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南極:遙遠卻不寂寞的冰雪世界

  • 系列名:鄧予立博文集
  • ISBN13:9789863580485
  • 出版社:白象文化
  • 作者:鄧予立
  • 裝訂/頁數:軟精/176頁
  • 規格:21cm*14.8cm*1.3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4/08/01
  • 中國圖書分類:南極洲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把南極的呼喚,把對南極的愛與關心傳達給世人~

【本書簡介】
◎作者探訪南極的第一手記錄,為讀者揭開人間最後一塊淨地的面紗。
◎以非科學研究人員的角度,寫下作者所觀察、觸摸到的南極。
◎文筆親切自然,搭配豐富照片,真摯動人,帶領讀者遨遊神祕浩瀚的境地。

如果你要從地球儀上找出南極的位置,必須恭敬的彎下腰,才能一窺它的概貌;
這個遠離人類文明、冰蓋厚度達兩千公尺的冰封世界,是企鵝和海豹的故鄉……

南極,人間的最後一塊淨土,四周被南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圍繞,遠離其他大陸、完全封閉,沒有常住居民,只有少量的科學考察人員輪流駐守在為數不多的考察站……罕見的壯闊冰山長城、與天地相連的蒼茫冰原,讓人打破視野與心胸的局限,進入另一個浩瀚的心靈境地!

2013年11月,香港亨達集團鄧主席受邀參與「南極論壇」的行程,在沒有國界、沒有污染、沒有敵意,世界上最寒冷的遺世仙境參訪13天;他透過親身觸摸極地冰雪的經驗、以豐富的圖文,帶領讀者縱覽極地由雪、冰、水、石等元素組構而成的白色荒原,體會極地無限魅力,遊走於如夢如幻雪峰簇簇的天地間。

自然的力量,給予人類無限的啟示,要我們帶回責任與承諾,把南極的呼喚,把對南極的愛與關心傳達給世人~

鄧予立
香港亨達集團創辦人及名譽主席
北京聯合大學應用文理學院國際金融系客座教授
北京中華文化學院教授

著作:《馬英九必修的10堂課:圖說台灣經濟發展大未來》早安財經出版 2009.03
《收藏是一種幸福》白象文化 2010.02
《從阿拉木圖開始:鄧予立看天下》白象文化  2011.02
《馬經濟,大危機》早安財經出版  2011.02
《走一趟神奇的天路》白象文化  2011.12
《半島》白象文化  2013.02
《馬尾看臺灣:2012馬英九動Down300天》白象文化  2013.03
《歐遊六國》白象文化  2014.02

◎李樂詩博士 極地博物館基金創辦人

南極的呼喚

南極的主題是「和平、關愛」。
這裡沒有國界,沒有污染,沒有敵意。是世界上最寒冷、暴風雪最頻繁、風力最強、最乾燥的地帶。
南極冰蓋平均厚度達二千米,是遺世的仙境,世上僅存的淨土。因而成為懾人魂魄的琉璃世界。能前往南極,也許是很多人生平的最大宿願。因每個人的一生總希望留下一些響亮的足印。
尤其是經常遊歷世界的人。這本書作者鄧予立先生,他對生命與大自然的熱愛。身處浪漫而神聖,靈秀的山川大地,都想把它寫出來。
讀者可隨著他活潑、細膩的文筆帶領我們一直遊走於如夢如幻雪峯簇簇之天地間。
據我所知,每位從南極回來的旅人,都會在午夜夢迴中,彷彿以為自己依然置身在白雪仙女的懷抱中,那種依戀之情,瞬間的南極夢,如烙印的長留心間。
同時對去過南極的人,一定會產生震盪的激勵,更激發靈感。
夢幻中晶瑩剔透的冰山,那些自然的力量,給我們無限的啟示,彷彿要我們帶回責任與承諾回家,把南極的呼喚,把南極的愛與關心訊息傳播。
感謝鄧予立先生,以他自己的感受,精彩的文筆,一點一滴地引領我們遊歷;讓我們如身在其中。
我作為一位熱愛南極事業的工作者,很高興、也很榮幸能寫幾句話語。
讓我們把愛護地球的信念向世人宣揚。
註:李樂詩博士過去曾經從事廣告設計、繪畫、攝影及寫作,繼而成為一位極地科學工作者。她曾多次與內地的科學家合作,從科學角度研究、探索極地與環保的關係及其重要性。同時她亦是第一位踏足地球三極(南極、北極及高極──青藏高原)的香港女探險家。
根據李博士統計:她曾出訪北極十次,南極七次,珠穆朗瑪峰雪域四次,塔克拉瑪干沙漠兩次以及雅魯藏布大峽谷。


