人的注視下,帥哥離了場,美人回味過來那個吻,紅了臉。
  也就是從這天起,學校開始又有傳言,之前說要結婚的姚老師,其結婚物件終於出現了,妥妥的長腿大帥哥一枚。
  後來姚遠問江boss:年紀輕輕,幹嗎那麼早結婚?咳,你不知道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嗎?這裡的早結婚,已不是指網遊裡了。
  江boss答曰:墳墓裡不會有第三者來打擾。
  姚遠:咳,有盜墓的。
  江boss沉默了。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