◎招祥麒博士 培僑中學校長、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主席

你沒到過──南極

去年八月我趁著學校放暑假,利用九天的時間,由香港經成都,轉赴西藏,暢遊林芝、拉薩、日喀則前後藏之地,行程三千一百餘里。
在幅員遼闊的高原雪域,我看到森林河谷,流泉飛瀑;看到崇山雪嶺,藍天白雲;看到平湖曠野,青稞草原;看到嶙峋亂石,峽谷荒涼。那裡的自然風貌,氣象萬千,變化無窮。至若藏傳佛教,淵源久遠,我所見的佛寺梵宮,瑰麗壯觀,其宗派或殊,禮儀繁異,然於佛陀、諸佛、菩薩、羅漢及歷代達賴、班禪活佛之智慧慈悲普渡感召,藏胞淳厚虔誠,固窮知命,安分守土。
九日遊程,心目所謀,不無興感,寫成三十九首絕句,自覺頗為得意。儘管遊程中出現高原反應,團友二人更須送醫院治理,大家回顧起來,依然生出「值得」兩字。
古往今來,喜歡旅遊的人無數,而在旅遊的時空中興起「萬物逆旅」、「百代過客」之思的,更有系統地記其所記,導人以遊,勾人遐想的,能有幾人?古之謝靈運、李白、柳宗元、蘇軾、徐霞客是也。江山鍾靈毓秀,沒有巧筆神思,世人不足以知其靈秀;有了詩人、文人、旅遊家的敏銳觸角和如椽巨筆,於是,黃河、長江的渾浩流轉,五嶽、黃山的雄奇壯麗,大漠、草原的莽莽茫茫,以至於濃淡相宜的西湖,煙波浩渺的洞庭,小橋流水、鶯歌柳浪、宮館娃閣、寺觀民房的吸引迷人等,都給與後來者既方便,又望而興嘆之感。黃鶴樓前,才如李白尚且因崔灝題詩在上頭而擱筆。所以,喜歡旅遊而愛好寫作的,總喜歡向難度挑戰,尋找一些前人少到,也不及描摹繪寫的地方,興起一種「捨我其誰」的意念。
鄧予立先生,我曾稱之為「儒商」,經營有道富而好禮者也。我之所以說「曾」,並非說現在不是。而是現在的他,能捨能放,無為而無不為,進入佛、道二家的高境界。教育界有句名言:「教是為了不教」(葉聖陶語),說明教師的真正目標。鄧先生出於教育世家,深曉個中三昧,發展亨達集團事務的同時,兼及培養人才。「把公司雕塑得好與不好,精細還是粗糙就要靠藝術家,這個藝術家就是管理者。」這是鄧先生的經典名句。在多年管理者眼下的人才既立,而自己則可逍遙乎遊於寰宇,無所不至。近年來,鄧先生的遊記一本接一本,竟成系列式的著述,令人欽羨。
南極,是否世外桃源?難說。但它肯定是人間淨土,是眾生嚮往的地方。然而,「力」所能至,「財」未必能至。登上南極之旅,談何容易?相信大部分讀者和我一樣,對南極是陌生的;鄧先生未到南極之前,想必和我們一樣。清代大儒王夫之說得好:「身之所歷,目之所見,是鐵門限。」沒有親身經歷,沒有親眼目睹,縱有江淹之才,也難動筆。鄧先生跳過「鐵門限」動筆了,「成如容易卻艱辛」,從書中,鄧先生固然隨所見所聞,而抒發出無窮的樂趣和感想,但為方便讀者,他參考多種資料,經咀嚼後,以富文學的筆調,不單寫出了「一個中國人」暢遊南極的經歷和意趣,也適當地提供了很多地理和科學的知識。
我有幸成為鄧先生《南極:遙遠卻不寂寞的冰雪世界》最先閱讀者之一,隨著他的記述,我感受到廣袤無垠的冰雪大地、翱翔天際的海鳥、憨狀可掬的企鵝。在「天人合一」的境界中,鄧先生是如斯輕巧地運用他的智慧,引領我進入無盡的想像空間。
西藏和南極,都是很多人想到的地方。西藏我是到過了,南極我今隨本書夢遊了。意趣不同,情致則一。我誠意向讀者推薦:「本書『值得』一讀再讀。」是為序。


◎姜冬梅博士、教授、香港金融管理學院副院長、香港宋慶齡教育學院院長

奇幻的人生之書

如果說人生是一本書,那麼鄧予立先生這本人生之「書」一定非常厚。一般的書如果有九十九頁的話,他這本書大概有九百九十九頁,而且還在繼續增厚。只是厚不算什麼,關鍵是頁頁奇幻,引人入勝。從《南極:遙遠卻不寂寞的冰雪世界》開始,我們翻開鄧先生的這本「人生之書」。來認識這位可愛、可敬、可佩的老朋友吧!

開卷有益
在南極結識鄧先生是我第一次翻開他的人生之旅,這一頁的題目是「一位愛旅遊的獨行俠」。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轉機的那晚,負責組織工作的朋友忙得不亦樂乎,於是她果斷地抓著我,幹練地對我說:「這是鄧先生,也是香港來的,交給你照顧了。」定睛一看,一位鶴髮童顏的老先生,外加三個大行李箱!我也沒客氣,一邊幫鄧先生拉箱子,一邊叮囑他:「鄧先生,您的行李太多了!只能帶一個箱子上船,您留兩個箱子在賓館吧!」鄧先生很聽話,回答我:「今晚就整理一下。我剛從祕魯的利馬飛到這裡,在利馬旅行了好幾天,這些都是我的旅行用品,小箱子裡是攝像機。」他操著一口香港普通話,我半懂不懂地聽著,順口問了一句:「您去過多少國家了?」他平淡地說:「九十五個國家。我準備去一百五十個國家。」眼前的這位,竟然是行走江湖的旅行家!南極是他要去的第九十六個不算國家的地方。一個國家、一段故事,就是鄧先生的人生之書。翻開第一頁,就讓人想讀下去。

漸入佳境
鄧先生是位愛學習、愛交流、愛交朋友的人,所以我所翻開的鄧先生人生之書第二頁的題目是「一位廣交天下豪傑的當今宋江」。開往南極洲的北冕號還正在八米高的大浪中顛簸,許多中國人因為內向,喜歡只和自己熟悉的人在一起交流,還有許多中國人因為語言不通,也只是跟中國人玩,但是藝高人膽大的鄧先生就已經開始廣交海內外豪傑。我因為在忙著準備各種學術講座、沙龍、論壇,在會議室、圖書館、演播廳上下跑,每次遇到鄧先生,要麼看到他正在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專家探討冰川融化,要麼聽到他正和台灣名嘴評論馬英九應該學點啥,要麼見到他在和天台山寶華禪寺果寧法師切磋「活在當下」。如果統計一下在十幾天行程中誰交了最多的朋友,我認為一定是鄧先生。因為下船的時候,鄧先生已經擁有了各種稱號:「鄧董」、「鄧總」、「鄧老」、「老鄧」、「鄧先生」、「鄧爺爺」、Mr. Tang,每個稱呼都聽起來親切、順口,好像他們早就是老朋友了。當這些朋友與鄧先生的人生交匯之後,鄧先生這本人生之書,又豐富了許多。

高山昂止
不說「行歷萬里路讀萬卷書」是多麼深厚的功力,僅憑鄧先生一頭銀髮,廣交天下豪傑,閱人無數,我們就知道他武功一定了得。所以我所翻開的鄧先生人生之書第三頁的題目是「一位名震海內外的金融梟雄」。正如任何一本書都要有高潮一樣,我想鄧先生被金融界尊稱為「外匯之父」,一定是他人生中的一個高潮。一九九八年衝擊香港的那次金融風暴,「金融大鱷」索羅斯在香港翻雲覆雨,使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的香港岌岌可危,正是鄧先生親手操盤,阻擊了這場陰謀,成功地把索羅斯趕出了香港!如果是武林爭霸,這該是一場殊死搏鬥;如果是兩軍交戰,這場阻擊戰就一定是香港外匯史上的「諾曼底登陸」,是香港金融界的光輝篇章。

拳拳赤子
初識鄧先生,數不清他高潮迭起的人生還有多少令人讚嘆的故事,但是每一個故事中都會讓人感受到一顆拳拳赤子之心跳動的節奏。從南極考察歸來,鄧先生就著手準備提交北京市政協會議的提案。作為北京市政協的港澳委員,鄧先生不僅關心在京農民工子弟的入學問題、令北京市民窩心的交通堵塞問題,二○一四年鄧先生的提案更是切中要害,直指北京市的霧霾根源。當時,我因為發表《霧霾之后警惕大旱多震》而遭到某著名大報組織「專家」圍攻,最終位列該報《盤點二○一三年那些不實傳言》之中。當我正在為我的科學觀點被驕傲的權威媒體強暴而鬱悶之時,鄧先生竟然打電話給我,他表示將懷著「為民請命」的赤子之心,將我的論文提交給北京市政協,以引起決策者重視,盡早採取防災減災行動。二○一四年春的北京兩會期間,我非常擔心這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長者,俠肝義膽,赤子丹心,可照汗青!
引用鄧先生的話來作為我的讀書筆記的點睛之筆——「南極,若要從地球儀上找出它的位置,一睹它的全貌,就非得恭恭敬敬彎下腰……我的內心,因為看到人類在這片銀白世界的渺小,更為謙卑。」


◎鄭浩 鳳凰衛視資深時事評論員

旅遊、筆耕、博學、立言
本書作者鄧予立先生與我相識時間並不長,但二○一三年十一月底有幸與鄧老結伴前往南極,從此讓我對這位已步入耄耋之年的老人肅然起敬。
記得那一天,我和鳳凰衛視攝製組正在南極大陸外環的「奇幻島」(欺騙島)拍攝。雖然當時天氣溫度已降至零下十幾度,但地面散發出的蒸氣以及零星散布在島上的片片暗綠色苔跡,讓我們這些初來乍到者感到十分好奇:這同我們想像中的長年冰天雪地、極度乾燥寒冷的南極大陸,實在是天壤之別!正當我俯下身去、手握一把黑糊糊的粒狀焦土仔細觀察時,身邊傳來一句帶有濃重粵語音調的「普通話」,「那是火山灰,這是個火山島!」驚訝之際,我隨即順聲抬頭望去,只見身著大紅防寒服、肩背行囊、胸掛相機的鄧老,已經腳踏白雪、健步如飛地向島嶼深處走去……
鄧老不僅僅是香港著名的金融證券專家,行內可謂無人不知,但更讓鄧老周遭親朋好友嘖嘖稱奇的,還當屬他遍及世界五大洲的行走生涯。鄧老親手締造起一個屬於他的「金融王國」,他即開創了全港首個以證券買賣、外匯兌換為主要業務的公司成功上市的先例,同時也打出了一片屬於他自己獨特工作方式的新天地。鄧老把工作與旅行完美地揉和在了一起,寄工作於環球旅行的快樂之中,而又把旅行獲得的快樂盡情融入到工作裡。在鄧老看來,無暇充分享受旅行的商人,算不上是成功的商人,而享受了旅行卻難能拓寬視野,或不善將對外部世界的認知用於商道的商人,終無法達到營商做人的最高境界。正緣於此,鄧老不僅疾步遨遊世界各地,而且辛勤筆耕,把在旅行中的所見所聞筆書點滴、匯集成卷,即為自己的旅行生涯留下墨痕,也讓眾人從中分享不同國家、不同種族、不同文化和歷史的紛彩精華。
鄧老不僅僅是位獨往獨來的「善行者」,也絕不僅僅限於在行走中走馬觀花、到此一遊,他還是位積極的思考者。在鄧老早些年出版的《從阿拉木圖開始:鄧予立看天下》、《走一趟神奇的天路》、《半島》和《歐遊六國》等專著中,讀者完全可以緊隨鄧老的筆墨,去感受他對異國他鄉的社會、經濟、文化和人文的深徹感悟。其實,描述旅行中的景物趣聞是一回事,有感而發且可從平凡中悟出道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在鄧老新著《南極:遙遠卻不寂寞的冰雪世界》中,他詳細描述了我們前往中國南極科考站──長城站的情形。這一節的結尾處,鄧老發出如此感嘆:「衷心祝願長城站能夠如萬里長城一樣堅如磐石、屹立不倒,為中國的極地科研永遠發光發熱。長城站,讓我再一次向你致敬!」談吐雅俗,秉性使然。鄧老豁達開朗的性格、待人接物的真誠態度,讀者盡可在他著作中的字裡行間中體驗良多。
鄧老不僅僅局限於簡單記述他的環球旅行閱歷,同時,也對那些在常人看來已經是涉足政治的話題,大膽地發出自己的聲音。他打破了傳統的「商不涉政」慣例,用激昂文字和善意之心承擔起往往被忽略了的公民責任。這點在我看來尤為難能可貴。譬如,鄧老曾用他豐富的財經知識和獨樹一幟的觀點分析,嘗試著為台灣領導人馬英九指點迷津。在《馬英九必修的10堂課》中,鄧老從過去的標準「馬迷」,到對他上台後表現的「失望」,懷揣「愛之深、責之切」的心情,直言不諱地指出馬英九的治島軟肋。但見島內政治、民生每況愈下,鄧老又以恨鐵不成鋼之心,先後在二○一一年和二○一三年出版《馬經濟大危機》和《馬尾看臺灣》,再次向島內有識之士發出忠告。書中其獨到犀利的政治見解和大膽預言,讓眾多以政謀生的「口水佬門」望塵莫及。在我私人珍藏中,這三本書已成為敦促我重新認識和評估島內政治亂象的必備經典。
鄧老不僅僅善於文字表達,而且攝影技術具佳,這成就了他的書得以圖文並茂、生動活潑。
每到一個細節,他總是津津樂道、娓娓道來。例如,在《南極:遙遠卻不寂寞的冰雪世界》中,他對設在古迪爾島上的英國科考站和郵局的描寫、對納克港絕世風光的驚嘆、對中國南極長城科考站的感慨,以及對我們搭載的法國郵輪「北冕號」的讚美,都躍然紙上,加之一幅幅構圖考究的精美圖片,在不斷催喚讀者身臨其境的視覺感受的同時,亦刺激著大家一氣呵成的閱讀快感。
短暫的南極行結束後,鄧老和大家繼續保持著密切交往。我們這些晚輩能和鄧老建立起亦師亦友的關係,持續不斷地從他那裡學到如何為人處世、如何對待工作生活、如何由始至終地積極面對人生所遇的各種挑戰,真可謂是我們的福氣。


◎尹乃菁 News98 電台〈今晚亮菁菁〉節目主持人

勇於逐夢的實業生活家

沒想過去南極。電影《一路玩到掛(The Bucket List)》,兩個老男人因為癌症末期,以為人生已將走到盡頭,列了一張死前要完成的清單。如果主角換成我,清單裡想去的地方,不會是南極啊。還沒去、想去的地方太多了,南極只停留在Discovery Channel、探險家的世界裡,多是看著、讚嘆著「好美」、「好奇妙」轉身就放下了。有朋友去了南極,好興奮談著南極時光,美好的體會。我看他眼裡的光芒,精采的照片,好替他開心,覺得實在是難得而珍貴,卻不曾想過自己也要踏上這塊地球最後的淨土。
可是想去的地方,總因為工作、家庭……種種藉口牽絆著,南極卻意外在二○一三年跳進我的生命旅程,也才有機會結識「生活家」鄧予立先生。
二○一三年七月左右吧,當我接到「南極論壇」副主席黃乃華先生的電話,確定受邀參加南極論壇時,還不太敢相信真的要去南極了。「南極論壇」一百多位團員中,只有我來自台灣,所有的團員都是「陌生的朋友」。南極是未知的,朋友也是未知的。
從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飛往烏斯懷亞的包機上,身旁坐了一位銀白頭髮的男士。我覺得他的頭髮白得真好看,幾乎沒有雜色的亮銀。我們沒有交談,只有在空中小姐送餐點飲料時,他很紳士的為我服務傳遞,簡短的「謝謝」、「不客氣」對答,濃濃的廣東國語口音,我猜他是香港人。
登上「北冕號」航向南極大陸後,人民日報香港分社的陸茵告訴我,鄧予立先生也是「孤家寡人」一人參加南極論壇。因為我和鄧先生都認識的朋友,在出發當天生病無法成行。這位無法出席的朋友成了我和鄧先生的媒介,我主動找鄧先生自我介紹,鄧先生沒有給我名片,其實就算給了名片,我也不清楚「亨達集團」的背景和分量。
北冕號是一個可以選擇和外界隔絕的小世界,雖然能夠買上網的時數,但我只買了四小時,和家人保持必要的連繫,知道彼此一切平安就夠了。我們每天過的是被手機、網際網路奴役的生活,好不容易能暫時掙脫束縛,多自在啊。所以沒有上網查詢「鄧予立」,鄧先生也鮮少提到他的事業,我僅大約知道鄧先生的集團事業有外匯、金融,因為喜歡旅遊所以有旅行社,我還跟他開玩笑,「我喜歡鑽石也沒有去開個礦啊!」
鄧先生和我成了南極旅程的「遊伴」,我們常一起登上橡皮衝鋒艇在遍布浮冰的海面穿梭巡遊、登島。登上納克港那一天,團員召喚大家攀登冰山頂峰,我一望陡峭稜線的山頂,還沒開始走呢,就想放棄。我是毫無意志力,從不挑戰高難度運動的,不登山、不跑步。在深雪覆蓋的雪地行走很吃力,常踏出一步就陷入雪坑。心裡想,算了吧,就在岸邊和企鵝為伴,有海有雪山也是絕美寧靜。還好有鄧先生相伴,儘管叨唸著爬不動了,卻仍一路不停奮力的走著,聽鄧先生遊歷世界的趣聞,聊我們都熟悉的台灣政治人物,竟然登上了峰頂!
在南極旅途認識的鄧予立,是已經走過九十五個國家的遊行探險家,是愛石頭的玩石家。直到我們從南極返航,在遊輪僅剩最後兩天航程的午餐桌上,一位團友打破砂鍋問到底,鄧先生才說了他在外匯市場的征戰風雲。我才知道,原來香港媒體封他「外匯教父」。
鄧先生說,有朋友說他很像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他們都有銀白頭髮,都是成功企業家,也都愛好藝術收藏,連外型身高都有些神似。但鄧先生卻總讓我想起金庸筆下的老頑童周伯通。武功高強渾然天成卻不顯露,優遊任自在生活。
前些日子,鄧先生Line 給我他在箱根的照片,手抱一隻泰迪熊,身旁腳邊各式絨毛熊、動物玩偶環繞。他寫了四個字「老了真好!」我打從心底笑了,若不是智慧通透,說不出超越年齡桎梏的話語。
南極景色絕美壯麗,但深刻的奇遇卻是交了鄧先生這位朋友:一位真正知道想追求什麼樣人生況味的生活家。


◎東方 中國文化研究會副祕書長

分享南極

南極,地球之正南,大洋之正南。那裡──神祕、古老、幽遠,有大美而不言。那裡──一切起於平靜,一切歸於平靜。
借由「南極論壇」,我們有幸抵達了這裡。
這是一次真正的遠足,這是一次極致的審美、這是一次激蕩的交流。
感觸的確是豐富的:登船以後,就已進入夢幻的感覺。不僅由於環境的變化,而且因為節奏的舒緩。同伴們都是各個領域的成功人士,平日裡運籌帷幄、叱吒風雲,於今都氣定神閑、恬淡從容。以回到零點的心態,聚集到這蒼茫的海闊天空。
最具夢幻感的還是自然的真切和偉岸。
南極大陸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是冰肌雪骨、絕世無雙的美麗,厚厚的白雪覆蓋在水晶般澄澈的藍冰上,奶油般潔白鮮亮。眼前的冰山像天神無意中灑落海面的一塊塊巨大藍寶石,盈盈地透射出深淺不同的藍色光芒,像湖水、像天空、像美人眸中顧盼的秋波……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締造了一個如此奇妙的聖潔童話世界:巨大而朦朧的冰山,刀削斧鑿般的冰牆,玲瓏剔透的冰峰,在極晝的光暈中時遠時近;登上純淨的雪野,天真可愛的企鵝、不羈自在的海豹、遨遊自如的巨鯨,都讓我們目不暇接、心懷激蕩。
一種融入自然懷抱的輕鬆與溫暖,令人忘卻了一切的煩惱與浮躁,全身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淨化……這種感受,不親臨其境永遠是無法體會的。慶幸的是,我們來了,看見了,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這天下最奇絕的景觀,地球上的最後一塊淨土!在億萬斯年就踞守在這裡的南極面前,人生太渺小,生命太短暫,一切太無所謂。
當我們重歸大陸,回到熟悉的生活中,我其實已經有所改變。南極,聖潔的南極,淨化了叩拜者的心靈。
今天拜讀鄧予立先生的《南極:遙遠卻不寂寞的冰雪世界》,彷彿又回到了南極。感謝鄧先生用眼睛和心靈發現、用筆和相機記錄,留下腳印,帶走照片,同時帶走與同行夥伴在最純淨狀態下的交流體會,為我們記錄這美好永恆的經歷。回歸自然、回歸本真、回歸單純。在亙古的黑山白雪間,在搖曳多姿的企鵝身上,發現最簡單的美──黑與白的千古映襯!人生中多少有趣的對應啊,長與短,快與慢、多與少,巧與拙,忙與閑、美與醜,剛與柔,冷與暖,得與失,親與疏,浮躁與冷靜,張揚與內斂……大美無言,如果你以心相交,他會讓你明白一切。只要心中有一個南極,敢於想像勇於出發,就一定有辦法找到路徑,有機會可以抵達。
從鄧先生的南極遊記,開始暢遊、分享南極,體悟刻骨銘心的瑰麗壯美!

 

【作者序】
二○一三年歲末,我徹底放下公務,花了三十八天時間,玩遍南半球的三大洲:南極洲(Antarctica)、南美洲(South America)和大洋洲(Oceania)。
這次的行程我總共踏上八個國家,全程飛行哩數超過四萬六千哩(香港/台北單程約五百哩,香港/紐約單程約八千哩),不含轉機的飛行時數超過一百小時,在我的旅遊經歷中寫下了新的記錄。旅程中,我還多次臨時更改行程,把遠在台北的旅行社陳總忙得夠嗆的,她還為我親自跑到當地的航空公司,想方設法滿足我的要求,聽說甚至勞動航空公司的高層,最後才搞定整個旅程。因此全程能如此圓滿順利,真有賴各路好友鼎力支持,特表謝意!
在這段旅途中,我曾到祕魯尋找失落的印加帝國古跡;也前往南太平洋的「海上孤舟」復活節島(Easter Island),揭開摩埃石人巨像之謎;還登上天空之城馬丘比丘(Machupicchu);更深入不毛之地、有世界自然旅遊奇觀之稱的亞馬遜流域雨林,探訪保留原始文化的土著;繼而來到的的喀喀湖(Lago Titikaka)中的蘆葦浮島,在世上獨一無二的島嶼上與島民同處一室,體驗他們古樸的「公社式」生活;也到新西蘭的南島(South Island)駕著小型飛機,騰雲駕霧在深灣峽谷中,享受大自然山山水水的樂趣。
無論是哪一段的行程,都相當精采而饒富趣味,組合起來的整趟過程更顯得如此不可思議,是過去的我絕對無法想像的。
其中的重頭戲,要屬第二站的南極之行了。
我與「南極論壇」的朋友們相約,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集合,旋即轉到「世界的盡頭」小城烏斯懷亞(Ushuaia),登上「北冕號」郵輪(Le Boreal),朝地球的極南端進發。郵輪乘風破浪,穿越巨浪滔天的德雷克海峽,幾經折騰,終於來到大家夢寐以求的南極洲。
南極洲是人間最後的一塊淨土,我在郵輪甲板上欣賞由雪、冰、水和石等元素組構而成的白色荒原,處處充滿神祕感,又富有無限的魅力。我多次登上廣袤無垠的冰雪大地,造訪南極極地的主人──企鵝和海豹;在茫茫的大海追尋海上巨無霸鯨魚的影蹤;遨遊威德爾海(Weddell Sea),追逐翱翔於藍天白雲間的海鳥。
這段美好的海上暢遊,如斯壯麗的人間仙境,極地美麗的景色令人嘆為觀止,使我的心情一直處於亢奮和激動中。
且讓我好好將這段在南冰洋與世隔絕的時光變成文字,讓朋友們也能隨同我來一趟南極暢遊!

 

推薦序1  南極的呼喚/李樂詩
推薦序2  你沒到過──南極/招祥麒
推薦序3  奇幻的人生之書/姜冬梅
推薦序4  旅遊、筆耕、博學、立言/鄭浩
推薦序5  勇於逐夢的實業生活家/尹乃菁
推薦序6  分享南極/東方

前言

(一)南極!我心嚮往
(二)走過世界的盡頭
(三)橫渡鬼門關
(四)北冕號巡禮
(五)首探欺騙島
(六)過冰道、尋天堂
(七)企鵝精靈的第三類接觸
(八)攀雪坡、覓仙境
(九)地球最南端的郵局
(十)威廉敏娜灣上冰雕展
(十一)長城站上歌聲嘹亮
(十二)情迷半月島
(十三)和平共處企鵝村
(十四)逐浪海堡崖

後記

走過世界的盡頭

一九九七年,香港曾經上映一部電影《春光乍洩》,其中有些實景取自烏斯懷亞(Ushuaia)孤島上的燈塔,一下子讓它在兩岸四地的中國人之間聲名鵲起。
其中有一段兩位男角的對話,更讓未曾來這兒的人感到興趣,認為是一處避世的地方:
「慢慢走,去一個叫烏斯懷亞的地方。」
「冷冷的,去幹嗎?」
「聽說那邊是世界的盡頭……有個燈塔,失戀的人都
喜歡去,說把不開心的東西留下。」
因此,有人認為這是傷心之地。
在地理位置上,烏斯懷亞是阿根廷南部火地島(Tierra de Fuego)的首府、行政中心和海港城市,它擁有五萬多人口。由於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所以又被叫做「世界盡頭(The End of the World)」。
「世界盡頭」的名字又使人產生前路茫茫的失落感覺。
不過我倒認為烏斯懷亞不僅是世界的盡頭,亦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開端(The end of the world, the beginning of everything),是前進南極的大門和捷徑,從這兒航海出發,只約兩天的海上時間,就能穿越八百多公里的茫茫大海,到達南極。
相較起來,另一邊的南非開普敦、澳洲的荷巴特和新西蘭的基督城,航行時間就長得多了,所以吸引大部分的極地旅客選擇從這裡出發,帶熱了當地的旅遊事業。近年阿根廷全國失業率高企,貨幣貶值,經濟一落千丈,都無損這片天涯海角的小城。再者,中國企業熱衷於在小城中設廠投資,為當地的經濟注入更強的活力。
我隨南征軍團經過三個多小時的飛行時間,來到了世界的盡頭,透過窗外,見到是白雪皚皚的高山,和顏色鮮豔,富有北歐情調的平房,並未感覺到「前無去路」。
這兒是往南極的邊境城市,因此對旅客的行李檢查得特別嚴謹,擔心會輸入病菌,污染遠方的極地。
我迅步走出機場外面,雖然此時正是南半球的炎夏,不過這裡接近南極圈,即使站在陽光下,依然有冷冷的感覺,我不敢怠慢,立即披上厚外衣,以免著涼。
小城背山面海,背後是嶙峋的積雪山峰,面朝著一條波光粼粼的海道,貧瘠的海邊土地長滿盛放的魯冰花,襯著蔚藍色的天空,如此自然景致,分明就是一幅美麗的油畫。
小城市區的商業中心相當熱鬧, 集中在傍海的邁普街(Maipu) 和聖馬丁街(San Martin),是旅客登船前做最後衝刺、補充物資的地方,街道上除了販售保暖登山裝備的商店外,大部分就是旅行社、餐廳、酒吧和紀念品商店。我一心惦記臨行前同事們的囑託,馬上找到市內唯一的小郵局(Unidad Postal Fin del Mundo),寄出南極遊第一張蓋有紀念郵戳的明信片。
距離登船還有幾小時,大會為我們安排一次郊外午餐,我們沿著有Martial 冰川五指山下的公路直駛出郊外,來到山谷Mirador del Valle Carbajal,山坡上鬱鬱蔥蔥,與背後巍峨潔白的雪山互相輝映。小城充滿純淨自然風貌,我們這群來自繁囂鬧市的城市人無不趨之若鶩。
我們在農莊享用了當地著名的巴塔哥尼亞(Patagonia)炭烤全羊,我更有幸認識了科學家顏其德老先生,他是中國南極長城站首位越冬考察站長,在往後的旅途上,我從他口中得到更多關於南極的介紹,豐富了對極地的知識。
行車途中,導遊除了介紹風光景色外,還向我們講述火地島的歷史:它在一五二○年被葡萄牙航海家麥哲倫發現,從海上只見到由土著點燃一堆堆的篝火,遂取名為「火地島」。後來因為生物學家達爾文的島上考察,使火地島聲名大振;接著金礦的出現,更成為多國的爭奪對象。二十世紀,這兒變為英國流放囚犯的地方,把原來不毛之地的小島建設為城鎮的模樣。受害最深的莫過於島上的土著了,他們經歷殖民者殘酷的勞役和外來病毒的侵害,今天只留下少數的雅馬納族人(Yamana),其他的颺甘族和阿拉卡盧夫族等土著聽說已被滅絕了。市內小郵局的外牆上,繪有一幅壁畫,就是記載了土著被害的場景以及他們的無奈。歐洲殖民者的文明造成了島上文化的失落,這就是背後所付出的代價了。
稍後,我們依時來到準備載乘大隊出海的法籍郵輪「北冕號」。登上郵輪,大家心情更加雀躍。迎著烏斯懷亞金黃色日落的美景,郵輪終於響起氣笛,拉錨啟航了。


首探欺騙島

登島行程原定是隔天,因為天朗氣清而提前,船長這一聲令下,讓我們全體團友精神為之一振。大家二話不多說,馬上行動起來,換上登陸的「全副武裝」,蓄勢待發,滿心期待一舉登上欺騙島,親手觸摸聖地的冰雪。
欺騙島的位置在南極利文斯頓島(Livingston Island)前方洋面上,南緯六十二、三度之間,是南極行必遊之地。
島的直徑只有約十四公里,寬九公里。從地圖上看來,呈現馬蹄形(horseshoe shape),又像字母C,形狀非常特別,聽船長說此處是全世界少有的安全海港。
欺騙島又名奇幻島,原來是火山從海底噴發後露出海面而形成的,從前四面是懸崖峭壁把海圍住,猶如一座火山湖,後來其中一截壁崖塌落,造成一個兩百三十米左右的缺口,這道「大門」就成為進入島內港灣的入口,它有個名字,叫做「海神的風箱(Neptune’s Bellows)」,又有人稱它為「地獄之門(Hell’s Gate)」或「龍之嘴(Dragon’s Mouth)」。
這座「大門」可不是敞開雙手歡迎來客的,當中還藏有玄機,就在豁口中央水道水深約二點五米處,暗藏了一塊叫做Raven Rock 的礁石,若然對水道不熟悉,就可能會被暗礁觸破船底而擱淺或沉船。因此熟悉這處水道的船員,會避開中央水道,取南端水道而過,這樣才會平安無事。
在船長的指揮下,北冕號郵輪繞過了險要的貝利角(Baily Head),只見到海角有幾塊岩石,中間一塊筆挺直立,有一柱擎天之勢,它們叫做「縫紉機針(Sewing Machine Needles)」,可惜命名的外國人應未讀過中國名著《西遊記》,否則該把縫紉機針改名為「定海神針」更來得貼切。
經過「大門」時,我見到壁崖並未被冰雪完全覆蓋,露出褐黑色的岩石,在在顯示它火山玄武岩的結構。
郵輪總算順利通過,在海面上下錨,與此同時,我們也開始按組別集結在二層甲板的船尾,準備乘上橡皮艇。
此時所有人都已著裝完畢,不僅身穿防水防風外套、防水褲和長靴,帽子手套當然也不可少,我還加戴保護視力的防雪鏡,每個團友都驟然變了模樣,至少加大一個尺碼,看起來挺笨拙可笑的。
準備妥當的大伙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不過高昂的情緒被大會主持人稍微冷卻下來,他向我們宣布一些登岸的「南極協議」,要求每位團員必須遵守:首先為了安全起見,必須聽從偵察員的指揮;上岸後不得撿拾或移動任何物體;必須站在五米以上的距離遠觀企鵝、海豹,不能餵食和觸摸牠們;必須保持極地的環境,不能在岸上和海上遺棄物品和垃圾;並要保護岸上的文化建築遺產。極地的維護需要眾人盡心盡力,我們都非常樂意接受和遵守。
大家互相檢查比劃一番,並且經過洗刷消毒靴子的步驟,我們一百六十多人輪流乘上可搭載八至十人的橡皮艇,迎著浪衝向來到極地後的第一個目的地──欺騙島的捕鯨者灣(Whalers Bay)。我排在最後一個組別,目送一身紅彤彤外套的團友坐上橡皮艇,滑到海面上,原本黑白相間、極為素樸的畫面突然間點綴上一抹鮮豔,呈現一種衝突的美感,讓我不由得拿起手中的長鏡頭相機,拍下這印象深刻的一幕。
捕鯨者灣是早期捕鯨者處理鯨魚屍體的地方,過去英國人在海上濫捕殺鯨魚,剝下鯨脂並在島上建起煉油站,一面處理大量的鯨魚殘骸,一面提煉和儲藏鯨油。海灣的一端,遺留一排巨大的熱油鍋爐、油罐和倉庫,鏽色斑斑,它們都是殺害鯨魚的見證物。
我們留在島上的時間不過一個小時,我選擇跨過被火山灰漂染到發黑的沙灘,踏著厚厚的積雪,向一個火山的缺口登上去。這天然缺口也有個名字,叫做「海神之窗(Neptune’s Window)」。一路上山坡陡峭、寒風肆虐,加上積雪的阻礙,讓我走起來一晃一晃,費了好一番工夫才抵達「窗口」。從這兒朝外望去,是無際無涯的大海,前方還不斷冒起白煙,說明小島仍然是活火山的形態。我又轉回身後看去,見到北冕號夾在黑水白山間,映著夕照,景色非常優美壯麗。
回程路上,我踩在碎石上,冷不防連滾帶跌,摔在山坡上。幸好衣服厚重,並未受傷,不至於「出師未捷身先死」。
這次島上行程並未遇見企鵝、海豹,只偶然見到海燕和賊鷗,倒是海灘上留有不少鯨魚的骸骨化石,也有捕鯨者用來載送飲水食物的小木船。
由於欺騙島屬於活火山,在海灘的西北角岩石縫也仍然不斷冒出熱氣。我見到團友中的小提琴家朱丹居然不畏冷寒,脫去衣褲鞋襪,踩入冒煙的沙灘,感受從地下溢出的熱氣,真是勇氣可嘉,令人佩服!
第一次登陸就體驗到冰火相融的極地奇觀,讓大家更加期待未來幾天的極地行程了。


企鵝精靈的第三類接觸

離開「天堂」返回郵輪的那一宿,我們大伙懷著一樣的心情,惦記白天在布朗站上遇見的巴布亞企鵝,這些小精靈們可愛憨厚的模樣,為我們帶來不少歡笑,大家都期望能有機會進行更近距離的接觸。
翌日天氣轉佳,海面上的景色由沉悶陰暗換上了鮮明色彩,跟昨天形成強烈的對比。船長見機不可失,立即掉頭,回航諾伊邁爾水道(Neumayer Channel),讓我們有機會在藍天白雲下欣賞到「三峽」美景。
這次郵輪順利通過水道, 接著繞過傑拉許海峽(Gerlache Strait),進入埃雷拉水道(Errera Channel),目的地是庫佛維爾島(Cuverville Island)。
這段航程需要四到五小時,大會於是利用此段時間拉開「南極論壇」的序幕,舉辦一系列有關南極的講座。
首先擔綱演講的是中國南極長城站首位越冬考察站長顏其德科學家,他曾經六次遠征南北極,進行科研考察。這次為我們主講的題目是「南極與人類」。
老站長的演說精簡扼要,並重點介紹過去發現南極的探險家,我這時才知道自南極被發現不過兩百多年歷史,首位探險南極卻無功而還的是英國人詹姆士‧ 庫克,其後經過許多勇士歷盡艱辛、突破萬難,終於揭開南極的神祕面紗。
除了介紹南極的探險歷史外,他還深入淺出講述中國在南極的科研考察過程。中國目前在南極已建立四個考察站,包括長城站、中山站、崑崙站和泰山站。
自一九八五年開始,中國便與其他國家一起探索南極的科學奧祕,保護極地環境及和平利用極地資源等,為造福人類而努力。此外,大會也請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海洋、極地研究專家,繼續深入講解南極與天氣環境的關係、野生動物的演變。這些演說搭配圖文並茂的投影片,使我們了解極地對人類的重要性。雖然我對自然科學一知半解,不過這些講解都一再增添我對極地的了解,既豐富知識,又提高我對南極的興趣,尤其更讓我佩服那些為了科研不怕艱苦的極地探險家。
大會另外還安排來自浙江天台山的果寧大師,結合禪學與南極。可惜我的悟性不高,聽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未能領會其中的真諦。
大師的演講最終被船長的登島消息所打斷,原來郵輪不知不覺已到了目的地──庫佛維爾島。大家於是匆忙準備行裝,登島去也!
我站在甲板等候登上橡皮艇的時候,朝島上冰山望過去,發現有不少雪白的陸地上滿布黑壓壓的影子,當大家從偵察員那兒得知黑影竟是巴布亞企鵝群,心情格外興奮,都恨不得立刻踏上這塊由比利時人發現,並以法國海軍中將庫佛維爾(J.M.A. Cavelier de Cuverville)命名的小島,與極地精靈們近距離「對話」。
我們的橡皮艇繞過海面上的浮冰,由遠漸近,讓我逐漸看清島上黑影的廬山真面目。
大約五千多對巴布亞企鵝,如點點繁星分布在山坡上的幾處地方,場面何其壯觀!
我們從卵石灘頭登島,沿著覆蓋厚厚積雪的斜坡,朝巴布亞企鵝其中一處聚居處前進,眼看著跟牠們的距離越來越近,幾乎可觸及牠們柔軟的「毛外衣」。在旁監視的偵察隊員們不停阻止團友與企鵝出現肢體的接觸,也不讓我們大聲喧嘩,影響精靈們的情緒。
巴布亞企鵝的學名是Pygoscelis papua,個子不高,約七十五到九十厘米之間。牠們長得眉清目秀,要辨認一點都不難,橘紅色的尖嘴,搭配從眼睛延伸到額頭的白色斑紋,身上則披著黑白相襯的「禮服」,有如紳士般的裝束,所以又被稱做「紳士企鵝」。
這些企鵝非常友善,一點都不害羞,有的還離開隊伍,拍著雙翼,蹣跚地迎向我們。那種憨狀可掬的可愛模樣,把團員逗得忍俊不禁,非常開心,大伙都顧不上雪坡的濕滑,手持相機捕捉牠們各種神態。不要看牠們步履緩慢,一旦進入水裡,就變成了游泳和潛水健將呢!
南極洲有十七種企鵝,巴布亞企鵝是其中占較多數量的企鵝之一,約有三十多萬對,牠們是群居的鳥類,而且「奉行」一夫一妻制。我們不時見到一對對企鵝如情侶般走在一起,旁若無人地互訴衷情,非常甜蜜。
這些小精靈們實在太惹人憐愛,若非牠們是保護動物,我相信一定會有很多人願意把牠們帶回去照顧。
我們在雪坡上與精靈共舞,不顧夕陽早已落下,只留餘暉映照雪地。幾經催促,大伙才終於依依不捨地與島上精靈揮別,踏上回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